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冰山美人
( 本章字数:11547 更新时间:2013-7-19 17:44:00 )

  看到刘小敏一脸冰冷的样子,冯宏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装逼。”

  但一想到刘小敏居然破开荒的要请自己吃饭,冯宏不禁诧异了起来,疑惑的问道,“刘科长在跟我开玩笑的吧?”

  刘小敏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但却耐着性女说道,“我是有些事情想跟冯秘书商量一下。”

  冯宏心里不禁暗笑,这几天小宁医院的高层都在四处为自己拉票,也好向主任的位置冲刺,谁要是登上了主任之位,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在这家医院里,不说权力滔天也差不多了。

  刘小敏此举应该是也是打着让自己为她拉上一票的主意,不过她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就令冯宏有些啼笑皆非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冯宏还是笑着说道,“刘科长都已经亲自有请,我如果不答应,就真的是不知好歹了。”

  刘小敏点了点头,脸上从始至终都没有露出过一丝笑意,在冯宏答应后,也只是点了点头,而后上前领路,朝着一家比较豪华的餐馆走去。

  不久后,刘小敏与冯宏便进入了那家餐馆内,但里面的人却非常少,因为这种餐馆价格都比较昂贵,一般人只会在普通餐馆里就餐,像这种高层餐馆只会在非常时期才会偶尔来上一次,比如请领导吃饭,或者遇上什么重要节日。

  不过高级餐馆服务确实就周到得多,冯宏与刘小敏刚刚进屋,迎宾的服务员脸上就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那句“欢迎光临”的口头禅也脱口而出。

  冯宏与刘小敏自然不会在意服务员的话,径直向一间空闲的雅间走去,雅意里除了一道门之外,几乎都是密闭着的。

  冯宏刚走进雅间,目光就有意无意的在刘小敏的身躯上扫了一眼,因为冯宏的脑海里又想到了“孤男寡女”四个字。

  两人刚刚入座,一名服务员便殷切的走了进来,满脸笑意的递过一张菜单,而后问道,“请问两位要点什么菜,这是菜单。”

  刘小敏接过菜单看了看,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将菜单递给冯宏,“今天是我请客,你来点。”

  冯宏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直到这时候刘小敏说话还是一副生硬无比的样子,看来自己就算要下手,也很难找到机会了。

  不过想归想,冯宏还是接过了菜单,而后点了十来道菜,那些菜冯宏自然是专挑那些昂贵的点,一道菜的价格就是几百,十来道菜就是几千了。

  不过冯宏在点这些菜时,却没有忘记刘小敏的脸色,然而令冯宏安心的是,刘小敏对这些钱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这也令冯宏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疑问,“看来自己的竞争对手个个都不是吃素的。”

  点完菜后,服务员笑着退下去了,然而两人却就此沉默了下来,自顾端着刚才服务员倒来的茶杯细细抿着。

  冯宏原本就不是一个喜欢沉默的人,他只是在试探一下刘小敏会不会主动,既然有求于自己,不主动点怎么行?只要刘小敏主动,冯宏就能趁机揩油了。

  两人间的气氛越来越尴尬,直到刘小敏终于承受不住这么沉闷的气氛后,才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但声音依旧还是那么冰冷,“你跟院长很熟?”

  听到刘小敏这么直白且不加修饰语的问话,冯宏只差没将刚刚喝到口中的茶喷了出来。

  “没、没有”,冯宏忍着狂笑回答道,“我是院长的秘书,一般时候也就是公事公办而已,谈不上什么熟不熟。”

  看着冯宏脸上忍俊不禁的表情,刘小敏似是也知道了自己问得有些直白了,于是改口说道,“呃……我是想问你跟院长之间除了公事,难道就没别的特殊关系?”

  “噗”

  此话一出,冯宏再也忍不住,一口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因为事发突然,冯宏来不及回避,那口茶水顿时就喷到了刘小敏的胸口上。

  因为刘小敏穿的是休闲长衣,而且又是特别紧身的那种,冯宏的茶水刚刚喷到她的胸口,立刻就让那件紧张上衣变得透明了起来,里面的雪白肌肤若隐若现。

  冯宏原本想立刻开口道歉的,但看到这一幕,冯宏不禁呆住了,直直盯着刘小敏胸前那对半透明的蕾丝罩杯。

  而刘小敏,也惊得一时间不知所措,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却是冯宏首先反应了过来,急忙作出一副尴尬无比的神色,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就扑了过去,“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帮你擦干净。”

  然而就在冯宏的握着纸巾的那只手就要成功的接触到那对傲人的双峰时,刘小敏才突然反应了过来,急忙“唰”的避开了冯宏的手。

  当刘小敏再次看向冯宏时,眼中顿时就升起了一丝怒意,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了冯宏片刻后,居然强忍着愤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没事,我自己擦就可以了。”

  冯宏见自己的不良意图没有得逞,急忙递上纸巾,一脸歉意的说道,“真是对不住啊,刚才被你这么幽默的话给笑喷了。”

  刘小敏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但却没有拒绝,从冯宏手中接过那张纸巾后,转过身去背对着冯宏开始擦拭了起来。

  冯宏心里不禁暗道一声“可惜”,刘小敏的身材虽然偏胖了一些,但就是因为这么丰满的身材,胸前那对玉峰也显得比别的女人饱满得多,冯宏没能亲手测量一下柔软度,还真是有些不甘心。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女人也是一样,越是得不到越想要,见到刘小敏背过身去,冯宏心里不禁开始荡漾起来,心里等一下得寻个机会让这刘小敏臣服在自己的胯下。

  但想了许久,冯宏都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再者,以刘小敏刚才的表现,想要搞定她还真不是一般的难。

  便在冯宏想入非非之际,刘小敏却已经擦拭完毕,但那些已经湿了的上衣却一时间干不了,所以还是可以透过那层薄薄的紧身上衣看到里面的罩杯颜色。

  “居然是红色?”冯宏不禁暗自嘀咕了一声。

  然而刘小敏却似乎听到了冯宏的低喃,有些羞涩的将双肘护住了自己的胸口。

  不护还好,这一护之下,顿时更是令胸前那对鼓起的肉球撑得老高。

  冯宏在心里念了一句罪过,心里虽然这在念叨着罪过,但双眼却丝毫没有从刘小敏胸前突起的部位移开的意思。

  直到刘小敏忍受不了冯宏的这般直视,发出一声轻咳后,冯宏才干笑着恋恋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收回目光时,冯宏还不忘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此话一出,刘小敏的脸顿时苍白了一下,那当然是被冯宏气的,刘小敏根本没想到冯宏居然会这么无耻,得到便宜还卖乖。

  刘小敏心里虽然怒火中烧,但一想到自己今天请冯宏吃饭的目的,刚刚生起的怒火又被她强行压了下去,但声音却比刚才冷了很多,“没、没什么,你先坐下吧。”

  冯宏点了点头,伸士般的坐了下来,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咳、这个刘科长,不知道你今天请我吃饭,是有什么事情吗?”

  见冯宏首先提起,刘小敏脸上的尴尬之色才瞬间消失不见,立刻郑重无比的说道,“是这样的,因为我也参加了下任计任的参选,我希望你能投我一票。”

  “是吗?”冯宏早就知道了刘小敏此行的目的,但在听完刘小敏的话后,却故意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唉,说实话,不是我不想帮刘科长,而是我真的无能为力啊,你也知道我不过是院长身旁的一个小秘书,人微言轻,就算我想,也有心无力啊。”

  见冯宏作出为难之色,刘小敏却没有说话,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冯宏也没有出声打扰,继续端起杯里轻饮着杯中的茶水。

  刘小敏也知道冯宏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答应,左右了看了一眼,发现没人注意这里后,径直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叠厚厚的钱,而后递到冯宏面前,“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如果冯秘书能够帮上这个忙,事成后我还有重谢。”

  看着那叠两万左右的钱,冯宏心里不禁暗笑,他都准备找人送钱呢,没想到却先收到了别人的钱。

  冯宏只是看了一眼,却没有伸手去接。

  见到冯宏欲言又止的模样,刘小敏眼不中禁闪过一丝不忿,但却很快就掩饰了过去,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些钱是有些少,不过这也是我的极限了。”

  冯宏还是摇了摇头,“如果今天刘科长真的只是为了这事请我吃饭,那就大可不必了,我人微言轻,真的帮不上科长什么大忙的。”

  片刻后,刘小敏似是做出了某种艰难的决定,眼中露出一丝投身火海的决绝之色,支支吾吾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你跟院长之间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只要你能让院长倾向我这一边,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闻言,冯宏心里不阵激动,刘小敏的话已经很明显了,看来她已经做好了将身体献给自己的准备。

  然而冯宏却故作一脸不知的说道,“唉,刘科长,你也知道我只是院长的秘书,就算能说得上话,也没多少效果,你身为科长,应该自己去跟院长说这些事情才对,找我的话,你应该找错人了。”

  看到冯宏还是不肯答应,刘小敏咬了咬牙,再也没有顾及自己胸前被茶水喷出的春光,瞬间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还有意无意的将一对高高的胸脯在冯宏面前轻轻抖了抖,瞬间让胸口上那对丰满的玉峰荡起一阵肉浪。

  看到那阵肉浪,冯宏刚刚燃烧起来的**顿时又强烈了一分,话语也有了一丝回旋的余地,“咳,这个,刘科长既然这么有诚意,那我就试试吧,不过成不成功,我也没什么把握。”

  冯宏的话一出,刘小敏脸上才真正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笑意,但也只是瞬间便又消失了,因为冯宏能够软化,应该是刚才她那一抖胸脯的功劳,如果要冯宏不留余地的答应自己,可能真的要献身了。

  “这样吧,我们先吃完饭,然后再找个更安静的地方祥谈,怎么样?”刘小敏不易察觉的咬了咬牙,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愤恨。

  刘小敏的这些动作虽然极为隐蔽,但对于在女人堆里打滚了这么久的冯宏来说,刘小敏的这些小心思又岂能逃过他的法眼?

  不过对于投怀送抱的女人,冯宏自然是来者不拒,尤其是这种既表面上看起来冰冷如霜的女人,更是令冯宏心痒难耐。

  刘小敏都已经这样说了,冯宏哪里还能不答应?至少事后冯宏能帮到刘小敏多少,那就另当别论了,“嗯,当然,我也觉得这里的环境不适合谈论这些重要事情。”

  “嗯,那我们吃完饭后再去别的地方谈好了”,说完后,刘小敏便低下了头去。

  冯宏也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的等待服务员上菜。

  不久后,服务员终于将冯宏刚才点的那些菜一一端了上来。

  因为才刚下班,冯宏自然也不会客气,狠吞虎咽一番,就将桌上的菜席卷一空,直到桌上的菜只剩下油渍的时候,刘小敏也才不过夹了十几口菜而已,大部分的菜自然是进入了冯宏的肚子里。

  对于这一切,冯宏倒也没在意,但看到刘小敏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冯宏不禁有些好笑,“刘科长难道最近在减肥不成?怎么只吃了这么几口?”

  听到冯宏的话,刘小敏直恨得牙痒痒,哪里是她不想吃,而是冯宏吃得太快了,这一下班谁的肚子不饿?但她自己又放不下淑女的形象跟冯宏抢着吃,所以桌上的菜没吃几口就被冯宏一扫而光。

  再听到冯宏这种像是故意泼冷水的话,刘小敏的气得浑身都颤抖了一下,但却没有丝毫办法,只得谦虚的说道,“没事,我饭量少,一顿也吃不了多少。”

  冯宏露出释然的表情。“哦,这样啊,那既然饭也已经吃了,我们是不是该死个地方祥谈刚才没谈完的事情了呢?”

  刘小敏有些难为情的看了冯宏一眼,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而后叫来了服务员结帐。

  冯宏虽然不在乎这些钱,但有人先掏腰包,自然也不会傻到摆什么大男子主义,只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等着刘小敏买单后,才向餐馆外走去。

  冯宏原本是想提出要去客来宾馆的,但想了想,既然是刘小敏找上的自己,何不让她去想办法,自己以逸待劳岂不舒服得多?

  “对了,科长想到什么合适的地方了吗?”

  刘小敏摇了摇头,但见到冯宏皱眉的样子,瞬间又点头说道,眼神有些躲闪的说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去找间宾馆怎么样?宾馆里可比饭店安静得多。”

  听到宾馆,冯宏就已经确定了刘小敏的意图,于是点了点头说道,“好,那你带路吧,你说去哪就去哪。”

  或许刘小敏害怕被熟人看到,直接打了辆车,去了一个冯宏并不熟悉的地方,这个地方距离医院有些远。

  既然已经说到开房这份上,一路上,冯宏的目光就一直在刘小敏的身上游荡,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

  对于冯宏色狼般的目光,刘小敏虽然有些不自在,但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偏过头一直看向另一边的车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个小时后,刘小敏终于让司机停了下来。

  当下车后,冯宏才发现这里比医院附近繁华得多,不但人流量高,而且各种娱乐场所到处都有。

  不过让冯宏最在意的,当然是宾馆了,所以刚一下车,冯宏的目光就不断在附近寻找起了宾馆。

  身体里的荷乐蒙虽然在迅速增多,但冯宏并没有着急,反而问道,“你所说的那个地方在哪里?”

  “跟我来”,刘小敏只是冷淡的说了一句,而后自顾向街道的一边走去。

  冯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也跟了上去。

  片刻后,冯宏就跟着刘小敏来到一家宾馆前。

  见刘小敏停下脚步,冯宏疑惑的问道,“就这里?”

  刘小敏点了点头,也不说话,径直向宾馆里走去。

  这里宾馆比起小宁医院附近的客来宾馆也不知强了多少倍,不但服务周到得多,而且各种设施也应有尽有。

  冯宏今天算是彻底做了一回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事情,就算在进入宾馆的时候,冯宏就一直让刘小敏作主,丝毫没有一点主动的意思。

  在刘小敏开了一间昂贵的房间后,冯宏才跟着来到了指定的房间内。

  刚进入房间,冯宏体内的**就攀升到了极点,就连小腹下的也早就顶起了小帐蓬,但冯宏却没有急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是径直一头栽到了柔软的床上,他在等,看刘小敏这个有求于自己的女人会不会自己动手。

  但毕竟之前没有与冯宏有过来往,所以刚一走进房间,刘小敏的动作就更加不自然起来,而且脸上都羞得有些涨红。

  见冯宏自顾睡到床上不句话也不说,刘小敏咬了咬牙,才渐渐走向床上的冯宏,有些生涩的开口说道,“上了一天班,我也有些累了,要不,你、你让出一点,我也躺着休息一下。”

  冯宏虽然没有看到刘小敏此刻脸上的表情,但不用看也能想到,刘小敏此刻一定尴尬到了极点,毕竟这种话由一个女人先开口,而且还是对一个陌生的男人开口,换作谁都会害羞。

  冯宏倒也没有再继续装腔作势,瞬间将身体挪开了一段距离,让出一片空床给刘小敏。

  然而当冯宏让出空床来的时候,刘小敏却迟疑了许久都没有躺上去。

  冯宏早就蓄势待发,见刘小敏半天不动,不禁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干什么?我都让出来了,你又不困了?”

  “没、没有”,看到冯宏不耐烦的神色,刘小敏才爬上了床,但却与冯宏隔开了一段距离,内心似在做出某种难以抉择的争斗,几次都向冯宏伸出了手,但手刚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

  直到冯宏“忍无可忍”,才翻过身一把抱住了刘小敏那身丰满的身体。

  当抱住刘小敏那身丰满的身躯时,冯宏只感觉一阵之前从未体验过的柔软感从掌心传来,那种如带电流般的肉感简直让冯宏爽到了极点,就连曾经被他连哄带骗上过的梁依依,也没有这种柔软的感觉。

  然而也正在冯宏的手触及刘小敏的身躯时,刘小敏却瞬间痉挛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要扒开冯宏的手。

  冯宏急忙开口说道,“你不是想跟我继续谈刚才的事情吗?现在就开始谈吧,不我在我就要走了。”

  听到冯宏的话,刘小敏的身躯再次微微颤抖了一下,而后才渐渐松开了冯宏的手,眼睁睁看着冯宏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身躯拉了过去。

  但冯宏却只是将刘小敏拉到自己身旁,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轻笑道,“我们现在距离这么近,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听着。”

  自从被冯宏拉过去后,刘小敏的身躯就僵硬了起来,呼吸的频率也越来越快,胸口也跟着剧烈起伏。

  听到冯宏的话,刘小敏的慌乱的眼神都终于平缓了一些,“你可不可以答应帮我在院长那里说说,如果事成,我、我的身体就是你的。”

  冯宏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只要他想要,现在刘小敏还跑得了吗?

  不过冯宏却故作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真的吗?”

  在说这句话的同时,冯宏的手已经不老实的在刘小敏的身躯上游动了起来。

  刘小敏原本想点点头的,但刚想点头,就感觉到冯宏的手已经攀上了自己胸前那对突起的双峰,让她想要说的话顿时变成了一声惊呼,“啊,你、你干什么?”

  冯宏的手一边在刘小敏那对饱满的酥胸上揉搓,一边正色着说道,“谈正事啊,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还不够近,再贴近一点不是更好谈话吗?”

  “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呢”,刘小敏有些慌乱起来,双手也开始挣扎。

  虽然冯宏下身已经胀到了快要爆裂,但冯宏却没有强迫的意思,反而松开了抚在刘小敏胸口上的手,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今天真是太谢谢刘科长了,居然请我吃了这么一顿大餐。”

  说着,冯宏就要起身离去。

  见冯宏起身,刘小敏顿时又急了起来,“不,不是的,只要你答应我,现在我们就好好的谈。”

  “哦?”冯宏还是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那刘科长准备怎么谈?”

  刘小敏只差没被冯宏气得晕过去,房间都已经开好了,冯宏却还在继续装傻充愣,就算是个白痴,也应该知道刘小敏有勾引的意图了。

  “你先躺下来,我跟你好好谈。”

  咬了咬牙,刘小敏强行压下了自己怒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得柔媚一些,但即便如此,那声音落到冯宏的耳朵里还是感觉有些冰冷,跟妩媚一词连一点边都沾不上。

  冯宏早在心里笑翻了,但表面上却依然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躺下就能谈了吗?如果刘科长还没诚意谈的话,我下次真的就要走了。”

  “你放心,这次一定有诚意”,刘小敏在说这句话时,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看到刘小敏那愤怒又不敢暴发的模样,冯宏终于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见到冯宏笑得眼泪都快掉了出来,刘小敏恼羞成怒的低喝道,“我有那么好笑吗?”

  冯宏急忙摆手,“没,没有的事情,我是觉得你太可爱了。”

  直到此刻,刘小敏才发现自己之前就一直错看了冯宏,原以为冯宏是个正人君子,至少也是个“淫亦有道”的色狼,但却没想到冯宏居然会狼成这样。

  因为冯宏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一改之前的被动之态,就像强暴一样狠狠的撕扯着刘小敏身上的衣服,如果不是刘小敏配合冯宏的动作,刘小敏估计等冯宏发完自己的兽欲之后,自己得让服务员买一套衣服才能走出这里了。

  其实冯宏早就已经忍不住了,原本装出那种样子也只是想跟刘小敏调一下情,没想到刘小敏果然愧冷面美人之称,不但长着一张冷面如霜的面孔,就连性格也和面孔一样,都已经和冯宏睡到了一张床上,居然还在遮遮掩掩。

  冯宏哪里还有心情和刘小敏折腾下去,于是乎才做出了霸王硬上弓的无奈之举。

  因为刘小敏的身材属于那种有些偏胖的类型,所以自然也比与冯宏之前有过关系的所有女人都有肉感,冯宏在狂冲猛撞的时候,都恨不得狠狠一口咬下去。

  冯宏原本对刘小敏也不怎么看好,除了那张冰山美人的脸上露出的表情跟其他女人有些不同之外,最让冯宏兴奋的是,冯宏都已经距离和刘小敏接触了,刘小敏居然还说出了一句,“你先答应我,不然我就不给你。”

  此话一出,冯宏只差没因为一时激动而一泄千里。

  或许正是由于这句话,冯宏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只激战了十几分钟就宣布这场艰苦的战斗终于落下帷幕。

  完事后,冯宏整个人气喘吁吁的倒在了床上,也不管一旁的刘小敏作何感想,自顾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段时间来,冯宏算是自进入小宁医院以来最轻松日子,可以无忧无虑的上着自己的小班,兴起的时候,还可以随时找一个女人调**。

  最重要的是,冯宏还有可能登上冯主任的宝座,如果这个事情真的能成,那就意味着冯宏以后可以在医院里精挑细选,以第二个冯主任的身份出现,医院里那些美女护士、医生还不乖乖的束手就擒?

  每当一想到这些,冯宏心里就一阵激动,然而就在冯宏意想连连时,身旁的刘小敏却突然开口说道,“我身体都已经给你了,你可得帮我把院长那最重要的一票拉过来。”

  听到刘小敏的声音,冯宏抬起头看了满面通红的刘小敏一眼,只是随口应了一声,而后又倒下继续呼呼大睡。

  刘小敏彻底怒了,身体都已经让冯宏像强暴一样的占了去,此刻却一副不将此事放在心上的样子,刘小敏又惊怒的大喝道,“冯宏,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冯宏无奈的抬起头,然而在抬起头的刹那,却看到刘小敏正在穿着衣服。

  冯宏不禁有些好笑,“知道了,你都说了几遍了,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

  “真的?”刘小敏穿着衣服的动作一停,一脸希翼的望着冯宏。

  冯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就那么不相信我?”

  刘小敏脸上的红晕未散,也不知道是不是害羞了,见冯宏的双眼又开始在她的身上乱瞄,穿衣服的速度不禁加快了一些。

  当穿好衣服后,刘小敏才再次郑重的提醒道,“别忘了刚才的事?”

  冯宏嘿嘿笑道,“当然不会忘记,我会时时回味刚才我们的曼妙过程的。”

  “你……”,刘小敏瞬间又瞪起了一双如寒冰般的双眼,“我说的是你同答应投我一票的事。”

  “嗯,知道了,我们刚才都发生了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忘记?放心吧,院和那边我会多美言几句的”,说到这里,冯宏不禁从床上坐起身,嘿嘿笑道,“但美言到什么程度,也要看你以后的表现才行。”

  听到冯宏后面那句话,刘小敏气得颤抖发抖,虽然竭力压抑着怒气,但还是忍不住从呀缝间飙出了一句,“你、你这个无耻的流氓。”

  冯宏叹了口气,也起身穿衣,人都给正法了,他也没有心情再继续跟刘小敏**下去,况且他对那个主任之位也是垂涎不已,他还想以第二个冯主任的身份出现呢,又怎么可能真的帮助刘小敏?

  不过毕竟刚刚把人家给上了,冯宏也不好太过绝情,只得做一些空口无凭的保证。

  见冯宏信誓旦旦的样子,刘小敏总算是相信了几分,原本她还想让冯宏多商量片刻的,但看到冯宏的目光又开始泛起了狼一般的火热光芒,刘小敏再也等不及,冲开宾馆的门就落荒而逃。

  冯宏倒也没有追击,他刚才的动作,确实也是为了不想再听刘小敏继续喋喋不休下去。

  不久后,冯宏也离开了这家宾馆。

  当冯宏离开宾馆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不过冯宏还得急着去做一件事情,所以并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打了辆车就奔出了医院。

  冯宏所要做的事情跟刚才刘小敏找他的目的一样,也是去收买人心,但冯宏可没有身体可以出卖,就算有,对象除非是美女,不然冯宏只得拿钱去砸了。

  在回医院前,冯宏先到银行里取了十万块钱,才向医院里走去。

  除了吴飞飞之外,冯宏还对一个人比较有信心能够收买,那就是财务部的部长孔德盛。

  孔德盛在医院里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和善的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冯宏与院长吴飞飞间的关系,孔德盛平时都很给冯宏面子。

  当然,孔德盛的电话号码冯宏也早就存得有了,而且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冯宏立刻掏出手机给孔德盛打了个电话。

  片刻后,电话接通了,里面果然传来了孔德盛平日里那副沙哑的声音,“喂,冯秘书吗?”

  冯宏立刻开门见山的回道,“哦,是我,不知道您今天方不方便,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去您家里拜访一下。”

  冯宏对这位财务部的部长感觉还算不错,所以称呼上才用了“您”这个词,而且冯宏此刻有求于人,也只得放低姿态了。

  “哦,这样啊,你随时都可以来,我家在哪里你知道的吧?”

  见孔德盛答应,冯宏心里有些小兴奋,立刻回道,“当然知道,那我马上就过来。”

  说完,冯宏挂了电话,而后到水果店买了一袋水果,而且考虑到孔德盛已经四五十岁,冯宏猜他应该喜欢喝些小酒,所以又买了一提价值几百的酒,然后才回医院开着院长的专用车往孔德盛家奔去。

  因为孔德盛家距离医院比较远,就算开车也要二十分钟,所以冯宏今天才选择了开着院长的车去。

  二十分钟后,冯宏便开着院长的专用车来到了孔德盛家那栋楼下。

  这里也是一个居民小区,但这里的环境确实就比冯宏家那里好得太多,冯宏上次就曾经来过一次,所以提着早已买好的东西熟门熟路的往楼上走去。

  孔德盛家住在二楼,冯宏只走了片刻就到了孔德盛家门口。

  冯宏将等一下要对孔德盛说的话全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才狠狠点了点头,而后伸手敲响了孔德盛家的门。

  片刻后,门终于打开了,然而却不是孔德盛,而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

  虽然是个少女,但面容轮廓与孔德盛有几分相信,所以冯宏第一眼就猜到了眼前这名少女应该是孔德盛中口那个宝贝女儿,上次冯宏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过这个少女。

  见到这名少女,冯宏心里不禁有种惊讶的感觉,就连看着少女的眼睛也不由得睁大了一圈。

  片刻后,却是冯宏首先开口说道,“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因为少女少女给冯宏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然,冯宏自然不是因为某些龌龊的思想才会觉得似曾相识。

  少女一身灰色运动服,加上笑起来时脸颊两边的小酒窝,总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样子。

  在冯宏开口后,少女也笑了一下,但接着就露出了疑惑之色,“你是冯宏冯秘书吗?”

  冯宏暗想应该是自己到来之前跟孔德盛打过电话,所以孔德盛应该将自己要来的事情跟眼前的少女说了,冯宏点了点头,“是我,请问孔部长在家吗?”

  少女点了点头,“嗯,我爸在客厅里等你呢,快进来吧。”

  说着,少女为冯宏让开了一条路。

  看到少女脸上露出的天真笑容,冯宏很意外的,居然没有激起一丝原始的**,就连冯宏都觉得有些奇怪,明明少女长得很漂亮,自己也有些心动,但却不是那种原始的冲动,而是少女的笑容给冯宏一种发自心灵的亲近感。

  冯宏对少女笑了笑,也没有客气,径直提着手中的两袋东西向孔德盛家里走去。

  刚进门就是客厅,冯宏第一眼就看到了五十岁左右的孔德盛正在专心的看着一张报纸,就连冯宏的到来都不曾引起他的注意。

  看到孔德盛这个样子,冯宏心里不禁有一丝怒气,毕竟自己是客人,而且还是专程来找他的,自己都已经来到了他家的客厅里,居然还对自己视而不见?

  就在冯宏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时,身后跟着走来的少女却开口道,“爸,你别再看了,冯秘书来了。”

  此话一出,正在专心看着一张报纸的孔德盛吓得身子一个哆嗦,然而当他抬头看到冯宏时,脸上立刻露出了无比和善的笑容,起身说道,“哎呀,冯秘书,快请坐,快请坐,你看我都快老糊涂了,连你来了都不知道。”

  然而当他看到冯宏手中提着的两袋东西时,面色立刻就板了起来,“冯宏,你这是什么意思?”

  冯宏呵呵笑道,“孔部长误会了,我好不容易到您这里拜访,不带点东西我怎么好意思踏进这个门。”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冯宏还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身旁的少女。

  因为少女给冯宏的感觉真的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但却总是想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