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大道朝天》->第二卷 苏幕遮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九章 云胡不喜
( 本章字数:2600 更新时间:2018-6-23 10:11:00 )

  铃声很动听,较诸今日梅会上的那些琴声分毫不差,而且别有一种妙处,使人闻之心静,梅林四周的空气里,仿佛荡起层层无形的涟漪,拂平小湖的水面,清心之余,那些阵法气息的残余也渐渐消失,再无痕迹。

  很明显,这些阵法是被悬铃宗的高手强行破掉,想来那位高手此时已经闯了进去。

  悬铃宗与青山宗世代交好,赵腊月有些担心,伸手握住井九的手,驭剑而起。

  一道红色的剑光照亮旧园,循铃声而去,清风微起,瞬间平息。

  旧梅园深处,有片寻常不出奇的小湖,湖畔是些杂乱生长、谈不上好看的梅树,梅林里隐约可见一座小庵,也无甚特别。

  林外通往小庵的道路被人拦住了,双方正在对峙之中。

  “凭什么我们不能进去?”

  一位妇人满脸寒意说道,看似瘦弱的身躯散发着极强的威势。

  妇人正是当年参加青山试剑大会的那位使者。

  站在她身边,那位清丽小脸上满是不耐的小女孩,自然便是曾经答应送井九与赵腊月铃铛的小姑娘。

  站在石道之上的是位老太监,他不见得就是那些阵法的布置者,但很明显,他同样想要拦住悬铃宗的这两个人。

  老太监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说道:“有贵人在林中赏花,烦请稍候。”

  那位妇人冷笑说道:“不要以为抬出宫里的贵人便能吓住我们,旧梅园何时变成了皇家的禁地?”

  小姑娘哪里耐烦等下去,直接说道:“翠姨,不要和他们废话,我们直接进去。”

  老太监抬起头来,眼里精光暴射,喝道:“谁敢?”

  随着这两个字,树林里的气息忽然变得纷杂起来,隐隐可见十余道人影,从气息分辩应该是宫里的侍卫强者。

  便在双方剑拨弩张之时,忽然生出一阵清风,水面再次生起涟漪,把突然出现的红色剑光散射成无数片枫叶。

  剑光骤敛,湖畔出现两道身影。

  赵腊月说道:“谁敢?”

  同样的两个字,老太监的断喝充满威势,她的语气却寻常,轻描淡写、毫无气势。

  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老太监自己与树林里的那些皇宫侍卫,都觉得她问出的这两个字才是真正的难以应对。

  或者说,没有人敢回答这个问题。

  说完这句话,赵腊月才想起来松开井九的手。

  老太监的视线落在她与井九的脸上,再想着那道红色的剑光,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神情骤变,赶紧举手示意树林里的侍卫不要妄动。

  那个小姑娘看到赵腊月,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跳着来到她身前,牵起她的手,问道:“你们不是在梅会上吗?”

  赵腊月说道:“我来看看。”

  “你们也知道了?”

  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为了这个消息,宗里花了不少代价,答应了不外传,所以不好去通知你。”

  赵腊月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表示没事。

  做完这个动作,她才觉得有些奇怪,为何自己会如此习惯这样的亲近动作,下意识里看了井九一眼。

  老太监也在看井九。

  那张在传闻里已经被形容的无比夸张的脸,真实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才知道原来那些形容全不夸张。

  更准确来说,看到井九的脸,他才知道真正的极致是无法形容的。

  就算他是个太监,而且已经老了,也要用些心力才能重新收拢心神,躬身说道:“还请二位稍候,待老奴通知……”

  确认了赵腊月与井九的身份,他的态度变得很恭敬,准备让侍卫通知树林里的贵人,然而贵人两个字他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因为井九不想等了。

  对井九来说,时间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同时也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值得耗费时间来等待的事物有很多,比如初雪,比如道树初成,比如积沙,比如十岁回来,但绝对不包括等着通报。

  赵腊月也是这样的人。

  他们沿着石道向着树林里走去。

  老太监有些犹豫,终究没敢继续拦着,侧身让开了道路。

  悬铃宗的小姑娘牵着赵腊月的手,跟着一起走进树林,经过老太监身边的时候,得意地哼了一声。

  石道向着梅林深处延伸,明明树木有些稀疏,但很快便看不到后方的景物。

  树林深处有道竹墙,石道穿过竹墙,通往庵内。

  竹墙那边安静冷清,看来那位老太监与侍卫们没有被允许进来。

  那位妇人有些惭愧说道:“还是青山宗的份量重。”

  赵腊月说道:“翠师姐言重,两宗行事风格不同而已。”

  妇人明白她的意思,心想确实如此,只是不好接话。

  小姑娘却不在意这些,直接说道:“不错,姆妈一直念叨,说你们的口头禅太可怕,动不动问人想不想死,行事又太暴力,动不动就让人死,实在是有些恼火,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别跟你们学。”

  妇人苦笑无语,望向赵腊月准备解释几句,却不料赵腊月听着这段话,竟是很认真地想了想,说道:“有道理。”

  小姑娘有些意外,说道:“姐姐,难道你准备改?”

  赵腊月又想了想,摇头说道:“虽然有道理,但没法改。”

  小姑娘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问道:“为什么?”

  赵腊月说道:“因为世上该死以及想死的人太多。”

  小姑娘注意到她的眼睛黑白分明,很是精神,有些羡慕,或者说向往。

  ……

  ……

  庵前有棵树,已经开花,花瓣落在树下,粉粉点点,很是好看。

  没有树下的那位丽人好看。

  那位丽人转身望来,眉眼美极,较诸井九也只稍逊几分,更重要的是,她神情憨直,自有一派天真烂漫之感。

  这样的美人,往往最被男子喜欢。

  所以悬铃宗的小姑娘不喜欢她,赵腊月也不喜欢她。

  那位妇人上前,行礼说道:“见过贵妃娘娘。”

  小姑娘在赵腊月身边低声说道:“她就是那个最受宠的胡贵妃。”

  赵腊月闻言微怔,再次望向树下。

  恰在这时,那个丽人也向她望了过来。

  两道视线穿过随风飘落的花瓣,相遇。

  庵前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