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奸夫淫妇
( 本章字数:11391 更新时间:2013-7-25 21:39:00 )

  看到刘小敏戒备的模样,冯宏只能苦笑,但片刻后,冯宏再也顾不了其他,避开刘小敏那双似是能够杀人般的目光,才一口气说了出来,“我今天来是想让你投我一票。”

  “什么?”冯宏的话就好比睛天霹雳,刘小敏的身躯都颤抖了一下,好像才终于理解了冯宏的话一般,“你简直是在做梦,你曾经答应过要帮我拉院长那一票的,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反过来让我投你一票?我、我的身体都被你夺去了,你现在还说这种话,你怎么补偿我的损失?”

  听着刘小敏劈头盖脸的话,冯宏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才好,但听到夺去身体这种话,冯宏不禁又在刘小敏那身丰满的身躯上瞟了一眼,而后才嘀咕了一声,“身体不是还好好的在你身上的吗?谁夺去了?”

  冯宏的声音虽小,但却句句落入了刘小敏的耳中,刘小敏简直又惊又怒,再也顾不得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形象,胡乱办公桌上抽出一颗毯子就朝冯宏辟头盖脸的打了过来。

  冯宏再也呆不下去,急忙奔跑狂奔,然而逃到门口的刹那,冯宏却回过头说了一句,“你别争了,因为主任之位必定是我的,你投我这一票的话,以后我会对你好些。”

  “王八蛋”,刘小敏简直气疯了,整个人再次向门边的冯宏追了下去。

  但刘小敏还没追到门边,冯宏已经蹿了出来,而后随手将门“砰”的带着关上了。

  肝肠科办公室外几名医师和护士在见到冯宏狼狈的模样时,全都一脸惊讶的盯着冯宏,眼中满是不解之色。

  冯宏没有丝毫停留,一路朝着五官科的电梯奔去。

  来到电梯口,冯宏不禁又皱起了眉头,因为今天又正好遇到上下楼最多的时候,因为电梯还没下来,电梯口就站满了等待着上楼的人。

  冯宏在心里哀号一声,但却没办法,只能慢慢等了,原本冯宏也想过走楼梯,但从一楼爬到十楼,不把他的腿爬断了才怪,冯宏从来都是一个懒散无比的人,让他去爬这种楼梯,除非有十万火急的事情。

  好不容易到达十楼,冯宏径直向左娜的办公室走去。

  不久后,冯宏敲响了五官科办公室的门,片刻后,门打开了。

  然而开门的却是一名五官科的男医师,这名男医师三十上下的样子,长相还算帅气,但衣物却有些凌乱。

  在见到冯宏的刹那,那名男医师不禁皱了皱眉,“请问你找谁?”

  冯宏虽然没有注意过这名男医生,但能在五官科科长的办公室里,身份与地位应该不低,所以冯宏也很客气的说道,“我找左科长有些事,请问她在吗?”

  那名男医生脸上升起一丝不慢,“冯秘书找科长有什么事?”

  冯宏心有些不快,自己找的是科长左娜,他居然像查户口一样问东问西,再说了冯宏找左娜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一时间冯宏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然而还没等冯宏开口,办公室内就传来了左娜的声音,“是冯秘书吗?快进来吧。”

  左娜的话一出,挡住门的那名男医师脸上也升起一丝不快,但却没有再挡着门,让出了一条路让冯宏进去。

  冯宏深深的看了那名男医师一眼,才迈步向办公室里走去。

  当走进办公室的刹那,冯宏就看到左娜的目光有些闪躲,而且还有意无意的拉了拉自己的胸襟。

  见到这一幕,再看站在自己旁边的那名穿着凌乱的男医师,冯宏顿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暗自咬了咬牙,看来刚才办公室里应该在发生着一场偷情。

  想到这里,冯宏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句,“TMD,奸夫淫妇。”

  心里虽然将左娜与那名男医生家室问候了N遍,但冯宏却忘了,之前为了拉到那一票,不也干出这种事情吗?

  虽然不爽,但主任的人选很快就要出来了,为了拉到这一票,冯宏忍着呕吐的冲动挤出一脸笑容,“左科长,我找你有点事,不知道方不方便私聊一下。”

  此话一出,冯宏身旁那名男医生再次皱起了眉头,然而左娜却对那名男医生说道,“我有事跟冯秘书谈,你就先出去吧。”

  片刻后,那名男医生才不阴不阳的看了冯宏一眼,才缓缓向办公室外走去。

  那名男医生眼中的敌意冯宏自然能够感受得到,但冯宏却没有在意这些,只要自己最终走到主任一职,那对敌对的目光自然会变得友善起来。

  直到那名男医生离开了办公室,左娜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而后走向门口,左右看了一遍后,才“砰”的将门关了起来,而后转身笑嘻嘻的对冯宏说道,“没想到你会突然来找我,是不是想我了?”

  看到左娜态度发生三百六十度的转变,冯宏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遇人不纯啊。”

  但想归想,冯宏现在只能忍辱负重,所以呵呵笑道,“想,当然想了,我简直想死你了。”

  左娜那张开始有一丝皱纹的脸顿时笑开了花,扭捏着腰肢走到冯宏身旁,搔首弄姿的说道,“哎哟,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怎么没见你有什么诚意啊?”

  冯宏暗骂了一声“贱货”,但表情上却笑着说道,“我这不是忙嘛,现在有时间来看你了,你却还要怀疑我,既然这样,那算是我自作多情,我现在走好了。”

  “哎,别呀”,左娜看到冯宏转身真要走,顿时急忙拉住冯宏的手,“来都来了,你就这么走了?难道你不想要你那张票了吗?”

  冯宏翻了个白眼,看来这女人也不笨,居然还知道用这种东西诱惑自己。

  “当然想要了,只是刚才看你在忙,不想打扰你,所以……”

  冯宏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刚才左娜关起门与那名男医师孤男寡女在办公室里忙,谁知道忙些什么呢?

  左娜自然也听得出来,但左娜脸皮之厚却远远超出了冯宏的预料之外,只见她只是呵呵一笑,就当听不到一般,“我不是都把他赶走了吗?这个世界只有你才是我需要的,要不是你一直都没来找我,我怎么会找其他人呢?”

  听到这话,冯宏差点没吐出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左娜居然没有否认,看来不止男人坏,女人也不是好东西,之前的院长与冯主任那样做也就算了,居然连作为女人的左娜也干起了那一行,看来这种事情不论男女都有需要。

  心里虽然鄙夷到了极点,但冯宏的演技连自己都佩服,所以自然不会让左娜捕捉到任何蜘丝马迹,不但如此,冯宏表面上还作出一副色色的模样盯着左娜的身体瞄来瞄去。

  见到冯宏如狼般的目光,左娜更加卖力的展示着自己性感的一面,不禁将胸前那对不算饱满的以峰挺得晃荡不已,更是将那对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一副不把冯宏的欲火引起来不罢休的模样。

  冯宏原本对这样丰韵尤存的女人还是有一丝性进趣的,但一想到刚才左娜正与那名男医生在这里进行着一场肉战,冯宏心里就觉得的一阵恶心。

  不过恶心归恶心,冯宏的下身却彻底的出卖了他的灵魂,只见冯宏的裤裆上已经顶起了个小帐蓬。

  左娜见到这一幕,双眼立刻就发亮了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顶起的小帐蓬,一只手更是急不可待的伸向了帐蓬的顶端,“你上次的诚意我又忘得干干净净了,现在还想重新体验一次。”

  冯宏此次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拉票,主任的人选下午就要出来了,而且体内的欲火也被左娜彻底的勾了起来,冯宏只能安慰自己“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有忍辱负重,暂时牺牲一下自己宝贵的身体了。”

  冯宏再也没有客气,粗暴的左娜翻过来压在身下,双手丝毫没有怜惜的意思,撕开左娜的上衣,一以手贪婪的揉搓着那两团微微下垂的双峰。

  “啊……我就喜欢你这样,再用力些”,此时此刻的左娜,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荡妇,根本就没有一丝羞涩之意,被冯宏这么一弄,不但没有拒绝,而且还不断迎合着冯宏的动作,姿态放纵到了极点。

  冯宏虽然鄙夷,但却不得不承认左娜确实撩起了他的欲火,双手在那两团肉球上揉搓了片刻,冯宏下身就已经被左娜的手揉搓得越来越大。

  冯宏再也忍不住,三两下就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就在冯宏刚刚褪下裤子的瞬间,小腹下那根庞然大物顿时瞬间弹跳了出来,在左娜面前蠢蠢欲动。

  左娜直看得双眼发亮,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胯下之物,喉咙更是不自觉得的上下滚动着,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

  冯宏嘿嘿一笑,“左科长,我现在够有诚意了吧?”

  左娜咽了咽口水,点头道,“有诚意,太有诚意了,我简直爱死你了。”

  “是吗?那我今天就再让左科长感受一下我的诚意究竟有多少”,一边说着,冯宏的双手便伸到了左娜的裤头上。

  片刻后就将左娜的裤子全都扒了下来,冯宏瞄准那片漆黑浓密的林阴小道,用力一挺,两人的身体便进行了负距离的接触。

  之后的动作便是千篇一律的重复着,但两人丝毫没有因为这些重复的动作而有任何反感,相反,两人越在这样不断重复的动作中欲仙欲死。

  又是一个小时的激战,冯宏终于大汗淋漓的倒在了办公桌上,然而身下的左娜,更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吸着,就像一口气接不上来,整个人就要断气一般。

  冯宏喘着粗气,在左娜的耳边嘿嘿笑着,“怎么样?这次是不是比上次有诚意多了?”

  左娜的身体还在微微痉挛着,听到冯宏声音,左娜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你比谁都有诚意,放心吧,你那一票我不会忘记的。”

  此话一出,冯宏心里顿时一惊,原以为左娜只是一个为**冲昏了头脑的女人,没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候,头脑居然还保持着一分清醒,这样看来,刚才与自己放浪不羁的欢笑声也是在理智之中进行的了?

  想到这里,冯宏不禁皱了皱眉,再次对左娜另眼相看了起来。

  不过也仅仅只是另眼相看,能随时更换男人的女人在冯宏看来,简直就是个不知廉耻的荡妇。

  在得到左娜的保证后,冯宏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了五官科的科长办公室,在走出办公室外时,冯宏却见到了那名刚才在左娜办公室里的男医生。

  冯宏与左娜在办公室里“谈”了将将近一个小时,他自然也想得到冯宏与左娜在“谈”些什么,在看向冯宏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敌意。

  不过冯宏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要不是有求于左娜,像这种女人冯宏才懒得上呢,不过在看到那名男医生眼中的恨意,冯宏心里不禁有些小得意。

  走出五官科,冯宏再次回到了院长办公室。

  不过在进入院长办公室之前,冯宏还特意整理了一下衣服才宾宾有礼的敲响了院长办公室的门,因为之前冯宏在说出自己拉到的人是医院里艳远播的左娜与刘小敏时,吴飞飞就曾经怀疑过冯宏。

  然而当门打开的刹那,冯宏就后悔了,因为平时冯宏都是大大咧咧的进入办公室的,今天却一反常态的敲门,这不是更证明自己做贼心虚吗?

  果然,办公室的门打开的刹那,吴飞飞就一脸阴沉的盯着冯宏。

  冯宏心里虽然紧张,但既然已经敲了门,冯宏只能将戏继续演下去了,作出一副伸士般的风度笑着说道,“院长大人,您忠诚的秘书来了,请问我是否可以进去?”

  吴飞飞狠狠的瞪了一眼冯宏,却没有让开门,阴恻恻的说道,“说,你刚才究竟去做了什么坏事?”

  冯宏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在说什么?”

  吴飞飞冷哼一声,“你平时都不会敲门的,今天却这么有礼貌,心里肯定有鬼。”

  冯宏翻了个白眼,露出一脸的无辜相,“这个误会好大呀,大得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吴飞飞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个人十句话没有一句真话,我都不知道跟你走得这么近,有一天会不会被你传染。”

  冯宏苦笑着摇了摇头,“唉,你不相信就算了,你先让我进去,如果听了我的解释后,你还不相信的话,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对于冯宏的无赖行径,吴飞飞也没有丝毫办法,狠狠甩了甩门,而后气呼呼的向办公室里走去。

  吴飞飞转身后,冯宏才松了一口气,但立刻又作出了郑重无比的表情,在走进办公室的刹那,随手将门关了起来,“对了,主任选举几点开始?”

  吴飞飞疑惑的看了冯宏一眼,才缓缓说道,“下午两点,我已经发出通知,不久后,整个医院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下午的时候,不但前天我们见过的周倩要来,就连其他几位股东也会到场,到时候就看你的表现了。”

  冯宏信心满满的点了点头,“放心吧,主任之位我誓在必得,只要我一登上主任之位,嘿嘿,以后我们两也算是门当户对,双宿双……”

  话还没说完,一叠厚厚的资料就辟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冯宏只得停止住自己这张出口成章的嘴,一边躲避着吴飞飞的攻击,一边说道,“好了,不说了,我没有其他想法,你别打了,等一下把这里面的东西都弄乱了,哎呀……”

  没办法,冯宏只能夺门而出,落荒而逃。

  蹿出院长办公室后,吴飞飞再也没有追出来,但却将办公室的门狠狠的砸关上了,在关上门之前,吴飞飞气急败坏的声音自门后传来,“以后你要进入办公室必须先敲门,如果让我逮到一次,我就让你从这家医院滚蛋。”

  冯宏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喃喃自语道,“烈女果然是烈女,都已经把她给上了,还这么彪悍,以后这日子可难得过了。”

  话是这么说,但冯宏心里却隐隐有些兴奋,不但下午就在迎来多年不曾遇到过的主任选举机会,而且吴飞飞虽然看似恨透了冯宏,但冯宏知道吴飞飞也只是一时间愤怒,等过一会儿又会平静下来,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冯宏早就对吴飞飞的性格了如指掌。

  果然不出冯宏所料,冯宏只在院长办公室外的小厅里没坐上半个小时,院长办公室的门却再次找开了,只听吴飞飞的声音再次从里面传出,“冯宏,你进来一下。”

  冯宏嘴角升起一丝得意的笑意,立刻应道,“来了。”

  说着,冯宏起再次进入了院长办公室。

  然而吴飞飞的脸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冯宏,我这里有那几名股东的资料,你拿去看一下,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问我。”

  冯宏接过资料,嘿嘿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对我那么绝情的。”

  “你有完没完?”吴飞飞顿时又怒喝了起来。

  冯宏急忙正了正脸色,“好了,我先看资料。”

  说完后,径直在办公室里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专心的看起了资料。

  冯宏平时虽然一副无赖加流氓的样子,但在遇到正事的时候,却表现得很稳重,尤其那张线条分明的轮廓,总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连一旁的吴飞飞看到后,也不禁有些浮想联翩。

  当冯宏将四位股东的资料看完后,中午的时间也终于到了,冯宏与吴飞飞一起出去吃随便吃了一顿饭后,就再闪返回了院长办公室,开始着手准备着下午召开的主任选举会议。

  医院里有一间非常宽阔的大厅,这间大厅一般时候都是用来召开会议时才用的,冯宏早在前任院长那里就不知来了多少回了,所以对这里也很熟悉。

  在两点之前,小宁阿医院的领导级人物就已经早早的到了会议室,来的人无不是部长或者科长之类的,但大部分人都是女性,而且年纪也都不小,四十岁以上的就占了多数,除了少数如刘小敏等人的存在已经算得上很年轻的了。

  虽然来了不少次,但冯宏今天还是在五六十人中发现了几位美女,那些美女只有三十来岁,跟冯宏相差不几,然而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郑重的神色。

  今天的院长并没有坐在首位上,而是坐在距离首位不远的一个座位上,而冯宏,自然只能坐在院长的身后。

  好不容易等到两点钟,众人都严阵以待的等着四位股东的到来,就连冯宏,心里都开始有些紧张了起来。

  就在众人宝相庄严的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边突然走进来了四个人。

  走进来的四人冯宏只认识其中一个,那就是走在最后的美女股东周倩,而走在周倩前面的三个中年人冯宏虽然没有见过,不过在刚才吴飞飞给他看的那些资料中不但标得有名字,连照片都有。

  所以冯宏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几人,走在最前面的当然是小宁医院的月股东,周礼健,周礼健身后是二股东周礼军,之后就是周礼仁与周倩了。

  整个小宁医院全部就只有这四名股东,从资料上看到的信息,冯宏知道这四人都是兄妹,其中周倩是最小的一个,因为小宁医院是他们的父母一手创建起来的,所以在退休后,手下的股份自然平均分给了自己的四名子女。

  四名股东鱼贯而入后,众人立刻从椅子上起身,整整齐齐的对四名股东鞠了一躬,“老板好。”

  大股东周礼健笑一张国字脸上笑容满面,对众人摆了摆手,“大家不用客气,都坐下吧,正事要紧。”

  冯宏虽然极为不情愿,但还跟随众人对四名股东鞠了一躬,然而在鞠躬的同时,冯宏却将目光锁定在了周倩身上。

  也就在冯宏的目光投向周倩时,周倩却不易察觉的对冯宏使了个眼色,嘴角升起一丝淡淡的笑容。

  冯宏心里一荡,那天在餐饮里的事情顿时又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那次冯宏原本是打着不良企图请周倩吃饭的,没想到却反被周倩上了,那一幕幕春潮暗涌的画面此刻依然历历在目,就像刚刚才发生的一般。

  想到这些画面,冯宏下身便开始有了反应,感受到下身的小冯宏开始跳动时,冯宏急忙收回了目光,口观鼻、鼻观心,再也不敢再看周倩一眼。

  收回目光后,冯宏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句“妖精。”

  此刻这么多大人物在场,要是他一时忍不住出了洋相,那脸可就丢大了,他还想在争那个主任之位呢,别主任之位还没争到手,自己却在众人面前闹了个大笑话。

  就在冯宏心里将周倩骂了N遍后,四名股东已经分别坐到了首位上空出的四们座位上。

  还是大股东周礼健首先开的口,“大家应该知道今天开会的目的,我也就不再多说了,主任之位大家有什么想法的就尽管畅所欲言,有什么说什么,千万不要有什么顾忌,我们自然也会尊重大家的意见,毕竟医院是大家一起撑起来的,在座的各位都是对医院有大贡献的人,有什么就说吧。”

  话虽然说得漂亮,但谁不知道,老板的话才是铁律,其他人最多也就像放个屁一样,要是四位股东真的看好谁,直接可以不用开会就任命谁上位了。

  所以大股东的话一出后,会议室内却没有人开口,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怕当出头鸟。

  见众人都不说话,二股东周礼军终于开口了,二股东周礼军是一个留着一对八字胡须的中年人,因为身材比四位股东的任何一人都胖,所以在站起身时,尤如一个孕妇般的啤酒肚立刻就抵在了办公桌的边缘上。

  扫视了会议厅内众人一眼,周礼军才面无情怀的说道,“主任之位不能空缺太久,我想大家心里应该也早就有了人选,有什么就尽管开口吧,我们四兄妹都在这里听着。”

  见到二股东周礼军那张冷淡的脸,会议厅内众人更是鸦雀无声。

  “唉”,却是三股东周礼仁叹了口气,周礼仁面相看起来总给人一种和善无比的感觉,因为他无论在任何时候,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只听他说道,“刚才我大哥也说了,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有什么就说什么,今天是自由选举,大家可以不用顾虑其他。”

  看到三股东和善的笑意后,会议厅内众人才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但还是没有一个人首先开口。

  就在众人都只是小声议论,却没人开口时,四股东周倩却忽然从周礼仁的旁边站起身来,眼神从冯宏的身上一瞟而过,最后停留在了冯宏面前的吴飞飞,笑着说道,“吴院长是小宁医院的一院之长,就由你先发言吧。”

  从吴飞飞躲闪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她也有些紧张,不过周倩都已经指名道姓的让她先开口,她也只能站起身,看了四位股东一眼,之后才面向会议室内众人说道,“既然让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觉得……”

  说到这里,吴飞飞有意无意的看了冯宏一眼,才继续说道“我觉得财务部部长孔德盛先生最有能力继任主任一职。”

  此话一出,会议室内众人顿时惊呼了起来,全都将目光投向坐在吴飞飞身旁的孔德盛,谁都没有想到吴飞飞居然会把票投给孔德盛。

  最惊诧的莫过于冯宏,他原本会以为吴飞飞会提到他,在吴飞飞没说话前,他的整个身心都已经抽紧了起来,没想到吴飞飞居然选择了孔德盛,冯宏一时间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吴飞飞。

  然而在冯宏睁大眼睛的时候,吴飞飞却对冯宏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激动。

  在接到吴飞飞这个眼神的示意,冯宏才安静了下来,虽然想不通吴飞飞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暗想应该有她的道理,或许这是个以退为进的办法也说不定。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大肥东周礼健却轻轻拍了拍桌子,“除了吴院长说的孔先生之外,其他人还有其他人选吗?”

  大股东的话一出,众人又安静了下来,便在众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孔德盛却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了指吴飞飞身后的冯宏说道,“我觉得还是冯宏冯秘书最有资格坐这个主任之位。”

  孔德盛刚说完,许多与冯宏没有来往的人顿时就露出了不满之色,其中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女医生站起身说道,“我觉得冯秘书资历尚浅,而且年龄也太轻,做这个主任之位似乎不太妥当。”

  “哦?却是二股东周礼军开口问道,那你觉得谁更合适一些呢?”

  那名女医生看了看会议室内众人,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冯宏心里不禁有些好笑,看她这样子,分明是想说自己更合适,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又不好意思给自己投票。

  在众人的目光都直直望着她的时候,终于才憋出了一句话,“至少要选一位老练、并且对医院作出巨大贡献的人才可以,冯秘书毕竟刚来医院不久,我觉得就是不合适。”

  就在这时,坐在冯宏对面的五官科科长左娜突然站起身来说道,“我也赞成冯秘书继任主任之位。”

  “凭什么?”刚才那名五十岁左右的女医生反驳道,“他年纪那么轻,而且刚来医院不久,他如果坐上主任之位,在座的许多为小宁医院工作了几十年的人心里作何感想?”

  此话一出,对冯宏不看好的人纷纷点头附和。

  但左娜却不以为意,不紧是慢的说道,“总要让点机会给年轻人嘛,虽然刚来医院工作不久,但他的能力大家也有目共睹,就凭他前段时间救了一个叫钟洁的女人的丈夫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冯秘书是一个充满了爱心的人,试问在座各位,一名医生最基本的涵养是什么?不就是一颗仁爱之心吗?大家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给我们小宁医院带来了多大的影响,要不是因为冯宏这件事情曝光出去,我们小宁医院的生意还在上任院长的事件中受影响呢。”

  那名中年女医生不满的说道,“可是那时候我们都不在场,并不知道发生这种事情,要是换作我们许多人在场,一定也会像冯秘书这样做的。”

  “是吗?”却是肝肠科的科长刘小敏从一个角落里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钟洁的丈夫刚刚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也有许多医生在场,但却没有一个人肯为钟洁担保,现在才说这种话,不是太晚了吗?”

  那名中年女医生深深的看了刘小敏一眼,才缓缓坐了下去。

  冯宏也是一头雾水,今天早上冯宏第一个去找的就是刘小敏,然而那时候的刘小敏却将冯宏从办公室里轰了出来,没想到现在居然开口帮助自己。

  直到此刻,冯宏才终于明白刚才吴飞飞的用意,冯宏早就跟吴飞飞说过孔德盛已经正面支持他,但限于冯宏是她的秘书,如果第一个开口就支持自己的秘书,那岂不是让人怀疑?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四股东周倩却再次开口说了一句,“这样事情我们也听说了,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冯秘书具备一颗仁者之心,才能更好的带领医院走向辉煌。”

  周倩的话刚说完,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惊讶的望着这位最小的股东,要知道,周倩可是四大股东之一,虽然被众人称为四股东,但手中握着的股份却不比她的三位哥少,因为四人都同时握有小宁医院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所以说的话自然比刚才说话的那些人有份量得多。

  在周倩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后,那些反冯宏上位的声音全都消失了,再加上许多墙头草般的人物在见周倩这位股东都已经赞成了冯宏上位,暖意也附和起来。

  一时间,会议室内有一半的人都已经同意了冯宏上位的事。

  便在众人争相开口的时候,三股东周礼仁却对冯宏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意,“那就请冯秘书出来跟大家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看到周礼仁的目光,冯宏知道关键之刻终于来得了,所以心里不免有些激动,不过却依言站了起来,对首座上的四名股东点了点头,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虽然年轻了一些,但我有信心,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就能让小宁医院走向更辉煌的未来,所以我觉得我可以担任主任一职。”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冯宏,有人小声嘀咕道,“怎么一点也不谦虚?”

  直到此刻,冯宏厚脸皮的本事才终于显露了出来,中国人都有一个传统,那就是喜欢谦虚,从刚才那名反对冯宏的中年女医生不好意思推荐自己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尤其是上了些年纪的人,而这里大部分都是四十五岁的中年人, 几乎都是如此。

  不过所谓的谦虚在冯宏看来,简直就是虚伪,所以冯宏才会那么不客气的举荐自己。

  就在众人的目光都投向冯宏时,冯宏又继续说道,“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同事和股东给我一个机会,我相信自己有能力胜任主任一职。”

  就连除周倩外的三名股东,也对冯宏另眼相看了起来。

  就在众人又开始像虫鸣般议论纷纷时,大股东周礼健却拍了拍桌子,笑着说道,“好了,如果大家还有其他人选,就一个一个的说,别在私底下议论,那样谁也听不到。”

  周礼健这话很明显了,如果没有反对的声音,冯宏有可能就一锤定音,真正成为下一任冯主任了。

  虽然许多人都对冯宏不怎么看好,但周礼健都这么说了,其他人再有意见,也不想在这个即将成为定局的时刻去触冯宏的霉头,所以全都沉默了下来。

  当众人沉默之后,周礼健终于再次拍了拍桌子,“好了,既然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那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不过冯宏还继续兼职秘书之职,试用期三个月,如果做得不好,就另换他人,如果做得好了,才正式转正。”

  周礼健的话一出,会议厅内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一般情况下,一个主任的选举应该不会这么草率才对,这次不但任命一个年轻人来继任主任之位,更是只是草草商议了一番,就这么决定了下来,令在场许多人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不通,其中一些人自然也想到了一点,那就是几名股东有意在抬冯宏上位。

  在宣布了会议的结束后,众人都纷纷离开了会议室,就在吴飞飞与冯宏准备跟着众人离开时,二股东周礼军却突然叫住了冯宏与吴飞飞两人。

  冯宏没有丝毫意外,一般情况下,股东在任命了一个重要职员后,都会私底下鼓励一番,或是进行一些恩感并至的老套游戏。

  当众人全都离去后,周礼军才看着冯宏说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选择你吗?”

  冯宏毫无觉察的看了周倩一眼,他当然知道,因为自己已经被周倩这名股东给占了便宜,应该是周倩从中说话,才让他们选择的自己。

  冯宏的目光虽然隐蔽,但悠然被周倩捕捉到了,在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周倩悄悄对冯宏眨了眨眼,眼中满是媚惑之色。

  冯宏心里一荡,不过在这种场合他可不敢表现出什么异样,只得低着头说道,“多谢几位股东抬爱,不过我还真不知道。”

  三股东周礼仁走到冯宏身前,伸手拍了拍冯宏的肩膀,哈哈笑道,“我告诉你吧,不管你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我的小妹,我们也不想管,但有一点你要记住,凭本事吃饭,如果你真的接不下这碗饭,我们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