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万界天尊》->正文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十六章 群狼突击
( 本章字数:5054 更新时间:2019-8-9 15:01:00 )

  州兵和凌家私军的大战再次爆发,四百多州兵四面合围,悍然发动了最后的猛攻。

  官道上,喘息声,怒吼声,谩骂声,金铁撞击声,肌肉撕裂声,骨骼断裂声,还有武技气劲破空带来的奇异啸鸣声持续了一刻钟。

  除了凌福,凌氏的铁甲悍卒全都倒在了地上。

  满脸狞笑的州兵战士悄无声息的举起大刀重斧,将凌氏悍卒的脑袋一个接一个的砍了下来,整齐的码放在官道上。

  乢州乃边荒之地,民风彪悍,州兵也染上了几分悍匪和莽荒遗民的作风。剁下敌人的脑袋以震慑敌人,这已经是不成文的传统。

  凌福面色惨白的看着李啸鲮和他的两位副将,惨白的嘴唇急速的蠕动着:“怎么没来呢?怎么可能不来呢?凌岳少爷和他们说好的,这是一定要来的!怎么能不来呢?”

  李啸鲮‘呵呵’笑着,他的两位副将甩了甩胳膊,将护臂上粘着的血浆抖落了一些,也放声笑了起来。不管凌福怎么想,这一场因为一万五千两赤金引发的血战,终究是他们赢了。

  除了刚开始李啸鲮统辖的州兵被怒焰冲突袭,损失大了一些,后来的四百铁甲州兵只是受了一些微不足道的轻伤,连一个重伤的都没有。

  “此战,可谓全胜!”李啸鲮抚摸着铁戟,看着浑身是血,胸膛上、肚皮上裂开了老大伤口的凌福放声笑道:“儿郎们,回去后本将重重有赏!”

  李啸鲮放声笑着,他麾下的州兵战士也按捺不住的低声欢呼起来。

  李啸鲮对麾下儿郎向来慷慨,从来不会吝啬赏赐。

  一万五千两赤金的战利品,每个州兵只要能得到一两金子的赏赐,就足够他们好好的潇洒老长一段时日。

  “哈,都尉说得极是!”李啸鲮的一位副将‘呵呵’笑着,他的身体突然晃了晃,吧嗒了一下嘴诧异道:“怪也,我舌头怎么发麻?还有,这火箭的光怎么暗了些?”

  李啸鲮定睛看去,就看到两个副将的面皮上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气。

  “呃?副都尉说得是,怎么,怎么咱们身子都麻木,发冷!”好几个州兵中的十夫长、百夫长齐齐惊呼出声。刚刚一场鏖战,这些州兵固然占了绝对上风,但是凌氏的私兵拼死反击,多少在他们身上留下了轻重不一的伤痕。

  好些州兵拉起了面甲,大口大口的吐着黑血。

  他们只觉五脏六腑都好似火烧一样,烧得浑身难受,热血不断的顺着嗓子眼涌出。但是他们的身体却一片冰冷,肌肉筋骨都麻痹了,冷气好似无数刀子在筋骨之间乱钻,痛得他们眼前一阵阵发黑。

  “凌福!”李啸鲮突然醒悟,他弯腰抓起一柄凌氏私兵使用的长矛,借着昏暗的灯火仔细的端详了一番,他气急败坏的指着凌福破口大骂:“你们的兵器上,淬毒!”

  凌福气喘吁吁徐的看着李啸鲮,眯着眼‘咯咯’怪笑道:“嚇,咱凌氏的是私兵,只求杀人爽利,可不像大晋的官兵,要照顾朝廷的颜面。兵器淬毒算什么?只可惜那些怒焰冲没能杀了你这群混账玩意儿!”

  ‘咚咚’声不绝,一个又一个州兵不断倒地。

  刚刚一场鏖战,所有州兵浑身血气沸腾,血液流动的速度比平日里加快了许多。伤口上的剧毒顺着快速流动的血气瞬间流转全身,只要是被凌氏悍卒兵器所伤的州兵,短短十几个呼吸间接二连三的倒在了地上。

  不多时,官道上还能站立的州兵战士只剩下了百人出头。

  这些州兵运气极佳,在战斗中并没有受到半点儿皮肉伤损,这才没有被剧毒所伤。

  李啸鲮的两员副将艰难的扯开腰间牛皮囊,掏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黑色丹丸塞进嘴里,一声不吭的盘坐在了地上。不多时他们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吐出来的全都是黄汤绿水散发出刺鼻臭气的莫名玩意。

  大量粘稠的汗水不断从两员副将额头上深处,他们身上喷出了刺鼻的腥臭味,可见他们体内的毒有多么歹毒、多么猛烈。

  李啸鲮举起了长戟,怒吼着向凌福冲了过去:“解药,凌福,该死的下贱厮,解药!”

  凌福‘咔咔’笑着,艰难的举起蛇骨鞭应付着李啸鲮暴风骤雨的猛攻:“解药?杀人的玩意,谁会带解药?就算有,你伤损了这么多人,我怎可能带这么多份解药在身上?”

  轻叹了一口气,在李啸鲮和两员副将的围攻下已经精疲力尽的凌福突然丢下蛇骨鞭,张开双臂向李啸鲮的长戟迎了上去:“反正,今日损失惨重,俺没脸回去哩。李啸鲮,陪俺一起死呗?”

  长戟洞穿凌福的胸膛,凌福身后喷出了大片血水。凌福两条肥胖的胳膊怪异的膨胀着,喷出大片血雾,犹如两根攻城锤,一左一右狠狠的轰在了李啸鲮左右软肋上。

  一声惨嚎,李啸鲮双手一卷,长戟在凌福胸膛上破开了面盆大小一个透明窟窿。

  随后李啸鲮龇牙咧嘴的抬着头痛呼出声,凌福临死亡命一击,他左右两肋被击碎了七八根肋骨,好几根碎骨插进了肺部,痛得他嘶声惨嚎,嘴里不断喷出大片的血雾。

  “老李!”正监视着楚天的赵黑虎赵校尉怪啸一声,拔出腰间佩剑就要赶去李啸鲮那边。

  “杀了那小子!今日之事,不能传出去!”李啸鲮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双手抱住了面目扭曲、神态狰狞的凌福脑袋用力一扭,就听‘咔嚓’一声响,凌福的脑袋被他硬生生扭了一个三百六十度,被他一把从脖颈上扯了下来。

  “车厢下面的车夫、力夫,全部杀了!”李啸鲮强忍着胸膛内的剧痛,咬着牙一边吐血一边冷哼道:“把儿郎们的尸身带回去,有州兵铭记的兵器一件都不能拉下,战场一定要打扫干净,不能留下任何跟我们有关的蛛丝马迹!”

  一众州兵看着满面漆黑倒毙当场的同袍,一个个红着眼眶忙乎起来。

  司马太守居然调动州兵黑吃黑,这等事情要是传出去了那还了得?

  司马太守可是以‘清名’声动数州的人物,平日里是那样的阳春白雪、那样的飘逸出尘,是一等一的清贵之人。稍微和铜钱阿堵物沾边都会污了他的名气,更不要说他为了一万五千两赤金调兵杀人!

  这等臭名若是传了出去,他司马太守还有脸见人么?

  他的太守宝座,还坐得安稳么?

  司马太守的宝座不稳,死心塌地跟着他的李啸鲮、赵黑虎,还有李都尉、赵校尉的这些心腹州兵,他们还会有好日子过么?

  所以,州兵们很是小心谨慎的借着火箭黯淡的火光打扫战场,极力的清扫一切蛛丝马迹。

  赵黑虎看着楚天,轻轻的摇了摇头:“楚档头,乖乖伸出脖子,我给你一个痛快!”

  楚天看着赵黑虎温柔的一笑:“赵校尉呵,今日之事,可没这么容易解决,是吧?”

  “嗯?”赵黑虎只觉心头一阵发毛,一股可怕的危险气息从他身后袭来,他顾不得斩杀楚天,身体一个大旋转,手中六尺长剑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在身后洒下了一片刺目的弧光。

  一根长达两丈开外,长柄就有碗口粗细,锤头更是粗大异常的狼牙棒带着一道黑气,呼啸着砸在了赵黑虎的长剑上。只听一声巨响,赵黑虎手中长剑‘当啷’断成了十几截,狼牙棒上也被长剑破开了一条深有寸许的剑痕。

  “嚇,何方贼子?”赵黑虎惊惶后退,却忘了此刻他身后是楚天。

  楚天‘咯咯’轻笑,一步迈出,身体几乎贴在了赵黑虎的背上。八面剑原本紧扣在他右臂的牛皮护臂上,此刻却好似游鱼一样从他左手袖管里钻出,带着刺骨的寒意顺着赵黑虎胸甲之间的连贯之处刺了进去。

  剑锋入体三寸,赵黑虎已经怒吼一声,双臂荡起一道黑气,以极其诡谲的角度越过双肩,狠狠的向楚天的脑袋拍了下来。

  楚天收剑,退后,恰恰避开了赵黑虎全力一击。

  赵黑虎身前的狼牙棒卷起黑气,犹如一条摇头摆尾的大蛇,狠狠一击锤在了赵黑虎胸膛上。

  狼牙棒上拇指粗细、长有半尺的狼牙钉轰碎了赵黑虎的胸甲,深深没入了他的胸膛。赵黑虎嘶声怒嚎,双手一把抓住了几乎和他腰身一样粗细的棒头,怒视着面前那条比他还要高出一截的魁伟身影!

  “阿狗,你这猪狗一样的东西,平日里去老子府上送鱼的时候,你乖巧得就和一条狗一样!”

  赵黑虎眼力极好,虽然光线昏暗,他依旧一眼认出了身后这手持巨型狼牙棒,手上力道惊人,似乎比李啸鲮还要强出一截的壮硕少年正是阿狗。

  平日里憨厚甚至带着一丝蠢笨,整天跟在楚天身后招摇过市,最喜欢酒后和市井闲汉厮打,偶尔也去赌场玩上几手,一旦输钱就能打得整个赌场的打手、庄家哭天喊地抱头鼠窜,经常去吃霸王餐,不给钱还要打断人胳膊腿,无数次让楚天出面赔礼道歉加赔钱,乢州城里出了名的莽汉阿狗。

  “天哥说,俺不是狗,是狼!”

  今日夜里,阿狗平日里憨厚、蠢笨的脸上透着可怕的野性杀意,他龇牙向赵黑虎一笑,用力扯动狼牙棒。赵黑虎立足不稳,居然被阿狗手上蛮力拉扯得向前踉跄了几步!

  赵黑虎震惊得眼珠子都差点跳了出来。

  阿狗狼牙棒上的劲道蛮横霸道,却不是因为他的修为深厚,这小子的修为最多不到百年。他狼牙棒上的力量如此蛮横,完全是因为他天生的筋骨强健、天生的一膀子神力!

  李啸鲮远远的发现了这边的动静,他看到了楚天剑刺赵黑虎,也看到了阿狗棒砸赵黑虎。

  更让李啸鲮惊骇的是,阿狗的狼牙棒上荡起的黑气,分明是军中秘传大蛇咬的路数!一名在市井中厮混的无赖汉子,他怎么可能学会大晋军中秘传武技?

  而且大蛇咬不是那些下层官兵能接触的秘传,唯有校尉级以上的高级军官才有资格接触!

  阿狗从哪里学来的大蛇咬?

  学会大蛇咬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鱼档头身边的打手?

  密林中传来了凄厉的惨嗥声,更有惊慌失措的叫喊声远远传来。那是刚刚赵黑虎派去密林中警哨的亲卫,十几个亲卫的惨嗥声此起彼伏,远的有数百丈远,近的却就在密林不远处。

  一点点惨绿色的幽光在密林中亮起,亲卫的惨嗥声很快就消失不见,低沉的喘息声、野性的低声咆哮快速逼近,密林中响起了枯枝落叶被践踏的折断声。

  “什么人?”李啸鲮嘶声惊呼:“儿郎们备战!”

  赵黑虎同样嘶声痛呼,他死死抓着阿狗的狼牙棒不撒手,狼牙棒上一股股蛮劲袭来,震得他五脏六腑难受异常,被楚天刺伤的软肋不断飙血,体力正在快速的流逝。

  就在这要命的关头,老黄狼扑了上来,这头早就被引爆了凶性的大家伙抡起前爪,狠狠的一掌拍在了赵黑虎的脖颈上。尺许长的锋利爪子狠狠的切割赵黑虎脖颈上的钢丝护套,溅起了大片火星。

  老黄狼全力一击居然也有万多斤力量,赵黑虎的脖颈‘咔’的一声响,被打得向前一个趔趄。

  不等赵黑虎抬起头来,两侧劲风袭来,四头体型比老黄狼略小一点的青狼扑了上来,歹毒异常、凶狠无比的一口咬在了赵黑虎的两个手腕、两个脚踝上。

  两寸多长的狼牙咬透了赵黑虎的骨头,‘咔嚓’骨碎声好生刺耳。

  赵黑虎痛呼不断,他惊慌失措的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用力摇摆脑袋的大青狼。

  为什么是狼?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群狼?

  密林中狼啸声绵绵传来,过百头体型硕大的大青狼慢悠悠的从密林中显出了身形,它们耷拉着舌头,嘴角不断有涎水滴落。

  “狼,是狼!”

  “乢州城外怎么会有狼?这些鬼东西不该在深山中么?”

  “这狼是冲着我们来的,这些家伙是有人蓄养的战兽!”

  李啸鲮惊慌失措的看着这些大青狼,这些十万莽荒深处的凶残野物,一头青狼的战斗力就堪比两员精悍的州兵,过百头大青狼群起而攻,没有五倍的兵力根本抵挡不住它们的冲击!

  奈何自家的士卒刚刚结束了一场鏖战,精气神都处于最差劲的状态,而且他们刚刚在打扫战场,阵型凌乱,相互之间隔开了老远!

  “迎战!”李啸鲮嘶声大吼,嘴里不断喷出血来:“楚天,你这腌臜货,你从哪里弄来的这群狼?”

  嘶吼声中,李啸鲮看向了正在疯狂拍打赵黑虎后脑勺的老黄狼,他气得一口血喷出了老远。

  这楚天,平日里进出乢州城的坐骑都是一头老黄狼,你说这群大青狼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不等李啸鲮问一个清楚,四周密林中突然传来一声轻喝,‘咚咚’弓弦震荡声犹如重鼓轰鸣,数百支尺许长的纯钢弩箭犹如暴风骤雨横扫战场,百多个铁甲州兵齐声哀嚎倒下了一大片。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