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势如破竹
( 本章字数:5720 更新时间:2013-9-5 15:16:00 )

  见冯宏惊讶的模样,张雨没好气的说道,“现在这些东西都在你手里,如果你觉得哪天我有背叛你的意图,或者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可以用这些结束我的人生。”

  直到此刻,冯宏都还有种像是在做梦的感觉,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我们才见了几次面,你说你爱上我,这简直……”

  冯宏的话还没说完,张雨那身赤裸的娇躯就贴了上来,深深在冯宏嘴唇上吻了一下,才轻声说道,“我现在命运都掌控在你手里,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冯宏还能有什么话可说?言语已经不能表达冯宏此刻的心情,冯宏干脆用行动来表达。

  下一刻,冯宏再次压了上去,用自己最自豪的东西回复了张雨对自己的信赖。

  与张雨又一番激荡人心的交合后,冯宏不得不感叹,自己一路惊心动魄与各种比自己身份地位都要超然的人抗衡到现在,能支持自己不败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胯下那根不倒金枪,如果不是它,冯宏身边就不会有这么多女人,如果不是它,冯宏可能还在哪个无名的角落里每月挣那点工资养家糊口呢。

  休息了片刻后,张雨再次离开了这里。

  而冯宏,也只等待张雨的最终消息,只要属实,就可以一举将金世轩这个草菅人命的黑心老板绳之以法。

  果然,在得到冯宏支持下,第二天中午,张雨再次传来消息,让冯宏开始行动了。

  冯宏没有丝毫犹豫,拿着昨天张雨给自己的那些证据,到当市的行执法机关举报了太福制药厂的老板金世轩。

  没过多久,金金世轩就被执法机关强行带到了法庭上,不过他身旁还是很向个非常老成的律师。

  尤其在看到冯宏的刹那,金世轩像是明白了什么,只恨不得冲过来跟冯宏拼命了。

  经过一番唇枪舌战,冯宏那些铁证如山的证据都开始摇摇欲坠起来,原因是金世轩身旁那些律师太能说了,不仅能说会道,而且说得头头是道,冯宏此刻一个律师都没请,哪能跟这些浸淫在法律中几十年的老牌律师说法。

  然而就在冯宏渐渐露出颓势的时候,张雨终于出现了。

  看到张雨,金世轩终于明白了一切,但为时已晚,在张雨这个太福制药厂厂长的指证下,金世轩身边那些律师也只能摇头叹息。

  在金世轩不满心不甘的大骂下,终于被执法人员送进了监狱,而且还强迫赔偿那些受难者高额赔偿金。

  当这里的事情完成后,已经是冯宏出差的第三天。

  这几天中,冯宏不不但成功的与张雨一起把太福制药厂的搞到手,而且张雨得到的股份居然是百分之六十,虽然冯宏没有跟张雨签署那个股份,但有了张雨给自己的那些罪证,冯宏已经成为了太福制药厂这个大厂背后真正的主人。

  而冯宏在临走前,更是从太福制药厂与喜乐乐制药厂采购了一大批药品。

  直到第三天早上,冯宏再次打电话让任丹丹出来,而后共同向洪海市的机场奔去。

  又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冯宏再次回到了小宁医院,不过这次却不是冯宏独自一人,而多出了一个任丹丹。

  再次来到小宁医院,任丹丹不禁有些触景伤情。

  不过冯宏可不在乎任丹丹此刻作何感想,他此刻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任丹丹去举证刘忠义。

  将任丹丹安置好后,冯宏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吴飞飞。

  刚刚见到吴飞飞,冯宏诧异的瞪大了眼睛,因为吴飞飞此刻的身旁居然多出了两个人,一个英俊不凡,线条分明的轮廓给人的感觉非常刚毅,这个人冯宏不认识,然而却认识他旁边那位年轻人,虽然仅仅只是见过一面,但冯宏对于这个人印象不可谓不深刻。

  因为他就是吴飞飞的老公的弟弟杨伟,之前曾经与冯宏发生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争执。

  看到杨伟,冯宏立刻想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份,杨昭诚。

  吴飞飞早就说过,她的丈夫在这几天会来小宁医院看她,虽然冯宏没有见过,但吴飞飞的老公的名字却是早就如雷贯耳。

  看到这两人,冯宏下意识的停在了办公室门口。

  所谓做贼心虚,冯宏暗地里也不知道与吴飞飞早就勾搭上了,此刻再看杨昭诚那张英俊的面孔,只看到他头上无形中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办公室内三人也同时看到了冯宏,不过神色却各不相同,吴飞飞则是惊慌,因为冯宏的到来她根本没有提前得到通知,以致于有些措手不及,而杨昭诚则是疑惑,最令冯宏冒虚汗的还是杨伟,看向冯宏的目光中既是不屑,更有得意,似是已经看到冯宏凄惨的下场一般,嘴角还挂着一丝冷笑。

  心里百念急转,冯宏终于认清了当前的形势,立刻作出一别恭敬的姿态敲了敲门,才客气的说道,“院长,请问我方便进来吗?”

  看到冯宏不露痕迹的动作,吴飞飞慌乱的神色才渐渐平复了下来,轻轻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道,“什么事?”

  冯宏也没有前进一步,就站在门口说道,“我刚刚出差回来,是来向您报告这次出差采购到的那些药品的。”

  吴飞飞摆了摆手,将一个院长应有的威严体现得淋漓尽致,“好了,如果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等一下直接写个报告给我就行了,我现没没空,你先出去吧。”

  说完,吴飞飞再也不看冯宏一眼,冯宏也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做什么,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又缓缓退了出去。

  然而就在冯宏准备退出去的时候,一旁的杨伟却开口说道了,“哦?这不是小宁医院的冯主任吗?我上次遇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我大嫂的跟班,没想到才没多少时间,你就当上主任了?真是令我太意外了。”

  杨传的话一出,冯宏心里顿时一跳,上次见到杨伟的时候,他就曾经怀疑过自己与吴飞飞之间的关系,此刻当着吴飞飞老公杨昭诚的面,杨伟如果说出什么令所有人都尴尬无比的话,冯宏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正当冯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的时候,杨昭诚却突然对身旁的杨伟低喝道,“你给我闭嘴,我早就跟你说过,别老是没事找事,如果你这张嘴再不给我看好点,我迟早得把你的舌头割了。”

  冯宏一听这话,顿时背脊一阵发凉,之前看杨昭诚其貌不扬的样子,刚一开口就出得这么毒,真不知道如果他真的知道了自己与吴飞飞有一腿的事情,会对多么狠毒的方法对付自己。

  不过想归想,冯宏却没有说什么,就准备退出院长办公室。

  然而冯宏才刚刚转身,就被杨昭诚叫住了,“冯主任是吗?我们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我老婆,如果你们有正事的话就谈吧,我就不妨碍你们了。”

  说完,杨昭诚对一旁脸色铁青的杨伟使了个眼色,而后迈步向外走去。

  杨昭诚倒没什么,但杨伟在经过冯宏的身旁时,双眼中却露出狠毒无比的光芒。

  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冯宏能够想到杨伟肯定对自己恨之入骨,这种如亡命徒般的人,理智应该都很偏激,就算刚才被他的哥哥杨昭诚骂的那几句,或许都把罪责推到了自己身上。

  不过既然作为主人的杨昭诚都没说什么,冯宏倒也不是多么担心。

  当杨昭诚与杨伟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冯宏才回过头看向吴飞飞,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老公什么时候来的?”

  此刻的吴飞飞额头上的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从桌上拿出一张纸抹了一把冷汗后,才惊魂未定的对冯宏说道,“昨天就来了,他刚才是来跟我道别的。”

  “什么?昨天就来了?”

  吴飞飞郑重的点了点头,“是啊,但他昨天只是见了我一面之后就又离开了,也不知道他去干嘛,刚才才突然跑到这里来跟我说他们有急事要回去。”

  冯宏长出了口气,但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他有发现什么了吗?”

  吴飞飞怔怔的看了冯宏片刻,才轻轻摇了摇头,“没有。”

  听到吴飞飞的回答,冯宏才终于放下了心。

  但就在冯宏刚刚放心的时候,吴飞飞却再次说道,“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以他那种性格,应该也发现了什么端倪,只是没有确凿证据,他也没有说什么而已,又或者,他根本就已经不在乎我做什么了吧。”

  与吴飞飞商议了好久,冯宏才终于将自己这一次的成果说了出来。

  当吴飞飞听到冯宏终于说服前任院长的老婆任丹丹时,吴飞飞脸上才升起一丝笑容,“好,在你离开的时候,我这里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冯宏也兴奋了起来,而后继续将计划拟好后,冯宏马不停蹄的向督查部赶去。

  不过令冯宏失望的是,进入督查部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苏雅丽。

  失望之下,冯宏只得本本份份的将举报流程做了一遍,更是直接将手里那些证据一齐呈交了上去,但署名却不是冯宏自己,而是小宁医院院长的老婆任丹丹。

  做完了这一切,冯宏才再次返回了医院,只等待督查部的消息。

  不得不说,督查部的办事效率确实很高,才第二天早上,冯宏就接到了任丹丹的电话。

  “法院叫我出庭证明,你要不要陪我去?”

  冯宏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与康平医院的院长刘忠义斗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看到他下台,冯宏自然不会错过。

  一个小时后,冯宏与任丹丹来到了法院里。

  不过刚刚进入法院,冯宏就算到一脸愤然的刘忠义对着任丹丹吹胡子瞪眼。

  任丹丹只是一直低着头,毕竟那个视频里的女主角是她,她相信法院里的人肯定看过,现在又要出庭当面与刘忠义对质,就算她脸皮再厚,也没有脸面面对所有人。

  不过冯宏倒是例外,尤其在看到刘忠义那双似是要喷出火的双眼时,冯宏心里更是畅快到了极点,之前就答应过会为小静讨回公道,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直到小静彻底离开了之后,才终于将刘忠义这个淫魔强之以法,要是小静知道,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有了之前刘进豪给冯宏的那些证据,再加上任丹丹本人的亲自指证,就算刘忠义再死不承认,也终于被法院强行宣判三十年的徒刑。

  以刘忠义此刻五十来岁的年纪,如果再坐三十年的牢,那结果……!!!

  当刘忠义看到那些证据后,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在被法院宣判的时候,刘忠义恶狠狠的瞪着冯宏,嘶吼道,“冯宏,真没想到这一切原来都是你干的,你居然连我儿子都利用,你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竟然让他连我这个父亲都会背叛?”

  冯宏郑重的摇了摇头,“你错了,是你自己造下的孽,怪不了任何人,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一点,并不是我给了你儿子什么好处,而是他让我帮忙的,虽然我不在乎你现在对我有什么看法,但我也不希望你歪曲了事实。”

  “什么?这不可能!”

  刘忠义挣扎着就想当庭逃跑,然而他才刚刚跳出那个小台子,就被几名执法人员当场按倒在地上,而后强行将他押送去了大牢。

  当这一切都落下帷幕后,任丹丹却再次找上了冯宏,目的很简单,要求冯宏收回对前任院长院长的控诉。

  不过冯宏却扼腕叹息道,“唉,我原本是想收回控诉的,但现在已经太晚了,你也知道,你老公犯下的那些事不是我收回控诉就能免去罪行的,那可是被督查部查得有理有据,就算是我这个控诉者,也没有权力改变你老公现在的境况。”

  “你说什么?”任丹丹当场就暴怒了起来。

  不过冯宏却丝毫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好了,如果你觉得不公平的话,就自己想办法去吧,我之前是答应过你,但我也尝试了,只是没有做到而已,这不怪我,要怪就怪你老公之前太不老实,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冯宏你这个王八蛋,你不但夺去了我的身体,而且还骗了我,我要杀了你”,任丹丹气得七窍生烟,瞬间也不顾她那身雍容华贵的气度,瞬间就向冯宏扑了过来,然而刚刚扑到一半,任丹丹就惊恐的向后退了开去。

  因为冯宏的双眼中此刻已经彻底变成了狼一般的目光,见任丹丹缩回身子,冯宏不禁咂巴了一下嘴唇,一脸可惜的说道,“我现在正想找个女人发泄一下呢,虽然你老了一些,但姿色还保持得不错,就怕你不找我拼命,要是敢过来,我就让你刚才的话变成现实,要杀我,其实有很多种方式,你完全可以选择我最喜欢那种,嘿嘿!”

  “你……”,任丹丹又惊又怒,指着冯宏的手都在不断哆嗦。

  冯宏嘿嘿笑道,“算了吧,作为前任院长的老婆,我希望你识相点,别做一些不理智的行为,我现在很忙,没时间陪你磨嘴皮子,我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管任丹丹那张快要气得喷出血来的铁青面孔,就径直起身离开了那间咖啡厅。

  刚刚走出咖啡厅的门口,冯宏嘴角就挂起了一丝笑容,喃喃自语道,“就凭这种下贱的女人,就不配我对她守信用。”

  离开了咖啡厅,冯宏正准备回到医院时,电话却响了,掏出电话一看,只见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的竟是刘进豪的名字。

  看到刘进豪的名字,冯宏心里想到了很多,现在刘忠义总算是彻底栽倒了,不仅刘进豪的目的已经达到,就连自己也终于了却了一件心事,但令冯宏一直耿耿于怀的,还是刘进豪曾经答应过给自己的那一千万。

  接通了电话之后,冯宏不紧不慢的说道,“喂,刘院长,恭喜呀。”

  电话里的刘进豪并没有在意冯宏的揶揄,平静的声音传来,“我们的计划已经圆满成功,我们是不是要庆祝一番呢?”

  冯宏哈哈笑道,“当然,我正有此意呢。”

  “那就老地方见面吧”,电话里的刘进豪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冯宏也没有再说什么,就算刘进豪不打电话来,他还准备打电话提醒刘进豪那剩下的九百万什么时候可以给自己汇过来呢。

  虽然知道刘进豪肯定没安好心,但冯宏根本就不会担心,因为冯宏手里还捏着一张王牌,那就是刘进豪的女朋友林梦。

  林梦跟自己发生过那些事情,只要自己一透露出去,林梦的财富梦也就要破灭,如果刘进豪真敢耍什么花样,冯宏有的是后手应付。

  想好了计划之后,冯宏终于再次踏上了去海岸酒店的路。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