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爆乳艳丽的钟洁
( 本章字数:11596 更新时间:2013-7-14 8:53:00 )

  看到服务员脸上为难的神色,冯宏就知道他是这要讨价还价。

  要是放在之前,冯宏可能会觉得这一千块钱贵了些,但自从勒索了前任院长五十万后,冯宏对这些钱已经没那么在乎了,于是从手中那叠厚厚的钱再抽出了十张递给服务员。

  “这是上限,如果你不做,我找别人算了。”

  听到冯宏有些不高兴的话,服务员急忙陪笑道,“嗯,这么多够了,你也知道,做这行的冒的风险挺大,很容易得罪人的。”

  一边说着,服务员一边就想要接过冯宏手里的钱。

  但冯宏却又缩了回来,冷冷的说道,“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如果你找的人没有达到我的要求,别说这钱我要拿回来,你浪费我时间的事我也会找你算帐。”

  服务员急忙正色说道,“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你要求的赌手,因为我一个朋友就是一个赌手,虽然他的赌术不怎么样,但认识的朋友里应该能找到赌术高明的人。”

  冯宏点了点头,将钱递给了服务员。

  看到时冯宏递过来的钱,服务员眼中立刻升起了一丝贪婪的光芒,小心翼翼的从冯宏的手里接过那些钱,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今晚九点之前,我一定帮你找来一位赌术精明的赌手。”

  冯宏正想点头,但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改口说道,“我今天可能有些事情,不过你找到了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如果有时间,再过来看看,如果没时间,你就先帮我把那位赌手先安排在你这里。”

  跟服务员谈妥后,冯宏离开了客来宾馆。

  冯宏刚才想到的事情是钟洁早上的时候就已经说过要约他一起吃顿饭,冯宏对于钟洁可是期待了好久,如今钟洁要请自己吃饭,冯宏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如果能借题发挥把钟洁也也吃了,那才是冯宏兴奋的原因所在。

  不过冯宏虽然满心期待,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把钟洁给上了,毕竟钟洁也只是为了感谢冯宏救了她的丈夫而已。

  一想到钟洁那身满是肉感的身段,冯宏心里就隐隐有些激动,真不知道钟洁脱光了衣服会是怎样一副景象,摸起来又是什么感觉?

  冯宏越想,心里发挥兴奋,怀着满心期待,冯宏终于再次来到了小宁医院。

  但刚来到医院门口,冯宏的手机却响了,冯宏换出手机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却是李兰的号码。

  看到李兰的号码,冯宏心里顿时蹿出一阵怒火,原本想直接挂电话,但想了想,冯宏还是按了接听键,他倒要看看李兰那个贱女人还能说些什么。

  刚将手机放到耳边,手机里就传来李兰抽泣的声音,“冯宏,你在哪里,我想跟你谈谈。”

  冯宏冷声回道,“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谈的。”

  “都已经这么久了,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冯宏不屑的哼了一声,“周朋那个杂碎都已经亲自说出口了,你难道还想跟我解释什么不成?”

  听到冯宏冷冷的声音,手机里的李兰更是发出了“呜呜”的哭泣声。

  冯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告诉你,李兰,你别再给我演戏了,你那套一哭二闹三上吊对我没用,你还是去找周朋哭去吧,他会更好的安慰你。”

  冯宏的声音一出,李兰便直接挂了电话。

  听到手机传来的“嘟嘟”声,冯宏心里有些失落,仔细回想一下刚才的事情,冯宏又觉得有些错怪李兰了,毕竟李兰那么漂亮,喜欢她的人多些自然很正常。

  但片刻后,冯宏又低声骂了一句,“TMD,连这些事情都没告诉我,肯定有鬼,我还想她做什么。”

  骂完这句后,冯宏再次往医院里走去。

  然而没走多久,冯宏便看到了手捂着脸的李兰正从医院里跌跌撞撞的向外跑来。

  因为是低着头,李兰似是没看到冯宏一般,只顾着向医院外冲来。

  直到李兰跑近了,冯宏才终于听到一只手捂着脸的李兰正在哭泣,看样子刚才应该是在给自己打了电话之后,才忍不住哭成这般模样的。

  想到这里,冯宏原本已经坚定下来的心不禁又软了下来,再想起刚才自己确实有些冲动,当李兰跑到自己面前时,冯宏冷冷的开口说道,“你这是要去哪?不上班了吗?”

  听到冯宏的声音,李兰瞬间停住了脚步,猛然抬头看着冯宏,当见到冯宏的刹那,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哽咽着说道,“你听我说,事实真的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冯宏就知道李兰会说这句话,因为这句话已经成了解释的开头语,冯宏虽然阴沉着脸,但真正看到李兰的眼泪往下流时,冯宏的心却瞬间像是被刀扎了一下,有些愤怒的说道,“那是怎样的?难道我耳朵听错了?”

  李兰只是直摇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冯宏,此刻的她再也顾不上周围那些诧异的目光,原本想解释什么,但张了张嘴,却被一阵抽泣代替。

  冯宏对周围那些诧异的目光倒不是很在意,但害怕自己与李兰的事情传到院长的耳朵里,冯宏还是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别哭哭啼啼的,如果你还想说什么,就跟我来。”

  说着,冯宏径转身往李兰居所的方向走去。

  李兰见冯宏的话语柔软一些,立刻止住了哭声,也跟着冯宏走去。

  片刻后,冯宏就带着李兰来到了李兰的住所。

  还是那个小房间,但冯宏再次进入时,心里却有些感慨,就像经历了一次恋爱与分手的轮回一般。

  冯宏虽然有心不再责怪李兰,但心里还是有些怒气,刚一进门,冯宏就冷声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可没多少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走到这里,李兰已经止住了眼泪,在听冯宏说完后,并没有回答,而是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冯宏。

  冯宏一时间有些意外,竟没有挣开李兰,感受着李兰胸前那对双峰传来的柔软感,冯宏心里不禁升起一阵异常的感觉。

  那种感觉不是**,而是心底深处的触动。

  紧紧的抱着冯宏,李兰幽幽的话语从背后传来,“以你的脾气,我之前只是不想让你找周朋闹事,怕你出事,所以才一直没和你说。”

  此话一出,冯宏的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自从看到李兰哭得那么伤心的模样,冯宏就知道其中定然有什么蹊跷,没想到李兰却是担心自己。

  想到这里,冯宏顿时返过身一把抱住了李兰,又惊又怒的说道,“你怎么不早说,你以为我是那种不理智的人吗?”

  看到冯宏终于肯转过身来,李兰喜极而泣,含着眼泪白了冯宏一眼,“你还说?”

  冯宏瞬间有些尴尬,他那时候确实有过分了,周朋只是对李兰示好,又没真的做什么,冯宏就脑袋发热,一副想要跟周朋拼命的架势。

  回想起刚才自己对李兰说的那些绝情话,冯宏心里顿时有些后悔,但嘴上却没说什么,只是将李兰抱得更紧了一些。

  李兰也没有反抗,双手也从冯宏的腰间伸了过来,将冯宏紧紧的抱住。

  既然已经真相大白,冯宏在感动的同时,下身又开始泛起了一阵异样来。

  感受着李兰身上传来的柔软感,冯宏体内随之蹿起了一阵邪火,小冯宏又开始不安分的敲击着裤裆。

  抱得这么紧,冯宏下身的异样李兰自然也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但却没有避开,只是有些羞涩的说道,“你又在乱想。”

  “我哪有?”冯宏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双手却已经开始在李兰的背上缓缓游动了起来,片刻后一只手就转到李兰浑圆的臀部上。

  “还说没有?”李兰没好气的说道,“那你的手在干什么?”

  冯宏嘿嘿笑道,“我只是在给你量体温,看你刚才哭了这么长时间,有没有把身体给哭坏了。”

  “你用手也能量?”李兰轻轻拍了拍冯宏的背。

  “当然,我的体温是正常的,当然能够感受得到,不过在这里摸不是很准备,要不然我用下面给你量量吧,那里才最准确”,冯宏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为李兰宽衣解带。

  然而冯宏的手刚刚有所动作,就被李兰的手抓住了,只听李兰低而坚决的说道,“你不知道你在对我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伤心,你那些话字字就像针一样扎着我的心,那时候我连死的心都有了,以后别在吓我了,好吗?”

  冯宏原本就想挣脱李兰的手,但在听到李兰的话后,冯宏竟然没有继续去解李兰的裤子,只是狠狠的掐了一把,也郑重的说道,“嗯,只要你对我一心一意,我以后当然不会。”

  “谁没有对你一心一意了?是你自己想岔了而已”,李兰抬头白了冯宏一眼。

  冯宏嘿嘿一笑,“好了好了,我们赶紧把正事办了,我等一下还有其它事情要忙呢。”

  李兰疑惑的问道,“办什么正事?”

  但话刚出口,李兰顿时就想到了冯宏口中的正事是什么,立刻嗔怒的说道,“你这个混蛋,就知道满脑子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冯宏不以为意,调侃道,“哪里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我们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很神圣也很伟,要是没有这种事情,人类怎么继续传承下去?再说了,很多人千辛万苦的挣钱,还不是拿到夜店里享受那三秒钟的快感?”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李兰急结,狠狠的在冯宏的背上掐了一把,直痛得冯宏哎哟叫了一声。

  冯宏嘿嘿笑道,“我是怕你听不懂,所以才多举了些例子。”

  李兰没好气的说道,“可那是妓女,我能跟他们相比吗?还有,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去那些地方?”

  此话一出,冯宏立刻正色道,“哪有的事,我为人一向都很正派,从来不会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

  “那你跟前任院长去海岸酒店难道也不算吗?”李兰像是捉住了冯宏的狐狸尾巴一样,死活不肯岔开话题。

  冯宏翻了个白眼,“要是没有那次,我现在能和你抱得这么紧吗?再说了,那次你又不是不知道院长带我去干什么。”

  李兰只是“呵呵”一笑,一想到那次在海岸酒店里将第一次献给冯宏的场景,李兰脸上顿时就升起了两片红霞,但她却似乎害怕冯宏看到,急忙将头埋进冯宏的怀里。

  不提那次还好,一提到那次的事情,冯宏下身的巨物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冯宏再也忍不住,双手又开始不老实的在李兰身上游走起来。

  李兰也没有闪避,任凭冯宏的手在自己身上施为。

  片刻后,冯宏直接一把将李兰抱了起来,而后向李兰的床上走去。

  因为冯宏的动作有些突然,吓得李兰“哎哟”了一声,但被冯宏抱起后,她也知道冯宏要干什么,一时间脸上红晕更甚。

  冯宏自然是想做刚才提到的“正事”了,将李兰放到床上后,冯宏的双手就迅速的攀到了李兰的双峰上。

  握着那对充满弹性的双峰,冯宏就开始揉搓了起来,就像练太极功夫一般,双手齐下,直将那对肉球搓得不断变换着形状。

  在冯宏双手的揉搓下,李兰也渐渐起了反应,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俏脸在红晕的衬托下,显得娇艳欲滴。

  感受着李兰胸前那对肉球传来的柔软感,冯宏嘿嘿轻笑一声,“看来我这段时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又长大了一些。”

  听到冯宏的话,李兰那双渐渐迷离起来的双恨不禁恢复了丝清明,有些羞涩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说?”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这本来就是我的功劳,要是没有我天天对着它两按摩,哪里能长得这么快?”冯宏嘴上说着,又手却没有停下来,继续在李兰的胸口上又揉又捏。

  李兰没好气的瞪了冯宏一眼,“你再胡说八道我就不理你了。”

  冯宏不再说话,因为裤裆内的小冯宏已经敲了很多次门了,如果再不放出来闹腾一番,它又要气得满脸通红了。

  因为此刻的李兰还穿着医生的衣服,所以冯宏也只能隔着那支衣物抚摸,但此刻小冯宏都已经作出这么大的反应,冯宏自然不会再等,而且等一下还有事情要做,冯宏也没等前戏还没做足,就伸手去解李兰的衣服。

  李兰与冯宏也不是第一二次,自然不会像吴飞飞那样挣扎,所以冯宏很轻松的就将李兰的医生服装给脱了下来。

  但让冯宏不满的是,脱了那层医生穿的白大褂,里面居然还穿着一件衣服,冯宏急不可待的说道,“还是你自己脱吧,那样快一些。”

  一边说着,冯宏一边也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冯宏做其它事情倒没这么积极,说到脱衣服,可比做什么都快,尤其在面对女人的时候,所以冯宏一分钟不到,就将连内裤一起脱了个干干净净。

  当脱完后,小冯宏终于可以逃出那个裤裆牢笼,昂首挺立的出现在了李兰的面前。

  在冯宏脱完后,李兰才脱完自己的上衣,但在看到小冯宏的刹那,李兰眼中却升起一阵恐惧,小声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个越来越大了?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药?”

  闻言,冯宏哑然失笑,“你胸口那对肉球我都可以把它摸大,我这个也是百炼成钢,和你做的次数多了,自然也会长大一些的嘛。”

  李兰白了冯宏一眼,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脱着自己的衣服。

  “还是我来帮你脱吧”,冯宏看李兰慢慢吞吞的动作,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帮李兰脱下身上的衣物。

  没多久,冯宏就将李兰身上的衣物也脱了个干净,当脱完李兰那身衣物后,一具雪白的诱人的身躯便呈现在了冯宏面前。

  看着这身曲线玲珑的娇躯,冯宏毫不掩饰自己贪婪的目光,暗暗咽了咽口水,一瞬不瞬的盯着李兰最秘密的部位。

  直到将李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冯宏才终于像一头饿狼般扑了上去。

  将李兰扑倒在床上后,冯宏瞬间将头埋入了李兰胸前那对越来越饱满的酥胸之间,磨蹭了片刻后,冯宏的嘴便含住了双峰最突起的豆粒,开始肆意的舔弄了起来。

  在冯宏的舔弄下,李兰急促的呼吸顿时变成了低低的呻吟声,但或许是冯宏之前都没有这样做过,所以李兰在呻吟的同时,还被冯宏挑逗得“呵呵”直笑,“好了好了,别弄了,痒死我了。”

  冯宏哪里肯就此松口,李兰越是这样,冯宏就越兴奋,除了舌尖不断在李兰的双峰上跳跃,冯宏的一只手还缓缓探向了李兰的双腿之间。

  刚刚探入李兰的双腿之间,冯宏便感觉到了那束浓密的芳草,然而再继续向下时,一阵温热的润湿感立刻传来。

  冯宏嘿嘿轻笑了一声,“今天我要让你浪个够。”

  说完,冯宏的舌尖继续挑逗着李兰双峰的豆粒,伸到李兰双腿间的那只手却伸出了一根食指,缓缓的插进了那条林阴小道。

  刚插进去的瞬间,李兰似是触电般,整个身躯顿时痉挛了起来,口中出随着着发出一声低呼,“你干什么?”

  冯宏没有说话,但插进那条林阴小道的手指却开始轻轻搅动了起来。

  在冯宏的搅动下,李兰再也受不了,娇喘连连,就连刚才低低的呻吟声也突然增大了很多。

  只是搅动了片刻,李兰就再也受不了,急忙伸手拉住了冯宏的手,“你还是快做吧,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被你弄死了。”

  冯宏嘿嘿一笑,也没回答,而是用行动回答了李兰的话。

  只见冯宏半坐在床上,而后高高的抬起了李兰的两条腿,当抬起李兰的腿后,那片早已泛滥成灾的密道便呈现在了小冯宏面前。

  冯宏再不迟疑,狠狠的向前一挺,小冯宏便欢快的冲入了那条深不见底的隧道内。

  当小冯宏进入那条隧道内时,李兰顿时发出一声既痛苦、并快乐着的长吟声。

  但还没等那声长吟结束,小冯宏就已经开始在在隧道内来回奔走了。

  因为刚才才在办公室里和吴飞飞做过一次,所以这次冯宏的耐久度极高,直直持续了半个小时,才终于解决了战斗。

  早在这个过程中,李兰就多次想要推开冯宏,因为她实在受不了了,甚至已经开始翻白眼,似是真的要晕厥过去。

  好不容易等到冯宏停止了下来,李兰终于在一声痛苦的呻吟中无力的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冯宏也在颤抖了几秒钟后,喘着粗气重重的倒在了李兰的身边,闭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颠峰时刻带来的快感。

  片刻后,冯宏再次睁开了眼睛,侧头看向已经像是熟睡了的李兰,冯宏的嘴角不禁升起了一丝幸福的笑意。

  李兰是真的睡熟睡了过去,刚才冯宏确实太猛烈了一些,在冯宏起身穿衣服离开时,李兰都没有醒来。

  冯宏离开李兰的住所后,就径直往医院去了,冯宏原本想叫醒李兰去上班,但一想到与冯主任还斗不出个结果,如果冯宏败了,那么李兰就算现在再努力上班,最终也只是浪费力气,所以冯宏并没有叫醒李兰。

  当冯宏再次来到医院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距离下班也只没有多少时间了。

  冯宏首先去了一趟院长办公室,将自己寻找赌手的事情跟吴飞飞说了一遍,并且将自己下一步的动作也祥细的说了出来。

  吴飞飞点了点头,“没想到你还能做到这一步,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冯宏得意的说道,“我前段时间都把院长给整下台了,这些事情又怎么会难倒我呢?”

  吴飞飞好奇的打了冯宏片刻,突然问道,“你现在金济条件应该不是很好吧,你用了那么多钱,用不用从我这里报帐?”

  冯宏一时得意,竟忘了自己从前任院长那里勒索的钱,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那些钱还不被我放在心上。”

  此话一出,冯宏就后悔了,不过话已经出口,冯宏再想收回来已经不可能。

  果然,吴飞飞立刻就皱起了眉头,“光给那个服务员的钱就是两千,再给那个赌手的话,你哪来这么多钱?”

  冯宏话一出口,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勒索前任院长五十万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就连吴飞飞,冯宏也是从来都只字不提,今天无意中说了出来,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自己的家底吴飞飞早就知道,除非有说自己中了百万彩票什么的,不然难以瞒过吴飞飞。

  不过冯宏想想也就觉得没必要继续瞒着吴飞飞,之前没有将吴飞飞拿下就算了,现在两人算是彻底绑在了一起,冯宏也不担心吴飞飞还会咬冯宏一口,于是硬着头皮说道,“那些钱、我是从上任院长那里借的。”

  吴飞飞瞪了眼睛,她自然不会相信冯宏能从前任院长那里“借”的钱,“你不会是借机勒索了前任院长一把吧?”

  冯宏急忙解释道,“哪是什么勒索,是借的,不过现在他已经坐牢了,那些钱应该也不用还了。”

  听到冯宏欲盖弥彰的解释,吴飞飞额头上顿时升起了条条黑线,咬牙切齿的问道,“那你跟前任院长‘借’了多少钱?”

  冯宏嘿嘿笑了起来,“不多不多,也就、嗯,五十万而已。”

  “什么?”吴飞飞当时就跳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五十万?那可是要坐牢的?”

  冯宏长叹了一声,“我也正为这事发愁呢,前任院长在给我汇款的时候,那张银行发的凭证就在冯主任的手上,他曾经给我看过一眼,他说要用那个威胁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听到冯宏的话,吴飞飞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这回你撞到钉子了,五十万可不是什么小事,如果真的给了你一个勒索的罪名,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你只能去牢里蹲几年了。”

  “不会这么严重吧?”冯宏也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你也没有办法?”

  吴飞飞摇了摇头,白了冯宏一眼,眼中也满是焦急之色,“如果你刚才说的是真的,那么只有看天意了,希望冯主任能够将那条凭条给弄丢了,或者那张凭条是他伪造的。”

  看到吴飞飞阴沉的脸,冯宏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之前看到那张凭条时,冯宏也只是下意识的觉得事情应该很严重,但没想到连吴飞飞都没有丝毫办法。

  看到冯宏露出的惊容,吴飞飞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算了,也不是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

  听到还有缓和的机会,冯宏就像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迫不急待的问道,“什么办法?”

  吴飞飞沉吟了片刻,才缓缓说道,“第一,你不是要对周朋和王伟下手了吗?在冯主任还没有动作之前,将王伟和周朋彻底拉到我们阵营来,再让他们从冯主任那里把把这张凭条偷过来。第二,只能祈祷冯宏主任的背景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深厚,到时候就算他真的把你告上了法庭,我也有办法让这件事情消下去,但前提条件是他的人脉必须很差,只要有个强人为他出头,我也没有丝毫办法。”

  冯宏皱起了眉头,“看来就只有偷这一途径了。”

  吴飞飞点了点头,“所以你必须尽快将王伟和周朋拉到我们的阵营中来,越快越好,而且不要让冯主任发现什么,冯主任那么相信这两个人,如果一旦发现他们背叛,那字凭条也难以得到。”

  冯宏深吸了口气,没有再和吴飞飞继续闲聊下去,在这番谈话之前,冯宏还没发现事情会这么严重,但直到此刻,冯宏渐渐放松的心不禁又紧张了起来。

  所以冯宏径直离开了院长办公室,不过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独自一个人在院长办公室外的小厅里坐了下来。

  心里虽然紧张,但客来宾馆那个服务员想要找到一个符合自己条件的赌手也应该不是一时半会能搞定的事情,所以冯宏只能等。

  无聊之下,冯宏又开始意淫起来,一想到下班后少妇钟洁要请自己出去吃饭,冯宏心里就充满了期待。

  好不容易熬到快要下班的时候,冯宏就早早的离开了那个小厅,冯宏所要去的地方,当然是外科部。

  然而来到外科部后,却碰到了另一个熟人,杨露。

  冯宏虽然竭力想避开这些认识的人,但他在外科部认识的女人太多了,想要避开都有些困难。一看到杨露,冯宏就故作没看见,远远的避了开去,装作一副没看到杨露的样子。

  但今天杨露却一改平日的是羞涩之气,冯宏却是故意避开,她越是向冯宏的方向走来。

  冯宏无奈,知道躲不过了,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道,“你终于来上班了?”

  杨露的脸色有些阴沉,也不管冯宏嘻皮笑脸的样子,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后,冷声说道,“我问你,除了我和依依,你是不是还和其他女人有关系?”

  此话一出,冯宏背脊的寒毛立刻倒竖了起来,暗道,“难道杨露发现了什么?”

  心里虽然惊讶,但冯宏从来都是不到最后关头不死心的主,就算猜到,冯宏也绝不可能自己先承认,所以故作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在说些什么?”

  杨露狠狠的瞪了一眼冯宏,语气有些令人不寒而栗,“你别给我装蒜,早上你在外科部门外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冯宏暗道一声糟糕,但回想着早上时与周朋之间那些对话,心里顿时又安定了下来,那时候的李兰只是拉了他几把,并不能说明什么,就算有旁人看到,冯宏也大可随口编个故事出来。

  想到这里,冯宏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哀声道,“唉,这事情一言难尽,以后再慢慢跟你解释。”

  “现在就说”,杨露似是打定了主意,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脸上虽然有些红晕,但却坚定无比。

  冯宏无奈的叹了口气,反问道,“你是从哪听来的谣言?”

  “谣言?”杨露没好气的说道,“刚才我一个同事都跟我说了,那个女人还拉着你的臂膀呢,你难道还想狡辩吗?”

  听到杨露只是“听说”,冯宏编造的信心又大了一截,立刻正色说道,“还不是谣言?唉,那我前两天受伤住院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还有,刚才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又知不知道?”

  几个为什么将杨露问得哑口无言,杨露涨红了脸,片刻后才憋出了一句话,“可是那个女人拉着你的臂膀这总是真的了吧?”

  冯宏恨恨的拍了拍大腿,“唉,这事说起来我就心烦,而且说来话长,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跟你解释,我现在还有急事。”

  “你有什么事?”听到冯宏像是要逃避,杨露急忙又瞪起了双眼。

  冯宏也不多解释,“关系我工作的事情,你说急不急,我现在还没稳定下来,等明天下班后,我亲自去你那里跟你把事情说清楚,怎么样?”

  冯宏自然打的好主意,去了杨露那里,说不得又要进行一次连哄带骗的霸王硬上弓了。

  而且冯宏还担心一件事情,现在杨露与梁依依都在外科部,杨露都知道了自己与李兰的关系不浅,到时候一打听下来,如果真个去找了李兰讨说法,那冯宏别说脚踏三只船,最后可能会直接掉落到水里,一只船也上不了。

  想到这里,冯宏又出口劝慰道,“好了,你要相信我,别老是相信一些疯言疯语,你也知道我刚转到这个医院工作不久,我可是为了你们两个才转到这里来工作的,如果你们都不相信我,那我现在就不用去忙工作的事情了。”

  看到冯宏郑重的脸色,杨露才相信了几分,片刻后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去忙。”

  冯宏在心里暗笑,“这小妮子还真是好骗。”

  不过为了让杨露更安分一些,冯宏又编造了一大堆后果严重的事情,而后才安慰道,“放心吧,我怎么会做对不起你们两姐妹的事情呢,别让那些谣言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冯宏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表情认真到了极点,杨露也一个劲的点头保证。

  冯宏见好就收,不过却没有继续在外科部呆下去,而后向外走去了,他可不想再产生什么误会。

  当冯宏来到医院外时,正好到了下班时间,下班时间一到,冯宏就立刻掏出了手机,迫不及待的就想给钟洁打电话,但想了想,冯宏还是没有这样做。

  因为他想看看钟洁会不会自动找他。

  冯宏刚悻悻的放下手机,手机却正好响了。拿起一看,果然是钟洁打来的。

  冯宏急忙接了电话,但却故意问道,“喂,钟洁吗?你有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了钟洁的声音,“你忘了早上我说要请你吃饭的事情了?”

  冯宏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对了,看我忙得昏天黑地的,我倒把这事给忘了,对了,你现在在哪里?”

  “医院里,对了,你对这里比较熟悉,你看哪里好就去哪吃吧。”

  听钟洁的话,冯宏顿时欣喜若狂,冯宏原本就想找个可以吃饭的宾馆,既然钟洁说让自己选择,冯宏立刻说道,“那好,你先出来,我在医院外等你。”

  之后便挂了电话,但想了想,医院附近还真找不出那么一家宾馆来,想了片刻,冯宏也只能将主意打到客来宾馆了。

  然而令冯宏头疼的是,那名他认识的服务员此刻正在为自己办事,应该不在宾馆里才对,如果是那小子在,应该好办事得多。

  正在冯宏思来想去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时,钟洁的声音却突然在背后响起,“你在想些什么呢?”

  冯宏猛然回过头,在看到钟洁的刹那,冯宏的眼睛差点没瞪出来。

  因为今天钟洁的打扮实在在妖艳了一些,不但重换了套暴露性感的衣物,而且平时不会化妆的脸竟也涂了厚厚一层白霜。头发更是经过精心梳理打扮过的,没化妆前就已经胜过许多女人,如今再好好打扮一番,整个人看起来妩媚至极。

  最让冯宏喷鼻血的还是钟洁那身暴露的衣服,上身是一件低胸的吊带衣,胸口可见两团鼓起的肉球,中间竖着一条曲线迷人的乳沟,而从肩部以上,就全都裸露在空气之中。而下身,却是一件超短裙,短裙只隐隐将最私秘的部位遮住,裙子之下是两条嫩白细长的粉腿,腿上虽然穿着网状的丝袜,但却更添一缕更加魅惑迷人。

  看到这一幕,冯宏的体内顿时就凭白蹿起了一股邪火,暗自咽了咽口水,一时间也顾不得什么伸士模样,目光直直盯住了钟洁胸前那对突起的肉球,心里暗暗想道,“难道是故意勾引我的?”

  冯宏的这种目光盯得钟洁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直到钟洁侧过身去后,冯宏才恍然大悟,干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窘态,“咳、嗯,这个我正在想有关人性的一些问题。”

  冯宏倒是没有说谎,不过听在钟洁的耳朵里就显得有些不一样了,加上刚才冯宏直直盯着钟洁胸口的目光,想不让钟洁想歪都不行,钟洁脸上顿时升起一抹羞红,有些扭捏的说道,“你想好了要去哪了吗?老是部在这里也不好吧?”

  冯宏深以为然,立刻点了点头,“嗯,好吧,跟我来,我找个既安静,又温馨的地方我们共进晚餐。”

  说着,冯宏只能埋头向客来宾馆走去。

  听到冯宏意有所指的话,钟洁也没多说什么,只得跟着冯宏向前走。

  冯宏脑海里瞬间百念其出,是不是真要带着钟洁跑到宾馆里,如果钟洁纯粹的只要想报答自己,想请自己吃一顿饭,那冯宏这样把钟洁带进宾馆,也太明显了吧?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