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小树林的暧昧
( 本章字数:11697 更新时间:2013-7-21 18:40:00 )

  冯宏害怕孔德盛看出什么,也只是看了一眼,自顾将手中的酒与水果放到了客厅的茶几上,而后笑道,“孔部长,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哎呀,冯秘书啊,你来就来呗,还带东西来,都是老熟人了,你让我情何以堪啊?”孔德盛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却没有拒绝,只是不断催促着冯宏坐下。

  冯宏也没客气,径直在孔德盛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而后又与孔德盛继续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但冯宏一边跟孔德盛扯淡着,眼眸却时不时的在孔德盛的女儿身上瞟来瞟去。

  冯宏的目光自然被坐在对面的孔德盛看到了,孔德盛轻咳了一声,才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女儿孔雀,我曾经跟冯秘书提到过的。”

  冯宏适时的点了点头,目光才光明正大的转向一直站在旁边的孔雀,“闻名不如见面,亲眼见到的孔小姐比传说中更美丽呢。”

  听到冯宏的夸赞,孔雀脸上升起一阵娇羞,但却很礼貌的回答道,“冯秘书过奖了。”

  孔德盛呵呵笑道,“雀儿,快去让你妈做些饭菜,我要和冯秘书好好喝上几杯。”

  孔雀点了点头,就准备向另一间走去。

  但冯宏却开口道,“不用了,我可能马上就走了,不用麻烦伯母和孔小姐了。”

  孔雀也停住了脚步,但却皱了皱眉,回头对冯宏说道,“既然是我爸的同事,那你以后也别叫我什么孔小姐了,只接叫我雀儿就好。”

  冯宏哪里会不同意,以孔雀的说法,以后还见面的机会还很多,冯宏急忙应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就叫你雀儿吧。”

  听到冯宏的话,孔雀皱起的眉头都缓和了下来,笑着说道,“你在这里和我爸聊着,我去给你们弄些菜。”

  冯宏急忙拉住孔雀,“真的不用了,我跟孔部长谈些事情就准备走。”

  “这么急?”

  孔雀还想说什么,但却被坐在沙发上的孔德盛开口打断了,“雀儿,既然冯秘书有事跟我商谈,那你就先下去吧。”

  孔雀脸上闪过一丝不满,但却没有说什么,看了冯宏一眼后便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当孔雀的身影消失在这间客厅里后,孔德盛的脸上郑重了起来,“不知道冯秘书找我有什么事?”

  见只有自己与孔德盛两人,冯宏开门见山的说道,“是这样的,我今天来是想孔部长帮个大忙。”

  孔德盛也不愧活了这么久,在冯宏刚说出这句话时,他似乎就已经猜到了冯宏的意图,“你想说的事应该跟主任有关吧?”

  冯宏心里不禁一跳,不过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笑着说道,“嗯,孔部长在医院里也算得上一把手了,不知道能不能帮我这个忙呢?”

  “你也想竞选主任一职?”孔德盛没有立刻答应冯宏的要求,却首先问起了冯宏这个问题。

  冯宏郑重的点了点头,“正是这样,我虽然知道自己资历浅薄,但试试总无妨。”

  冯宏的话一出,孔德盛却沉默了。

  冯宏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所以再也不再扭捏,从身上掏出刚从银行里取出的万块钱递了过去。

  一边将钱递到孔德盛面前,冯宏一边说道,“还望孔部长助我一臂之力。”

  然而孔德盛却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怔怔的看着冯宏,直将脸皮一向奇厚无比的冯宏都看得有些尴尬起来,孔德盛才说道,“这么跟你说吧,主任这个位置竞争真的很激烈。”

  不等孔德盛的话说完,冯宏就抢着说道,“这个我知道,所以才会请孔部长帮忙。”

  孔德盛摇了摇头,当冯宏的话说完手,才一字一句说道,“你不是第一个为主任之职来找我的人。”

  此话一出,冯宏心里一惊,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以财务部部长在医院里的权威,不是像刘小敏这种科长所能比拟的,也正是因为这点,冯宏才厚着脸皮做了一回走后门的事情。

  “还有谁?”冯宏知道这句话不该问,但还是好奇的问了出来。

  但孔德盛却没有隐瞒,继续看着冯宏说道,“肝肠科科长刘小敏。”

  听到刘小敏,冯宏心里不禁暗笑了一声,刚才才把刘小敏给上了,看来在找自己前,刘小敏也找过孔德盛。

  冯宏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表面上却故作一脸疑惑,“除了肝肠科的刘小敏之外,还有谁吗?”

  “当然还有”,孔德盛意味深长的看了冯宏一眼,叹了口气后才说道,“这个位置想要抢到手的人可真是不少啊。”

  听到还有人,冯宏心里不禁有些暗恨,看来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其他人应该早就捷足先登了,不过冯宏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将那叠钱推到了孔德盛面前,“无论如何,还请孔部长帮这个忙。”

  孔德盛还是没有伸手来接,“你还是收回去吧,这些钱对你来说应该不容易。”

  看到孔德盛没有接过自己的钱,冯宏心里不禁有些黯然,小宁医院里比自己有钱有势的人多的是,冯宏这些钱确实少了一些。

  就在冯宏准备试探着问孔德盛是不是嫌少的时候,孔德盛却首先开口说道,“而且我还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虽然不是第一个来找我的人,但直到现在,我一个人的礼物都没收过,也包括你的,所以你还是拿回去吧,如果没别的事情,我也准备休息了。”

  说到这里,孔德盛的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

  而且孔德盛都已经下了逐客令,冯宏脸皮再厚,也呆不下去了,所以冯宏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虽然心里隐隐有些想要暴走的冲动,但冯宏最终还是隐忍了下来,好不容易做出这么一桩令人丢脸的事情,冯宏却还是撞上了铁板,这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就在冯宏起身告辞的时候,孔德盛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刚才孔雀离去的方向喊道,“雀儿,冯秘书要走了,你去送送他。”

  “哎,来了”,另一间的屋里瞬间传出了孔雀的声音。

  片刻后,一身运动服的孔雀再次出现在了冯宏的视线里。

  只见孔雀刚走到冯宏的面前,就疑惑的问道,“这么快就要走吗?你跟我爸的事情谈好了?”

  然而话刚出口,就见到冯宏有些黯然的脸色,孔雀疑惑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孔德盛,又看了看冯宏,似是猜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下去,“那我送送你吧。”

  冯宏再次对孔德盛挤出了一个笑容,转身就往外走去。

  没过多久,冯宏就与孔雀来到来到了楼下。

  事情没谈成,冯宏心里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此刻见孔雀那张无辜的脸,冯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所以直到楼下,冯宏与孔雀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就在冯宏准备上车时,孔雀终于开口了,“冯秘书,你真的走了?”

  冯宏不禁有些好笑,不走难道还留在这里让你爸爸看笑话不成?

  “当然,如果小雀儿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溜达一圈”,冯宏自然没有好脸色,所以声音也有些冰冷,完全与刚来时的客气天南地北。

  孔雀也知道冯宏话语中的讽刺之意,张了张口,但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转过身往楼上走去。

  看到孔雀欲言又止的模样,冯宏心里不禁有些诧异,“喂,回来。”

  孔雀回过头,面色有些黯然,“你还有什么事?”

  冯宏轻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说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孔雀摇了摇头,“没什么,你有事的话就快去吧。”

  “什么跟什么?你明明有话要跟我说的,有什么话就说吧”,冯宏强行将心里那丝不快抛却,挤出一脸笑容说道,“如果你真有时间,那就上车吧,我请你吃夜宵。”

  孔雀看了看楼上,又看了看冯宏,一时间却没有回答。

  看到孔雀的模样,冯宏就知道有戏,继续火上烧油的说道,“好了,别扭捏了,你难道没有逛过夜景吗?”

  孔雀原本就有些心动,因为不止冯宏看到她觉得面熟,就连她见到冯宏的第一眼也觉得有些面熟,感觉跟冯宏的如出一辙。

  但看到冯宏脸上有些坏坏的笑容,孔雀本能的摇了摇头,“可是现在天已经黑了,我爸会骂我的。”

  冯宏一时间有些头疼,敢情这小妮子还真是个良家少女,从她这句话里就应该知道她平时应该很安分。

  但冯宏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除了想听刚才孔雀想要说的话,冯宏还心生一计,如果真把孔雀给搞到手,冯宏有可能就成了孔德盛以后的女婿,他想不帮忙自己都不行。

  想到这里,冯宏作出一副和善无比的笑容下了车,而后又伸士般的将孔雀连哄带骗的拖上了院长专用车。

  将孔雀迎入副驾驭室后,冯宏才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你还那么古板,你年龄也不小了吧,该见见世面了,你没看到外面许多人都是夜晚出来疯狂的吗?”

  孔雀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可是我不习惯那样,再说了我爸只是让我送送你,如果让他知道我跟你出去玩,他会骂我的,要不等我跟我爸说一声吧,要是他同意,我就跟你去。”

  冯宏怎么可能答应,立刻发动了车子,一脚踩在油门上,院长专用车就“呼”的冲了出去,一边开着车,冯宏一边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吃了你的,不但不会吃你,我还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你少一根头发。”

  但孔雀看到车子突然间飙了出去,脸色迅速慌乱了起来,“你干什么?快停下来。”

  冯宏哪里肯停,都已经上了自己的车,冯宏自然不会放过,嘿嘿笑道,“你放心吧,回来我会跟你爸解释的。”

  孔雀一个劲的摇头,“我真的不去了,你快放我下车吧。”

  冯宏直接无视,却是将车开得更加飞快,片刻后,就远离了孔雀的家。

  随着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孔雀也被吓得连连尖叫,“你干什么,快停下来,不然我、我报警了。”

  冯宏继续无视,脸上升起一抹冷酷的笑容,继续扭着方向盘在宽阔的街道上驰骋。

  直到孔雀急得泪水流了下来,冯宏才开始减速,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女人在他面前流眼泪,看到孔雀一脸委屈的模样,冯宏悻悻的说道,“算了,你真的回去的话,你现在下车吧。”

  说着,冯宏将车停靠在了路边,而后等着孔雀下车。

  孔雀刚才一时心急,根本就将冯宏当成了危险人物看待,但真正停下车后,孔雀突然间才想到冯宏既然是爸爸的同事,应该不会真的伤害自己,一时间,她又有些不想下车起来。

  因为跟着冯宏飙车的感觉确实别有一番刺激感,以往都会在父亲的威严教导下循规蹈矩,但今天这种感觉完全超出了她平日里的平静心态。

  再者,这里除了路灯,一个人也没有,有的也都是来来往往的车辆,除此之外,就是远处无边的黑暗了。

  冯宏正是认准了这一点,才真敢停下车,以孔雀那种小女孩心态,这种地方对于她来说应该是很恐怖的存在。

  果然,在冯宏停下车后,孔雀却扭捏了许久都没有下车。

  冯宏嘴角升起一抹冷笑,原本想说一句,“你不是说要下车吗?怎么还不下?”

  但想了想,冯宏并没有说出来,因为怕激起孔雀的反弹,如果冯宏没有再说这么刺激孔雀的话,孔雀很有可能真的赌气下了车,到时候冯宏就真的上下不能了。

  想到这里,冯宏干咳了一声,说着,“我都说了,我不会把你吃了的,我带你兜兜风而已,别那么紧张。”

  孔雀脸色都憋得通红,听到冯宏的话,她似乎才像得到了解脱一般松了口气,“但你刚才开的车太快了,吓死我了。”

  冯宏嘿嘿一笑,“既然这样,我接下来开得慢一些就行了,好吗?”

  孔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而后便偏过了头去,脸红传来的滚烫孔雀自己自然感觉到了,她可不想冯宏看到她脸红的样子。

  冯宏也没在意,继续开着车向前奔去。

  不久后,冯宏便载着孔雀来到了一个公园前。

  看到这个公园,冯宏顿时想起了一个人,苏雅丽。

  这个公园正是不久前苏雅丽带冯宏来的地方,也正是那一次,冯宏与苏雅丽再一次和好。

  看到冯宏似是陷入沉思的样子,孔雀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怎么了?”

  扣到孔雀的声音,冯宏才从记忆中回过神来,急忙摇头道,“没、没事,我们快下车吧。”

  说完,冯宏自顾下了车,而后又走到另一边,将一脸迟疑不定的孔雀也迎下了车。

  看着孔雀惊疑不定的模样,冯宏摇了摇头,指着周围的一对对男女说道,“你那么害怕干嘛,你看看周围,全都是跟你年龄差不多的美女帅哥。”

  孔雀虽然点了点头,但脸上的惊色却没有消减半分,尴尬的说道,“这个地方我没来过,所以……”

  冯宏翻了个白眼,“放心吧,有我在,你不会出事的,不但不会出事,而且还会很开心,你放心大胆的跟着我,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也只有跟孔雀这种小女孩,冯宏才会用“好玩”这个词了。

  孔雀在迟疑了片刻,似是坚定了某种念头,才跟着冯宏一起向公园里走去。

  公园里白天人很少,但像这种黄金时间,却是人最多的时候,冯宏与孔雀穿过层层人流,终于来到了那座久违的人工木桥上,这个木桥矗立在整个湖面之上,水中不时闪烁出阵阵灯光,直将桥上的人照着时绿时红,场景惬意无比。

  冯宏害怕孔雀走丢了,直接牵着了她的手。

  刚开始时,孔雀还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在冯宏强硬的手段中,她还是妥协了下来,任凭冯宏拉着她的手向前穿梭而去。

  似是孔雀实在难以适应这种喧闹的场景,皱了皱眉说道,“这里人太多了,不如去个安静的地方吧。”

  冯宏原本就有这打算,没有僻静一点的地带,他还真不好揩油,所以立刻就同意了。

  片刻后,两人终于来到了一条幽暗曲折的小径,小径周围全是婆娑茂密的树影,而周围也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两人刚停下来,冯宏就问道,“你刚才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冯宏将孔雀带来这个地方,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这事。

  孔雀诧异的看了冯宏一眼,片刻后才点了点头,“是的。”

  “什么话?”

  孔雀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看了半晌,见冯宏也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才缓缓说道,“我知道你来找我爸什么事,是不是为了竞争主任那事情?”

  冯宏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有些殷切的期待着孔雀的下文。

  孔雀继续说道,“有很多人来找我爸了,就数你最年轻,那些来找我爸的人也都送了很多礼,尤其是钱,但我爸一直都没收,你知道那些人走后,我爸都对我说了什么吗?”

  “不知道”,冯宏虽然想不出孔德盛对孔雀说什么,但想了想,也知道应该是人心丑恶这种教育后代的话吧。

  见到冯宏有些黯然的神色,孔雀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因为我爸跟我说,在整个小宁医院中,他最看好的还是一个叫冯宏的年轻人,也就是你。”

  “什么?”

  此话一出,便尤如睛霹雳,冯宏整个身躯都颤抖了一下,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孔雀,见到孔雀确实不像说谎的样子,冯宏喃喃道,“怎么会这样?那我刚才送的礼他为什么不收?”

  孔雀叹了口气,“就是因为你刚才做的那些,才会让我爸失望,许多人都来找他走后门了,就只有你一直都没来,他原以为你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没想到你今天居然也像其他人一样来送礼了,我爸应该是因为这事才会对你失望吧。”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冯宏之前对孔德盛这个财务部的部长原本就一直心存好感,没想到他真的是这么一个做事光明磊落的人,冯宏如今来这么一手,反而显得自己是个小人了。

  想到这里,冯宏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才解恨。

  看到冯宏脸上的悔恨之色,孔雀出言安慰道,“不过你也别太灰心,我爸刚才虽然对你失望,但也不是没有机会狱得他的支持。”

  “是吗?你有什么办法?”听到孔雀的话,冯宏就好比听到美妙无比的圣音一般,一扫之前的萎靡之态,整个人顿时又变成精神了起来。

  孔雀呵呵笑了一下,“就是因为我爸会失望,所以证明他还没有对你彻底失去希望,至于以后你怎么狱取他的支持,就要看你用什么办法了。”

  冯宏坚定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以后还真的花些力气在孔德盛的身上,不过冯宏却始终没有忘记将孔雀带来这里的目的,如果能把眼前少女搞到手,比什么都管用。

  所以冯宏借机靠近了孔雀一些,开口说道,“你平时是不是都不会来这种地方?”

  孔雀点了点头,“是啊,我爸对我很严厉,一般情况下,除了读书,就是在家帮忙干家务,如果真要出来,也必须得他们陪伴。”

  听到这话,冯宏在惊讶孔德盛的家教严格的同时,也不禁喜上心头,以孔雀的说法,她应该还是个处子了。

  然而下一刻,冯宏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不会还在念书吧?”

  冯宏虽然色胆包天,无女不薄,无色不碰,但对于还在学校里的学生,他还保留着最后一点良知,如果孔雀还在念头,冯宏还真的不好对她毛手毛脚。

  然而孔雀的回答却令冯宏再次兴奋了一下,“我去年刚刚毕业的。”

  “你都已经毕业了,那你爸怎么还管你管得那么严?难道他没给你找工作之类的吗?”

  孔雀摇了摇头,“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我爸说这个世道太乱了,说等明年再帮我找个好工作。”

  冯宏皱了皱眉,他今天带着孔雀出来,原本打的就不是什么好主意,如果真把孔雀怎么样了,别说孔德盛会帮助自己,不被他拿着刀追着砍已经谢天谢地了。

  但人都已经带到了这里,冯宏也管不了那么多,试着问道,“以你的说法,你现在应该也还没男朋友了?”

  提到这个问题,孔雀的脸顿时就泛起了两片红晕,虽然光线暗淡,但因为两人距离比较近,冯宏还可以从周围的余光中见到看到孔雀脸上的变化。

  就像被人捉住了小尾巴一样,片刻后孔雀才有些羞涩的回答,“还、还没有。”

  然而冯宏早就在女人堆里打滚太久了,对于男女之事就像家常便饭一样,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羞涩,继续问道,“那你爸准备给你找什么工作,不会是想让你也去当一名医生或者护士吧?”

  此话一出,孔雀立刻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你怎么知道的?”

  冯宏一惊,他原本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居然还真有这么回事,“你是从什么学校毕业的?”

  孔雀想也不想,就答道,“医师学院。”

  冯宏“哦”了一声,心里简直乐翻了天,真巧不巧,如果以后孔雀还真的分配到小宁医院里,冯宏完全可以先将她搞定,或许还可以提前让她去医院里工作。

  想到这里,冯宏的目光就开始泛起了一丝狼的目光,盯着孔雀的眼神也比刚才火辣了许多,“你今天多大了?”

  就算冯宏想立刻扑上去将孔雀正法,但什么事都得有个过场,如以冯宏还是耐着性子继续与孔雀扯淡下去。

  孔雀有些羞涩的说道,“二十三。”

  似乎只要是跟男女之事扯上一点关系,孔雀就特别害羞。

  冯宏一听,心里顿时有了主意,孔雀正是花季年龄,而且心思也比较单纯,如果要搞定的话,只要用一两场比较浪漫的或者感动的事来刺激一下,几乎就能到手了。

  一想到这些,冯宏的下身便开始有了反应,小冯宏快速的充满血,将裤裆都顶了起来。

  为了不让孔雀发现,冯宏就想侧过身避开,但身体还没转身,便被孔雀发现了。

  只是看了一眼,孔雀就害羞的转过了身去,虽然羞涩,但毕竟是学医的,对这方面似乎也很了解,所以一看到冯宏裤裆顶起的小帐蓬,立刻就想到了什么,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你心里都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事情?”

  冯宏倒是无所谓,嘿嘿笑道,“没什么,正常生理反应而已。”

  孔雀脱口而出,“流氓”。

  但话刚出口,似是又发现自己的话有些过了,又急忙低低的说道,“我们还是走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冯宏见四下无人,而且光线又暗淡,胆子也开始大了起来,一把拉住孔雀的手,无所谓的说道,“如果我连这点反应都没有,还配做个男人吗?”

  冯宏原本还想像恋爱时一样做一两件感动的事情来软化孔雀的芳心的,但现在看来,还是长枪直入比较方面和快捷。

  “你……”,孔雀顿时就慌乱了起来,一边挣扎一边说道,“你想干什么?”

  冯宏既然做都做了,哪里还会放手,瞬间一把将孔雀搂了过来,在孔雀还没发出尖叫之前,一张厚实的嘴唇便贴了上去。

  “呜呜”,孔雀一个劲的挣扎,但在冯宏的嘴唇贴上去的刹那,她的整个身躯却忽然狠狠的颤抖了一下,而后那双正在剧烈挣扎的手却破开荒的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两人都快呼吸不过来时,冯宏才停了下来。

  在冯宏停下来的瞬间,孔雀像是从震撼中反应过来,双手又开始挣扎了起来,“你放开我。”

  冯宏嘿嘿笑道,“你不是还没男朋友吗?我决定了,我以后做你的男朋友,而且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在几天之内就让你进入小宁医院上班,而不用通过你父亲的努力,怎么样?”

  然而此刻的孔雀似乎一点都听不进去,冯宏的这种举动对她来说冲击太大了,之前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的人,却一时间被冯宏把初吻都给夺了去。

  “不,我现在只要回家,你如果不送我去,我就自己打车去。”

  孔雀虽然挣扎得厉害,但冯宏却没有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双手始终紧紧的握住孔雀的双手,“你别怕,什么都会有第一次,你放心,只要经过了这次,以后你会爱不释手的。”

  “我才不要,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孔雀此刻慌乱到了极点,冯宏的刚才的举动太唐突了,直将她的脑海都击得一片空白。

  冯宏不出手都已经出手了,根本就不在乎孔雀这种毫无威胁的话,用力一拉,便将孔雀的身躯拉着撞到了自己的胸膛。

  或许是因为像是恋爱时的激动,当与孔雀的身体亲密接触的刹那,冯宏只感觉一阵柔软无比肉感传入大脑,让他冷不盯的一个激灵。

  尤其孔雀胸前那对柔软的玉峰,更是给冯宏带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而孔雀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被冯宏拉着贴上去的刹那,孔雀的挣扎顿时就变得无力了起来,整张脸更是涨红得像红苹果一般,但口中却还仍自喃喃道,“你快放了我,我要回家。”

  冯宏一不做,二不休,一只手揽着孔雀的腰肢,一只手却已经收回来攀上了孔雀的双峰,“只要过了这次,你会对这种事情乐不思蜀的。”

  冯宏一边在孔雀的耳边轻声呢喃,一边肆无忌惮的揉搓着孔雀那对并不饱满,但却弹性十足的双峰。

  在冯宏双手的动作下,孔雀顿时发出一声嘤咛。

  听到这声嘤咛,冯宏下身的小冯宏更是胀得厉害,只恨不得将裤裆都给顶破了。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冯宏准备长枪直入的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继而一男一女的交谈声也越来越近。

  冯宏不禁暗骂了一句,“妈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这不是成心在坏我好事吗?”

  心里虽然老大的不爽,但冯宏还是放开了渐渐陷入迷离之状的孔雀,冯宏的脸皮再厚,也没有厚到在人前做一些伤风败俗的事情。

  越来越近的时间孔雀自然也听到了,又被冯宏这么一松,陷入迷离的双眼瞬间恢复了清明,孔雀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而后头也不回的捂着脸向小径的另一边奔去。

  “你等等我,等一下你迷路了。”

  冯宏知道这次没能把孔雀给就地正法,下次再想骗她出来就难了,不过只要现在还没送她回去,冯宏就还有机会。

  一边喊着,冯宏一边追了上去。

  而孔雀,却根本没有理会冯宏的话,只顾着埋头向向狂奔。

  连冯宏在后面都跑得腿都酸了,但前面的孔雀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继续不要命的狂奔,似是冯宏就是一只食人魔一般,只要被冯宏追上,她就难逃活口。

  直到将这个公园都转了一圈,冯宏还是没能追上前面的孔雀。

  而孔雀,则根本就不知道哪里是哪里,只顾着埋头奔跑,直到跑得双腿发软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回头看去,却依然看到冯宏距离自己不过几米的距离,看到冯宏正在扑向自己,孔雀急得又准备再次向前跑去。

  看到孔雀的动作,冯宏急忙喝道,“别跑了,再跑你就掉水里去了。”

  直到此刻,孔雀的心都渐渐平静了一些,其实她也没有力气再向前跑了,所以也停了下来,但却警惕的望着冯宏,“你别过来。”

  冯宏应声停了下来,他可不敢再继续惹这位脚上带风火轮的少女了,冯宏也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你跑那、那么快干嘛,要不是担心你跑丢了,我才没那心情追你呢。”

  “可是你刚才……刚才……”,说到这里,孔雀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听到孔雀的哭声,冯宏顿时皱起了眉头,在心里念了一声“罪过”,然后才出言安慰道,“你别哭了,刚才我不是也没把你怎么样吗?”

  “还没怎么样,我的初吻都被你强行夺走了,而且你的手还、还那么不老实,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孔雀梨花带雨的越说越气,眼泪更是忍不住的涔涔而下,“要是让我爸知道了,都不知道他会怎样处罚我,呜呜……”

  冯宏的欲望早在刚才的狂奔中跑没了,此刻才有些后悔,这么心性单纯的少女,冯宏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好了,你别哭了,我保证以后不再对你那样了”,冯宏一边说着,一边渐渐向前走去。

  “别过来”,见到冯宏走上前来,孔雀又再次警惕的大喝了一声。

  冯宏急忙止住脚步,“好了,我不过去,行了吧。”

  片刻后,孔雀的的哭声才渐渐停止,而后狠狠的看了冯宏一眼,眼中满是愤慨的神色,“马上送我回去。”

  听到这句话,冯宏终于抹了把冷汗,这场闹剧终于结束了,幸好这里人少,不然被人指指点点,冯宏还不知道像孔雀这种宅女会受多大的刺激。

  冯宏都有些不敢继续想下去,所以急忙点了点头,“好,我马上送你回去。”

  冯宏现在可是一点也不敢跟孔雀叫劲了,更加说霸王硬上弓这种事情。

  但在向公园外走时,孔雀却还是有意无意的避开冯宏一段距离,对冯宏的警惕一直都没有放下。

  冯宏倒也没在意,现在只要把孔雀安全的送回家,冯宏才能真正放下心来,刚才从孔雀家出来时,孔德盛就是让孔雀来送自己出门的,没想到却被自己来到这里猥琐了一番。

  今天自己对孔雀做的事如果传到孔德盛的耳朵里,别说想狱得孔德盛的支持,就连冯宏想跟孔雀继续下去都是一种奢望。

  想到这些,冯宏就一阵头头,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着了什么魔,居然会做出那么冲动的事情来。

  “唉,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冯宏最后也只能这样感叹一句了。

  不久后,冯宏与孔雀才走出公园,再次来到停车场内。

  现在的孔雀对于冯宏来说,无异于像对待一个公主一般,冯宏小心翼翼将孔雀迎上了车,而后才驾着车慢慢悠悠的返回孔雀的家。

  一路上,孔雀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怔怔的看着车窗外发呆。

  而冯宏,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直到快要到达孔雀家的时候,冯宏终于才忍不住问道,“你不会将这事跟你爸说吧?”

  冯宏的声音一出,瞬间将在发呆的孔雀吓了一跳。

  然而孔雀在反应过来后却瞪了冯宏一眼,“你问这个干嘛?难道还嫌我丢人丢得不够吗?我告诉你,要是你敢在我爸面前提刚才的事情,我就跟你拼命。”

  听到孔雀的话,冯宏终于放下了心中一块巨石,尴尬的笑了笑,“我还害怕你把这事告诉你爸呢,既然你也这样想,那是最好不过了。”

  说到这里,冯宏再次开口道,“对了,刚才的事情是我太冲动了,我在这里向你郑重道歉。”

  孔雀此刻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虽然刚才她很激动得无以复加,但当平静下来回想的时候,她对冯宏却没有了刚开始时那种想将冯宏大卸八块的恨意,反而有一丝丝激动。

  毕竟孔雀也不小了,换作其他人,或许早就已经尝过禁果,虽然在孔德盛的威胁教导下,让她这么多年来对男女之事都一直处于幻想状态,若不是冯宏刚才实在太过突然,或许她就真的被冯宏给征服了。

  想到这些,孔雀不禁深吸了口气,看向冯宏的目光也没有了刚才的警惕之色,但声音依旧冰冷无比,“不用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