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宾馆激情
( 本章字数:11599 更新时间:2013-8-3 8:49:00 )

  冯宏立刻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当然不想让你看,但这个视频关系到能否打倒韩坚,所以我们只好再仔细看一遍了。”

  郭小曼一脸不情愿,确切的说应该是羞涩,这种视频别说与冯宏这个刚认识不久的人一起看,就算她一个人,看到这种**裸的欢爱视频也会受不了。

  但冯宏那双灼灼的双眸却又令她难以拒绝,郭小曼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冯宏的话才好,只是一直沉默着。

  见到郭小曼犹豫的样子,冯宏就知道有戏,继续诱惑道,“你就当它是一段普通的视频就可以了,只要你别乱想,就什么事都没有。”

  冯宏叫郭小曼不要乱想,但他自己却早已把主意打到郭小曼身上去了。

  犹豫了片刻,郭小曼才轻轻点了点头,“好吧,说好,就只看最后一遍,如果你还没看清楚,就不怪我了。”

  冯宏点了点头,只要还继续看,以刚才郭小曼的反应,就算一遍也应该够了,再加上自己等一下**阵摆出,冯宏就不相信郭小曼还能逃出自己的五指山。

  接下来的时间里,冯宏又跟郭小曼再次看了一遍视频。

  因为之前冯宏的**就已经升腾到了极点,此刻又再看一遍,冯宏哪里还受得了?只差没当场就从郭小曼的身后伸出手去开始侵略了。

  不过郭小曼这次却表现得很平静,似是刚才看过了一遍的原因,已经让她没有了刚才的激动,不过也只是表现是看着平静,注意观察她的冯宏依旧看出了些许端倪。

  就在视频里的韩坚与章梅达到兴奋的颠峰时,郭小曼的娇躯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第二遍视频就这么看完了,当看完后,郭小曼开口问道,“你知道要删哪里了吗?”

  已经是第二遍,冯宏就算想看,郭小曼也不会同意,所以冯宏只能点了点头,“嗯,虽然还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也差不多了,除了前面拍到我的手那段,还有最后我收回手机那段,其它的都可以留着。”

  郭小曼只是点了点头,而后开始动手删着冯宏所说的那些片段。

  郭小曼在做这些事情时一脸的认真,然而因为刚刚看了那些视频,此刻脸上还残留着两片如火烧云般的红晕。

  这两片红晕落到那张清纯可爱的娃娃脸上,就变成了另一种冯宏之前从未体验过的妩媚,看到这一幕的冯宏,心里更是饥渴难耐。

  为了不让郭小曼心里那丝异动消失,在她整理那些视频片段时,冯宏在旁边义正词严的将视频里那些羞人的动作指责得昏天黑地。

  但说了许久,郭小曼却根本没有答上一句话。

  冯宏不禁有些气馁,如果郭小曼执意不肯,他还真不好强迫,所以冯宏也没有继续说什么,来日方长,只要有了这次,以后都在同一个医院里,还怕找不到机会?

  想到这里,冯宏才心甘、情不愿的停止了自己的长篇大论。

  刚才冯宏还在喋喋不休,此刻突然静了下来,郭小曼还有些不习惯,片刻后,郭小曼突然开口问了一句,“我知道你还是不肯相信我,你需要我向你证明我的清白吗?”

  冯宏皱了皱眉,“怎么证明?”

  不过话刚出口,冯宏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立刻露出了兴奋之色,因为证明郭小曼的清楚,最直接的一种途径当然是冯宏亲身给她体检,而这种体检,正是冯宏带郭小曼来此的最终目的。

  果然,在听到冯宏的问话后,郭小曼顿时扭捏了起来,“你觉得、要怎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

  此话一出,冯宏却又沉默了,因为他一时间根本不好意思开口说出心里的真正想法。

  片刻后,冯宏才试探着问道,“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方法既简便、又快捷?”

  郭小曼犹豫了一下,终于像是鼓足了勇气,在冯宏惊讶的目光中,郭小曼的手缓缓伸到了自己的衣领上。

  片刻后,一颗颗扭扣在郭小曼那双纤细的手中缓缓解开。

  当解到胸前那几颗扭扣时,郭小曼的脸已经涨红到了极点,直接从额头红到脖子,不过她的动作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似是不敢与冯宏的目光接触,她的头深深的埋进了胸口之内。

  但因为与冯宏之间的距离太近,根本挡不住那她胸前那条迷人的沟壑,一张楚楚可怜的娃娃脸娇羞欲滴,就像一朵正在开放的花骨朵一样。

  直到此刻冯宏才终于知道那个视频始终还是起作用了,如果不是那个视频,郭小曼根本不会作出这种反应,而她所口中的验证,自然是要冯宏将她那朵含苞待放的花有朵彻底打开。

  冯宏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但却依旧摇摇欲坠的保持着身为主任应该有的崇高风范,轻咳了一声,“咳,你是想在这里让我为你证明清白吗?”

  冯宏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双眼却已经彻底出卖了他的话,因为他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盯着郭小曼正缓缓暴露而出的胸前春光,眼中充满了狼一般的光芒。

  但因为郭小曼一直低着头,根本没发现冯宏眼中的异样,听到冯宏的话,头埋得更低了一些,但却轻轻点了点头,“嗯,这里不是你的办公室吗?应该可以的吧?”

  冯宏哪里会不可以?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你放心吧,没有我的同意,谁也进不来,所以你尽管放心好了。”

  郭小曼“嗯”了一声,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住了手中的动作,猛然抬起头看着冯宏,担心的说道,“先把门反锁起来吧,要不等一下谁闯进来看到就不好了。”

  刚一抬起头,郭小曼就看到冯宏那双狼一般的目光,在羞涩的同时,也感觉有些诧异,因为冯宏刚才所说的话跟她此刻看到的表情完全相反,那是一双只有色狼才有的目光。

  因为郭小曼抬头的动作太过突然,而冯宏已经渐渐沉迷到了郭小曼胸前那片春光之中,当郭小曼抬起头时,正好发现他那双狼一般的目光。

  被郭小曼当场抓个正着,冯宏不免有些尴尬,但却轻咳一声掩饰了过来,肃穆庄严的说道,“放心吧,我是主作,这家医院里除了院长与几位股东,谁来了都得先敲门。”

  门其实早已经被冯宏反锁了起来,冯宏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想安稳住郭小曼的心,此刻正在关键时刻,而且以郭小曼刚才的表现,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以后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力气才能把她征服呢。

  “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要不我去关吧”,一边说着,郭小曼一边转身向门口走去。

  然而却被冯宏一把拉住了,“还是我去吧,为了赶时间,你还是继续做你的事情吧。”

  冯宏自然是为了不让郭小曼发现门其实已经被自己反锁,再者,冯宏可不想出什么意外,所以几步就奔到了门口,佯装在门上胡乱扭一把,而后才返回了郭小曼身前,一脸郑重的说道,“好了,现在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进来。”

  郭小曼点了点头,才又开始脱着身上的衣服,不过似是害怕冯宏看到,弱弱的说道,“你别看着我,不然我会不好意思的。”

  冯宏点了点头,“好,那我转过身去好了。”

  说完,冯宏真的转过了身去,不过身躯只是微微侧向一边,将头扭向一旁。

  郭小曼原本还想让冯宏再转一些,但冯宏的头已经看到别的地方,她也没有再继续勉强,也转过身继续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冯宏虽然侧过身,但眼睛的余光却一直注意着郭小曼的一举一动,就在郭小曼过身去的刹那,冯宏的头却再次扭了过来。

  看着郭小曼缓慢脱衣的动作,冯宏心里的**简直攀升到了极点,尤其在看到郭小曼那身嫩白的背部肌肤时,下身的小冯宏更是胀痛难忍。

  忍着下身爆裂的危险终于等得郭小曼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完,虽然只能看到郭小曼**的背面,但从那身感觉有些丰满但却绝不会感觉到胖的娇躯来看,冯宏就知道前面的风景一定不会差到哪里。

  果然,在郭小曼缓缓转过身来的刹那,只见两团充满肉感的娇躯顿时呈现在冯宏的视线里,嫩白的肌肤似是能捏出水来,胸前那对饱满的肉球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似是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承受不住这么大的重量而从郭小曼的胸前脱落,但往下却又渐渐变细了起来,小腹上根本找不出一丝坠肉,再往下便是冯宏最为期待的圣女秘地,只见一片漆黑浓密的芳草隐在那条凹陷的双腿间。

  才随便瞥了一眼,冯宏就再也移不开目光,一双眼睛只差没瞪出来,直勾勾的盯着郭小曼那身诱人无比的娇躯。

  然而刚刚转过身来的郭小曼却猛然伸捂住了自己的胸脯,另一只手手掌再遮住双腿间那片芳草地,早已涨红的脸又是像一阵潮红,“你、你什么时候回过头来了?”

  不遮还好,这一遮之下,顿时把她胸前那对本已鼓胀至极的肉球挤得更加快要爆裂开来,而遮住芳草地带那只手更是没有遮挡完全,有一半还露在外面。

  郭小曼的声音一出,冯宏才突然惊醒过来,不过事情都已经走到这一步,冯宏也没有继续装下去的必要,不再掩饰自己盯着郭小曼的双眼,嘿嘿笑道,“都怪你太迷人了,我才会忍不住偷看的。”

  但郭小曼却却只是扭捏了一下,就低低的开口道,“那、现在可以开始验证了吗?”

  冯宏等头只差头发没有花白了,此刻听到这句话,哪里还会迟疑,郭小曼的话音还没落下,冯宏就急不可待的说道,“好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你准备怎么验证?”郭小曼似是羞涩到了极点,她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这么裸露着身体,一时间羞涩到了极点,若不是刚才那段视频依旧在她心里发挥着作用,她只差没找个缝钻进去才好。

  此话一出,冯宏脸上升起了一丝坏笑,“刚才我们看的那段视频你还记得吗?要不……”

  话还没说完,郭小曼那双原本就比常人大一圈的无邪双眸瞬间睁大了起来,“你不会想用刚才那招吧?”

  冯宏干笑了一声,但却点了点头,“难道你不想试试?”

  郭小曼似是想到了刚才那段视频里的内容,嘴角不禁升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片刻后居然点了点头,但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得到郭小曼的同意,冯宏再不迟疑,三两下就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了个干净,这种动作冯宏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所以一分钟都没到,冯宏就一丝不挂的站在了郭小曼的面前。

  然而郭小曼在看到冯宏胯下那根巨物时,顿时惊呼了起来,“冯主任,你那个……太、太吓人了!”

  冯宏嘿嘿笑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而且等一下你会知道这么大的好处。”

  一边说着,冯宏一边向前迈去,只是两步的距离,冯宏的双手就搂住了那身早已渴望不已的娇躯。

  在冯宏的手刚刚搂住郭小曼的的刹那,郭小曼整个身躯顿时颤抖了一下,但却没有反抗,只是僵硬的跟随着冯宏的动作展开验证自己清白的过程。

  下一刻,冯宏终于如愿以偿的将郭小曼的娇躯抱了起来,就像韩坚与章梅那样,冯宏双手抱住郭小曼的双腿,让她胸前那对比章梅圆润得多的双峰顶在自己的胸膛。

  找准了方位,冯宏终于开始了最原始的疯狂举动。

  只是片刻间,这间办公室里就充满了片片旖旎的气息,不但郭小曼刻意压抑的呻吟声在办公室里回荡,就连冯宏的粗重的喘息声也弥漫在这片春意盎然的空气中。

  直到体验了到这种方式带来的快感,冯宏心里不禁有些佩服起韩坚来,居然能想到这种别具一格的新花样。

  或许因为太过紧张的原因,冯宏与郭小曼的战斗只持续了二十几分钟就已经土崩瓦解,不过在这个过程中,郭小曼却已经登临了顶峰几次,就在冯宏停下来的时候,她已经翻起了白眼,差点就直接昏迷过去,要不是冯宏抱着她那身娇躯,或许郭小曼此刻已经软倒在地。

  当冯宏将郭小曼放在办公桌上时,冯宏才发现郭小曼的下身已经一片血红。

  看到这一幕,冯宏不禁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真的还是处女?”

  郭小曼抬起那张清纯无比的娃娃脸,不过此刻却充满了妩媚的气息,看着冯宏的双眼欲闭欲睁,弱弱的说道,“你现在相信了吧?”

  冯宏点了点头,“嗯,刚才是我误会你了,现在向你郑重道歉。”

  看到冯宏那张严肃的脸,郭小曼才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将地上的衣物捡了起来,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刚才这些应该是你早就安排好好的吧?”

  此话一出,冯宏心里顿时一跳,他万万没想到看似天真无比的郭小曼居然能看穿自己的阴谋。

  不过冯宏是什么人?脸皮厚到他这般程度,又怎么会轻易承认?

  下一刻,冯宏故作惊讶的反问道,“你怎么会把我想成这种龌龊的人?”

  郭小曼翻了个白眼,第一次都已经让冯宏给检验了,虽然非常不相信冯宏的话,但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跟冯宏扯这种苍白的话题。

  所以郭小曼快速穿好衣服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不过在离开前,却深深的看了冯宏一眼,“记得你对我的许诺。”

  “放心吧,我说过的话不会食言的。”

  冯宏知道郭小曼说的是刚才自己应答过她关于升职的事情,虽然这种许诺冯宏根本就不屑一顾,就像对王伟、周朋和韩坚那样,冯宏这种小人,冯宏完全可以不把这种许诺当一回事,但在证明了郭小曼的清白之身后,却又另当别论了。

  郭小曼走后,志得意满的冯宏终于拿起了U盘向院长办公室走去。

  有了这个视频,韩坚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对于韩坚,冯宏早就恨之入骨,之前为了争夺蒋宁,有几次只差没跟韩坚拔菜刀相向,每一次见面总要恶语相向一番,如今大仇终于得报冯宏心里简直说不出的畅快。

  所以在见到吴飞飞时,冯宏的嘴角还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

  吴飞飞就惊讶的问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

  冯宏脸上的笑容不减,“还能有什么事,我说过会找到把韩坚赶出医院的证据,现在找到了,我当然高兴。”

  “这么快?”两个小时前,冯宏还在这里跟她**了一番,才从这里跑出去,也不知道他去哪里转了一圈回来就找到了证据,吴飞飞真不知道冯宏哪来的自信。

  惊讶过后,吴飞飞继续问道,“你找到什么证据?给我看看。”

  冯宏嘿嘿一笑,对于吴飞飞,他自然乐得将这种可以挑起两人感情的证据给她看,所以二话不说,将手中的U盘递到了吴飞飞面前,“喏,铁证如山,就算他还有什么强硬手后台,也休想逃掉。”

  看到冯宏手中的U盘,吴飞飞似是想到了什么,两颊立刻升起两片淡淡的红晕,“不会又是那种不堪入目的视频吧?”

  冯宏哈哈笑道,“没发现你越来越聪明了。”

  吴飞飞翻了个白眼,而后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嗔怒道,“你是怎么弄到的?”

  对于吴飞飞的白眼,冯宏倒也不以为意,嘿嘿笑道,“你看看就知道了。”

  “还是留着你慢慢看吧,你以为我会像你那么龌龊?”吴飞飞将U盘还给了冯宏,才继续说道,“好了,没什么事你就回去看你的资料吧,别三个月后主任的位置保不住。”

  冯宏在几个小时内连续经历了两次激动人心的战斗,此刻也没有心情重演刚才与郭小曼在自己办公室里上演的那一幕。

  不过冯宏却没有接过U盘,而是郑重的说道,“这个视频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你还是尽快把这件事情落实了吧,我还等着寻找合适的人选继承后勤部主管的位置呢。”

  “你又想干什么?”吴飞飞的脸色终于凝重了起来,“我怎么发现你做得越来越过份了,你要知道小宁医院并不是我们说了算,我们只是给四位股东工作而已。”

  冯宏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放心吧,我找的人绝对比韩坚这个败类称职得多,这样难道也算过份?”

  此话一出,吴飞飞一时间也找不到任何话来反驳冯宏,但她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安,冯宏这种做法根本就是把小宁医院当成了自己开的一样,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被人抓住把柄,吴飞飞可没忘记前任院长与前任主任的前车之鉴。

  看出了吴飞飞的忧虑,冯宏心里升起一丝暖流,他自然知道吴飞飞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她在担心自己。

  不过冯宏从来都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再者,冯宏根本没有时间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向前迈进,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做一些疯狂的决定,不以身犯险,根本难以在短时间内达到冯宏期望的目标。

  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冯宏就想一把将吴飞飞搂到怀里。

  然而冯宏刚刚伸出手,吴飞飞似是早就预料到冯宏会这么做一般,瞬间退了开去,一脸警惕的望着冯宏,愤怒的说道,“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你快回你的办公室去吧。”

  冯宏摇了摇头,没有再勉强,转身向院长办公室外走去。

  不过没走几步,吴飞飞却忽然开口说道,“等等。”

  冯宏回过头,诧异的问道,“还有什么事?”

  吴飞飞有些扭捏的说道,“你确定这个U盘里装的确实是那种不堪入目的视频?”

  冯宏郑重的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

  吴飞飞拿起U盘迅速走到冯宏面前,一把递到冯宏手里,没好气的说道,“王伟与周朋两人我可以搞定,但韩坚还是你自己来吧。”

  “为什么?”

  吴飞飞翻了个白眼,“如果我呈交上去,那些人问我这个视频是怎么得来的,你让我怎么回答?”

  此话一出,冯宏才恍然大悟,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吴飞飞毕竟是个女人,在把这些证据呈上去时,督查部的人要是问起视频的来源,吴飞飞还真不好回答。

  想到这一点,冯宏也不有勉强,接过U盘后才离开了院长办公室。

  不过在回到自己办公后,冯宏却犯难了,因为他还真有些不知道如何下手,自从与苏雅丽断绝关系后,冯宏就跟督查部几乎没有了交集。

  一想到苏雅丽,冯宏心里顿时就升起了一股愤怒,苏雅丽还是他冯宏第一个不想放弃但却不得不放弃的女人,而让他放弃苏雅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所谓的财富与权势。

  苏雅丽的老公只是一句话,就生生拆散了彻底被冯宏征服了的苏雅丽,别的东西冯宏可以忍让,但对于女人,冯宏绝对不能供手相让!

  虽然冯宏身边从来都不会缺少女人,但对于苏雅丽的一颦一笑,冯宏始终挥之不去。

  越想心里越不平衡,片刻后,冯宏终于自言自语的骂了一句,“TMD,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冯宏口中的“你”指的当然是苏雅丽的老公,说完这句话,冯宏掏出了手机,在名牌簿里翻了片刻,终于将久违的苏雅丽号码翻了出来。

  冯宏没有犹豫,瞬间拨打了出去。

  不过令冯宏失望的是,刚刚拨打出去,电话里传来了移动公司千篇一律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冯宏早就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不过在真正听到这个提示音时,冯宏心里还是免不了一阵失落,在与苏雅丽最后一次见面时,苏雅丽就曾说过,冯宏离开后,她会立刻换个冯宏不知道的号码,现在看来苏雅丽果真将原本那张卡丢弃了。

  “不知道过了这么久,不知道他们复婚了没有?”喃喃自语了一句,冯宏萎靡的软倒在了椅子上。

  片刻后,冯宏的注意力再次回到了桌面的U盘上,虽然苏雅丽的电话打不通,但韩坚的事情还是要解决。

  想到片刻,冯宏终于还是找到了督查部的客服电话,想也不想,冯宏就拨打了出去,静静的等待着电话那边的回音。

  像这种客服电话,几乎永远都不会停机,更不会空号,冯宏刚刚拨出,电话那头就传来一句职业般的声音,“您好,这里是督查部,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虽然这个声音很平淡,虽然是通过电话传来,但在听到这个声音时,冯宏的心却瞬间抽紧了起来,可谓泛起滔天巨浪,就连拿着电话的手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因为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正是他刚才在念念不忘的苏雅丽。

  冯宏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苏雅丽接的电话,一时间,冯宏心里百味杂陈,许久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因为冯宏此刻脑海里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冯宏一直没有说话,电话里却再次传来了苏雅丽职业式的声音,“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然而冯宏却依旧没有说话,直到电话里传来的第三遍问话,冯宏才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虽然冯宏不明白督查部的客服电话为什么会是作为督查部部长的苏雅丽在接,但此刻冯宏的情绪纷乱到了极点,根本就没在意这个问题,

  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想要的,如果苏雅丽一直跟冯宏交往,或许冯宏只会把苏雅丽当成身边可有可无的一个女人,但就是因为被迫与苏雅丽断绝关系,才会让冯宏觉得这份感情的可贵。

  可谓纵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片刻后才强行压下自己内心的激动,平静的开口说道,“我是小宁医院的主任,我要控告我们医院的一个人。”

  冯宏虽然极力想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但在说出后,声音中依然微微有些颤抖。

  就在冯宏的话说出后,电话那边却沉默了下来,冯宏知道苏雅丽应该也听出了自己的声音,以之前苏雅丽对自己的依赖程度,冯宏能够想像苏雅丽在听出自己声音的刹那,内心会震撼到什么程度。

  两人就此沉默,但却谁都没有将电话挂掉。

  直到过了很久,冯宏才收拾起了絮乱的心情,轻声问道,“雅丽,是你吗?”

  电话里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而冯宏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就这么沉默着,这样尤如在烈火中煎熬的时间被无限拉长。

  大约一分钟后,电话里才传来苏雅丽颤抖的声音,“没想到还能听到你的声音。”

  直到苏雅丽的声音传来,冯宏像是被什么越勒越紧的心才终于放松了下来,兴奋的说道,“我现在想见你。”

  “不行”,电话里立刻传来了苏雅丽坚决的声音。

  “为什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冯宏直接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没有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是陌生人。”

  还没等冯宏开口,电话里再次传来了苏雅丽般的话语,“先生,您如果要举报什么人,可直接到督查部来咨询举报流程,希望我的建议对您有所帮助。”

  听到苏雅丽的话,冯宏就知道苏雅丽要挂电话了,不过在苏雅丽挂电话之前,冯宏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主意,立刻说道,“好,我们不谈私事,就谈公事吧,我真的有个人要举报。”

  “好的,那您请说”,依旧还是职业般的回应。

  冯宏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我对举报的流程不是很熟悉,需要当面咨询和帮助,今天下午七点,我在雅颐宾馆等你。”

  “不行,如果你要咨询,可以直接到督查……”

  话还没说话,冯宏就开口打断了苏雅丽的话,“我七点准时在雅颐宾馆520号房间等你,就这样,等会儿见。”

  说到这里,也不等电话里的苏雅丽拒绝,冯宏就径直挂了电话。

  当挂完电话的刹那,冯宏才长出了口气,不管苏雅丽会不会来,他都要尝试一下。

  而冯宏口中的雅颐宾馆,自然是冯宏第一次与苏雅丽见面的地方,那里的确实有5开头的房间。

  还没有到达雅颐宾馆,冯宏就指定520这个房间,其中自然大有深意,因为520这个数字已经成为了“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流行代词,等一下到了雅颐宾馆,就算520这个房间被人捷足先登,冯宏也会想办法把这个房间夺过来。

  与苏雅丽一通电话后,冯宏再也没有了看资料的心情。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冯宏就径直开着院长的专用车去了雅颐宾馆。

  因为吴飞飞自己不会开车,而且一般时候,她也不需要冯宏接送,都上自己上下班,如果冯宏自己不开,一般时候,院长专用车都像是废铁一样停在医院的停车场里风吹日晒。

  冯宏对雅颐宾馆可谓熟悉到了极点,也正是在这个宾馆,冯宏因为一个视频征服了苏雅丽这个性感的离异少妇。

  所以不用指引,冯宏把车停在宾馆门外后,径直向收银台走去。

  刚刚走到收银台,冯宏就对那名正在低头记帐的服务员说道,“我要520那个房间。”

  直到冯宏的话传出,服务员才抬起头,不过在理解了冯宏的话后,才诧异的说道,“先生,520这个房间已经有人订下了,请您另开一间房吧。”

  “什么?”冯宏皱了皱眉,“居然被人订下了?”

  服务员笑着点点头,“嗯,就在不久前被人订下了,这是一间双人房,如果您需要,我现在就为您另外开一间房。”

  冯宏摇了摇头,“我就要520这间房。”

  听到冯宏似是不可理喻的口气,服务员的在诧异的同时,为难的说道,“先生,可是这间房已经有人住了,我们不可能把客人赶走吧?”

  冯宏叹了口气,从兜里掏出一叠钱,而后数了十张100递到服务员面前,“这个应该够了吧,无论如何,你帮我想想办法,我就要这间房。”

  看到冯宏递过来的钱,服务员的眼睛顿时闪现出了贪婪的光芒。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服务员立刻从冯宏的手中接过钱,而后笑容满面的说道,“先生,您稍等,我去跟520里的客人商量一下,看她同不同意。”

  冯宏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而后在收银台旁边的一个沙发上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服务员的回话。

  大约十分钟后,服务员回来了,不过服务员的脸上却露出一脸的为难之色,看到服务员的脸色,冯宏就知道事情肯定没办成。

  果然,服务员来到冯宏面前后,一脸尴尬的说道,“先生,对不起,520号房的客人不愿意转让,作为这里的服务员,我也没那个权利强行让那里的客人让出这个房间,所以……对不起了,这是您的钱。”

  一边说着,服务员恋恋不舍的将刚才那一千块钱递回给了冯宏。

  但冯宏却没有接过钱,而是又另外掏出了十张100递给服务员,斩钉截铁的说道,“你再去跟520号房的客人通融一下,这个房间今天我要定了。”

  看到冯宏又加了一倍的钱,服务员的双眼再次放出贪婪的光芒,但却依旧为难的说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正住在里面的客人不愿意,我刚才也跟她谈了,她说多少钱都不转让,而且……而且……”

  说到这里,服务员小心翼翼的看了冯宏一眼,并没有继续往下说。

  见服务员欲言又止的模样,冯宏皱了皱眉,“住在520号房的客人说了什么?”

  服务员顿了片刻,才一脸诚挚的说道,“住在520号房的客人是一个女的,她说有钱有什么了不起,多少钱都不转让。”

  此话一出,冯宏心里顿时升起一丝愤怒,因为刚才与苏雅丽的一番通话令他心里的怒火还没有降下来,此刻居然有人敢挑衅,冯宏哪里能不火?

  咬了咬牙,冯宏对服务员冷冷的说道,“你去转告那位客人,就说今天这间房我要定了,无论她开多大的价钱。”

  听到冯宏的话,服务员眼中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在这里做了这么年的服务员,还从来没发现这个普通的房间居然还这么受人争宠,看来以后可以在这个特殊号码的房间上做文章了。

  虽然刚才住在520号房间的客人的态度也极其坚决,但看到冯宏手里的钱,服务员还是硬着头皮再次往楼上去了。

  然而十分钟后,服务员却再次苦着脸走了回来,不过手中却多出了一叠比冯宏给服务员厚了一倍的钱。

  来到冯宏面前后,服务员苦笑道摇了摇头,将手中那叠钱递到冯宏面前,“先生,这是520那号房间的客人回赠给您的4000块钱,她说让您不要再去打扰她休息。”

  冯宏顿时怒了起来,“TMD,今天还真是遇上狠角色了,居然还跟自己拼起了钱?这主到底是谁?”

  虽然愤怒,但冯宏理亏在先,并没有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沉默了片刻,冯宏才对服务员说道,“你带我去见见那位客人,我亲自跟她说。”

  服务员脸上的为难之色更甚,“先生,刚才那位客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叫我别再打扰她休息,我作为这个宾馆的服务员,如果再去打扰她的话,会被老板炒鱿鱼的。”

  看到服务员脸上的为难之色,冯宏没有再继续勉强,“好吧,那你告诉我520房间的具体位置,我自己去找,这样就跟你无关了。”

  说完,冯宏将服务员递回来的两千块钱抽出一张递了回去,“你只要告诉我具体位置就行,剩下的我自己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