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赌神再现
( 本章字数:11614 更新时间:2013-7-15 21:53:00 )

  冯宏怎么看,也觉得这老头不像是会赌博的人,老头明明生得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更别说是自己要求的那种会出千的赌手了。

  但听到老头有些阴冷的话,再与老头那双凹陷的双眸对视了一眼,冯宏的背脊居然有些凉飕飕的感觉。

  冯宏最开始也只以为是错觉,在听到老头继续说的第二句话后,冯宏终于对眼前的老头另眼相看了起来。

  老人只说了自己的名字,“我叫康太延。”

  此话一出,冯宏的身躯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

  冯宏虽然不知道赌手界是怎样一个存在,但康太延这个名字冯宏倒是听过,不但听过,而且还如雷贯耳,曾经有段时间康太延这个名字就曾经风靡一时,成了许多人的偶像般的存在。

  因为康太延是十几年前出了名的赌神,那时候的冯宏还只是个十几岁的中学生。

  那时候冯宏就已经经常在电视上看到过康太延这个人了,不但赌术神乎其神,而且还人也长得俊郎,只是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康太延竟然被判了十多年的牢刑。

  因为他的赌术无人能及,在没被判刑时,就已经得罪了很多人,当康太延被判刑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死在牢中,没想到冯宏居然还能亲眼见到这样的传奇人物。

  然而眼前的老头却一点也不像十多年前电视上那个一脸彪悍的赌神康太延。

  看出了冯宏的不信任,老头嘿嘿笑道,“人总会变的,在牢中呆了十多年,变成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也很正常。”

  虽然冯宏心里还有些疑惑,但同时也有些激动,虽然此刻的冯宏的心境已经不能与十多年前相比,但一想到眼前的老头就是十多年前的传奇赌神康太延时,冯宏都会有种特别荒谬的感觉。

  冯宏心里不禁有暗叹,“一朝荣耀集于一身,下一刻却要呆在暗无天日的牢中,唉,这个世道还真是变幻无常!”

  冯宏虽然相信了几分,但却没有真的就完全相信,这可是关系到他能否在医院呆下去的问题,冯宏不能有丝毫大意。

  虽然知道眼前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十多年前的传奇人物,但冯宏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康师傅,原谅我的不信任,因为这事关系重大,我不得不先确认一下你的身份,主要是您现在的样子跟十多年前差别实在……呃,太大了一些。”

  听到冯宏的话,一旁的服务员脸上都有些难色,康太延虽然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但人家好歹也曾是风靡一时的赌神,他可花了极大的代价才把这尊神恭恭敬敬的请到这里的,但冯宏在知道是康太延后,居然还要执意验货。

  但康太延似乎没有理会冯宏的无礼,呵呵笑道,“既然这样,你需要怎么验?”

  见康太延答应,冯宏立刻兴奋的说道,“这样,您露两手给我看看,证明您的赌术依然还如当然那般出神入化就行了。”

  “这样啊?”康太延满是皱纹的脸上立刻就升起了为难之色。

  这个表情落到冯宏的眼中,顿时就变得更加可疑起来,冯宏暗道,“难道还真是个骗子不成?”

  然而冯宏的这种疑惑刚升起不久,康太延就说了一句,“现在麻将、扑克牌什么都没有,你让我怎么证明?”

  冯宏对服务员打了个响指,服务员会意,立刻向房间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康师傅稍等一下,我这就去给您准备这些东西。”

  当服务员离开了这个房间后,冯宏又仔细的打量了眼前的老头一番,但无论怎么看,都与印象中那个曾经风度偏偏的美男子没有半点相信的地方。

  康太延似乎看出了冯宏的疑虑,呵呵笑道,“年轻人不用怀疑,等一下我露两手给你看看,不就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了。”

  冯宏点了点头,“不知道您在牢中呆了这些年,技艺是否还像当年一样出神入化呢?”

  康太延摇了摇头,“唉,现在老了,自然没有当年那么玩得疯狂,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还是可以做到的。”

  冯宏一听,暗道一声糟糕,原来只记住最基本的东西,难怪自己都能请动这尊大神。

  无聊之下,冯宏又与康太延谈了许多关于赌术上的东西,冯宏虽然对于赌术没什么了解,但在听着康太延像说魔术一般的描述那些赌术时,还是让冯宏惊叹连连。

  片刻后,服务员终于再次进来了,不过这次服务员手中却多出了许多东西,一副麻将、几副扑克牌。

  进入房间内后,服务员径直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床上,而后又出去搬了一张桌子进来。

  终于整理完这些后,服务员和冯宏便一脸期待的等着康太延的表演了。

  康太延微笑着看了冯宏一眼,问道,“你想看什么?”

  冯宏指了指桌上的扑克牌,尴尬的说道,“先看看这个吧,您有什么绝活就露两手。”

  康太延点了点头,而后随意的拿出一副扑克牌打开后,随便洗了几把,而后递给冯宏,“你先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

  冯宏疑惑的接过牌,翻开仔细看了一遍,只见那副扑克牌里与其它牌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冯宏问道,“你想做些什么?”

  康太延笑了笑,“我只是让你看一下这牌有没有问题而已,如果没问题我就开始了。”

  冯宏点了点头,将牌递给康太延,点头说道,“没问题,开始吧。”

  康太延接过扑克牌,也没见他怎么动作,只是拿在手上转了一圈,根本就像平常一样,一点异样也看不出,而后又将扑克牌递回给了冯宏,笑着说道,“那你现在看看,有什么变化。”

  冯宏疑惑的接过扑克牌,然而当冯宏再次翻开那副扑克牌时,眼睛立刻瞪圆了起来,只见那副扑克牌里全都变成了统一的梅花K,没有一张例外。

  看到这一幕,冯宏不禁相信了几分康太延的身份,就凭这手绝活,就算不是真的康太延,也应该能满足冯宏的条件了。

  就连一旁的服务员也看得目瞪口呆,震撼的说道,“真是神乎其技,康师傅果然不愧赌神之称。”

  康太延只是笑了笑,摆手道,“唉,比起当年就差远了。”

  冯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没看到康太延怎么动作,就副扑克牌就全部变成了梅花K,也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不过冯宏的好奇心也被彻底的勾起,于是指了指桌上的麻将牌,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就连称谓也变成开始恭敬了起来,“康师傅,您再看看这个麻将吧?”

  康太延只是笑了笑,将装着那副麻将牌的盒子一翻,全都倒在了桌上。

  麻将牌刚刚倒到桌上的刹那,冯宏就开始仔细检察那些麻将牌,但翻来覆去的看,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什么异样,虽然冯宏不好赌,但也偶尔会碰碰这些东西,麻将这种东西可是成了城市里那些无事可做的人最大的娱乐工具,冯宏想不知道都不行。

  冯宏恨不得将所有的麻将牌都仔细看了一遍,在发现没什么问题后,对康太延点了点头,“康师傅,您可以开始了。”

  康太延点了点头,而后让服务员与冯宏一起帮忙,将桌上那堆凌乱的麻将牌像一般打麻将那样堆成了四列。

  做完这一切后,康太延嘿嘿笑道,“你随便从中抽出十四张牌给我。”

  冯宏点头,立刻从其中一列抽出了十四张牌,而后摆到了康太延面前的桌上。

  康太延指着冯宏放置到自己面前的十四张牌,“看好了,他们不一样的吧?”

  冯宏仔细看了那十四张牌,确实都不一样,而且每张牌都没能连接上,只有一对相同的五条。这要是在平常的打牌中,要糊也是很早的事情。

  一旁的服务员也紧张的看着康太延面前的那五张牌,问道,“康师傅准备怎么做?”

  康太延对冯宏笑了一下,“年轻人,你可看好了。”

  一边说着,康太延只是将那几张牌整列扑了下去,再次翻起来时,居然全都变了,虽然没有完全变成了统一的数字,但却是一副糊牌。

  看到这一幕,冯宏与旁边的服务员都睁大了双眼,一别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康太延,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过了许久,冯宏才想起自己的找赌手的真正目的,艰难的开口问道,“康师傅,您开个价吧,需要多少才肯跟我合作?”

  但话一出口,冯宏又后悔了,这样直接开口,岂不是给康太延宰吗?康太延可是当年赌神般的存在,如果他狮子大开口,冯宏还真没办法,最主要的是现在的冯宏也不是很富有。

  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冯宏也只能硬着头皮等了,希望康太延别太过份,不然冯宏还真的只能另寻他人。

  就在冯宏忐忑不安之际,康太延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呵呵笑道,“年轻人,我现在只是一个糟老头子,别把我看得太高,我现在也只是混口饭吃,你直接说吧,你能出多少价?”

  冯宏原本就没出多少价,预想中最多就是五千来块钱,但一想到眼前的糟老头是那个曾经呲诧风云的康赌神时,原本想要冲口而出的五千又被冯宏生生咽了回去,犹豫半晌后,冯宏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了两根手指。

  康太延一看,“两千?”

  冯宏只差没晕过去,他原本想要说的是两万,但面对这种神一般的人物,冯宏一时间都不好意思说出这么低的价格,没想到康太延却把它看成了两千。

  不过还没等冯宏纠正过来,康太延却点了点头,“好吧,两千就两千。”

  听到康太延的话,冯宏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怔怔看着康太延说不出话来,冯宏万万没想到康太延居然就这么答应了,曾经堂堂的赌神居然会为区区两千块钱跟自己合作,冯宏一时间只感觉像是做梦一般。

  就连一旁的服务员也张大了嘴。

  康太延似是看出了冯宏的想法,嘿嘿笑道,“年轻人如果觉得这个价格少了的话,也可以帮我多加些,毕竟我现在生活也真不容易。”

  冯宏立刻点头,“没问题,只要康师傅能帮我做完这件事情,您的酬劳绝对不会少。”

  康太延也不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做?”

  见康太延说到了正题,冯宏对服务员使了个眼色,服务员会意,急忙点头匆匆拉门而去。

  当服务员消失在这个房间后,冯宏的脸色才郑重了起来,“康师傅,事情是这样的,我想请你出手对付两个人。”

  康太延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似是要看穿冯宏的心底深处一般,片刻后,康太延才缓缓说道,“虽然我是赌手不假,但我在牢里呆了十多年已经呆怕了,现在是一无所有,但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如果要我再做什么违法的事情,那么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说着,康太延就从床上起身就要往外走去。

  冯宏急忙说道,“康师傅,等等。”

  康太延闻言停了下来,“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出这件事情应该也不是很光彩吧?”

  冯宏心里一惊,赌神就是赌神,虽然现在已经年迈,但那对慑人心魄的双眸却没有因为时间的变迁而消磨殆尽,居然能够一眼便从冯宏的双眼中看出了这些信息。

  冯宏也知道这种事情有些为难,但箭在弦上,此刻也由不得他,最后咬了咬牙,对康太延深深的鞠了一躬,“康师傅,我希望您能够够助我一臂之力,如果事成,一定涌泉相报。”

  见冯宏如此诚恳,康太延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想让我怎么做?对付哪两个人?”

  冯宏立刻兴奋的说道,“实不相瞒,我有一个对手,此刻要置我于死地,在前几天,我终于打听到我这个对方手下有两个得力助手,这两个人嗜赌如命,曾经因为赌博欠下一大屁股债,虽然已经被人给他平息了,但这两人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收敛,为了逼迫这两个人站到我这边来,我想请康师傅出手,将这两人收服。”

  冯宏这些话倒没有任何虚假,因为冯宏刚刚提到的两人,当然是冯主任手下最得力的两位助手,王伟和周朋。

  这些消息自然是院长吴飞飞打听到的,也就在今天早上,吴飞飞说她因为一些事情耽搁才没能及时上班,便是为了打听这些事情。

  根据吴飞飞所说,王伟与周朋这前就是一对很好的朋友,就是因为两人好赌,所以才臭味相投的聚到了一起,但就是因为赌,两人欠下了一大屁股债。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债主逼上门来,但两人却没钱还,债主一怒之下,就要动用不法手段对王伟与周朋两人下黑手。

  无奈之下,周朋与王伟两人求到了冯主任,那时候的冯主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肯伸出援手为两人还清了债务,而后更是将两人提到自己的手下做事。

  债主走后,王伟与周朋两人对冯主任感恩戴德,发誓以后一定忠心为冯主任办事。

  事情虽然已经了结了,但王伟与周朋两人的赌性却没有因此而消散,只是那段时间收敛了一下,没过半年,两人又开始疯狂的赌博起来。

  吴飞飞也不知道从哪里将王伟与周朋两人的这一信息打听到,在冯宏得知这个消息后,才想到找一个会出老千的赌手对付两人。

  冯宏与吴飞飞的想法是,找一个赌手出老千,让周朋与王伟再次欠下一屁股债,要大到让冯主任都无法解决的地步,到时候冯主任应该不会再顾着两人,而后冯宏再出手,来个旧戏重演,替两人还清债务后,再将两人拉拢过来。

  冯主任给冯宏的时间只有一个星期,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也就意味着冯宏只有四天的时间,如果在这四天内还不把这件事情搞定,冯宏真的无力回天了。

  冯宏倒也没有对康太延隐瞒什么,一五一十的将自己与冯主任之间的所有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冯宏的叙述,康太延却笑着摇了摇头。

  见康太延摇头,冯宏不禁从床上站了起来,焦急的看着康太延,“康师傅,这种事情虽然算不得多么光彩,但这是我唯一的生路,还请康师傅出手,如果事成,我定有厚报。”

  康太延呵呵一笑,摆了摆手说道,“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说你这件事情太小了,我还以为是对付赌术界的高手,没想到只是两个普通人,唉,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

  听到这话,冯宏顿时激动的跳了起来,“不,康师傅,我时间已经不多,就有劳你出手了,只要搞定这两个人,您的酬劳绝不会少,刚才我是准备给您两万的,这样吧,如果您真的顺利帮我完成这件事情,我会在两万的基础上再加一万,怎么样?”

  冯宏感觉三万已经很多了,毕竟之前三万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然而康太延却只是摇了摇头,无所谓的说道,“钱不要紧,只要随便意思意思就够了,我从牢里出来,还一直没出过手,今天就破例一次吧。”

  冯宏一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提的这些钱哪里才入康太延的法眼,康太延当年可是赌神,钱对于他来说应该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

  但康太延既然已经答应帮忙,冯宏一时间也顾不得尴尬,继续说道,“那好,我们就好好的商量一下对付这两人的过程。”

  康太延摆了摆手,“不用这么麻烦,我有个办法比你的办法更稳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保证让他们对你发自内心的信服,而不是受于你的胁。”

  冯宏顿时疑惑的问道,“还有这种事情?他们可是我的对头,您真的有办法做到这点?”

  康太延点了点头,反问道,“你不相信我?”

  冯宏干笑了一声,“不是,我当然相信康师傅,只是那两人又不是那种心思单纯的人,而且冯主任对他们有大恩,要让他们做到对我心服口服,应该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康太延只是笑了笑,“那你就拭目以待吧,看我怎么把他们两人收拾得服服帖帖。”

  见康太延不愿说,冯宏也不再多问,于是说道,“那好,康师傅,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对了,今晚如果方便,我就可以带您去见这两个人。”

  康太延点了点头,“嗯,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动身吧。”

  事情终于谈妥,冯宏心里充满了信心,只要有康太延曾经的这个赌神帮忙,王伟与周朋这两个嗜赌如命的人注定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不久后,冯宏根据吴飞飞提供的消息,带着康太延来到了一个小赌场里。

  赌场里什么时候都会乱成一团糟,就连冯宏这种人也有些不适应。

  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其中还夹杂着许多肮脏不堪的谩骂声,烟味更是将整个赌场天花板上萦绕得雾蒙蒙的。

  吴飞飞早已打听到近段时间王伟与周朋两人一下班总会在这个小赌场里闲逛。

  刚刚进入这个赌场,冯宏就四处寻找王伟与周朋两人的下落,然而找了许久,冯宏才终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王伟的身影。

  只见此刻的王伟正在一间麻将桌前与另外三个人打着麻将,神情专注到了极点,就连冯宏来到他身后都没发现。

  然而令冯宏有些意外的是,除了王伟之外,并没有见到周朋的身影。

  冯宏不禁有些奇怪,如果要分开来对付,冯宏还真觉得有些头疼,就算把王伟拿下,周朋还是会第一时间通知冯主任。

  一时间也找不出办法,在王伟还没发现冯宏的时候,冯宏退了出去,在隔壁耐心观察。

  因为冯宏所在的另一间也是一间麻将室,但里面却没人,冯宏与康太延便坐在里面,仔细听隔壁传来的吆喝声。

  康太延小声嘀咕道,“就是刚才那个人吗?”

  冯宏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康太延皱了皱眉,“我直接出手好了,为什么还要等?”

  冯宏有些无奈的说道,“另一个没在,要等他们一起,免得打草惊蛇。”

  康太延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何必这么麻烦,只要我出手,那几个人很快就会离场,只要剩下我跟他,我有的是办法是他臣服。”

  康太延的这句话顿时又引起了冯宏的好奇心,“康师傅可否告诉我,你准备用什么办法对付他们,会比我说的那个办法保险?”

  康太延闻言,只是神秘的笑了一声,就沉默了下来。

  冯宏抹了一把冷汗,敢情这些曾经的曾经的赌神都喜欢装神秘。虽然冯宏不以为然,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得跟着沉默,继续观察着隔壁的一举一动,而冯宏最关心的,当然是王伟传来的声音。

  随时时间的推移,只听到冯宏隔壁的王伟大吼了一声,“TMD,今天是倒了什么血霉,居然还输?”

  听到这句话,冯宏心里不禁有些得意起来,看来王伟开始上套了,只是让他输光了身上的钱,再让曾经的赌神康太延出手,一定可以让他乖乖臣服。

  不过冯宏倒不急,他要等周朋一起出现,按理说,王伟与周朋都会一起在这些场所出没,但不知道今天周朋为什么与王伟在一起。

  就在冯宏等得不耐烦时,隔壁突然传来了一个脚步声,而后更是传来了周朋的声音,“你怎么搞的,我才离开了一个小时,你就输得这么惨?”

  应该是周朋对王伟说的话,周朋刚说完,王伟的声音再次从隔壁传来,“我怎么知道,这牌就是这样。”

  “好吧,不行的话让我来”,周朋信心满满的说道。

  “你还是借我点钱吧,我输得不甘啊。”

  周朋:“算了吧,你每次都这样,还是省省吧,你今天的运气不行,并不代表我的也不行,还是让我来试试吧。”

  便在王伟与周朋两人争吵之际,却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你们两别争了,我不打了,要回家去了,你们两自己上吧。”

  便在这时,又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时候不早,我也得走了,你们另外找人玩吧。”

  这个女人之前冯宏也见过,是那间麻将室唯一一个女人,如今另外两人个人都要走,看来只剩下三个人了。

  冯宏听到这里,心里就充满了期待。

  便在冯宏准备让康太延出马时,另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你们搞什么,都走了,我们三个人怎么打,再玩玩吧。”

  王伟也愤怒的说道,“你们赢钱了就想走,不行,再玩玩。”

  “切”,那介女人似是不屑的声音传来,“我又不是出老千赢你的钱,也没规定时间说要打到几点,凭什么不让我走,哼,我就走,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说完后,只听到几个脚步声向外走去,不久后就消失在了赌场里,看来应该是真的走了。

  便在这时,王伟更加愤怒的声音突然从隔壁响起,“真TMD是个贱人,每次都这样,我玩得兴起的时候就要走人,还摆出那么拽的姿态,看来得找个机会把奸了,看她还敢不敢嚣张。”

  冯宏一听,顿时抹了一把冷汗,看来王伟与周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感叹归感叹,冯宏知道机会来了,立刻对康太延使了个眼色,低声道,“可以出手了,请康师傅一定要将两个人整到手。”

  说完后冯宏立刻从兜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了一五万块钱,这五万块钱自然是用来作康太延的赌注用的。

  康太延点了点头,“放心吧,如果我都搞不定这两个年青人,我当然也不配有赌神这个称号了。”

  冯宏松了口气,但在康太延转身正准备向外走的刹那,冯宏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一把将康太延拉了回来,有些为难的问道,“您是曾经的赌神,那两个人应该不会认出您来吧?”

  康太延也皱了皱眉,但片刻后,却又笑了起来,“那你刚见到我时,认得出我来吗?”

  听到康太延的话,冯宏不禁哑然失笑,“好吧,那请康师傅出手吧,我就在这里等您的好消息。”

  康太延没有再说什么,径直向隔壁那间走去。

  正在王伟、周朋,还有另一名没走的人对刚才那个女人诅咒连连时,康太延终于走进了他们那间麻将室。

  康太延的脚步声刚刚走进那间麻将室,王伟的忽然诧异的看着眼前的老头子,“你也想玩两把?”

  康太延笑着点了点头,嘿嘿笑道,“嗯,好久没玩了,正好你们差一个人,我就陪你们玩两把吧。”

  周朋也笑了起来,因为来人只是一个像街上行乞的老头,连衣物都穿得破破烂烂,他们当然不相信眼前这么糟老头子会有资本和他们赌。

  “我说老头子,你要跟我们玩两把可以,但你身上带钱了吗?”

  康太延也没解释,径直从口袋里拿出冯宏给他的那五万块钱在三人眼前晃了晃,“这么多够吗?”

  三人在看到这些钱后,都一脸惊讶的望着眼前的糟老头子,片刻后,却是王伟一拍手掌,爽快的说道,“好,只要有钱,谁来了照样可以赌,赶紧坐下吧,我们正愁找不到角子呢。”

  康太延应声坐在那个空位上,也不怕几人生歹心一般,径直将钱放在了麻将桌上。

  看到康太延那叠厚厚的五万块钱,王伟与周朋眼中都露出了贪婪之色,周朋也兴奋的说道,“那就别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王伟更是直接,“既然老伯这么有钱,我们就来点大的吧,小赌小闹有什么意思,您说呢?”

  说完一瞬不瞬的盯着康太延,但康太延却像是很无所谓的样子,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你们打多少都行。”

  康太延的话说完后,麻将桌周围的四人就开始“五筒、三万、四条……”的打了起来。

  冯宏在隔壁虽然看不见,但凭借听几人的声音,都可以判断谁输谁赢。

  刚开始打了几局,康太延却输得很惨,这也是冯宏预料之中的事情,因为那是冯宏有意让康太延这么做的,因为他们赌得有些大,才这几局,康太延的钱就差不多输了一万。

  赢钱的人自然是周朋和王伟,而另一名当陪衬的人,虽然一直在竭力叫板,但却没有一局赢过。

  王伟得意的笑道,“周朋,你刚才还说我今天运气不行,你看我都赢了这么多了,哈哈。”

  周朋立刻伸出了个大拇指,兴奋的说道,“继续打吧,你没看到老伯一直都很沉稳吗?不陪他玩个够,怎么对得起他拿来的这五万块钱。”

  康太延没有说什么,面无表情的陪着三人继续打了下去,结果毫无疑问,康太延又输了两万块。

  直到此刻,隔壁的冯宏都开始有些担忧起来,按照之前的说好的,现在康太延应该开始反击了。但康太延却还是一言不发,继续输下去。

  而正在打着麻将的王伟与周朋两人,此刻更是兴奋到了极点,两人有说有笑,时不时的还调侃康太延两句。

  但直到康太延的面前只剩下一万块的时候,康太延却开始反击了,在接下来的几局里,康太延似乎时来运转,连连赢了几局,但令人惊奇的是,康太延赢的这几局,全都是陪率最高的赢局,只是这几局,就让康太延输掉的四万块钱全部捞了回来。

  直到此刻,王伟与周朋、还有另一个人也都有些惊慌了起来,一个个诧异的看着康太延。

  当康太延再赢一局后,王伟终于忍不住问道,“老伯,你不会是出老千吧?怎么会连续赢了这么多局?”

  康太延只是笑了笑,“就像你们说的,我时来运转了,挡也挡不住。”

  周朋虽然额头上也开始渗出了汗珠,但却装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嗤笑了一声,“我又不是没有过这种运气,别泄气,我们继续。”

  几人又继续打了几局,但令三人惊掉下巴的是,还是康太延全赢,自从康太延赢过第一局后,赢家就从来没有更改过。

  到了现在,三人都开始有些怀疑起来,周朋拍了一下麻将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老头,你是不是出老千?”

  王伟也从麻将桌上站了起来,指着康太延质问道,“你肯定出老千是不是?”

  也难怪王伟和周朋两个人会有这种反应了,因为他们此刻的钱几乎已经输完了,就凭堆此刻堆在康太延面前的钱就已经有刚才的两倍,也就是十万块钱左右。

  除了王伟与周朋之外,另一名却输得很少,只有几千块钱。

  康太延闻言,无所谓的笑了笑,“你们如果怀疑我出老千的话,可以到我身上搜搜。”

  康太延也只是说说,但王伟与周朋居然还真的一脸疑惑的走了过来,粗暴将康太延那身摇摇欲坠的身躯拉了出来,而后在康太延的身上搜了起来。

  康太延也没在意,抬起双手让两人搜身。

  王伟与周朋当然没能从康太延身上搜出什么,但两人似是还不死心,又在康太延的座位上翻了片刻,但毫无疑问,他们还是没能搜出什么。

  就在王伟与周朋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另一个人却从座次桌上站了起来,对王伟和周朋歉意的说了一句,“时间太晚了,明天晚上再玩吧,我得走了。”

  说完,也不等王伟与周朋作出反应,那个人就匆匆的收拾自己的剩余不多的钱向外走去。

  当那人走后,王伟与周朋两人终于有些急了,现在又走了一个人,就意味着他们的麻将桌已经摆不下去了,但现在他们身上的钱还堆在康太延的面前呢。

  王伟愤怒的骂了一声,“TMD,刚才还跟我们在这里骂那个贱女人,没想到他也是这样没种的人,早适应他是这种人,干脆另外找人玩算了。”

  周朋也有些气愤的瞪了康太延一眼,“老头,我们还想玩,但现在时间太晚了,你说怎么办吧?”

  一旁的王伟一听,就知道周朋想打什么主意,于是也附和道,“对呀,你把我们的钱都赢了,但我们还要玩,现在那个人都走了,你去找个人来陪我们玩吧。”

  康太延摇了摇头,“你们也都说了,现在时间这么晚,我上哪找人来陪你们玩?”

  王伟就等着康太延这句话了,嘿嘿笑道,“如果找不到的话,这麻将桌也摆不下去了,你把那些钱还给我们吧,我们明天晚上继续玩,怎么样?”

  王伟刚说完这句话,顿时就将麻将室的门关了起来,而周朋,也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皮包骨般的康太延。

  “你们想干什么?”康太延倒也不惊,慢慢悠悠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微笑着问道。

  周朋脸上出现一丝狞笑,“老伯,我们只是玩玩乐趣而已,何必那么认真呢?而且你现在又找不到继续陪我们玩,还是把我们刚才输掉的钱还我们算了。”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谁都看得出,如果康太延不答应,这个小赌场里可能就会发生一次抢劫案。

  在隔壁的冯宏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就准备向隔壁冲去,康太延虽然是曾经的赌神,但现在对于不认识的人来说,也只是个糟老头子,在王伟与周朋这两个身强体壮的青年面前,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便在冯宏准备冲出之际,康太延似是也知道冯宏的举动,只是清咳了一声。

  听到这声咳嗽,冯宏正要冲出的脚步不禁又停了下来,因为这声咳嗽是康太延与冯宏早就商量好的信号,是让冯宏不要冲动的意思。

  康太延仍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看着王伟不紧不慢的说道,“好吧,既然你们这么不服气,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