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三卷 白骨生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九章 钱延年之死
( 本章字数:3887 更新时间:2014-10-20 6:20:00 )


  第三十九章钱延年之死

  灵符化为雷霆,将黑暗的大堂,瞬间照的透亮,却隐不住陡然亮起的两点红芒。

  炽白闪电狠狠抽打在黑铁般的肌肤上,却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钱延年退后一步,望着眼前铁塔般巨大怪物,露出惊慌之色:“妖……妖怪!”

  虽然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妖气,但那股巨大的,宛如实质的压迫感,仍紧紧压在他的胸口,让呼吸都有些迟滞了。

  脑海中一片混乱,那看起来普通弱小的炼气二层的少年,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完全出了他想象的能力。

  李青山舒展了一下身,头上的尖利牛角,险些触到房梁,低下头俯瞰钱延年,用如金铁交鸣的声线道:“我说过,让你,停手!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嗯?”

  钱延年一声狂吼,两道庚金气剑,化为两道金光,疾刺李青山。巨大的身躯,仿佛变得难以闪躲这样的攻击,而李青山也完全没有闪躲的意思。

  庚金气剑还没触到李青山的肌肤,就撞在龟甲形态的护盾上,被妖气反击,直接化为齑粉,再也凝聚不起来。

  钱延年本能的摸向百宝囊,那里面有保命的灵符,有可以用来翻盘的灵药,百宝囊便是炼气士的第二条生命。

  一根铁柱般的食指,弹出尖锐锋利宛如弯刀的利爪,激起铮鸣的尖锐声响,停在钱延年的额头前,他的动作僵住,一动也不敢动,度快到他无法做出反应。

  如果李青山要杀他,利爪已经贯穿了他的头颅,带走了他的性命。

  钱延年颤栗着道:“你想要什么,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不要杀我!”

  李青山从钱延年的手中勾起百宝囊,夹在指间,又捻起玩具般的小小缭风刀。

  钱延年脸上浮起谄媚、讨好、恐惧交融的复杂神情,然后又如面具般崩坍。

  李青山毫不犹豫的一刀,贯穿了钱延年的胸口,这对于五层炼气士来说,还算不上致命伤,但也足以让他失去大部分的战斗力,特别是对于一个百岁老者来说。

  钱延年瞪大了眼睛,张开嘴巴,想说些什么。

  李青山食指一扣一弹,宛如攻城弩,弹碎了钱延年的下巴。

  然后李青山拔出缭风刀,退后几步,身形又渐渐缩小,最后恢复人形,对钱延年道:“现在,我们继续吧!注意,我要杀过去了!”

  被夺走了百宝囊,又失去了两股庚金气剑,胸口又被捅了一刀,钱延年就像是被拔了爪牙,身受重伤的猛兽,口中出无意义的嘶吼。

  仿佛自知逃跑已经是不可能了,钱延年强行以真气封闭创口,鼓动全身所有真气,向李青山扑去。

  人还未知,狂风便扑面而来,钱延年身上浮现出一层淡金色的光泽。

  李青山全力一刀劈下,钱延年不闪不避,双手凝出淡金气刃,同时捅向李青山肋下。

  “铛”一声金铁交鸣,含着李青山真气和巨力的缭风刀,将将破开钱延年的护体庚金真气,在他肩膀上留下一道血痕。

  李青山也视若无睹,缭风刀一抹一转,再砍向钱延年的脖,又是一声金铁交鸣,肋下传来两股刺痛。

  钱延年的手刀,轻易穿透了可以抵挡劲弩的玄狼服以及李青山的护体真气,却穿不透李青山坚韧日魔牛牛皮的肌肤。

  一连串密如骤雨的巨响,在狭窄的空间内,二人一步不退,一闪不闪,向对方攻出数十招。

  李青山身上的玄狼服已经褴褛的不成样,钱延年同样满身血痕,胸口的创伤源源不断的渗出鲜血。

  钱延年双目红,势若疯虎,最后不顾什么招式,一把抱住李青山向殿柱上撞去。

  咚咚咚咚咚,一连撞塌了五根殿柱,大堂摇晃,烟尘四起。

  李青山满身灰土,显得狼狈非常,但是他的眼中,始终宁静如水,这样狂乱的攻击,当然伤害不了他,而这样惊天动地的战斗效果,正是他想要的。

  一个自知必死,做困兽之斗的五层炼气士,顽强的乎李青山的想象,哪怕是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也挥出一身惊人的战斗力。

  李青山现单凭炼气二层的实力,哪怕体魄强悍,也很难战而胜之。

  在浑厚真气的狂轰乱炸,李青山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终于被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在胸口,他没有控制身形,任凭身躯飞出百尺之外,重重的落在平台上,还不忘说一句:“好厉害!”

  这一番作为,当然都是有目的的,他是要光明正大的击杀钱延年,但绝对不能一招秒杀,故意要闹出一番动静来,撇清同**楼赵良青之死的关系,隐藏自己妖魔的身份。

  既能能向潜在的敌人示弱,来麻痹他们的神经,又能迷惑另一些潜在的敌人,让他们不急着向自己出手,给他更多成长的时间,这番算计不可谓不深。

  但李青山还没来得及为自己导演的这一出戏感到骄傲,看清四周的景象,露出愕然之色。

  浓重的血腥味笼罩了整个平台,湿腻的鲜血干涸黑,上千具尸,男人女人,大人孩,堆满了平台和山道,没有见过的人,绝想象不到这是怎样一副惨烈的景象。

  那是无数只手和脚,无数张扭曲狰狞的面目,和睁大不能瞑目的眼睛。李青山在堂中和钱延年做“生死搏杀”,对于堂外的喊杀声根本无暇顾及,几乎是充耳不闻,此时亲眼见到,纵然亲手诛杀过不少人,原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鲜血和死亡,也感到一种强烈的震撼。

  到底是谁?做了什么?

  月亮行出乌云,月光给一切镀了一层银霜,四周寂静如死。没有一声虫鸣蛙唱,仿佛自然界生灵也被骇住,不敢惊扰。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钱容芷正提着分水刺,将尸堆里,还在呻吟,还留有呼吸的侥幸生还者,一一送进地狱。

  钱容辉挣扎着后退:“不要,容芷,我们没有仇!”他是最先被卷入血腥狂潮中的人,但凭着炼气一层顶峰的实力,还是存活了下来,但一身真气已经消耗殆尽,浑身多处受伤,几乎没有一点力气。

  钱容芷却道:“四年前的秋天的八月十五,你骂了我一声荡妇!”分水刺毫不留情的刺入钱容辉的头颅。

  钱延年追到堂外,看见了这一幕,登时被定住,神智恢复了一线清醒,钱家,就这么完了?

  钱容芷回过头,望着钱延年,脸上没有恐惧,反而无比快意的道:“哈哈,爷爷,你看见了吗?你的孙孙都都死了!”

  一声狂嚎,钱延年陷入更深的疯狂中,不顾李青山,向钱容芷扑去。

  李青山握紧满是缺口的缭风刀,却没有劈出去,这女人心狠手辣,反复无常,屡次对他不利,他怎么可能再去救她。

  望着钱延年扑来,钱容芷摸出三张火符,化作火球击向钱延年。

  轰轰轰,三声爆炸,烈火冲天而起,气浪掀起残尸。

  但钱容芷还来不及高兴,便见钱延年硬生闯过火焰,稀疏的头全都被燎烤,满身都是烧焦的痕迹,却仍带着一身烟火,不顾一切的向她冲来。

  钱容芷脸上也终于露出一丝惧意,却没有逃,握紧手中的分水刺,穿出一道湛蓝光芒,刺向钱延年。

  忽而一株苍翠欲滴的青藤从地上生长出来,如蛇一样缠上了钱延年,他身上爆起庚金真气,扯断青藤,却也被阻了一阻,湛蓝光芒穿透的胸口,那本就被李青山刺穿的伤口,鲜血汩汩的涌出来,再也止不住。

  钱延年又向前走了几步,脚下长出更多青藤,将他团团缠绕,他像是深陷蛛网的飞蛾,挣扎的越来越无力。

  刁飞不知何时回来,右手持咒于胸前,全神贯注的盯着钱延年,那些青藤便是他施展出来的法术。

  李青山知刁飞修行的不是《先天凝气决》,这大概便是那青藤山的功法吧!

  钱容芷似也没想到这一击竟能起到效果,脸上浮起疯狂的喜色,却没有再冲上去补刀,而是谨慎的后退了十几步:“爷爷,你的妻妾儿女,全都在这里,看见了吗?就在你的脚边,哎呀,你踢到你那爱妾的头了。不过没关系,还有那些背叛钱家的叛徒,我也都帮你诛杀了,怎么样,钱家的恩情,我都报了吧!”

  钱延年嘶吼着,但他在与李青山的激战中,他早就接近油尽灯枯,那一扑已是他最后的余力,凭着一口深厚的真气吊命,死死的盯着钱容芷,仿佛要从她身上挖下一块肉来。

  但钱容芷只是笑语盈盈的絮絮说着:“记得以前你答应过我,说让我当钱家的家主,当然,我知道你是骗我的啦,你怎么可能让一个外人,还是女人当家主,不过现在,没有其他的人可以继承家主之位了,只能让我来了。”

  她又面露苦恼的表情:“不过现在钱家现在已经没有人了,这家主当着也没什么滋味,还是还给你吧,钱家第一任也是最后一任家主。”

  钱容芷每句话都像是刀剑一样,洞穿钱延年,让他浑身颤抖,但被击碎的下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仰头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被青藤完全吞没。

  ps:今天感觉好虚弱啊,不过是爆了一次而已,至于吗,简直弱爆了,还是要调整习惯啊!不过这几章写的还是蛮痛快的,我骨里果然还是很阴暗,很爱惨烈复仇什么的。再一次感谢大家昨天投出的月票,让我精神一振,小声问一句,今天还有木有了?向大家保证,恢复虚弱后,咱一定还爆!

  ..閣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