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用身体拉票
( 本章字数:11764 更新时间:2013-7-22 10:59:00 )

  孔雀脸色的神色变化冯宏自然看在眼里,以冯宏对女人的了解,哪能不知道孔雀在想些什么,所以说话也比刚才大胆了一些,“你不生气就好,以后我再来你家拜访的时候,你可别不理我。”

  “你这个色狼去死”,听到冯宏说还有下次,孔雀顿时就怒了起来。

  冯宏嘿嘿一笑,也没在意,继续开着车向前奔去。

  不久后,冯宏终于将孔雀送到了家门口。

  刚一停车,孔雀就火急火燎的下了车,而后头也不回的向楼上奔去。

  冯宏刚才才对孔雀做了那么不光彩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傻到要去送孔雀上楼,所以在孔雀下车后,冯宏也第一时间就开着车奔出了这片小区。

  当冯宏再次回到医院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冯宏将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后,就径直回家了。

  第二天,冯宏依旧照常上班。

  其实冯宏的事情也不多,所以没多久,冯宏就将自己的工作的事情处理完了,在处理完之后,冯宏终于有时间有吴飞飞调侃了。

  “对了,你说我能当上主任的机率有多大?”

  吴飞飞早就回答冯宏的这个问题上十遍,此刻又听冯宏问起,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当然是全力支持你上位,但医院里这么多人,就算我是院长,如果你没有得到其他人的支持,也难以真的上位啊。”

  冯宏尴尬一笑“我才来医院工作没多久,人脉浅不说,资历又比不过那些人,你就不能为我想想其他办法吗?”

  吴飞飞没好气的瞪了冯宏一眼,“我不是让你去财务部部长孔德盛家里做拉拢一下关系吗?难道你这几天没去?”

  此话一出,冯宏立刻就想起了昨天在财务部部长家吃瘪的事情,一时间神色就萎靡了下来,除了不时在吴飞飞曲线的身躯上瞄来瞄去的目光还有些兴奋之外,冯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到冯宏的神色,吴飞飞似是猜到了什么,“难道你没把孔德盛拉拢过来。”

  冯宏仰坐在椅子上点了点头,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我昨晚去了,不过他根本就不领我的情。”

  吴飞飞皱了皱眉,“不可能啊,他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应该是比较好说话那种,除非他隐藏得很深,连我都看走了眼。”

  冯宏摇了摇头,“你倒是没看走眼,是我看走眼了。”

  “怎么说?”

  冯宏将昨天去孔德盛家送礼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但后来跟孔雀的一切却只字未提。

  听完冯宏的叙述,吴飞飞皱了皱眉,“看来是你用错了方法。”

  冯宏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自己用错了方法,但此刻最重要的是想着怎么去补救。”

  吴飞飞沉默了片刻,脸上忽然升起一丝狡黠,“要不你去试试别的人吧。”

  听到吴飞飞的话,冯宏瞬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呀,我怎么这一点都没想到,又不是只有财务部部长一个人说了算,看来我也得去找其他人谈谈感情了。”

  一说到还有机会,冯宏立刻一扫萎靡之色,整个人顿时又充满了信心。

  然而没等冯宏高兴多久,就发现吴飞飞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冯宏诧异的问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吴飞飞意有所指的说道,“难道你没听到医院里的传闻吗?有些候选人为了竞争主任一职,可是什么手段都用了出来,而且我们医院大部分高层似乎都是女的吧?”

  冯宏心里一跳,看来吴飞飞还真是深思熟虑,连这点都被他知道了,不过没被吴飞飞捉奸在床,冯宏自然是打死也不会承认,所以冯宏第一时间就作出了一副愤怒无比的神色,“哼,这些人也真是恬不知耻,居然为了那么一个职位什么龌龊的勾当都干得出来,就算让他们登上了主任一职,也纯属是个祸害,我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

  冯宏的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若不是吴飞飞早就领教过冯宏的变脸之术,还真的会被冯宏的这番话感动了呢。

  吴飞飞“噗嗤”一笑,没好气的说道,“算了吧,就你?还是省省吧,做你该做的事情就行了,还有,记住我刚才的话,我不希望你变成他们之中的一员。”

  冯宏面不改色,“放心吧,就算我去拉拢那些女高层,我的心可以妥协,但我的身体绝不会妥协。”

  “你说什么,你这个混蛋”,吴飞飞气得怒骂了一句,举起一只手就准备狠狠拍向冯宏。

  然而吴飞飞刚刚举起手,冯宏便蹿了出去,而后夺门而出,哈哈大笑着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不久后,冯宏将目标锁定了另名一名医院的高层,五官科的科长左娜。

  想到就做,冯宏从来都不是一个拖拖拉拉的人,尤其左娜还是个脸蛋长得不错的少妇,对于女人,冯宏更是来者不拒。

  刚才冯宏虽然在吴飞飞面前大气凛然的说着那么一番激昂的话,但说那句话的时候,冯宏的心就已经背叛了自己的话。

  原本冯宏就想直接去五官科的,但去五官科的的路上,冯宏却遇到了昨晚将自己逐出家门的财务部部长孔德盛。

  看到孔德盛,冯宏顿时就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毕竟昨天在他家里吃了一次闭门羹,后来又猥琐了他的宝贝女儿,冯宏一时间还真有些害怕面对孔德盛那张老脸。

  所以刚刚瞥见孔德盛,冯宏就装作抬头看天花板,就像天花板是有什么非常值得究竟的事情般,脚步却比刚才加快了一倍不止。

  然而冯宏越是不想跟孔德盛打招呼,孔德盛却偏偏找上了冯宏。

  只见孔德盛在很远就直呼其名的喊道,“冯宏,你过来一下。”

  一听到孔德盛指名道姓的叫自己的名字,冯宏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讪笑道,“孔部长,您在这里啊,真是幸会。”

  然而令冯宏意外的是,孔德盛居然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笑着对冯宏说道,“冯宏啊,我知道昨天我的话有些过份,不过你不要灰心,只要努力,你还是有机会的。”

  听到孔德盛的话,冯宏诧异的看了孔德盛一眼,见孔德盛不似说假话的样子的,冯宏心里顿时升起一阵狂喜,“您愿意支持我?”

  孔德盛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什么人后,才对冯宏点了点头,“医院里有那么多医生,都对那个叫钟洁的女人冷眼旁观,唯独你,偏偏对她伸出了援手,这一点足以说明你是个富有正义感的年轻人,所以我一定会支持你。”

  冯宏不禁一阵尴尬,他救钟洁最初的目的可不怎么光彩,但冯宏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因为这一点而被财务部的部长另眼相看,冯宏瞬间顺水推舟的说道,“这没什么,再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嗯,不错,有你这句话,如果你能真的做上主任一职,真的是我们医院的一种福气。”

  冯宏一脸正色的说道,“放心吧部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又是一大堆客套话,冯宏说得铿锵有力,就算在权力圈中打滚了多年的孔德盛也没能看穿冯宏的演技。

  昨天冯宏还黯然而归,没想到一天不见,孔德盛便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居然会明目张胆的对冯宏支持,冯宏在兴奋的同时,心里不禁隐隐有些担心,孔德盛会不会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

  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测,冯宏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孔部长,我想问个唐突的问题,希望您别介意。”

  “嗯,什么问题你尽管问。”

  冯宏清了清嗓音,才继续说道,“以您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自己争这个主任之位,为什么您没有参加竞选呢?”

  刚说完这句话,冯宏立刻就低下了头,似是害怕孔德盛反感一般,冯宏又急忙补充道,“如果有冒昧的地方,部长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听到。”

  孔德盛诧异的看了冯宏一眼,但看到冯宏拘谨的模样,瞬间又笑了起来,“年轻人不用这样,你有这种疑问也很正常,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不是我对主任的位置没兴趣,而是我已经老了,就算坐上主任那个位置时间也呆不长,而且我对权力也没什么欲望,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只想好好在医院里过完剩下的几年,所以还是给你们这些年轻有为的年轻人留点机会吧。”

  冯宏不禁皱了皱眉,他可不相信孔德盛真的有这么伟大。

  看出了冯宏的疑惑,孔德盛将头凑到冯宏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我可不想步前任院长与主任的后尘。”

  听到这句话,冯宏终于释然了,不过却对孔德盛这个老滑头再次另眼相看了起来,以他的说法,他之前应该干过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才会害怕自己步入前任院长与主任的后尘。

  与孔德盛道别后,冯宏径直向五官科走去。

  五官科因为还在十楼上,所以冯宏只能乘坐电梯。

  此刻又是早上行人出入最多的时间,所以电梯门刚一打开,就有一大堆人涌进了电梯内,冯宏只是稍慢了一步,就被挤了出来。

  无奈之下,冯宏只能等下一轮电梯了。

  就在冯宏等得不耐烦之际,肩膀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冯宏回过头,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手中拿着一本入院单,看着冯宏微笑道,“请问五官科是在哪一楼?”

  冯宏一时间没有回答,因为冯宏的注意力已经被少女的打扮深深的吸引住了眼球。

  少女穿着很暴露,胸前只有一条黑色布带裹着最突出的地方,肩膀和腹部都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而下身则是一条花边超短裙,短裙下是两条圆润修长的大腿。

  看到冯宏不回答,少女不禁皱了皱眉,再次问道,“请问……”

  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冯宏就立刻反应了过来,抢着说道,“我现在就去十楼,你跟着我去就行了。”

  “嗯,好的,真是谢谢你了”,少女脸上立刻露出一抹惊喜。

  周围还有不少人,冯宏心里虽然激动,但自然不会盯着不放,所以在回答了少女的话后,冯宏就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然而少女却再次问道,“对了,你也是这个医院的工作人员吗?”

  “是啊”,冯宏回过头,只是在少女的脸上扫了一眼,而后又不易察觉的在少女的神秘部位扫来扫去。

  为了不引起少女的注意,冯宏继续说道,“你是刚就诊还是来看病人?”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非常强烈,无论别人再用多么隐蔽的方式偷窃,都会被第一时间发现,事实果然如此,冯宏只是瞟了两眼,少女便有些尴尬的侧过了身,才微笑着应了一声,“我是来就诊的。”

  被少妇看穿,冯宏再也不好意思看下去了,立刻正了正脸色,轻咳了一声说道,“咳、嗯,你要去五官就诊?”

  少女虽然侧过身,但目光却时不时的斜向冯宏,听到冯宏的话,少女再次应道,“是啊,我看鼻炎的。”

  “哦,这样啊”,冯宏虽然在医院工作,但对于这些病情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也只能随便敷衍几句。

  就在冯宏与少女交谈之际,电梯终于再一次载着满满当当的人下来了,不过这次冯宏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从上面下来的人刚走出电梯,冯宏便一把拉着少女的手奔入了电梯之中。

  因为冯宏的这一动作有些突然,少女猝不及防之下差点一个踉跄就栽倒在地,原本就想尖叫一声,但看到后面跟着像潮水一样涌来的人流时,少女终于明白了冯宏的目的,跟着冯宏奔入电梯之中后,对冯宏投去了一个感激笑容。

  冯宏是成功的冲入了电梯之中,但接下来的人流却依然将整个电梯挤得快来滴出油来,几乎是人挨着人,达到就连转个身都在问题这种地步。

  也正是因为这样,冯宏与少女之间的距离就非常近了,少女口中虽然一直在喊着周围那些人“别挤”,但那身像是水做的娇躯却紧紧的贴到了冯宏身上。

  这一贴之下,冯宏心里顿时就乐了,平时想占便宜还找不到机会,这种时候占便宜可谓光明正大,所以冯宏倒是不在意少女的身体贴着自己。

  因为少女是面对着冯宏,所以冯宏自然是面对面的与少女贴在了一起,感觉着少女胸前那对玉峰传来淡淡体温,冯宏心里无由来的居然升腾起了一丝邪火。

  因为要到达十楼,而每一楼的人都特别多,所以每一层楼电梯都要停一次,这也使得冯宏与少女不得不继续挤在一起。

  为了更深刻的体会到少女身体的柔软度,冯宏时不时也跟着少女说一句“别挤”,在说话的同时又继续扭动一下身体。这一扭动顿时又让少女的身体与自己的身体摩擦不断。

  在摩擦了片刻后,少女脸上终于腾起了两片红晕,她似是被这种摩擦弄得有些吃不消,连呼吸都开始有些急促了起来。

  而且又是紧贴着冯宏,那阵阵急促的呼吸瞬间扑打在冯宏的脖子上,更是令冯宏心痒难耐,冯宏止不住的在心里意淫,而意淫的对象,自然是眼前的少女。

  只是想了片刻,冯宏的下身便开始有了反应,裤裆内的小冯宏渐渐昂起了高高的头颅,在昂起的刹那,便顶住了少女的腹部。

  少女似是也感受到了冯宏下身的异样,原本已经腾起两片红霞的脸上更是涨得通红,少女没敢抬头看冯宏,扭捏着想要避开冯宏顶着她的下身,但刚退出一点,便又被周围的人挤了回来。

  这一来一回之下,直让两人的动作像是在床上激战一般,而且越是摩擦,小冯宏就越兴奋,片刻后就胀得跟一根铁柱一般,直顶得少女的腹部生疼。

  而冯宏,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脸色如电梯内的其他人一样平静无波。

  少女偷偷的看了冯宏一眼,见冯宏一脸平静后,少女不禁在心里腹诽,“看来遇到闷骚型的色狼了。”

  不过此刻才电梯才升到第六楼,少女终于忍不住,低声对冯宏说道,“你可不可以转过身去。”

  冯宏一脸为难的说道,“我哪里能转得过去?要是能转我早就转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听到冯宏的话,少女支支吾吾的说道,“可是你、你……挤得我有些疼。”

  少女原本想说“顶”的,但害怕电梯里的其他人听出什么,所才改成了“挤”。

  冯宏下身的反应只有少女一个人感受得到,再加上冯宏一脸平静的样子,电梯内的人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冯宏心里自然乐翻了天,刚才还在对电梯里的乘客愤愤不平的心情早已抛到脑后,冯宏此刻恨不得这个电梯突然坏了,就一直停在这里。

  “我也没办法”,冯宏只能苦笑着说了一句。

  冯宏与少女便这么站在电梯里与彼此最突出的地方不断摩擦,少女自然是胸部,而冯宏则是下身变身了的巨物。

  时间虽然不长,但总算熬到了十楼。

  十楼刚一到,少女便拼命的向电梯外挤,而冯宏,也害怕别人发现自己下身的异样,也急忙跟着少女向外挤去。

  终于挤出了电梯,冯宏与少女都长出了口气,冯宏脸上倒是看不出一点变化,但少女就不一样了,整张脸都涨得通红无比,就连呼吸也变得上气不接下气,随着少女的呼吸,那对只被黑布带裹着的胸脯就像波浪一样跌宕起伏,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好了,这里就是五官科,如果你不知道哪里是鼻科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幸好冯宏的衣服有些长,所以才遮住了顶起的裤裆。

  少女一时间不敢与冯宏的目光接触,听到冯宏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好、好的,那就谢谢你了。”

  冯宏呵呵一笑,“不用客气,跟我来吧。”

  说着,冯宏径直上前领路,而少女则低着头跟着冯宏身后。

  冯宏到此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寻找五官科的科长左娜,但有这样的美少女存在,冯宏自然不会放过,所以也不介意浪费一些时间在少女身上,如果能因此而与少女结识,更是冯宏最喜欢的事情。

  想到这里,冯宏不禁随口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走在冯宏的身后,所以冯宏并没有看到少女此刻的表情,只听低低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我叫陈曦。”

  “哦?陈曦,好名字”,冯宏不禁笑着赞扬了一句。

  冯宏的主意自然很简单,只能知道了少女的名字,以后要来这里找少女“聊天”,自然就方便得多。

  不久后,冯宏就带着少女来到了鼻科。

  然而在进入鼻科办诊断室的时候,冯宏却见到了五官科的科长左娜。

  冯宏来这里原本就是来左娜的,此刻见到自己要找人的就在这里,冯宏立刻有些激动的说道,“左科长,我正有事找你呢。”

  “什么事?”

  左娜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妇女,虽然眼角已经有了一丝皱纹,但却对她那张白晰美丽的脸没有丝毫影响,也正是这样,反而增添了一丝女人应有的妩媚。

  冯宏早虽然对左娜不是很熟悉,但却也经常看到这个五官科的科长,之前冯宏还觉得左娜老了一些,冯宏还对之没有“兴趣”,然而这么近距离观看,冯宏不免感叹自己之前的误断,虽然左娜没有吴飞飞那种理智与温柔并存的美,但却也丰韵尤存。

  “只是一点小事,如果左科长忙的话,我等一下再来好了。”

  “哦?我现在倒是不忙”,左娜诧异的看了冯宏一眼,才发现跟在冯宏身后的少女。

  看到少女手中握着的入院单,左娜脸上露出释然的神色,“原本你是带这位姑娘来住院的,快进来吧,把单子拿给主治医生。”

  冯宏原本想解释自己找左娜不是为了这事,但话刚到嘴边,立刻又被冯宏生生咽了回去,既然左娜这样认为,那冯宏也就好人做到底了,毕竟陈曦确实是他从一楼领上来的。

  “哦,既然她已经到了这里,那我也安心了,不过有些小问题还想跟左科长商量一下。”

  “好,那去我的办公室吧,这里是诊断室,就不在这里妨碍他们就诊了”,左娜一边说着,一边向诊断室外走去。

  冯宏自然也跟着左娜向外走去。

  不过没走两步,冯宏便被一只纤细的手拉住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拉住冯宏的是那名叫陈曦的少女,当冯宏回头看去时,只见到少女已经摆脱了刚才的羞涩,正一脸殷切的盯着自己。

  看到少女可爱的模样,冯宏心里不禁一荡,但当着左娜与那几名医师的面,冯宏并没有表现得多么热切,只是随口说了一声“冯宏”,便跟着左娜走出了诊断室。

  不久后,冯宏便跟着左娜来到了五官科的办公室里。

  不得不说这些办公室无论装饰或者办公用具,都比园艺部那些地方高级得多,不仅宽,而且各项设施也很齐全。

  然而在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冯宏却见到左娜随手将门关了起来,动作虽然很随意,但却被冯宏注意到了。

  “这不是一直都是我的专长吗?难道……”,看到这一幕,冯宏不禁对眼前丰韵尤存的女人充满了期待,只要说到关门,冯宏自然就联想到了很多旖旎的场景,就比如与蒋宁在园艺部的办公室,或者与吴飞飞在院长办公室,无一不是片刻后就上演起了激情大戏。

  冯宏心里虽然猜到了这些,但却没有表露出什么,只是客客气气的跟着左娜进入办公室内。

  刚进入办公室,左娜就立刻倒了一杯茶递给冯宏,“哎呀,没想到冯秘书也会找我,说吧,你有什么事?”

  因为刚才见到左娜关系的动作,冯宏也不再那么拘束,直接坐到了一张椅子上,才不紧是慢的说道,“我是有件事想请科长帮忙。”

  “什么事?”左娜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身躯不易察觉的向冯宏逼近了一分。

  对于左娜的动作,冯宏却作出一副不知道情的样子,继续说道,“是这样的,你也应该知道现在大家都在忙得竞选主任一职,我是想……”

  冯宏刚说到这里,就被左娜开口打断,“你也想参加竞选?”、

  冯宏点了点头,“正是,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直接说了,我今天来是想请左科长帮我投一票。”

  “帮你投票吗?”左娜立刻露出了一副为难之色,“我虽然没有参加竞选,但这段时间来,找我的人可是不少呢,我都记不清冯秘书是第几个了。”

  一边说着,左娜一边端着自己的茶杯又向冯宏迈出了一步。

  原本两人的距离就不是很远,左娜虽然靠近的动作很缓慢,但此刻却已经距离冯宏不到半米的距离。

  “这样啊,那不知道左科和要怎么样才肯支持我呢?”冯宏露出一丝笑意,目光毫无遮掩的在左娜的胸口上瞟了一眼。

  冯宏的目光左娜自然注意到了,但她不但没有反感,而且眼中还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看到左娜眼中的得意,冯宏心中就有了底,“我没色诱你,你居然就先色诱我,既然自动送上门,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冯宏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继续说道,“左科长有话直说,只要你能投我那一票,什么条件我都尽量满足你。”

  说到“满足”两个字的时候,冯宏不禁加重了语气。

  左娜顿时呵呵笑了起来,有些玩味的斜了冯宏一眼,“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难道左科长还不相信我的诚意?”说着,冯宏不禁将双手五指捏得“啪啪”直响,示意自己足够强壮。

  左娜意味深长的看了冯宏一眼,“哦?那我倒要看看冯秘书有多少诚意了,如果你的诚意打动我的话,我或许还真会站到你这一边哦。”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作为一个大男人的冯宏,自然不会再继续扭捏下去,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桌上,而后缓缓的立身而起,脸上升起一抹坏笑,“不知道左科长需要我怎么做才算有诚意,又要做到哪种程度才能打动你呢?”

  冯宏一起身,距离自然又与左娜再次拉近了一些,只要谁往前迈一步,两具异性的躯体就可以触碰到一起了。

  见到冯宏起身,左娜却故意退开了一步,但脸上的笑容却丝毫没有减弱,“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看冯秘书想要哪方面表示诚意。”

  冯宏嘿嘿笑道,“哪方面都行,我刚才也说了,只要左科长愿意,我会尽一切力量满足你的要求。”

  “是吗?”左娜把玩着手中的茶杯,作出一副深思的模样,片刻后才上下打量了冯宏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冯宏的裤裆上,有些玩味的说道,“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哦。”

  见到左娜看着自己的裤裆的模样,冯宏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真是个骚货”。

  心里虽然对左娜的骚劲感到惊讶,但冯宏表面上却依然满面笑容,“我没真正表现出诚意前,左科长又怎么知道我的诚意不能打动你呢?”

  冯宏自然知道左娜说的是某方面的功能,对于某他方面来说,冯宏倒是不敢说大话,但对于男女之事,冯宏可是信心满满。

  虽然有句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但这么多女人都拜服在了冯宏的胯下,就算左娜的性欲能再强,冯宏还真不相信还能压过自己。

  左娜收回了在冯宏裤裆上的目光,吃吃一笑,说道,“是吗?那不妨现在就让我见识见识你到底有多少诚意吧?”

  冯宏等的就是这句话,这段时间里冯宏就一直为了拉票的事情没去找人发泄,早就已经憋得难受至极,此刻再听左娜说出这么勾人欲望的话,冯宏哪里还忍得住,只是片刻间,裤裆上就顶起了一个小帐蓬。

  小帐蓬顶得是如此的突然,以至于令左娜都吓了一跳,拍着突起的胸口轻拍了几下,“哇,你反应这么大,想吓死我吗?”

  左娜脸上虽然作出一副吃惊的神色,但双眼却一直盯着冯宏的裤裆不肯移开。

  见到左娜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顶起的小帐蓬,冯宏呵呵笑道,“左科长觉得我够有诚意了吧?”

  左娜故作羞涩的笑了笑,但脸上哪里有羞涩的意思,连一点红晕都看不到。

  “这种诚意一般人都会有的,我要的是能打动我的诚意,不知道冯秘书接下来的诚意到底能不能打动我呢?”

  冯宏嘿嘿一笑,立刻向前迈出一步,双手瞬间抓住了左娜的双肩,嘿嘿笑道,“那左科长就拭目以待吧,但在表达我的诚意之前,我希望左科长做好心理准备,我的诚意可能会有些猛烈哦。”

  左娜也没有反抗,任凭冯宏抓住自己的双肩开始揉捏,“哦?那我还真要拭目以待了,可别让我太失望才好。”

  “放心,不会让左科长失望的。”

  一边说着,冯宏的一只手已经从肩膀滑到了左娜的突出地双峰。

  在冯宏的手刚接触到那对玉峰的刹那,左娜顿时就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喘息声。

  冯宏心里暗骂了一句,“果然是个浪货,也不知道被多少人喂过了。”

  心里虽然极其鄙夷,但冯宏此刻也是情欲大涨,而且左娜人原本就长得不错,所以冯宏也只能勉强的接受了。

  因为左娜穿的是白大褂,所以冯宏在揉了片刻后,就再也不想浪费多余的时间,直接脱开左娜的衣服。

  当将那件白大褂脱开的刹那,一对雪白的双峰顿时露了出来,不过或许是因为左娜年龄偏大的原因,并没有像冯宏接触过的其他女人那么饱满,两团肉球有些下垂,而顶上那两颗豆粒则有些发黑。

  看到这些,冯宏心里不禁开始生出了一丝厌恶,但为了拉到票,冯宏也只能暂时牺牲一下自己的身体。

  而且刚才左娜也怀疑冯宏能不能满足她,就凭这一点,冯宏就不得不卖力的表现一番了,从哪方面看扁他都行,但冯宏绝不允许别人在这一方面看扁他。

  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时,冯宏直接将左娜的全身扒了个精光,而后粗鲁的将一丝不挂的左娜反身按到了办公桌上,从身后便狠狠开始了艰苦的征伐。

  左娜一直都很被动,但冯宏越是粗暴,她居然越是喜欢,浪叫声也不断从口中发出。

  冯宏虽然在狂冲猛撞,但看到左娜似乎有受虐的倾向,冯宏背脊不禁有些发凉,看来世上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因为冯宏对左娜这种女人根本就没有多少欲望,所以冯宏支撑的时间也超出了平时的极限,直到左娜受不了连连救饶了几次,冯宏才终于在一阵乱流之中停了下来。

  冯宏刚停身体的动作,左娜就像休克一般的软倒在了办公桌上。

  冯宏虽然还撑得住,但此刻也累得满身大汗。

  冯宏将头凑到左娜耳边低声问道,“左科长,我的诚意是否能打动你?”

  左娜连眼睛都没睁开,继续软绵绵的垂倒在办公桌上,口中只是低低的发出“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冯宏知道此刻才是收服左娜的关键时刻,所以也不顾左娜还在此刻已经达到了极限,便强行拉起了左娜,“来,我们继续。”

  “什么?”被冯宏强行拉起,左娜突然惊醒了过来,一脸惊恐的望着冯宏,“不要了,我会被你弄死的。”

  “那我的诚意打动你了吗?”冯宏没有要放下左娜的意思,还继续将她翻转过来,看样子还要继续征战一场。

  “够、够了,我已经很感动了,你就放过我吧”,被冯宏再次按在办公桌上,左娜终于害怕了,她可再也经受不起冯宏的折腾。

  “那左科长刚才答应我的事情……?”

  左娜一脸哀求的看着冯宏“好、好,我答应一定投你那票,你快放开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听到左娜的保证,冯宏才满意从左娜赤裸的娇躯上起身,“既然我表现得这么有诚意,我希望左科长也能有信誉一些。”

  左娜深深吸了口气,惊魂未定的看着冯宏那根巨物,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当然,你放心好了。”

  冯宏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拿起身旁的衣服开始穿戴起来。

  见左娜还有气无力的半倚在办公桌上,冯宏不禁皱了皱眉,“你不穿衣服我怎么出去?”

  听到冯宏的话,左娜才急忙从办公桌上支起身子,将冯宏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好。

  当冯宏穿好后,左娜却再次说了一句,“要我全力支持你也行,不过也要看你今后的诚意。”

  听到这话,冯宏只差没一头栽到在地,敢情这女人还真是上瘾了,居然粘上了自己。

  不过为了拉到左娜手里那张票,冯宏不得不暂时先答应下来,“放心吧,以后我会比刚才更有诚意的。”

  左娜痴痴的笑道,“这样就好,你还真是个很不一样的男人。”

  冯宏怎么听都觉得这句话像是在讽刺自己,就像把自己当成一种泄欲工具一般,这种事情平时只有冯宏对别的女人那样,今天却颠覆了冯宏一惯的做法。

  冯宏心里暗暗发狠,“等把你那张票拉到手,再好好收拾你。”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冯宏想了想,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拾左娜。

  所以在跟左娜继续调侃了一番之后,冯宏就离开了五官科的办公室。

  刚离开五官科的办公室,冯宏却再次遇到了刚才被冯宏一路带上十楼的少女陈曦。

  陈曦疑惑的看了冯宏一眼,问道,“你怎么跟科长一谈就是一个多小时?”

  此话一出,冯宏顿时有些尴尬,然而面对陈曦认真的模样,只得硬着头皮说道,“这个,我跟左科长在谈论一些医学上的知识,我们的意见刚开始时不是很统一,所以在一些问题上争执了很久,没想到这一谈就是一个多小时,真是累死我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