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偷吻
( 本章字数:11772 更新时间:2013-7-24 11:41:00 )

  听到冯宏的解释,陈曦脸上立刻露出了释然的神色,她对医院上的事情根本就一无所知,更不会想到冯宏与左娜在办公室里都谈论了什么医学知识。

  冯宏此刻刚刚又为自己拉得了一票,又征服了一名饥渴难耐的女人,此刻心情大好,见到陈曦一副认真无比的模样,冯宏的调侃之心不禁大起,“对了,你住在哪间病房,我以后有时间的话来看看你。”

  陈曦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而后才呵呵笑道,“24号病房,我也正好一个亲人都没来呢,住在医院里应该很闷,要是你真有时间,就上来陪我聊聊天解解闷吧。”

  冯宏点头,“好,那我以后一定天天来烦你,直到把你烦死为止。”

  陈曦掩嘴笑了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我都已经住院了,你还动不动说说到死字,你这是咒我呢?”

  看到陈曦胸前那对玉峰微微颤抖的样子,再看着那身暴露的身穿,冯宏恨不得将那条裹着陈曦胸口的布带都看穿了。

  趁陈曦不注意,冯宏狠狠的刮了那对颤动的双峰一眼,才悻悻的说道,“好了,我就先下去了,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说着,冯宏自己的名片递到了陈曦面前。

  陈曦停止了笑声,接过冯宏递过去的名片,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院长的秘书?”

  冯宏点了点头,“嗯,我是院长的秘书,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打电话给我,我给你作主。”

  仔细盯着名片看片刻,又看了看冯宏,一副疑惑无比的样子。

  看到陈曦疑惑的模样,冯宏不禁皱了皱眉,“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陈曦尴尬的笑了一下,“你既然是院长的秘书,那你怎么会跟科长在办公室里谈论医学知识的?”

  此话一出,冯宏只差没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再也顾不得跟陈曦解释,冯宏随口敷衍了几句,便逃也似是溜出了五官科。

  直到离开了五官科,冯宏才真正松了一口气,暗道陈曦这小丫头还真是不好对付,不过越是这样,冯宏心里就越加期待,真不知道将裹着她的那条布带一点点摘下来会是怎样一副动人的场景?

  想到这里,冯宏刚刚泄完的欲火又再次升腾了起来,看着下身渐渐跳动的兄弟,冯宏无奈的哀叹了一句,“看来某方面太强了还真不是什么好事。”

  但一想到刚刚才因为自己的强悍将左娜那一票拉了过来,冯宏不禁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便在冯宏笑得合不拢嘴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你笑什么?”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冯宏悚然一惊,急忙回头看去,只见一脸愤怒的孔雀正在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看到孔雀这般愤怒的模样,冯宏心里一跳,但环顾了周围一圈,冯宏却冷静了下来,因为周围并没有人,而且以刚才孔雀的爸爸孔德盛对自己的态度,孔雀应该没将昨晚自己对她干的糗事说出来。

  冯宏干咳了一声,才嘿嘿笑道,“你怎么会来医院里,难道想通了昨晚我对你说的话?”

  孔雀依旧愤怒的盯着冯宏,“我问你刚才在笑什么呢,看你笑得那么得意,就知道你应该又干了什么坏事。”

  冯宏睁大了眼睛,无辜的说道,“哪有的事情,我只是在回味我们昨晚的事情,所以才忍不住笑出来的。”

  “你……”,一提到昨晚的事情,孔雀脸上顿时“唰”的红了起来,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你这个混蛋,要是你再敢提那些事,我就跟你拼命。”

  冯宏急忙投降,“好好好,不提就不提。”

  “不是不准提,我要你必须把昨晚的事情忘了”,孔雀顿时又鼓起了双眼。

  冯宏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忘?那可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冯宏你这个王八蛋”,就算孔雀是一个乖乖女,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牙齿咬得“嘎嘎”直响,一手指着冯宏的鼻子骂道,“我告诉你,你忘也得忘,不能忘也得忘。”

  看到孔雀暴走的模样,冯宏不想在这种时候惹怒了眼前这位大小姐,只得作出一副认真无比的表情,郑重的说道,“好了,我保证再回忆几遍就把这事也忘了,行了吧?”

  “还回忆几遍?”孔雀变手为拳,立刻就朝冯宏的胸口招呼,“一遍也不准想,我要你现在就忘了。”

  “好、好,我现在就忘”,冯宏一边伸手挡着孔雀的捶打,一边求饶,“快住手,等一下被你爸看到了,我们两都得完蛋。”

  提到孔德盛,孔雀才不得不恨恨的停了下来,但在停下来后还不忘捏了捏自己的一双秀拳在冯宏眼前晃了晃,“要是你以后再也提、哦不,要是你没把那事忘记,小心我揍不死你。”

  冯宏很配合的作出一副怕怕的样子,陪笑道,“大小姐,您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怎么来医院里了,难道真的等不及想来上班了?”

  看到冯宏害怕的样子,孔雀才点了点头,“是啊,我昨晚跟我爸商量了,他说可以同意我来上班。”

  “真的?”冯宏心里顿时一喜,要是以后孔雀真的能在医院里上班,也就意味着冯宏与孔雀接触的时间会越来越多,只有有接触,冯宏相信总有一天会让孔雀也臣服在自己的胯下。

  孔雀点了点头,“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说。”

  “什么事?”

  孔雀瞪了冯宏一眼,“昨晚我跟我爸说你的事情了。”

  “什么?”冯宏的整个身心顿时抽紧,但片刻后却又渐渐放松了下来,如果孔德盛真的知道昨晚自己猥琐孔雀的事,孔德盛刚才又怎么会对自己说那番话。

  放松下来的冯宏疑惑的问道,“你都跟你爸说了什么?”

  孔雀没好气的说道,“我跟我爸说让他支持你。”

  此话一出,冯宏顿时怔住了,他原本还担心孔雀在孔德盛面前给自己抹黑,没想到居然会帮自己说话。

  直到此刻,冯宏才真正知道孔德盛刚才为什么对自己那么直言不讳了。

  见冯宏发呆的样子,孔雀继续说道,“好了,我爸在哪里我不知道,你如果没事的话,就带我去找找我爸吧。”

  被孔雀的话惊醒,冯宏急忙点答应,“好,我现在就带你去。”

  在整个医院里,除了那些处在高层的医务人员,应该就数冯宏的日子过得最潇洒了,事情不多,整天就知道在医院里闲逛,到处寻花问柳,尤其在冯主任下台后,冯宏更是惬意得不得了。

  不久后,冯宏就将孔雀带到了财务部,但财务部的门却是关着的。

  冯宏不禁皱了皱眉,按道理,财务部的办公室一般情况下都是大开着的,除非有什么不能让大家看到的事情,不然绝不会关上办公室的门。

  但想归想,冯宏还是敲响了财务部办公室的门。

  片刻后,门开了,但开门的却不是孔德盛,而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美妇,这名美妇冯宏也认识,正是放射科的科长郑爱芬。

  见到是放射科的科长郑爱芬来开门,冯宏与孔雀皱眉都同时皱了起来,然而冯宏却也只是瞬间便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对开门的郑爱芬呵呵笑道,“原本郑科长也在,我们找孔部长有事,不知道他在不在?”

  郑爱芬目光在孔雀的脸上扫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而后将门拉开了一些,让冯宏与孔雀向办公室里走去。

  冯宏不易察觉的拉了孔雀一把,正在皱眉的孔雀顿时也反应了过来,急忙跟着冯宏向里走去。

  刚走进办公室,冯宏就见到孔德盛正一脸笑意的着着自己,但当孔雀也进来后,孔德盛的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脸上,“雀儿,你怎么会来这里?”

  孔雀没有说话,目光在郑爱芬的身上扫了一眼,而后又看向孔德盛,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冯宏见气氛有些尴尬,急忙圆场道,“是这样的,我刚才正好在门外遇到雀儿,所以才带他来这里找您的,希望没打扰到您工作才好。”

  “没有,哪里的事”,见冯宏圆场,孔德盛也顺着台阶向下走,感激的看了冯宏一眼,而后继续说道,“雀儿啊,你来得正好,我还准备给你介绍一下这位阿姨呢。”

  孔雀看了郑爱芬一眼,心里虽然疑惑,但却没有说什么。

  孔德盛呵呵笑着走到孔雀面前,溺爱的摸了摸孔雀的头,而后指着站在一旁的郑爱芬介绍道,“这是放射科的科长郑爱芬,我刚才就是在为你工作的事情跟郑科长商量,准备让你到她的科室先实习实习。”

  “是吗?”听到这话,孔雀脸上的不快才瞬间消散,转而露出一缕笑容,把手伸到郑爱芬面前,“阿姨好,我叫孔雀,以后请多多关照。”

  郑爱芬之前也看出了孔雀的不快,但见孔雀伸出手来,也伸出手与孔雀握在了一起,笑着说道,“嗯,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如果可以,你明天就直接来上班吧。”

  孔雀顿时兴奋的笑了起来,“真的?真是太谢谢阿姨了。”

  一旁的孔德盛顿时皱起了眉头,“哎,雀儿,在虽的地方可以叫阿姨,但在医院里可不能这么叫,要叫科长,知道吗?”

  孔雀立刻点点头,“我知道了爸。”

  现在冯宏倒成了局外人,直接被冷落到了一旁,不过冯宏倒是无所谓,最让冯宏值得玩味的是,刚才也不知道孔德盛与郑爱芬在屋里都具体“谈”了些什么,要是有机会,冯宏还是可以牺牲一下自己的身体,再次把郑爱芬那一票也一并拉过来。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冯宏倒是没多少把握,毕竟他对放射科和科长郑爱芬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像五官科的左娜那样好对付?

  在众人谈了一阵之后,冯宏便再次带着孔雀走出了财务部的办公室,不过这一次孔雀却一直很兴奋,丝毫没有再对刚才两人关起门的事情怀疑。

  冯宏与孔雀离开时,郑爱芬并没有跟冯宏一起,而是言称自己还有事情与孔德盛商量,所以继续留在了财务部的办公室里。

  不过当冯宏与孔雀离开后,冯宏却注意到了财务部办公室的门却再次关闭了起来。

  冯宏不禁在心里暗笑,“看来两人确实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谈。”

  离开了财务部,冯宏又带着孔雀在医院里熟悉了一下环境。

  然而当冯宏带着孔雀来到一个地方时,冯宏却停下了脚步,因为冯宏面前正是那间冯宏熟悉无比的储物室。

  这间储物室给冯宏的印象太深了,不仅蒋宁、沈怡,还有小燕都曾经与冯宏在这里面发生了负距离的接触。

  见冯宏停下脚步,孔雀疑惑的顺着冯宏目光看向那间储物室,“你看什么这么入神?”

  听到孔雀的话,冯宏立刻惊醒,“没、没什么,只是我刚来医院时,曾经在这里面做了很多事情,让我印象有些深刻而已。”

  “是吗?”孔雀根本不知道冯宏话中的意思,好奇的问道,“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都在里面做了些什么让你印象这么深刻?”

  冯宏一脸郑重的问道,“你真想知道?”

  孔雀点了点头,“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冯宏心里暗笑,要是真把这些事说给她听,不吓死这个害羞无比的小丫头才怪。

  “好吧,那我带你进去看看,顺便给你讲讲我刚进入医院时都在这里做了些什么。”

  孔雀笑着点点头,而后跟着冯宏向储物室里走去。

  刚打开储物室的门,一股异味便扑面而来,直将两人扑得够呛,不过也只是刚刚打开门的时候才浓了一些,片刻后这股异味就渐渐消散了。

  冯宏带着孔雀走进储物间后,随手就把门给关了起来。

  “这里面这么黑,你关门干嘛?”冯宏的动作虽然很随意,但却被孔雀注意到了,但她的心思却没那么复杂,根本没想到冯宏心里龌龊的想法。

  冯宏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没什么,这里不是随随便便进来的,你还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要是被虽人看到,还以为你来偷东西的呢,所以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哦”,孔雀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就不再说什么,只是好奇的打量着储物间内的一切。

  但孔雀没发现的是,冯宏此刻的双眼已经开始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因为冯宏的双眼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到了孔雀的娇躯上。

  看到孔雀那身玲珑的身材,冯宏不禁想起了昨晚猥琐孔雀的仓促场景。

  “你不是说要给我说你刚来医院里的经历吗?”孔雀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一边打量着储物室内的一切,一边问道。

  冯宏呵呵一笑,“当然,那我就跟你好好说说……”

  冯宏自然不会把自己与几个女人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只是随口编了一些令人感动的故事,而后再加上自己一些真实感受。

  结果却真的让孔雀又是惊讶,又是好奇,“原来你还有这么感性的一面,我还真没没看出来。”

  冯宏嘿嘿笑了笑,“要是你把那两个字倒过来说,我也无所谓。”

  孔雀不明白冯宏要说什么,“哪两个字?”

  冯宏微笑不语,只是脚步却不易察觉的向孔雀逼近了一些。

  片刻后,孔雀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唰”的腾起了两片红霞,“你是说感性?我的妈呀……”

  就在孔雀害羞的偏过头去时,冯宏再次向前迈出了一步,直到此刻,冯宏与孔雀间的距离已经拉得很近了,只要再向前一步,就可以相互贴在一起。

  然而此刻的孔雀却还依旧偏过头去,根本没发现冯宏就贴在自己身前。

  看着小静那张侧脸,冯宏心里不禁闪过一道恶搞的念头,这道念头一起,冯宏嘴角顿时升起一抹冷笑。

  只见冯宏缓缓将头凑到孔雀的侧脸,而后突然开口叫了一句,“雀儿。”

  “嗯”,孔雀下意识的转过头,然而在转过头的时候,她的那张俏脸就不偏不倚的贴在了冯宏早已准备好的嘴唇上。

  “啊”,下一刻,孔雀就发出了一声惊呼,像是受惊的小鹿般急忙几步退了出去,指着美能达又惊又怒的说道,“你、你干什么?”

  冯宏无辜的耸了耸肩,“什么,你自己撞上来的,这次可不怪我。”

  “你……”,孔雀指着冯宏,最后还是憋出了一句,“又上了你的大当了。”

  而后狠狠跺了跺脚,瞪了冯宏一眼才捂着一张涨红的脸奔出了储物室。

  看着孔雀奔出储物室,冯宏并没有阻拦,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以昨晚孔雀的反应,就算冯宏强行将她按倒在这里,也只会引来孔雀更大的反抗。

  当孔雀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后,冯宏也走出储物间,但却早已不见了孔雀的身影,冯宏不禁摇了摇头,这小头还真是害羞得紧,以这种样子下去,搞定她还真是得下一番工夫。

  不过冯宏也没有继续去寻找孔雀,而是直接回到了院长办公室。

  刚顺到办公室,就见到吴飞飞正在给人打着电话,脸上的表情诚恳无比,似是在给上级打的电话一般,连语气用词都很客气,“呵呵,好的,你放心,无论成与不成,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好的,那就先这样,再见。”

  说完后,吴飞飞终于挂了电话。

  冯宏疑惑的问道,“你给谁打的电话呢?”

  吴飞飞也早就注意到了冯宏的到来,只是刚才在与人通话,没有理会冯宏而已,此刻挂了电话,吴飞飞立刻就作出了一副院长应有的姿态,清了清嗓音,一本正经的说道,“咳、咳,冯秘书啊,你终于来了,这段时间你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上班时间居然到处乱跑,我刚来那几天还见你时时呆在这里,怎么时间越长,你就越来越不像话了呢,整天不见个人影,想找你办点事情都找不到。”

  冯宏知道吴飞飞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也很配合的露出尴尬的笑容,“哪有的事情,我这也不是在为医院的事情奔波吗?还请院长大人明查。”

  见冯宏对自己拱起了手,吴飞飞再也装不下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真没发现你演戏还有一套。”

  冯宏心里暗笑,“要不是我演技好,现在哪能跟你在这里调侃?”心里虽然这么想,冯宏表面上却已经收拾起了调侃的笑容,“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呢?”

  止住笑声的吴飞飞白了冯宏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是为了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冯宏皱了皱眉,但片刻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惊喜的问道,“你在为我拉票?”

  吴飞飞郑重的点了点头。

  “是谁?”冯宏想到刚才吴飞飞客气的话语,刚风缓和下来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能让吴飞飞这么郑重对待的,在整个医院里恐怕还找不出吧?

  然而吴飞飞却没说话,只是神秘的笑了笑。

  冯宏知道吴飞飞这是在故意吊自己的畏口,瞬间露出一脸坏笑,搓着双手向坐在办公室后的吴飞飞走去,“你还是从实招来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冯宏,你想干什么?”看到冯宏这脸坏笑,吴飞飞顿时有些慌了。

  冯宏速度不减,继续向吴飞飞逼近,“你说呢?”

  看着冯宏一点点的逼近,吴飞飞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威胁道,“你还想不想要刚才我说的好张票了?”

  与冯宏交往了这么长时间,吴飞飞多少也对冯宏有些了解,对冯宏的性格更是把握得比较准备,只要一说到正事,冯宏才会变成郑重起来。

  果然,吴飞飞的话一出,冯宏脸上手坏笑果然僵住了,就连搓着的双手也垂了下来,一脸萎靡的说道,“好,不逗你了,有什么话你就快说吧。”

  看到冯宏停下了脚步,吴飞飞嘴角不禁升起了抹得意的笑容,“你先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冯宏现在就像个听话一孩子般依言坐了下来,而后等着吴飞飞的训示。

  看到冯宏那么听话,吴飞飞心里更是乐开了花,但脸上却作出一副严肃无比的神色,“是这样的,我刚才给一个股东打电话了,他说要与另外几位股东商量一下,如果有他们提拔,就算其他人再阻挠,你也可以顺利的坐上计任之位。”

  此话一出,冯宏顿时从椅子上“唰”的站了起来,一脸惊喜的看着吴飞飞,“你说真的?”

  “骗你干嘛?”吴飞飞没好气的白了冯宏一眼。

  冯宏兴奋的说道,“真是太好了,如果有股东亲自提拔,确实比其他人有把握得太多。”

  冯宏自然兴奋,小宁医院可是私人开的医院,虽然是几个股东一起开的,但如果真的能得到股东的支持,那就等于连票都不用选了,直接就可以上位。

  不过冯宏虽然来了这么久,但股东都有哪些人他却从来都不知道,更别说见过。

  诧异之下,冯宏问道,“你给哪位股东打的电话?”

  吴飞飞意味深长的看了冯宏一眼,“你问那么多干嘛?”

  冯宏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有资格接触到医院的股东,但既然与吴飞飞都达到了这份关系,冯宏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相信吴飞飞应该不会连这些也隐瞒自己。

  所以冯宏没有继续问,只是一直与吴飞飞对视,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

  然而两人似是真的较上了劲,就这么对视了很久。

  但片刻后,冯宏却想到了一个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不再与吴飞飞比拼耐力,而是将目光下移了两寸。

  当冯宏的目光移到吴飞飞那对快要撑破衣服的饱满双峰时,吴飞飞终于投降了,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自己的胸口,嗔怒道,“就知道你没个正经。”

  冯宏趁热打铁,瞬间扑到吴飞飞面前,嘿嘿笑道,“快说,不然别怪我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

  吴飞飞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别闹,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冯宏满意的拍了拍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说吧,我听着。”

  吴飞飞没好气的瞪了冯宏一眼,似是还在刚才冯宏的惊吓中惊魂未定,拍着胸脯说道,“是年龄最小那位股东。”

  吴飞飞只顾着说,一时间根本没有注意她在拍着胸脯的时候,冯宏的一双眼睛又散发出一狼一样的光芒。

  看着吴飞飞纤手拍在那对饱满酥胸上的动作,冯宏恨不得替吴飞飞拍几下,但此刻正说着正事,冯宏倒没有激动,只是暗暗咽了咽口水,继续问道,“年龄最小那位股东有多大?又是谁?”

  吴飞飞翻了个白眼,“亏你还在医院里任职了这么久,还想竞争主任之位,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话,你以后怎么胜任这个主任之职?”

  冯宏不耐烦的催促道,“别废话,你说我不就知道了。”

  吴飞飞点了点头,但却意味深长的看了冯宏一眼,才笑着说道,“年龄最小那位股东可是位大美女哦,比我还小,才26岁,而且现在还单身。”

  听到这话,冯宏心里顿时一荡,只要说到美女,冯宏的耳朵都会竖起来,但见到吴飞飞那双意味深长的目光,冯宏哪里还敢表露出心里的真正想法?

  急忙收回与吴飞飞对视的眼神,口观鼻、鼻观心,郑重无比的说道,“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吴飞飞冷笑一声,“好了,你也不用装出那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就算你有某些不良企图,也要有那种本事才行。”

  冯宏顿时正了正脸色,“你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见冯宏死不承认的模样,吴飞飞竖起了双眉,“冯宏,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些龌龊的想法。”

  冯宏尴尬一笑,“好了,好了,快说吧。”

  吴飞飞气不打一处来,但看到冯宏那死皮赖脸的模样,最后只得妥协了下来。

  “小宁医院年龄最小的股东已经答应帮忙我劝说另外几位股东,如果以顺利的话,主任之位就是你的了。”

  冯宏迟疑了片刻,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位股东叫什么名字?”

  冯宏原本还想问一句“她住在哪里”,但话到嘴边又生生憋了回去。

  吴飞飞顿时冷笑了起来,“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

  冯宏急忙摆手,“你想哪去了,人家好歹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总得知道恩人的名字吧。”

  吴飞飞摇了摇头,也懒得再继续跟冯宏较劲,如实说道,“周倩,好了,就先这样吧,我还有些事,先出去一趟。”

  说完,吴飞飞拿起桌上那个手提包就准备往外走去。

  “周倩?”冯宏喃喃自语了一句,见吴飞飞已经向外走去,立刻一把拉住了吴飞飞的手,“你去哪里,我送你去吧。”

  吴飞飞犹豫了一下,才点了点头,“也好。”

  不过刚点头,又立刻想到了什么,目光警惕的盯着冯宏,“我警告你,你去了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别乱说话,听到没有。”

  吴飞飞不说还好,这么一脸郑重的说出来,冯宏还真有些好奇起来,“你到底要去见谁?”

  吴飞飞没有再说什么,甩开冯宏的走自顾向外走去。

  冯宏嘴角牵起一丝狡黠的笑意,“你说就是了,那也要看我心情,嘿嘿。”

  不久后,冯宏与吴飞飞来到了医院的停车场里。

  就在冯宏与吴飞飞准备上车时,停车场对面却跑来了两个人,冯宏侧头一看,正是不久前被自己从冯主任身边拉过来的王伟与周朋两人。

  此刻的周朋与王伟全都一脸苦色,但在跑向冯宏时,却强行挤出了一缕笑容。

  看到这两人,冯宏就知道他们找自己有什么事。

  在王伟与周朋答应帮助自己与冯主任对干时,赌神康太延就曾经跟冯宏透露过,不过将任何赌术教给王伟与周朋两人,那时候的冯宏还被康太延的话吓得差点栽倒在地。

  此刻他们找自己,应该也是为了这事吧,冯宏心里如是想着。

  果不其然,王伟与周朋奔到冯宏面前后,王伟就立刻露出了谄媚的表情,小心翼翼的问道,“冯秘书,我现在找不到赌神康太延先生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他的联系电话。”

  冯宏心里冷笑,“就算有也不告诉你。”

  不过冯宏表面却作为一丝为难之色,“这个我还真没有,康师傅不是答应收你们为徒了吗?难道你们……?”

  一边说着,冯宏一边疑惑的在两人的脸上来回扫视。

  听到冯宏的话,两人脸上立刻露出失望之色,但在失望片刻后,周朋又一脸希翼的看着吴飞飞,“院长,您也不是答应过……”

  周朋的话还没说完,吴飞飞就冰冷的说道,“好了,我现在忙,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冯宏,开车。”

  冯宏对王伟与周朋两人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说道,“真是抱歉,赌神康太延虽然是我请出山的,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再说了,我想堂堂一个赌神,应该不至于答应了你们的事情还会失言吧?或许过几天他就自动联系你们了,他不是有你们的电话号码吗?”

  听到冯宏的话,王伟与周朋两人的脸色要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虽然苦着脸,但却又不得不挤出笑容面对冯宏与吴飞飞,那脸上的表情简直比哭得还难看。

  王伟呵呵苦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可是赌神答应我们只要事情一过,他会马上出现的,但现在都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赌神还是没给我们打电话,如果你有他的联系方式,请你告诉我吧。”

  便在这时,已经坐入副驾驭室的吴飞飞不耐烦的催促道,“你们有完没完,我还赶时间呢,要是耽误了我的大事,我让你们好看。”

  听到吴飞飞的话,王伟与周朋两人的脸上同时闪过一丝愤怒之色,然而现在冯主任都忆经下台了,就算他们对冯宏与吴飞飞再不满,也只能心里想想,根本不敢表现出来。

  冯宏适时说道,“好了,等过段时间如果赌神还没找你们的话,我再想办法去找他,院长还有事,我就先送院长去了。”

  冯宏的话一出,王伟与周朋两人才终于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容。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冯宏说的这些不但只是空口无凭的白话,而且等冯宏缓过时间来的时候,不但不会为两人寻找赌神的下落,而且还会调转枪头瞄准两人。

  当车飙出医院时,吴飞飞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我怎么发现你不但是个色狼,还是个卑鄙的小人呢?”

  吴飞飞此话一了同,冯宏顿抹了把冷汗,“你别吓我,此话从何说起啊?”

  看到冯宏无辜的表情,吴飞飞再也忍不住,伸手就往冯宏身上拍来,“你这个混蛋,明明是为了你自己的事情,赌神也是你请出来的,好人都给你做了,偏偏让我给你背黑锅。”

  冯宏也知道吴飞飞说的什么事情,刚才在面对王伟与周朋的时候,吴飞飞与自己一个喝黑脸,一个喝白脸,直把王伟与周朋两人耍得团团转。

  想到这里,冯宏心里不禁有些畅快,嘿嘿笑道,“无所谓了,以他们这种卖主求荣的叛徒,等我当上主任后,会让他们滚出医院的。”

  吴飞飞诧异的看了冯宏一眼,“你还真以为医院是你开的?我告诉你别太过分了,就算你真的当上了主任,除了我,上面还有几位股东呢。”

  冯宏无所谓的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我有分寸的。”

  “那最好。”

  话刚说完,吴飞飞才注意到冯宏的方向开错了,急忙纠正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开错方向了。”

  这次轮到冯宏翻白眼了,问吴飞飞去见谁的时候,她又不肯说,刚才只顾着跟吴飞飞斗嘴,一时间都忘了吴飞飞要去哪里,只知道漫无目的的往前开着车。

  “刚才问你你又不说?”

  反应过来的吴飞飞神秘一笑,“海岸酒店。”

  “什么?又是海岸酒店?”

  冯宏简直无语了,每一次与高层应酬的地方都在海岸酒店。

  然而也正是每一次去过海岸酒店回来后,冯宏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也发生什么变化,冯宏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尤其在看到吴飞飞那张神秘的表情时,冯宏更是将所有人猜了一遍,但就是猜不透。

  半个多小时后,冯宏开着车再次来到了久违的海岸酒店。

  装饰依旧富丽堂皇,场景一样热闹非凡,然而人,就不知道更了几代了。

  下一刻,冯宏跟着吴飞飞来到了收银台前,只见吴飞飞拿出一张卡递给收银员一刷,收银员便职业般的笑着说道,“五千四,这是您的卡,请收好。”

  那名收银员一挥手,一名服务员立刻跑了出来,笑着上前指引冯宏与吴飞飞两天上楼。

  片刻后,冯宏与吴飞飞被带到了一间包房里。

  这间包房与上几次来的一样,大同小异,虽然每一间的装饰都不一样,但里里面的设施却跟之前没什么区别。

  服务员走后,冯宏才问道,“这次是你请客?”

  吴飞飞点了点头,“原本谁请都一样,但还是我请算了,毕竟是我们有求于人。”

  冯宏一惊,似是明白了什么,“我们?难道你指的竞争主任这事?”

  吴飞飞点了点头,而后白了冯宏一眼,“除了这事,难道还有别的事吗?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跟你瞎操的什么心,这段时间都被你弄得头昏脑胀的。”

  听到吴飞飞埋怨的话,冯宏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感动,趁着应酬的人还没来,冯宏一把将吴飞飞搂到了怀里,深深的、深深的吻了下去。

  吴飞飞原本还想挣扎,但看到冯宏异于平时的脸色,一时间居然没有反抗,任由冯宏压倒性的吻向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