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想入非非
( 本章字数:11643 更新时间:2013-7-17 17:20:00 )

  正准备动手的王伟与周朋两人听到康太延的话,动作下意识的停了下来,王伟不屑的看了康太延一眼,“老头,别想拖时间,有什么话就快说,如果你下一句还是废话,我们不介意自己动手拿钱。”

  王伟的话一出,周朋也立刻响应,缓缓向那堆钱走去。

  康太延也没有阻止,但当周朋的手刚刚触及那堆钱时,康太延却只说了一句话,“我刚才确实是出老千才赢了你们那么多钱。”

  此话一出,王伟与周朋两人同时震惊了起来,恨不得把两只眼球都瞪了出来。

  他们刚才都已经在面前这位老头身上仔细搜查过,但却没有发现什么,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居然会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一时间,王伟的双眉立刻就竖了起来,“你刚才说什么?你居然敢出老千?”

  周朋也在一旁怒喝道,“告诉我,你是怎么做的?”

  康太延似乎没看到两人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淡淡一笑,歪歪扭扭的坐在椅子上,嘿嘿笑道,“你们想知道?”

  隔壁的冯宏听到这里,不禁暗笑了一声,看来康太延早就把握好了两人的心理,而且还有冯宏这个顾主在隔壁,所以才那么稳重。

  王伟当场就将那些钱一把全部捞到自己怀里,当将钱拿到手中的刹那,王伟才安心了一些,脸上的怒气也消散了些,“老头,你最好老实交待,不然你这些钱……嘿嘿。”

  康太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笑着说道,“你们想要就尽管拿去。”

  “真的?”一旁的周朋刚才就见老头沉稳的样子,就已经感觉有些奇怪,此刻再听老头说出这般惊人的秘密,更是让他又惊又怒,低声喝道,“你到底是怎样出的老千?”

  康太延翘起了二郎腿,一副天踏不惊的模样,“如果你们真想知道,我可以再露一手给你们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王伟与周朋两人原本就是个嗜赌如命的赌徒,见可以亲眼看老头出老千的节目,哪里还能错过,说不定还能学到两招,到时候还不怕赢不到钱?

  老头都还没开始表演,王伟与周朋两人似乎就看到了大把大把的钱往两人面前堆。

  王伟意淫了片刻,嘿嘿笑道,“那好,如果你让我们信服,那这些钱还你也不是不可能,但如果你敢耍我们,你知道后果?”

  说着,王伟抽出一只手握了握拳头,满是威胁之意。

  康太延摇了摇头,而后面对那副摆在桌上的麻将,回头却周朋与王伟神秘一笑,“你们可要看清楚了。”

  周朋迫不及待的催促道,“你快些吧,别在我面前装神秘。”

  康太延也不在意两人的威胁,双手缓缓伸到桌上,自顾拿出了十四张麻将牌,而后又指了指那些牌,再次问王伟与周朋两人,“你们可看仔细了。”

  王伟与周朋两人将那十四张牌都仔细看了一遍,而后又同时点了点头,周朋说道,“开始吧。”

  说完,两人一瞬不瞬的盯着康太延的动作,似是害怕眨一下眼睛,就错过了最神秘的场景一般。

  康太延嘿嘿一笑,双手伸到桌上晃了一圈,而后又收了回来,嘿嘿笑道,“那我就要开始了。”

  王伟恨得牙痒痒,“你到底搞什么名堂,是不是诚心耍我们的。”

  王伟都已经举起了手,准备向康太延拍下去。

  然而便在这时,康太延只是双手在麻将桌上虚晃了一阵,下一刻,康太延面前那十四张牌就全都变了,而且变成了可以“自摸”的牌,没有一张意外。

  两人看到这一幕,不禁瞪大了双眼,就连王伟正在向康太延拍去的手都停滞在了半空中,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康太延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牌,嘿嘿笑道,“怎么样?”

  直到康太延的声音说出,王伟与周朋两人才从惊骇中回过神来,王伟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似是喃喃自语的说道,“我的神啊,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周朋也好不到哪里去,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不可思议的看着康太延面前那十四张牌,两只眼睛都快瞪了出来,“你、你是人是鬼?”

  康太延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说话,继续坐在椅子上悠闲的把玩着一张牌。

  片刻后,王伟擦了擦眼睛,而后又仔细检查了康太延面前那十四张牌,结果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周朋也跟着王伟一起查看那些牌,但看了许久,都没发现什么异样。

  周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坐在椅子上的康太延一眼,小心翼翼的说道,“您、可不可以再示范一次给我们看看。”

  王伟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康太延。

  康太延不耐烦的看了两人一眼,但却点了点头,“好吧,你们尽管自己先手动把牌洗一遍,免得你们又说我出老千。”

  王伟与周朋两人一听,立刻上前将麻将桌上的牌胡乱的洗了一遍,一边洗两人一边看着康太延,见康太延一双眼睛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周朋终于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而后又将所有的牌都正面向下盖了起来,再继续搓了几把,才说道,“好了,您开始吧。”

  康太延点了点头,而后伸出了两只皮包骨般的双手,就要准备向桌上的牌摸去。

  便在这时,王伟却一把捏住了康太延的手,“请您见谅,我继续岔一下牌。”

  康太延有些不耐的转过头去,“快点,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也准备回去了。”

  在康太延转过身去后,王伟急忙从桌上拿了一张五万的牌,而后偷偷将那张五万的牌塞到了自己的兜里。

  做完这些,王伟再次伸手在桌上胡乱搓了一把,才开口说道,“可以了。”

  听到王伟的话,康太延才不紧不慢的转过身,一脸平淡的说道,“你们确定开始了吗?”

  王伟却嘿嘿笑道,“不,如果您真有那么厉害,我想请您在这里面抽出全是万字的牌,只要一张不错,我就信了你。”

  康太延无所谓的笑了笑,就要再次伸出手去。

  便在这时,王伟又再次阻止,“我话还没说完。”

  康太延叹了口气,“有什么话你不能一次说完吗?”

  王伟嘿嘿笑道,“是这样的,我的要求是您如果能从这些牌里准备无误的抽出四、五、六、七万各四张牌,就算你说你是赌神,我也相信你。”

  一旁的周朋自然也看到了王伟刚才的动作,而且王伟在将那张五万的牌塞进兜里之前,还特意拿给他看了一眼,此刻听到王伟这么说,自然是想让面前这个神秘的老头难堪。

  王伟都已经将一张五万放到了自己兜里,而一副牌中,每一个数字就只有四张相同的牌,如果康太延还能从这副牌中抽出四张五万来,那他们宁愿相信自己是在做梦了。

  对于王伟与周朋两人的举动,康太延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问道,“你们确定好了没?”

  王伟与周朋都同时用力的点了点头。

  康太延在得到确认后,一只干枯无比的手终于伸到了桌子上,也没见他怎么看,径直就像捡东西一般,摸都没摸一下,就从中抽出了十三张牌。

  但康太延却没有将那十三张牌翻出来,而是抽出后,继续将正面盖向桌面,所以那十三张牌究竟是不是王伟要求的四、五、六、七万也没人知晓,就连康太延自己都没看过。

  但拿出第十三张后,康太延却没有继续再动手,反而停了下来,似是在想思索着什么。

  看到康太延的样子,王伟与周朋脸上不禁升起了得意之色,在他们想来,就算康太延再厉害,至少还在能够理解的范围内,不过就算这样,如果康太延抽出的十三张牌一张都没错的话,这也是王伟与周朋两人惊掉下巴的事情。

  便在两人得意之时,一次太延再次动手了,不过这次的动作却很缓慢,那只手在桌上虚晃了一圈,但却始终没有下落的意思。

  王伟与周朋睁大了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康太延的动作,都想看他如何将那张被王伟塞进兜里的五万找出来。

  然而康太延的手却只是不断在桌上虚晃,一直都没有下落的意思。

  片刻后,王伟与周朋都有些急了,周朋催促道,“您到底有没有把握啊,如果不行就不要逞强了。”

  周朋的话音刚落,康太延的手忽然重重的落到了麻将桌上,直将那张麻将桌都拍得摇晃了一下。

  王伟与周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此刻再经这么一吓,身躯瞬间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就在王伟与周朋两人的心都“砰砰”直跳时,康太延终于将手从桌上收了回来,当康太延收回手时,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张麻将牌。

  康太延将那张牌一起放到了刚才抽出的十三张牌边上。

  看到康太延的这些动作,王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一摸之下,王伟脸上的惊骇之色才缓和了一些,因为那张牌还胀鼓鼓的的顶在自己的口袋里。

  然而下一刻,康太延却嘿嘿笑了起来,“好了,我做完了,你们可以检查一下。”

  王伟对周朋不易察觉的点了点头,而后两人分别来到康太延的两旁,一人从一边,开始掀起康太延面前摆着的十四张牌。

  四、五、六、七万各四张牌,加起来就正好有十四张,此刻的王伟与周朋两人的手都有些发抖,他们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老头真能做到这种只有传说中的赌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然而当他们翻开那些牌时,王伟与周朋的嘴同时张成了O型,因为那些牌全都从左到右排成了四、五、六、七万的牌,因为王伟与周朋两人是从两边翻起来的,到了此刻,只差一张五万没有翻起来了。

  王伟额头上都布满了冷汗,脸色凝重的看了周朋一眼,终于将手伸到摸到了最后一张牌上。

  当翻出那张牌的刹那,王伟与周朋两人都惊呆了。

  因为王伟翻出的最后一张牌,居然还真的是五万。

  看到这一幕,王伟与周朋两人顿时呆若木鸡,一副难以置样的模样,呆呆的看着手中那张牌。

  片刻后,却是周朋最先反应过来,急忙拍了拍王伟的肩膀,而后对王伟使了个眼色。

  王伟会意,急忙伸手向自己的口袋摸去,但当他摸到口袋里那张鼓鼓的麻将牌时,脸上的惊色更浓了一分。

  王伟一时间也顾不得康太延还在场,立刻将口袋里那张牌拿了出来。

  然而更令两人快晕过去的是,王伟从兜里拿出的那张牌居然变成了七条。

  看到这张七条的牌,周朋再次张大了嘴,低呼道,“怎么可能?”

  就在王伟与周朋两人惊得无以复加的时候,康太延却嘿嘿一笑,“怎么样?想不想学,如果想学的话,我可以考虑收你们为徒。”

  但此刻的王伟与周朋两人,似是还没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像是没有听到康太延的话一般,还在大眼瞪小眼。

  “算了,时间不早,我也该回去了。”康太延说完后,也不在乎被王伟捞去的那些钱,径直起身向外走去。

  直到此刻,隔壁的冯宏才终于反应过来,刚才一直追问康太延要对两人使用什么计谋,但康太延一直都不肯说,只是一直在装神秘,没想到他居然会想要收两人为徒?

  如果真是这样,那把握当然大了很多,以王伟与周朋两人的赌性,有这样一个赌神作师傅,或许让他们把自己的家人卖了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下一刻,冯宏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康太延真的收了两人做徒弟,康太延会不会被两人拉到冯主任那边去?

  不过想想冯宏也就释然了,既然康太延是师傅,王伟与周朋两人自然只能遵从师命。

  正在冯宏想入非非之际,麻将室里的王伟与周朋突然反应了过来,看到康太延向外走去,王伟与周朋顿时恍然大悟。

  尤其是王伟,连手上的钱掉了都不管不顾,一把将走到门边的康太延拉了回来,但在拉回来的刹那,王伟立刻又松开了拉住康太延的手,一脸希翼的问道,“您、您是赌神吗?”

  周朋也被惊得无以复加,直到此刻,他的身躯还在微微颤抖,也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真的肯教我们这些?”

  康太延也不在意差点被王伟拉跌倒在地,稳下那身皮包骨般的身子后,才缓缓走回了椅子前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要我教你们也可能,就看你们有没有诚意。”

  王伟与周朋此刻对康太延的姿态变得无比恭敬,听到康太延的话,两人齐齐走到康太延面前,周朋一脸谄媚的说道,“有、有,我们当然有诚意。”

  王伟还不忘将自己丢在地上的钱一一捡了起来,而后又双手奉到了康太延的面前,陪笑道,“刚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师傅原谅。”

  康太延摇了摇头,“先别叫我师傅,我这个师傅可不是那么好叫的,要等你们拿出你们的诚意,我才能正式收你们为徒,明白吗?”

  王伟与周朋同时连连点头,周朋说道,“那您需要我们怎么做才叫有诚意?”

  康太延一时间没有说话,似是正在考虑的样子。

  王伟一脸期待的看着康太延,许久都不见康太延有所表示,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您放心,只要您能提出来的条件,我们都为您尽全力办到,只要您能收我们为徒,叫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吗?”康太延终于说了一句话,但满是皱纹的脸上却满是不相信的神色。

  王伟与周朋对视了一眼,立刻竖起手掌,信誓旦旦的说道,“您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我们一定为您办到。”

  正在隔壁偷听的冯宏脸上不禁升起了一丝得意之色,看来这事几乎已经成为定局了,只要把王伟与周朋两人悄无声息的拉到自己的阵营里,再让两人偷偷潜伏在冯主任身边,到时候内外夹击,冯主任就算还有其他后手,也没多大胜算。

  冯宏很想冲过去,但想了想还是强忍了下来,他知道现在不是现身的时候,如果现在让王伟与周朋两人发现是自己使的诡计,或许会甩袖走人,到时候自己努力就付之流水了。

  而隔壁的康太延,则一时间像是没有想到要用什么考验王伟与周朋两人的诚意一般,不断一抚着自己淡淡的胡须。

  看到康太延这般模样,王伟与周朋急得都快憋不住了,但知道眼前有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师傅,有了这个师傅,他们可以想象要有多少钱向流水一样冲向他们。

  周朋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想好了吗?”

  康太延叹了口气,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一时间还真想不出用什么来考验你们的诚意,要不这样吧,以后如果再有时间相遇,我再给你们说这些条件吧。”

  此话一出,王伟与周朋顿时急了,他们一刻也不能等,哪里还能等哪天这种事情,能遇到这种机缘,那可是他们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事情,错过了这村可没这个店。

  王伟急切之下,急忙堵住了康太延的去路,一脸陪笑的说道,“您老可不能这样,您都已经说要收我们为徒了,您就这样走了,我们以后上哪找您去?”]

  康太延摇了摇头,神秘的说道,“以后有缘自会相见。”

  周朋与王伟此刻哪里听得进这些像放屁一样的话,两人都恨不得跪下来哀求了。

  周朋急忙握住康太延那双皮包骨般的手,一脸谦逊的说道,“师傅,您就答应我们的请求吧,您只要答应收我们为徒,以后你想做什么我们都为你办成。”

  听到周朋的话,一旁的王伟也信誓旦旦的附和。

  到了这个份上,冯宏就知道两人应该上勾了,但却没有急着出现,因为他要彻底让周朋与王伟两人彻底疯狂,免得煮熟人鸭子不翼而飞。

  但康太延却没有就此答应两人,而是继续作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说道,“唉,实不相瞒,就是因为我当年错收了一个徒弟,才让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不是不想把我的衣钵传下去,只是我不想再重蹈覆辙。”

  王伟与周朋一时间听得满脑子疑惑,直到现在,他们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面前的神秘老是叫什么,是什么来历。

  周朋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没请教您的尊姓大名?”

  康太延一瞬不瞬的盯着一脸虔诚的王伟与周朋看了一眼,片刻后才低低的说了一句,“康太延。”

  “康太延?”周朋皱了皱眉,“貌似在哪里听过?”

  便在周朋疑惑的时候,王伟却忽然跪倒了下去,对康太延深深的行了个大礼,颤抖着声音说道,“原本真是的当年的赌神,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刚才还在您老面前班门弄斧,真是不自量力,还望康师傅恕罪。”

  听到王伟说“赌神”二字,周朋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也像王伟一般急忙拜倒在地,虔诚无比的说道,“原来是十多年前风靡一时的赌神,我们真是瞎了眼,刚才还敢对您那样,我们真是罪该万死。”

  见两人都拜倒在地,康太延也没有什么表示,却是摆了摆手,“好了,你们都起来吧,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别提了。”

  此刻的两人跪在地上的两人的身躯都在微微颤抖,赌神从来都只是传闻,而且还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王伟与周朋虽然只有三十多一些的年纪,但那时候的他们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对于这些风云人物又怎么会不知道?

  他们这么好赌,对于赌术界的赌神有一定的了解,赌神康太延就是因为十多年前收了一个徒弟,才被那个徒弟反咬一口,最终被打入大牢,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赌神康太延这个名字,如果不是康太延刚刚提起,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幸见到传说中的人物。

  虽然面前这位老头长相与印象中的赌神康太延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刚才那些神乎其神的赌术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弄出来的。

  王伟与周朋低着头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都充满了激动无比的神色,片刻后,王伟最先抬起了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一脸平淡的康太延,哀求道,“康师傅在上,我王伟在此向您发誓,如果您肯收我为徒,我一定惟命是从。”

  周朋也不甘落后,再次拜了一拜,才抬起头说道,“我也是,而且您有什么未完的心愿,我也会竭尽全力为您完成。”

  冯宏在隔壁听到几人的对话,只差没把牙齿都笑落下来,也只有像王伟与周朋这种嗜赌如命的人才会将康太延当神一样看等待了,如果换作其他人,或许提起当然的赌神,最多也就是惊叹一番,态度恭敬一些,哪里会像王伟与周朋这样五体投地的。

  但对于王伟与周朋来说,就完全是另一个概念了,如果能得到赌神康太延的亲手传授,那可是有机会成为下一任赌神的人物,就算不能,凭借那手赌术,以后想不富有都难。

  康太延似是很难做出决定一般,看了跪在地上的王伟与周朋两人,有些为难的说道,“你们先起来吧,上次的教训太惨重了,我一时间难以做出决定,这样吧,如果你们真的有诚意,把你们的电话留给我,我想通了就打电话给你们。”

  王伟与周朋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但一听到说以后想通这事,瞬间又变了脸色,不过还是王伟聪明一些,上前说道,“这样吧,您如果一时间没法决定,把您的地址以及联系方式告诉我们,我们以后一定亲自上门拜访。”

  王伟的想法倒是天真,就算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拿给了康太延,如果康太延刚出这个门就扔了,那他们不就白白错过这个天大的机会了吗?

  康太延一听,更回为难了,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没用电话。”

  “什么?”王伟与周朋同时惊呼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康太延。

  自从康太延刚进来时,他们就已经看到了康太延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也正是因为那样,王伟才让康太延先亮出钱才肯让他上桌,然而此刻再看到康太延身上那身破破烂烂的衣服时,王伟与周朋两人却再也没有一开始那种鄙视的感觉了,康太延的这身打扮完全变成了高人应有的风范。

  片刻后,王伟再次试探的问道,“那您把地址给我们,这样总可以了吧,也方便以后我们去拜望您。”

  康太延还是摇了摇头,“还是刚才那句话,把你们两的电话留给我,我以后会打电话找你们,至于我的地址,就不方便透露给你们了。”

  见王伟与周朋两人还是不肯放弃的样子,康太延继续说道,“我这样跟你们说吧,我现在老了,正想收个喜欢赌术的徒弟,你们这么有诚意,我对你们的期望很大,但我不希望你太执着,得给我一段时间考虑,明白吗?”

  康太延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王伟与周朋两人也只能悻悻的收回了殷切的目光,而后忙不迭的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抄了下来,恭恭敬敬的送到了康太延手里,而后更是将桌上那堆十万的钱双手捧到了康太延面前。

  康太延也没有客气,一把将那些钱接了过来,而后才点头说道,“好吧,我记住你们两人,王伟和周朋是吧,最多明天,我会给你们打电话。对了,别把电话关机了,让我找不到你们。”

  王伟与周朋急忙保证道,“放心吧,平时可以关机,这几天绝对不会。”

  说完后,康太延径直向外走去,王伟与周朋急忙上前护送,但却被康太延拒绝了,原本王伟与周朋要死皮赖脸的送康太延回去,但康太延只用了一句话,就将两人的盛情给冷却了下来,“我的话,你们现在就开始不听了吗?”

  王伟与周朋两人听到这句话,只得悻悻停住了脚步,眼睁睁看着传说中的赌神消失在了这间赌场里。

  冯宏知道康太延应该还没走,只是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但王伟与周朋都还没走,冯宏不想这么快就暴露目标,所以只得一直等下去。

  但幸好王伟与周朋两人在康太延走了没多久,也离开了这个赌场。

  当王伟与周朋两人离开不久后,康太延果然再次返回到了冯宏所在的那间麻将室。

  康太延刚刚进门,冯宏就哈哈笑道,“康师傅果然不愧赌神之称,这么轻易就让那两人束手就擒了。”

  康太延只是神秘一笑,“事情应该还没完吧,如果有需要,今天晚上就让他们去办那件事情,以刚才他们的态度,就算让他们背叛你口中的冯主任,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了。”

  冯宏点了点头,“好吧,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让反而会激起他们的反弹,等明天再说。”

  说完后,冯宏与周朋两人也离开了那个小赌场。

  不久后,冯宏就带着康太延再次回到了客来宾馆,原本冯宏还有些害怕这间宾馆的服务差了一些,但周围也只能找到这么一家宾馆了,而且康太延也执意要来,冯宏才将康太延像请神一样的请到了客来宾馆。

  来到宾馆后,冯宏立刻给康太延开了一间大房,而且还冒昧的问要不要美女相陪,康太延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这么一把年纪了,就算有美女,也只能看不能上。”

  冯宏尴尬的岔开话题,“以您这种手段,我真有些想不通,您为什么会为了那区区几万块钱助我?”

  康太延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是道上的规矩,如果你对这方面不了解,我也不多说了,还有,如果你在牢中呆上十多年,你会明白我的感受的,”

  冯宏没有再问什么,只是与康太延商量了一番明天早上约见王伟与周朋两的事情,冯宏就离开了客来宾馆。

  当冯宏离开客来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冯宏一时间又不想回去,再加上为王伟与周朋两人的事情忙碌了这么一晚,冯宏也实在太累了,心里想着要去哪个女人的温柔乡里入眠。

  冯宏第一个就想到了钟洁,但片刻后又否决了,因为钟洁此刻可能还在照顾他老公呢,怎么可能会陪冯宏一夜春宵。

  之后冯宏又想到了李兰,但想想冯宏还是觉得算了,这妮子跟他的时间太长了,没新鲜感,还是换别的。

  片刻后,冯宏又想到了杨露,一想起杨露那张清秀的面孔,再加上她那身苗条的身材,冯宏的下身又开始充血了。

  想到这里,冯宏心里不禁得意的笑道,“女人,还真是越新鲜越好。”

  为了防止自己吃闭门羹,冯宏还是掏出手机先给杨露打了个电话,然而令冯宏沮丧的是,杨露的电话居然是关机的。

  冯宏一时间恨得牙痒痒,然而越是如此,冯宏下身的动静也就越大,只是将自己与杨露那天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下身又开始顶起了小帐蓬。

  冯宏无奈,只得继续寻找合适的猎物。

  翻着翻着,冯宏终于把目标定在了一个名字上,吴飞飞。

  要说到新鲜,吴飞飞也算是一个了,直到现在为止,冯宏也才与她有过两次负距离的接触。再者,冯宏一想到刚才自己才搞定王伟与周朋的事情,正好可以借着这样的事情打上门去。

  冯宏嘴角露出一丝淫笑,立刻拨出了电话。

  片刻后,电话里果然传来了吴飞飞慵懒的声音,“喂,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冯宏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现在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找你商量,你在家吗?”

  冯宏的话虽然郑重无比,但了解冯宏的吴飞飞第一时间就警惕的说道,“你想干嘛,难道还想现在来我家不成?”

  冯宏见吴飞飞这么警惕,只得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我刚才已经把王伟与周朋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了,但还有些事情需要你亲自处理才行。”

  吴飞飞继续警惕的说道,“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早上再说吧。”

  冯宏下身那么急,怎么可能等到明天早上?

  于是冯宏故作焦急的说道,“明天早上就来不及了,如果明天早上等王伟和周朋来上班,我刚才的努力都白费了,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才忙到现在都还没有休息呢。”

  冯宏的话刚付出,电话里的吴飞飞却沉默了片刻,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片刻后,电话里才传来吴飞飞的声音,“好吧,这么晚了,我就不出去了,你来我这里吧。”

  冯宏就只等这句话了,立刻兴奋的说道,“好,我马上来。”

  说完,冯宏立刻挂了电话,兴匆匆的打了辆的车,直奔吴飞飞家而去。

  一路上冯宏不断在想,以后一定要找机会让杨露安分下来,至少要达到自己什么时候有需要都能随时迎接的地步,不然冯宏心里还真是不甘。

  不过想想冯宏就自嘲的笑了笑,人是最善变的动物,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就像现在的蒋宁,冯宏除非在无处发泄的时候才会想到她,因为蒋宁已经跟冯宏不知道有过多少次交合,冯宏都已经腻了。

  但对于其他没有尝够滋味或者还在半妥协状态的女人,冯宏心里就特别容易兴奋与冲动。

  正在冯宏想入非非之际,的车却已经停了下来。

  冯宏急忙付了钱下车,而后匆匆向楼上跑去。

  片刻后,冯宏就来到了吴飞飞的门前,在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后,冯宏终于敲响了吴飞飞的门。

  冯宏还以为会等很长时间,但刚刚敲响门,门就开了,只见穿着一身睡衣的吴飞飞正站在门后,一手拉着门,一手还在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

  见到吴飞飞穿着睡衣的样子,冯宏心里不禁一荡,看来自己来得真是时候,平时想看吴飞飞穿其他衣服一眼都没机会,没想到今天居然能看到这么吴飞飞这么妖娆的一面。

  看到冯宏的目光不断在自己身上打量,吴飞飞脸上立刻就阴沉了下来,作出一副就要关门的样子,嗔怒道,“如果你再这样看着我,那就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冯宏急忙一把抵住了吴飞飞想要关上的门,嘿嘿笑道,“好,不看就不看,比这更明显的我都看过,也不在乎隔着衣服多看两眼。”

  说着,冯宏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然而冯宏刚进门的刹那,又再次被吴飞飞制止住了,“先换拖鞋。”

  冯宏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却还是乖乖的换上了拖鞋,一边换着拖鞋,冯宏一边说道,“就你这里最麻烦。”

  吴飞飞一听,眉头顿时又蹙了起来,“难道你去别的女人那里不用这么麻烦?”

  冯宏心里一跳,急忙口观鼻、鼻观心,正色说道,“哪有的事情?我是说进你这屋子最麻烦,我家里都不用换拖鞋的。”

  看见吴飞飞放松的脸,冯宏才暗暗松了口气,今天早上跟李兰在医院里已经闹出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冯宏虽然蹿得快,但杨露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冯宏还真怕这件事情也传到吴飞飞的耳朵里。

  换了拖鞋后,冯宏与吴飞飞一起来到了客厅里。

  刚一到客厅,冯宏就像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软倒在沙发上,喃喃道,“我今天为了王伟与周朋这两个王八蛋,忙了整整一个晚上,我太累了。”

  看到冯宏疲惫的样子,吴飞飞不禁有些哑然失笑,“你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我处理吗?先说出来再睡吧。”

  冯宏一听,立刻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吴飞飞这话应该是想让自己在这里过夜的意思,冯宏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嘿嘿笑道,“你猜我今天请到了谁?”

  吴飞飞摇了摇头。

  冯宏继续一脸神秘的说道,“说出来你肯定不相信。”

  吴飞飞不耐烦的催促道,“还说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现在还在拖拖拉拉,我看你是另有目的才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