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全脱了方便
( 本章字数:11538 更新时间:2013-7-14 8:51:00 )

  然而正在冯宏黯然之际,蒋宁却忽然笑了起来,出不管门是不是还开着,径直拉住了冯宏的一只手,怔怔的望着冯宏说道,“放心吧,我们又不是一定要在这家医院里工作才能活下去,这个世界这么大,这里不接纳我们,并不代表其他地方也不接纳。”

  冯宏也知道蒋宁是在安慰自己,尽管心里还是布满了阴霾,但却也强行挤出了一缕笑容,调侃道,“你就这样拉着我的手,不怕你那些同事看见吗?还是先把门关了吧。”

  听到冯宏说要关门,蒋宁的脸更是羞涩,她也知道关门意味着什么,有些弱弱的说道,“老是在这办公室里貌似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这样不是更有刺激感?”冯宏一边说着,一边向办公室的门走去,走到门口后,向门口看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人,便一下子关了门,而后一脸坏笑的向蒋宁走去。

  蒋宁对这种事情虽然总是有些羞涩,但却从来没有回避,无论是在小巷或者办公室,只要冯宏有需要,她都随时奉陪到底。

  见冯宏一脸坏笑的向自己走来,蒋宁的呼吸就开始有些急促了起来,自从冯宏受伤住院以来,蒋宁就一直憋着,直到今天才再次见到冯宏,她哪里会拒绝?瞬间将办公桌上的文件扒开,而后自顾坐到了桌上、

  冯宏搓着双手笑道,“老是以同一种方式,时间长了会腻的,不如今天我们来些新花样吧?”

  蒋宁向桌上爬去的动作一时间僵住,有些明所以的看着冯宏。

  冯宏也不说话,径直走到蒋宁面前,两只手缓缓攀上那蒋宁胸前那对饱满的双峰,一张厚实的嘴唇更是直接贴了上去。

  当冯宏的手刚刚触及那对饱满的双峰的刹那,蒋宁忽然低低的哼了一声,双手如蛇般缓缓环绕住了冯宏的腰。

  在冯宏的动作下,蒋宁很快就哼唧连连,娇躯也不住扭捏着,似是感觉冯宏揉搓的力度不够大,不断将双峰向冯宏的手里送去。

  冯宏昨晚才刚将垂涎已久的吴飞飞给上了,今天原本就没多少性趣,但看到蒋宁这么妩媚的模样,心里的欲望顿时又攀升了起来。

  一时间,屋里不禁回荡着蒋宁刻意压抑的低吟声,连冯宏的喘息声也像抽风箱一般喘得“呼啦”作响。

  冯宏揉搓的力度越来越大,直将蒋宁的两个裹在衣物里的肉球揉得不断变换着形状。

  片刻后,冯宏再也不满足于隔着衣物的抚摸,顿时改变手的动作,缓缓从低胸的衣领里探了进去。

  蒋宁也很配合,将见到冯宏要从自己的胸前探进去,立刻俯下身让冯宏的手更加流畅的进入自己的胸口之内。

  然而当冯宏的手进入蒋宁的胸口内时,第一感觉是两团柔软至极的肉质感,但双手继续向下时,却被一层突起的蕾丝胸罩挡住了。

  冯宏不禁皱了皱眉,将头凑到蒋宁的耳边,低声说道,“还是全脱了吧,这样比较方便。”

  蒋宁虽然没有说话,但却用行动回答了冯宏的话,只见她双手开始伸向自己的衣领,而后一颗颗的向外解开,动作柔而缓,就像在故意引诱冯宏一般。

  看到这一幕,冯宏体内的欲望简直就像引爆了的炸弹,瞬间爆发开来。

  冯宏再也忍不住,双手开始向蒋宁的衣物上伸去,口中不满的说道,“你动作太慢了,还是我来帮你吧。”

  蒋宁也没有阻止,将胸口凑到了冯宏面前,冯宏瞬间就像一头饿狼一般扑了上去,三两下就将蒋宁的衣物脱了个干净。

  当蒋宁的衣物脱完时,整个娇躯便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了冯宏面前。

  虽然蒋宁已经结过婚,但这么多年来身材却保持得很好,该突的突,该细的细,整体看起来简直找不到一丝瑕疵,只是胸前那对肉球上,只有胸前那两颗呈现出黑色的豆粒是唯一的缺陷了吧,这是生过孩子最明显的标志。

  不守冯宏倒也不在乎,他还知道人无完人的道理,冯宏唯一觉得遗憾的是没能早些认识蒋宁,将她的第一次夺到手。

  园艺部的办公室里只有蒋宁与冯宏两个人,其他女工都在外忙着自己的事情,一般不会跑到办公室来,此刻两人的欲望都攀升到了颠峰,所以冯宏与蒋宁两人都开始渐渐放开了心神,动作和声音也渐渐大胆起来。

  片刻后,冯宏的也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得干干净净。

  自此,两具赤裸的躯体上都已经被最原始的欲望所占据,两人都再也忍不住,紧紧贴在了一起。

  冯宏喘气如牛,将蒋宁一把抱了起来,而后抵到了办公室的墙上。

  蒋宁有些惊惧的问道,“你不会是想……”

  但话还没说话,冯宏就的一只手已经将她的一条腿抬了起来,蒋宁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冯宏就站在蒋宁面前,找准了芳草秘地,立身一挺。

  早已等待不及的小冯宏便如鱼得水,兴奋的冲进了那条林阴小道。

  “啊……”,在小冯宏冲进去时,蒋宁瞬间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然而当她还没从惊呼中缓过气来时,冯宏第二次撞击却加猛烈的撞了进来。

  “哦、这样不行,你那个太大了,再以这样的姿势,我、我真的受不了”,蒋宁一边压抑着自己的低吟声,以手一边推搡着冯宏,但随着冯宏的动作,她也渐渐进入了状态,推着冯宏的手也渐渐垂落了下来。

  冯宏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双手环抱着蒋宁的两瓣肉感十足的臀部便一阵狂冲猛撞,狠恨不得将蒋宁身后的墙都撞出一个洞来。

  随着冯宏的动作越来越剧烈,蒋宁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直到此刻,蒋宁已经管不了外面的同事是否能听到,只知道自己此刻就像在天堂与地狱的边缘徘徊一般。

  而冯宏,全身也都布满了汗珠,尤其是那两片强健有力的臀部,其上更是汗珠点点,然而他却像是不知道疲惫的继续征伐着贴在墙上的蒋宁。

  “嗯”,蒋宁此刻的脸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不住的扭曲变换着,两颊上红晕片片,娇艳而迷离,似是已经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一般,两只手时而紧紧勒住冯宏的脖子,时而又松开。

  在冯宏的猛烈撞击下,蒋宁胸前那对饱满的酥胸也跟着上下起伏,波动越来越大,直到后来,起伏的一阵阵肉浪就像汪洋大海里的波滔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又似是才过了一会儿,冯宏与蒋宁两人就像是在刀尖浪口上一般,身不由己的跟着激流涌动。

  在冯宏已经达到极限时,蒋宁都已经痉挛了几次,每一次痉挛,蒋宁的芳草地都会蹿出一阵温柔的润湿感。

  最后冲撞了几次,冯宏整个身躯也痉挛了起来,一直颤抖了将近十秒钟时间,冯宏终于双眼翻白的停止了下体的动作。

  而蒋宁,也喘息着依偎在了冯宏的身躯上。

  自此,两人像是刚从战场回来的一般,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布满了大粒大粒的汗珠。

  蒋宁嘤咛了一声,依偎在冯宏的怀里娇弱的说道,“你太猛了。”

  冯宏此刻也喘气如牛,含糊不清的回答道,“老是以前那些招式不够刺激。”

  蒋宁强行支撑着软弱无力的娇躯推开了冯宏,“这里毕竟是办公室,我们快穿衣服吧。”

  冯宏点了点头,就要走到办公桌走去,因为他与蒋宁的衣服都放在办公桌上。

  然而当冯宏正准备转身时,却忽然听到门外有一阵脚步声迅速离去。

  “谁?”冯宏顿时皱起了眉头,急忙蹿到办公桌前将蒋宁的衣服扔了蒋宁,而后又自顾迅速穿戴起来。

  但冯宏的声音刚发出后,那阵脚步声却奔得更快了,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园艺部的办公室外。

  冯宏此刻正在穿衣服,也没敢去开门看是谁,但冯宏心里已经想到了一个人,霞姐,也只有她才会做出这种鬼鬼崇崇的事情。

  前段时间冯宏扇了霞姐几耳光,霞姐就一直对冯宏怀恨在心,原本想让韩坚来为她主持公道,没想到韩坚不但不管她,还将她像扔垃圾一样抛弃。

  或许,霞姐现在也很缺男人呢?

  想到这里,冯宏嘴角不禁升起一阵冷笑,如果霞姐真的那么需要男人,冯宏也可以勉为其难的牺牲一下自己,成全成全霞姐。

  霞姐虽然比蒋宁等老了一些,但四十来岁的年龄,身材与容姿却保持得比同龄人都好。

  当将衣物全部穿戴整齐后,冯宏终于拉开园艺部的门向外走去。

  然而刚一走出办公室的门,只见到霞姐正在与其他女工一样正在忙碌着,但看到冯宏时,眼神却有些躲闪。

  冯宏心里暗笑,“看来果然真的是她。”

  但另外几名女工都在,而且蒋宁也跟着走出了办公室,冯宏并没有说什么,径直向园艺部外走去。

  因为今天吴飞飞没来上班,冯宏也没有回院长办公室的必要,无事之下,冯宏再次向外科部走去,他想看看李兰与杨露今天来上班没有。

  不过刚走到外科部门前时,却见到了一个冯宏也非常想见到的人,许嫣然。

  许嫣然冯宏虽然也只认识了两三天,但这小妮子看起来虽然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成熟样子,但心思却单纯得有些可爱,凭上次冯宏与之交谈就可以看得出。

  冯宏在医院里住院时,如果不是钟洁正好来敲门,冯宏早就已经得手了。

  看着许嫣然那具玲珑的娇躯,冯宏脸上顿时升起了一抹坏笑,缓缓向许嫣然走去。

  但许嫣然似是心思重重的样子,直到距离冯宏五米不到的距离才终于看到了冯宏。

  在看到冯宏后,许嫣然顿时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整个面色都充满了惊恐的神色,“你、你干什么?”

  冯宏一脸坏笑的调侃道,“你在想些什么呢,居然想得这么入迷?”

  听到冯宏的话,许嫣然立刻低下了头,俏脸一红,嗔怒的说道,“你管我想什么呢,关你什么事?”

  冯宏也不在意许嫣然的怒视,嘿嘿笑道,“难道在想我不成?”

  “无耻”,许嫣然瞪了冯宏一眼,“那天、那天被你……那样,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你还好意思说?”

  不提还好,一提到这件事情,冯宏心里顿时又升起了一丝异动,继续调侃道,“那天只是个意外,下次我们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就不会被人打扰了。”

  许嫣然的双眼直喷出火来,“你还能更无耻一些吗?”

  对于这些话,冯宏早已经免疫,所以根本没有一丝愤怒的意思,笑道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这么漂亮,难道我对你产生了某些生理反应有错吗?如果不想异性对你间生意想,你直接呆在家里不要出来好了。”

  冯宏的脸皮果然非一般的厚,居然能将爱美之心跟生理反应说到了一起。

  许嫣然虽然心思单纯,但冯宏的话还能理解得过来,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冯宏怒喝道,“冯宏,我告诉你,那天要不是上了你的当,我才不会做出那么不知廉耻的事来呢。”

  冯宏不以为意,“哦?哪些事叫不知廉耻了?说来听听。”

  对于冯宏,许嫣然算是彻底无语了,恨恨跺了跺脚,再也懒得和冯宏继续扯下去,如果再和冯宏继续扯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两天内能不能吃得下饭。

  然而冯宏却没有因此而放过许嫣然的意思,继续说道,“难道你是说那天你在病房里勾引我的事情?”

  冯宏的话一出,许嫣然立刻气得浑身直颤抖,直到此刻她才终于领教到了冯宏的无耻程度,不但什么话都说得出口,而且颠倒黑白的事情更是信手年拈来。

  许嫣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憋着想要将冯宏乱刀砍死的冲动快步向医院外走去。

  冯宏也没有阻拦,任凭许嫣然像逃命一般向医院外奔去,当许嫣然走得远了,冯宏的脸色才渐渐恢复了常态。

  当恢复常态时,身后却传来了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只听那个熟悉的声音似是愤怒到了极点,声音像是从牙逢间挤出的一般,一字一句的说道,“冯!宏!”

  听到这个声音,冯宏就算平时胆大无比,此刻也禁不住一个冷颤,因为他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李兰。

  还没回答,冯宏的脸就苦了起来,喃喃自语道,“刚才调戏许嫣然的事不会被她看到了吧?”

  虽然很尴尬,但冯宏还是转过了身。

  当转过身的刹那,只看到李兰双手插腰,一副怒气冲冲的盯着冯宏,“你这混蛋,知道我爸妈在这里,居然几天不见人影,你是成心想躲着我是吧?”

  听到李兰的话,冯宏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李兰生气并不是因为刚才自己调戏许嫣然的事情。

  冯宏轻步走到李兰面前,陪笑着说道,“别生气,要是我告诉你我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你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看到冯宏那张陪笑的脸,李兰哪里还会相信,板着脸说道,“鬼才信你呢。”

  冯宏知道是自己这张脸惹的祸,立刻正色道,“好吧,看来不把实情说出来,你是真的不会相信了。”

  看到冯宏似乎一点诚意也没有的样子,李兰却低下了头,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我就有那么可怕吗?还是你不喜欢我的父母?”

  冯宏知道李兰是真的生气了,也不再兜圈子,解释道,“你先听我说,这两天我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我受伤了,而且还在医院里住了两天,我发誓这件事情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医院里查记录。”

  看到冯宏信誓旦旦的样子,李兰才半信半疑的皱起了眉头,上下打量了冯宏一眼,但见到冯宏丝毫没有受伤后的萎靡模样,眼睛又立刻瞪了起来,“你诚心耍我的是吧?”

  冯宏一阵冷汗,“我的大小姐,我就算欺骗天下人,也不敢骗你呀,我都说了你不信可以到医院里查住院记录,而且有很多人都看到了的。”

  看到冯宏的样子不似说谎,李兰竖起的眉头终于缓和了下来,“那你现在怎么……”

  李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冯宏打断了,“你别看我现在有蹦能跳,这也是形势所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回复原职的。”

  李兰似是想起了什么,“你是说冯主任……?”

  冯宏急忙捂住了李兰的樱桃小嘴,向四周看了一眼,没看到什么人后,才低声说道,“你想让整个医院都知道啊?”

  李兰急忙摇头,而后拉开了冯宏捂着自己的手,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会是和冯主任摊牌了吧?”

  冯宏点了点头,“是啊,不但摊牌了,而且还要进入最后的决战。”

  “这么严重?你不是说还有两个星期的吗?”李兰也瞬间惊慌了起来。

  冯宏长叹了一口气,跟李兰说了这么多,总算是把她的注意力给拉开了,不过提到冯主任这事,冯宏也不禁开始担心起来。

  见冯宏不说话,李兰继续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冯宏摇了摇头,“我还能怎么办?如果院长那里肯帮我,机会还是有的,如果院长袖手旁观,我们就只有做好另寻他路的准备了。”

  提到新院长,李兰不禁皱了皱眉,“新院长,就是那个气质极好的女人?”

  只看李兰的表情,冯宏就猜到了李兰此刻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害怕自己跟新院长发生一些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而已,但事实上,昨晚该发生的都已经过生过了,冯宏昨晚就跟院长吴飞飞在海岸酒店彻底的负距离接触过了。

  冯宏虽然可以将自己与院长合作的事情跟李兰说,但这种事情冯宏自然是打死也不会说,所以作出一脸郑重的说道,“是啊,新院长应该比较看好我这个秘书,而且我已经把冯主任想对她不利的事情说给她听了,看到的表现,应该会站在我这一边才对。”

  听到冯宏的话,李兰焦急的神色才放松了一些,但还是隐隐有些担忧的说道,“那你就不做些准备吗?”

  看着李兰一脸担忧的模样,冯宏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暖流,若不是因为这里是公共场合,冯宏真想一把将李兰搂入怀中好好疼爱一番。

  然而冯宏的目光也只是在李兰的脸上停顿了片刻,便开始有些不老实的向李兰的胸口上移了去。

  一边盯着李兰胸前那对越来越鼓胀的双峰,冯宏一边说道,“当然有准备,不过这些准备没有多少胜算。”

  “什么?”李兰再次惊呼了起来,“那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晃悠?”

  冯宏苦笑道,“可是今天院长没来上班,我就算想做些什么,也做不了啊,你也知道,院长才是我的顶梁支住,要是没有她在,我手中就算有多少能将冯主任置之死地的东西,也发挥不出作用来。”

  “那冯主任呢,他会怎么对付你?”

  冯宏摇了摇头,“我到底见过一些,但应该不是他所有的底牌,也不知道他手里还握有我多少把柄,如果仅仅只是我见到的那些,那我倒不是很担心。”

  李兰还想问什么,但却被冯宏挥手制止,因为此刻已经有两个身影交谈着从不远处走来。

  冯宏最开始时只见到有两个人,但具体是谁,冯宏并没有用心去看,但恍惚中,冯宏似是觉得有些眼熟,再定睛一看时,冯宏顿时睁大了眼睛。

  因为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夜害得冯宏的双脚被火烧的那两名医生。

  这两名医生冯宏早就知道,较年轻的那名医生叫王伟,另一个秃头的医生叫周朋,这两名医生都是冯主任的得力助手,从那晚冯宏制止两人焚烧那些文件就可以看出,这两人对冯主任的忠心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动摇的地步,也不知道冯主任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冯宏对于这两个害得自己受伤的医生自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只是紧紧的盯着两人看了一眼,而后就收回了目光。

  不过冯宏不想理会他们,并不代表他们不想理会冯宏,只见那名叫周朋的秃头医生见到李兰后,居然兴致勃勃的跑了过来,满脸笑意的说道,“李兰医生,真是好巧,没想到你在这里啊。”

  然而话刚说出,周朋才看到李兰身边的冯宏,一时间,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了。

  冯宏也没有一点好脸色,看样子,周朋应该是对李兰有那种心思,冯宏最容不得别人染指自己的女人,看到刚才周朋露出的献媚脸色,冯宏心里就蹿起一投怒火,在心里骂道,“TMD,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个什么鸟蛋,居然也把主意打到李兰身上来?”

  李兰还没有回答,冯宏就已经首先开口了,“哦,原来是周医生啊,真是好巧啊,原来你也路过这里。”

  冯宏这是把刚才周朋对李兰说的话原原本本的还给了周朋。

  周朋也听出了冯宏话里的讥讽之意,但李兰在旁边,周朋却不想跟冯宏发生冲突,以免损坏了自己伸士般的形象,于是立刻笑着说道,“是冯秘书啊,真是幸会幸会。”

  “幸会NM的头”,冯宏暗自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但表面上却笑吟吟的说道,“再次见到周医生,真是让我记忆深刻啊,不知道周医生是否还记得前几天花好月圆之夜,你们在垃圾场里对火起舞的场景?那天我正好路过,有幸看到两位那偏偏的舞姿,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啊。”

  冯宏的话就像把周朋与王伟隐隐说成了同性恋的意思,周朋既然对李兰有那种心思,冯宏当然想看到他在李兰面前难堪,这是所有占有欲强烈的男人都会做的事情。

  直到此刻,周朋终于看出了冯宏与李兰的关系不同寻常,再听到冯宏意有所指的话,周朋脸上顿时有些难看了起来,尴尬的说道,“你们……”

  说着指了指冯宏,又指了指李兰,眼中满是寻问之意。

  此刻的李兰也是尴尬不已,自从李兰进入小宁医院工作后,周朋就时不时的对她无事献殷勤,周朋的意思李兰也早就看了出来。

  李兰虽然已经多次暗示,但周朋却一直没有放弃,直到后来,李兰害怕冯宏看出来,便对周朋的殷勤视若无睹,一段时间后,周朋也失去了耐心。

  这件事情李兰一直没和冯宏说,只是担心以冯宏的火暴脾气会忍不住去找周朋闹事,所以才会忍到现在,此刻见周朋与冯宏都在,最尴尬的莫过于李兰了。

  李兰小心翼翼的瞟了冯宏一眼,而后对周朋冷淡的说道,“你有事就忙去吧,我们也正好还有事,就不陪你闲聊了。”

  说着,李兰挽着冯宏的手就准备向医院里走去。

  然而李兰是转身了,但冯宏却像一块铁板一样定在了那里。

  冯宏什么话也没说,怔怔看着周朋,似是要将周朋看出个所以然来。

  而周朋,在看到李兰挽住了冯宏的手后,才真正确定了李兰与冯宏之间的关系,但在明白的刹那,周朋脸上不禁有些黯然,也不理冯宏挑衅的目光,径直对李兰说道,“之前是我太天真了,对不起。”

  说着就要转身离去。

  但一旁的冯宏听后,心里的怒火更是攀升到了极点,刚才只知道周朋对李兰有那意思,但周朋刚刚说的话,分明与李兰之间还有那么一点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冯宏冷冷的侧过头看了李兰一眼,而后才叫住了周朋,“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早在周朋说出那句话时,李兰心里就已经开始有些心虚了,在冯宏瞥向李兰的刹那,直让李兰整个身躯颤抖了一下,因为做贼心虚,李兰立刻低下了头,脸上不禁有些恐惧,张了张嘴,却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周朋被冯宏叫住,立刻止住了脚步,诧异的看了冯宏一眼,“你还有什么事?”

  对于冯宏,周朋自然也没有多少好感,前几天破坏冯主任的事情还害得他与王伟被冯主任狠狠的骂了一顿。此刻再知道冯宏抢走了自己喜欢的对象,心里更是对冯宏生出了眼意,所以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冰冷。

  冯宏咪着眼睛说道,“你喜欢她是不是?”

  此话一出,不但李兰与周朋,就连一旁的王伟也惊愣了起来,同时也隐隐有些担忧,看冯宏的不怀好意的神色,看来是想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于是王伟硬着头皮上前拉着周朋说道,“走吧走吧,我们也还有事呢。”

  周朋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事,在王伟一拉之下,只是盯着冯宏看了一眼,而后转身就继续向外科大楼里走去。

  然而冯宏似是没有放过周朋的意思,继续冷言冷语的说道,“看你们两这么亲密的样子,我还真是羡慕啊。”

  冯宏的话是直接将王伟也一起骂了进去,王伟原本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他也知道此刻的冯宏正与冯主任闹矛盾,所以并不想在这个关键时刻生出异端,但冯宏这么直白的话也令他有些难堪起来。

  “你说什么?”王伟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冯宏嘿嘿一笑,“你没听清楚吗?那我再说一遍好了,我说……”

  冯宏的话还没说完,却被一旁的李兰开口打断了,“够了,冯宏,你如果再这样,你让我以后在医院里怎么呆下去?”

  冯宏在知道了李兰秘密与周朋有些秘密后,原本心里也对李兰生出了此话反感,此刻见李兰居然还敢怒喝自己,冯宏咬了咬牙,回头对李兰说道,“你最好给我闭嘴。”

  听到冯宏不带丝毫感情的话,李兰刚刚鼓起的勇气顿时又泄了个干净,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见李兰被自己喝住,冯宏继续一步步向周朋与王伟两人走去,看样子今天闹不出个结果冯宏是不肯罢休了。

  正在冯宏准备再次开口时,却猛然见到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医院门口。

  看到这个身影,冯宏原本冷下来的心顿时一跳,但此刻箭在弦上,冯宏也只能冷冷的撇下一句话,“哼,你们给我走着瞧。”

  说完,冯宏也不理一旁脸色苍白的李兰,径直向院长办公室走去。

  因为此刻正从医院门口走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医院的院长吴飞飞,但吴飞飞此刻但是还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只是低着头向医院里走来。

  冯宏哪里还敢留在这里,自己与周朋两人的事情也就罢了,冯宏最担心的事情莫过于李兰与自己的事情,看李兰此刻的神色,若再停留片刻,定然被吴飞飞发现什么端倪,冯宏昨晚才将吴飞飞这个顶头上司给上了,自然不想有了第一次就没有第二次。

  冯宏的这般变化就像翻书一样,周朋两人与李兰都有些莫名其妙,怔怔看着冯宏远去的背影,一时间脸上充满了问号。

  冯宏的为了不让吴飞飞发现,脚步越走越快,只是片刻间就回到了院长办公室。

  当冯宏来到院长办公室后,冯宏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但刚刚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冯宏就狠狠的低骂了一句,“李兰这个贱人,亏我对她那么好,居然背着我跟这种老男人密密来往,TMD,以后再找机会收拾这对狗男女。”

  虽然在心里极度不平衡,但一想到院长就快到来,冯宏不得强行将自己烦乱的心绪压了下去。

  片刻后,吴飞飞果然提着一个手提包来到了冯宏面前。

  此刻的冯宏已经彻底恢复了过来,伸士般的说道,“院长,您可来了,可真是让我等得头发都白了呀。”

  吴飞飞白了冯宏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你等了?”

  而后又转身向后看了一眼,才一脸尴尬的说道,“好了,这里是医院,要是有人看到就不好了。”

  冯宏点了点头,“那进办公室里再说。”

  吴飞飞直翻白眼,但却没有说什么,径直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等冯宏进入后,才将办公室的门“啪”的关上。

  冯宏看到这一举动,立刻就来了兴致,“看来你越来越懂我的心思了。”

  吴飞飞嗔怒道,“你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正经,我是有正事跟你说。”

  冯宏不以为意,继续调笑道,“你都把门关上了,如果我这个大男人还不主动点的话,难免会被你看成了不懂情调的木头人。”

  冯宏也知道正事要紧,但刚才李兰给他的冲击有些大,虽然冯宏已经竭力压下了那股愤怒,但此刻冯宏心里仍然像是缠绕着一丝斩不断的丝线一般,一直勒住冯宏的心,让他感觉浑身不舒服,所以才会想跟吴飞飞调调情,以缓解心里的不快。

  然而吴飞飞哪里知道这些,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板着脸说道,“我是真的有事跟你说,你别那么不正事,从坐下。”

  说着一把将冯宏推到了椅子上。

  吴飞飞的这种目光若放在之前,冯宏还会心虚三分,但自从昨晚跟吴飞飞负距离接触后,冯宏对这种威胁的目光已经不再当一回事,继续说道,“什么事会比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重要,这种事情十万火急,缓不得,先解决了急速再谈其它。”

  一边说话,冯宏一边伸手拉住吴飞飞的手,一把将之拉到了自己怀里,因为冯宏是坐在椅子上,当吴飞飞坐到怀里的刹那,吴飞飞那两瓣浑圆的臀部便狠狠的坐到了冯宏的双腿间。

  冯宏原本就没有那种心思,但感受到吴飞飞臀部传来的淡淡体温,冯宏裤裆内的巨物顿时就昂起了头,直直抵住了吴飞飞臀部中间那条沟壑。

  感觉到冯宏下身的巨物说变就变,吴飞飞这种结过婚的女人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顿时挣扎着想从冯宏的双腿间坐起来。

  但既然挑起了冯宏的“性趣”,冯宏哪里能这么放过吴飞飞,昨晚都已经做过了,此刻冯宏自然不会再担心吴飞飞的威胁,在吴飞飞惊惶失措之际,一只手迅速攀上了吴飞飞的双峰,而另一只手,则在防止着吴飞飞从自己的腿上起身,紧紧搂着吴飞飞那盈盈一握的小腰肢。

  当冯宏的手触及吴飞飞胸前的肉球时,吴飞飞正在挣扎的身躯顿时轻颤了一下,但片刻后挣扎却更加剧烈了,一边用双手扒着冯宏抚上自己胸口的手,一边低声怒喝道,“你干什么,这里是办公室。”

  冯宏嘿嘿笑道,“就是因为这里是你的地方,再说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怕什么?”

  吴飞飞越是挣扎,抵在冯宏双腿上的臀部就与小冯宏摩擦得厉害,只是片刻间,冯宏体内的欲望又再次攀升了一大截。

  冯宏见自己的手被吴飞飞扒开,干脆不再执意抚摸吴飞飞的胸部,而是改道探向了吴飞飞的双腿之间。

  这一举动更是令吴飞飞惊慌,见挣扎不开,吴飞飞也停止了挣扎,愤怒的瞪着冯宏,“你再这么无礼,你跟冯主任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一听到冯主任,冯宏也停止了侵略的动作,皱着眉头问道,“难道你又有新的进展?”

  见冯宏终于停止了动作,吴飞飞长出了口气,但一想到冯宏下身的巨物还顶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吴飞飞又再次挣扎了起来,“先放开我。”

  冯宏却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嘿嘿了一笑,“这样说不好吗?”

  吴飞飞愤怒的看了冯宏一眼,脸上的红晕又扩大了一圈,“你放开我我才说。”

  冯宏无奈,虽然下身还挺立着,但为了知道吴飞飞对冯主任这件事情的进展,冯宏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吴飞飞,但目光却始终还在吴飞飞胸前那对饱满的酥胸上流连,咽了咽口水,说道,“你有什么新的进展,说吧,我听着。”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