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圣传》->第十一卷 盖世妖王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九章 荡魔(七)
( 本章字数:3793 更新时间:2014-10-20 6:28:00 )


  李青山蓦然回首,却只看到南海神尼扑向小安的背影,亦未料到南海神尼的执念竟如此之深,不过却也不太担心。

  律宗的术法虽然玄妙非常,凭他现在的反应与速度都只能硬抗而无法闪躲。但也有其致命弊端,一是使用的次数有限,二是如果被强行破除,施法者就会受到反噬。

  昔年火融山一战,李青山虽然赞叹南海神尼的手段,但也将这两点弊端看的极为分明,而果然如小安所说,南海神尼并非能征善战之辈,将他困住趁机去对付小安,看似聪明,但小安也不是吃素的,将她逼入战局,只会加速失败而已。

  小安轻轻挥手,一串骷骨念珠飞散而出,化作一个个狰狞的骷髅头,头颅中燃烧着三昧白骨火,嘎嘎怪笑声摄人心魄,盘旋飞舞着结成骷骨魔阵,将她护在中央。

  “邪魔外道,律令禁止!”

  南海神尼一声厉喝,顿时将骷骨魔的怪笑声压下,金光弥漫之处,骷骨魔便如陷身泥沼,整个骷骨魔阵运转的速度都缓慢停滞了下来,阵不成阵。

  “佛法无边,律令降魔!”

  南海神尼将手中的经书向空一抛,飞散成一片片金灿灿的书页,大如门板,将小安团团围住,包夹过去。

  小安不为所动,一挥血海幡,一条血河呼啸而出、左突右冲,支撑着金色书页,非但不受佛光克制,污秽血水飞溅。连佛光也为之黯淡。

  “逆徒!”南海神尼越发痛心疾首,手中蓦然多了一柄戒尺,竹木所制,漆黑油亮,上面刻着四个字“摄心为戒”,看起来并不出奇,但散发出古拙深奥的气息,赫然也是一件佛宝。

  “戒!”南海神尼高高举起戒尺,猛然吐出一字,戒尺吐出万丈光芒。带着无比慈悲之意。向小安当头劈下。

  戒尺所到之处,骷骨魔阵当即溃散,滔滔血河被一分为二,声势肃杀庄严。犹如天劫神罚。浑然不在分海剑之下。

  “弑!”小安挥起弑佛剑。将毕生剑道融入这一剑中,迎向戒尺。

  锵!尺与剑相击,师徒二人。面面相对,相隔咫尺,却又远似天涯。

  南海神尼脸上充斥着肃杀悲愤,小安则褪去了绝色容颜,还原成一副没有任何气息的白骨。

  南海神尼性情严厉,小安就更不用说了,即便是在这十余年的云游生涯中,也罕有如此接近的时刻,然而这一番亲近,却是要置对方于死地。

  相持不过刹那,气浪呼啸席卷,小安随之被击飞出去,坠落在林海之间。

  轰然一声巨响,千棵巨木摧折,陷出一个大坑。

  戒尺上崩出一个黄豆大小的缺口,弑佛剑上也出现了一道骨裂。

  小安现在的实力还不能与含怒出手的南海神尼相抗衡,然而也并不需要她抗衡太久。

  南海神尼正要继续追击,忽然捂住胸口,闷哼了一声,口中泛起丝丝甜意。

  李青山虎躯一震,强行从南海神尼的戒律中挣脱,虽然单单在力量上,他还不及当日火融山那一尊火焰巨神,但是南海神尼分神去对付小安,戒律的力量便大大减弱。

  眼看小安被击飞,李青山也是大怒,“老贼尼,你这是找死!”深吸一口气,用力一吹,一股狂风呼啸而去,如一条百里长蛇,扭曲卷动着冲向南海神尼。

  虎魔吹息!

  南海神尼伸手一招,片片金色书页,挡于身后,又举起戒尺向小安扑下。

  小安仰面望去,心中默默道:“师傅,夹击之势已成,你能支撑多久呢?”右手斜向下一挥,一个个骷髅头冲向金色书页,死死咬住每一片书页。吹息风再无拦阻,长驱直入,击向南海神尼背心。

  南海神尼恍若未知,眸中只有小安,充斥着恨铁不成钢的愤怒,戒尺再一次击下。

  轰!

  霎时间,深坑变大变深数倍,千百株参天巨木,像是稻草一般扑倒。

  深坑底部,小安单膝跪地,双手持剑,横挡戒尺,剑锋上裂缝扩大,似乎随时都会支撑不住而断裂,她眼窝中的三昧白骨火依旧安静燃烧,

  狂风呼啸降临,轰在南海神尼的身上,缁衣翻飞,猎猎作响,护体佛光摇摇欲坠,严厉枯槁的脸上被风划出一道血痕,她恍若未觉,就连狂风声也压不住她的怒喝:

  “逆徒,还不给我跪下!”

  小安支撑不住,双膝落地,眼窝中闪烁着苍白的火光,即便是以她的聪慧,也没有料到南海神尼会如此不顾一切要杀她,不过转念一想,谁让自己修的是这门功法呢!

  “找死!”李青山随着狂风从天而降,羽翼舒展到极致,挥起的拳头完全笼罩在震波之中,大力与神通已是毫无保留,发挥到极致,狠狠轰向南海神尼背心。

  南海神尼不是妖王魔王,体魄算不上强悍,若被这一拳轰中,肉身立刻便要崩溃,连神魂都要受损。然而她却似疯魔了一般,眼中只有小安,根本没有闪躲的意思。

  李青山忽然眉头一皱,变拳为掌,令震波消散,又收了三分力气。

  砰的一声,南海神尼喷出一口鲜血,隐隐透出金光,落在小安的白骨之躯上,但立刻便被三昧白骨火消融。

  小安反手一剑,直刺南海神尼眉心!

  眼看南海神尼要被一剑破颅,横空伸出一只大手,稳稳抓住剑锋。

  小安望了李青山一眼,李青山轻轻摇头,放开弑佛剑!

  “神尼,你不是我们的对手,今日本该将你杀了,但念在你对小安的恩情上,且放你一条生路,不要再来与我们为敌了!”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这个道理李青山自然明白,但关键在于何时该包容,何时又该决绝,身受重伤的南海神尼已构不成任何威胁,这本该是击杀她的最佳良机,但他恩怨分明,哪怕是有无穷后患,也不愿做违心之事。

  “一意啊一意,十余年朝夕相处,就连一个妖魔都记挂在心,你竟如此狠毒无情!”

  南海神尼口中鲜血流淌,直直望着小安,神情不胜悲苦,小安那一剑虽未伤到她,其中透露出的冷酷无情,却深深伤了她的心。

  李青山看在眼中,也不胜唏嘘,但是却十分明白,小安并不是狠毒,而是无情无性。

  “我的性情师傅不是一向赞许有加吗?”小安平静的道,她随南海神尼云游这些年,也历经了不少红尘俗世的纠葛,但向来是宠辱不惊,点尘不染,令南海神尼非常赞赏,觉得这是一个律宗弟子该有的风范。

  “我错了,无情之人又哪来的慈悲之心!”南海神尼忽然话锋一转:“罢了罢了,一意,从今日起,正式收你为亲传弟子,传承我的衣钵,你可愿意?”

  李青山微微一愣,这老尼姑的态度转变还真够快,来硬的不行就准备怀柔吗?心里觉得有些不妥,但立刻便打消疑虑,有他在这里,就算这南海神尼想要拉他们同归于尽都做不到,最多让自己涅槃一次。

  如果这南海神尼这这么想死,那也刚好,他绝不会拦着,但想来她也不会如此不智,便对小安微微颔首。

  “弟子愿意。”小安双手合十,低下头来,既然他不愿杀南海神尼,那么缓和彼此的关系,便可让南海神尼继续保守秘密。

  “好!”南海神尼笑了一声,脸上的悲苦之色忽然烟消云散,恢复庄严肃穆的神态,伸出枯瘦的右手放在小安的头顶:“现在我便传你律宗功法……”

  传完功法,南海神尼又道:“相有形状,览而可别。前明戒法,但述功能;次明戒体,唯论业性;后明戒行,略示摄修。若非辨相,则法、体、行三,一无所晓,何以然耶?法无别法,即相是法;体无别体,总相为体;行无别行,履相成行……”

  李青山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安,只见南海神尼枯瘦的右手忽然化作金色液体流淌而下,仔细望去,那金色液体是由无数细如浮尘的梵文汇聚而成,直浸入白骨之中,小安猛然握紧弑佛剑,却又动弹不得。

  李青山已上前一步,钳住南海神尼的手腕:“神尼,都到了这一步,你还想耍什么花招!”另一只手握紧成拳,下定决心,她若再不知好歹,便不再留情了。

  “我知道凭我一己之力,不是你们的对手,也没什么花招好耍,不过她既然是我的弟子,我当为她负责到底,一意啊一意,到底是怎样的魔功才会将你变成如此模样呢?”

  “放手!”李青山一拳轰出,直接贯穿南海神尼的身躯,却没有击中实物的感觉。

  南海神尼脸色平静如初,没有丝毫痛苦,甚至有一种超然之气,大彻大悟。

  “一意,你我师徒缘分已尽,虽然只得片刻,但相信这便是我佛慈悲,让我来挽回于你。你以后要传承戒律,一心向佛。”

  说到这里,忽然浑身大放光芒,化作无数金色梵文,涌向小安,将一身修为尽融入她的身躯中,仿佛为白骨镀上一层灿金,这是一颗舍利,也是一道律令,一种禁制。

  戒尺落地,片片书页飘散而下,又合成一本经书,落在小安的面前,李青山将她抱起,关切道:“你没事吧!那老尼姑做了什么?”

  “原来,她并不想杀我。”小安怅然若失的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