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父子不伦
( 本章字数:11625 更新时间:2013-7-29 16:36:00 )

  看到林梦向床边走来,冯宏嘴角的笑容又扩大了一圈,继续引诱着说道,“因为有一次……”

  说到这里,冯宏却忽然停了下来,有些为难的说道,“我用口头描述着不太方便,你过来,我一边说一边比划给你看。”

  林梦点了点头,快步走到冯宏面前,“好了,你快说吧。”

  林梦刚刚走到冯宏的面前,一股浓郁的香水味伴随着女人独有的体香就随之扑入了冯宏的口鼻之中,令冯宏的下身某个部位瞬间跳动了起来。

  “真香啊”,冯宏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一别陶醉无比的样子。

  听到冯宏的话,林梦顿时惊得向后退了两步,“你、你说什么?”

  冯宏立刻反应了过来,急忙作出一脸和善无比的微笑,“好了,跟你开个玩笑,对了,我们言归正传吧。”

  冯宏心里暗恨,昨天和今天早上,林梦还像个花痴一样勾引自己,没想到真正到了宾馆之后,却作出这么一副清纯无比的模样来,这是不装逼吗?

  直到此刻,冯宏才开始对眼前的浓妆小护士开始另眼相看起来,莫非昨天与今天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约自己出来,如果真是这样,眼前这个看似清纯无比的美女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了。

  不过冯宏更想到另一点,林月茹为什么不直接约自己,而是让林梦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看刚才林梦的语气,如果不是自己耍些手段,或许在见到林月茹之前,冯宏都不知道这一切跟林月茹有关。

  想到这里,冯宏的笑容不禁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阴沉。

  而此刻的林梦却还一脸希翼的盯着自己,“你不是要继续说吗?怎么又停下了?”

  不过在看到冯宏突然阴沉下来的脸,林梦那脸希翼之色也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就在林梦没说话之前,冯宏已经开口,“别装了,你和你姐姐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冯宏的话一出,林梦的脸色忽然“唰”的就白了起来,急忙摇头道,“你在想些什么,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

  冯宏冷冷的说道,“别在继续惺惺作态,我看着恶心,你们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只是为了约我出来,你所做的这一切,恐怕也是装出来的吧,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林梦刚开始的时候,脸色只是白了一下,不过现在却是张大了嘴,不过片刻后却又继续作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见到我姐姐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冯宏冷哼一声,心里暗道,“既然你想装,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下一刻,冯宏突然伸出手,一把将林梦拉入了自己的怀中。

  林梦没有想到冯宏会突然作出这般动作,猝不及防之下,瞬间就被冯宏拉了过来,直到撞到冯宏的胸膛,她才惊呼起来,“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冯宏嘿嘿阴笑道,“你昨天不是很能勾引我吗?现在把我的欲火勾引起来了,我们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能干什么?”

  直到此刻,林梦才真的惊慌了起来,“你别乱来,我姐姐跟你关系不是很好吗?要是让她知道你把我、把我那个了,她会恨你一辈子的。”

  冯宏哈哈笑道,“是吗?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姐姐怎么恨我一辈子?”

  说到恨,林月茹早就把冯宏恨到了骨子里,从一开始就是冯宏用那个根本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视频胁迫她上床,现在冯宏根本就不在乎林月茹再多恨自己一些。

  看到冯宏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林梦挣扎的更是厉害,“你别乱来,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对我怎么样,我就告发你。”

  “哦?是吗?那你去试试?”冯宏说着,双手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只手环抱着林梦,另一只手已经开始在那身柔软的娇躯上游走了起来。

  冯宏的手刚刚游到林梦的腰际,林梦的整个身躯顿时一阵颤抖。

  看到一幕,冯宏不禁大喜,看来有可能还是个雏儿,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太便宜自己了?

  下一刻,冯宏的一只大手直接将林梦的双手锁了起来,而后也不管林梦还在苦苦求饶,就一把将林梦推到了床上。

  被推到床上后,林梦更是吓得惊叫了起来,“冯宏,你不能这样,我、我……”

  说到这里,林梦却又说不出话来,因为她实在找不到一个可以威胁到冯宏的理由。

  冯宏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别挣扎了,如果你听话一些,我可能还会温柔点,如果不老实,别乱我动粗。”

  无论从说话或者动作,此话的冯宏彻底变成了个流氓,冯宏原本也不想用强,不过也实在迫不得已,谁让林梦直到现在还是不肯说实话,而且还装出那么一副无辜的表情。

  下一刻,冯宏的手就握住了林梦胸前一只酥胸,虽然没有像她姐姐那般饱满,但却也非常的有弹性。

  刚刚触及的刹那,冯宏与林梦都同时惊呼了一声,林梦是因为敏感而发出的惊呼,而冯宏则是因为掌心传来的柔软感而吃惊。

  林梦剧烈的挣扎着,不过她的这种挣扎对冯宏这种强健的男人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冯宏只用了一只手就让她难以挣脱。

  林梦都快哭了出来,画得漆黑无比的眼圈内泪光闪闪,不过在冯宏的抚弄下,她却痒得忍不住发出呵呵的笑声。

  冯宏嘴角升起一丝冷笑,“等一下你会更兴奋的。”

  “不、不要,你快放过我,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林梦见挣不脱冯宏的魔爪,立刻求饶了起来。

  冯宏嘿嘿笑道,“是吗?那我现在就要你的身体。”

  “除了这个,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林梦终于知道姐姐为什么提起这个人的时候,表情会那么吓人了,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简直是个恶魔,不过她发现得也实在晚了一些,因为现在已经落入了魔爪之中。

  “可是我现在只想要你的身体”,冯宏不依不挠,在说话间,冯宏的双手已经开始剥开了林梦的上衣。

  当剥开林梦的衣衣的刹那,两个白色的罩杯立刻弹跳了出来,而两团鼓起的嫩白肉球间,一条弧形的沟壑横立在中间。

  看到这一幕,冯宏下身再次跳了跳,冯宏原本也并非一定要把林梦就地正法,自从刚才识破了林梦的演技后,冯宏只想把她口实的事实逼出来,不过到了此刻,冯宏已经改变了主意。

  所以下当冯宏彻底将那两个白色罩杯也强行褪了下来后,林梦终于忍不住说了实话,“冯宏,别、我什么都说,你快放开我。”

  冯宏现在哪里还听得进这些,这小妮子从昨天拦住自己时就一直勾引自己,现在又继续在这里装,冯宏早已动了邪念,此刻再看到这副曼妙的画面,冯宏哪里还忍得住?

  欲望直升到了顶点,下一刻,冯宏继续动作,只是刹那间,林梦的下身也被冯宏扒了个干净。

  因为是在宾馆里,所以林梦的呼救声根本就没人听到,就算听到也不会有人理会。

  当冯宏真正与林梦负距离接触时,林梦终于不再挣扎,似是认命般任凭冯宏在自己身上施为,不但没有反抗,只是片刻后,林梦居然也跟着冯宏的节奏摇摆起了娇躯。

  看到林梦这般模样,冯宏嘿嘿笑道,“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林梦此刻也不知是痛苦,还是兴奋,一张俏脸扭曲着,口中更是发出似是撕心裂肺的呻吟声,她原本想回答冯宏的话,但冯宏的动作一直没停下来,她的声音就变得断断续续起来,“啊、呃,我怕了你了,我什么都、都说,你快停下来。”

  嘴上说让冯宏停下来,双手却恨不得将冯宏的背掐下一块块肉来。

  听到林梦这个声音,冯宏体内的的快感又是上升到了一个顶点。

  只是十来分钟,冯宏就在一股洪流之中一泄千里,本能的颤抖几秒,冯宏终于不支倒在了床上。

  而此刻的林梦也好不到哪里去,整个娇躯不但柔弱无力,就连身上也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渍。

  做完了这一切,冯宏才彻底将林梦放过,不过在放开的刹那,林梦却没有任何反应。

  她还能做什么?清白之身都已经被冯宏强行霸占了,她现在就算能逃,也没意义了。

  休息了片刻,冯宏才终于从床上起身,将自己的衣物穿戴整齐,才对赤裸着躺在床上的林梦开口道,“怎么样?我刚才就说过你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的。”

  “你是个禽兽”,冯宏的话一出,迎来的却是林梦一句柔弱无比的话语。

  不过冯宏对于这些话早已免疫,所以冯宏根本就没在意,最让冯宏意外的是,林梦从始至终都没有一滴眼泪。

  按理说,像林梦这种心思单纯的少女在被人强行做过这种事情之后,一定会大哭一场什么的,但林梦却没有,在说完那句话后,就自顾下床拾起自己的衣服穿戴起来。

  当冯宏见到床单上并没有红色的痕迹时,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还是被骗了,林梦根本不是雏儿,她的清白之身不知道早就给了哪个男人。

  想到这里,冯宏不禁有些愤怒,敢情吃亏的人还是自己啊。

  “原来你确实在装,你勾引我的事情确实也出自你的本意,是不是?”

  林梦正在穿着衣服,听到冯宏的话,她突然笑了起来,“看来你不但下面强,上面也不差嘛?”

  看着像是变了个人的林梦,冯宏瞪大了双眼,“原本你真的一直都在装?为什么?”

  林梦没有说话,将衣服穿好后才缓缓走到冯宏身边,“该做的事也做完了,可以去见我姐姐了吧。”

  “你和你姐姐究竟在搞什么鬼?”

  林梦理了理自己那头披在肩上的黄色卷发,再次露出之前那个可爱无比的脸色,对冯宏眨了眨眼才说道,“先去见我姐姐吧,去了你就知道了。”

  说完,也不等冯宏还有话要说,就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冯宏怔在原地片刻,才狠狠的骂了一句,“TMD,又上了女人的当了。”

  不过骂归骂,冯宏倒没有忘记刚才跟服务员订餐的事情,立刻又冲向门外将林梦拉了回来,“饭都还没吃呢,先吃完再走吧。”

  林梦皱了皱眉,“还吃什么饭,等一下到我姐姐那里再吃吧。”

  “你什么意思?”冯宏一想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就一阵头大,他现在是连林梦的一句话也不敢再相信了,“你姐姐到底在哪里?她想做什么?”

  林梦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不要重复问同一个问题?”

  虽然冯宏一时间想不通这对姐妹在搞什么鬼,但只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已,手无半分权柄,就算他们真想对自己不利,冯宏倒也不在乎。

  想到这里,冯宏点了点头,说道,“饭菜都订好了,先吃了再走吧,别浪费了”,

  林梦哼了一声,“还吃什么饭?我们现在赶时间,再说到现在还没送来,也不知道那个服务员有没有把你这事放在心上呢,你钱不是还没给吗?直接退掉走人算了。”

  冯宏刚才看那服务员心里就觉得一阵不爽,此刻见林梦这么说,立刻点了点头,“好,那就走吧。”

  当冯宏刚刚想要踏出房间的门时,那名服务员却推着一辆手推车来到了冯宏所在的门口,笑容满面的对冯宏说道,“先生,您订的餐到了。”

  看到服务员推来的饭菜,冯宏心里莫名的升起一阵怒意,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冯宏与林梦准备开溜时才姗姗到来。

  “多少钱?”既然都已经推到门口了,服务员也不算食言,所以冯宏只得咬牙问出了这一句。

  服务员脸上的笑意又浓了一分,“先生,我们这个宾馆收费一向很标准,全部算下来三千二百元。”

  此话一出,不仅冯宏,就连一旁也震惊了起来,“我没听错吧?就这几个菜?”

  服务员依旧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是这样的,我们店里都是这个价格,绝不多收您一分钱。”

  冯宏彻底怒了,“就这几道菜而已,你以为是用黄金炒出来的吗?”

  服务员叹了口气,“先生,虽然不是用黄金炒出来的,但您刚才也没有问清楚价格,所以不好意思,菜我已经推到这里来了,还请您付了钱后慢慢享用。”

  “坑人也不用这样吧?”冯宏此刻已经今非夕比,别说这些钱,就连再多的钱他都不会在乎,就在快要下班的时候,韩坚还给他送了三万块钱的“贺礼”。

  不过让冯宏感到冯宏的是,这么一间普通宾馆而已,炒出的菜居然会这么昂贵,比得上他们常去的海岸酒店了。

  看到冯宏与林梦一副不想付钱的样子,服务员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冰冷之色,“好了,先生,我话也不想跟你多说,菜我也帮你推到这里了,无论你吃与否,还请你付钱,这是我最后一次对您如此客气了。”

  服务员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如果冯宏再不付帐,他可能会用一些强制性手段。

  听到服务员威胁的话,冯宏的眼神也冰冷了起来,他可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小宁医院的前任院长他都敢对着干,别说一个酒店的小小服务员。

  就在冯宏与服务员准备干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林梦却忽然横插到了两人中间,“好了,一人退一步吧,这菜绝对值不了这么多钱,不过我们可以减半付。”

  “减半?”服务员立刻瞪起了双眼,丝毫没有因为林梦是女人而有丝毫怜惜的意思,“告诉你们,一分都不能少,这是本宾馆的规矩。”

  冯宏也火了,“是吗?要不要我请督查部或者公安工商局的人来鉴定一下?”

  然而服务员根本不吃这一套,“随便你吧,我又没有强卖,这是你刚才订的饭菜,谁来了也没用。”

  冯宏皱了皱眉,他不得不承认服务员说的确实是实话,像海岸酒店这种地方,随便一样小东西就是其他地方的十倍甚至百倍以上的价格,也没见被政府查封。

  不过要冯宏忍住这口气,冯宏是绝对做不到,既然服务员想耍流氓,冯宏也只好耍一次流氓了,“你说得对,菜我们也还没动过,你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我就不奉陪了,再见。”

  说着,冯宏拉着林梦的手就向外走去。

  服务员立刻追了上来,拦住冯宏的去路,一脸阴沉的说道,“你想赖帐?”

  冯宏二话不说,一把掀开了服务员,再次拉着林梦的手向宾馆外走去。

  看到冯宏那副铁了心不会付帐的样子,冯宏员也没有再阻拦,不过却问了一句话,“不付帐也可以,先生可以告诉我您的工作单位吗?”

  不提这个冯宏还心虚三分,一提到自己的工作单位,冯宏的信心顿时又膨胀了几分,正在向前走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身对服务员说道,“小宁医院,冯宏,如果你觉得今天的帐必须要回去的话,你可以去那里找我。”

  服务员依旧阴沉着脸,“冯先生是吧?希望我到小宁医院的时候,真的能见到您。”

  冯宏自然知道服务员是想通过某些手段找到自己的公司要钱,不过冯宏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现在在整个小宁医院来说,简直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院长吴飞飞,他就是老大,再加上吴飞飞与他的关系,冯宏想要医院里做什么,还没人敢阻拦。

  “嗯,恭候大驾”,冯宏扔下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就与林梦一起离开了这个宾馆。

  不过在冯宏离开后,服务员却拿出了电话,也不知给谁打的电话,片刻后,服务员对电话里的人说道,“你在医院附近工作,给我查查小宁医院一个叫冯宏的人的资料,我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人。”

  服务员的这句话冯宏注定是听不到了,不过之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就很难说了。

  离开宾馆后,冯宏又与林梦打了辆车前往南宜公园。

  在上车的时候,林梦给林月茹打了个电话,“姐,我把人给你带来了,我们马上就到南宜公园,你现在在那里吗?嗯,好的,我们马上来。”

  虽然听不到电话里林月茹的声音,但冯宏不禁疑惑起来,林月茹不是和她那个半死不活的男朋友住在东华路22号三楼吗?怎么会跑这么远的地方去?

  虽然自己曾经胁迫过她,但后来自己也给她在财务部找了份工作,她没事约自己去这个公园里做什么?

  当林梦挂了电话后,冯宏才开口问道,“你姐姐是不是搬家了?”

  林梦不答反问,“你知道我姐姐的住所?”

  冯宏点了点头,“不仅知道,而且还去过。”

  冯宏只差没说一句,“虽然只是在楼下”,不过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那次欲望升腾,冯宏去找林月茹时,就曾经与她在那片黑暗的楼梯内兴奋了一场。

  林梦还是那句,“见到我姐姐你就知道了。”

  不久后,冯宏与林梦终于来到了南宜公园,不过林梦却将冯宏带入了一片无人的幽深小径中。

  看着周围越来越浓密的树影,冯宏心里更是疑惑重重,片刻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究竟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走在前面带路的林梦头也没回,“就在前面了。”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冯宏也仅仅只是疑惑,却也不担心两女会对自己怎么样,所以冯宏借机调侃道,“莫非你还带我到这个没人的巷子里做些愉快的事情?”

  然而这次林梦却猛然回过头,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你给我闭嘴,再乱说话,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林梦此刻的脸色认真到了极点,根本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感觉,冯宏心里不由得一颤,难道林月茹和林梦还真想对我下黑手不成?

  想到这里,冯宏不禁对前面那个未见面的林月茹充满了期待。

  再继续向前走两分钟,冯宏终于与林梦来到了一个亭子里,不过却没有见到林月茹的身影,亭子里只有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男子。

  这个男子脸色虽然苍白,但一张脸却英气逼人,那两片薄薄的嘴唇总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

  见到这名男子时,冯宏不禁皱起了眉头,他虽然没有见过眼前这个人,但从林月茹与林梦这里一推,就可以想到眼前这位脸色苍白的帅气男子应该就是林月茹的男朋友刘进豪。

  就在冯宏疑惑着林梦为什么会把自己带来见这个人的时候,林梦已经走到刘进豪身边,轻声说道,“我把冯宏带来了。”

  冯宏毕竟胁迫过林月茹上床,此刻见到林月茹的男朋友,心里不免有些做贼心虚,暗想他不会是发现了自己和林月茹的勾当,想找自己报仇什么的吧?

  不过也只是担心,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冯宏肯定是死不承认。

  只听刘进豪捂着那那对薄薄的嘴唇咳嗽了两声,才缓缓站起身,对冯宏露出了个和善的笑意,“冯宏冯让任是吗?”

  冯宏虽然不知道刘进豪打的什么主意,但却点了点头,“不错,是我。”

  冯宏原本想说,“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是林月茹的男朋友吧?”但话刚到嘴边,冯宏终于强行将这句话咽了回去,与林月茹之间的事情只是在私底下进行,冯宏如果先开口这么问,不是不打自招吗?

  刘进豪又轻咳了一声,在那声咳嗽之下,脸色顿时又苍白了一分,一旁的林梦立刻就伸手扶住他,不过却被刘进豪挥手挡了下来,“不用,我还没病得连路都走不了。”

  “是你找我?”冯宏疑惑的看着眼前似是病入膏肓男子,而后又把目光投向了站在刘进豪身旁的林梦。

  林梦刚才一直都只是说带冯宏来见林月茹,不过林月茹没在,她男朋友倒是出现在了这里,这事情还真是越来越令冯宏看不清了。

  刘进豪点了点头,“不错,是我让林梦把你带来的。”

  冯宏心里一惊,“难道还真是找自己报仇的?”

  心里虽然这么想,冯宏并没有因此而露出什么端倪,依旧一脸平静的说道,“你找我什么事?我们似乎不认识吧?”

  刘进豪摆了摆手,“你是没见过我,但一定听说过我吧?”

  听到刘进豪的话,冯宏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但却继续装傻充愣的说道,“我不明白你话里是什么意思。”

  刘进豪突然嘿嘿轻笑了起来,“那林月茹你总该知道是谁了吧?”

  此话一出,冯宏的身躯顿时抽紧了起来,声音也渐渐变得冰冷,“你到底什么意思?”

  刘进豪笑道,“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我知道你跟林月茹的事情,而且还知道你跟她的关系不一般。”

  刘进豪的话就尤其晴天霹雳一般,冯宏震惊到了极点,原来刘进豪真的知道了自己与林月茹的事情,看来今天是难以善了了。

  被刘进豪当场揭穿,冯宏也没有再继续装傻,冷冷的说道,“哦?你既然知道了,那今天你把我带到这里,究竟想怎么样?”

  刘进豪摆了摆手,“冯先生别担心,我没有恶意。”

  林梦也在一旁说道,“放心吧,我们不会害你的。”

  “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冯宏再也不想浪费口舌。

  刘进豪呵呵一笑,“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跟林月茹的秘密?”

  冯宏没有说话,既然刘进豪能说出这句话,就一定会自己说出来。

  果然,在冯宏不说话后,刘进豪的脸色顿时就阴冷了下来,“还记得有一天,你在楼梯里与林月茹见面的事情吗?”

  冯宏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望着刘进豪。冯宏怎么会不知道那天的事情,那天也是他刚和吴飞飞第一次认识,因为最张没能把吴飞飞弄上床,冯宏才找林月茹泄火,也就是在那片黑暗的楼梯里,冯宏与林月茹进行了一场欢愉的事情。

  刘进豪咬了咬牙,继续说道,“因为那天我就躺在三楼上,门是开着的,你们在楼梯里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我怎么可能什么都听不到?”

  “哦?那时候你就已经发现了?”冯宏终于开口。

  刘进豪点了点头,“不错,那时候我就已经发现,只是那时候的我连下床都做不到,所以才一直隐忍了下来。”

  “哦?难道现在林月茹还是没发现吗?”

  刘进豪点了点头,“不错,那个贱人当然还不知道,我今天请你来她也完全不知道。”

  冯宏自然也有被人揭穿的觉悟,警惕的说道,“你今天请我来应该不会是听你说这些的吧?”

  刘进豪阴冷的神色尽去,笑着说道,“冯先生,我真的没有恶意,而且现在就我们几个人在场,就算我对你有任何恶意,以我这个病入膏肓的身躯也做不到啊。”

  “那你究竟想做什么?”

  刘进豪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身躯摇摇晃晃眼看就要倒在地上。

  不过一旁的林梦却瞬间扶住了刘进豪,一脸关切的问道,“进豪,你没事吧,要不是吃点药?”

  听到林梦对刘进豪亲昵的称呼,冯宏心里更是诧异,刘进豪不是林梦未来的姐夫吗?怎么会以这种亲昵的称呼,而且看她眼中关切的眼神,分明是对一个爱人才有的神色。

  “难道林梦并不是林月茹的妹妹?”冯宏脑海中浮现出这种想法,不过当看到林梦那张与林月茹有几分相似的脸,冯宏又否认了这个想法,两人应该有血亲关系,不然不可能长得这么相像。

  就在冯宏疑惑时,刘进豪已经吃了几颗药止住了咳嗽,抬头继续对冯宏笑着说道,“我虽然知道你与林月茹之间的事情,但今天请你来,并不是想报复你。”

  “那是为了什么?”

  刘进豪嘿嘿冷笑起来,“因为林月茹这个贱人不配我为她做任何事情。”

  此话一出,冯宏更回疑惑了,“她不是你女朋友吗?”

  刘进豪不屑的说道,“或许曾经是,不过我现她已经不配。”

  冯宏恍然大悟,刚才刘进豪在说到林月茹这个名字的时候,分明就带上了一丝恨意,直到现在冯宏才明白,原本刘进豪对林月茹一直都怀恨在心。

  也难怪刘进豪会对林月茹恨得这么深了,换作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女人外出偷情。

  不过冯宏更好奇的是,林梦不是和林月茹是姐妹吗?以林梦对刘进豪闲暇的称呼,两人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啊。

  所以冯宏不禁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了起来。

  看到冯宏打量自己的目光,刘进豪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们两的关系?”

  一边说着,刘进豪还一边将扶住自己的林梦搂到了怀中,而后如蜻蜓点水般在林梦的脸上啄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因为林梦现在才是我的女朋友。”

  虽然早就猜到,不过在亲口听到刘进豪说出这句话时,冯宏还是忍不住震惊了起来,林梦跟林月茹不是好姐妹吗?林梦怎么可以跟自己的姐夫做这些勾当?

  心里在震惊的同时,冯宏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刚才在来的路上,冯宏就曾经把林梦给上了,完事后,冯宏还在为林梦不是处女这件事情感到有些愤怒呢,不过现在冯宏心里总算平衡了。

  没想到刘进豪的两个女朋友都被自己给上了,而且这两个女人还是姐妹,冯宏不得不感叹这个世界还真是无奇不有。

  再看向刘进豪时,冯宏的眼中不禁多出了一丝异样之色,不过这丝异样之色刚刚升起,林梦的双眸立刻就冷了下来,她自然知道冯宏心里在想些什么。

  看到林梦眼中的警告之色,冯宏终于知道刚才自己调侃她时,林梦的反应会那么大了,原来是害怕刘进豪听到。

  不过越是如此,冯宏心里就越得意,所以声音也没有刚才那么冰冷,“好了,我不管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想知道你们找我来做什么。”

  刘进豪将怀里的林梦推开,才阴冷的对冯宏说道,“那我就直说了吧,我今天请冯先生来是想跟冯先生做个交易。”

  冯宏皱了皱眉,“什么交易?”

  在刘进豪知道了自己与林月茹的事情后,冯宏就一直警惕着刘进豪,此刻说要与自己有什么交易,冯宏第一反应就是刘进豪肯定不安好心。

  刘进豪却没有回答冯宏的问题,而是神秘的看了冯宏一眼,缓缓说道,“如果我记得不错,你应该有个表妹叫小静吧?”

  冯宏不知道刘进豪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小静,但既然提到,应该与他找自己的目的有关,所以冯宏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说道,“嗯,那又怎么样?”

  “那你应该有去找过康平医院的院长刘忠义吧?”

  冯宏皱了皱眉,“你连这个都知道?”

  不过下一刻,冯宏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因为刘进豪提到的人,不正是他自己的父亲吗?

  刘进豪轻笑道,“这个你不用管,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跟你合作一起对付刘忠义这个人。”

  刘进豪在说到“刘忠义”这三个字时,声音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恨意。

  冯宏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进豪居然要与自己联合起来对付他的父亲?

  见到冯宏疑惑的脸,刘进豪嘿嘿笑道,“好吧,为了取得你的信任,我今天就把一些事情告诉你,你一定觉得我与你联合对付自己的父亲感到很奇怪是吧?”

  片刻后,冯宏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嗯,你说。”

  “因为我恨他。”

  刘进豪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如果不是他把我赶出家门,我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如果不是他把我赶出家门,我又怎么会认清林月茹这个婊子的真正面目?”

  说到后来,刘进豪直接是低吼了出来,额头上更是青筋条条暴露而出。

  冯宏心里暗叹了一句,看来刘进豪还是对林月茹深有成见啊。

  不过冯宏之前就通过客来宾馆的服务员打到刘进豪的一些事情,知道事实根本不像刘进豪说的这般,刘进豪根本不是被刘忠义赶出家门,而是因为刘忠义偷看了自己的女朋友林月茹洗澡,才会跟自己的父亲刘忠义决裂。

  但令冯宏惊讶的是,刘进豪居然会这么恨自己的父亲。

  只听刘进豪沙哑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所以我恨他,我要将我这些年来所受的苦十倍还给他,让他痛不欲生。”

  听到刘进豪愤恨的声音,冯宏背脊不禁有些发凉,像刘进豪这种人果然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如果他的恨意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如果跟这种人合作,冯宏肯定也不会有好下场。

  “你做这些决定我没有任何意见,但你说的合作,我看就免了吧。”

  刘进豪冷冷的看了冯宏一眼,嘿嘿笑了起来,“哈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时候都遇到了什么事情?难道你真的不想为你表妹报仇了吗?谁都知道你表妹小静的事情,刘忠义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你难道以为凭你一个人的实力就能掰倒他?”

  冯宏无所谓的说道,“当然不是,不过我有我自己的办法。”

  刘进豪继续冷笑道,“算了吧,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我计划都拟好了,如果跟我联手,再按照我的计划行事,我保证你表妹的事情可以真相大白,而且还能让刘忠义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