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九卷 凤凰涅盘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七章 洞中
( 本章字数:3716 更新时间:2014-10-20 6:24:00 )


  李青山没少到如心的洞府参观,那里的布置相当简单朴素,几乎没有任何用的装饰,墙壁还保留着石刻的痕迹,而桌椅都是直接凿石而成,其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方便修行。[]

  同为女子,秋海棠的洞府则完全是另一种风格了,虽然也是在山中凿洞而居,但石壁打磨的光可鉴人,到处都装饰着繁复华美的花纹,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花香。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一件件高大精美的实木家具,错落分布在洞窟的大小房间。

  李青山不理会秋海棠的眼神,仿佛到了自己家一般,四处闲逛着随手打开了几个,现大都是衣橱,其中分门别类,有专门放披风的,有专门放裙子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几乎不能相信女人的衣服类别竟能有这么多种,而每一种她都有上件。

  李青山又走到一个衣橱前,正要伸手开启,秋海棠急忙过来背靠着衣橱,“我已经给你倒了茶了,你老老实实坐一会儿不行吗?”

  “茶有什么滋味,要喝就喝酒!”

  李青山扬眉道,因为恶风与恶丹的缘故,酒宴不得不中断两次,最后前结束但他还没有喝到尽兴呢?倒不如说,他的兴致反而变得更高,如果有什么比看狂妄的敌人愤怒失态更快意,那必然是亲手斩杀敌人。

  而今夜,这两者他都体验了。

  “好,我给你拿酒。”

  秋海棠对面前这头强大的妖魔没有丝毫办法,唯有低头在宝囊中翻找,找出一坛灵酒来递给他,李青山拍开泥封,咕嘟嘟饮了几口。

  “这总行了吧,快去坐着,我还要收拾呢!啊!”秋海棠觉得腰肢一紧,身不由己的扑向他怀中。傲人的酥胸紧紧贴在他的胸口,虽隔着几层纱衣,也难挡那柔软而又充满性的曼妙滋味。

  李青山将手指一挥,衣橱开启,不禁哈哈大笑,只见其中放的是一件件亵衣,难怪秋海棠如此紧张。

  “放开我!”

  秋海棠脸色酡红,努力挣扎着。但哪里挣脱的开,酥胸挤压着只是让李青山越享受,随手从衣橱中取出一件淡粉色的亵衣来,小小一件亵衣也绣的极为精美,更兼得轻薄如丝。

  不由想象其穿上秋海棠身上,会是什么样子。她现在身上穿的,会是怎样一件呢?李青山低下头,从上方望下去,能见到一抹雪白幽深的沟壑。

  “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秋海棠脸色更红,挣扎的更厉害,眼神羞涩慌乱,哪还有昔日秋门主的从容,却比任何媚惑都令人心动,李青山小腹中升起一股燥热。低下头道:“再乱动我可不知道我会做什么?”

  “你……你……”

  秋海棠也感觉到他身体某处的变化,登时不敢乱动,有一种刚出狼窝,又入虎口的感觉。这头凶猛的虎,轻易将一群豺狼撕碎,但她这头羔羊的境况,并没有丝毫变化,唯一的不同只是她主动投入虎口。

  李青山抽抽鼻子,嗅到一股馥郁的香气。仿佛是花香却又有些不同。其实在方才的酒席上,她在一旁陪酒时。他就嗅到了她身上的香气,原本还以为是脂粉香,但仔细看来她几乎是未施粉黛。

  而凭借敏锐的嗅觉,那香气也非某种香水,而是从她身上传来,埋她颈窝间,香气盈满口鼻,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更是觉得肺腑皆香,鼻尖嘴唇触及她脖颈的肌肤,更是细如羊脂。

  仿佛一头猛虎轻嗅海棠花瓣,甚至不敢嗅的太过用力,生恐破坏了柔嫩花瓣,忽然感觉她的身躯微微颤抖。

  李青山抬起头来,只见她双眸紧闭,长长的睫毛宛如小扇子般颤动着,不禁笑道:“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

  秋海棠睁开眼睛:“我不是怕!”

  李青山笑着将酒坛送到她唇边,秋海棠倔强的别过头,大大的眼眸上笼上一层雾气,原以为他会继续用强,没想到他却放开了她,微笑道:

  “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女孩似的哭哭啼啼。”

  “我原本还以为你是个好妖怪,没想到……没想到也如此可恶,简直跟那恶丹没有任何区别!”

  秋海棠一手捂着脖颈,脸色通红,想起第一次相逢,那时候她也是濒临绝境,他从天而降救了他,更不吝言语的开解她的心绪,哪像现在这样!

  “总比恶丹强些,快去收拾东西吧!”

  李青山笑道,随手将那件亵衣塞入怀中,着酒坛继续转悠,这洞府的建筑规模极大,他拾级而上,穿过月门,来到最顶端的一个房间门前。

  推开房门,一片银色的月华溢满了整个房间,抬起头便能看到天空的星月,顶部是一大块经过特别炼制的透明水晶,是以能够看到天空,而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房间中央摆着一张软榻,想来是既是休息也是修行之处。

  李青山枕着手臂,翘着二郎腿,躺在软榻上,一边饮酒一边望着苍穹,思绪飘荡了很远。

  过了一会儿,秋海棠回来:“我收拾好了,我们走吧!”嘴唇微撅,神情颇有些不满,心中默默道:“除了他之外,谁也不能保护我,我要跟着他也是没办法的事。”却不敢承认在自己的心中隐隐有些期待,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这么急做什么?”李青山凝望星空出神。

  “再呆下去,恶丹可能会追来,他估计已经知道恶风他们不杀的事了。”秋海棠走到他的面前来。

  “那再好不过,放心,有我在,谁伤不了你。”李青山忽然抛开酒坛,将她入怀中,翻身将她的娇躯压在身下,俯身在她耳畔道,体内一股强烈的**灼灼若烧。

  “你虽然救了我,我没办法现在只能跟着你,但若要用强羞辱我,我宁愿一死!”秋海棠闭上眼睛,一副要觔戮鸵宓募苁啤?

  李青山觉得十分有趣,捏捏她的下巴:“你以为想死就能死的了吗?我说过谁也伤不了你,包括你自己!”

  “你说话算数?”秋海棠豁的睁开眼睛,倒映着月华,熠熠光。

  “当然!”

  “那你呢?”

  “我怎么了?”

  “如果是你伤了我呢?”

  李青山笑道:“我怎么舍得。”

  “你现在就伤了我的心。”

  “真是机灵!”

  李青山哑然失笑,捏捏她的鼻子,按捺住心中**,翻身躺在一旁,手臂绕过她的肩膀,将她揽在怀中:“这样可算伤你的心?”

  秋海棠见自己的话起到作用,心中微微得意,却也明白他若真要大施淫威,哪里是凭几句话能够阻拦的,唯有乖乖依偎在肩头,暗暗对自己说:“我这么做也是权宜之计,免得惹恼了他。”

  房中一片静谧,李青山仰望群星,又想到了九天之上,不知道哪里会是什么样子,想到了牛哥与小安,不知他们现在过得可好?最后满天星辰又变成韩琼枝怒的脸,心道:“琼枝啊琼枝,反正你也准我逛**楼了,我不过是找了门主来陪罢了。”

  最后心思又回到现在,恶丹姒庆都是大敌,必须尽快的高修为,家经院的事,最多再花半天处理一下,然后就去寻如心,修习水之道。

  秋海棠睁着眼睛,凝望着他思索的面孔,渐渐地对这个姿态不再抗拒,反而有些安心的感觉。

  “你为什么会来**楼?”秋海棠打破沉寂,问出心中最大的疑惑。

  “碰巧遇到。”李青山笑道。

  “怎么会那么巧?”秋海棠不信。

  “我知道新的如意候要来,也一直在进行打探,知道你在侯府受了委屈,专门来安慰安慰你。”

  李青山信口胡编,没想到秋海棠竟十分相信,露出感动之色,身体贴近了他一些:“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我以为你早把我忘了。”

  李青山心中暗笑,含情脉脉的道:“不过看你已经另结新欢,就唯有在黑暗中默默守望了。”

  “另结新欢?什么时候?”秋海棠被人冤枉似的睁大眼睛,听他说一直藏身黑暗中守望,心中微甜。

  “你对你身边那个男人,不是殷勤的很吗?”李青山故意装作吃醋的样子。

  “你说的是李青山啊,你不要多想,他是我的恩人,他为了我冒生命危险得罪恶丹,我心中过意不去,设下酒宴向他致谢,并没有什么别的心思,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可是很想杀了他呢?”

  又说了同李青山相识的过程,就连帮她诛杀魏中元的事也不隐瞒。秋海棠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解释的那么认真,但看他的不满的神情,不禁嘴角微勾,对于他方才的轻薄,也不生气了。

  “这么说,我倒要好好感谢他一番喽!”

  李青山本是玩笑,但听到这里,心情却有些古怪,听得出来,秋海棠对李青山真的是没有一点别样心思,反倒是对他这个没见过几面的北月,怀有丝丝情意。

  照理来说,北月救她不过是举手之劳,李青山却真是冒了生命危险。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