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阴谋婚姻
( 本章字数:5772 更新时间:2013-9-2 21:12:00 )

  前任院长老婆的名字叫任丹丹,现在居住的地方在洪海市。

  看到洪海市这个地方,冯宏心里不禁想起了太福制药厂的张雨和喜乐乐制药厂的齐双双,这两个女人也跟自己发生过关系,这次要说服前任院长的老婆任丹丹,冯宏少不了又要往洪海市走一趟,只要到了洪海市,冯宏也不怕寂寞了。

  为了确认任丹丹的电话是否为真,冯宏立刻用自己的手机给任丹丹打了个电话。

  令冯宏惊喜的是,电话果然打通了,而且接电话的果然是一个女人,“喂,请问你是哪位?”

  冯宏心里虽然激动,但还是强行压下心里的兴奋,尽管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一些,“你好,请问是任丹丹女士吗?”

  电话里传来了那人女人疑惑的声音,“我是任丹丹,请问你是谁?”

  确认是任丹丹之后,冯宏更是激动,就连声音都不由得高吭了一些,“我是你老公之前在小宁医院的秘书冯宏,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是你?”电话里的任丹丹顿时传来一声惊呼。

  冯宏早就料到任丹丹肯定知道是自己告发她老公,也知道任丹丹肯定恨死了自己,不过冯宏早就想好了对策,在任丹丹还没破口大骂前,冯宏就开口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恨我,但……”

  冯宏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任丹丹的大喝声,“你这个白眼狼,我老公之前那么信任你,对你那么好,你居然恩将仇报?”

  冯宏早就料到任丹丹会这么说,不过这些话冯宏只当是耳边风,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冯宏也忍了,还没等任丹丹的话说完,冯宏就再次开口打断了任丹丹的话,“好了,我跟你说正事吧,我之所以打电话给你,是有件跟你老公有关的重要事情想跟你说。”

  提到她老公,任丹丹才停止了对冯宏的喝骂,诧异的问道,“跟我老公有关?我老公都被你告发进监狱里去了,你现在还想怎么样?”

  冯宏平静的说道,“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想不想让你老公出狱?”

  想要说服任丹丹,冯宏也只能从这一点下手,任丹丹虽然曾经背叛过她老公跟刘忠义勾搭成奸,但真正把她养得那么滋润的人,还是她老公,现在她老公入狱,她的生活一定也很不如意。

  就是把握住了这点,冯宏才敢打电话给任丹丹。

  果然,听到冯宏的话,任丹丹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冯宏嘴角升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不紧是慢的重复道,“你想不想让你老公出狱?”

  再次听到冯宏说出这句话,电话里的任丹丹警惕的问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冯宏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想不想就行了,如果不想,我现在就挂电话,以后都不会再骚扰你,但你老公也就只能安心的在牢里呆一辈子,你好好想想吧。”

  此话一出,电话里的任丹丹却沉默了下来。

  冯宏也没有催促,更没有挂电话,静静的等着任丹丹的回复,只要任丹丹现在还没找到另一个如意郎君,还保留着一丝理智的话,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

  果然,片刻后电话里就传来的任丹丹坚定的声音,“想,但你为什么要帮我?”

  冯宏冷笑了一声,“当然有条件。”

  “什么条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何况之前还是冯宏一手将任丹丹的老公送去吃的皇粮,此刻听冯宏亲口说起,电话里的任丹丹也没有感觉到任何意外。

  既然话已经挑明到这种地步,冯宏也没有再继续废话,开门见山的说道,“这样吧,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我们该见一面,而后再祥谈这些事情。”

  电话里的任丹丹质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冯宏嘿嘿笑道,“因为我才是救出你老公唯一希望,之前我亲手把你老公告发,如果我想些办法,再收回那个控诉,你老公就算不能恢复之前院长的身份,应该也能释放。”

  “你还想骗我?”电话里的任丹丹根本就不相信冯宏的话,继续说道,“你以为你收回那些控诉就行了吗?我老公之前的一些底案已经查实,就算你收回对他的控诉,也不会那么轻易得到释放。”

  冯宏摇了摇头,“我现在身为小宁医院的主任,医院里的许多事务还不是手到擒来?为你老公作一些假证,然后再收回控诉,就算不能释放,至少刑期可以减少到几年甚至更短时间,你不会连这个希望都这样放过吧?”

  “那你到底要我用什么来交换,告诉你,钱我可没有”,电话里的任丹丹还以为冯宏要钱,所以冯宏还没有提出要求就首先声明了这一点。

  冯宏倒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不是为了钱。”

  “那你是为了什么?”

  冯宏不耐烦的说道,“在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我想亲自跟你见一面,有什么话我们见面后再说,可以吧?”

  见冯宏不肯说,电话里的任丹丹在沉默片刻后终于点头同意,“好吧,我现在在洪海市,如果要见面的话,你自己过这里吧。”

  冯宏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就算不为这件事情,他迟早也要再去洪海市走上一遭。

  挂了电话后,冯宏嘴角渐渐升起一丝得意的冷笑,喃喃道,“看来事情是越来越精彩了,就是不知道去了洪海市还能不能有什么让我意外的事情发生。”

  因为从这个市到洪海市只有早上才有航班,所以冯宏也只能等到第二天才上路了。

  不久后,冯宏再次找到了吴飞飞,然而当他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时,顿时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因为自己的办公室前挤满了人,都是来应聘的,那些人排成的队伍直接拉到了走廊上。

  抹了把冷汗,冯宏没有理会这些人,径直走到正在为应聘者面试的吴飞飞面前,小声说道,“等停一下,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

  吴飞飞热指了指面前排成串的应聘队伍,为难的说道,“可是……”

  “没有可是,我这事很急。”

  冯宏不再跟吴飞飞多说,转身看向一旁正在做着笔录的胡薇,“这样吧,你来替院长监考一下,我找院长有些事情。”

  胡薇诧异的看了冯宏与吴飞飞一眼,但见吴飞飞都没有拒绝,她才点了点了点头,“可以,但我怕我做得不好。”

  正在冯宏想说“没事”的时候,另一边的吴梦蝶却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如果院长与主任信得过我,就让我来吧。”

  “你……?”冯宏顿时皱起了眉头,他可是知道吴梦蝶是因为什么才到小宁医院上班的,把这种重要的事情交到她手上,冯宏还真有些不放心,吴梦蝶根本就对现在这份工作不屑一顾,冯宏之所以同意她当自己的秘书,最初的想法也是看在她那身撩人欲火的身姿上而已,如果她趁机乱搞一通,岂不是什么样怪人都搞到医院里来?

  正在冯宏准备拒绝之际,吴飞飞却开口了,“嗯,好,就由吴梦蝶来做招聘吧,通过你刚才的出色表现,确实能够胜任。”

  冯宏不禁张大了嘴,但却不好将“实情”说出来,只能硬着头皮沉默了下来,也不顾一旁胡薇一脸的气愤,就径直与吴飞飞走出了办公室。

  当来到院长办公室后,冯宏才开口说道,“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外出,有件事情想拜托你一下。”

  听到冯宏的话,吴飞飞当场就蹙起了眉头,一脸不快的说道,“你这是什么话?还用得着‘拜托’两个字?”

  冯宏心里顿时升起一阵暖流,但此刻却不是跟吴飞飞“谈心”的时候,所以冯宏强忍住了一把将吴飞飞搂进怀里的冲动,郑重无比的说道,“在我外出的时候,你尽可能的做好所有可以帮助我们对付刘忠义的准备,当我回来的时候,或许就是刘忠义告别院长这个身份的时刻。”

  吴飞飞疑惑的问道,“你要去哪里?”

  就在冯宏准备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的时候,办公桌上的座机却响了起来,将冯宏刚刚要说出口的话彻底打断。

  “好吧,你先接电话”,冯宏意兴阑珊的指了指桌上正在发狂的座机,找了张椅子准备坐下。

  吴飞飞也没有耽搁,立刻拿起桌上的电话,“喂,这里是……”

  吴飞飞的话还没说完,似乎就被人开口打断了,只见吴飞飞脸色一阵变幻,有喜有忧,最后只是说了句,“好的,周老板,我一定转达您的意思。”

  冯宏虽然不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但看到吴飞飞脸上那阵变幻不定的神色,再听到吴飞飞提到“周老板”三个字,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当吴飞飞挂了电话后,就立刻开口问道,“哪位股东打来的?”

  吴飞飞怔怔的看着冯宏,不答反问道,“你刚才说你要外出?”

  冯宏诧异的看了吴飞飞一眼,虽然不知道吴飞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却点了点头,“嗯,是啊,我确实要外出,怎么了?”

  吴飞飞叹了口气,“是周礼健打来的,他说你前次出差原本是需要去十几家制药厂采购药品的,但你只去了两家,虽然订购的药品比上一次多,但总量还是没能达到需求,需要你再去跑一趟。”

  “什么?”冯宏当场就睁大了眼睛,“难道还要我把剩下的厂家都跑完?”

  吴飞飞摇了摇头,“不是,太福制药厂与喜乐乐制药厂这次来提供的药品质量比以往都提高了很多,而且价格上也降低了不少,周老板说可以任你选择,如果你懒得和另外的厂家交涉,剩下的药品,可以直接从太福与喜乐乐这两个厂家购买。”

  听到吴飞飞的话,冯宏刚才的不忿顿时转成了惊喜,自己这次不正是要去洪海市见前任院长的老婆任丹丹吗?再加上四位股东的许可,这次肯定能大捞特捞一笔。

  想到这里,冯宏心中激动更甚,一脸兴奋的看着吴飞飞,大笑道,“哈哈,看来真的是天要帮我,我刚才正想跟你说我要去洪海市呢,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么巧的事情。”

  吴飞飞也张大了嘴,“你刚才要跟我说的就是要去洪海市?”

  冯宏重重的点了点头,“不错,因为前任院长的老婆任丹丹就在那里,我正想办法去说服她呢,看来真是一举两得。”

  剩下的事情冯宏没有再参与,他现在要做的是做好出差前的准备。

  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后,冯宏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机场,而后又在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才终于再次来到了洪海市这个熟悉的地方。

  在飞机上的时候,冯宏也曾寻找上次邂逅过一次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空姐,想再次品尝一下在飞机上一“日”千里的美好感受。

  但结果却令冯宏有些失望,或许这次航班的空姐已经换人,冯宏没能得偿所愿。

  下了飞机后,冯宏直奔上次与周倩一起住过的慰安五星级酒店。

  刚刚在酒店里安顿下来,冯宏不禁想起了上次与张雨在这个酒店里发生的那些暧昧场景,冯宏并没有急着去见任丹丹,而是先给张雨打了个电话。

  然而令冯宏又惊又怒的是,张雨却告诉了冯宏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她已经在冯宏前次离开不久后就与金世轩结婚了,虽然还没有举行婚礼,但却办了结婚证,现在是太福制药厂老板金世轩合法妻子。

  知道了这个消息的冯宏气极败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之前与张雨私底下达成的那个协议就算是作废了,张雨与金世轩如果真的成为了夫妻,作为金世轩的妻子,张雨不可能再做出任何对太福制药厂不利的事情。

  然而是冯宏稍微有些欣慰的是,张雨在知道了自己来到洪海市后,说会私底下见自己一面,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

  不久后,一身性感装束的张雨再次出现在了冯宏所住的那个房间里。

  今天的张雨一如既往的一件白色的长T恤,只堪堪遮住了两腿间那片最隐秘的地带,两条修长嫩白的大腿自T恤的衣角伸出,那张圆润的脸上光滑细嫩,似是能捏出水来一般,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那么妩媚性感。

  不过此刻的冯宏却没有心情注意这些,虽然两只眼睛还是在那片衣角下扫来扫去,但嘴上却似是质问般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既然跟金世轩结婚了?”

  张雨妩媚一笑,但伴随着那丝妩媚的还有一丝神秘莫测的味道,“难道你以为我会那么不知廉耻的原谅了金世轩的所作所为吗?”

  听到张雨的话,冯宏不禁有些诧异,但还是说道,“你都已经跟金世轩结婚了,现在跟我解释这些似乎有些苍白了吧?说吧,我们之前私底下达成的那个协议是不是也可以结束了?”

  张雨一脸神秘的摇了摇头,轻笑道,“呵呵,我就知道你会误会,但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冯宏叹了口气,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故作轻松的说道,“好吧,我还不信事实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你还能编出花来。”

  张雨也没有在意冯宏的冷嘲热讽,缓缓走到冯宏身旁坐了下来,而后双手挽住冯宏的脖子,吹气如兰的说道,“好吧,虽然这个计划没有实现前,但为了让你相信,我只能说出来了。”

  冯宏皱了皱眉,双手一边在张雨胸前那对饱满的酥胸上轻轻摩挲,一边问道,“什么计划?你别说我说,你跟金世轩的结婚也是你下的一个筹码。”

  张雨顿时笑了起来,轻轻在冯宏脸上“啵”了一口,“呵呵,没想到你一猜就中。”

  冯宏刚才也只是随口说说,此刻见张雨居然还真的承认,冯宏不禁有些疑惑起来,“不会吧,那你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张雨之冷笑了一声,才继续说道,“我跟你私底下达成的那个协议并没有终止,不但没有终止,而且还会越来越密切,因为要求跟金世轩办结婚证的事情,是我先提出来的要求,金世轩之前就一直想要跟我结婚,只是我一直没有答应,这次我首先提出来,他没有拒绝的就答应了下来。”

  冯宏皱了皱眉,“你先提的?为什么?”

  张雨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有些阴冷的说道,“你不是也说过,我们私底下合作要是被金世轩发现,我的下场会很凄惨吗?”

  冯宏点了点头,但却没说话,静静的等待着张雨的下文。

  张雨继续说道,“所以,为了让我自己能够更加安全的跟你合作,这是我走出的第一步。”

  “怎么说?”冯宏也想到了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

  张雨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问了一个问题,“你说要是我成了金世轩的合法妻子,他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承他的遗产?”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