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送美女
( 本章字数:5806 更新时间:2013-8-6 22:39:00 )

  之前与自己有过节的人几乎都被自己送去牢里吃皇粮了,怎么会有人要对自己下手?

  一时间,冯宏将自己近段时间得罪的人都想了一遍,最后终于把目标定到了王伟与周朋两人身上。

  冯宏之前为了对付冯主任,把刚出牢里出来的赌神康太延请出山,之后更是以赌术为诱饵把两人拉到了自己这边,但冯主任被自己整去坐牢后,冯宏却又出尔反尔,或者说是赌神出尔反尔,直接摆了这两个嗜赌如命的赌徒一道,从此销声匿迹,也只有王伟与周朋这两个还没来得及清理的人才会如此嫉恨冯宏了。

  然而服务员的下一句话却令冯宏诧异了起来,只听服务员说道,“要对付你的那个人,你绝对想象不到。”

  听到服务员这么说,冯宏立刻又皱起了眉头,王伟与周朋两人服务员是见过的,他这么说应该不是冯宏想象中的王伟与周朋两人。

  “究竟是谁?”

  服务员笑了笑,“前几天,你是不是带着一个女人去过另一家宾馆开房?”

  冯宏听到服务员的话,冯宏渐渐陷入了沉思,将这几天来跟自己发生关系的女人想了一遍,终于在片刻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惊讶的看着服务员,“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如果说到另一个宾馆开房,只有苏雅丽与林梦两个人了,而且跟这两个女人有关的人都很有可能要对自己下手。

  林梦现在与刘进豪抱成一团,跟自己进入宾馆里还是自己连哄带骗去的,她有足够的理由对自己下手,现在自己与刘进豪达成了这种协议,如果自己把与她进入宾馆开房的事情透露出来,林梦的如意算盘也就全功尽弃。

  而且能抢自己亲姐姐男朋友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也可以证明这种女人多有狠辣,为了不让自己拆穿这件事情,她确实很有可能是对自己下手的那个人。

  苏雅丽就更不用说了,她老公都追到宾馆去了,如果让苏雅丽的老公发现是自己,肯定也会对自己下黑手。

  见冯宏若有所思的模样,服务员嘿嘿笑道,“因为那个想要对你下手的人找上了我,让我把你的资料透露给他。”

  “什么?”冯宏惊讶的看着服务员,眼中充满了杀意,服务员是干这一行的,只要有钱拿,凭冯宏跟他这种关系,或许只差没把冯宏哪天穿的是哪种颜色内裤的消息都透露出去了。

  一想到这里,冯宏一把拉过服务员的衣领,一瞬不瞬的盯着服务员,“那你把我的底都给透出去了?”

  服务员似乎早就想过冯宏会有这种反应,在冯宏将他拉到近前时,急忙开口道,“没有,绝对没有,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快放开我。”

  听到服务员的话,冯宏才半信半疑的放开了服务员,“如果你敢骗我,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服务员整理了一下被冯宏弄乱的衣服,才缓缓说道,“我既然会把这个消息告诉你,自然不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我在接到消息时,就一直在等你的到来,如果你这两天还不来,我都准备打电话找你了呢。”

  冯宏点了点头,“好吧,回到正题,究竟是谁要对付我?”

  服务员神秘的笑了一下,“前几天你不是带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去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开过房吗?你在开房的时候是不是得罪了那个宾馆的服务员?”

  “你是说是那个服务员?”

  听到服务员的话,冯宏才恍然大悟,没想到这次自己又猜错了,不过也不怪冯宏会猜错,刚才服务员都说绝对是冯宏意想不到的一个人。

  那天带着林梦去那个冯宏都记不起名字的宾馆开房时,冯宏确实为难了那个服务员一番,不仅之前对他的讹诈出口威胁,而且在那名服务员送来饭菜后,更是赖帐走人,没想到要对自己下黑手的人居然是这个一个声名不转的人?

  听到冯宏的话,服务员重重的点了点头,“不错,就是他。”

  “你怎么知道他要对我下手?”

  服务员笑了笑,“因为我们早就认识,也是他让我帮忙打听你的消息,让我把你的所有资料告诉他,好找人对你下手。”

  听到这里,冯宏再次一把将面前的服务员拉了过来,低声喝道,“你们认识?”

  猝不及防之下,服务员顿时被冯宏拉得撞到了收银台的边缘上,痛得他直眦牙裂嘴,不过他似是知道冯宏在想些什么,立刻解释道,“你先听我说,我们虽然认识,但我能把这个消息卖给你,就不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

  狠狠的拍了拍桌子,冯宏缓缓放开了服务员,“那他既然让你打听我的消息,如果你不把我的底抖露出来,他又怎么会找到办法对我下手?”

  服务员简直有苦说不出,已经两次被冯宏动粗,他却只能忍着,但为了洗清冯宏对自己的怀疑,他只能继续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虽然我们两早就认识,但也只是职业上的朋友,而且不用我说,他就知道你在小宁医院工作,他如果要掌握你的底细,随便找个人打听一下就够了,之所以找我,也是因为我在小宁医院附近工作,而且是免费的,根本就不给我任何报酬,所以……”

  听到这里,冯宏才渐渐放松了下来,“好吧,我就暂且相信你一次。”

  服务员抹了把冷汗,又继续说道,“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追问我这件事情,我都以正在调查中搪塞他,但就在昨天,他似乎等不下去了,让我把他找来的人安排在这里,随时准备对你下手。”

  冯宏皱了皱眉,“那他找来的人什么时候到?”

  服务员嘿嘿笑道,“今天晚上。”

  “什么?这么快?”冯宏也一时间被这样的消息震慑住了,虽然他不害怕这些社会地痞流氓,但他毕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如果被人下黑手,确实是一件令人很头疼的事情。

  服务员点了点头,“嗯,这个消息应该值五千块钱了吧?”

  冯宏没有心情跟服务员扯这些话题,不耐烦的催促道,“嗯,如果这件事情确实是真的,这个价钱也算物有所值,不过要让我看到真凭实据,只凭你一张嘴在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还有些什么就快说。”

  服务员阴笑道,“证据是吧?今晚那些人来这里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那个宾馆的服务员你应该有印象的吧,他今晚也会一起来,到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他了。”

  冯宏还是不相信,“如果是你联合他一起骗我的呢?”

  服务员翻了个白眼,“你这样说真的让我为难了,不过你可以不相信我,我也可以把这些钱都还给你,但以后都不会再给你提供任何线索。”

  被服务员这么一反击,冯宏还真的萎靡了下来,“好吧,我暂且相信你,那今晚我倒是要来看看,他都带了些什么人。”

  听到冯宏的话,服务员立刻点了点头,“嗯,那我等一下给你打电话。”

  与服务员继续商议了片刻,冯宏才向楼上走去。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冯宏表面上虽然装得镇静,但心里却泛起了滔天大浪,这样的事情除了之前小燕的男朋友对他干过之外,他还是第二次遇到,如果不是服务员贪财,他或许真的要莫名其妙栽在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手里。

  一边往楼上走去,冯宏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应付这一切的办法。

  不过思来想去,冯宏除了报警一途,还真找不到任何可以摆平这些人的办法。

  前次倒是有苏雅丽帮忙,但这一次冯宏不可能再找到苏雅丽,虽然之前就曾经因为苏雅丽认识了那个叫魏强的局长,但冯宏还是知道魏强之所以帮助自己,大部分的原因还是看在苏雅丽的面子上,这次没有了苏雅丽在场,冯宏还真不知道魏强这个对自己敌意颇深的人还会不会像上次一样帮助自己。

  直到冯宏走回了开的单人房面前,冯宏还是没能想到什么好的办法,不过既然已经早就有了预防,冯宏也安心了许多。

  此刻林月茹还在房间里,冯宏自然不想因为这件事情破坏了自己与她的最后一次见面,所以在进入房间之前,冯宏将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抛到脑后,才打开了房间的门。

  然而刚刚走进房间里,却哪里还有林月茹的身影?整个房间空荡荡。

  冯宏皱了皱眉,第一反应还以为林月茹只是上厕所之类的,然而走到床边时,却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张显眼无比的A4纸,那张纸上写了一行字。

  冯宏两步跨到床头柜前拿起纸一看,只见纸上写着,“冯宏,虽然之前我一直很恨你,恨你胁迫我做那种事,但在你告诉了我那些真相后,我对你的那些恨意也随之消散,刚才你也问过我是否对这里还有所留恋,其实我很想说有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但我知道你心里从一开始根本就只是把我当成了泄欲工具,你为我在财务部找的那份工作恐怕也是因为你夺了我身体的原因吧,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心里真的不再恨你,而且,我也希望十年后能够带个小孩回来跟你相认,真的。”

  纸上的字到此也就结束了,冯宏之前对林月茹的离去虽然有些失落,但也仅仅只是有些失落而已,根本就谈不上恋恋不舍,然而看到这纸上的字后,冯宏的心里居然无由来升起一股莫名的空落感。

  二话不说,冯宏将纸随意一扔,立刻掏出电话拨出了林月茹的号码,刚才自己就一直在收银台那里跟服务员谈那件事情,一直都没有见到有人出去过,林月茹此刻应该还在宾馆里,只是不知道藏到了哪个角落里而已。

  然而冯宏刚刚拨打出电话,电话里就传来了“您好,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的提示音。

  “这女人怎么说走就走?”无奈之下,冯宏只得放下手机,一屁股坐到床上叹息了起来。

  冯宏没有出去找,因为就算找到了,冯宏最多也只能跟她说一声“再见”,大不了就是再跟她发生一次愉快的事情。

  但该做的都做了,冯宏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去做这种多余的事情,所以不久后,冯宏就离开了客来宾馆。

  此刻冯宏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根本没有心思去顾及太多关于林月茹的事。

  所以在回到医院后,冯宏就径直向放射科走去,因为林梦之前就在放射科当护士。

  不过令冯宏意外的是,找遍了整个放射科,却根本找不到林梦的身影,最后冯宏还是在放射科科长郑爱芬那里才打听到,原来林梦请假了。

  听到这个消息,冯宏不禁咬了咬牙,暗自骂道,“TMD,是不是成心躲着我?”

  不过幸好只是请假,要是直接辞职的话,冯宏还真是想找到她都困难,那样的话,冯宏就只能被动的等着刘进豪的联系了,这可不是冯宏想看到的结果。

  “看来就只能等着林梦来上班的时候,再跟她提这件事情了”,喃喃自语了一句,冯宏才离开了放射科。

  不过才刚刚走出放射科的大门,迎面却走来了一个熟悉的人,孔雀。

  看到孔雀,冯宏嘴角就升起了一丝坏笑,昨晚孔德盛请自己到他家吃饭,居然是想把孔雀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丫头交给自己,冯宏在激动的同时,心里却有些为难。

  如果放在刚进小宁医院的时候,冯宏或许还会的兴奋得不得了,但现在小宁医院里跟冯宏有关系的女人多的去了,如果要冯宏跟孔雀正大光明的来往,不说跟冯宏暗地里交往的女人,就连李兰都不会放过冯宏。

  最重要的是直到现在为止,冯宏连孔雀的最后一道防护门都还没有破开,而孔德盛在小宁医院的身份不低,如果发现冯宏做出什么对不起孔雀的事情,那冯宏的下场可能就有些凄惨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冯宏才越想征服这个内心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小萝莉,远远的,冯宏就露出一脸的笑容,“雀儿,你在放射科工作还习惯吗?”

  一听到冯宏的声音,孔雀的身躯却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当抬头看到冯宏时,孔雀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也不说话,有意无意的绕过冯宏向放射科内走去。

  冯宏知道孔雀有意有避开自己,昨天孔德盛的决定不仅大大出乎了冯宏的意料,更是让孔雀这样害羞的女孩难以接受。

  虽然孔雀似是对自己警惕无比,不过冯宏倒也不在意,一把拦住了往放射科里走去的孔雀,嘿嘿笑道,“你爸都把你交给我了,以后可以乖乖听我的话,知道吗?”

  孔雀避无可避,又惊又怒的说道,“你想干什么?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爸说的不算。”

  “怎么会不算?自古就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爸都已经开口了,我就算再委屈,也会照顾好你的。”

  孔雀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你想得美,现在什么年代了,别跟我提这些,谁要你这样的大色狼照顾?”

  冯宏摇了摇头,仰天长叹道,“别人可以误解我,但怎么连你都这么误解我的话,你让我怎么跟你爸交代啊?”

  “谁要你交待,我自己的事情我作主,我爸不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不知道?”

  冯宏突然心生一计,“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彻底了我彻底了解我,当你真正了解我的时候,你对我的态度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鬼才相信你”,孔雀没好气的白了冯宏一眼,再也懒得跟冯宏这种无赖说话,绕过冯宏向放射科里走去。

  冯宏倒也没有阻拦,只是在孔雀向放射科里走去的时候,冯宏对着她的背影说道,“雀儿,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的。”

  孔雀正在向前走的脚步一个踉跄,下一刻,她再也忍受不住冯宏满嘴胡言乱语,瞬间夺路狂逃,片刻间就消失在放射科的大门口。

  当孔雀的身影消失后,冯宏嘴角再次升起了一丝邪笑,“我看你能拒绝多少次?”

  在回到办公室的路上,冯宏却又被一个突然冒出的人拦住了去路。

  因为这里是个走廊的拐角处,周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那个人忽然从另一边冒出,瞬间将冯宏吓了一跳,然而当看到那个冒出的人时,冯宏的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韩坚?你来这里干什么?”

  韩坚歉意的笑了一声,“冯主任,真是对不住,没想到这样也会吓到您。”

  看到韩坚,冯宏就想到了那天偷拍他和章梅在办公室里快活的事情,这两天如果不是那些事情耽搁着,冯宏早就对韩坚下手了。

  上下打量了韩坚一番,冯宏才疑惑的问道,“你是正好路过这里,还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韩坚见四下无人,才偷偷摸摸的从兜里掏出了两张美照片递给冯宏,满脸淫邪的笑道,“这是我们后勤部的美女,冯主任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想办法把他们弄来您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