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桃色美人》->正文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故人相约
( 本章字数:5745 更新时间:2013-9-10 16:51:00 )

  见冯宏一张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的样子,吴飞飞脸上的怒容才消散了一些,但声音还是冰冷得令人不寒而栗,“你也不用跟我解释那么多,我不想听到这些,今天说出来,不是我放弃你,也没是责怪你,我只是在提醒你振作起来,明白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冯宏张成O型的嘴才渐渐合拢,“你、你真的不怪我?”

  吴飞飞狠狠的瞪了冯宏一眼,强行将眼中那层水雾驱散,“我原本是想让你付出代价的,但我毕竟已经结婚了,而你还是单身,我没有理由独自占有你一个人,而且……”

  说到这里,吴飞飞低下了头,声音也越来越弱,直到后来就连近在咫尺的冯宏都没能听清楚。

  “而且什么?”冯宏的脸皮平时厚得连自己都不敢恭维,然而此刻一张脸却青一阵、白一阵,焦灼的看着吴飞飞,全然忘记了所谓的尊严。

  吴飞飞全上迅速泛起两片红晕,“刚刚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我恨不得你立刻去死,但真正有机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时,我却发现我对你下不了手。”

  冯宏心里也疑惑重重,“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些的?”

  吴飞飞苦笑道,“你忘了卫英这个小丫头了吗?我既然跟她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会什么都没发现?那个丫头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她根本就不会说谎,跟她谈了那么久,我才发现你跟她也有关系,后来又暗中调查了一番,才知道你暗地里还有很多女人。”

  “而跟姚俊彦已经离婚了的苏雅丽更是早就跟你有了关系,而且还在认识我之前。”

  听着吴飞飞将真相一句句娓娓道来,冯宏整个人都石化了,脑海里更是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快速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

  直到此刻冯宏才开始明白自己是那么的无知,之前吴飞飞就曾经劝过自己很多次,让别沉溺在权力与欲欲望里,但那时候的自己却总以为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自高自大,女人玩了之后就像扔垃圾一样扔出去,甚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用上了许多曾经认为龌龊无比的手段。

  一时间,冯宏脑海里想到了很多很多,许久后,冯宏才喃喃自语道,“这算是大彻大悟吗?看来是报应啊,呵呵!”

  不知道为什么,冯宏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继而笑声越来越大,直到后来变成了哈哈大笑。

  然而片刻后,伴随着笑声的,却是一滴不知道多久都没有流过的眼泪。

  看到这滴眼泪,一旁的吴飞飞脸上的神色也是复杂无比,一个男人如此在一个女人面前流泪,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么这个男人已经彻底坦露了自己心声,要么就是个装逼的小白脸,不过以冯宏之前的种种表现,很显明跟第二种可能沾不上半点关系。

  冯宏还在笑,不过似乎笑的时间太久,把肚子都笑痛了,所以冯宏一边笑着,一只手却捂着脖子渐渐蹲了下去,靠在办公桌前一脸放荡不羁的继续狂笑着、狂笑着……

  吴飞飞一对纤细的手握了握,缓缓蹲到冯宏的面前,目光灼灼的盯着冯宏,“我再去试试,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去坐牢。”

  看到吴飞飞准备起身,冯宏急忙一把拉住吴飞飞,“别去了,我不值得你这样做。”

  吴飞飞脸上闪过一丝决绝,一把甩开冯宏的手,没有再说什么,提起自己的手提包速度向办公室外走去。

  直到听到门“砰”的一声关上,冯宏才缓缓伸出了手,似是想要抓住什么,但最终却什么也没有抓到,因为吴飞飞已经离开了这里,而冯宏的手却没有收回来,就一直这么伸着、伸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冯宏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这个铃声落到冯宏的耳朵里是那么的刺耳,虽然刺耳,但却也把冯宏给惊醒了过来。

  不过冯宏却没有接,只是双眼渐渐恢复了平静,伸着的手缓缓垂了下来。

  直到这个手机铃声响了几十秒钟后自动停止,冯宏都没有动一下。

  然而冯宏没接,手机铃声却一直响个不停,第三遍的时候,冯宏才彻底清醒了过来,掏出手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号码。

  按了接听键,冯宏低沉的对着手机说道,“喂?”

  下一刻,冯宏立刻从办公桌的旁边跳了起来,一改之前的萎靡神色,整个人顿时精神抖擞了起来,对着手机说道,“雅丽,真的是你?”

  给冯宏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将冯宏逼得没有退路的姚俊彦的老婆,也是引起冯宏与姚俊彦争斗的导火线。

  只听电话里传来苏雅丽焦急无比的声音,“冯宏,姚俊彦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确认是苏雅丽之后,冯宏心里可谓百味陈杂,也不知是悲是喜,怔怔发呆了片刻才回应道,“是啊,一言难尽,对了,他有没有虐待你?”

  “虐待我?”电话里的苏雅丽疑惑的问道,“你在说些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好了,先不说这些,我想见你一面,你现在在哪里?”听到苏雅丽没被姚俊彦虐待的消息,冯宏才松了口气。

  “我也正想见你一面呢,我在南宜公园等你。”

  挂了电话之后,冯宏想也不想就匆匆向南宜公园赶去,这一次或许是最后一次见面,所以冯宏在进入南宜公园的时候,已经将心里那些低沉的情绪给强行压了下来,故作轻松无比的样子向公园内走去。

  刚刚走进公园,就看到了一身女式西服的苏雅丽,不过此刻的苏雅丽脸上却满是焦急的神色。

  冯宏不想因为自己与姚俊彦的事情带给苏雅丽压力,所以刚刚看到苏雅丽,冯宏就满面笑容的说道,“你终于出现了,我可等你等得头发都花白了。”

  听到冯宏调侃的语气,苏雅丽脸上的焦急之色并没有缓解半分,相反,在看到冯宏后,她却急得两眼迅速而满了泪水,也不顾周围还有很多人,就扑到了冯宏怀里。

  苏雅丽的这么个动作将冯宏吓了一跳,不过既然苏雅丽都不怕,冯宏也不会介意,轻拍着苏雅丽的肩膀几下,冯宏才轻声道,“别哭,我不是还好好的吗?只要看到你也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苏雅丽缓缓推开了冯宏,一脸梨花带雨的问道,“你们是不是对上了,他说要好好跟你玩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宏皱了皱眉,“姚俊彦没跟你说吗?”

  苏雅丽摇了摇头,“没有,他只是跟我说要让你跪下来求他。”

  冯宏更加诧异了,那天在海岸酒店的时候,姚俊彦曾经放言,回去后要狠狠蹂躏苏雅丽,然而看苏雅丽此刻的样子,似乎也没有受到那种残酷的待遇。

  “除了跟你说这些,他还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苏雅丽皱了皱眉,“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问?”

  冯宏深吸了口气,“没有就好,没事了,你今天约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苏雅丽点了点头,“是啊,你应该跟姚俊彦见过面了吧,那个人太阴狠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这一点不用苏雅丽说冯宏自然明白,不过让冯宏想不通的是,以姚俊彦那么阴狠的人,居然会放过苏雅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想归想,冯宏倒也没有问这个问题,只是跟苏雅丽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他就算跟姚俊彦僵持到这种不死不休的局面,也不想把这种低落的情绪带给苏雅丽,最重要的是苏雅丽根本就帮不上自己什么忙,就算说出来,也只会徒增伤感。

  不过冯宏没说,并不代表苏雅丽看不出来,虽然陪着冯宏在公园里走了一圈,但苏雅丽从始至终,眉头都是直蹙着,直到后来,她实在忍不住问道,“冯宏,你实话告诉我,你现在跟姚俊彦究竟发展到什么程度?”

  见瞒不过苏雅丽,冯宏叹了口气,苦笑道,“现在我跟姚俊彦已经到了水火不容、不死不休的局面,不过你不用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自有办法应付就是。”

  “到了现在你还想骗我,以你现在的资历,你拿什么去跟姚俊彦斗?”苏雅丽顿时气得瞪大了眼睛。

  然而就算是生气,苏雅丽看起来依旧那么美丽动人,总给人一种严肃不起来的感觉。

  冯宏伸手抚摸了一把苏雅丽的秀发,轻笑道,“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可是……”

  苏雅丽还想说什么,但冯宏却摆了摆手将苏雅丽的话打断,“什么也不用说了,我只想知道,如果我打败了姚俊彦,你会不会回到我身边?”

  苏雅丽停下了脚步,“你怎么会这么问?”

  冯宏没有回答,一瞬不瞬的盯着苏雅丽,“回答我,会还是不会?”

  看到冯宏郑重无比的样子,苏雅丽沉默了片刻后,却缓缓摇了摇头。

  见苏雅丽摇头,冯宏心里就像突然被什么堵住了一般,正当冯宏脸上渐渐升起自嘲的笑容时,却听到苏雅丽一字一句说道,“我不许你败,因为就算你败了,我也会站在你身边。”

  听到苏雅丽这句话,冯宏脸上刚刚升起的自嘲顿时变成了欣慰的笑容,虽然只是口头上的一句话,对于此刻的冯宏来说,就是一种信念,能让他有理由坚持下去的信念。

  与苏雅丽在南宜公园里逛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在天黑的时候,苏雅丽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直到离开前,苏雅丽才对冯宏说道,“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

  冯宏笑着点头,但心里却没有指望她真能帮到自己什么,毕竟自己与苏雅丽之间的事情已经被姚俊彦知道,姚俊彦对她早就有了防备,想要从姚俊彦手里弄到什么把柄根本就不可能。

  不久后,冯宏也离开了南宜公园。

  该做的冯宏也做了,剩下的就只能看天意。

  如果问冯宏此刻心里最放心不下什么,除了家里的老妈之外,就只有这小宁医院里这群跟自己有关系的女人了。

  这样平淡的日子又过了三天,不过这三天来,冯宏可谓茶饭不思,整日像是丢了魂似是失魂落魄。

  期间姚俊彦又打来了一次电话,他的话很直接,如果冯宏没有手段跟他继续玩下去,他就让吴梦蝶将那个视频呈交到法院,姚俊彦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一嚣张,丝毫没有将冯宏放到同行的位置看待,冯宏对于他来说就像玩物一样,如果冯宏显得太弱小反而激不起他继续斗下去的兴趣一样。

  对于这一切,冯宏也表现得很平淡,只是说了一声随便之后就停止了姚俊彦嚣张跋扈的声音,然而刚刚挂完电话,冯宏就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老天都不帮我。”

  就在冯宏度日如年般的煎熬着时间时,吴飞飞终于传来了消息,金石公司的老板杨昭诚,也就是吴飞飞的老公终于答应出手。

  但当冯宏问起吴飞飞是用什么办法让她老公答应出手时,吴飞飞却死活不肯说。

  金石公司也是食品类的,之前跟姚俊彦的福瑞公司一直都井水不范河水,两个公司虽然不在同一个市,但两个大公司在同行中多少都有会有些小摩擦,甚至很多时候还拼命的挤兑对方,但这种荣挤兑也只是暗地里进行,只要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两个大公司一般都自行其事。

  不过有了金石公司的正面的挤兑,措手不及的福瑞公司立刻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损失,只是半个月的时间,不但之前在全国产品的销量急剧下降到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就连许多产品都被严查了一遍。

  对于这一切,冯宏也只能暗暗惊叹吴飞飞老公的手腕强大,要是换作自己,想要造成这么大的动荡根本就不可能。

  尽管祥瑞公司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凭借着多年来的深厚底蕴,再加上姚俊彦这种商业天才,最终还是稳稳的站住了脚跟。

  这阵强烈的风波渐渐平息了下来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

  冯宏每天胆颤心惊的关注着福瑞公司的一举一动,一个月下来,姚俊彦似乎一直都在忙着巩固这场风波带来的影响,并没有理会跟冯宏的争斗。

  直到这场风波彻底平息下来之后,姚俊彦终于再次打来了电话,“冯主任,好久不见,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冯宏知道想要从商业上对付姚俊彦已经不可能,就算冯宏不想承认自己失败,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冯宏也没有丝毫办法,这一次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不过在气势上,冯宏倒也没有丝毫示弱,依然冷笑着回应电话里的姚俊彦,“我过得当然好,不过倒是姚董事长你,这个月来应该兴奋得每晚都睡不着觉吧?”

  电话里传来了姚俊彦愤怒的声音,“我就知道是你在背后搞的鬼,之前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不过无所谓,你也看到了,我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我的福瑞公司更是稳稳当当的,接下来你还有什么手段没,如果没有,我们的游戏也该结束了?”

  冯宏没有说话,因为他确实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就算再不甘,冯宏也只能认命。

  见冯宏不说话,电话里的姚俊彦更是得意的一阵狂笑,“哈哈,冯宏,我给你最后一天的时间,如果你还没有使出让我意外的动作,你就自己收拾东西准备去牢里过完下辈子吧。”

  冯宏颤抖着手挂了电话,才一屁股无力的坐在办公椅上。

  然而就在冯宏彻底陷入绝望的时候,手机却再次响了。

  冯宏以为还是姚俊彦打来,所以并没有接电话,此刻的他脑海里一片空白,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离自己远去。

  虽然怀疑是姚俊彦打来的,但冯宏还是下意识的拿起了手机,然而当冯宏看到手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时,萎靡的神色才缓和了一些,因为那个号码正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与冯宏保持通话的苏雅丽。

  刚刚接通电话,就传来苏雅丽的声音,“把你邮箱告诉我,我发给你一份邮件。”

  “干什么?”冯宏此刻已经不抱什么希望,所以语气也显得有些失落。

  但电话里的苏雅丽却严肃的说道,“你看了这个邮件之后就明白了。”

  虽然诧异,但冯宏还是将自己的邮件帐号说了出来,而后一边打开面前的电脑。

  刚刚登陆自己的邮件界面,顿时就看到一份新发来的邮件,冯宏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依言打开了那份邮件。

  刚刚打开邮件,冯宏就看到邮件里满是一大堆图片,那些图片都是实拍的关于食品的生产过程,而图片之后,却是一句标有红线的大字。

  当看完那些标有红线的大字,冯宏满是绝望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萎靡的神色更是瞬间充满了狂喜。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