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香艳的安慰
( 本章字数:11671 更新时间:2013-7-30 21:21:00 )

  冯宏依然不为所动,“我为什么要跟你联手,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你现在连生活都顾不下去,拿什么去对付你的父亲。”

  “闭嘴”,刘进豪忽然大吼一声,“他不配做我的父亲。”

  冯宏叹了口气,“好吧,那你准备拿什么对对付刘忠义?”

  刘进豪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在那双满是仇恨的双眸下,冯宏都感觉背脊有些发凉。

  片刻后,刘进豪才嘿嘿笑道,“因为我准备原谅刘忠义曾经对我的伤害。”

  冯宏皱了皱眉,“你是说你要假装跟他讲和?”

  “不错”,刘进豪摇摇晃晃走到冯宏身边,声音冰冷而坚决,“所以你应该知道我这个计划的成功率有多大?”

  冯宏沉默了,以自己打听到的消息,确实是刘进豪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要是刘进豪真的首先要求讲和,以刘忠义此刻孤苦无依的状态,应该会很欣慰。

  令冯宏唯一担心的一点是刘进豪与刘忠义毕竟是父子,所谓血浓于水,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假戏真做,如果刘忠义做出几件让刘进豪感动的事出来,把刘进豪给感化了,那么冯宏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不仅如此,或许还会惹来刘忠义的疯狂报复。

  想到这里,冯宏才淡淡的说道,“我跟你合作对我的好处貌似不是很大吧?而且我一旦跟你合作,所冒的风险也不小,到时你如果反矛头反过来对准我,那我岂不是腹背受敌?”

  然而刘进这位似是早就料到冯宏会这么回答一般,在冯宏的话刚出口,刘进豪就嘿嘿大笑了起来,“这个你放心,我想你应该也很需要钱吧,只要我得到刘忠义的信任,你想要多少,开个价,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想不到的一笔巨款,以刘忠义做了这么年的院长,捞了多少油水你应该能够想象,至于你担心的那一点,直接可以忽略,我如果会把矛头反过来对准你,今天就不会来找你了。”

  冯宏依然沉默了下来,无论是权势还是财富,都是他此刻追求的目标,现在他已经是小宁医院的主任,但空有一个高官职位,身后却凄若不堪,甚至连一个科级的科长都比他有钱得多。

  冯宏虽然心动,但一看到刘进豪好双似乎被仇恨蒙蔽了的双眼,冯宏就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对不起,要合作的话你找错人了。”

  说完冯宏转身就走,要找钱还不容易,现在以他主任的位置,也算得上位高权重了,只要他想,随时可以通过很多途径捞到大量的钱财。

  然而就在冯宏刚刚转向的刹那,刘进豪却说了一句让他不能拒绝的话,“一千万够不够?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还可以再加。”

  此话一出,冯宏立刻止住了脚步,一千万是什么概念,即便他现在已经身为主任,若兢兢业业的为小宁医院工作,一辈子都别想挣到一千万。

  直到现在,冯宏才知道自己勒索上任院长的那五十万简直就只是皮毛,以前任院长在位了那么多年,哪里连一百万都凑不出来?

  只有一种可能,冯宏被骗了,而且被骗得很惨。

  就在冯宏迟疑的时候,刘进豪再次来到冯宏身旁,“我可以首先给你一百万的订钱,等事成之后,我再另外给你剩下的钱,你看怎么样?”

  冯宏心里百念急转,片刻后终于点了点头,“好,我答应跟你合作,不过那一百万订钱,我需要你在得到刘忠的信任后,两个星期内汇给我,你能不能做到。”

  见到冯宏答应,刘进豪笑得更加畅快,“可以,那就等我好消息,至于计划的具体细节,我们可以先商量。”

  只有一旁的林梦蹙起了眉头,似是对刘进豪许诺冯宏的这些钱感到很不满,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两个男人密谋这个可以惊动全市的计划。

  与刘进豪将初步的计划商量好后,冯宏离开了这里,不过在离去前,冯宏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你准备怎么处置林月茹?”

  听到冯宏的问话,刘进豪与林梦都齐齐一惊,继而脸上便升起了无限的恨意。

  刘进豪咬了咬牙说道,但却疑惑的看向冯宏,“这个贱女人现在对我已经没用了,如果你想要就拿去吧,我可以不对她下手。”

  冯宏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没有任何表示,转身向小径的另一边走去。

  第二天,冯宏依旧照常上班,他这几天的事情几乎就只是一直看资料,把主任所需要做的工作范围彻底了解清楚。

  不过冯宏却根本没有心思再看这些,因为昨天与刘进豪的一番对话让他根本就静不下心来。尤其是还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林月茹,自己的妹妹与自己的男朋友都已经通奸成这样,难道她竟一点都没有发现吗?

  将手中乱七八糟的资料往桌上一扔,冯宏起身向办公室外走去。

  不久后就来到了财务部,冯宏来财务部自然是为了寻找林月茹,他之前将林月茹的秘书职位抢去,不过却给她在财务部找了一份工作。

  冯宏心事重重,所以走路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撞上了一个人,他才反应过来,看都没看,冯宏就立刻开口道,“对不起。”

  “哟,当上主任还苦着一张脸?”银铃般的声音自撞到的人口中发出。

  冯宏定睛一看,居然是孔雀,只见此刻的孔雀已经穿上了一身白大褂,看起来还真有作一名医生的样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反应过来的冯宏脸上升起一丝笑意。

  “我爸找我有些事”,孔雀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模样,不过在穿上这身白大褂后,就显得成熟了许多,“我还想问你呢,刚刚当上主任,你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还到处晃悠,难道你来这里找我爸?”

  冯宏摇了摇头,“看资料看得头昏,出来透透气,对了,你现在在哪个部门工作?”

  孔雀呵呵一笑,“就是上次我爸说的那里,放射科。”

  冯宏恍然大悟,“哦,原来是郑科长那里。”

  冯宏不想与孔雀继续瞎扯,于是找了个借口说道,“我还有些事,就不跟你多说了,以后有时间再找你好好聊聊。”

  说完,冯宏转身向财务部的办公室里走去。

  不过冯宏刚刚转身,又被孔雀拦了下来,“唉,我话都还没说完,你怎么就要走了呢?”

  冯宏皱了皱眉,之前因为冯宏将孔雀带到公园里猥琐了一次,冯宏还以为孔雀一直怀恨在心,没想到孔雀还真是放得开,居然像是完全忘记了那回事一般。

  冯宏嘴角不禁升起一丝坏笑,“怎么?难道你还想约我去公园里散步不成?”

  孔雀哪里会不知道冯宏话里的意思,脸上顿时泛起两片红霞,嗔怒的看了冯宏一眼,才嘟着嘴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这么不正经?”

  冯宏一副丝毫不知情的样子,嘿嘿笑道,“我哪里不正经了?去公园散步很正常嘛。”

  孔雀似是再也受不了冯宏这种无耻行径,跺了跺脚后匆匆说了一句,“不是我要约你,是我爸叫我转告你,今晚去我家吃饭。”

  “什么?”在孔雀转身的刹那,冯宏却一把拉住了孔雀,疑惑的问道,“你爸要请我去你家里吃饭?”

  被冯宏当场拉住,孔雀立刻就挣扎了起来,孔雀原本就是个极易害羞的女孩子,现在被冯宏当众这么一拉,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一边甩手一边对冯宏低喝道,“你给我放手。”

  冯宏也没有想要占便宜的想法,所以第一时间就放开了孔雀,“你爸可有说是什么事吗?”

  冯宏虽然对孔德盛不是很了解,但在前段时间的交涉中,冯宏多少还是了解了一些,知道这个财务部的部长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不会无缘无故请自己吃饭,而且还是去他家里。

  被冯宏放开后,孔雀白了冯宏一眼,“我怎么知道啊?想知道自己问去。”

  孔雀不肯说,冯宏也没有勉强,摇了摇头说道,“好吧。”

  孔雀如蒙大赦,飞也似的跑了开去。

  看着孔雀那身苗条的背影,冯宏心里又不禁升起一丝异样,喃喃自语道,“看来这小妮子身材还长得蛮标致的嘛。”

  直到孔雀的身影彻底消失,冯宏才收回了视线,继而眉头却皱了起来,孔德盛请自己吃饭到底有什么目的?

  思来想去都想不明白,冯宏干脆不再想,等晚上当面见到孔德盛再说吧,现在他还有一大堆烦心事等着去做呢。

  想到这里,冯宏不再停留,继续向财务部里走去。

  不过冯宏却不是去找孔德盛,而是在一个收银台找到了林月茹。

  此刻的林月茹正在专心整理着一堆帐务,就连冯宏接近了都没有丝毫察觉。

  看到林月茹那张妩媚的脸,冯宏嘴角不禁升起了抹笑意,悄悄走到林月茹面前,才开口问道,“这份工作还适应吗?”

  听到身旁突然有人开口说话,林月茹才从专注中反应过来,当抬头看到冯宏时,眼中立刻升起一丝警惕,“你来做什么?”

  冯宏四周看了一下,见所有人都在专心做着自己的事,冯宏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如果有时间,就去我办公室里一趟,我有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林月茹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来一趟,这事情跟你有关。”

  因为周围的人太多,冯宏可不想在这里说一些令人惊讶的话,再者,冯宏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林月茹的滋味,冯宏也想借机揩把油。

  这里当然不合适,所以冯宏在说完这句话后,也不理林月茹脸上的诧异之色,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冯宏心里虽然还是有些浮躁,但却强行压了下来,开始翻阅着那些资料。

  其实冯宏完全可以给林月茹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就可以,但冯宏却要徒步走去告诉林月茹,说到底,确实也是冯宏刚才的心情太烦躁,想出去走走而已。

  因为财务部的事情挺多,冯宏也没想过林月茹会在现在就来找自己,但就在冯宏刚返回办公室不久,林月茹就来了。

  看着紧皱眉头的林月茹,冯宏指了指一张椅子说道,“坐吧。”

  林月林月茹摇了摇头,“不坐了,你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

  冯宏深深的看了林月茹一眼,一想到昨天与刘进豪那番对话,冯宏看向林月茹的眼中就带着一丝怜悯,说到底,林月茹为了她男朋友已经付了得够多了,若不是为了工作把身体也给了前任院长,后来又受自己胁迫和自己开了房,以林月茹为刘进豪做的这些,也算得上片痴情了。

  不过冯宏与林月茹一无亲、二无故,之前之所以帮她在财务部找到这分工作,还是看在她身体的份上,如今想把这事告诉她,也还是因为冯宏某方面太有需要而已。

  见冯宏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林月茹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催促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你有什么话就快说吧,说完我还得回去做事。”

  “我找你来确实是有些话想对你说”,冯宏摇了摇头,缓缓从椅子上起身,而后向门边走去。

  然而冯宏的意图似是被林月茹看出来了,急忙一把拦住了冯宏,“你又想干什么?有什么话就快就,我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你做一些无聊的事情。”

  人都已经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此刻只有自己与林月茹两个人,冯宏又怎么会这么听话,再说与林月茹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一两次,冯宏也不顾林月茹的阻拦,几个箭步奔到门口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了起来,才一脸淫笑了走向林月茹。

  “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医院,你别乱来。”

  林月茹早就想过冯宏找她来有可能就只是为了满足他的兽欲,不过冯宏刚才在财务部里对她说的那句话,让她一直心绪不宁,所以才忍不住来冯宏问个清楚,没想到刚进来,冯宏第一个动作就是去关门,直到此刻她才有些后悔。

  不过已经晚了,因为冯宏已经缓缓向她逼来。

  然而令林月茹有些意外的是,冯宏只是走到她的面前就停下了脚步,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片刻后才开口说道,“我是真有关于你的事情才让你来的。”

  林月茹半信半疑的问道,“什么事?”

  冯宏嘴角始终挂着一丝邪笑,“是关于你男朋友的事情。”

  “什么?”一提到自己的男朋友,林月茹顿时睁大了双眼,一脸警惕的盯着冯宏,“你想干什么?”

  冯宏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还能干嘛,你应该问你男朋友想干嘛才对。”

  冯宏之前就有想过林月茹如果知道了这些真相,会不会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毕竟自己的男朋友与自己的妹妹通奸谋害自己,这种事情别说一个女人,就连一个男人都难以承受。

  冯宏之所以选择把这种事情跟林月茹说出来,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让林月茹以后只成为自己一个人的玩物,第二点就是冯宏多少也对林月茹有些愧疚,毕竟自己胁迫过她的那个视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冯宏不想看到林月茹一直被刘进豪蒙骗下去。

  一提到自己的男朋友,林月茹的脸色“唰”的就苍白了起来,“你想说什么?”

  冯宏长叹了口气,“在我说出真相之前,我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虽然冯宏还没有说出来,但林月茹却本能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娇躯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但却催促道,“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冯宏点了点头,“你还有个妹妹吧?”

  林月茹点了点头,但却疑惑的问道,“是啊,你怎么知道?而且这跟我男朋友有什么关系?”

  不过话刚问出口,林月茹像是想到了什么,身躯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林月茹颤抖着手指着冯宏,脸色煞白的追问道,“你、你快说清楚。”

  冯宏同情的看了林月茹一眼,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你男朋友刘进豪和你妹妹林梦已经背着你成为了恋人。”

  虽然刚才就已经想到,不过在亲耳听到冯宏说出口时,林月茹顿时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瞬间软倒在地,似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样,口中只是喃喃重复着一句话,“不可能、这不可能……”

  冯宏就知道自己的话肯定会让林月茹受不了,不过这是事情,林月茹迟早都要面对。

  冯宏原本还想趁机把林月茹给上了,但一看到林月茹萎靡的模样,冯宏又有些于心不忍,这个时候要是还对她使用暴力的话,冯宏还真害怕她会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轻生的举动,所以冯宏只是缓缓走到林月茹面前,开口安慰道,“好了,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你想再多也没用,想开些吧。”

  然而此刻的林月茹像是没听到冯宏一话一般,两手撑坐在办公室的地上,双眼呆滞无神,依旧在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冯宏早就想到林月茹肯定接受不了,不过长痛不如短痛,说到底,林月茹如只是受害者,冯宏也只是把事实说给她听而已,看到林月茹这番模样,冯宏也有些余心不忍。

  缓缓蹲下身,伸后拍了拍林月茹的肩膀,轻声道,“算了吧,你男朋友做出这种事情,是他不知道珍惜你,还想开一些。”

  当冯宏的手触碰到林月茹的肩膀时,林月茹却忽然一把挡开了冯宏的手,目光焦灼的望着冯宏,“你怎么知道的这些事情?”

  被林月茹挡开后,冯宏也没在意,他知道林月茹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一面之词,所以冯宏将林梦把事情约到南宜公园与她男朋友见面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不过半路上冯宏把林梦上了那一段自然毫无痕迹的隐去。

  听着冯宏将事情慢慢道来,林月茹整个身躯都在剧烈的颤抖,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奔流而下,直到冯宏说完,她才忍不住发出呜咽的哭泣声。

  “不、这不是真的?肯定是你骗我的,骗我的,你究竟有什么目的,想离间我跟进豪吗?”只是哭了片刻,林月茹一双纤细的手瞬间抓住了冯宏的双肩,激烈的摇晃着,声音中满是急切。

  林月茹的虽然是一个女子,但此刻抓着冯宏的双肩的力气却不小,直将冯宏的双肩都抓得生疼。

  吃痛的冯宏一把掀开了林月茹的手,有些愤怒的说道,“信不信由你,我只是把事实告诉你,不想让你继续被那个衣冠禽兽欺骗下去而已,如果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你可以选择不相信。”

  从林月茹的眼中,冯宏看到了一丝死寂的悲凉,或许她之前就应该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一直不肯相信而已,不然自己在说出这些之后,林月茹不可能会哭成这样。

  听到冯宏冰冷的话语,林月茹激动的情绪又渐渐萎靡了下来,但眼泪却像是止不住一般自眼眶中汹涌而出。

  看着林月茹梨花带雨的憔悴脸庞,冯宏的情绪也渐渐被感染得低落了一些。

  片刻后,冯宏收拾起了心情,才古井无波的说道,“好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问问,不过我建议你还是不要问得好,不然以刘进豪此刻对你的恨意,只会换来刘进豪的羞辱。”

  冯宏的话一出,林月茹哭得更加厉害,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整个人突然伏到地面,不顾一切的哭了出来。

  虽然这间办公室里的地面拖得一尘不染,但能哭得不顾形象的躺在地面,而且还当着冯宏的面,只是说明一个问题,林月茹此刻或许已经心如死灰。

  不过也正是因为林月茹这么一伏,她那身凹凸有致的娇躯也顿时呈现在冯宏的面前,尤其是胸口那两团鼓胀的肉球,伏在地面上更是挤得变了形态。

  因为林月茹伏倒的方向正对着冯宏,冯宏只是瞥了一眼,就看到林月茹胸前那条深不见底的沟壑。

  看到这一幕,冯宏心里无由来的一阵荡漾,冯宏叫林月茹到办公室里来,除了把真相告诉她之外,冯宏的另外一个目的却是想再次尝尝林月茹那身妙躯的滋味。

  虽然在看到林月茹伤心欲绝时,冯宏的那丝异动也被扑灭,不过在看到这幕春光的时候,冯宏刚刚熄灭的欲火顿时又燃烧了起来。

  暗自咽了咽口水,冯宏缓缓伸手到林月茹的娇躯上抚摸了起来,为了不引起林月茹的反弹,冯宏作出一副像是去安慰她的姿态,一边抚摸一边开口说道,“好了,别再想了,你为刘进豪付出了这么多,他不懂得珍惜你是他瞎了眼。”

  对于冯宏的抚摸,林月茹却浑不在意,只是继续付在地面微微抽泣着。

  此刻的冯宏的心思却没有放在林月茹如何悲伤之上,因为他的所以吸引力都被林月茹那身柔若无骨的娇躯吸引去了。

  开始的时候只是一只手,片刻后连另一只手都用上了,然而林月茹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冯宏的下身开始跳动下来时,冯宏的手终于开始向林月茹敏感的地带游去。

  冯宏也知道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很不道德,但心里那股**却丝毫没有下降的意思,反而越来越旺盛。

  心里默念“罪过”,冯宏的手却径直探向了林月茹那两团突起的肉球。

  当接触到林月茹胸前那条沟壑时,林月茹的身躯本能痉挛了一下,但依然没有没有丝毫抗拒,只是呜咽之声变得小了一些。

  因为林月茹的伏倒在地面,冯宏的手也仅仅只能接触到那条沟壑,就再也难以前进分半。

  看到林月茹还是没有反抗,冯宏的胆子再次放大了一些,再也不满足于隔着衣物的索取,嘴里一边说念念有词的说着一些安慰的话,另一只手却渐渐探进了林月茹背上的衣物内。

  便在这时,目光呆滞的林月茹忽然从地上坐了起来,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你爱我吗?”

  林月茹的这个动作把冯宏吓了一跳,冯宏万万没想到林月茹会突然问出这句话,而且还是如此的突然,冯宏一时间都不有反应过来,怔怔的望着目光焦灼的林月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连一只手都还一动不动的停留在林月茹的胸口上。

  见冯宏不说话,林月茹继续问道,“你有爱过我吗?”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止住了眼中的泪水。

  虽然已经止住了泪水,但冯宏分明看到林月茹急切的眼中还隐藏着丝丝黯然,或许她会这么问,完全是想给自己找一个继续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理由。

  反应过来的冯宏立刻收回了停留在林月茹胸口上的那只手,眼里满是复杂的神色,但却依然一句话也没说。

  不是冯宏不想说,而是这句话他不会轻易对任何女人说,虽然平日里的冯宏放荡不羁,但对于这句话,冯宏却非常看重,之前也有很多女人问过同样的问题,但冯宏只对李兰一个女人说过。

  沉默了片刻,冯宏才摇了摇头,“我不爱你,但我可以给你更多。”

  听到冯宏的话,林月茹的眼泪再次倾泻而下,一脸原本妩媚无比的脸此刻也扭曲了起来。

  经过这一闹,冯宏心里的**才终于消散不见。

  然而就在冯宏准备起身时,林月茹却猛然扑了上来,一把将冯宏抱住,那张樱唇似的小口更是直接贴了上来,将冯宏的嘴严严实实的堵住了。

  林月茹双手紧紧的搂着冯宏的腰,香舌快速撬开冯宏的嘴唇,肆意的与冯宏的舌头交缠。

  冯宏猝不及防之下,差点就被林月茹这的种举动扑倒在地。

  直到被林月茹那张樱唇小口堵住,冯宏才终于反应过来,看到林月茹这么主动,冯宏刚刚消散的**突然像颗炸弹一样“砰”的猛然炸裂开来,下身的小冯宏更是毫无预兆的顶在了裤裆之上。

  这一刻,冯宏被动的任凭林月茹粗暴的索取,身份在一瞬间像是倒转了过来,明明是冯宏首先做出不良举动,没想到现在却是林月茹反过来强行夺取冯宏的身体。

  只是片刻间,冯宏的衣物就被陷入疯狂的林月茹剥了个精光,就连下身的内裤也不曾幸免,在剥完冯宏的衣服的,林月茹又自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当做完这一切,林月茹瞬间将冯宏按倒在了地上,一个跨步坐到了冯宏的身上,开始上下抽动着身体。

  冯宏从始至终都只是被动的接受着这一切,直到两人负距离接触后,冯宏还像是在做梦一般,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前次是周倩,也是在跟冯宏拼酒后,莫名其妙的被她骑在了身下,这次林月茹也是将冯宏骑在了身下。

  虽然是在办公室的地上,不过冯宏此刻根本就顾不得又冷又硬的地板,跟随着陷入狂野的林月茹上下耸动着身体。

  片刻后,林月茹的口中便发出了阵阵似是呓语般的**声,双手紧紧的抓着冯宏胸口那两块突起的肌肉,在兴奋的时候,林月茹的指甲瞬间扣入了冯宏胸口的肉里,丝丝鲜血从胸口处流出。

  冯宏痛呼一声,急忙强行拉开林月茹的双手。

  不过林月茹此刻就像疯了一般,身体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一边**着,一边更加用力的抽动着自己的身体,那两团饱满的酥胸在她的抖动下荡起一阵阵肉浪。

  一番狂风暴雨,林月茹终于抽蓄着停止了动作,缓缓垂倒在冯宏的胸口。

  不过冯宏此刻还正在云端飘荡,又怎么会让林月茹停下来,看到林月茹没动,冯宏立刻抓住林月茹两边的臀部,又开始从下往上的耸动着下身。

  感受到冯宏的动作,渐渐闭上了眼睛的林月茹瞬间惊恐的说道,“别、不要了,我撑不住了。”

  一边说着,林月茹一边挣扎着想从冯宏的身上起来。

  不过冯宏怎么会放过她,此刻正在兴奋的颠峰时刻,哪里能停得下来,也不管林月茹的哀求,紧紧的锁住林月茹盈盈一握的腰肢,开始疯狂的挺动着身体。

  又过了几分钟,在一股洪流之中,战斗才终于落下帐幕。

  在战斗落下帐幕的刹那,林月茹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体内的精力一般,软绵绵的垂倒在了冯宏的身体上,两团肉球紧紧的贴在冯宏的胸口。

  冯宏也好不到哪里去,气喘吁吁的仰躺在地,动都懒得动一下。

  直到过了很我,林月茹才慢慢从冯宏的身上起身穿衣。

  经过了刚才翻云覆雨的缠绵,林月茹的眼中依旧还是一片死寂之色。

  冯宏知道想要林月茹一下子放开根本就不可能,原本想开口安慰几句,但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也跟着起身把自己的衣服穿上。

  林月茹也一句话都没说,穿好衣服后转身就要离开办公室。

  看到林月茹要走,冯宏终于开口了,“你准备怎么做?”

  林月茹没有回头,也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只听幽幽的声音自她的身后传来,“一个是我的妹妹,一个是我最爱的人,我还能怎么办?”

  冯宏叹了口气,“那你还准备住在你男朋友那里。”

  林月茹猛然回头,愤怒的看着冯宏,低喝道,“刘进豪不配做我的男朋友,从今天起,我跟他不再有任何关系。”

  冯宏苦笑,昨天刘进豪也说林月茹不配做他的女朋友,此刻林月茹又说刘进豪不配做她的男朋友,到底是谁配不上谁?

  片刻后,冯宏才问道,“我是问你以后住哪里,难道你还想和刘进豪一起住吗?”

  冯宏这句话一出,林月茹盯着冯宏的那双愤怒的双眼才渐渐平静了下来,不过很快就被无神也取代。

  沉默了许久,林月茹才一脸的萎靡说道,“我是不会住在他那里了,我会自己另外找个地方居住。”

  冯宏倒不是想插手林月茹与刘进豪之间的事情,他也只是随口问问,不过林月茹的回答确实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出了这种事情,如果两人还能继续下去,就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看到林月茹眼中的悲凉之色,冯宏忍不住问道,“你就那么相信我?要是我刚才的话只是骗你的呢?”

  林月茹摇了摇头,“其实,我早就已经发现了,只是一直不愿承认而已。”

  冯宏没有再说什么,任凭林月茹缓缓向外走去。

  林月茹离开后,冯宏才终于能够静下心看桌上那堆令人乏味的资料了。

  不过没看多久,冯宏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冯宏掏出手机一看,是吴飞飞打来的,冯宏不禁有此诧异,吴飞飞现在打电话来干嘛?难道她发现了自己某些异常的行为?

  都在同一个医院内,刚才林月茹才从自己的办公室内走出,冯宏这种担心也情有可原,对于吴飞飞这种理智的女人,冯宏从来都是小心翼翼,至少在处理其他女人这一块冯宏一直都非常小心,要是吴飞飞真的发现什么端倪,以她院长的身份,盛怒之下,冯宏的下场肯定会很不悲惨。

  想归想,冯宏还是接了电话,刚一接通电话,吴飞飞冷冰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来,“你过来一下,我这里有个人需要你亲自来见见。”

  听到吴飞飞那冰冷的声音,冯宏心里一惊,不会这么巧吧,难道林月茹刚出去就被吴飞飞给逮住了?

  虽然担心,冯宏还是下意识的问道,“哪里?”

  吴飞飞有些愤怒的说道,“还能是哪里?当然是我的办公室。”

  “哦,好,马上来”,冯宏抹了把冷汗,刚才只顾着担心,居然会问出这种不理智的问题。

  挂了电话后,冯宏收拾了一下绪乱的心情,才向院长办公室走去。

  片刻后,冯宏就再次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然而令冯宏诧异的是,吴飞飞办公室的门居然是大开着的。

  之前就算冯宏在这里时,大多时间也是关着的,今天居然这么大开着,看来里面的人应该不简单。

  想到这里,冯宏不禁放缓了脚步,慢慢向院长办公室走去。

  当看清办公室内的人影时,冯宏才松了口气,虽然是背对着冯宏,但熟悉林月茹的冯宏却一眼就可以辩认出那道站在办公桌前的人是谁,正是不久前被自己拉到自己与阵营里的王伟。

  而此刻的吴飞飞却坐在桌公桌后面的椅子上,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正与王伟说着什么非常不愉快的话。

  看到王伟,冯宏的眉头立刻就竖了起来,之前冯宏就曾经对王伟与周朋两人怀恨在心,不过这段时间太忙,如果不是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冯宏都差点把这两个人忘记了。

  听到脚步声,王伟与吴飞飞都同时向冯宏看来,不过谁的眼神都不是很友善。

  尤其是王伟,盯着冯宏的双眸都像是要喷出火来,冯宏还没有走到近前,就立刻开口说道,“冯主任,之前你答应过我的那些事你难道忘了吗?”

  冯宏早就料到王伟会为这事而来,王伟与周朋两人冯宏早就想把他们踢出医院了,只是一直没时间而已,此刻终于再次见到王伟,冯宏哪里还能放过?

  不过此刻的冯宏根本就没有心思跟他一般计较,立刻就摆出了身为主任应该有的风范,直接无视王伟的话,走到吴飞飞面前问道,“院长,这人找你有什么事?”

  对于冯宏的无视,王伟眼中的愤怒之色更甚,便却没敢多说什么,他也知道眼前的冯宏已经今非夕比,而且冯宏与院长吴飞飞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以他们现在的关系,王伟很明智的保持了沉默。

  不过他却忘记了一点,自从他踏入这个房间来找吴飞飞,根本就是一个非常不明智的举动,此刻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靠山,只要冯宏或者吴飞飞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从这家医院消失,他不来找吴飞飞,冯宏或许还会忘记之前的事情,此刻站在这里,不是在提醒冯宏还在他这样碍手碍脚的人存在吗?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