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七十章 快穿衣服,来人了
( 本章字数:11683 更新时间:2013-8-4 16:03:00 )

  见冯宏递来一张100,服务员哪里还不肯答应,他在这里上一天班还没这么多钱呢,只是说两句话就可以得到这么多钱,他自己不会拒绝。

  迅速从冯宏手里接过那张钱,服务员的脸上顿时充满了笑容,“在五楼走廊左边最后一间。”

  冯宏点了点头,不再跟服务员废话,自顾向楼上走去。

  不久后,冯宏就来服务员指定的位置,在看到门上标着“520”三个数字时,冯宏想也没想就敲响了这道房间的门。

  然而门没开,里面却传来了一个女人愤怒的咆哮声,“我不是说过别再来打扰我的吗?”

  冯宏心里也是一团怒火,但知道自己这么做纯属强人所难,所以尽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你好,我想跟请你跟你转个房间,我有急事,还请你帮个忙。”

  说完后,冯宏依旧站在门口等待着房间里的动静。

  房间里的人听到不是服务员的声音,也没有再说什么,但片刻后门却打开了。

  当门打开的刹那,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出现在了冯宏的面前,看到这个穿着睡衣的女人,冯宏的心里顿时跳了一下,眼睛更是差点瞪了出来。

  因为面前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美女中的美女,似是刚刚洗过澡,头上还裹着一条白巾,但那张毫无瑕疵的脸却像是上天的宠儿一般,只是很自然的表情,就释放出一股能够溺死所有男人的魅惑。

  只是随意与冯宏对视一眼,就差点把冯宏的魂都勾了去。

  冯宏暗暗咋舌,“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惊心动魄的妩媚脸孔?”

  不但那张脸魅惑至极,就连身材也是绝品中的绝品,虽然女人身上也只裹着一条围巾,不过这条围巾却没能挡住那身凹凸有致的玲珑娇躯。

  不过此刻的冯宏根本就顾不上看女人那身娇躯,因为所有注意力都被眼前那张闭月羞花的妩媚容颜给深深迷住了。

  “你就是那个想要我转房间的人?”

  直到女人开口,冯宏才终于从那张充满魅惑的脸上回过神来。

  “是、是的,我真的很需要这号房间,还请你成全。”

  女人立刻蹙起了双眉,有些刻薄的说道,“凭什么?”

  虽然冯宏惊叹于眼前这个女人的容貌,但刚才就信誓旦旦的答应过苏雅丽,冯宏无论如何也要弄到这个房间,所以依旧坚持道,“我真的很需要这号房间,所以还请小姐转让给我。”

  然而女人的的声音却冷了下来,“我说了不给,刚才服务员没告诉你吗?”

  见女人已经有些不耐烦,冯宏叹了口气,语气也开始变得强硬起来,“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得到这个房间,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都可以满足你。”

  女人没有说话,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片刻后忽然轻笑了起来,“哦?你真那么有钱?”

  冯宏摇了摇头,“我没钱,但却很需要这个房间。”

  然而在冯宏的话刚刚说出后,女人刚刚升起的笑容却再次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一上脸的冰冷与刻薄,“要比有钱,你算老几?比你有钱有势的人多的是,别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今天我倒是跟你耗上了,不给就是不给,你能把我怎么样?”

  虽然冯宏一直对眼前这张惊心动魄的脸心动不已,但也仅仅只是因为心动,冯宏从一开始才没有发飙,但并不代表冯宏就真的臣服在了这张狐狸精般的脸下,见女人板起了脸,冯宏心里的怒火也终于被点燃。

  冯宏好不容易堆起的笑容也在瞬间变得阴沉了下来,“你真的不让?”

  女人死死的盯着冯宏,一字一句说道,“不、让!”

  两人间的气氛一瞬间紧张到了极致,无形的火花在两人对视的空气中闪烁,房间里的人虽然身为一个女人,但却丝毫不肯退让半分,而冯宏也是跟她四目相对,如果目光能杀死人,两人恐怕已经把对方看死了N遍。

  就在冯宏与女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自身后传入冯宏的耳朵里,“你在干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冯宏的身躯顿时一颤,也顾不得和眼前这个尤如狐狸精般的女人继续僵持,猛然转身向后看去。

  当转过身的刹那,一个久违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冯宏的视线里,这个人不是虽人,正是冯宏期待已经久的苏雅丽。

  只见此刻的苏雅丽一身女式上班西服,身材还是如之前那般迷人,尤其胸前那对比一般女人大了一号的双峰,似是随时都可能撑破那身勒住她的上衣。

  脸上虽然只是化着淡淡的妆,但却依旧妩媚无比。

  见到苏雅丽,冯宏再也没有心情跟眼前的女人争执,瞬间几个箭步冲到了苏雅丽面前,就要一把搂住她。

  但苏雅丽却瞬间避开了冯宏扑来的动作,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今天只谈公事,如果你敢乱来,我立刻就举报你。”

  一边说着,苏雅丽还一边抬头向站在520那个房间门口的女人看去,在看到那张似是能颠倒众生的魅惑脸庞时,连苏雅丽这个女人都惊讶得睁大了双眼。

  冯宏自然不会感到意外,像这种女人可以说是任何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尤物,苏雅丽虽然也不差,但那张脸却不是像眼前这个女人那种魅惑诱人、能够令男人一眼就勾起最原始**的面孔。

  但令冯宏诧异的是,站在520号房间门口的女人在看到苏雅丽的时候,眼中居然闪过一丝愤恨的光芒,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冯宏却捕捉到了,那种眼神只属于女人争宠时才会有的眼神。

  冯宏不禁有些疑惑,“难道她认识苏雅丽?”

  不过冯宏的这种疑惑立刻就得到了答案,因为苏雅丽在与女人对视了片刻后,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谁?”

  站在房间门口的女人深深的看了苏雅丽一眼,而后冷哼一声,而后转过身,“砰”的把门关了起来。

  直到女人将门彻底关上,苏雅丽与冯宏才终于反应过来,冯宏看了看那扇刚刚关闭的门,而后又看了看苏雅丽,一脸疑惑的问道,“你们……认识?”

  苏雅丽摇了摇头,“不认识。”

  “那她看你的眼神怎么像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我怎么知道,我都没见过这个人。”

  别说是冯宏,就连她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这个人分明不认识,但看向自己却表现得那么敌视,她也是满脑子问号呢。

  不过既然苏雅丽已经来了,冯宏再也没有心思去想那个女人,一瞬不瞬的盯着苏雅丽,满含深意的说道,“终于再次见到你了。”

  苏雅丽在那个女人关门的时候就已经看到那道门上正好标着520这个冯宏早就约定好了的房间号,再联系刚才冯宏与那个女人不彼此不善的目光,苏雅丽立刻就明白了其中原委,“你刚才在跟那个女人争房间吗?”

  冯宏也没有隐瞒,立刻点了点头,“嗯,我出多少钱她都不肯,如果你没来,现在或许都已经跟她吵起来了。”

  不过苏雅丽在听后,却沉默了下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才低声说道,“你这样做,值得吗?”

  冯宏原本就想调侃两句,但在看到苏雅丽脸上那丝复杂难明的神色时,刚刚升起的坏笑顿时又收敛了起来,沉声说道,“值得,为你做任何事都值得。”

  苏雅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冯宏,眼里满是激动之色,但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冯宏强行收拾起内心的激动,“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先去开个房间。”

  说完后,冯宏立刻向楼下奔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冯宏也只是赌上一把,没想到苏雅丽还真的会来。

  跑到收银台那里,冯宏立刻开了一间单人房。

  但刚从服务员手中接过钥匙的刹那,冯宏却想到了一个问题,随口问道,“对了,你知道那个住在520房间里的女人叫什么名字吗?”

  服务员一脸尴尬的说道,“这是本店的规矩,我不能将客人的秘密告诉你,所以……抱歉。”

  冯宏知道都是因为钱不到位,不然冯宏也不可能从客来宾馆那个服务员那里买到那么多情报。

  下一刻,冯宏立刻掏出了十张100递到服务员面前,“你只要将那个人的底细告诉我,这些钱就是你的,而且你说了之后,我跟你还是陌生人,怎么样?”

  看到冯宏手里的钱,服务员双眼中立刻就亮了起来,像是抢一般急忙一把从冯宏手中接过那些钱,一脸神秘的笑道,“这个人我多少知道一些。”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冯宏没有因为服务员的这种贪财举动而有任何反感,因为这个世界太现实了,无论做什么,有钱才是硬道理。

  服务员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人之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是这样的,那个女人名字叫韩媚,听说是一个有钱人的小老婆,平时没事就喜欢在我们宾馆里逗留。”

  冯宏皱了皱眉,“你别说你就只知道这么多?”

  服务员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没有,但……也差不多了。”

  看到服务员脸上那张陪笑的脸,冯宏翻了个白眼,敢情这一千块钱是浪费了,居然才知道了这么一点可有可无的消息。

  看到冯宏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服务员又急忙补充道,“对了,还有一点,包养韩媚的那个女人听说很有钱,不但家里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而且还不只韩媚这么一个情人,所以韩媚才会老是一个人在我们宾馆里逗留。”

  “那你知道韩媚的情人是谁吗?”冯宏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包二奶这种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不过能够包养到这么一个绝色美女,简直太难得了,冯宏心里都有些暗暗嫉妒那个包养着韩媚的人了。

  服务员摇了摇头,“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冯宏叹了口气,也没跟服务员继续废话,苏雅丽还在楼上等着他呢,对服务员使了个眼色后才转身向楼上走去。

  刚刚上楼,苏雅丽就一脸急切的问道,“你都在下面做什么,开个房间都要那么长时间。”

  冯宏在意无意的看了520那个房间一眼,摇头道,“没什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说着,冯宏带着苏雅丽向指定的房间走去。

  然而当冯宏与苏雅丽刚刚离开的时候,520那个房间的门却突然缓缓打开了,继而是一张魅惑至极的脸,正是刚才冯宏向服务员打听到的韩媚。

  只见韩媚望着冯宏与苏雅丽离去的方向,嘴角突然升起一抹冷笑,喃喃自语道,“哼,苏雅丽,没想到你也会干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这回我看你还怎么跟我争?”

  不过韩媚的这句话冯宏与苏雅丽注定是听不到了。

  片刻后,两人进入了四楼的一个房间内。

  刚一进入房间,苏雅丽就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今天来只跟你谈公事,我希望你能明白。”

  冯宏点了点头,他早就知道苏雅丽心里应该很纠结,一个女人能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作出这么平静的姿态,冯宏都有些暗暗佩服。

  不过在佩服的同时,冯宏却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如果苏雅丽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对自己那么依恋,她的心这段时间已经被她的老公彻底拉了回去怎么办?

  一想到这种可能,冯宏脸上立刻难看了起来,“你是不是开始对厌恶我了?”

  苏雅丽皱了皱眉,“如果我真的厌恶了你,我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你这么认为的话,我现在就直接走吧。”

  说完,苏雅丽转身向门外走去。

  听到苏雅丽的话,冯宏才恍然大悟,苏雅丽在电话里并没有答应他会来,但现在人都来到这里了,冯宏还这么问,反应过来的冯宏真想扇自己两耳光。

  见苏雅丽要走,冯宏急忙一把拉住了苏雅丽的手,“别,好了,我相信你。”

  然而苏雅丽却一把甩开了冯宏的手,低喝道,“你别碰我。”

  冯宏知道苏雅丽应该还在顾忌着什么,低声问道,“这么久不见,你跟你老公是不是复婚了?”

  苏雅丽没有回答,但眼眶中却开始泛起了一层水雾。

  看到苏雅丽泪眼朦胧的样子,冯宏心里也是一阵莫名的疼痛,为了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冯宏深吸了口气,才笑着说道,“好吧,那我们不谈私事,就谈谈公事好了。”

  见冯宏说起了正事,苏雅丽才强行将眼眶中的水雾驱除,“嗯,那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就说吧,我听着。”

  见苏雅丽终于开口,冯宏嘴角立刻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自顾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而后又指了指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来说吧。”

  苏雅丽没有拒绝,缓缓走到冯宏身旁坐了下来,才开口说道,“嗯,你有什么事就快说,我没多少时间就要回去了。”

  冯宏叹了口气,虽然口口声声不提私事,但冯宏还是忍不住问道,“害怕你老公发现吗?”

  苏雅丽又是沉默,片刻后似是终于坚定了什么想法,语气冰冷的说道,“好了,刚才你不是说要举报你们医院的一个人吗?现在就说吧,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可以帮你处理。”

  冯宏一直盯着苏雅丽脸,所以苏雅丽脸色的每一次变化都被冯宏毫无阻挡的收进眼底,见苏雅丽似是很艰难才做出某种决定的样子,冯宏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立刻将自己要告发韩坚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而且我还刚刚偷拍到他在办公室里猥琐医院女工的视频,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苏雅丽点了点头,“这个当然没问题,和上次你告发你们院长的程序一样,只要填张表格,就可以顺利通过。”

  冯宏点了点头,将那个视频递给苏雅丽,“那好,这事情就交给你了,这事情越快越好。”

  然而苏雅丽却没有伸手去接,摇了摇头说道,“你得自己去督查部里办这件事情。”

  “为什么?”冯宏皱了皱眉,“这事情难道你还不能作主吗?”

  苏雅丽的神色有些黯然,沉默片刻后才轻声说道,“我今天能来这里见你已经是我的极限,我不想……你出事。”

  此话一出,冯宏的脑海像是炸开了一般,他早就知道苏雅丽的老公是个极其富有的人,然而在听到苏雅丽这句话时,冯宏心里的愤怒还是不可抑制的暴发了出来。

  只见冯宏“唰”的从椅子上站起,再也不顾一切,冲过去一把抱起了苏雅丽。

  冯宏的这般反应当场就把苏雅丽吓了一跳,但在她还没发出惊呼之前,冯宏已经成功的将苏雅丽抱起,而后向床上走去。

  “我就不信这个邪”,冯宏一边紧紧抱着苏雅丽,一边狰狞的说道,“我倒要看看我能出什么事?”

  此时此刻的冯宏额头上的青筋都条条绽露而出,脸上的表情更是如同一只野兽一般。

  苏雅丽睁大了眼睛,剧烈的挣扎着想要脱离冯宏的魔爪,然而她的力气比起冯宏简直就像小孩子一般,面对冯宏这只陷入疯狂的野兽,又怎么能逃脱。

  只是几步的距离,冯宏就将苏雅丽成功的抱到了床上,不过为了防止苏雅丽逃脱,冯宏一直紧紧的钳住苏雅丽的双手。

  急切之下,苏雅丽低喝道,“冯宏,你快放开我,要是被我老公发现,我跟你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此刻的冯宏哪里听得进这些?就像强暴一样狠狠的将苏雅丽的衣服直接撕开,一声声衣物撕裂的“唰唰”声不断在房间里响起。

  当将苏雅丽上身那件外衣撕开时,那对饱满巨无霸顿时弹跳了出来,刚弹出来的刹那,一阵惊涛肉浪顿时席卷而出。

  冯宏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惊尺动魄的肉浪,但这么长时间不见,给冯宏的震撼依旧十分巨大。

  然而苏雅丽却还在继续拼命挣扎,又惊又怒的说道,“冯宏,你快放过我。”

  冯宏嘿嘿笑道,“算了吧,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就像你刚才说的,你今天既然都来到了这里,难道还怕别人发现吗?”

  “可是……”

  苏雅丽的话还没说话,就被冯宏那张厚实的嘴唇封了起来,冯宏除了一只手牢牢的锁住苏雅丽的双手之外,另一只手并没有停下来,顿时攀上了苏雅丽胸前那对胀得快要爆开的**。

  冯宏的手已经不小了,但却还是没能全部握住那那对饱满的肉球,揉捏之间,团团紧致得快要滴出水来的雪白肌肤自冯宏的手指间弹出。

  但没过多久,苏雅丽就已经停止了挣扎,条条碎布挂着的娇躯狠狠一颤,就连那些“呜呜”的声音也瞬间停止了下来。

  因为冯宏揉搓着那对巨无霸的双手已经转移了阵地,正在女人最为神秘的那片地带中纵横驰骋。

  见苏雅丽终于有了反应,冯宏嘴角立刻升起了一丝得意的浅笑,“都说小别胜新婚,难道你不想体验一下那时候的感觉吗?”

  在说话的同时,冯宏手上的动作不但没丝毫停顿,反而越来越快,直将苏雅丽弄得浑身酥软,娇喘连连。

  片刻后,彻底被冯宏勾起**的苏雅丽眼睛都渐渐迷离了起来,急促的喘息声也渐渐变成了低低的呻吟。

  直到此刻,苏雅丽没有再继续挣扎,双眼欲闭欲睁,一张泛着红晕的脸妩媚到了极点,就在冯宏锁住她的手越来越松时,苏雅丽猛然挣脱。

  然而她却没有就此逃开,而后一把搂住了冯宏的脖子,双手的动作是那么的用力,以至于令冯宏都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搂住冯宏的脖子后,苏雅丽将头凑到冯宏耳边吹气如兰的呢喃道,“快,快给我。”、

  冯宏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将手从苏雅丽的裤子上收回,而后三两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在脱掉自己衣服的刹那,冯宏那根早已生机勃勃的巨物瞬间跳了出来,严阵以待的等着冯宏一声令下,就准备冲入渴望已经的战场。

  因为冯宏在脱衣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让苏雅丽的神智恢复了一丝清明,但经过冯宏刚才那阵像是强暴般的袭击,苏雅丽并没有因此而逃开,反而主动的脱下了冯宏刚才没的撕开的裤子。

  将所有衣物都脱下来之后,苏雅丽那身玲珑凹凸的娇躯顿时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了冯宏的面前,尤其那对充满了爆炸性的双峰,更是跟随着苏雅丽的呼吸颤颤微微的上下起伏。

  看到这一幕,冯宏再也忍不住,持着早已胀得通红的小冯宏了过去。

  片刻后,这个房间里便弥漫起了片片春光,早已春情荡漾的两人再也无所顾忌,阵阵呻吟声回荡到每一个角落……

  就在冯宏与苏雅丽进入忘我的境界时,门外却出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冯宏刚刚知道名字的人,韩媚。

  韩媚轻步走到冯宏与苏雅丽所在的那个房间,缓缓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这个宾馆的隔音效果确实不错,不过就算隔音再好,也不可能有不透风的墙,何况还只是一道门,当韩媚将耳朵贴到门上的刹那,一阵阵酥骨般的呻吟声还是缓缓传入了韩媚的耳朵内。

  听到这些呻吟声,韩媚的嘴角立刻勾起了一抹冷笑,低声喃喃道,“居然还敢出来找野男人,今天我让你插翅也难飞,不知道俊彦看到这一幕,会是什么反应?”、

  说完这句话,韩媚没有再继续听下去,而是再次轻步离开了这里,刚刚走出几步,韩媚立刻掏出了手机,而后拨出了个电话,只是片刻,韩媚就低声说道,“俊彦啊,你那个明媚正娶的老婆现在正在和一个野男人在宾馆里happy呢,那些**声连我都不好意思听下去了呢,什么?你不信?要不要你亲自来看看……”

  韩媚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向远处走去,声音也渐渐消失在走廊里。

  而正处在兴奋的颠峰上的冯宏与苏雅丽注定是无法听到韩媚的话了。

  直到半个小时过去,冯宏才终于停止了那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但也正在这时,苏雅丽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刚刚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的两人都同时被这阵手机铃声吓了一跳。

  尤其是苏雅丽,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也顾不得穿衣服,就奔向扔在地上的裤子,焦急的从裤袋里拿出手机,当看到手机上打来的号码时,苏雅丽那身肉感十足的娇躯瞬间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就连拿着手机的手都在身躯抖颤,但却一时间没有接电话。

  看到苏雅丽焦急的模样,冯宏知道应该是她老公打来的,快步走到苏雅丽面前,当看到苏雅丽手中显示一个叫“姚俊彦”的名字时,冯宏疑惑的问道,“他就是你老公?”

  苏雅丽缓缓点了点头,看着冯宏的目光中充满了慌乱的神色,“怎么办?怎么办?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我现在该怎么办?”

  冯宏摇了摇头,“接吧,随便扯个谎,就说你现在随便在哪里干些什么,他又怎么会知道?”

  然而苏雅丽却还是一脸的不放心,“那我要怎么说?”

  冯宏虽然表面上看似一脸的平静,但心里不担心是假的,毕竟跟别人的妻子偷情,这种事情要是让苏雅丽的老公知道了,或许会真的跟他拼命。

  不过苏雅丽都已经害怕成这样了,如果冯宏也跟着害怕,那冯宏就不配做一个男人了,所以冯宏继续作出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好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快接电话吧,撒谎你难道不会?”

  就在冯宏与苏雅丽说这些话时,电话却还在像催命符般响个不停,一时间,苏雅丽除了使用冯宏提的建议外,也别无它法,狠狠的吸了口气,而后又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苏雅丽才终于按了接听键。

  冯宏也很识趣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别说苏雅丽的老公是一个冯宏现在惹不起的人物,就算只是一个普通人,以冯宏现在与苏雅丽见不得光的关系,就从道义上来说,冯宏也得心虚三分。

  然而刚接电话没到十秒钟苏雅丽的脸色却瞬间苍白了起来,眼中更是布满了惊恐无比的神色,拿着手机的手更是僵硬的保持着那个动作,但手机已经缓缓从她的手中滑落。

  冯宏眼疾手快,在手机落下的瞬间,一把就将手机接住了,在接到手机的刹那,冯宏二话不说,立刻将电话给挂掉。

  苏雅丽的反应冯宏自然一一看在眼里,他知道苏雅丽的老公应该已经发现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让苏雅丽难以接受的话。

  “怎么了?”冯宏伸出手碰了碰苏雅丽的肩膀。

  然而手刚刚接触到苏雅丽的身体时,却像是碰上什么坚硬的东西,之前的柔软全然不见。

  但苏雅丽就像没听到冯宏的话,依旧保持着僵硬的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似是难以置信般,自顾喃喃道,“他怎么会发现、他怎么会发现的……”

  看到苏雅丽这么激烈的反应,冯宏也跟着紧张了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话刚出口,冯宏又想到了什么,睁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苏雅丽,“难道你老公知道了我们在这里的事情?”

  直到此刻,苏雅丽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缓缓的点了点头,但在点头的同时,整个身躯却缓缓瘫软到了地上。

  冯宏一把将萎靡下来的苏雅丽抱住,“究竟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也好尽快做好准备。”

  听到冯宏的话,陷入绝望之中的苏雅丽突然从冯宏的怀中挣脱了开来,动作是如此的迅速,以至于冯宏都来不及反应,苏雅丽就已经脱离了他的双手。

  只见苏雅丽一边慌乱的穿戴着衣物,一边对冯宏说道,“快、快穿衣服,他要来了。”

  “谁?”冯宏心里一跳,嘴上虽然这么问,但心里却已经明白,苏雅丽口中所说的“他”应该是她的老公。

  苏雅丽还没回答,冯宏也快速穿起了衣服。

  一边穿着衣服,冯宏一边问道,“你老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约会?”

  苏雅丽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来的时候,明明是偷偷来的,他怎么会知道?而且他刚才在电话里一开口就说出了雅颐宾馆这个名字。”

  “什么?”冯宏难以置信的说道,“难道他跟踪你?”

  苏雅丽还是摇了摇头,一边穿着那身被冯宏撕裂的衣服一边说道,“应该不会,如果他跟踪我的话,也不至于现在才打电话给我,一定有人把我的告诉了他。”

  此话一出,冯宏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服务员,一想到服务员刚才在接过自己递去的钱时,两眼冒出的贪婪目光,冯宏就咬了咬牙,“这个杂种,钱都收了,他居然敢出卖我?”

  “谁?”

  冯宏眼中似是要喷出火来,“刚才我去开房的时候,曾经跟服务员打听过住在520那个房间里的女人,我都给了他几千块钱,我想除了他,其他人应该不会知道我们在这里的事。”

  苏雅丽穿衣服的动作怔住了,无比焦急的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冯宏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你老公现在是不是正在向这里赶来?”

  苏雅丽点了点头,“而且应该就快到了。”

  “这么快?”冯宏也开始紧张了起来,三两下将衣服穿戴整齐,而后催促道,“我们现在首要做的就是先离开这里,只要没让他抓个正着,就什么都可以弥补回来。”

  说完后,冯宏一把拉着苏雅丽的手就准备往外奔去。

  然而苏雅丽却避开了冯宏伸出的手,扭捏的说道,“我的衣服都被你撕裂成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

  苏雅丽的话一出,冯宏才发现穿在苏雅丽身上那套衣服确实已经破了几道大口子,从那些大口子还隐约可见一片片嫩白的肌肤,尤其胸前那对硕大的肉球,大部分更是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刚才冯宏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所以在撕开苏雅丽的衣物时,胸口自然成了冯宏最先关照的对象。

  不过此刻冯宏已经顾不了那么多,苏雅丽的老公正在向这里赶来,如果让他抓个正着,冯宏与苏雅丽两人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但其实他们根本不用跳黄河,因为两人偷情本来就是事实。

  随意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苏雅丽盖住,也不顾苏雅丽还在扭捏不肯走,冯宏就半拖半拽的将苏雅丽拉出了房间,而后以最快的速度奔出了雅颐宾馆。

  不过在走过收银台时,冯宏却没有忘记服务员那个始作俑者,但此刻逃命要紧,冯宏只能用眼睛表示自己对服务员的恨意,狠狠的瞪了服务员一眼,冯宏没有丝毫停留,拉着苏雅丽向外飞奔而去,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服务员。

  害怕被苏雅丽的老公抓个正着,刚奔出雅颐宾馆的门,冯宏就拉着苏雅丽向宾馆的旁边绕了过去,而后快速进入了个小巷子里。

  冯宏与苏雅丽前脚刚走,一个三十来岁的英伟男子后脚就带着几名穿着黑衣、戴着墨镜的壮汉冲进了雅颐宾馆的大门,刚刚冲进宾馆一分钟不到,宾馆里立刻就传出一个男子的大吼声,“MD,居然跑了,你们雅颐宾馆从明天起不用开张了。”

  这个声音奇大无比,就连刚刚跑出宾馆不久的冯宏与苏雅丽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听到这声大吼,苏雅丽正在向前奔跑的脚步突然一个踉跄,差点就跌倒在地。

  冯宏自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再看到苏雅丽的反应,冯宏问道,“这个人就是你老公姚俊彦?”

  苏雅丽点了点头,不过却长出了口气,“幸好我们走得快,要是再晚一步,现在应该被他抓到了。”

  冯宏皱了皱眉,“你老公就有那么可怕吗?”

  苏雅丽摇了摇头,“不是可怕,而是在这个市里,他的话就像圣旨,他想要做什么几乎没人能够阻拦,所以……”

  “所以你才忍心跟我断绝关系的是不是?”冯宏虽然早就知道苏雅丽的老公不是一般人物,但一想到自己直到此刻还要像躲瘟神一样躲着这个男人,冯宏心里还是升起了一阵难以言表的愤怒。

  不说别的,就凭刚才那声大吼,随便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一个诺大的宾馆的存亡,可想而知这种人的权势高到什么程度?以此刻冯宏小宁医院主任的权势,根本就难以跟这种人正面抗衡。

  冯宏与苏雅丽两人不再停留,从雅颐宾馆后的小巷子里快速远离了这里。

  不久后,冯宏与苏雅丽已经出现在了相距几千米外的一个小餐饮里,不过此刻的苏雅丽已经换上了一身与之前一模一样的衣服。

  他们的桌面正摆着十来道丰盛的菜,但两人都没有动筷的意思。

  苏雅丽脸上的焦灼之色自此还没有消散,只是一直低着头沉默,而冯宏,也只是静静的坐在苏雅丽的对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片刻后,还是冯宏打破了沉默,“你准备找什么借口把这件事情遮掩过去?”

  苏雅丽摇了摇头,“他都已经找到宾馆里来了,这件事情可瞒过去很难。”

  “事情不发生也发生了,总得想办法把它摆平,难道你还想把实情跟他说吗?”

  苏雅丽眼中顿时又闪过一丝惊恐之色,“当然不能,那样的话,我都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冯宏此刻心里也非常郁闷,想带着苏雅丽一走了之吧,这个世界虽然大,但去哪里都要身份证,以苏雅丽老公的手段,他们能跑到哪里去?

  而且冯宏好不容易才走到小宁医院的主任这一步,冯宏如果就这么一走了之,又怎么对得起他这么久以来的努力?

  最重要的一点是,冯宏现在身边的女人多得去了,就算冯宏非常在意苏雅丽,也只是冯宏女人的其中之一,冯宏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女人而放弃其他女人。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