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脱光光
( 本章字数:11709 更新时间:2013-7-18 21:43:00 )

  冯宏尴尬的笑了一声,也不在意,继续笑着说道,“我今天请到的那个赌手居然是十几年前风光无限的赌神康太延。”

  吴飞飞听后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你开什么玩笑,康太延不是十多年前就犯了重罪坐牢了吗?”

  对于这一点,冯宏倒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但为了吸引吴飞飞的“性”趣,冯宏不得不鼓足了劲,一味的吊吴飞飞的胃口,冯宏直说得唾沫横飞,将刚才康太延对付王伟与周朋两人的震撼场景夸大了无数倍。

  越说越兴奋,说到后来,冯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然而故事总有个结尾,冯宏虽然成功的吊起了吴飞飞的胃口,但冯宏的故事也到此就精彩落幕了。

  听完了冯宏的叙述,吴飞飞在惊讶片刻后,突然皱起了眉头,“你说了这么多,十万火急的事情又是什么呢?”

  吴飞飞的话一出,冯宏一时间哑口无言,那十万火急的事情不就是冯宏一贯崇拜的男女之事吗?但冯宏又不敢直白的说出来,脑海里瞬间百念急转,片刻后,居然让冯宏想到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我来就是想让你明天早上起早一些,至少要在王伟与周朋两人上班之前去我们绝好了的地点,不然就算赌神康太延说服了王伟和周朋,他们又怎么会相信我一个小小的秘书的话呢?你得亲自出面才行,有了你这个院长做后台,他们投到我们这个阵营,也有信心得多。”

  吴飞飞沉默了片刻,终于轻轻点了点头,“好吧,我明天就亲自出面。”

  便在吴飞飞沉默之际,冯宏的目光终于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因为吴飞飞穿着的睡衣有些单薄,而且还有些透明,虽然很模糊,但冯宏的超极好的狼目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吴飞飞那身裹在睡衣里的娇躯。

  最让冯宏流连忘返的是,吴飞飞似乎也没穿内衣,胸前那对突起的双峰上,两颗豆粒隐约可见。

  “就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不纯”,吴飞飞白了冯宏一眼,急忙用手遮住自己胸前的睡衣。

  到了现在,冯宏也没有再隐藏自己的狼子野心,嘿嘿笑道,“我今天已经忙了一天了,难道你不准备奖赏我一下?”

  吴飞飞捂着胸口的手下意识的捂得更紧了一些,脸上顿时泛起了两片红晕,嗔怒道,“冯宏,你别太得寸进尺。”

  冯宏摇了摇头,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而后缓缓向吴飞飞走去,一边说一边说道,“现在已经是午夜了,而且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果不发生点什么,连老天都看不下去。”

  吴飞飞虽然故意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但心里确实已经有些意动了,早在冯宏打电话给她时,她就已经作好了献身的准备,此刻作出这副模样,不过是掩饰自己的羞涩而已,见冯宏向自己一步步逼来,吴飞飞又羞又怒的说道,“冯宏,你别乱来,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把你赶出去了?”

  吴飞飞声音虽然严厉,但却没有回避,只是怔怔坐在沙发上。

  冯宏自然也看得出吴飞飞已经动心了,不禁在心里得瑟了一番,叹了口气说道,“何必呢?何苦呢?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乃至第N次,这一点你应该早就想到了吧。”

  “你……”,吴飞飞原本还想故意挣扎两下就投降,但没想到冯宏的话居然这么直白,一时间顿时让她又惊又怒。

  冯宏嘿嘿笑道,“好了,你就乖乖的听话,免得我把你弄疼了。”

  冯宏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已经来到了吴飞飞面前,也不管吴飞飞难看的脸色,一时间就扑了上去。

  吴飞飞吓得尖叫了一声,就准备抽身而退,但冯宏又怎么会给她机会,三两下便剥开了吴飞飞的睡衣。

  而吴飞飞,确实也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彻底妥协了,任凭冯宏施为。

  片刻后,吴飞飞的客厅里便回荡起了畅快淋漓的呻吟声。

  经过一场激烈的肉战,冯宏与吴飞飞才同时萎靡倒在沙发上。

  完事后,吴飞飞原本不想让冯宏进入她的卧房的,但始终拗不过冯宏那死皮赖脸的厚脸皮,没办法,吴飞飞只得让冯宏如愿以偿的进入了自己的温柔乡。

  冯宏原本想多来几次的,但或许是因为今天太累了的原本,居然在那一次之后就沉沉睡去,所以那剩下的几次也只能在梦里进行了。

  第二天冯宏还没醒来,便被一阵刺耳的闹钟铃声惊醒,冯宏迷蒙着睁开双眼。

  在睁开眼睛的刹那,冯宏只见到一身休闲服的吴飞飞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你不是说今天早上约好了地点吗?快起来了。”

  看到吴飞飞这身服饰,冯宏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睁大眼睛问道,“你就穿这身衣服出去?”

  吴飞飞诧异的看了冯宏一眼,“怎么了?不行吗?”

  冯宏嘿嘿笑道,“行,当然行,只是我从来没见你外出时穿过别的衣服,觉得有些意外而已。”

  “你不喜欢?”吴飞飞嘴角牵起一丝笑意。

  冯宏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好不容易见到吴飞飞脱掉了那身上班服,冯宏哪里会不喜欢?

  “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呢,难道是因为昨晚我太用功,才让你改变的?”

  吴飞飞没好气的瞪了冯宏一眼,“你再敢胡扯,我换衣服去了。”

  冯宏急忙拉住吴飞飞的手,制止道,“好了,别,我就喜欢看你穿这身衣服,你等我一下,我去洗一下,马上就好。”

  说完,冯宏径直向浴室里走去。

  然而刚走没几步,冯宏就诧异的回头,“有没有给我准备牙刷之类的?”

  吴飞飞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敢情是默认了。

  看到吴飞飞的样子,冯宏就知道那些东西应该是准备好了,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暖意,女人无论任何时候都比男人细心,这些冯宏直到现在才想到,但吴飞飞却早就已经想到了。

  昨晚冯宏来得那么晚,也没见吴飞飞出去过,这些东西又是怎么来的?

  想到这里,冯宏疑惑的推开了浴室的门,然而刚走进浴室的刹那,毛巾、牙刷这些洗刷用具全都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梳妆台上。

  看到这些,冯宏不禁想到一种可能,“难道吴飞飞很早就准备了这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吴飞飞应该早就期待自己与她同床共枕了,只是一直都没什么表示而已。

  想到这些,冯宏心里更是一阵兴奋,看来以后在吴飞飞面前都不用再顾忌什么了,随时可以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半个家一样,什么时候想来都行。

  洗刷好后,冯宏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才与吴飞飞一起向楼下走去,不过冯宏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并没有去开那辆院长专用车,而是直接打了辆车向客来宾馆而去。

  当冯宏与吴飞飞来到客来宾馆时,才凌晨七点半。

  因为医院的上班时间一般都是早上八点,所以这个时间王伟与周朋应该都还没到医院。

  刚走进宾馆的刹那,吴飞飞就有些扭捏了起来。毕竟堂堂一个医院的院长,却与自己的秘书来到宾馆,这要是被熟悉的人看到,肯定又会传出什么疯言疯语。

  吴飞飞拘谨的姿态冯宏自然注意到了,冯宏自然也知道吴飞飞在担心些什么,开口安慰道,“放心吧,现在这么早,不会有人看到的,再说了,你又不是来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算别人看到,又能说些什么。”

  吴飞飞虽然点头,但那种不自然的感觉却没有因此而消散半分。

  直到冯宏强行将她拉上了楼,吴飞飞才长出了一口气。

  片刻后,冯宏终于带着吴飞飞来到了昨晚给康太延开的那个房间门前。

  吴飞飞指了指面前的房间,有些激动的问道,“赌神康太延就住在这里?”

  也难怪吴飞飞会这么紧张,换作谁见到了当年的赌神都会有这种反应。

  冯宏点了点头,也没过多在意吴飞飞的惊讶,便伸手敲响了康太延的门。

  片刻后,门终于打开了,门打开的瞬间,确实露出了康太延那身瘦骨如柴的身躯,康太延在见到冯宏的时候,只是淡淡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进来吧。”

  吴飞飞睁大眼睛打量了眼前的老人,一时间那张樱唇小嘴都张成了O型,昨晚虽然就已经听冯宏说起过康太延如今的样子,但在亲眼见到的瞬间,还是让她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眼前的老人跟十多年前的赌神康太延简直看不出有一丝联系。

  然而在吴飞飞还没有回过神来时,就已经被冯宏强行拉了进去。

  冯宏一进屋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康师傅,您看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康太延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给我个电话,我给那那两人打个电话,让他们马上到这里来。”

  冯宏点头,立刻从兜里掏出了个手机,但那个手机却不是冯宏的,而是一个全新的,因为冯宏不想还在电话里就让王伟与周朋怀疑,毕竟都在同一家医院里工作,冯宏不知道王伟与周朋会不会知道自己的号码。

  康太延接过手机,而后按照昨天王伟与周朋抄来的手机号码拔了出去。

  冯宏与吴飞飞静静的在旁边等待,冯宏倒还算沉静,吴飞飞则一个劲的打量面前的老人,虽然心里疑惑无比,但却一直不敢开口询问。

  片刻后,电话果然通了,然而康太延只说了一句话,“你们两现在就到客来宾馆506号房来。”

  说完这句话,康太延就挂了电话,而后将手机递给冯宏。

  不过冯宏并没有接过,而是推了回去,笑着说道,“康师傅既然没手机用的话,这个就送给您吧。”

  康太延没有客气,径直将手机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

  吴飞飞见冯宏与康太延都没有说话,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们就在这里等吗?”

  冯宏摇了摇头,“不,我们去别一间等,免得把王伟与周朋吓跑了。”

  康太延也点了点头,看了冯宏一眼,“这手机上应该存有你的号码吧,你们先到另一边等,事情一成,我马上给你打电话。”

  冯宏点了点头,不再多说,拉起还在一愣一愣的吴飞飞就向门外走去。

  冯宏自然选择了一间距离这里较近的房间,从这里,冯宏与吴飞飞可以清晰的观察到走廊里的一切动静。

  不久后,王伟与周朋两人果然屁颠屁颠的来了,不过看他们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在接到康太延的电话后,是以什么样的速度赶来的。

  王伟与周朋在辨别了一下房号后,终于找到了506号房,两人欣喜若狂,立刻正了正衣襟,作出一副庄严无比的神色,才终于敲响了506号房的门。

  房门应声而开,果然传来了康太延的声音,“你们来了,很好。”

  只听王伟与周朋连连点头哈腰,一别敬重到了极点的样子,在得到康太延的允许后,他们才进入了康太延的房间内。

  当门关上后,里面的声音也从此被隔绝了,吴飞飞不禁皱了皱眉,“你确信那个人就是曾经的赌神康太延?”

  冯宏哑然失笑,“刚开始看到他时,我也不相信,但在看到他那些神乎其神的绝技后,我也不得不承认啊。”

  吴飞飞脸色凝重的说道,“那你就相信他真的会帮我们?”

  此话一出,冯宏也沉默了,吴飞飞所担心的冯宏也不是没有想过,以康太延的身份与地位,别说几万块钱,就算再翻几倍都不会被他放在眼里吧。

  但昨天冯宏也因为这样的疑虑而试探性的问过康太延,不过康太延却只是不明不白的说了一些什么“道上的规矩”,还有“如果你也去牢里呆上十多年,你会明白我的感受的”这句让冯宏听得莫名其妙的话。

  此刻听吴飞飞再次提起,冯宏不得不慎重考虑这种可能,王伟与周朋两人是否能够站到自己的阵营关系到冯宏的前途,容不得冯宏有半点马虎。

  不过冯宏思来想去,还是没能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也只得等待了。

  正在冯宏与吴飞飞等得不耐烦之际,冯宏的电话终于响了,打来的果然是冯宏送给康太延的那个手机号码。

  冯宏没有接电话,直接挂掉后带着吴飞飞向康太延的房间走去。

  当冯宏准备伸手敲门时,门就已经开了,开门的却不是康太延,而是周朋。

  周朋在见到冯宏与吴飞飞的刹那,两只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然而康太延似乎已经把冯宏与吴飞飞的存在告诉了两人,周朋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就平静了下来,“你们果然在这里。”

  看到周朋,冯宏心里直有种想一拳砸到他面门上的冲动,那天就是因为周朋,才让冯宏与李兰在医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

  不过冯宏却强忍了下来,心里暗想,“等这件事情过了再好好收拾你。”

  这些念头也只是在冯宏的脑海里急转了一下,冯宏就笑了起来,“我们当然在这里,先让我们进去再说吧。”

  周朋并没有阻拦,让冯宏与吴飞飞向房间里走去。

  恭敬的站在康太延身前的王伟见到冯宏与吴飞飞后,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但片刻间却又恢复了平静,低声说道,“康师傅昨晚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原本是你们请他老人家出的山。”

  冯宏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正是。”

  周朋在看向冯宏与吴飞飞时,眼中还隐约可见一丝敌意,但冯宏倒不在意这些,冯主任对他们也算是恩重如山,想让他们一下子就诚意诚意的投到自己的阵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为了节省时间,冯宏径直说道,“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刚才康师傅应该把事情都跟你们说了吧?”

  王伟点了点头,而后又看了康太延一眼,“师傅,希望您刚才的承诺是真的,我们可以尽力帮助冯秘书与吴院长。”

  康太延表面上古井无波,“好了,我话只说一遍,做不做在于你们,我就先走了,剩下的事情我也不再参与,你们能协助冯宏把事情完满完成,我答应你们的事情也一定会到到,难道我的话你们都不相信吗?”

  周朋急忙陪笑道,“赌神的话,我们怎么会不相信呢,放心吧,有师傅的承诺,我们一定帮助冯宏做好那些事情。”

  “嗯,那好,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后,康太延直接向宾馆外走去。

  康太延临走时,冯宏才突然想起自己答应过的报酬还没有给康太延,于是对吴飞飞使了个眼色就跟了出去。

  吴飞飞会意,而后开始与王伟、周朋两人密谋起了对付冯主任的下一个步骤。

  而此刻的冯宏,已经与康太延走到了客来宾馆的门外。

  冯宏从兜里掏出了原先准备好了的五万分块钱递给了康太延,而后疑惑的问道,“康师傅,不知道您可否告知刚才您都答应了王伟与周朋什么要求?”

  康太延也没客气,从冯宏手里接过钱后,依旧神秘的笑了笑,却并没有说话。

  冯宏心里的疑惑更甚,追问道,“难道您真的答应收他们为徒?”

  康太延摇了摇头,“虽然我已经算是金盆洗手,不再过问江湖中的事情,但想做我的徒弟,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可是您刚才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康太延露出一个阴森的笑道,“嘿嘿,我没说要收他们做徒弟,但却答应传授他们一招半式。”

  “什么?”冯宏立刻惊讶了起来,但也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您如果真的答应了他们,要是以后他们用你传授的技艺危害社会怎么办?”

  康太延脸上的阴笑更甚了,“我是答应过,但现在不是还没传授给他们么?而且谁说我答应了就必须要做到?”

  此话一出,冯宏立刻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康太延,这纯粹就是耍流氓无赖啊,就算冯宏平时干尽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此刻也有些哭笑不得,毕竟眼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曾经掀起无边风云的赌神,冯宏万万没有想到曾经的赌神居然也会耍出这么无赖的一招。

  惊讶了许久后,冯宏才小心翼翼的说道,“您可是赌神啊,说话也可以不算数吗?”

  康太延满是皱纹的脸上却笑得更开心了,“看来你还没有理解什么叫赌术啊,所谓的赌术,就是骗人的东西,我曾经当了那么多年的赌神,几乎每一场赌博都在骗人,骗了那么多年,难道还会在乎这一次?”

  听到这话,冯宏只差没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康太延嘿嘿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那些牌技很不可思议?”

  冯宏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康太延。

  康太延又是一阵阴笑,“你看到的那些,不过是晃子而已,我也是正常人,有血有肉,哪里会凭空变出来,这一切不过是像变戏法一样,熟能生巧罢了。”

  冯宏也早就想到这些,不过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有些惊恐的问道,“你不会也在骗我的吧?”

  冯宏的话一出,康太延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冯宏,片刻后才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也太不相信我了吧?”

  冯宏抹了把冷汗,尴尬的说道,“不是我不相信您,而是刚才您的话简直太让我震惊了。”

  康太延嘿嘿一笑,“放心吧,虽然我一直在骗人,但至少在那两人为你们办完这件事之前,我不会骗你,而且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都拿了你这么多钱,除了昨天你给我的那五万,今天又给了我五万,加起来也有十万了,我想这十万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小数目吧?”

  冯宏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何止不是小数目,他冒着坐牢的危险从前任院长那里前后勒索了五十五万,为给李兰的父母还债,已经用了十二万,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消费,那些钱也就只剩下四十万不到了,这个数目对于现在的冯宏来说,确实不是小数目。

  原本冯宏给答应给康太延五万的酬劳,但钱都已经给了康太延,冯宏也不可能还要回来,只能装作一脸的无所谓,大大咧咧的说道,“虽然不是小数目,但能请到赌神出手帮忙,也算是让我大开眼界了,花这些钱值、值……”

  其实冯宏这么说,也还担心另一点,如果太吝啬的话,冯宏还真担心康太延一怒之下,中途反悔,那冯宏的一场努力就白费了。

  至此,冯宏不得不感叹这些人吃得就是香,随便露两手,就从冯宏手里夺走了十万,这钱要是放在平常人的手里,可是一笔巨款啊。

  送康太延上车后,冯宏才返回了客来宾馆。

  但当冯宏来到客来宾馆时,吴飞飞已经跟王伟、周朋两人谈妥了。

  看着王伟与周朋躲闪的眼神,冯宏就知道他们应该是有些难以面对冯主任,于是出言安慰道,“放心吧,有院长做后台,你们的选择不会错,跟着院长总比跟着冯主任强多了吧?”

  王伟只是尴尬一笑,“这个当然、当然。”

  然而两人似是再也呆不下去,在保证会将那张前任院长给冯宏打款的凭条弄到手后,就匆匆离开了。

  当两人离开后,冯宏才急切的问道,“你跟他们怎么说的?”

  吴飞飞满脸兴奋的说道,“看来那个老头还真是赌神康太延不假,以刚才王伟与周朋的态度来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在得到确认后,冯宏心里一直悬起的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深吸了口气说道,“这样就好,我们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

  看到冯宏摩拳擦掌的模样,吴飞飞没好气的说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你急什么,要是中途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就全盘皆输,还是小心为妙。”

  冯宏连连点头,而后一脸坏笑的盯着吴飞飞,“这点我知道,我只是在想冯主任从这家医院离开后,由谁来担任他的位置比较好?”

  吴飞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么快就惦记着人家那个位置了?”

  冯宏也不隐瞒,一脸兴奋的说道,“我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如果你不给我想法办弄到那个职位,我就跟你急。”

  吴飞飞白了冯宏一眼,“先把冯主任整下台再说吧,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而且冯主任这个位置不是人人都能坐的,你毕竟刚来小宁医院工作不久,资历就远远不够,只要冯主任一下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破了头颅呢。”

  冯宏一听这话,兴奋的神色顿时萎靡了下来,而且故作出一副幽怨的表情说道,“还资历?你才来就当院长了呢,这又怎么说?”

  吴飞飞也被冯宏的表情逗乐了,一时间掩嘴呵呵笑个不停。

  看到吴飞飞巧笑嫣然的妩媚动作,冯宏的体内无由来又是一荡,一股邪火毫无征兆的蹿到小腹下,只是片刻间,冯宏的下身便顶起了一个小帐蓬。

  看到冯宏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模样,再看到冯宏下身顶起的小帐蓬,吴飞飞就知道冯宏又在想些什么,瞬间从床边站起就要向外逃蹿。

  但没蹿出几步,就被冯宏这条饿狼给强行拘了回来。

  吴飞尖叫道,“上班时间都已经过了,等一下迟到了怎么办?”

  冯宏嘿嘿笑道,“你都说上班时间已经过了,去晚一些也没什么影响,我们还是办完这十万火急的事情再走吧。”

  “你……”

  吴飞飞还想说什么,但接下来的话就变成了惨绝人寰的求饶声。

  冯宏似乎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动作既粗暴又精准,只是片刻间,就将吴飞飞那身休闲服给脱了个精光。

  脱光的刹那,吴飞飞那身嫩白光滑的胴体便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了冯宏的视线里。

  但吴飞飞却还有怒骂,“冯宏,你真是个禽兽。”

  冯宏一脸无所谓,“原本我是个正人君子的,但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做一回禽兽不如的事情了呢。”

  说着,冯宏再次如饿狼般扑了上去,片刻后,房间里就传来了阵阵痛苦、并快乐着的哼唧声。

  刚刚将王伟与周朋两个人拉到了自己的阵营里来,冯宏一时间心情大好,居然与吴飞飞在房间里缠绵了一个小时,才终于疲惫不堪的穿衣向医院赶去。

  去医院的路上,吴飞飞一直阴沉着脸,冯宏已经陪了很多次笑脸,但每一次都会被吴飞飞无情的泼冷水。

  直到快要到医院大门口时,吴飞飞才突然开口道,“冯主任给你的时间也只剩下两天了吧?”

  冯宏点了点头,说到正事,冯宏一改之前的嘻皮笑脸的姿态,郑重无比的说道,“是只有两天,不过王伟与周朋两人只要办事效率够快,这两天应该足够了。”

  见到冯宏严肃起来,吴飞飞也没有再为刚才的失身而耿耿于怀,也正色道,“好吧,希望他们能够从冯主任那里尽快得到那张凭条,如果今天晚上还没结果,我看你有必要让那个赌神再次催促一下。”

  冯宏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与吴飞飞保持了一定距离才大步向医院里走去。

  因为到了医院门口,几乎所有人都认识院长,不但冯宏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与院长之间的亲密关系,吴飞飞更是不想别人知道她这个已婚女人和冯宏之间的关系。

  所以冯宏与吴飞飞这个院长之间的距离就像两个陌生人一般,吴飞飞上前了五分钟左右,冯宏才不紧不慢的向医院里走去。

  然而当冯宏走到医院里的刹那,却突然听到隔壁的急诊楼里传来的冯主任的声音,“冯宏,过来一下。”

  听到冯主任的声音,冯宏心里顿时悚然一惊,暗想冯主任不会是知道了王伟与周朋已经被自己收买了吧?

  但想归想,冯宏并没有因此而露出半点异样,转过身对冯主任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而后依言向急诊楼走去。

  冯主任就倚在急诊楼前一个门上,此刻四下无人,冯主任眼中满是冰冷之色,一瞬不瞬的盯着向他走来的冯宏。

  当冯宏走得近了,冯主任的冰冷的说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冯宏正想开口说什么,但冯主任却又再次抢先说道,“我不想听到什么借口之类的话,更不想听到什么不满意的答案。”

  冯宏故作一脸为难之色,支支吾吾的说道,“冯主任,这事急不来,我这几天也一直都在想办法。”

  冯主任冷冷的盯着冯宏的双眼看了很久,似是要让冯宏在自己这双眼眸的威慑下臣服一般,片刻后才说道,“院长不是才在你之前几分钟到来,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院长刚刚才到医院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冯主任更是露出一副神秘莫测的冷笑。

  冯宏很配合的颤抖了一下身躯,而后急忙避开了冯主任的那双很有“威慑力”的双眸,然而听到冯主任的话,冯宏不惊反喜,顿时心生一计,故意环顾了周围一圈,见没有其他人后,才凑到冯主任的耳边小声说道,“冯主任,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我就不瞒你了,院长刚才确实是跟我在一起。”

  听到冯宏的话,冯主任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丝精光,催促道,“那你刚才还说事情没办成?”

  冯宏扼腕叹息道,“原本我是准备要把那个老女人搞到手了的,但后来不知道是谁给她打了个电话,就让她给逃了出来,之后我就跟随她向医院走来,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

  冯主任狠狠的瞪了一眼冯宏,又惊又怒的低喝道,“你怎么搞的?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就这样放过了?”

  冯宏尴尬一笑,“不是我的本意啊,我连摄像头都准备好了,只要她一上当,我就可以圆满的完成任务,但偏偏在我准备脱她衣服的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她只是接了个电话,就自顾跑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冯宏不想和冯主任继续在这里嚼舌根,在冯主任还没开口之前,又说道,“不过冯主任请放心,既然我都能和她走到这一步,要不了多少时间,我就能让她乖乖的臣服在您的石榴裙下。”

  “什么?”听到冯宏将他一个大男人说成了石榴裙,冯主任立刻倒竖起了双眉。

  冯宏兵了把冷汗,急忙改口,“哦,错了错了,是淫威之下,呃……也不对,是威严、威严。”

  冯宏那一张陪笑的脸果然骗过了冯主任,冯主任在看到冯宏确实不像说谎之后,才志得意满的大踏步走向他的办公室走去。

  当冯主任离开后,冯宏的双眸才冷了下来,咬了咬牙,暗暗咒骂道,“这个老东西,如果智商也仅仅只有这么高的话,看来也猖獗不了几天了,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样的表情。”

  说完,冯宏也继续向里走去,不过冯宏并没有去院长办公室,而是去了外科部,他想去看看今天外科部将昨天他与李兰的事情闹到了什么程度。

  然而当冯宏走进外科部时,外科部里的所有人都忙得一塌糊涂,就连咨询台的许嫣然也跟着跑上跑下,就连见到冯宏也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

  见到这一幕,冯宏不禁有些诧异,“难道外科部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冯宏原本想找个人问问,但见谁脸上都一副焦急无比的样子,冯宏还真不好拉住谁询问,所以冯宏径直走向了外科部的办公室,或许只有亲自去问李兰了。

  片刻后,冯宏就来到了外科部的办公室门口。

  但当冯宏见到外科部办公室里的情景时,顿时吓了一跳,因为办公室里正有几名医师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医师在询问着什么,李兰便是站在旁边的其中一位,而躺在地上那名医师,则是之前少妇钟洁苦苦哀求而无动于衷的张医生。

  冯宏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张医生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样子,冯宏脸上不禁生起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看来医院里正在忙碌的这些人应该是为了这事。

  仔细听了片刻,冯宏终于听出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原来张医生刚才还好好的在上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倒地抽搐,只是片刻间就莫名其妙的断了气。

  现在整个外科部都沸沸扬扬,一个医院的医生都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病人又怎么能安心在医院里就诊?

  所以消息也在第一时间封闭了,外科部急忙派人通知了医院的高层,就连冯宏这个医院的工作人员也被第一时间赶了出来。

  由此可见,外科部那些人从始至终都没把冯宏放在眼里,虽然知道冯宏与院长的关系不浅,但紧急时刻,他们驱赶冯宏时就像驱赶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般。

  冯宏心里暗恨,一时间对权力与财富的追逐之心不禁又强烈了几分。

  被赶出了外科部,冯宏只得悻悻来到院长办公室。

  然而刚来到院长办公室,就看到吴飞飞一脸紧急在打着电话。

  “不行,必须要彻底查清楚,嗯,我知道了,好,一定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还有……”

  看到吴飞飞那紧张的神色,冯宏就知道吴飞飞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过冯宏没有打扰,只是皱着眉头在一旁等待吴飞飞。

  片刻后,吴飞飞终于挂了电话,但在挂完电话的瞬间,吴飞飞却踉跄了一下,差点就晕倒在地。

  冯宏急忙几个箭步冲了上去,扶住摇摇欲坠的吴飞飞,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吧?”

  吴飞飞摇了摇头,扒开冯宏的手,自顾强行站稳身体,一脸凝重的说道,“没想到医院的工作人员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对于我们医院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打击。”

  看着吴飞飞那双虽然焦急,但却沉稳无比的脸色,冯宏一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对吴飞飞还是不够了解。

  真的到了危急关头,这个女人才会展现出令许多男人都汗颜的稳重与能力,这可能也是她这么年轻能当上一院之长最根本的原因吧。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