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顺水推舟
( 本章字数:5521 更新时间:2013-9-3 14:45:00 )

  不久后,张雨果然来到了冯宏所住的慰安大酒店。

  然而刚刚打开门,冯宏就看到张雨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刚刚见到冯宏,张雨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解释道,“这次真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

  冯宏皱了皱眉,“先进来再说。”

  将张雨接到房间里,冯宏才一脸郑重的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做的,但我希望你不要做得太过出格,毕竟那可是跟人命有关的事情。”

  听到冯宏这话,张雨蹙眉更是倒竖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不相信,但我就算再急切,也不至于达到那种丧心病狂的地步。”

  说到这里,张雨眼眶中都渐渐泛起了一层水雾。

  冯宏自然不会完全相信,但却也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扯下去,“好吧,既然不是你做的,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雨长出了口气,脸上也升起一阵恻然,“我也不知道,但我想应该是原材料使用不当的原因,因为之前金世轩就一直想使用最廉价的原材料,为此,我也劝过他几次,但他始终不听,很多原材料中都带着致使的病毒。”

  “那警方现在可查出了什么?”

  张雨摇了摇头,“有金世轩在,警方就算能查出什么,也会被他第一时间抹掉痕迹。”

  冯宏叹了口气,一瞬不瞬的盯着张雨,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张雨苦笑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不行的话,我也只能跟金世轩一起把这场意外之火扑灭,毕竟太福制药厂也养了我这么多年,我不可能亲眼看着它倒闭。”

  冯宏心里百念急转,片刻后顿时心生一计,但冯宏却没有当场说出来,而是说道,“好吧,那你先回去看看事情的进展,有什么消息随时通知我,我本来是准备明天早就走的,但你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过几天再走吧,而且这次我也是要跟你商量再购买一批药物。”

  “好”,张雨也知道事情紧急,所以没有丝毫耽搁就离开了慰安酒店。

  张雨刚刚走离开不久,冯宏就在沙发上喃喃自语了起来,“如果真的跟张雨无关,或许让这事彻底见光也不是什么坏事。”

  决定了之后,冯宏立刻将太福制药厂受难的那十几名工人的资料收集起来。

  其中让冯宏感到意外的是,其中一名受难者居然是冯宏第一次去太福制药厂里见到的那名老保安,名字叫许如华。

  冯宏更是通过多方渠道打听到这十几名受害者现在所在的医院。

  得到了这此资料,冯宏连夜赶到了那家医院,不久后就找到了那十几名正在抢救的工人的家属。

  为了寻问出真相,冯宏当场就以一个记者的身份开始对这些家属进行慰问。

  在冯宏称自己是记者后,那些受难者家属全都满面激愤的对冯宏透露了一则消息,根本那些受难者家属的描述,太福制药厂的老板现在并不承认是自己的药物原因导致的这场惨剧,相反,金世轩居然还对警方说是这十几名工人对工作不负责,让他的制药厂蒙受巨大的损失。

  得到了这个消息,冯宏心里顿时明白了金世轩的目的,他是想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不过冯宏心里倒也同时有了主意,所以下一刻,冯宏立刻以自己记者的身份信誓旦旦的对那些受难者家属说道,“你们放心,法网灰灰,太福制药厂的老板如果不给你们一个公道,我一定会将这事报导出来,还你们一个清白。”

  在冯宏的保证下,那些受难者的家属的情绪更是被攀升到了顶点,只恨不得立刻去找金世轩拼命了。

  无事之下,冯宏直接在医院等到晚上十二点钟,直到冯宏正想离开医院的时候,那十几名受难者抢救的结果终于出来了。

  然而令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是,受难的十几人,除了那位名叫许如华的保安之外,其他人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从此成为了植物人。

  这个结果令在场的受难者家属泣不成声,医院里也笼罩着一层暗沉的迷雾,不但那些受难者家属,就连医院的工作人员,也个个摇头叹息,毕竟是十几条人命,虽然是保住了性命,但植物人这个概念谁都明白,跟死人其实没什么区别。

  冯宏的心情也跟着笼罩在医院里的这层阴影低落了下来。

  就在冯宏心灰意冷的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张雨却再次打电话来了。

  张雨这么晚了才打电话来,肯定有什么急事,不过事关一些不能让大家知道的秘密,冯宏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才接通了电话。

  刚刚接通电话,电话里就传来张雨焦急的声音,“我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敢不敢做?”

  听到这话,冯宏顿时皱起了眉头,“什么事?”

  只听电话里的张雨阴沉的说道,“我已经掌握了导致那十几名受难者成为植物人的确凿证据,我需要你帮我举报金世轩,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使用药物不当引起的,你只要拿着这些证据去举报,再加上我从中作证,这次金世轩在劫难逃。”

  冯宏一时间没有答应,说到底,这事情跟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更何况他还没有确定这场惨剧的真正幕后黑手是不是张雨,如果答应了她,岂不是助纣为虐?

  其他事情倒也罢了,事关人命,而且冯宏刚才才见到那些受难者家属悲戚的模样,要让他昧着良心去帮助张雨达到她的目的,冯宏心肠再黑,也绝对做不出来。

  见冯宏不说话,电话里的张雨似是猜到了什么,“你还是不相信我是吧?好,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冯宏虽然不愿助长张雨的野心,但却也没想跟她彻底决裂,最重要的是真相如何,冯宏现在也还没有定论。

  “怎么证明?”

  “你在哪里,你看了我手里的掌握的证据就明白了。”

  “我现在在医院,不过你直接去慰安酒店吧,我马上也要回去了。”

  说完后,冯宏径直挂了电话,而后没有片刻停留就赶回了慰安酒店。

  当冯宏赶回安慰酒店时,张雨已经站在了他之前包下的那个房间门口,才刚刚见到冯宏,张雨的激动的扑了上来,紧紧的搂住冯宏,“你要相信我,这一切都是金世轩做的,跟我无关。”

  冯宏虽然心里疑惑重重,但张雨投怀送抱,他却没有拒绝,尤其像张雨这种极品尤物更是冯宏的最爱,所以只是片刻间,冯宏的下身就开始强硬了起来。

  “好了,进去说话吧,等一下被人听到了。”

  冯宏虽然很想将张雨就地正法,但却强忍了下来,现在正在危急关头,冯宏还是理智的选择先办正事。

  刚刚进入房间内,冯宏就开门见山的说道,“你刚才说的证据呢?”

  张雨没有丝毫犹豫,瞬间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一叠文件,递到冯宏面前后,又泪眼欲滴的说道,“这就是我刚才回去的时候掌握的证据,直到现在金世轩还没有怀疑到我头上,所以我希望在金世轩怀疑我之前,你能做出决定,不然无论结局怎么样,我都会万劫不复。”

  听到张雨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冯宏心里也渐渐沉重了起来,接过那叠资料仔细观看了起来,当将这些资料看完时,冯宏的眼睛都瞪大了起来,“什么?原来真的跟你无关?”

  张雨点了点头,“你现在总该相信我了吧?这一切都是金世轩一个人在操作,我之前也劝了他很多次,但他就是不听,为了利益他可以不择手段。”

  说到这里,张雨的脸色不禁有些黯然,“甚至是我这个刚刚跟他领取结婚证的合法妻子,他也可以一脚踢开。”

  也不怪冯宏会那么震惊,因为这些文件记载了金世轩购买那些原材料的低廉价格,而且其中还有很多价格低廉、但却有毒的材料取代,而导致这次事件的其中一种药材,资料上也记载得很明确,正是其中一种有毒药材。

  看到这里,冯宏心里可谓翻起滔天巨浪,一想到之前自己在太福制药厂购置的那么多药品,冯宏头皮就一阵发麻,要是那批药品也出现这样的问题,还真不知道会害死多少人?

  想到这里,冯宏的脸色顿时铁青了起来,狠狠的瞪着张雨,“我前次买的那些药是不是也用这些有毒药材做的?”

  张雨点了点头,但却说道,“虽然也参杂了很多有毒药材,但你放心,你前次买去的那批药材没什么大问题,因为都是消过毒的,这次出现意外,纯属是因为处理不当,只要一处药,就算有毒,也会把对于人体有害的那些毒素全都排除后才制造出药来。”

  听到张雨的话,冯宏才松了口气,“好吧,我相信你一次,不过希望不要出事情才好,不然我一旦玩完,你也要吃不完兜着走。”

  对于冯宏这么直白的话,终于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放心吧,太福制药厂使用那些有毒原药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以往买到的那些药品都参杂得有,所以你不用担心。”

  冯宏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但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你真的要举报金世轩?”

  张雨郑重无比的点了点头,“我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之前跟他领取结婚证也只是为了今天而已,虽然今天的事情不是我做的,但这种机会如果一旦放过,恐怕很难有第二次,最主要的是,我不想嫁给金世轩,而且我现在将这些证据拿出来,或许他会很快发现是我动的手脚,到时候就算他在劫难逃,我也要在他之前遭殃。”

  冯宏沉吟片刻,脑海里快速在计较自己的得与失。

  见冯宏没说话,张雨开始有些急了,劝了几次冯宏还是无动于衷,张雨急切之下,渐渐将身上的衣物脱去。

  看到张雨的动作,冯宏不禁睁大了眼睛,“你这是做什么?”

  张雨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脱着自己的衣服,在张雨的双手下,她身上为数不多的几件衣物件件脱落在地,只是片刻间,张雨便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了冯宏的面前。

  “我可首先告诉你,就算你引诱我也没有用,对于这种事情我可是很理智的。”

  冯宏嘴上这样说着,双眼却彻底出卖了他的话,因为他的双眼从张雨开始脱衣服那刻起,就释放出了狼一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张雨那身凹凸玲珑的娇躯。

  张雨还是没有回答,双手在自己胸前那对饱满的酥胸上抚摸了几下,将那对酥胸抚得不断变换着形状,口中更是发出一阵魅惑无比的低吟,对冯宏勾了勾手,“来、过来呀,难道你不想要我吗?”

  冯宏暗暗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忍不住张雨这种尤物的诱惑,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

  一阵翻云覆雨,冯宏终于将心中被张雨勾起的欲火彻底发泄了出来。

  然而在刚刚完事后,张雨却强撑着疲软的娇躯对冯宏说道,“帮帮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冯宏皱了皱眉,他也知道张雨这么做肯定是为了得到自己的帮助,所以刚才一边在努力征伐着张雨同时,冯宏早已以心里想好了对策。

  “帮助你也可以,但我确实有条件。”

  见冯宏终于答应,张雨顿时兴奋了起来,也顾不得下身还潮湿一片,就又扑了上来,连语气都有些口吃,“你、你说什么?你答应了?好、好,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

  冯宏嘴角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意,缓缓开口说道,“在这件事情确实跟你无关的情况下,我可以帮你,但我的条件是,我要太福制药厂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什么?这……?”张雨顿时为难了起来。

  见张雨为难的样子,冯宏叹了口气,对自己的狮子大开口也不以为意,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既然你不答应,那我也无能为力。”

  张雨还是一脸难色的说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就算我现在是金世轩的合法妻子,他还有一个妈妈在那里呢,到时候她肯定也要分成一半的股份,我最多也只能得到百分之五十,你如果拿去百分之四十,我也就只剩下百之分十了,这还不要紧,最重要的是,我如果一旦改嫁,我那些股份肯定会被收回。”

  “这样啊?那你一生都不嫁人好了,如果某方面有需要,我可以满足你,只要有了钱,不嫁人又有什么关系,你说是不是?”冯宏一脸轻松的说出了自己的见解,一副要做到这些简直就是易如反常的事情一般。

  然而这样的话听到张雨的耳中,顿时让她差点晕过去,再也忍不住冯宏这种无耻的行径,颤抖着牙齿骂道,“冯宏这这个混蛋!”

  冯宏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好了,我也知道这些事情不简单,这样吧,你可以不用嫁给我,也要不了太福制药厂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只要百分之二十,这总该接受了吧?而且我们只要私底下签约,而且是从你那份里面分出百分之二十给我就成。”

  张雨沉默了片刻,才咬了咬牙,“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而且如果你以后经常来洪海市,甚至能以后都在洪海市居住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一辈子不嫁人。”

  “真的?”冯宏顿时来了兴趣,一脸坏笑的看着张雨。

  张雨翻了个白眼,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背叛金世轩吗?”

  冯宏诧异的说道,“不会是为了我吧?我自认还没那么大的魅力。”

  张雨气得直跳脚,举起一双秀拳就往冯宏身上招呼,“你这个大色狼,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已经爱上你了吗?”

  冯宏心里一惊,但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确实的说是不敢相信像张雨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会为了如儿戏般的爱情而做出这么疯狂的行为。

  然而下一刻,张雨却拿出了一样东西,当冯宏看到这样东西会,彻底傻了眼,但在傻眼的同时,也彻底相信了张雨那句似是开玩笑的话。

  因为张雨递到自己手中的也是一份资料,但这份资料上记录的却是张雨自己之前为金世轩做出的许久见不得人的事情,随便拿出其中一份呈到法庭上,都可以让张雨没有翻身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