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二十章 我没你想象中那么残忍
( 本章字数:5430 更新时间:2013-8-28 8:38:00 )

  冯宏立刻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般,“当然当然,你放心,我对女人一般都很温柔的。”

  话刚说完,冯宏再也忍不住,像头饿狼一样扑了上去,动作与刚刚说的话完全相反,冯宏的动作粗暴到了极点,刚刚一上来就像强暴一样猛扒刘小贝的衣服。

  只听“咝”的一声,刘小贝胸前的衣服应声而开,然而几颗纽扣却也应声而落。

  被冯宏这么一弄,刘小贝迷离的双眼恢复了一丝清明,一边推搡着冯宏一边说道,“你刚才不是说很温柔的吗?现在怎么……”

  冯宏没有说话,因为他用动作回应了刘小贝的问题。

  刘小贝虽然竭力在反抗,但那种手无搏鸡之力的力气又怎么会被冯宏放在眼里,而且再加上喝了那么多酒,此刻刘小贝浑身无力,推搡着冯宏的双手就像欲拒还迎一般,只是片刻间,就将刘小贝上身的衣物给扒了个干干净净,就连内衣也不例外。

  在那两个椭圆罩杯被冯宏揭开的刹那,一对坚挺的雪白玉峰顿时弹跳了出来,虽然比冯宏上过的其它女人小了一号,但却弹性十足。

  冯宏的手刚刚握上去,刘小贝的口中顿时就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啊……冯、冯主任,不、不要。”

  喝醉的是刘小贝,冯宏可还清醒着呢,冯宏只是嘿嘿一笑,也不顾刘小贝拒绝,就再次将刘小贝的裤子也脱了下来。

  当将刘小贝的裤子脱下来的刹那,冯宏瞬间往两腿间那片芳草地看去,一看之下,只见那片芳草地却已泛滥成灾,湿润了一大片,冯宏吃惊的说道,“小浪货,你还在装,是不是早就已经春情荡漾了?”

  刘小贝确实已经迷糊了,但听到冯宏这句话,她还是羞得偏过了头去,不再与冯宏对视。

  冯宏嘿嘿笑道,“我现在就见识见识你有多大的诚意。”

  说完,冯宏迅速将自己的衣物脱了个干净,而后现也顾不得做什么前戏,强行扒开刘小贝紧闭的两条嫩白月腿,而后立身一挺,早已昂首挺立的小冯宏便欢快的冲入了渴望已久的潮润隧道中。

  “啊……”小冯宏才刚刚进入,刘小贝顿时就痛得惊呼了一声,就连刚才迷离的双眼也睁大了起来,扭曲着脸一边用力推着冯宏一边说道,“快、快拿出去,你那个太大,会把我下身胀破了的。”

  冯宏也有些惊讶,或许刘小贝还真是个处女,不然不可能会这么紧,一时间,冯宏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喘息声。

  虽然这里是餐馆,但隔音效果确实不错,就算在隔壁,也很难听到冯宏这一间里的声响,除非像刚才刘小贝那声一百二十分贝的尖叫,有可能才会被其他人听到,不过即便听到,应该也不会有人管,因为这里既然设得有包间,就是默许客人在包间里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看着刘小贝痛得扭曲的脸,冯宏却没有丝毫同情之心,收回握住那对玉峰手,强行将刘小贝的双手拉开,而后继续卖力的耸动着自己的下身。

  片刻后,这个包间里就回荡起了刘小贝既痛苦,又快乐着的呻吟声,不过或许是因为第一次的原因,两人都有些紧张,尤其是刘小贝某个地方,更是紧张得冯宏举步唯艰。

  所以这场大战只持续了二十几分钟,冯宏就在一股激流之中软倒在了沙发上。

  虽然有些疲惫,但冯宏还是没忘抬眼向刘小贝的私处看去,然而当冯宏彻底看清那里的风景时,只见那里已经泛滥成灾,而那片汪洋却呈现出一片血红之色。

  “果然还是个处女”,吃惊之下,冯宏喃喃自语了一句。

  以刘小贝这种身姿,无论放在任何地方都是许多男人抢破头的绝色美女,如果说身边没有任何追求者,肯定是假的,但偏偏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得早,这是自古以来的惯例。

  距离得如此之近,冯宏的声音虽小,但还是被刘小贝听去了,刘小贝一时间也不顾筋疲力尽的身体,强撑着爬了起来,举起手就往冯宏身上招呼,一边拍打着冯宏一边恨声说道,“你这个混蛋、色狼加流氓无赖,身体都给了你了,居然还敢怀疑我不是处女?”

  刘小贝此刻已接近虚脱,虽然竭力拍打着冯宏,但那种感觉就像给冯宏按摩一样,冯宏理都没理一下,只是嘿嘿坏笑道,“不亲身体验一下,我怎么知道你是清白的,现在好了,终于证明了你是清白的,你可以放心了吧。”

  “你……”,见冯宏死皮赖脸的样子,刘小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在刚才那场肉战中,她的酒气也挥发了不少,此刻自然比刚才清明了许多。

  见刘小贝似是没完没了的样子,冯宏终于受不了一把抓住了她的双手,而后翻身而上,将一丝不挂的刘小贝再次压到了身下,“生米都已经煮成了熟饭,你有必要这样吗?”

  听到冯宏的话,刘小贝眼中顿时闪过一层水雾,每个人的第一次都很重要,尤其对于女人,如果是自愿的还好,但像冯宏这种威逼加利诱才得逞的第一次,更是让刘小贝委屈到了极点,双手也没有再继续挣扎,片刻后眼中的水雾就渐渐变成了泪水从眼角流淌了下来。

  看到刘小贝终于哭了出来,冯宏皱了皱眉,放开刘小贝的双手后,才说道,“好了,你身上又没少一块肉,哭什么哭?”

  此话一出,刘小贝那张原本渐渐变得黯然的脸顿时变得怒发冲冠,“你说什么?”

  看到刘小贝又要发飙,冯宏急忙从刘小贝身上跳开,而后捡起自己的衣物开始穿戴起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说道,“好了,我现在还有事情,以后如果你还想拼酒,我一定奉陪到底。”

  冯宏沉默也就罢了,偏偏再说出这么一句更加刺激的话,顿时将赤身**的刘小贝彻底刺激得发狂了,她再也不顾自己一丝不挂,从沙发上弹跳起身后就向冯宏直扑而去。

  冯宏此刻正在另一边的沙发穿裤子,然而裤子刚刚套到自己的脚上,就看到刘小贝扑向自己,情急之下,冯宏想也不想就准备跳开,这一跳之下,刚刚套到脚上的裤子一拉一拌,冯宏不但没能成功避开,而且还直挺挺的倒向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而此刻的刘小贝正好扑到冯宏身上,没有丝毫意外,两人再次零距离接触的倒在了沙发之上。

  再次与刘小贝零距离接触,冯宏心里顿时又腾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刚刚被扑灭的欲火顿时又毫无征兆的蹿了出来,而胯下身经百战的小冯宏也第一时间响应了冯宏号召,立刻就昂起了高高的头颅。

  刘小贝此刻虽然恨不得狠狠咬上冯宏几口,但感受到冯宏下身撑起的巨柱时,她再也不敢继续在冯宏身上逗留,刚才冯宏已经将她弄得个半死,如果还让冯宏继续征伐一次,她这条命可能就真的要没了。

  惊惧之下,刘小贝急忙闪身跳开,而后也像刚才的冯宏一样,拿起自己的衣物开始穿戴了起来。

  然而此刻的冯宏已经被勾起了欲火,哪里还能让刘小贝成功穿上衣服,要是让她成功穿上衣物,再想脱下来可就难了。

  下一刻,冯宏直接将穿到一半的裤子再次脱了下来,对自己下身昂首挺立的小冯宏暴露在空气中也没有丝毫羞耻之意,再次反身向刘小贝走去。

  看到冯宏向自己走来,刘小贝脸上闪过一丝惊恐,慌乱的说道,“冯宏,不要,我投降了,你放过我吧,再来一次我就要被你弄死了。”

  冯宏哪肯罢休,嘿嘿笑道,“哪会那么容易死,大不了重伤。”

  刘小贝是真的怕了,再也不顾穿上衣物,在冯宏还没得手之前,就已经蹿到门手,做出随时要一把拉开门的趋势,看向冯宏又似哀求、又似威胁的说道,“你别过来,要是你再过来的话,我就开门跑出去。”

  冯宏抹了把冷汗,“至于这样吗?我又强迫你什么。”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看到刘小贝脸上那丝孤注一掷的神色,冯宏还真有些担心她会跑出去,如果她就真的这么跑出去,别说刘小贝,明天自己也得跟着上头条新闻。

  所以冯宏也没敢继续向前逼去,只是留在原地劝说。

  见冯宏停了下来,刘小贝才松了口气,但却依旧警惕的看着冯宏,“今天就到此为止,你退回去,我就在这里穿衣服,要是你敢过来,我马上就打开门冲出去。”

  冯宏翻了个白眼,一脸无辜的说道,“好吧,我也只是想跟你继续温存一下,又没想真把你怎么样,我没你想象中那么残忍。”

  “你……”,刘小贝伸手指着冯宏,却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冯宏刚才那么暴力,此刻却又作出一副无辜的模样,令刘小贝简直恨欲狂,但面对冯宏这种流氓加无赖的样子,她又丝毫没有办法。

  跟刘小贝对峙了这么一阵,冯宏的欲火也渐渐消散了下来,缓缓退到刚才那个沙发上,捡起自己的衣物开始穿戴起来。

  刘小贝见冯宏自己先穿起了衣物,才终于松了口气,就站在门口穿起了衣服。

  片刻后,两人都已经穿戴整齐,然而冯宏刚刚起身,刘小贝就迅速一把将门打开,作出一副冯宏如果还敢过去,她就准备往外跑的动作。

  看到刘小贝这种动作,冯宏只能摇头苦笑,“我们都穿好衣服了,用得着对我那么警惕吗?”

  刘小贝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以前不知道,现在终于了解了你这个大色狼,再不防备,接下来几天我就可以不用上班了。”

  冯宏一时没想明白,诧异的问道,“为什么?”

  看到冯宏脸上那丝疑惑的表情,刘小贝只差没一头栽倒在地,再也忍受不住冯宏这种拌猪吃考虑的无辜模样,破口大骂道,“冯宏你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我、我……”

  但“我”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可以把冯宏怎么样的法办,最后跺了跺脚,才色厉内荏的说道,“我要杀了你。”

  看着刘小贝在原地跺脚,冯宏叹了口气,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好吧,你什么时候准备好,什么时候来杀我,如果能在床上杀死我的话,我更期待。”

  刘小贝真的没有话说了,直到现在,她算是终于领教冯宏有多无耻。

  就在刘小贝陷入呆滞状态时,冯宏已经来到她面前,向外看了一眼,见外面没人后,迅速伸出手在刘小贝那对刚刚被自己开发过的双峰上捏了一把。

  在刘小贝没反应过来之前,冯宏瞬间夺路狂逃,没跑出几步,身后便传来了刘小贝愤怒的喝骂声,“冯宏,我跟你没完……”

  冯宏就当作没听到一般,头也不回的奔到了收银台,买单之后,才走出了喜相逢餐馆。

  不过在走出喜相逢宾馆后,冯宏却一直在车里等了几分钟都没见刘小贝出来。

  冯宏不禁疑惑起来,“难道因为刚才的大战走不动了?”

  想到这里,冯宏就立刻下车,准备向餐馆里走去,然而刚刚打开车门,就看到一瘸一拐的刘小贝缓慢的从餐馆里走出来。

  看到刘小贝的模样,冯宏不禁有些想笑。

  渐渐向院长专用车走来的刘小贝见到冯宏脸上忍俊不禁的表情,双眉顿时又倒竖了起来,低声喝道,“有什么好笑的,不准笑!”

  不生气还好,看到刘小贝那张因为疼痛而扭曲的可爱模样,冯宏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看到刘小贝那张原本就铁青的脸再次绿了一分,冯宏急忙说道,“要不要我去扶你?”

  刘小贝狠声说,“去你的,谁要你扶?”

  冯宏没有再勉强,现在他可是不敢再惹怒眼前这个看似温柔无比,实则是个彪悍无比的女人,所以冯宏就一直坐在驾驶室里等。

  见冯宏真的没有来扶自己,刘小贝顿时又咬了咬,恨恨的嘀咕道,“没良心的东西,把我弄成这样居然还冷眼旁观。”

  冯宏抹了把冷汗,这些话他自然听到了,但即便心里有万般委屈,冯宏也只能沉默了,谁让自己上了一个这么彪悍的女人呢?

  径直打开车门,冯宏迅速走了过去,恭恭敬敬的像迎接皇后一般将刘小贝迎上了车,才陪笑着问了一声,“你没事了吧?”

  被刘小贝瞪了一眼之后,冯宏再也没有说话,直接选择了沉默,而后专心开着自己的车,一路向小宁医院飙去。

  因为距离过远,即便是开车,从喜相逢餐馆到达小宁医院也需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所以冯宏还没来到小宁医院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快要到达小宁医院的时候,刘小贝却让冯宏停下了车。

  冯宏听话的将车停到了路旁,才开口问道,“你又想做什么?”

  刘小贝没好气的瞪了冯宏一眼,才说道,“你难道想让大家都知道我跟你的关系?”

  冯宏恍然大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好吧,虽然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为了保持我们之间的清白关系,我们还是分道扬镳吧。”

  早已见识过了冯宏的无耻,刘小贝这次再也没有跟冯宏计较,径直下车后,才强撑着作出一副没事的样子一步步向小宁医院走去。

  直到看着刘小贝走远,冯宏才开着车进入了小宁医院内。

  然而还没有停下车,手机却响了起来。

  冯宏掏出手机一看,竟是卫英打来的。

  看到卫英的号码,冯宏才想起今天答应过卫英下班后去她那里找她的,后来偶然遇到刘小贝,居然把这事给忘了。

  想到这一点,冯宏心里不禁有些愧疚,刚一按接听键,冯宏就立刻说道,“我刚才有些事情,不过现在已经办完了,我现在马上去你……”

  但冯宏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卫英兴奋的声音,“今天就算了,明天再来吧,我要出去见一个朋友。”

  听到卫英的话,冯宏不禁诧异的问道,“见一个朋友?哪个朋友?难道又是你道上那些朋友?”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