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丰满迷人
( 本章字数:11446 更新时间:2013-8-4 16:04:00 )

  左思右想了许久,冯宏与苏雅丽都没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冯宏干脆就不再想,再担心下去也只是苦了自己,还不如先放开心胸好好享受一下这得来不易的相聚。

  片刻后,冯宏突然转开话题问道,“对了,我明明打的是督查部的客服电话,你身为督查部的部长,为什么会是你接的电话?”

  冯宏这么说自然是为了引开苏雅丽的注意力,不想苏雅丽继续为刚才的事情烦恼。

  苏雅丽抬起了一直低下的头,一瞬不瞬的看着冯宏,片刻后才低声说了一句,“如果我说我一直在等你打那个电话,你信不信?”

  此话一出,冯宏的表情顿时僵在了脸上,如果这句话是其他人说出来,别说冯宏,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但看到苏雅丽那双诚挚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冯宏居然选择了相信。

  片刻后,冯宏有些好笑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会打那个电话,而且正好是在你在电话旁的时候?”

  苏雅丽脸上升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或许说出来你不信,自从跟你断绝关系以来,我这个督查部部长就一直守在那个电话旁,因为在我的潜意识中,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拨打这个电话,所以……”

  冯宏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所以你就守在电话旁,果然接到了我打去的电话?”

  苏雅丽嘴角的笑意扩大了一圈,“不过我真的等到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天真了?”

  冯宏很少会为女人而感动,不过此时此刻,冯宏的心里却真的感动了,苏雅丽身为督查部的部长,居然天天守在电话旁,就只是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会打那个电话,如果自己与韩坚的事情私了,或者以别的方式解决,也不知道哪年哪月冯宏才会再次拨响督查部那个电话。

  心里虽然感动,但冯宏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表露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的人,所以只是点了点头,“是有些天真。”

  就在苏雅丽再次泛起自嘲的笑容时,冯宏却又说道,“但,至少我真的打了那个电话。”

  自此,两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但气氛已经明显没有刚才那么压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而两人面前的菜都已经变凉了,苏雅丽终于起身,“好了,我想我该回去了,今天能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

  冯宏没有阻拦,深吸了口气说道,“你想好了回去后怎么跟你老公说了吗?”

  苏雅丽还是摇了摇头,“车到山前必有路,我随便撒个谎,说我出去逛街了,他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说完这句话,苏雅丽的脸上顿时又暗淡了下来。

  冯宏咬了咬牙,“一定是那个服务员告的密,TMD,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苏雅丽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事情都已经走到这一步,我也不想再把事情闹大,随缘吧,对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了,我也不会再继续守在那个电话旁。”

  听到苏雅丽的话,冯宏心里无由来又是一阵愤怒,其他女人就算再难,冯宏也能摆平,但偏偏苏雅丽,居然让他憋屈到这个份上。

  尤其苏雅丽的老公已经知道了自己与苏雅丽偷情的事,冯宏都不敢想象苏雅丽回去后要面对着怎样的逼迫与凌辱。

  “都怪我没权没势,才没能守护住你”,片刻后,冯宏有些沙哑的声音才从喉咙里缓缓传出。

  苏雅丽摇了摇头,“不要这样,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一边说着,冯宏与苏雅丽已经走出餐馆的门,再次来到了街上。

  只是走了一小段距离,苏雅丽就停下了脚步,“好了,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该走了,你也快回去吧。”

  冯宏虽然万般不舍,但最终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好,你先走。”

  苏雅丽强行挤出一缕笑容,深深的看了冯宏一眼,才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不过刚刚转身,苏雅丽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回头对冯宏说道,“对了,你说把我行踪透露给我老公的人是那名服务员?”

  冯宏虽然不知道苏雅丽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事,但却点了点头,“除了他还能有谁。”

  苏雅丽摇了摇头,“你还忘记了一个人。”

  看着苏雅丽郑重的脸色,冯宏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呼道,“你是说住在520那个房间里那个女人?”

  苏雅丽点了点头,一脸郑重的说道,“刚才在宾馆里跟她对视时,我就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好像认识我一样,那时候我心里还感觉有些奇怪,如果只是陌生人,她的眼中又怎么会出现那种恨意?”

  听到苏雅丽的话,冯宏瞬间恍然大悟,在韩媚与苏雅丽对视时,韩媚的眼中确实闪过一丝愤怒之色,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那时候的冯宏却正好捕捉到这个画面。

  冯宏惊讶的看着苏雅丽,“你是说告密的人有可能是那个叫韩媚的女人?”

  “原来她叫韩媚?”苏雅丽蹙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难道她跟姚俊彦认识?”

  苏雅丽的话一出,冯宏顿时才想起了刚才在向服务员打听韩媚时,服务员曾经说过韩媚是一个有钱人包养的二奶,现在看来应该真是韩媚无疑了。

  苏雅丽不认识她,不代表她不认识苏雅丽,作为情敌,像韩媚这种只能躲在苏雅丽背后分享同一个男人的女人,可想而知,她应该早就知道苏雅丽的存在,而且就算没见过面,也早就通过其他渠道把苏雅丽了解了个透彻。

  想到这里,冯宏冷笑道,“何止认识?我看韩媚跟你老公之间的关系应该不浅吧?”

  苏雅丽顿时睁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冯宏,“你、你说什么?”

  冯宏继续说道,“我刚才为了让她把520那个房间转让给我,曾经跟她对峙了很长时间,后来又在服务员那里打听到韩媚是个有钱人包养的二奶,再加上她对你表露出来的敌意,把你行踪透露出来的人应该就是她了。”

  “可是,在我的印象里,我都没见过这个人”,苏雅丽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冯宏冷声道,“你是姚俊彦明媚正娶的第一夫人,当然可以大摇大摆挽着姚俊彦的手逛街,但韩媚就不一样了,她再怎么说也只是姚俊彦包养的二奶,又怎么会甘心一直偷偷摸摸,而且一辈子都没名没份?她自然也想跟你一样光明正大的和姚俊彦走在一起,得到大家的认可,所以,她当然希望看到你与姚俊彦之间产生矛盾。”

  不说还好,一说吓一跳,苏雅丽虽然对姚俊彦这个名义上的老公已经没有了丝毫感情,但在发现自己有名无实的老公居然还包养着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美女,苏雅丽心里多少会有些不忿,“没想到他居然也会干出这么无耻的事。”

  冯宏一听这话,顿时又有些犯醋了,“你就那么在意你老公背着你偷女人?”

  苏雅丽哪里会不知道冯宏是在吃醋?尤其在看到冯宏脸色有些阴沉的时候,她的嘴角竟升起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片刻后才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都还没跟他复婚呢,他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此话一出,就好比晴天霹雳一般,狠狠的霹在了冯宏身上,冯宏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雅丽,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

  苏雅丽叹了口气,脸色再次变得黯然,“不过又有什么关系,他现在已经把我当成了他圈养的宠物,虽然还没有复婚,但却一直抓着我不放。”

  “这么长时间了,你居然还没有跟那个男人复婚?”冯宏依然有些像是做梦的感觉。

  苏雅丽避开了冯宏又是惊喜又是疑惑的目光,低声说道,“自从上次你离开后,他也逼过我重新去办理结婚证,但一直被我以种种理由拖到现在,不过前段时间他又再次逼紧了起来,我不得不答应他会在近段时间内与他重修合好。”

  听到苏雅丽再次说出这种石破天惊的秘密,冯宏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脸兴奋的说道,“既然还没有复婚,那你还是我的女人,既然是我的女人,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抢不走你。”

  看着冯宏一脸激动的样子,苏雅丽担忧的说道,“你想干什么?你可别乱来,你要知道……”

  苏雅丽的话还没说完,冯宏就挥手打断了她的话,“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一直拖下去,直到我有能力光明正大的把你拉到我怀中为止。”

  听到冯宏的话,苏雅丽心里虽然感动,但却依旧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以他现在拥有的实力,你就算再努力,也别想跟他斗。”

  冯宏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你就那么不相信我?”

  苏雅丽摇了摇头,“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姚俊彦这个人真的太强大了,无论是权力还是财富,在这个市里都没有多少人能够跟他相比,而且他现在还发现了我跟你见面的事情,以他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一惯做法,我可不想看到你出什么意外。”

  冯宏知道苏雅丽是在关心自己,但冯宏又何尝不知道苏雅丽自己更为难,不过既然还没有复婚,也就证明冯宏还有机会,只要能够快速往上爬,在短时间内达到能够与苏雅丽老公那种高度,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苏雅丽抢过来。

  为了让苏雅丽安心,冯宏除了坚持那句“想尽一切办法把复婚的日期延长”之外,其他的倒是对苏雅丽的话唯命是从。

  不久后,苏雅丽终于离开了,然而冯宏却没有直接回医院,因为他开来的那辆院长专用车停在雅颐宾馆门口呢,他必须回去把车开走。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在走到还距离雅颐宾馆有一段距离时,冯宏却停了下来,远远的绕着雅颐宾馆观察了一圈,在没发现什么异样后,才缓步向停靠在雅颐宾馆面前的那辆院长专用车走去。

  冯宏之所以这么小心,也是因为害怕姚俊彦还在这里布置了什么后手,服务员与韩媚都曾经看到过他,以姚俊彦的手段,现在服务员很有可能已经被他买通,韩媚这个女人就更不用说了,只要让韩媚看到,肯定会认出他来,一旦看到冯宏开着那辆标有小宁医院的院长专用车,冯宏想不暴露目标都不可能。

  不过幸好没人注意到,至少宾馆里的人没注意到,所以冯宏成功的把院长专用车悄无声息的开了出来。

  冯宏此刻自然是要回到医院里去,一路上,冯宏将车开得飞快,虽然只是一辆普通的大众车,速度也令一路上的人都惊叹不已。

  冯宏此刻心里火到了极点,苏雅丽刚才的话还在他脑海里回荡,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这种憋屈是人任何人都难以忍受的。

  就在冯宏亡命般的开着飞车时,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下意识的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孔德盛打来的。

  看到孔德盛的号码,冯宏才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孔雀就曾经跟他说过今天晚上孔德盛要请他去他家吃饭,冯宏那时候还信誓旦旦的答应了下来。

  想到这里,冯宏将心里那些毫无头绪的愤怒暂时抛到一边,按了接听键后,立刻笑着说道,“啊,是孔部长啊。”

  虽然此刻冯宏已经是小宁医院的主任,若论地位还在孔德盛之上,对于孔德盛,冯宏还是由衷的感觉应该用一个晚辈对一个前辈的姿态去与之交涉。

  电话里立刻传来了孔德盛有些不满的声音,“哎呀,冯主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听到孔德盛称呼自己为“冯主任”,冯宏就知道孔德盛肯定以为自己忘记了这事,冯宏立刻解释道,“孔部长误会了,我哪里敢忘记这件事情,我这不是正在来的路上嘛。”

  “哦,呵呵,这样啊,那就好,我们就只等你一个人了。”

  冯宏又是恭敬的吹捧了几声,才挂了电话。

  如果不是孔德盛打电话来,冯宏还真把这件事情给抛到九宵云外了,所以他没有回医院,而后径直开着院长的专用车直奔孔德盛的家而去。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孔德盛亲自打电话来请自己去他家吃饭,一定有什么有求于自己的事,最令冯宏怀疑的应该是跟孔德盛的女贝女儿孔雀有关,孔雀刚进入小宁医院工作,想要快速在小宁医院人绽露头角,如果不靠走后门,没有十年八年很难做到。

  不过早上的时候,冯宏曾经问过孔雀,但孔雀又不肯说,或者她是真的不知道孔德盛的用意,对于这种老滑头,冯宏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如果他硬要提什么让自己为难的事情,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冯宏终于抵达了孔德盛家楼下。

  冯宏的车刚刚停下,一道人影便迅速的跑了过来,一脸笑容的说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菜都凉了。”

  听到这个声音,冯宏嘴角不禁升起一丝笑意,下了车后,才上下打量了来人一眼,见四处无人,又再次狠狠瞟了一眼来人胸前突起的玉峰,一脸坏笑的说道,“雀儿啊,没想到刚进医院没几天,突然间就长这么大了。”

  冯宏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孔雀胸前那对傲的人酥胸。

  孔雀就算再笨,哪里会听不出冯宏话里的意思,瞬间羞得脸色通红,急忙避开头去才嗔怒道,“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这可是在我家楼下,要是被我爸看到,你就惨了。”

  冯宏嘿嘿笑道,“既然这样,我们找个你爸看不到的地方,就像前次在公园……”

  冯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孔雀愤怒的打断了,“你还好意思说,要是你再敢对我那样,我一定跟我爸说,看我爸怎么收拾你。”

  冯宏摇头叹了口气,“那是你对我误解太深而已,不过算了,以后来日方长,我们还有很多相处的机会,相信到时候你会真正的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着,冯宏也没客气,径直向楼上走去。

  孔雀白了冯宏一眼,也不知嘴里在嘀咕些什么,也跟着冯宏向楼上走去。

  片刻后,两人来到了孔德盛家里,不过刚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孔德盛满面笑容的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道,“哈哈,你小冯啊,你终于来了,要是你再不来,这菜可就真的凉了。”

  冯宏急忙道歉,“不好意思,刚才有些事情要处理,让你们久等了。”

  孔德盛也没再废话,直接邀请冯宏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当看到桌上那二十来道细心炮制的菜肴,冯宏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刚才虽然与苏雅丽在餐馆里点了很多菜,但从始至终,两人却一口都没吃,冯宏也早就饿得不行了。

  看到冯宏的神色,坐在冯宏对面的孔德盛和蔼的笑道,“既然饿了就别客气,都快吃吧。”

  一边说着,孔德盛一边招呼自己的家人跟着坐了下来,开始动筷夹菜。

  不过在吃的同时,冯宏却始终没有忘记孔德盛今天请自己来的目的,但现在在饭桌上,冯宏又不好意思开口询问,所以也一直忍了下来。

  直到几人都吃饱后,冯宏才意有所指的问道,“不知道孔部长……”

  冯宏话还没说完,孔德盛就板起了脸,“什么孔部长不孔部长的,现在是在家里,我只是作为一个长辈的身份,难道你就不能不用在医院里的称呼吗?”

  冯宏尴尬的挠了挠头,“啊,我原本也这么想,只是怕伯父不高兴而已。”

  “我有什么不高兴的?要比身份,我现在还是你的下属呢,你要是这么说,我还得真叫你冯主任了?”

  冯宏急忙摆了摆手,“当然不是,好了,那以后除了在医院里,我就直接叫您伯父好了。”

  孔德盛的脸上这才恢复了笑容,“嗯,这才对嘛。”

  还没等冯宏再次开口询问,孔德盛又再次对正在收拾着碗筷的孔雀说道,“雀儿啊,你过来,我有事情跟你说,那些东西你妈收拾就可以了。”

  孔雀对于她这个爸爸可谓唯命是从,听到孔德盛的话,孔雀没有丝毫疑虑的就走到了客厅里。

  听到孔德盛叫孔雀过来,冯宏心里开始有些紧张起来,“看来要进入主题了。”

  果然,当孔雀来到两人近前时,孔德盛才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先坐那里吧,我今天有些事情想跟你们两个说一下。”

  孔雀“哦”了一声,应声坐了下来,而后一脸期待的等着孔德盛发话。

  冯宏也没有说话,既然都已经来到孔德盛家里,就算孔德盛提些过份的要求,看在孔德盛曾经帮助过自己登上主任之位的份上,冯宏也一定会竭力帮忙。

  然而孔德盛的下一句话却差点让冯宏的下巴都掉到了地上,只听孔德盛忽然目光灼灼的望了过来,“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现在应该还是单身吧?”

  冯宏原本还以为是什么为难的事情,却没想到孔德盛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一时间冯宏都怔住了,脑海里百念急转,片刻后,冯宏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他想撮合我跟孔雀?”

  想到这个可能,冯宏心里就兴奋的有些难以自制,之前千方百计想得到孔雀而不能,现在居然把自己请上家门来撮合,这对于冯宏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孔德盛没有说出这句话,冯宏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激动,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伯父,我现在还单身。”

  不得不说冯宏的演技确实已经达到了一个出神入化的地步,孔德盛还没有说出下一句,冯宏又作作疑惑的问道,“伯父,您问这个做什么?”

  得到冯宏肯定的回答,孔德盛却并没有立刻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继续问道,“那你现在有对象了吗?”

  此话一出,冯宏几乎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孔德盛果然是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交给自己。

  就连一旁的孔雀也猜到了自己父亲的用意,睁大眼睛怔怔的看着笑容满面的孔德盛,“爸,你这都问的什么问题啊?”

  孔德盛挥手打断了孔雀的话,而后继续一瞬不瞬的盯着冯宏。

  冯宏心里虽然也激动,但却也不笨,现在自己刚刚坐上主任之位,而且还这么年轻,谁都能看出自己前途不可限量,孔德盛能把自己的女儿交给自己,应该也是看重了这一点,冯宏可没傻到这种老滑头会因为自己与孔雀两情相悦什么的才有意撮合。

  而且冯宏除了那次在公园里对孔雀做了一次不光彩的事情外,两人间根本就没什么感情可言,更别说两情相悦,要说有感情,或许冯宏对孔雀那个妙龄娇躯有些感情吧。

  见孔德盛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冯宏郑重的点了点头,“不瞒伯父,我妈也老在催我终身身大事,但这么长时间来,我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根本没时间考虑这些事情,所以……到时候为止,我都还没对象呢。”

  冯宏说谎可谓脸不红、心不跳,在说这些话时,表情认真无比,跟他日夜缠绵那些女人,此刻已经被他忘得一干二净。

  就连老奸巨滑的孔德盛也相信了冯宏的话,脸上的笑容又扩大了一圈,双眼在冯宏与孔雀的身上来回看了一遍,才点头说道,“嗯,今天我找你来呢,确实有些小事情,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

  孔德盛的话刚说出口,冯宏恨不得立刻就说“愿意”,像这种事情上哪找去,不用像别的女人那样偷偷摸摸,更不用自己花费精力去弄到手,这种像是投怀送抱的事情如果冯宏还不答应,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不过冯宏却强忍住了内心想要脱口而出的冲动,故意迟疑了片刻,才一本正经的说道,“伯父,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如果我能做到,一直会尽力到底。”

  冯宏的演技虽好,但孔德盛似乎也看出了冯宏有些惺惺作态的感觉,刚才的笑容瞬间收敛了一些,“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也别再跟我绕圈子了,直说吧,你是不是喜欢雀儿?”

  此话一出,坐在沙发上的冯宏与孔雀都睁大眼睛对视了一眼,冯宏眼里倒是充满了兴奋。

  但孔雀就不一样了,孔德盛对她一直都很严,甚至在她毕竟出来后,都没让她到处乱跑,才养成了那么孤僻的性格,没想到今天居然会破开荒的说出这么一番话,孔雀的表情就像突然简直惊讶到了极点。

  尤其一想到那次冯宏将她连哄带骗的带到了公园后,对自己干出那种猥琐的事情,孔雀在惊讶的同时,背脊都有些发凉,再想到冯宏那张像是恶魔一样的面孔,孔雀在与冯宏对视时,不禁狠狠一瞪了冯宏一眼。

  对于孔雀的怒视,冯宏直接无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就算孔雀还在为那次的事情耿耿于怀,冯宏也相信自己能够让她重新接受自己。

  所以在孔雀还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时,冯宏就笑着说道,“当然,我早就喜欢雀儿了,只是一直害怕伯父反对,所以一直不敢说。”

  听到冯宏的话,孔雀的双眼顿时就要喷出火来,“冯宏,你可别乱说话。”

  不过孔雀与冯宏这种媚来眼去的姿态落到孔德盛的眼中,立刻变成了打情骂俏,孔德盛呵呵笑道,“我早就知道你对雀儿有意思,上次你带她出去了一整晚,都害我们担心死了。”

  冯宏心里一跳,但却故作扭捏的说道,“没想到这一点都被伯父看出来了。”

  一旁的孔雀再也受不了了,“唰”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冯宏,“冯宏,你……”

  然而话到嘴边,却又强行咽了回去,当着父亲的面,她又怎么好意思将冯宏那天的所作所为说出来。

  孔德盛却摆了摆手,“雀儿啊,你也不小了,自从那天你跟小冯出去后,我也仔细想了很多,我之前确实对你太严格了,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还继续停留在我这个老套的圈子里,那样你真的很难真正长大,尤其在看到那天你跟冯宏出去回来后,我才发现你一下子忽然长大了,再也不是需要我跟你母亲保护的小天使,而是能够**自处的成年人,所以第二天我才会同意让你去医院上班。”

  孔雀只差没一口鲜血也喷出来,那天她回来之后,因为害怕自己爸爸看出端倪,所以才什么话也不说就躲到自己的房间里,没想到自己的这种举动居然会令他误会成这样。

  “爸,其实你误会了……”

  孔德盛脸上立刻升起了一丝不悦,“雀儿,冯宏要长相有长相,要地位有地位,有什么配不上你的?再说了,自从你那天晚上你跟他出去后,嘴里不是一直都念叨着他吗?你什么也别说了,如果你在这里觉得尴尬,那就先进去帮你妈收拾东西吧。”

  就在孔雀还想继续辩解时,冯宏抢先一步说道,“那就谢谢伯父成全了,请伯父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雀儿的。”

  一边说着,冯宏看了一眼正要发飙的孔雀,又继续说道,“雀儿可能会有些感觉突然,就连我都感觉很意外,不过这绝对是一个惊喜,所以伯父,我想带雀儿出去散散步,不知道可不可以。”

  孔德盛立刻点了点头,呵呵笑道,“去吧去吧。”

  孔雀此刻脸上简直红得快跟猴屁股一样,听到冯宏又要和自己一起出去散步,上次的事情还没从恶梦中抹去,孔雀哪里还敢这么晚跟冯宏出去?再也憋不住,孔雀哼了一声,“爸,我不要去。”

  孔德盛叹了口气,“雀儿,别老呆在家里,那样会把你闷坏了的,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性格跟普通女孩子的性格差距有多大,我是真的不敢再把你困在家里了,听话,快跟冯宏出去散散心吧。”

  冯宏也在一旁火上浇油的劝道,“雀儿,伯父都已经同意了,就跟我出去走走吧。”

  孔雀真的受不了了,说也说不明白,干脆就不再多解释,冷哼一声甩着屁股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只留下一脸尴尬的冯宏与孔德盛。

  “雀儿、雀儿……”

  孔德盛叫了几声孔雀都没回应后,孔德盛才回过头对冯宏歉意的笑了一声,“算了,雀儿从小就这么害羞,你多少也应该知道一些,别太在意了。”

  冯宏哪里会不了了解,那天只因为强行摸了她几把,就让她绕着公园整整跑了一圈,对于这么敏感害羞的女孩,冯宏还真是有些头疼,不过现在有了孔德盛的批准,冯宏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施展自己的手段将孔雀征服。

  孔雀既然不肯,冯宏也没有过多停留,只跟孔德盛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就离开了。

  开着车一路向医院奔去,因为到孔德盛家吃的这顿招婿饭,也将将苏雅丽带来的烦恼冲淡了一些。

  不过一想到那天晚上与孔雀在公园里的事情,冯宏心里又泛起了一丝邪火,越想越冯宏心里越是春情荡漾,当回到医院时,冯宏的裤裆内就已经顶起了座小帐蓬。

  无奈之下,冯宏只得寻找发泄的地方。

  不过想来想去,冯宏也只想到了钟洁这个本身就住在医院里的近水楼台。

  下一刻,冯宏径直冲向了外科部,因为知道了跟他认识的女人上的都是白班,所以冯宏在去外科部时,根本就不用担心被熟人碰到,加上现在已经有些晚,就算李兰要加班,应该也不会加到现在。

  冯宏的原本是来找钟洁的,但还没有走到钟洁老公的病房外,却被另一个人拦住了,“这么晚了,你还到医院来做什么?”

  冯宏定睛一看,居然是许多不见的许嫣然。

  看到许嫣然,冯宏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在住院时,差点就将她骗上床的事情,要不是后来钟洁突然来敲门,冯宏恐怕已经得手了。

  此刻见许嫣然那张妩媚的脸,冯宏原本就已经胀痛得有些难受的下身更是火急火燎,一时间将来找钟洁的事情抛到脑后,一脸急切的说道,“我来找你的。”

  因为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就算医院里的大部分病房里的灯都已经灭了,周围更是一个人影都不见。

  所以冯宏的眼睛根本就没有丝毫掩饰,不断在许嫣然那身亭亭玉立的娇躯上瞄来瞄去。

  许嫣然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么晚了,你找我做什么?”

  许嫣然整体看起来跟一个少妇一般丰满迷人,心性却还像一个少女一样根本就对人性这种东西很模糊,要不然冯宏在住院时,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把她哄骗到手,虽然还没有迈出最后一步,但对于这样表面妩媚,但心思却单纯的女人,冯宏早就已经有了把她征服到胯下的想法。

  冯宏嘿嘿笑道,“有件十万火急的事情想要需要你才能解决?”

  许嫣然半信半疑的看着冯宏说道,“什么事?”

  冯宏叹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是救人的大事了,如果你再不救那个突然发病的病人,很有可能就会造成他一辈子的阴影,我想你作为一名医院的工作人员,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我还在值班呢,走不开。”

  冯宏摇了摇头,“我没说让你离开医院。”

  许嫣然疑惑的问道,“那个病人就在医院里?”

  冯宏郑重的点了点头,“因为那个病人就是我。”

  “你?”许嫣然睁大了双眼,上下打量了冯宏两遍,但怎么看,冯宏都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这种心思单纯的女人,冯宏用下面想都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立刻说道,“快一点,要是过了发病期,我这病就难治了。”

  “你不也是医生吗?”许嫣然还是有些不相信。

  看到许嫣然那身凹凸玲珑的躯体,冯宏再也忍不住,也不顾许嫣然还在追问,就自顾走进外科部的办公室里。

  走到办公室门口,冯宏才回过头对许嫣然甩了甩头,“还不快进来?”

  许嫣然虽然疑虑重重,但看到冯宏的表情不像说谎的样子,只得跟着走进了办公室里,然而当她走进办公室时,冯宏却随手将手关了起来,而且还将门反锁。

  看到这一幕,许嫣然心里顿时生出了不祥的预感,但还没让她作出反应,冯宏就已经一步跨到了她面前,严肃无比的说道,“我这可是急症,快点帮我看看,不然时间拖久了,就惨了。”

  “到底怎么回事?”许嫣然已经开始有些警惕起来,“就算是急症,你关门做什么?”

  冯宏随口答道,“当然是怕别人看到我的身体呗,好了,别废话,快帮我看看再说。”

  直到此刻,许嫣然才终于像是想到了什么,睁大眼睛瞪着冯宏,“你、你又想干什么?”

  冯宏不耐烦的说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你以为我还会像上次一样骗你?”

  许嫣然没有说话,但却依旧警惕无比,看来是默认了。

  冯宏不得已,只得耐着性子轻声安慰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现在真的有急症,如果你继续这么一惊一乍的,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我这辈子就废了,你知道吗?”

  “这么严重?”看到冯宏脸上的急切之色,许嫣然顿时又相信了一分。

  虽然长着那么一副成熟性感的身体,但却跟她的思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冯宏终于知道什么叫胸大无脑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