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零一章 雪中送碳
( 本章字数:5705 更新时间:2013-8-16 17:55:00 )

  见自己今天无法逃出冯宏的魔爪,齐双双也没有再继续往后退,因为她身后已经抵在了墙上,根本就退无可退,片刻后,齐双双终于像是认命了一般,缓缓闭上了眼睛,双手虽然将身后的窗帘布抓得快要破了,但身躯却再也没有动弹,似是在等待着冯宏的肆意凌辱。

  然而在齐双双闭上眼睛的刹那,冯宏的脚步却没的再继续往前迈出。

  看着眼前这个看似不甘到了极点、却又不得不接受自己胁迫的清纯少女,冯宏心里的同情心遏制不住的迸发而出,很快就将那股邪念压制了下去。

  尤其在看到齐双双脸上那副眼镜时,冯宏心里更是闪过一丝莫名的疼痛。

  曾几何时,他也曾因为一名跟眼前的齐双双戴着同样眼镜的少女如痴如醉,那是他曾经可以用生命去交换的一段恋情,虽然以此刻成熟的心性,那段曾经让自己变得无比疯狂的恋情是多么的可笑与无知,但尽管有多不屑一顾,冯宏在隐约间居然还会感觉到一阵阵刺痛。

  仅仅只是因为这么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原因,竟然令冯宏刚刚还狂热无比的邪念就此消散得干干净净。

  直至过了许久,齐双双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然而当她睁开眼睛的刹那,冯宏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自己的面前消失。

  诧异之下,她举目向其它地方看去时,只见此刻的冯宏已经坐在房间里一张桌子旁静静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恍惚间,齐双双竟感觉冯宏那张线条似的侧脸有一种与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沉稳和萧瑟,似是经历了无数风浪的沧桑老人,但那张脸分明是那么的英气逼人。

  尤其在这一刻,齐双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那个一直还想将自己保守了二十几十年的清白之身夺去的人,此刻居然会给她一种非常安全沉稳的感觉。

  “错觉吗?”齐双双下意识的在心里暗暗问了自己一句。

  然而还没等齐双双从呆滞状态反应过来,冯宏就已经转过头来,但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淫邪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郑重,“别害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听到冯宏这句话时,齐双双感觉就像在做梦一般,一点真实感都没有,捏大腿这种动作虽然只是小娃娃才做的荒唐事,但此刻的齐双双居然暗自狠狠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直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来,齐双双才彻底清醒。

  “这不是梦。”

  虽然齐双双的声音很小,但冯宏还是听到了,不过此刻的冯宏根本就没有心情与眼前这个看起来清纯无比的小妮子调侃,继续说道,“对了,你刚才说条件我答应了,你们不是很急吗?去找份合同来,我们马上签。”

  齐双双难以置信的看着冯宏,“你、你说什么?”

  冯宏皱了皱眉,“你是不是不想签了?”

  冯宏的这种前后变化对于齐双双来说,无疑像是破开荒的事情,急切之下,齐双双说话都有些口吃起来,“不不不、签。”

  “什么?不签?”冯宏忍俊不禁,但却故意作出一脸诧异的样子,“如果不签我就走了。”

  说着,冯宏还真的起身准备向外走去。

  然而冯宏刚刚起身,却被反应过来的齐双双蹿过来一把拉住,只见齐双双脸上布满兴奋之色,抓着冯宏的手是那么的紧,直到冯宏痛呼出声后,她才幡然醒悟过来,急忙松开冯宏的手,“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冯宏在心里叹了口气,“唉,虽然也是我的任务,但就做回大好人吧。”

  不过心里想归想,冯宏却大气的说道,“那我们走吧,我想你爸应该着急了。”

  “去、去哪里?”齐双双还是有些担心。

  冯宏翻了个白眼,“你还担心我对你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齐双双急忙摆手道,“没有没有,要是你做的话,刚才就已经做了,我相信你是个好人。”

  “好人?”冯宏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难道你刚才看我的样子像好人吗?”

  直到现在,齐双双才从刚才阴霾之中渐渐活泼起来,呵呵笑道,“虽然刚才我很害怕,但至少你没有那样做,虽然我不知道刚才你为什么没有……那样对我,但无论如何,你已经答应购买我们的药品,就是拯救了我们喜乐乐制药厂,拯救了我们厂里的所有工人,我如果还敢怀疑你,就天理不容了。”

  冯宏抹了把冷汗,要不是刚才自己莫名其妙的想起N多年前的某人,现在的齐双双可能已经被自己糟蹋了。

  “好了,不说这些,你爸爸应该还在等着我们呢,我们还是快走吧。”

  齐双双兴奋的点了点头,也不顾刚才冯宏还一直想要夺她清白,一把拉着冯宏的手就向楼下跑去。

  冯宏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才自己碰她一下都有那么大的反应,此刻却主动拉着自己的手,看来每个女人都不一样啊,而且对付的方法也要不一样才行,有时候太过猛烈只会适得其反。

  虽然想通了这一点,但冯宏心里却没有准备要放过眼前的妙人儿,因为冯宏又想到了其他办法,硬的不行,来软的。

  奔出了宾馆后,齐双双打了辆车,叫冯宏上车后,齐双双对司机说道,“去洪桥新区。”

  司机点头,不再耽搁,一踩油门,轿车顿时就飙了出去。

  “洪桥新区是什么地方?”当车子飙出去时,冯宏诧异的问道,“你们喜乐乐厂应该不是这个地方吧?”

  齐双双脸上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意,“当然不是,那是我家,我爸爸现在应该在那里。”

  冯宏更加疑惑了,“你爸爸刚才不是处理事情去了吗?怎么没在厂里?”

  一说到这件事情,齐双双刚刚升起的笑容顿时又暗淡了下去,“那些要债的人都嫌我们厂里的气味难闻,所以一般时候都不会去厂里,而是直接去我家。”

  冯宏恍然大悟,之后却没有再问什么,只要去了齐双双的家就一切都明白了。

  二十几分钟后,冯宏终于与齐双双来到了一条居民楼下,这里的房屋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但外面破旧不堪,就连最高的楼才有五层。

  看到这一幕,冯宏不禁有些疑惑,在冯宏的意象中,齐文成再怎么说也是一位大制药厂的老板,他的家应该像苏雅丽那栋别墅一样豪华才是,但这里却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老板住的地方。

  “你家就住在这里?”

  看到冯宏脸上的疑惑,齐双双点了点头,“是啊,自从喜乐乐制药厂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我爸早就把原来的别墅变卖了,后来就搬到了这里。”

  冯宏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跟着齐双双向楼上走去。

  刚刚走到二楼,齐双双就已经停下了脚步,也不敲门,径直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楼梯边上的一道门。

  刚刚打开的刹那,里面顿时传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齐老板,当年你是怎么承诺我们的,说三年内一定把欠我们的钱还清,现在呢,你不但没有让你的药厂有所改变,生意还越来越差,你让我还怎么相信你,不行,今天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

  这个声音方落,齐文成陪笑般的声音继续传来,“刘老板,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现在正在谈一桩大买卖,只要这桩生意谈成,我过几天就可以把欠你的五十万还给你,你看我……”

  “不行”,话还没说完,那名叫刘老板的人就开口打断了齐文成的话,“我没有那么多耐心,你都拖了三个月了,如果还不给我,你让我怎么办?我的工人也要吃饭的。”

  听到这些谈话声,冯宏更加明白了喜乐乐制药厂此刻的处境,难怪刚才齐双双会甘愿忍受让自己凌辱也要跟自己签订那份买单。

  不过冯宏与齐双双开门进屋的声音也引起了正在谈话那些人的注意,见冯宏与齐双双进来,齐文成与那位刘老板也停止了交谈。

  刚刚进屋,冯宏就向周围打量了一圈,这个房间跟一个普通家庭住的房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普通的装饰,普通的家具,甚至客厅里的沙发都有些破旧。

  不过当冯宏看到沙发上的人时,顿时有些想笑。

  因为除了刚才见过一面的齐文成之外,齐文成的对面还坐都着一位长相古怪的中年人,这名中年人身材矮小到了极点,如果不是正面对着冯宏,冯宏还以为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娃娃,最重要的是他那张凹凸不平的脸,就像是被千刀万刮过一般,令人第一眼看到都觉得有些恶心。

  见冯宏跟着齐双双进入房间内,齐文成顿时兴奋的从沙发上站起身,笑容满面的说道,“冯主任,没想到居然跑到寒舍来,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快快请坐。”

  冯宏也没有客气,只是客套的回了一句之后,就在齐文成侧边那个沙发坐了下来。

  将冯宏像迎宾一样迎坐下后,齐文成才看向一直站着的齐双双,有些不快的说道,“双双,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好好招待冯主任吗?你怎么把冯主任请到我们这个简陋的家里来了?”

  齐双双还没说话,冯宏就客气的说道,“齐老板不要怪双双了,是我要求要来看看的。”

  冯宏的称呼中从刚才的“齐大小姐”无意中变成了“双双”这样亲昵的称呼,自然是冯宏有意而为之,既然迟疑都要把齐双双搞到手,那么亲近是最基本的一步。

  齐文成似是也听出了冯宏话中对齐双双的称呼似乎有些不一样,诧异的看了冯宏一归服,又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齐双双,才笑道说道,“好吧,既然都已经来到这里,就不要客气,只是让冯主任受委屈了。”

  冯宏摆了摆手,“哪里的事,只要齐才板不怪我打扰我就已经开心了。”

  就在冯宏与齐文成客套的时候,坐在沙发上闷不作声的刘老板终于再次不耐烦的开口,“我说齐老板,我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清楚楚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能给我个明确的答复?”

  看到眼前这名矮子,冯宏第一印象就特别不好,现在听到他这种没有礼貌的话,冯宏更是直接在心里给他印上了一个“坏人”的标签。

  正在跟冯宏客套的齐文成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刘老板,实不相瞒,我们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钱还给你,要不过几天吧。”

  “什么?还要过几天?”刘老板那张如蛆虫般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今天我既然都已经到了你家里,你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一个答复,而且时间不能太长,不然我们只能法庭上见了。”

  就在齐文成为难之际,冯宏却已经开口了,“这位是刘老板是吗?”

  刘老板诧异的看了冯宏一眼,“是啊?你又是谁?”

  听到刘老板如此不客气的回应,冯宏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狗娘养的,还一个老板,说话居然像满口喷粪一样。”

  不过想归想,冯宏脸上却升起了和善的笑容,“刘老板,我马上就要喜乐乐制药厂做一笔交易,只要我们完成这笔交易,我想他的钱应该能还你了,所以还请你别在这里继续碍手碍脚。”

  刘老板既然都那么不客气,冯宏也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立刻出口还击。

  不过冯宏虽然无所顾忌,但作为主人的齐文成顿时就慌了起来,眼前的这两位都是他此刻得罪不起的人,谁把气撒到他身上对喜乐乐制药厂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两位有话好好说,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两位多多包涵。”

  冯宏听后顿时皱了皱眉,他本意确实有觉得这个刘老板有些过份,想替齐文成出口恶气,没想到齐文成居然会两不相帮。

  不但冯宏,就连站在一旁的齐双双也看不下去了,走到齐文成面前解释道,“爸,冯主任已经答应购买我们的药品了,我们来这里是想打印出一份合同,正式签约的。”

  “哦?”齐文成也诧异的看了冯宏一眼,刚才在听冯宏说的时候,他原本还以为是冯宏为了帮他们说的谎,因为以刚才冯宏在酒桌上的表现,似乎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同意与他们签约,直到齐双双当面说出来后,他才半信半疑的看着冯宏问道,“冯主任,这是真的吗?”

  冯宏点了点头,“当然,而且这次跟你们购买的数量比之前的都要多得多。”

  听到冯宏亲口说出来,齐文成就算是个快要接近老年的中年人,此刻也禁不住兴奋得颤抖了起来,似是喃喃自语一般,“好、有冯主任这句话就好。”

  坐在沙发上的刘老板见冯宏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脸上顿时有些难堪,他今天如此为难齐文成,原本就是想逼他把厂卖给自己,没想到冯宏从中硬插一手,让他的计划全都落空,在尴尬的同时,看向冯宏的双眼也充满了敌意。

  冯宏自然是发现也刘老板眼中对自己的敌意,不过冯宏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孤身一人,而且又不在这个市里,过几天自己就要回小宁医院了,就算在这里得罪什么人也不用担心,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人就是。

  有了冯宏的承诺,齐文成的语气也变得强硬了起来,“刘老板,你也听到了,这样吧,最多后天,我就可以把钱还给你,如果没什么事,我就不送了。”

  齐文成已经发出了逐客令,刘老板就算脸皮再厚,也在这里呆不下去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深深看了冯宏一眼,才起身离开了这里。

  齐文成冷冷的说了一句,“刘老板,恕不远送。”

  在齐文成说出这句话时,正在向外走去的刘老板身躯颤抖了一下,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却还是被几人看到了。

  尤其齐双双,在看到吃瘪后的刘老板颤抖的动作,顿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刚刚走到门口的刘老板听到齐双双的笑声,回头狠狠的又瞪了一眼冯宏,才最终甩门而去。

  直到刘老板的身影消失在齐文成的家里,齐文成才一脸感激的对冯宏说道,“冯主任,今天多亏你了,要不然这刘老板已经逼上门来好几次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绝他才好。”

  冯宏摆了摆手,他今天跟齐双双来这里纯粹只是为了签订合同而已,所以也没有继续在这种话题上深谈下去,开门见山的说道,“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们还是先把合同签了吧。”

  齐文成哪里会不同意,冯宏对于他们喜乐乐制药厂来说,可是救命稻草,冯宏的这个订单可谓是雪中送碳,来得太及时了。

  不用齐文成吩咐,齐双双已经走到客厅里的一台电脑旁打印合同去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