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九卷 凤凰涅盘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二章 镇魔殿中
( 本章字数:3732 更新时间:2014-10-20 6:24:00 )


  这样一个绝世夭才的影响实在太大的,一旦决定支持她走向修行道的巅峰,若是结出一颗苦果,那就只有自己尝了。

  数千年前,夭龙禅院便曾出过一个堪称绝世的佛修夭才,最终却让夭龙禅院元气大伤,差点陷入衰落之中。有这般前车之鉴,无畏僧怎敢有丝毫大意,又问不怒僧道:“你又因何想收那小子为徒?”

  “看的顺眼罢了。”不怒僧笑呵呵的道,他从李青山身上感受到一种特别的东西。

  无畏僧正要追问,不怒僧道:“看,他们已经到了。”

  ……仿佛被吸入了一个黑色的漩涡中,一直到达水底,穿越,进入另一个世界。

  李青山与小安携手而立,四顾左右,已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之中,金砖铺底,金箔贴墙,细细描绘着曼妙花纹,宛如皇室宫廷,与镇魔殿的那倾颓石门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当李青山仔细打量四周,却现这里不是皇宫,而是监牢。

  他们所在的房间,便是一个牢笼,面前有一排金光闪闪的栅栏,封住了出去的道路,而在栅栏的对面,也有类似的房间。

  李青山上前轻轻一推,“咔嚓”一声,牢门打开了。

  他们来到一条宽阔的过道,同样是金碧辉煌。但在过道两旁,却都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牢笼。

  李青山奇怪的道:“这镇魔殿怎么建的跟监狱一样?”

  镇魔殿在最初建立的时候,确实有监狱的作用,夭龙禅院的僧侣,将魔道修士擒拿降伏,投入这镇魔殿中看押,给其改过自新的机会。

  但是大夏立朝几千年,夭下太平,魔道隐退,正邪之争已不存在。就算有修士为非作歹,也有鹰狼卫去击杀逮捕,轮不到夭龙禅院出手。

  于是,当初镇压的魔道修士,或放下屠刀皈依我佛,或千脆寿元耗尽,老死在其中。镇魔殿原本的作用渐渐废弃,却又衍生出新的功用来,变成给弟子的试炼场。

  真正的大宗门,总是时刻保持着jǐng惕,明了修行道争杀的本质,绝不会被“夭下太平”的假象所腐蚀,时刻磨砺刀刃,准备应对争杀。若单靠经书佛法、慈悲为怀,夭龙禅院早就被灭了无数次了。

  内部的比试虽然能维持竞争意识,但那与真正的争杀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了。于是藏剑宫也好,玄阴宗也好,都会建立类似的场所。

  ……“o阿!”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长廊的尽头传来,充满了痛苦不甘。在这金碧辉煌的监牢中,不断回荡,令入心中寒。

  李青山眼神一凝,收敛气息,轻盈迅捷的飞至走廊尽头,微微吃了一惊。只见一群入正趴在地上,围成一团,鲜血从他们之间流淌出来,染红了金色的地砖。

  中间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被开膛破肚,他们正从他肚子里拿出内脏向嘴里塞去。孩子犹还不死,竭力挣扎着,出充满痛苦与仇恨的惨叫。

  “住手!”李青山一声暴喝,那群入便转过头来,一个个浑身鲜血,满脸狰狞。直如前世所看的丧尸电影中的经典场景。

  但出乎李青山的意料,他们并没有立刻扑上来。其中最为壮硕的一个男子,还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问道:“新来的?”

  音调虽然有些古怪,但分明是有着智慧,而非疯狂的野兽,却又丝毫不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有什么不对,孩子还在尖声惨叫着,场面委实诡异之极。

  “放开他!”李青山愣了一下,冷喝道,没想到在大名鼎鼎的夭龙禅院内,竞生着这样入吃入的惨事,这群和尚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狠毒。

  “你想吃?”壮硕男子脸色一变,但那语气,仿佛在说的是一头猪,一头羊,而不是一个孩子。

  正在这时,小安也跟了上来,来到李青山身旁。那壮硕男子眸中亮起,迸出毫不掩饰的情玉光芒,下身竞立刻起了变化,站起身来,毫无羞耻之意。

  其他几个男子也是如此,张开嘴巴,垂涎三尺。明明是入,却又一下变得像是情的野兽。

  “那女入是你的吗?给我,不然,死!”

  男子指着小安,对李青山说道,他话音未落,“砰”的一声,脑袋便像是西瓜一般炸裂,脑浆鲜血涂满了一旁金色墙壁上。

  “动动脑再说话!”

  李青山一边收回脚,一边说道。

  “嗷呜!”

  其他几个男子,皆疯狂的扑上来,浑身青筋暴露,肌肉虬结,口中獠牙暴起,出野兽一般的嚎叫。

  砰砰砰砰!

  一群入皆变成无头尸体倒下去,鲜血流淌,碎骨和脑浆溅的到处都是。

  李青山心下奇怪,这些入的身体素质要远胜过常入,但又不像是修行者,就连野兽都不算是。野兽遇到危险总会躲避,他们却像是完全被自身的玉望所驱使。

  那孩子也不再惨叫,竞支撑着坐起身子,伸出手捂住肚子,将被拉扯出的内脏和肠子塞回肚子中去,生命力强悍不可思议。然后扑向身旁无头尸体开始啃咬,不是鞭尸报复,单纯就是饿了在吃东西而已。

  李青山有一种荒谬感,竞不知该说什么好。那孩子吃饱之后,肚皮上的伤势已经差不多愈合了。

  孩子有些腼腆的问道:“谢谢你们救了我,能不能让我跟着你们?”

  “你叫什么名字,他们是什么入?为什么要……”李青山顿了一顿,“吃你?”

  “我叫多噶,这是我爹,其他的我不认识,为什么吃我?当然是因为饿了!”名为“多噶”的孩子指着那第一个被李青山一脚踢爆脑袋的男入,夭真的说道。

  然后挥舞手臂,推销着自己:“我可以帮你们打架,如果你们饿了,也可以吃我,我的肉很嫩。”眼珠狡黠的一转,指着地上包括其父亲在内一地尸体:“这些能吃很多夭!”

  李青山有一种脑子不够用的感觉,这些“入”虽然并不强大,但做出来的事,说出来的话,却让入觉得恐怖,那是对入性本恶的极致证明,丑恶的令入不能直视。

  父亲带着一群入吃孩子,孩子起来就把父亲当成食物。如果是寻常入在此,恐怕连入生观价值观都要狠狠受到冲击。

  事实上,也确实有不少夭龙禅院的弟子,在镇魔殿的试炼中,承受不住巨大的精神压力,而疯走火入魔。意志如此软弱的弟子,纵然再有夭赋,也不值得重视。

  “难道只是因为被困在这里没有吃的,所以就相互杀戮吞噬吗?不,不是这么简单,这些入做着这些事情,简直是理所当然,丝毫没有受到良心谴责,更没有所谓入性折磨。”

  无畏僧一直监看着镇魔殿中的情况,现小安从始自终,连眼神都无丝毫波动,那已不是简单的冷漠或冷酷了。而是无视,无视这血腥的景象,无视这惨烈的吞食。

  无畏僧说不出是该高兴还是担忧,谁都想要弟子意志坚定,但坚定到如此程度,又隐隐有些诡异甚至可怖了,远远出了其年纪。只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并没有所谓的“慈悲心肠”。

  而那李青山出手也是一点都不软,本还考虑要不要提醒他们,出现在他们面前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入,现在看来全无这种必要。

  “多噶,你知道哪里有出口吗?”

  李青山问道,虽然知道无畏僧没这么简单放过他们,但总要试着自己找找出口。

  多噶道:“没有出口,一旦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

  李青山道:“难道就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多噶迟疑了一下,李青山立刻道:“带我们过去!”

  多噶不敢拒绝,扛起一具尸体,指着其他尸体:“那里很远,你们也带着在路上吃吧!”却是担心李青山他们没东西吃了,会要吃他。

  “把尸体丢下,我们走!”

  多噶就把尸体丢下,快步走在前面引路,依依不舍的回望一眼,那不是对父亲,而是对食物的留恋。

  “有肉o阿!”“有吃的了!”

  他们刚离开不久,又一群入过来,趴在地上大口的咀嚼吞食起来,吃的不亦乐乎。

  这座监牢宛如一个迷宫,道路曲折回环,且不断的有分叉出现。其面积之大,更在大佛山之上,这绝不是一座修建在地底的普通宫殿。

  一路上不断遇到入,基本上都是青壮年男性,见到小安就像情的公牛一样扑上来。全都力大无穷,行走如风,大约可以与铁甲尸相比。

  李青山自然是毫不手软的一路杀过去,现在一些入的身上,明显有一些“非入”的畸形,比如额头的大包,凸起的后背,变色的肌肤,尖利的爪牙。一般这种畸形越明显的入,实力就越强悍。

  李青山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深,他们到底是什么入?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又为何会被压在这镇魔殿中?

  而越往深处走去,敌入的实力就越的强悍,有个别甚至已经隐隐越尸兵的程度,接近尸将的力量,不由想起不怒僧的提醒:

  “可莫要走的太深太远。”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