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七十章 真相
( 本章字数:3777 更新时间:2013-7-11 21:29:00 )

  与张艳一番云雨后,冯宏终于志得意满的倒在了床上。

  但张艳却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沉沉睡去,擦完身体上的污秽物后,对冯宏说道,“我老公的事情可以商量一下吗?”

  冯宏不以为意的说道,“怎么商量?”

  “我老公真的没有想要非礼你的妹妹”,张艳有些哀求的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冯宏,继续说道,“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老公?”

  冯宏不禁诧异的看了张艳一眼,“有相片作证,而且媒体都已经公布出来了,你再狡辩也没用,再说那时候你又不在现场,你怎么知道你老公没有非礼我妹妹?”

  张艳坚决的说道,“我相信我老公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他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冯宏不屑的说道,“嘿嘿,你真是够天真,你未免把你老公想得太好了。”

  听到冯宏的话,张艳的双眼不中禁开始升起了一层水雾,“可他平时真不是那种人,有时候为了工作,他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想看到他在牢里过二十年,那样对他太不公平了。”

  说到后来,张艳竟然流下了泪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继续说道,“那天我也跟你说过,真正要非礼你妹妹的人不是我老公,而是院长刘忠义,就算你不看在我把身体给你的情分上,也为你妹妹着想一下,难道你不想为你妹妹讨回公道吗?”

  看着张艳那副悲恸的神色,冯宏轻蔑的神色终于缓缓消失,开口说道,“虽然你说的话我不可能完全相信,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这样吧,这几天我很忙,过段时间我会将这件事情弄清楚,如果你老公真是被冤枉的,我会还你老公一个清白。”

  冯宏的话铿锵有力,话语中充满了自信,但只有冯宏自己知道,小静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或许她以后都不会再追究这件事情了。

  与此同时,冯宏还想到了小静离开这里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康平医院那次事件给她造成的伤害太大了,或许会成为她终身的梦魇,她选择离开这片伤心地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

  听到冯宏的话,张艳将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般,泪眼朦胧的说道,“谢谢你,以后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通知我,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

  冯宏摇了摇头,暗道这女人果然是个痴情种,为了救出自己的老公,居然连身体都可以出卖,但最后却便宜了自己这个伪君子。

  想到这里,冯宏心里不禁升起一丝罪恶感,别人女人还好,但像张艳这种柔弱的女人,除了拥有那具身体,其它还有什么呢?

  见冯宏不说话,张艳继续说道,“对了,我去探望我老公的时候,我老公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想不想听听真相?”

  关乎着小静的事情,冯宏当然要知道这一切,立刻点了点头,“嗯,你说吧。”

  张艳也没穿衣服的打算,就这样赤裸着坐在床上,一双粉腿与冯宏不断摩擦着,幽幽开口说道,“那天在康平医院我也跟你说过,真正的幕后真凶是康平医院的院长刘忠义。”

  “这个我知道,说关键的”,冯宏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我老公原本只是康平医院一个兢兢业业的医师,但我老公所在的部门却是给女人检查身体,这说出来虽然有些令人觉得不光彩,但作为一名医师,我老公的素质真的很好,从来没有对哪个去医院检查的女人做出什么过份的举动。”

  “那为什么偏偏对我妹妹下手呢?”冯宏皱了皱眉,小静虽然长得漂亮,但应该也还没漂亮到那种让人不可自拔的地步吧?

  只听张艳继续说道,“就在你妹妹进入医院的时候,也不知道院长是不是盯上了你妹妹,居然用革职威胁我老公,让我老公将你妹妹赤裸的身体图片录下来给他看,而且还要见到……那里?”

  冯宏皱了皱眉,“哪里?”

  “就是……这里”,张艳有些尴尬的指了指自己的芳草地带,继续说道,“我老公原本就是个很老实本份的人,而且之前就因为我婆婆生重病欠了一大屁股债,如果失去这份工作的话,不但不能如期还是那批债务,连好不容易争取到了医师职业就不复存在了,在院长恩威并至的情况下,我那木纳的老公居然就一时间头脑发热的答应了。”

  “什么?还有这种事?”冯宏也没想到其中还隐藏着这则隐秘,但冯宏也只是在听,并没有完全相信张艳的话。

  张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婆婆重病时,借钱给我老公最多的就是院长,所以我老公对院长很是敬仰,还经常在我耳边夸院长如何如何对他好,对院长可谓言听计从,虽然心里极为不愿,但在院长的胁迫下,却做出了那种事情,而那时候我老公却并不是想要非礼你妹妹,而是想给院长刘忠义拍到你妹妹身体的图片。”

  “MD,禽兽”,冯宏终于忍不住咒骂出声。

  “之后的事情也就是刊报上登出来的那一面了,自从刊报一登出来,院长却像变了个人似是,不但没有帮我老公洗脱罪名,居然还义正词严的将我老公扣留在了医院里,还亲自报警把我老公抓进了牢里。”

  听着张艳叙述完这一切,冯宏问道,“这么说,刘忠义是在事情败露后才翻脸不认人?”

  张艳点了点头,“我去牢里探望我老公时,我老公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片刻后,冯宏却摇了摇头,“你那么相信你老公,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老公也会骗你呢?”

  张艳的双眼却露出坚定无比的神色,“我老公从来都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我相信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看到张艳眼中的坚定之色,冯宏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好吧,虽然你口口声声说你老公是清白的,但在事情还没彻底弄清楚之前,我不可能因为你的一面之词相信你的话,这一点我希望你能理解。”

  刚刚才上了人家,虽然张艳没有提什么要求,但冯宏心里毕竟有些过意不去,所以也没有直接回绝张艳的话。

  张艳点点头,“只要你能去查就好,我可以等,如果你查出我老公真的像刊报上写的那样,那我也无话可说,你也不用因为今天的事情而感到任何愧疚,毕竟、这是我自愿的。”

  张艳都已经这么说了,冯宏还能说什么,也只好顺着张艳的话说了下去,“我会去查这件事情,不过就算事实像你说的那样,你老公最多也就是减刑,想马上就从牢里出来应该也是没有可能了,毕竟,你老公也是帮凶。”

  张艳似乎也早就想到了这一点,“这个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让院长那个老色魔逍遥法外,让我老公为他背负这种罪名而已。”

  一提到刘忠义,冯宏不禁又想起了那天在康平医院,张艳与刘忠义在办公室里的事情,瞬间问道,“那你之前为什么还要把身体给刘忠义?”

  听到冯宏的话,张艳立刻低下了头,恨不得将整个头都埋到胸口那条深深的乳沟里去,片刻后才听到似是喃喃自语的声音从那条乳沟内传出,“我那时候太着急了,一时间根本找不到任何人帮忙,情急之下,就……”

  张艳的话还没说完,冯宏就接着往下说道,“你就想把身体给了刘忠义,希望他能从中帮你老公减轻一些刑法责任?”

  张艳点了点头,却再也没有开口。

  冯宏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我遇见你的那天,你是第几次去找的刘忠义?”

  听到这个问题,张艳才终于把头从胸乳间抬了起来,满面通红的望着冯宏,郑重无比的说道,“第一次,我跟刘忠义才刚刚开始,你就在办公室外敲门了,所以……”

  顿了片刻,张艳还是继续往下说道,“所以我并没有被刘忠义得逞。”

  此话一出,冯宏心里不禁暗暗有些得意,看来不能成为张艳的第一个男人,成为第二个也不错,至少抢在刘忠义之前把张艳给上了。

  但冯宏刚想到这里,顿时又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草,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贱了?居然把成为一个女人的第二个男人当成了一荣耀?”

  但想归想,冯宏还是问道,“我从康平医院回来到今天,你有没有再次去找过刘忠义。”

  张艳也知道冯宏话里的意思,看着冯宏的眼睛答道,“没有,那天刘忠义都已经恨透我了,我不想自找没趣呢。”

  冯宏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再看到张艳赤裸的娇躯,顿时又心生荡漾起来,一只手又开始不老实的攀上了张艳胸前那对庞然大物。

  在冯宏的触碰下,张艳的呼吸一时间又开始急促了起来,张艳刚才就已经羞红了脸,此刻再经冯宏一阵抚弄,顿时更加涨红了起来。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以张艳三十左右的年龄,她的老公又在牢里蹲着,这段时间里应该也饥渴难耐了吧。

  在冯宏的双手肆意抚弄下,张艳的双眼渐渐迷离了起来,伴随着身躯的微微颤抖,胸前那对巨峰也跟着上下波动,瞬间荡起一阵阵肉浪。

  冯宏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缓缓伸向了张艳最为神秘的地带,刚触碰到那片芳草,张艳的身躯瞬间痉挛了一下,口中更是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听到张艳的低吟声,冯宏刚刚如火苗般的欲望瞬间像炸药一样被点燃,“轰”的传记整个身躯,小冯宏也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昂首挺立,蠢蠢欲动起来。

  张艳看到冯宏身下的巨物,不禁有些惊叹道,“难怪你那么强悍,原来这么大。”

  冯宏嘿嘿一笑,也没有回答,一把将张艳推倒在床上,整个身躯顿时狠狠压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