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春色办公室
( 本章字数:11442 更新时间:2013-7-31 19:04:00 )

  看到冯宏摆出主任的姿态,吴飞飞嘴角也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瞟了站在办公桌前的王伟一眼,吴飞飞才冷着声音说道,“他说想要我们之前答应过他们的那些条件,所以我让你来处理一下。”

  冯宏会意,转身居高临下看着王伟,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有什么事?”

  王伟睁大了眼睛,他似乎也看出了吴飞飞与冯宏有些不对劲,不过却大着胆子问道,“我今天是为了之前你们答应过我和周朋的事情而来。”

  冯宏点了点头,“嗯,你说,我这个人记忆不太好,之前答应过什么我都忘了。”

  “什么?你……”,王伟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伸手指着冯宏,“你怎么能这样?”

  王伟居然敢伸手指着自己,冯宏顿时皱起了眉头,冷冷的说道,“我们怎么样?你要明白你现在在跟谁说话,如果再不放下你的手,我立刻叫保安把你拖出去。”

  既然迟早都要翻脸,冯宏就干脆一些,来个死不认帐。

  王伟被冯宏的话吓得怔了一下,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难道还想耍赖?”

  冯宏的脸立刻阴沉了下来,“你是谁我都不认识,你随便跑进来就对我大吼大叫,真是莫名其妙,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院长办公室吗?”

  冯宏的话一出,别说王伟,就连一旁的吴飞飞也惊讶得张大了嘴,冯宏在说这些话时,脸不红、心不跳,一副事实就是那样的样子,丝毫没有因为自己说谎而感到舒适不适。

  见过脸皮厚的,还没见过这么厚的,直到此刻,吴飞飞才知道自己以前对冯宏的无耻程度根本就还没有彻底了解,活生生存在的事情都给他三言两语说没了。

  王伟更是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冯宏,似乎已经被冯宏的话吓傻了,一时间竟没有回话。

  冯宏趁热打铁,王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低喝道,“给你两分钟的时间,如果还不从这里滚出去,我马上叫保安把你强行拖出去,还告你个威吓院长的罪名。”

  “你、你……”王伟只差没喷出一口鲜血,指着冯宏的手都颤抖,然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冯宏简直无耻到了极点,答应过自己的事情才十天没到,居然就甩得一干二净,之前还信誓旦旦的对许诺会让赌神康太延收自己与周朋两人为徒,没想到刚刚把前任冯主任挤走,自己当上了主任,冯宏转眼间就装作不认识自己,这还有天理吗?

  王伟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但却又根本没有丝毫办法,指着冯宏半天才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你这个无赖,你这个出尔反尔的小人,迟早会被天打雷霹的。”

  冯宏对于这些话早已免疫,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不紧是慢的说道,“还有一分钟。”

  一旁的吴飞飞只差没笑出声来,前几天准备去海岸酒店与周倩赴约时,王伟与周朋两人曾经问过一次,那一次冯宏还对两人客客气气,还是自己喝了回黑脸,才将王伟与周朋两人吓走,没想到才几天时间,冯宏却就喝回了黑脸,而且还喝得这么彻底。

  再怎么说王伟与周朋两人也算真正帮过冯宏,要不是他们,冯宏能不能继续呆在小宁医院还是未知之数呢,没想到冯宏说翻脸就翻脸,而且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伟真的急了,看冯宏认真的脸色,很有可能真的丝毫不顾自己帮了他的大忙,真的叫保安把自己“请”出去。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冯宏再次拿出手机看了看,一脸冰冷的说道,“好吧,你既然不去,那我就只好让保安把你请出去了,还有,你刚才对我这个主任大呼小叫,已经吓到我了,这几天我可能都无法正常上班,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就等着法院的裁决吧。”

  一边说着,冯宏一边在手机上胡乱按了一通,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寻找保安部的号码。

  看到冯宏的动作,王伟愤怒的双眼终于闪过一丝恐惧,“好了好了,我立刻就走,请你放过我吧。”

  说完,王伟不甘的看了吴飞飞与冯宏一眼,才缓缓向办公室外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冯宏却再次出声道,“就这样走了?你难道不会道歉吗?吓到我也就算了,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院长始终是个女人,你在这里威胁了半天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冯宏的声音一出,正在向外走去的王伟一个踉跄,转过身一脸愤怒的看着冯宏,然而在与冯宏那双冰冷的眼皮方一接触,王伟好不容易升起的勇气立刻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一步步走回办公桌前,低低的声音自牙缝里迸射而出,“院长,对不起,刚才是我的错,请你原谅。”

  说完这句话,王伟僵硬的转过身向外走去。

  在王伟向外走去的时候,冯宏分明看到王伟的两只手都紧握成拳,可以想象王伟此刻心中对自己的恨意,不过冯宏倒也不在意,王伟前脚刚走,冯宏立刻就会让他卷铺盖走人。

  直到王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吴飞飞才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哈哈,没想到你会这么无耻,你没看到王伟刚才的脸色,简直气得发青。”

  冯宏嘴角也升起一抹冷笑,“权衡利弊,他现在应该知道什么是他该做的了,不过这种人留在身边始终是个威胁,为了彻底解决后患,我觉得……”

  冯宏的话还没说完,吴飞飞就睁大了眼睛,“你都已经把逼成这样了,你难道还想让他离开小宁医院,你要知道他可是帮了你的大忙,要不是他……”

  冯宏挥手打断了吴飞飞的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他只是出于某种正当的原因帮助我的话,我不但不会把他赶出医院,还会重用他,但这种嗜赌如命的人,他能够背叛之前的冯主任一次,以后也会背叛我们。”

  吴飞飞抹了把冷汗,“你真要这么做?”

  冯宏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周朋与王伟这两个人不能放过。”

  冯宏郑重起来时,立刻就像变了个人,平时的流里流气也随之消散无形,取而代之的是给人一种无比沉稳的感觉。

  看到冯宏郑重的脸,吴飞飞也轻轻点了点头,“好吧,那你准备给他们定什么样的罪名,总得有个恰当的罪名才能让他们从这里消失。”

  冯宏嘿嘿冷笑了起来,“只是让他们离开还不简单?如果要罪名,借口多的是,刚才我不是就说了吗?他们威吓小宁医院的院长与主任,这个罪名足够了。”

  吴飞飞算是对冯宏彻底无语了,不过却也没有反对。

  与吴飞飞商量了片刻,冯宏就离开了这里,不过在离开前,冯宏又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回头对正在给周朋与王伟两人起草罪名的吴飞飞说道,“对了,还有一个人,你顺便也把这个人给弄出医院算了。”

  听到冯宏说还要继续赶人,吴飞飞抬起头,一脸惊讶的看着冯宏,“谁?”

  “后勤部主管韩坚。”

  吴飞飞皱了皱眉,“你又跟他有什么过节?”

  “我刚进入医院时,他就曾经在前任院长那里将我推到风尖浪口,要不是我反应得快,早就在小宁医院消失了,后来又跟冯主任串通一气,想要对我下手,这种墙头草也不能留。”

  吴飞飞皱了皱眉,“可是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份了,你要明白我们也只是替人工作而已,最高的人还是周家那四位股东。”

  冯宏点了点头,“我还没失去理智,这些我还是有分寸的。”

  吴飞飞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可是韩坚已经做了后勤部很多年的主管,他可跟王伟和周朋不一样,想要他从医院里消失,没有个正当的理由就算是我也很难做到,就算做到,也会引起四位股东的注意,到时候话可就不是那么好说的了。”

  冯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片刻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给我点时间,我会找出他足够的罪证。”

  吴飞飞没有再说话,却是怔怔的看着冯宏,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冯宏看出了吴飞飞眼中的忧色,缓缓走到吴飞飞面前,柔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会被权力所迷,会越来越迷失自我?”

  吴飞飞没有说话,却凝重的点了点头,“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有自己的想法,不过无论你的野心有多大,我希望你、适可而止。”

  说完后,吴飞飞不再看冯宏,而是转过身看向窗外。

  冯宏微微叹了口气,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想过,不过在他的印象里,还从来没有因为能失控的事情,这些东西又不是吸食鸦片,怎么可能失控呢?

  不过看到吴飞飞这种状态,冯宏还是有些感动,毕竟她也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

  为了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冯宏一扫之前的压抑情绪,脸上渐渐升起一丝坏笑,就在吴飞飞还自顾沉思着看向窗外时,却忽然听到门关上的声音。

  吴飞飞还以为冯宏不声不响的走了,猛然回头看去,只见冯宏还在办公室里,但脸上却突然一改刚才的沉稳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放荡不羁的笑容,看到冯宏这种笑容,吴飞飞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惊恐的看着冯宏说道,“我告诉你,这里是办公室,而且你刚上任不久,你最好别乱来。”

  冯宏脸上的轻浮笑意丝毫不减,搓着双手一步步向吴飞飞走去,一边走一边嘿嘿笑道,“是吗?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在这个办公室里做这些事,前段时间太忙,我都没时间照顾你,现在终于有时间,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想吗?”

  “可是这里毕竟是医院,要是被人发现总是不好”,顿了片刻,吴飞飞避开冯宏狼一般的目光,扭捏着说道,“要不今晚去我那里吧?”

  听到这话,冯宏大感意外,这可是吴飞飞第一次主动邀请他去她的家里,之前都是他死皮赖脸、再加上连哄带骗才能跟吴飞飞进行一次**交合。

  在惊讶的同时,冯宏心里不禁暗暗感叹,“看来吴飞飞真的像自己经常说的,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甚至第N次?这种事情还真像吸食鸦片一样,有过之后就很难戒掉了。”

  不过此刻冯宏已经开始心猿意马,又怎么会这么放过吴飞飞?

  但下一刻,冯宏脸上的轻浮笑容却瞬间消失不见,继而是一无比的郑重,就连刚才搓着的双手也缓缓放了下来,走到办公桌前,才开口说道,“好了,那我今晚再去你那里好了,我们现在谈正事。”

  见到冯宏郑重起来的脸,吴飞飞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再次缓缓坐到了椅子上,伸手就要拿过桌上的茶杯。

  就在吴飞飞的手刚刚伸出时,冯宏突然迅速抓住了吴飞飞伸出的手,脸上再次浮现出放荡不羁的笑容,“嘿嘿,门我都反锁了,就算有人来,也得先敲门,而且这间办公室隔音效果这么好,就算有人在外面,也不会听到的。”

  直到此刻,吴飞飞才知道自己又上了冯宏的大当了,不过冯宏抓住自己的那只手就像一把锁一般紧紧的锁住了自己的手,想挣脱都不可能,反应过来的吴飞飞惊呼道,“刚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今晚再去我那里,快放开我。”

  冯宏哪里会那么容易放过吴飞飞,只是刹那间,冯宏就来到了吴飞飞的椅子后面,冯宏把头凑到吴飞飞的耳垂边低声说道,“越是在危险的地方做这种事情,越会让人刺激,难道你不想试试那久违的感觉?”

  听到冯宏这种直白的话,吴飞飞脸上立刻“唰”的说泛起了两片红晕,再配上她那张圆润的脸和慌乱的眼神,简直妩媚到了极点。

  还没等吴飞飞回答,冯宏的一只手已经从吴飞飞胸前的衣襟上探入,因为冯宏此刻就站在吴飞飞坐着的椅子后面,从冯宏此刻的视角,正好可以看到吴飞飞胸口内的春光。

  感觉到冯宏的手的伸来,吴飞飞的身躯立刻抽紧了起来,不过冯宏的一只手已经从身后将她牢牢的锁在椅子上,就算她想挣扎也没有丝毫作用,焦急之下,吴飞飞哀求道,“别再这样了,你刚刚上任,要是被人发现,你的这主任的名声就毁了。”

  冯宏嘿嘿笑了一声,却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回答了吴飞飞的话,在此之前,冯宏已经和三个不同的女人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做过这种事情了,冯宏哪里会在乎这些?

  吴飞飞还想继续说什么,但她的话顿时变成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嘤咛声,因为冯宏的手已经开始在她胸前的衣物内活动了起来。

  “啊……,不要这样”,呼吸开始急促,然而吴飞飞却还在做最后的抗日战争,不但嘴上在力劝冯宏,就连双手也在阻挡着冯宏的入侵。

  不过自从冯宏的手真正揉捏到那片柔软的双峰时,吴飞飞挣扎的力度就变小了许多。

  也不知道是因为吴飞飞的衣物穿得太紧还因为双峰太大的原因,冯宏的手伸入时,居然卡在了那条沟壑里,冯宏强行在那条沟壑里搅了一下,只听到“啪啪”几声,吴飞飞胸前那些扭扣居然应声脱落。

  当扭扣脱落的刹那,一对雪白的**“砰”的暴露了出来,颤颤微微的耸立在吴飞飞的胸前,一时间肉涛阵阵,虽然还有两个小罩杯遮住两颗豆粒,但冯宏依旧能够一览全貌。

  看到这一幕,冯宏再也忍不住,锁住吴飞飞的那只手也松开了,迅速攀上那对傲人的酥胸,想要解开挡住最顶峰两点的罩杯。

  然而就在冯宏锁住吴飞飞那只手刚刚抽离的刹那,吴飞飞却瞬间跳了出来,冯宏猝不及防之下,终于让吴飞飞成功脱离了自己的魔爪。

  不过还没等吴飞飞高兴多久,一只手却迅速将她捞了回去,再次稳稳的锁在椅子上,吴飞飞终于脑羞成怒,“你这个混……”

  话还没说完,冯宏那张厚实的嘴唇立刻就堵住了吴飞飞还未说完的话。

  冯宏的动作比刚才粗暴得多,就连挡住吴飞飞胸前那对罩杯也被冯宏一把直接撕了下来,当撕下乳罩的刹那,吴飞飞胸前的春光终于完全暴露了出来。

  冯宏咽了咽口水,为了将吴飞飞彻底带入忘我的妙境,冯宏没来得及欣赏这片迷人的风光,将手中的乳罩扔开后,又迅速攀上了那对正在波涛起伏的酥胸。

  “不、冯宏,你不要这……啊”,吴飞飞断断续续的说着,然而话只说到一半,就变成了似痛苦、并快乐着的呻吟声。

  冯宏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浅笑,手中没有丝毫停顿,狠狠的挑逗着吴飞飞胸前那两颗突起的豆粒。

  片刻后,吴飞飞除了脸上的红晕扩大了几圈之外,连双眼都开始迷离了起来,欲闭欲睁,娇喘连连,虽然双手还在推搡着冯宏,但却像挠痒痒一样。

  看到吴飞飞妩媚的张,冯宏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当吴飞飞闭上眼睛的刹那,一个翻身来到吴飞飞面前,一屁股就坐到了吴飞飞那双柔软的双腿之上。

  刚刚坐到吴飞飞的腿上,吴飞飞、渐渐迷离的双眼顿时又恢复了一丝清明,接着是发出一声痛乎,“你要把我的腿坐断吗?”

  冯宏尴尬一笑,两脚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但为了防止吴飞飞逃脱,他直接将椅子推到了墙上,这样一来,只要冯宏的双腿一直保持这种姿势,吴飞飞想逃都逃不掉,而且冯宏的双手也可以空出来做其他事了。

  就在所以下一刻,冯宏除了一只手在吴飞飞的胸口上继续抚弄之外,另一只手却开始去解吴飞飞的腰带。

  在冯宏的抚弄下,吴飞飞根本没有丝毫招架之力,只是片刻间,冯宏就成功的解下了吴飞飞的裤子,只是将拉链向下一拉,一条黑色透明的内裤顿时呈现而出,其中还隐约可以看到那片毛茸茸的芳草地带。

  虽然冯宏下身胀痛得难受至极,但冯宏并没有急着直捣黄龙,因为吴飞飞还没有被自己彻底带到那处忘我的妙境。

  在解开吴飞飞的裤子后,冯宏的手缓缓探入了那条黑色的内裤中。

  “啊……”

  刚刚接触到那片密林,吴飞飞娇喘的呼吸顿时变成了一声低低的呻吟。

  冯宏YD的笑了一声,更加卖力的展现着自己的床上功夫,不但双手齐下,就连嘴都用上了。

  片刻后,吴飞飞终于忍受不了冯宏的挑逗,双手环抱着冯宏的腰,开始迎合起了冯宏的动作。

  冯宏知道时间已经差不多,以现在吴飞飞的状态,就算放开她,她也会像个荡妇一样不断索取。

  果然,当冯宏抽出身体后,吴飞飞却缠了上来,嘴里不断碎碎念道,“不、不要停下来。”

  冯宏嘿嘿一笑,“唰”的一把将吴飞飞的内外裤一起扒到了膝盖之下,当扒下裤子的刹那,那片芳草地带瞬间毫无遮挡的呈现在了冯宏的视线里,不过令冯宏觉得好笑的是,吴飞飞最神秘的地带居然是一片荒芜,虽然也稀稀疏疏有一些,但就像沙漠中的绿洲一样少得可怜。

  “白虎?”冯宏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依然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

  吴飞飞听到这话,脸色的红晕更甚,直接从脸一直红到脖子,不过她却没有反抗,此刻已经被冯宏带入了仙境之中,整个世界似乎就只有她与冯宏两个人,在满是旖旎之色的绯色世界中飘满。

  所以在冯宏还没有所动作前,她就主动的剥开了冯宏的衣服,不过这种事情似乎不是经常做,所以就算她很急切,却许久都没能把冯宏的衣服脱下来。

  冯宏再也忍不住,自己三两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当脱掉衣服的刹那,小冯宏也涨红着一身似是钢精铁骨般的强大肉身正对着吴飞飞那片神秘地带。

  下一刻,吴飞飞瞬间攀附到了冯宏身上,双脚像两条软蛇般缠住了冯宏的双腿,两手也绕到了冯宏的脖子上,整个人吊在冯宏的胸前,口中呢喃道,“我现在什么都是你的,快给我、快给我。”

  冯宏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在吴飞飞吊在身上那一刹那,冯宏一把抱住了吴飞飞那纤细的腰肢,而后再次坐到了椅子上,开始周而复始的做着同一个动作。

  动作虽然单调了一些,但两人却没有因此而感乏味,口中反而欢叫连连。

  随着两人动作的加速,办公室里迅速浮现出一片片旖旎之色。

  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过去,沉浸在**海洋里的两人终于在一股惊滔骇浪中登上了彼岸。

  与吴飞飞这场酣畅淋漓的肉战可谓惊心动魄,吴飞飞原本就是冯宏一直都想咬一口的女人类型,此刻终于如愿以偿,别提冯宏此刻心里有多满足了。

  而吴飞飞在完事后,也终于恢复了一个女强人应该有的理智,刚才的YD气息瞬间从她身上消散殆尽,如果不是冯宏亲身与她一起经历过刚才那一幕,就连冯宏也不敢相信刚才主动黏附到自己身上疯狂索取的人,就是眼前这位一脸冰冷的吴飞飞。

  看着冯宏歪歪斜斜的坐在椅子上一脸淫笑的看着自己,吴飞飞更是处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混蛋,又被你占了一次便宜。”

  冯宏无辜的说道,“我占你便宜?你忘了刚才你是怎么……”

  冯宏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刚才吴飞飞黏附到他身上的动作。

  看着冯宏那YD的动作,吴飞飞气急败坏的指着冯宏骂道,“你给我滚出去,以后你想都别想碰我一下。”

  冯宏摇了摇头,“好吧,我也准备走了,不过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现在也算是患难见真情,你真的舍得以后都不让我碰?”

  “你……”,吴飞飞眼睛都快喷出火来,愤怒的低喝道,“立刻给我滚出去。”

  冯宏知道吴飞飞此刻是真的愤怒了,如果自己还不走,接下来可能就要重新收拾一遍,为了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冯宏应声冲向了办公室门口,拉开办公室的门后,冯宏似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吴飞飞说了一句,“对了,你刚才说今天晚上去你那里的,我一定准时到达。”

  吴飞飞的眉头刚刚倒竖而起,冯宏就“砰”的带上门如飞而去。

  离开了院长办公室,冯宏才松了口气,吴飞飞这种女人平时看起来温柔理智,其实发起飙来比一个男人还可怕,冯宏早就领教过这种女强人的强悍,不过冯宏倒也不担心,他知道吴飞飞只是一时间气忿,等出去转一圈回来,吴飞飞又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情一般变得平静理智起来。

  脸上升起一丝浅笑,冯宏缓缓向后勤部走去。

  冯宏之所以要去后勤部,自然不是为了喝茶聊天,而是去找茬。

  既然王伟与周朋两个人都已经开始动手,那么韩坚也一起做了吧,免得夜长梦多,尤其像韩坚这种一直觊觎蒋宁美色的老色狼更是冯宏首先要打击的对象。

  不久后,冯宏终于来到了后勤部,因为园艺部只是后勤部的其中一部分,所以之前冯宏的园艺部主管的身份都要归韩坚管,所以韩坚才一直敢跟冯宏作对。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冯宏现在已经是整个小宁医院的主任,地位只在吴飞飞之下,虽然前段时间韩坚还在私底下送了冯宏三万块钱,不过冯宏钱照收,人照赶不误。

  后勤部的人大多是一些女工,其次还是有一些坐在电脑边工作的美媚存在的,因为冯宏之前与韩坚的敌对关系,所以很少来后勤部,今天一到这里,冯宏才发现自己简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原来后勤部里还有这么多美女。

  看到这么多美女,更坚定了冯宏要将韩坚这个老色狼赶出医院的决心。

  不过令冯宏想不通的是,后勤部居然有这么多美女,为什么韩坚还要跟霞姐这种老货搞地下恋情呢?

  想不通冯宏干脆不再想,无论什么原因,只要把韩坚整出医院,冯宏想怎么挑就怎么挑。

  正在冯宏想入非非之际,一个柔腻的声音却忽然在冯宏的旁边响起,“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新上任的冯主任啊,您怎么有时间到我们后勤部来啊?”

  刚听到这个声音,冯宏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一定是个妖娆妩媚的少妇,因为只有少妇才能真正用声音肢体表现出性感的一面。

  但当冯宏定睛看去时,见到的却是一张如同娃娃般的可爱面孔。

  只见眼前这名如同未成年般的娃娃脸孔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脸的两颊分别有一个浅浅的酒窝,只是这静静的与冯宏对视,但两只圆圆的眼睛却自然而然的释放出一抹天真无邪的光芒,令人生不起一丝犯罪感。

  然而当冯宏的目光向下移时,只见娃娃脸的胸前却是一对快将衣物撑破了的鼓胀双峰。

  看到这一幕,冯宏心里瞬间一阵荡漾,不过冯宏也同时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眼前的美女明明长得一张如同小女孩般的脸孔,但胸前那对酥胸却比一般人大了一圈不止,这种比例简直太不滑稽了,不过仔细一看,却又感觉谐调无比。

  “错觉,一定是错觉”,冯宏在心里默念,只差没掐自己一把,以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或者精神恍惚。

  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美女,冯宏一时间都忘了美女刚才说过什么话,所以一直都没有开口回答。

  直到美女终于在冯宏那么“和蔼”的眼神下难以自持后,才避开了冯宏的目光,有些羞涩的说道,“人家问你话呢,你这样盯着我干什么?”

  此话一出,冯宏才终于反应过来,不过冯宏却没有因此而生出什么尴尬之类的表情,反而一脸好奇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哦?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美女白了冯宏一眼,眼中满是魅惑之色,“人家问你刚刚上任,怎么有时间到我们后勤部来闲逛?”

  冯宏环顾了一下周围,见没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后,才嘿嘿笑道,“我对你们后勤部不是很了解,为了方便以后的工作,当然要来了解了解,尤其是你们后勤的人。”

  说到这里,冯宏又将目光再次投到了美女胸前那对利器。

  美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瞬间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冯主任,你往哪看呢?”

  冯宏收回了目光,当再次看到那张如娃娃般的面孔时,冯宏心里的异动却又瞬间消失得点滴不剩,冯宏不禁暗骂了一声“骚娘们”,面孔与身材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下身是惹人喷鼻血的火辣身材,脸却是那么的清纯可爱。

  轻咳了一声,冯宏一脸郑重的说道,“咳,这个为了了解你们后勤部的事务,就由你来事我四处参观一下吧。”

  美女立刻跳了起来,“好呀好呀,为冯主任效劳是我的荣幸。”

  在跳起来时,美女胸前那对快要将衣物都撑破的双峰顿时泛起了一阵浪涛,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直看得冯宏又是一阵恍惚。

  冯宏虽然心动,但隔窗的房间内还有人在工作,而且现在身为小宁医院的主任,冯宏并没有乱来,只是狠狠的瞟了一眼那对正在上下起伏的酥胸,冯宏的脸色就再次变得严肃了起来,“嗯,那就随便带我四处逛逛吧。”

  冯宏原本是来找韩坚的,没想到居然碰到了这么一个性感而且又可爱的尤物,冯宏一时间又把韩坚这事给抛到了脑后,只顾着一路欣赏美女身上那片迷人的风光。

  随着美女的带领,冯宏跟着将整个后勤部的工作地点大致了解了一遍。

  其实后勤部也没那么复杂,与冯宏看到的资料大同小异,其实不用美女介绍,冯宏一眼就能看清楚,不过为了能与美女继续调侃下去,冯宏不但问了许多自己不是很了解的问题,就连明明知道的事情都问上了一遍,尤其是后勤部的工作人员,冯宏恨不得连胸围腰围都想要刨根问底。

  不过就在冯宏将韩坚这个人彻底忘记的时候,韩坚却偏偏出现在了冯宏的视线里。

  只见前方一个拐角的地方,韩坚的身影一闪而没,不过韩坚似是没发现冯宏两人的存在,只是在拐角的走廊几步迈了过去,眼睛都不往冯宏这里看一眼。

  正在冯宏刚刚感觉有些诧异时,一个后勤部服饰的女工却瞬间又从韩坚走过的路跟着走了过去。

  冯宏不禁皱起了眉头,“难道之前的韩坚对霞姐始乱终弃,是因为找到了新的情人?”

  想到这里,冯宏立刻收回了目光,当看到眼前的美女也好奇的盯着韩坚离去的方向时,冯宏分明从她的眼看到了一丝不屑。

  发现了美女眼中的不屑,冯宏心里立刻就有了计划,当美女收回目光后,冯宏突然开口问道,“对了,你带我在后勤部逛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美女回过头,一脸清纯的笑道,“我还以为冯主任把我给忘了呢?我叫郭小曼,记住哦。”

  说完后,郭小曼眨了眨两只比常人大一圈的眼睛,又一脸清纯的看着冯宏。

  冯宏点了点头,“放心吧,别人我可以记不住,你、我一定会记得很深很深。”

  “真的?”郭小曼立刻又兴奋的跳了起来,让胸前那对傲人的双峰荡起一阵阵波涛。

  不过此刻的冯宏却没有心情看这些,因为韩坚此刻有可能正在他的办公室里上演着一幕催残良家少妇的禽兽举动。

  想到这个问题,冯宏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郑重了起来,“对了,问你个问题,不过我希望你老实回答我,因为这个可能关系到你的是否能升职的问题,明白吗?”

  看到冯宏突然严肃起来的脸,郭小曼也收起了她那张清纯无比的笑容,不过就算再故作正经,给人的感觉还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一丝严肃感。

  “冯主任有什么话尽管说,我知无不答”,提到升职问题,郭小曼眼中也升起一抹兴奋之色,她也知道眼前的人可是小宁医院除院长之外,说话最有权威的人,所以冯宏的话自然让她生出了无限希望,谁不想爬得更高,谁不想手中拥有比别人更强大的权力?

  看到郭小曼眼中火热的目光,冯宏点了点头,一字一句的问道,“你觉得韩坚主管这个人的人品怎么样?”

  此话一出,郭小曼却睁大了双眼,片刻后才支支吾吾的说出了一句话,“嗯,我觉得挺好的呀。”

  冯宏皱了皱眉,敢情眼前的郭小曼要么跟韩坚有什么不不可告人的秘密,要么就是在害怕什么?

  想到这里,冯宏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缕和善的笑容,似是开玩笑般的说道,“你可没说实话哦,对了,你跟韩坚是不是有什么亲戚关系?”

  郭小曼摇了摇头,有些厌恶的说道,“我怎么会跟这种人有亲戚关系?”

  不过话刚出口,就看到冯宏一脸得意的微笑,郭小曼立刻又改口道,“没有,我只是想说我跟韩主管没关系,我没别的意思。”

  直到此刻,冯宏终于确定了郭小曼对韩坚的态度,抓住这一点,冯宏的脸色又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放心吧,韩坚这个人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我发现了他很多事情,只是一直没有证据,只要你帮我一把,将这些罪证收集起来,把韩坚告发下台,你升职就在眼前。”

  冯宏的话已经够有诱惑力的了,但郭小曼还是尴尬的摇了摇头,“冯主任,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你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工作了。”

  说完,郭小曼转身就想落荒而逃。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