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冯主任下台
( 本章字数:11499 更新时间:2013-7-18 21:44:00 )

  冯宏皱眉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吴飞飞伸手抵在双眉之间,“还能怎么样?先查出结果再说,根据张医生之前的病历,他并没有什么大的病情,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偏偏还在这种关键时刻,真是伤透了脑筋。”

  冯宏缓缓走上前,就准备伸出手将吴飞飞搂到怀里,但吴飞飞却瞬间避了开去,眼中充满了郑重无比的神色,“现在别闹。”

  虽然冯宏跟吴飞飞的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密切,但突然间看到吴飞飞这般郑重其事的样子,冯宏竟意外的没有强行伸出手。

  办公室里的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再说话,场景霎时间有些沉闷。

  便在这时,冯宏的手机突然响了,在这空旷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清晰,瞬间也将沉默的两人惊醒了过来。

  冯宏拿出电话一看,居然是王伟打来的。

  冯宏将王伟的手机拿到吴飞飞面前让她看了一眼,吴飞飞看到后也疑惑了起来,“他现在打电话来干什么?”

  刚说完这句话,吴飞飞像是想起了什么,惊呼道,“难道他们已经拿到你那张凭条了?”

  冯宏刚才也是这种想法,但没有确定之前,冯宏也不敢下结论。

  刚接通电话,冯宏就有些焦急的问道,“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电话里的王伟却说道,“还没有,不过我却发现了另外一件更加重要的秘密。”

  听到王伟说没有的时候,冯宏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但听到后面那句话,冯宏立刻就皱起了眉头,现在事情已经出得够多了,他可不想还出现什么意外。

  “到底什么事?”

  电话里立刻传来了王伟凝重无比的声音,“刚才外科部的张医生不是死了吗?”

  听到这句话,冯宏心里顿时一跳,“你发现了什么?”

  王伟一时间没有说话,在冯宏催促了片刻后,电话里传来王伟低低的声音,“因为张医生的死跟冯主任有关。”

  “什么?”此话一出,冯宏的双眼立刻睁大了起来,“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伟将自己的所发现的事情小声叙述了一遍,因为王伟也在医院,害怕虽人听到,将这些事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当挂完电话后,冯宏的脸色顿时露出兴奋无比的神色,对面前一脸疑惑的吴飞飞激动的说道,“哈哈,就算王伟与周朋没能拿到那张凭条,我们也能将冯主任一举拿下了。”

  看到冯宏激动无比的脸色,吴飞飞似是也被感染到了,从刚才黯然的情绪中恢复了过来,催促道,“别吊畏口,到底什么事?”

  冯宏神秘一笑,“因为你刚刚担心的事情正是跟冯主任有关。”

  “怎么说?”

  冯宏找了张椅子坐下,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知道冯主任在医院里都干了些什么吗?他为了拉拢医院里那些人一起对付你,居然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刚死的张医生就是他这两天要拉拢的对象。”

  吴飞飞疑惑的看了冯宏一眼,“是王伟说的?”

  冯宏点了点头,“不错,刚才王伟说了,冯主任原本想拉拢这些人,但张医生三番五次拒绝,冯主任在小宁医院里呆了二十几年,对这里的每一个人几乎都熟悉无比,其他人都答应站到他那边了,就只有张医生没识好歹,结果,冯主任给他下了一种秘密药物,才会这会不明不白的死去。”

  “你说的是真的?”吴飞飞听到这里,身躯都颤抖了一下,平时的勾心斗角也就罢了,但这种可以夺人性命的事情,吴飞飞还是瞬间吓得脸色煞白。

  冯宏眼中也有一丝不忍,虽然之前对那名张医生并没有好感,但再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没想到冯主任居然会这么狠。

  片刻后,冯宏才露出一缕了冷的笑容,“如果王伟说的话是真的,那么次冯主任这次真的玩完了。”

  吴飞飞此刻也满脸惊色,“那王伟有说找到什么证据了吗?”

  吴飞飞这么一说,冯宏倒是忘了这个问题,刚才只听到王伟说出这个惊天大秘密,却一时间忘了问。

  事不宜迟,冯宏立刻拉起吴飞飞就向准备向门外走去,“现在就去找王伟,如果他真的找到什么证据,或者可以出来当人质,那你担心的事情和我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可以一并解决了。”

  此刻吴飞飞心情大好,居然也没有反抗冯宏的粗手粗脚,但随冯宏来到门边后,才扭捏的挣脱了冯宏的手,“难道你还想这样拉着我下去让大家看到?”

  冯宏嘿嘿一笑,也随得她去,自顾上前开路,匆匆忙忙向王伟所在的五官科走去。

  不久后,冯宏终于与吴飞飞一起找到了王伟。

  此刻的王伟也正在忙得整理什么东西,见到冯宏与吴飞飞的到来,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事,又到门边左瞧右看了一番,才退到了屋里,将门锁好后,才一脸凝重的说道,“这一切都是冯主任干的。”

  冯宏摆了摆手,“我来是想问你,你可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张张医生的死与冯主任有关?”

  王伟摇了摇头,但片刻后却又点了点头,“我试试看,不过如果让冯主任发现,我可能也会步张医生的后尘。”

  说到这里,王伟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之前我和周朋还对他那么忠心耿耿,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歹毒,如果发现我们背叛了他,我想我和周朋也逃不掉。”

  冯宏心里暗笑,“蛇鼠一窝,你也不是好东西。”

  冯宏还准备将冯主任赶下台后,再慢慢收拾这两人,尤其李兰那件事情,更是让冯宏不可能放过王伟与周朋,但此刻还在关键头上,冯宏绝对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敌意。

  就在冯宏准备出言安慰王伟时,吴飞飞却已经首先开口,“放心吧,这是法制社会,他逃不掉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只要你肯为我找出证据,或者到法庭上作人质,我就可以让他不再有害人的机会。”

  听到院长已经开口,王伟脸上的惊恐之色才淡化了一些,“好,现在趁冯主任还没有发现什么,我想我应该能从冯主任那里弄到一些证据,请院长等待我的好消息。”

  说着,就准备向外走去,看来是要开始行动了。

  但王伟刚走到门边,冯宏却提醒道,“记得那张凭条,如果有机会,也一并弄来。”

  王伟点了点头,而后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王伟走后,冯宏与吴飞飞商议片刻,也离开了五官科。

  在这种关键时刻,冯宏与吴飞飞自然是回院长办公室等待消息。

  就在冯宏与吴飞飞都坐立不安时,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敲门声一响,冯宏与吴飞飞对视了一眼,而后彼此眼中都露出一丝兴奋,平日里院长办公室一般都不会有人来,今天居然敲响了,看来应该是王伟带来了什么消息。

  冯宏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且搓着双手向办公室的门走去。

  然而刚打开门的刹那,却看到了一脸微笑的冯主任站在门外。

  冯宏心里一跳,第一反应就是,冯主任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但在冯主任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后,冯宏的悬起的心才缓缓落了下来。

  只听冯主任主说道,“院长在吗?医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都在外面忙了大半天了,怎么不见院长的人影?”

  此话一出,冯宏就知道冯主任应该是借机为难吴飞飞来了。

  冯宏正准备说些好话将冯主任打发回去,但冯宏还没有开口,吴飞飞就已经抢先说道,“哦,原来是冯主任啊,进来吧,我也正在为这事忙着呢,有什么事进来说。”

  冯主任意味深长的看了冯宏一眼,而后才一步步向办公室里走来。

  然而刚走进办公室的刹那,冯主任却随手将门关了起来。

  这个动作虽然看似很随意,但冯宏知道今天的冯主任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绝不会做出这种害怕被人看到的举动。

  果然,冯主任刚一走进来,就径直走到吴飞飞面前,冷冷的看了一眼吴飞飞,才冷冷的说道,“院长,医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有心情跟你的秘密躲在办公室里谈天说地,可真是令我惊讶啊。”

  冯主任的话已经很明显了,他只差没把“谈天说地”换成了“谈情说爱”了。

  吴飞飞自然不笨,第一时间眉头就倒竖了起来,“你在说什么?”

  冯主任对吴飞飞的怒气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好了,废话我也就不跟院长多说了,我此刻来的目的,是想请问院长这事该怎么解决的,毕竟我们医院的一个医师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在医院里猝死,对我们医院的生意影响非常的大,这一点院长不会没想到吧?”

  吴飞飞点了点头,但眼神却也异常冰冷,“你以为我做这个院长是白做的吗?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如果只是想来这里对我兴师问罪,那你就来错地方了,我也正在为了这件事情想办法呢。”

  但冯主任今天像是铁了心想要让吴飞飞难堪,一脸认真的说道,“可是我都在外面忙了半天了,进来却看到你和你的秘书在这里好像很悠闲的样子,难道院长不准备给我一个解释吗?”

  看到冯主任今天异常大胆的表现,一时间心里也有些狐疑,平日里就逄冯主任在背后将吴飞飞骂得什么都不是,但至少当着吴飞飞的面,却总是笑着院长长、院长短的陪着笑脸,没想到今天他居然会直接质问起了吴飞飞,看来事情应该不简单。

  果然,冯宏才刚刚想到这里,就只冯主任说道,“经过初步调查,医院里刚死的张医生是吃了一种不知名的毒药才导致死亡,以这种推断的话,张医生应该是被人谋害至死的,而谋害张医生的人,最让人怀疑的莫过了医院里的员工,现在事情都已经宣传出去了,此刻正有大批记者堵在医院门外,院长难道不想出去和记者说明一些什么吗?”

  此话一出,吴飞飞的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原本张医生刚死时,这个消息就第一时间被封锁了,没想到还是传到了记者耳中,这下事情想瞒都瞒不下来了,如果真的曝光出去,吴飞飞少不了也要被上头一阵责骂,吴飞飞虽然是院长,但毕竟小宁医院不是吴飞飞开的,说到底,她也只是在工作而已。

  而冯主任的目的,此刻已经很明显了,他是要让吴飞飞知难而退,或者就是有求助冯主任。

  面见记者这种事情吴飞飞自然不会去,而张医生有可能被人下毒而死这种可能就更令人胆寒了,要是这种丑闻传出去,她这个院长之位都不一定能保得住。

  正当吴飞飞慌乱之际,冯宏的手机却忽然响了。

  此刻场景这么紧张,冯宏的这道铃声一出,顿时令紧张的气氛一时间缓和了一些,也将吴飞飞从火山口拉了回来。

  看到吴飞飞长出了口气的样子,冯宏也暗自松了一口气,而后快速掏出手机。

  当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冯宏的心却再次抽紧了起来,因为打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才见过面的王伟。

  看到王伟打来的电话,冯宏心里虽然有一丝小激动,但却也隐隐有些担忧,要是事情一旦办砸了,冯宏与吴飞飞两人这次真的是要输得一败涂地。

  见冯宏犹豫的样子,吴飞飞与冯主任都紧紧的盯着冯宏。

  但吴飞飞的眼神表露出来的神色却是像冯宏刚才所想的一样,又是期待又是担忧。

  而冯主任就不一样了,见到冯宏打破了他对吴飞飞的威胁,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不快,有些不满的说道,“要接电话外面接,你没看到我正在跟院长谈正事吗?”

  王伟此刻打电话来,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汇报,冯宏自然要避开冯主任,听到冯主任的话,冯宏立刻顺水推舟的说道,“嗯,那我先出去接个电话。”

  在向外面走去时,冯宏不易察觉的对吴飞飞使了个眼色,眼中的含义是让吴飞飞放心的意思。

  做完这些,冯宏便几个箭步便迈出了院长办公室。

  为了隔断声音,在走出院长办公室时,冯宏还不忘将门也一并带了出来。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冯宏按了接听键,现在可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冯宏不紧张那是假的,刚按接听键,冯宏立刻就问道,“什么事?”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王伟兴奋的声音,“找到了,不但连凭条也从冯主任的日记本里翻到,而且那些药也被我找到了一些。”

  听到这话,冯宏心里的激动简直无以言表,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你现在在哪里,如果方便的话,马上就来院长办公室,我们都在这里。”

  也不怪冯宏会这么激动了,与冯主任僵持了这么久,而且刚才还弄得那么紧张,现在一听说王伟找到了那些,冯宏哪里能不激动?那可是保住冯宏与吴飞飞最后的手段了。

  冯宏的话一出,电话里的王伟立刻回道,“好,我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后,冯宏才发现自己的心脏跳动得有些过猛,甚至比压在女人身上的时候跳得还快。

  冯宏没有再进办公室,而是向楼下走去,他要在王伟到来之前把王伟所要做一切都跟他说清楚,不然让王伟冒冒失失的闯进来,见到冯主任这个大恩人在场,恐怕王伟会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

  不过多久,冯宏无在楼梯口看到远远向这里跑来的王伟,虽然隔得很远,但王伟脸上的凝重之色冯宏却一眼就看了出来,而且此刻的王伟手里,还紧紧握着什么东西。

  见到冯宏站在楼梯口,王伟不禁加快了脚步,片刻间就来到了冯宏面前,二话不说,张开手就将手里的东西递向了冯宏。

  当冯宏见到王伟手里的凭条与一包塑料袋装着的颗粒药物时,冯宏脸上的兴奋之情更是难以抑制。

  因为王伟递过来的东西正是那张冯主任曾经威胁过冯宏的凭条,这张凭条是前任院长给冯宏汇款的证据,而那包塑料袋里装着的颗粒药物,应该就是冯主任给张医生下的药了。

  一想到这种可以致人于死地的药,冯宏都有些不敢伸手去接,但关系到自己的命运问题,冯宏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是怔怔看了片刻,便一把就从王伟的手里接了过来。

  冯宏虽然激动,但却并没有失去理智,在接过来的刹那,冯宏还仔细确认了一番,在看到那张凭条不像是伪货后,才开口问道,“你确认这个就是冯主任对付张医生那种药?”

  王伟点了点头,“冯主任在购买这些药的时候,就曾经让我帮他验过货,我当然清楚,那时候虽然我不知道他拿来干什么,但这种药的药效,跟张医生死亡的特征一模一样。”

  冯宏不再多说,将头凑到王伟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刚开始听到冯宏的第一句话时,王伟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为难之色,但听到后来,王伟却坚定的点了点头。

  商量完毕,冯宏领着王伟立刻向院长办公室奔去。

  院长办公室在三楼,只是片刻间,冯宏便更次回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前。

  也不管里面的冯主任与吴飞飞在说些什么,冯宏此刻已经拿到了冯主任致命的东西,不再有所顾忌,也不敲门,就直接打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

  刚打开门的刹那,只见吴飞飞一脸紧张的说着什么,而冯主任,则是一脸冷笑。

  看到这一幕,冯宏心里顿时冒出一阵怒火,虽然不知道冯主任对吴飞飞说了什么,但能将吴飞飞这个理智沉稳的女人逼到这个份上,冯主任刚才对吴飞飞说的话,应该极具分量。

  冯宏二话不说,直接走到冯主任面前,一脸得意的冷笑道,“冯主任,你的日子到头了。”

  听到冯宏的话,冯主任原本还想怒喝冯宏几句,之前冯宏在他面前一直都很谦逊,没想到冯宏才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就居然敢这样对他说话了,而且还在他对院长正式发动进攻的关键时刻。

  但当冯主任看到冯宏身后跟着的王伟时,刚要喝出口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王伟,“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冯主任倒也不笨,在看到王伟与冯宏一起到来时,再加上冯宏刚才所说的话,他心里就意识到了不妙。

  在冯主任的质问下,王伟顿时就低下了头,虽然之前冯宏就已经告知他冯主任在这里,但突然间与自己的大恩人对视,王伟还是感觉有些不自在。

  “你们……?”见王伟脸上的羞愧之色,冯主任终于确信了自己的猜测,指着王伟咬牙道,“你居然敢出卖我?”

  听到冯主任的话,王伟的头垂得更低了,许久后,才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对不起,冯主任,您连张医生都下手了,我再跟着您,没有安全感。”

  “所以你就出卖我?”冯主任气得连指着王伟的手都在微微抖颤,“亏我对你那么好,你居然敢背叛我?”

  冯宏与吴飞飞倒也乐得冷眼旁观,所以从始至终却一句话也没有说,看到冯主任那张与刚才的盛气凛人完全是两个极端的表情,冯宏脸上毫不掩饰的升起一丝畅快无比的神色。

  见王伟不再说话,冯主任似是想到了什么,断断续续的说道,“你跟周朋那么要好,是不是连他也跟你一起……”

  冯主任的话还没说完,王伟却低声喝了一句,“是。”

  伟终于抬起了头,但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眼中却出现了一丝血色,灼灼盯着冯主任,双眸充满了投身火海的不顾一切,“不错,我们都背叛了你,不过这也是你自找的,这么多年来,你利用我们也该够了,我们为你做了那么多坏事,就算还你的恩情,也该还清了。”

  “你……”冯主任还想说什么,但在王伟那双灼灼的目光中,指着王伟的那只手却无力的垂了下来。

  然而片刻后,冯主任却还是不死心,盯着一旁的冯宏与吴飞飞看了一眼,而后才望向身躯僵硬的王伟,有些沙哑的问道,“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竟然连你跟周朋也背叛了我?”

  王伟没有回答,好不容易鼓起直视冯主任的勇气就像气球一样,一下子又泄了下去。

  看到冯主任垂头丧气的模样,冯宏在一旁看得心里畅快无比,就连吴飞飞,脸上也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冯宏冷冷的开口道,“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听到冯宏的话,冯主任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狠厉之色,睁大双眼看着冯宏,“你别得意,就算你们把王伟与周朋这两个吃里趴外的东西拉到你们那边,也不见得你们就能赢,别忘了,前任院长给你汇款的凭条还在我手上呢。”

  冯宏无所谓的笑了笑,不紧是慢的伸出手中握着着的东西,正是刚才从王伟那里接来的凭条。

  当看到冯宏手里的凭条时,冯主任的身躯不禁颤抖了一下,而且又狠狠的盯了像个木偶一样站在一旁的王伟,“是你?”

  在冯主任的厉喝下,王伟的身躯也不禁轻颤了一下,但他却再也不敢回话,只是将头埋得更低了,只恨不得将头都埋到胸口里才好。

  冯宏也不管王伟现在心里是什么想法,继续冷笑道,“没错,现在你满意了吧?而且,我还让王伟拿到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冯主任此刻就像一只惊弓之鸟,冯宏的每一句话都能让他惊得浑身颤抖。

  冯宏嘿嘿一笑,缓缓伸出了另一只手。

  当冯宏打五掌心里握着的那袋颗粒药物时,冯主任再也把持不住,一个踉跄就栽倒在了地上。

  冯宏之前拿出那张凭条时,冯主任最多就是失去了控制冯宏的把柄,就算他刚才将吴飞飞逼到那个份上,只要以后小心行事,主任这个位置应该还能保得住。

  然而冯宏此刻拿出的这个东西,就等于宣布了冯主任的死刑。

  刚才冯宏对王伟商量的事情,原本是想让王伟当着全医院员工的面指出冯主任的罪状,但此刻冯主任都已经吓晕了过去,冯宏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做这些了,只要给督查部打个电话,冯主任下半生就只能在牢里度过了。

  一想到冯主任与前任院长在牢里见面的场景,冯宏心里更是说不出的畅快。

  然而一想到要给督查部打电话,冯宏脑海里就迅速浮现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苏雅丽。

  这个女人给冯宏的印象确实太深刻了,也正是因为苏雅丽,才激起了冯宏追逐名利的欲望,不过此刻自从前次与苏雅丽分别后,冯宏就再也没有勇气面对这个被老公逼着复婚的女人。

  所以冯宏将一切都留给了吴飞飞处理,便自顾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在离开前,王伟却拉住了冯宏,一脸哀求的说道,“现在事情差不多已经完了,可不可以实现对我的承诺?”

  被王伟拉住,冯宏只能叹了口气,“这个你好像不应该来问我吧,答应你的可是赌神康太延,可不是我。”

  “可是赌神是你们将他请出山的。”

  冯宏原本就想翻脸不认人,但吴飞飞却好言宽慰道,“放心吧,既然是赌神,一言既出,你还不相信?”

  听到吴飞飞的话,王伟也点了点头,似是能够得到赌神康太延的指点,背叛冯主任这件事情就很值得一般,也没有再继续纠缠冯宏,而后与冯宏一起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接下来的事情,冯宏自然是将心思全放到了争夺主任之位上。

  虽然冯宏对主任之位早就垂涎不已,但当冯主真要下台时,冯宏却一时间不知道从何入手,在客来宾馆的时候,吴飞飞也说了,冯宏刚来小宁医院工作不久,无论资历,还是对医院的贡献,冯宏想要坐上主任之位都有很大的难度。

  不过冯宏倒也不气馁,只要有机会,他都不会放过,虽然他一没资历,二没对小宁医院有重大贡献,但他最大的倚仗,就是吴飞飞这个院长,有了吴飞飞这个情人撑腰,冯宏自然要争上一把。

  不得不说吴飞飞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冯宏才没离开院长办公室多久,督查部就来人了,而冯主任,自然是被督查部的人驾着从院长办公室里半拖着上车。

  冯宏原本还想暗中观察一下苏雅丽这个部长会不会亲自来一趟,但令冯宏失望的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苏雅丽的身影。

  虽然没有见到苏雅丽的身影,但冯宏却见到了另外一个女人,李文芳。

  李文芳也是督查部的人员,在冯宏去督查部告发前任院长时,李文芳就在前台办理举报业务,那时候的冯宏正是有些不好意思将U盘递给李文芳,才误打误撞的把苏雅丽给上了。

  后来才发现李文芳居然是前任院长在督查部里私通的人。

  再次见到这个女人,冯宏心里不禁有些荡漾,早在第一次见到李文芳时,冯宏就已经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歪念,如今见他穿着与苏雅丽一般无二的上班衣服,冯宏居然鬼使神差的从墙后走了出来。

  此刻的李文芳似乎正在记录着什么,手里拿着一手笔正在纸上不断纵横飞舞,当冯宏走得近了,李文芳才发现了冯宏。

  然而在看到冯宏的刹那,李文芳却皱了皱眉,也没有理会冯宏,径直转向一边继续在纸上写着什么。

  冯宏倒也不有意李文芳对自己的冷淡态度,厚着脸皮走上前,笑着说道,“真是好久不见了。”

  李文芳没有回应,只是从挺秀的鼻孔中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哼声。

  冯宏不以为意,继续凑上前,嘿嘿笑道,“一看到你,就让我怀念起了小宁医院的前任院长,想起与前任院长间的种种,还真是令人感慨。”

  虽然冯宏不知道李文芳有没有被前任院长上过,但能与前任院长这种老色鬼合作的女人,多半也不是什么纯货,冯宏说这话自然是想看看李文芳有什么反应。

  但在听到冯宏的话后,李文芳却停下了手中的笔,一脸平淡的说道,“冯秘书是吧?你们的前任院长确实被人举报入狱了,不过冯秘书这话,似乎有些言不由衷了吧?”

  冯宏哈哈笑道,“李小姐说笑了,我哪有什么言不由衷的,只是李小姐好不容易进入我们小宁医院一次,难道就没有想起什么美好的回忆不成?”

  冯宏的话越来越明显,就连李文芳脸上出闪过了一丝怒色,“是吗?我还是第一次来你们小宁医院,所以冯秘书这话就扯得远了,我还真听不懂。”

  看到李文芳眼中闪出的怒色,冯宏更加确定了一点,李文芳与前任院长应该有一腿。

  不过想归想,附近还有不少人,冯宏不可能当面说出这些话,继续云里雾里的说道,“李小姐既然对我们小宁医院不感兴趣,那我也就不打扰了,只是前任院长之前就曾经在我面前多次提起你,而且还有些话想让我转告你,如果李小姐有兴趣,可以打这个电话。”

  说完,冯宏将自己的名片递到了李文芳面前。

  李文芳在听到冯宏越来越露骨的话时,双眼不禁冰冷了起来,但片刻后,却一把从冯宏的手里接过了名片,什么话也没说,就径直向另一边走去。

  看着李文芳渐渐远去的背影,冯宏心里不禁有些得意,刚才那些话也不过是他随口胡诌一番,冯宏原本也没想过李文芳会接过自己的名片。

  然而事实却正好相反,李文芳居然从自己的手里接过了名片,冯宏因此也能确认了一点,李文芳与前任院长院长之间肯定还另有隐情,或许还让李文芳放心不下,不然她绝对不会接自己的名片。

  想到这些,冯宏的嘴角不禁升起一丝浅笑,看来这个女人值得期待。

  不久后,李文芳便与督查部的车离开了小宁医院,与他们同行的,自然还有在小宁医院就任了二十多年的冯主任。

  冯主任被督查部的人带走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开了,然而众人却没有人知道真相,这也是吴飞飞为了整个小宁医院的稳定而对督查部的要求。

  与此同时,张医生的突然暴毙的事情也不知道从哪里走露的消息,竟然传得沸沸扬扬,大门外要不是有一大堆保安在维持秩序,许多记者早就已经冲进了医院里。

  冯主任的事情虽然暂时被吴飞飞这个女院长压了下来,但张医生突然暴毙的事情也使得小宁医院的生意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冷淡到了极点。

  谁都不想在一家连医师自己都无故身亡的医院就诊,连医生都会发生这种事情,还怎么给病人治病?

  不过冯宏对这一点倒也不是很在意,反而落得清闲自在,冯主任的风波一过,冯宏才终于长出了口气,先与前任院长对峙了那长久,后来又与冯主任僵持了这么长时间,在小宁医院里对冯宏有威胁的人总算是告一段落。

  只吴飞飞这个院长,这段时间可谓忙得不可开交,不但要应付上级的各种要求,还要一边竭力的想办法将这些风波平息下去。

  冯宏虽然也在尽力的帮忙,但像冯宏这种粗枝大叶的人,除了偶尔帮忙出些主意,有时候不但帮不上忙,而且还会帮了倒忙。

  这些倒忙自然是跟冯宏垂涎吴飞飞的美色而起。

  直到后来,吴飞飞实在受不了冯宏的不断骚扰,直接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连冯宏想见一面都有些困难。

  不过冯宏倒是觉得无所谓,在这期间,冯宏还得忙着打点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冯主任一旦下位,下一任主任将由谁来顶替。

  冯宏所做的事情当然是大力的挖掘能够帮助自己上位的人和事。

  不过冯宏思来想去,除了让吴飞飞帮忙从另一个地方想办法外,冯宏最后还是只想到了走后门一途。

  说到走后门,冯宏当然不会错过各部门与各科级的领导,只有要这些人相助,登上主任的宝座应该不成问题。

  然而冯宏此刻要面临的问题却没那么简单,冯主任一下位,只要是小宁医院有资历,现在的职位就比较高的人,谁不想更上一层楼。

  所以冯宏还真是有些犯难,别说他去找别人的支持,别人倒先找上了门来。

  此刻距离冯主任被抓那天已经过去了五天,冯宏下班后就径直往家里赶去,不过在走到医院门口时,却被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挡住了去路。

  冯宏抬头一看,只见眼前的少女有些面熟,正是肝肠科的科长刘小敏。

  刘小敏虽然身为科长,但就算在医院里工作,也极少看到她穿医院的工作服,此刻也不例外,一身浅绿色的休闲长衣,将上身遮了个严严实实,而下身,却是一条紧致的青色牛仔裤。

  虽然刘小敏的面容长得还不错,但因为身材有些偏胖,穿上那身衣服后,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像走路都需要费很大的力气一般,无论上身还是裤子,都绷得紧紧的。

  小刘敏最令冯宏印象深刻的,还是她那副超过360度的金丝眼镜,冯宏甚至还真怀疑,如果刘小敏摘下了那副眼睛,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近在咫尺的东西。

  “哦?刘科长啊?你找我有事?”冯宏虽然对这个少妇的身材不怎么看好,但一张冰面美人的脸孔确实也有独到之处,总会令人第一眼看到就产生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原本是她先拦住的冯宏,但此刻脸上也是一副冷冰至极的神色,只听刘小敏有些生硬的说道,“今天我请你吃饭。”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