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解开心结
( 本章字数:11637 更新时间:2013-7-14 8:51:00 )

  被冯宏松开后,吴飞飞立刻退开了一段距离,警惕的看着冯宏,似是害怕冯宏再次对她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一般。

  冯宏无所谓的笑了笑,催促道,“快说吧,你要是再不说,我可又要来了?”

  吴飞飞懊恼的说道,“冯宏,你忘了昨晚我跟你说过的话了吗?”

  冯宏哪风景点会不记得,那时的吴飞飞说过事后让冯宏忘记这一切,但冯宏既然已经得手,又岂会那般容易放手?

  冯宏摊开双手笑道,“当然记得,我不是也没把你怎么样吗?”

  吴飞飞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冯宏,“好了,跟你这种人扯不了那么多废话,再扯下去我可就要被你气死了。”

  冯宏也不想浪费时间,瞬间正色道,“那谈正事吧,你到底都有些什么进展?”

  看到冯宏的脸色严肃了起来,吴飞飞也才松了口气,自顾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但距离还是有意无意的避开冯宏伸手可及的范围,看来还在防范着冯宏某方面的侵略。

  坐下后,吴飞飞才面色肃然的看着冯宏说道,“我今天之所以来得这么晚,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已经找到了对付冯主任的办法。”

  “什么办法?”

  吴飞飞神秘一笑,“以后大可不必再跟冯主任玩手段下去,因为我今天再次抓到了冯主任的一个把柄,可以让他毫无翻身的可能。”

  闻言,冯宏兴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催促道,“什么办法,你倒是快说呀。”

  冯宏突然的动作再次将吴飞飞吓了一跳,她还以为冯宏又要做出什么过人的事情,急忙推着椅子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见冯宏只是站在原地,吴飞飞停了下来,一脸警惕的看着冯宏,没好气的说道,“你快坐下,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儿童一样。”

  这可是关乎冯宏命运的大事,冯宏怎么能不关心?也不管吴飞飞的奚落,紧张的问道,“究竟是什么办法?”

  吴飞飞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冯主手下有两个忠心的助手,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吧?”

  冯宏不知道吴飞飞为何会提起这两个人,皱眉道,“知道,王伟和周朋。”

  在说到这两个人名字的时候,冯宏简直是咬着牙说出来的,那天晚上为了从两人手里抢夺那些文件,害得冯宏在医院里躺了两天,冯宏早已将这两个人恨透了,刚才又发现李兰与周朋之间有些暧昧关系,冯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见冯宏一提到这两个人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吴飞飞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干嘛这种表情,莫非你跟这两个人也有仇?”

  冯宏点了点,“还记得我是怎么抢到这些文件的吗?”

  吴飞飞诧异的说道,“你是说那天你在垃圾场遇到的就是这两个人?”

  “不错,那天就是王伟和周朋在烧毁这些文件,我就是从他们手里抢来的,也就是那天,我才和他们发生争执,结果让我住了两天院。”

  但冯宏也只说与两人抢夺文件的事,关于周朋与李兰之间的事情冯宏是只字未提。

  当冯宏说完后,吴飞飞才露出释然的神色,“难怪你会这么恨他们。”

  冯宏点了点头,回到正题说道,“对了,你豁然提起那两人做什么,难道你想从他们两人身上下手?”

  “不错,我今天早上找了个熟人帮忙,将王伟与周朋的许多秘密翻了出来,只要将这两个人拉到我们的阵营来,还怕冯主任不妥协?”吴飞飞的脸色也阴沉了起来。

  “你有什么办法?”对于王伟与周朋两人,冯宏根本就没有一点好感,如果将两人拦到自己的阵营来,以后肯定会有很多合作的地方,一想到这里,冯宏心里就是一阵不爽。

  吴飞飞似是看出了冯宏的心思,安慰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王伟和周朋真的变成了我们的人,那以后就是朋友了,你不会还有记仇吧?”

  听吴飞飞这么一说,冯宏还真找不出反驳的话,他不得不承认吴飞飞说的是实情,而且冯宏也不可能将李兰与周朋的事情说出来,虽然心里不爽,但为了搬倒冯主任,冯宏也只能隐忍了下来,心里暗道,“等把冯主任赶出医院后,再找机会收拾你们两个。”

  想到这里,冯宏点头说道,“好吧,你想怎么做?”

  吴飞飞神秘一笑,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凑到冯宏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冯宏刚开始听时,眉头便皱了起来,但听到后来,脸上不禁升起了一阵狂喜。

  说完后,吴飞飞立刻又警惕的缩回了身子,她可不想让冯宏再趁机揩油。

  冯宏在听完吴飞飞的话后,心情大好,正准备有所动作时,吴飞飞却先一步逃了出去,冯宏不禁哑然失笑,暗道吴飞飞对自己的防备之心还是太大,以后一定要找机会让吴飞飞放下对自己的防备,不然冯宏什么时候兴起,又得憋着了。

  见吴飞飞缩了回去,冯宏也没再追击,笑道,“既然冯主任的事情已经解决,我现在终于也可以放下心中一块巨石了。”

  吴飞飞摇了摇头,“事情哪有那么容易,现在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结果没出来之前,还是别高兴得太早,因为途中总会出现很多意外。”

  冯宏挥了挥手,“你怎么老是喜欢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以你刚才所说的手段,王伟和周朋一定可以手到擒来,放心吧,这事交给我去做。”

  吴飞飞蹙了蹙眉,“你不是很恨他们吗?要是……”

  冯宏大大咧咧的拍着胸脯保证,“我知道事情的轻重,不会意义行事的,这可是关乎我能不能保住工作的事情,我不会草率的。”

  吴飞飞点了点头,“现在这家医院里,除了你,我真的找不到一个相信的人了,所以这件事情也只能由你去做,好了,就先这样吧,我们分头行事,争取在两天内把这件事情完成。”

  冯宏点了点头,但却没有转身要走的意思,双眼又开始在吴飞飞玲珑的娇躯上瞄来瞄去。

  看到冯宏变成猥琐的目光,吴飞飞立刻又警惕了起来,嗔怒道,“你又想干嘛?”

  冯宏嘿嘿笑道,“别这么警惕,我们没有夫妻之名,昨晚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看一下你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我也是为了让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听着冯宏那些荒唐的谬论,吴飞飞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丝丝黑线,咬牙切齿的说道,“冯宏,我告诉你,要是你再继续耍流氓,我就不管你的事情了。”

  这种话刚才吴飞飞就威胁了一遍,冯宏已经上了一次当,这次又怎么再次上当呢?

  冯宏二话不说,瞬间扑了出去,也不怕吴飞飞真敢叫非礼或救命之类的话,在扑到吴飞飞的面前时,一把将吴飞飞搂到了自己的怀里。

  冯宏的动作奇快无比,而且又太过突然,吴飞飞还来不及躲避,就已经被冯宏得逞,被冯宏搂进怀里后,吴飞飞才剧烈的挣扎起来,大怒道,“你这个无赖流氓,你快放开我,不然我让你这个秘书都做不成。”

  冯宏既然已经出手,哪里会害怕吴飞飞口头上这些威胁,双手紧紧勒住吴飞飞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嘿嘿笑道,“我们之间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你再反抗也没有用,还是乖乖的别动,要不我会把你弄疼了的。”

  “你……”

  吴飞飞的话还没说完,冯宏那张厚实的嘴唇立刻就堵住了吴飞飞的嘴,将吴飞飞想要说的话都堵了回去。

  与此同时,冯宏的双手并没有闲着,一只手防止吴飞飞挣脱,还紧紧勒住吴飞飞的腰,但另一只手,已经开始在吴飞飞那身西服外游动了起来。

  在冯宏的嘴贴上去那一刹那,冯宏分明感觉到吴飞飞的身躯轻轻颤抖了一下,挣扎的力度也在瞬间变小了很多。

  冯宏更不迟疑,用舌尖撬开了吴飞飞的樱唇便探了进去。

  然而冯宏的舌头刚刚探进吴飞飞的口中时,却被吴飞飞咬了一下,冯宏吃痛,急忙收了回来,一时间也顾不得再对吴飞飞使坏,捂着嘴唇痛呼道,“你这个小妖精,居然敢咬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冯宏再次扑了上去。

  吴飞飞原本也只是轻轻一咬,但看到冯宏疼得扭曲的表情,瞬间就有些后悔了,正要上前去查看冯宏的舌头严不严重时,冯宏却再次扑了上来,大惊之下,便想朝着办公室外奔去。

  但冯宏又怎么会让吴飞飞逃出办公室,凭吴飞飞穿着的高根鞋,冯宏只在第三步便再次将吴飞飞捞了回来。

  “啊”,吴飞飞尖叫一声,拼命的挣扎。

  但吴飞飞始终是个女人,力气再大,又以怎么能跟冯宏这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相比,所她的挣扎显得苍白无比。

  只是片刻间,冯宏的一只手便攀到了吴飞飞胸前那对饱满的酥胸上。

  刚刚触及那对酥胸,吴飞飞正在剧烈挣扎的娇躯顿时一阵痉挛,脸上也“唰”的腾起了两片红晕。

  见到吴飞飞已经有了反应,冯宏趁热打铁,握住巨峰的力度再次加大了一些,不断把玩揉捏,将对柔软至极的双峰揉得变换着各种形态。

  在冯宏的动作下,吴飞飞挣扎得越来越无力,直到后来,喘息声也急促了起来,但口中却继续抗议道,“冯宏,你快放开我,你忘了昨晚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吗?”

  听到吴飞飞提起昨晚的事情,冯宏不但没有放松,体内的**反而被吴飞飞的话挑了起来,瞬间燃起了熊熊烈火,嘿嘿笑道,“昨晚喝的酒太多,我都忘了你说些什么,要不现在你再说一遍好了。”

  吴飞飞也知道昨晚那些话是白说了,冯宏很明显是在借题发挥,以冯宏这种无耻的表现,吴飞飞知道自己今天难逃冯宏的魔爪,但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道,“别这样,要不今天晚上再去我那里吧,这里是办公室,你先放开我。”

  冯宏笑得更加灿烂了,都说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看来这句话一直以来都很管用,吴飞飞此刻终于妥协在了自己的淫威之下。

  冯宏不但没有放开吴飞飞,反而抱得更紧,一边抚弄着那对饱满的双峰,一边将头凑到吴飞飞的耳垂上呵气道,“这里是你私人的办公室,不是也跟你家一样的吗?放心吧,不会有人来的。”

  耳垂是大部分女人都很敏感的地带,冯宏这么一吹气,顿时让吴飞飞痒得直颤抖。

  随着冯宏的动作,吴飞飞的喘息声终于渐渐变成了一声声细若蚊丝的呻吟,挣扎也渐渐变得若有若无。

  片刻后,冯宏终于再也不满足于隔着衣物的抚摸,抚在吴飞飞胸口上的手瞬间向上移去,就准备解开吴飞飞胸前的扭扣。

  吴飞飞原本双眼已经开始有些迷离,但见到冯宏的手要脱自己的衣服,迷离的双眼不禁又恢复了一丝清明了,一边挣扎一边说道,“你别这样,我真的不习惯。”

  “以后你会习惯的”,冯宏嘴上这样说着,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

  但吴飞飞的挣扎有些大,冯宏一时间也难以解开吴飞飞的扭扣,冯宏不再强求,转手伸向了吴飞飞的臀部。

  当冯宏的手伸到吴飞飞的臀部上时,才猛然发现吴飞飞一直穿的都是裙子,只要是裙子,冯宏就更好办了,上面不行,下面总行了吧,不用脱也能触摸到最隐秘的地方。

  惊喜之下,冯宏的手立刻探到了吴飞飞的裙底,

  然而吴飞飞似是也知晓了冯宏的意图,立刻伸手抓住了冯宏的探向自己裙子的手,低声说道,“算我求你了,别这样。”

  冯宏直接将吴飞飞的话无视,强行挣开吴飞飞的手,继续向里探去。

  当拉住裙底的刹那,冯宏粗暴的向上一掀,瞬间就将吴飞飞的裙子提了起来。

  “唰”

  只听一声轻响,吴飞飞那对修长的嫩白大腿立刻暴露了出来,冯宏虽然没有看到,但从手上传来的肉感却极为清晰。

  昨天晚上因为喝了太多酒,那时候的冯宏脑海里一片迷糊,就像做梦一样,根本就没像现在一样感受得真切。

  当吴飞飞的裙子被掀起来的刹那,吴飞飞只感觉一阵凉风卷进了双腿之间,吴飞飞下意识的收紧双腿。

  但吴飞飞的这般动作只会让冯宏更加兴奋,冯宏二话不说,一只大手沿着吴飞飞嫩滑的大腿游动了起来,渐渐向那片最阴暗的角落游去。

  吴飞飞虽然一直在挣扎,但她的挣扎显得苍白无力,只是片刻间,冯宏的手就触到了吴飞飞那条网状的三叉裤,虽然吴飞飞竭力紧闭着双腿,但冯宏还是强行将手穿入了那片神秘芳草地之外。

  但就算有那层薄内裤的遮挡,冯宏的手还是感觉到了阵阵湿润的感觉。

  冯宏嘿嘿笑道,“都流出来了,还在挣扎?”

  被冯宏当场揭穿,吴飞飞顿时面红耳赤,一时间尴尬无比,只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才好。

  冯宏不想说得太过份,那样会让吴飞飞反弹,所以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探到那片神秘之地的手却立刻拉住了吴飞飞的小三叉裤,也不管会不会撕破,瞬间就往下拉扯。

  吴飞飞没想到冯宏的动作居然这么快,刚想去拉住冯宏的手,但当她伸出手时,冯宏已经成功将她的内裤扒了下来。

  “不、不要”,吴飞飞一脸哀求的看着冯宏。

  但冯宏却不管不顾,此刻正在兴头上,小冯宏早已顶起了一个小帐蓬,此刻正抵在吴飞飞的小腹上。

  冯宏放开了吴飞飞内裤,再次向芳草地中探去。

  但吴飞飞此刻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双眼不仅从迷离中彻底恢复了清明,就连已经渐渐放弃挣扎的双手,又开始疯狂的拨动着冯宏的手。

  在吴飞飞的挣扎下,冯宏知道再这样下去肯定难以得手,再也不顾吴飞飞的的挣扎,一把将吴飞飞抱起,而后走向办公桌。

  冯宏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将吴飞飞放到了办公桌上,冯宏就可以强行破门而入。

  看到冯宏向办公桌走去,吴飞飞也有些慌乱了,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又羞又怒的说道,“冯宏,别这样,我真的不习惯这样。”

  “有了这次,以后你就习惯了”,吴飞飞虽然竭力挣扎,但哪里能从冯宏的手里逃脱。

  刚才两人距离办公桌就不远,所以冯宏只走了三步就走到了办公桌前,将吴飞飞放在办公桌上后,一只手手便将吴飞飞正在乱舞的双手锁了起来。

  吴飞飞惊得不断扭捏着娇躯,但越是如此,冯宏就越想得到。

  冯宏喘着粗气,也顾不得脱掉自己的衣服,空着的一只手立刻将自己的裤子解了下来。

  正在挣扎的吴飞飞见到冯宏身下昂然挺立的巨物时,双眼更是睁圆了起来,脸上也随之升起了一阵惊恐。

  见到吴飞飞脸上的惊恐神色,冯宏嘿嘿笑道,“别怕,它会让你很爽的。”

  说着,冯宏一只手强行掰开吴飞飞的双腿,找准了吴飞飞双腿间的林阴小道,再狠狠一个挺身,小冯宏便欢快的没入了那条深不见的隧道。

  “嗯……”,小冯宏没入的刹那,一声既痛苦,又似欢快的哼声立刻从吴飞飞的嘴里发出,吴飞飞就像被熊熊烈火中煎熬一般,全身都抽紧了起来,而后像是抽搐般的痉挛得颤抖不已。

  冯宏也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吟,但动作却没有就此停下来,一只手紧紧抓住吴飞飞的双手,一只手环抱着吴飞飞的腰肢,而后开始狂征猛伐。

  随着冯宏的动作,吴飞飞更是抽搐得厉害,但自从与冯宏负距离接触后,她就忘记了挣扎,脸上一片驼红,口中更是跟随着冯宏**的节奏发出压抑的低吟声。

  因为两人都没有脱下衣服,冯宏也没有像平时伸手去抚摸那对高耸的双峰,再者,冯宏现在的两只手都还有用,不但要按住吴飞飞的双手,还要防止吴飞飞的下身抽出,另一只手还要环抱着吴飞飞的腰肢,将吴飞飞的下身不断送向自己下身的巨物。

  虽然只是一直重复着同一种动作,但冯宏却一点也不觉得烦腻,反而像这种强奸似的交欢让他**倍增,而且还在院长办公室里,一边狠狠的挺着身躯,冯宏脑海里一边想起了前任院长与小燕在这里的那些视频。

  一想到院长与小燕间的动作,顿时令冯宏挺身的速度再次提升了一个层次。

  而吴飞飞,也因为冯宏动作的加速而娇声不断,双眼直接像是要晕厥一般,欲闭欲睁,因为冯宏的动作太过猛烈,胸口那对肉球也跟着晃荡了起来,虽然还隔着一层衣物,但那层衣物却挡不住那对肉球的波动。

  看着吴飞飞胸口那对肉球荡起的波浪,冯宏再也忍不住,将吴飞飞的手放开,瞬间握了上去,刚握到那对肉球,冯宏就用力揉搓了起来,再配合下身的动作,冯宏整个人简直爽到了极点,也忍不住发出一阵阵畅快的哼声。

  当冯宏放开吴飞飞的手后,吴飞飞却没有挣扎,而是反手揽住了冯宏的脖子,任凭冯宏冲撞着自己的身体。

  “真紧”,冯宏低呼一声,更加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

  或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那条林阴小道居然将小冯宏夹得特别紧,小冯宏只在那个无底洞内穿插了上百回合,就已经精疲力竭。

  然而在这居委会过程中,吴飞飞却已经几次在云端坠下又上升。

  直到一股激流狂射,冯宏与吴飞飞两人才彻底沉寂了下来。

  冯宏喘着粗气,额头上都布满了汗珠,但冯宏却不管不顾,一头垂到了吴飞飞的娇躯上。

  而吴飞飞,此刻也娇喘连连,双手从冯宏的脖子上无力的垂落,脸色一片驼红,就像全身的力气都被冯宏抽空了一般,整个身躯萎靡在办公桌上。

  这场肉战是冯宏经历在花丛中打滚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感到最吃力,但也是最畅快的一次,也不知过了多久,冯宏才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撑着桌子缓缓从吴飞飞的娇躯上抬起身来。

  吴飞飞就像没有感觉到冯宏的起身一般,继续仰躺在桌上喘息着。

  冯宏站直身体后,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几张纸巾擦拭着自己粘在小冯宏身上的污秽物。

  擦完后,冯宏再次抽出了几张纸巾探到了吴飞飞的双腿间,因为那里此刻已经泛滥成灾。

  然而当冯宏拿着的纸巾刚刚接触到那片润湿的无底洞边缘时,吴飞飞却突然痉挛了一下,喃喃说道,“别碰,太敏感了。”

  冯宏收回手,将巾纸扔在桌上,“那你自己擦吧。”

  说着,冯宏将自己的裤子提了起来穿戴好,再看向吴飞飞那片芳草地时,才发现不算浓密的隧道边缘还在一阵阵的收缩。

  看到这一幕,冯宏不禁有些好奇,虽然冯宏也上了不少女人,但做完事后,冯宏却从来不会观察女人下身的异动。

  冯宏笑了笑,敢情吴飞飞这四年来确实守身如玉,不然不会这么敏感,而且昨晚在海岸酒店里时,吴飞飞连看都没让冯宏看,如今却丝毫顾不上这些,继续抑躺在办公桌上。

  在冯宏穿好了裤子后,吴飞飞也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从桌上爬了起来,拿过纸巾擦了擦自己的下身,而后才将那条被冯宏扒拉下来的三叉内裤提起来穿好。

  吴飞飞张嘴刚要说什么,却被冯宏首先开口打断了,“别说了,你没说之前我就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只想告诉你的是,我不希望你一直守着那个对你不管不顾的男人,我才是真实的存在,明白吗?”

  吴飞飞皱了皱眉,也没说话,似是陷入了沉思中,双眸怔怔的望着窗外。

  冯宏也没有出声打扰,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继续打量着吴飞飞出神的表情。

  片刻后,吴飞飞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看向冯宏说道,“或许你是对的,自从昨晚看到我那些同学放荡的样子,我也明白了一些,但却始终放不过心中那道执念,今天若不是你强行将我……将我那样,我或许还一直被这道心魔困惑着呢。”

  听到吴飞飞的话,冯宏心里狠狠的得意了一番,但心里虽然得意,冯宏表面上却装出一副郑重的表情,“你能明白就好,我就是希望你别太拘泥于这种事情上,要不然对你的身体和心理都不好,该放松的时候要放松,老是强压着自己,总有一天会憋出病来的,而且人也比较容易衰老,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你这么完美的人没过两年就变成一个老太婆。”

  刚听到冯宏开始说的那几句,吴飞飞还不住点头,但听到后面那几句话,吴飞飞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里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就算是,但人总会老的,我也不例外,迟早有一天也会变成一个老太婆。”

  “但如果你再不释放自己内心的压抑,只会让你老得更快”,冯宏能解开吴飞飞的这道心墙,自然兴奋无比,只要吴飞飞能够全身心的接受,以后在小宁医院里,就意味着冯宏办起事来也就比之前方便得多,不会像之前那样事事还要看吴飞飞的脸色。

  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吴飞飞虽然与冯宏没有什么名份,但此刻的冯宏才是吴飞飞名副其实的男人,一个女人再强,都需要一个男人在前面挡风遮雨。

  既然吴飞飞已经接受了冯宏,那她手中的权力冯宏自然也可以从中摆弄。

  想到这些,冯宏脸上的笑容再次扩大了一圈,随意的调侃道,“不过只准你接受我,可不是让你接受全天下的男人。”

  此话一出,吴飞飞的眉头顿时倒竖了起来,怒喝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是夜店里的妓女?”

  冯宏急忙摆手,“当然不是,我只是想一个人占有你。”

  吴飞飞依然一副要杀人般目光,“你再这样说,以后都别想碰我。”

  冯宏投降,陪笑道,“好了好了,我的院长大人,您消消气,我以后不说这些还不行吗?”

  吴飞飞哼了一声,面色渐渐变得郑重了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忽然问了一句让冯宏很为难的话,“你、爱我吗?”

  冯宏怔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吴飞飞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这句话冯宏除了那次激动之下,对李兰说过一次之后,冯宏再也没有对其他女人说过。此刻吴飞飞又一脸期待的望着冯宏,直让冯宏背上都渗出了一片冷汗。

  冯宏不是不想回答,而是这句话对冯宏来说,就像一种责任和负担一般,如果没有必要,冯宏都不会开口说出来。

  而且冯宏一想到自己曾经对李兰说过那句话,再想到刚才周朋与李兰的对话,顿时更是觉得自己当初瞎了眼,居然会一时激动之下对李兰说出那三个字。

  见冯宏不说话,吴飞飞却轻笑了起来,“呵呵,跟你开个玩笑,看把你吓成什么样子。”

  吴飞飞虽然笑着说出了这句话,但冯宏也一直盯着吴飞飞,在吴飞飞笑起来的时候,冯宏分明看到吴飞飞的双眸中有一丝黯然一闪而过。

  看到吴飞飞眼中那丝黯然,冯宏心里顿时也有些失落,沉吟片刻后,冯宏才说道,“这三个字对我来说很重要,可以给我一段时间吗?”

  吴飞飞像是没当回事一样,摆手道,“都说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再说我自己都有老公的人了,而你,还只是单身一人,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但能跟你发展到这种阶段,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不会再得寸进尺,以后也不会要求你什么。”

  听到吴飞飞的话,冯宏心底某处微微的疼了一下,冯宏很想将那三个字冲口而出,但一想到李兰的事情,冯宏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一脸沉重的说道,“这三个字对我真的很重要,我从来不会轻易说出。”

  吴飞飞依然一脸微笑,似是挑逗般的说道,“那你有对谁说过吗?”

  冯宏原本就要点头,但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吴飞飞刚刚接受了自己,冯宏还不想这么快又与吴飞飞之间有隔阂,所以信誓旦旦的说道,“没有,就算以前有过恋爱,我也没有对谁说过这三个字。”

  “真的吗?”吴飞飞还是那种挑逗模样,但眼眸中分明带上了一丝真执的笑意。

  冯宏认真无比的再次点头,“我骗你干嘛,要是我想骗你,刚才在你一开口问时,我随口就说出那三个字了。”

  吴飞飞沉默了片刻,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后,才说道,“嗯,我也不想让太为难,那样就算说出来,也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我也觉得没意思。”

  冯宏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于是起身说道,“那就先这样吧,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冯主任的威胁,只要把冯主任这个大患解除了,我们才能安心做自己的事情。”

  吴飞飞点了点头,“嗯,好吧,那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行动。”

  片刻后,冯宏终于离开了院长办公室,然而在离开时,冯宏的心却有些沉重,不仅是院长刚才问他的那句话,还有李兰的事情。

  冯宏原本想挥开不去想,但李兰那张面容就像梦魇一般总是在冯宏的脑海里出现,片刻后,冯宏似是像发现了什么惊骇无比的事情,喃喃说道,“难道我真的爱上了李兰?”

  此刻的冯宏已经走到了医院大门边,因为现在已经是中午时间,大部分人都已经外出吃午餐,冯宏原本也是要出去吃饭的,但一想到这里,冯宏却怔在了原地。

  越想越气,冯宏只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才觉得舒坦,过了片刻,冯宏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狠狠的骂了一句,“MD,李兰这个贱人,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想到这里,冯宏匆匆向医院前的一家饭店走去。

  随便吃了一顿时饭后,冯宏没有返回医院,而是去了一个熟悉无比的地方,客来宾馆。

  冯宏去客来宾馆的目的自然与刚才吴飞飞跟他说的秘密有关。

  不久后,冯宏便徒步来到了客来宾馆内。

  刚一进入客来宾馆,冯宏远远的就看到了那名熟悉的服务员,微笑着往那收银台走去。

  那名服务员似乎在填写着什么,并没有看到冯宏的到来,直到冯宏轻咳了一声之后,那名服务员才忽然抬起了头,当看到冯宏的刹那,服务员,顿时笑了起来,“呵呵,原本是老顾客啊,请问你是要住宿吗?”

  一边说着,服务员还不忘向歪过头向冯宏的身后瞟了两眼,见冯宏这次没有带美女来之后,脸上不禁有些诧异,“你今天没带人来?”

  冯宏点了点头,也不想和服务员废话,径直说道,“我是来找你的。”

  服务员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兴奋的神色,“你想打听什么,我一定帮你弄到手。”

  冯宏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的能力,不过这次不是打听消息,而是找人。”

  “找人?”服务员一头雾水,刚刚兴奋起来的脸立刻又萎靡了下来,“你让我打听消息还可以,叫我找人的话,可能有些困难。”

  冯宏摆了摆手,“我还没说找什么人,你就苦着个脸干嘛?”

  服务员疑惑的问道,“好吧,既然你都已经找上我了,那我就试试,不过成不成还很难说,你把要找的人的名字告诉我,哦,对了,越祥细越好。”

  冯宏摇了摇头,“我要找的人我也不知道名字。”

  服务员顿时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名字你让我怎么找?”

  冯宏神秘的说道,“因为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会出老千的赌手。”

  “赌手?”服务员听得一头雾水,“你找赌手干什么?”

  然而话刚问出口,服务员又立刻说道,“对不起,这些我不该问。”

  冯宏很满意服务员的职业态度,“看来我找你找得没错,说吧,你要多少钱?”

  服务员疑惑的看了冯宏一眼,而后沉思了片刻,没有说价钱,而是继续问道,“你想找什么级别的赌手,赌手虽然不多,但也分很多种级别。”

  冯宏顿时有些头疼了,说到赌手,他还真不了解,而要找一个可以跟自己真诚合作的赌手更是不容易,但找赌手这种事情,却是关系到能不能让王伟与周朋两人转到自己阵营上来的筹码,就算难找,冯宏也必须尽快找出来。

  沉吟片刻后,冯宏说道,“要一个有信誉,而且赌术一流的赌手。”

  “这样啊?”服务员两个眼珠转悠了片刻,似是想到什么,脸色顿时一喜,兴奋的说道,“我可以帮你找到这种人,对了,还有其他要求吗?”

  看到服务员脸上的表情,冯宏就知道应该有戏,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找谁去做这件事情。

  “要一个能跟我合作的赌手,我会开高价给他,但他也必须要听我的安排。”

  听到冯宏的话,服务员立刻点了点头,“没问题,这样的赌手我应该能找得到,不过价钱嘛……”

  冯宏不屑的看了服务员一眼,而后从兜里掏出了一叠厚厚的钱,数了十张递到时服务员手里,“怎么样,这么多够不够?”

  服务员一看到冯宏手里的钱,双眼立刻放出了如饿狼般的光芒,像是抢一般从冯宏的手里夺过了那十张钱,仔细一数,惊讶的说道,“一千?”

  冯宏点了点头,“怎么样?能在今晚帮我找到这样的人吗?”

  服务员一惊,“这么急?”

  冯宏一脸正色的说道,“是很急,不过如果你今晚找不到,明天也可以,不过价钱方面就得少一些。”

  服务员急忙信誓旦旦的说道,“今天晚就今晚,不过你说的那些条件确实不好找,你看这个……”

  说着,服务员拿起冯宏递给他的一千块钱晃了晃,脸上作出一副为难之色。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