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我的大小魔女》->正文十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就做一次
( 本章字数:6116 更新时间:2008-1-14 15:41:00 )

  我打开翻盖,把手机放在耳边,温柔地道:“喂,解琴,什么事?”
  “唐迁,我已经把来来送到我妈家了。今天晚上我们……把昨晚的约定补回来,好吗?”
  我汗了一个,只好道:“解琴,真对不起。今晚我有点事,恐怕来不了了。要不明天罢,明天晚上我过来找你,好吗?”
  “这样啊?真扫兴!那我一个人在家里,怎么办?”
  “解琴听话,今晚我有重要的事要办,真的没时间。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还怕以后没机会和我在一起吗?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别急在一时,啊?”
  “哦,那说好了明天,你可不许黄牛!”
  我笑道:“好!我向毛主席保证,这总行了罢?”
  挂断了电话,我呼出一口长气,便走进了厨房。钱小蕾正在炒一个菜,我站在她身后道:“小蕾,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钱小蕾回头对我一笑,道:“不用了,你去坐着罢,我马上也就好了!”
  我嗯了一声,却并不离开,打算等她炒完了菜,帮她端盘子。站在她的身后,我仔细地打量着她。钱小蕾身材不高,连一米六都不到,娇娇小小的,象个大号的洋娃娃。高中的时候因为看上去象一个还没发育的小女孩,所以她远没有邱解琴那样引人注目。其实说到相貌,她却不在邱解琴之下。
  这个女人的内心,却是我所认识的女人里面最难捉摸的一个。我至今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爱上我,要不是她临死前的疯狂,我可能到现在也不会去考虑收她为我的女人。
  许舒说得好啊!这个阴狠毒辣,心机深沉的女人留着始终是个隐患。万一她再次走极端。那我和许舒真是吃不了要兜着走。不过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丈夫有外遇,离婚了后一个人孤苦的带着孩子生活,又得了癌症差一点死掉。长期以来喜欢着我又无法表达出来的痛苦。心中背叛朋友的愧疚,让她的性格产生了极度的扭曲。若是从此不管她,真怕她还会做出什么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来。
  我对她是没有一点爱意的,有的只是深深地怜悯。要不是许舒的严令和陈丹对我说让我去爱每一个爱我的人,我根本不会有收她的心思。就算我今天来了,其实心里也勉强得很。
  按照我的想法,用我的心力去照顾她们母子的生活,这是我愿意的。但让钱小蕾成为我的女人。总是心里有点疙瘩。不过事已至此,有疙瘩也没用了,还是听听钱小蕾自己的意愿罢。如果她真想和我在一起,总是要给予她幸福才好。不然我一口气收了那么多女人,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钱小蕾又炒了几下菜,见我并没有出去,再次回头来看我。只见她脸上微微发红,轻声道:“刚才那个电话,是解琴打来的罢?”
  我又嗯了一声。表示是的。
  她又道:“解琴……真的已是你的女人了吗?”
  我再嗯了一声,又表示是的。
  钱小蕾停顿了一下,再道:“那除了解琴范总,还有谁?”
  我道:“还有几个,不过你可能不认识。”
  钱小蕾轻叹道:“是吗?想不到我去治个病半年,你这儿已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许舒……她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吗?“
  我笑道:“许舒要是介意。我敢吗?”
  钱小蕾呆了一会儿,不可思议地道:“真是想不通,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大度的女人。唐迁,你真是好福气。”
  说话间,这锅菜终于炒好了。钱小蕾用一个盘子盛好。我忙接了过来,道:“别烧了,我看餐桌上已经有三个菜,加上这盘,我们俩个人足够了。还是一起出来吃饭罢!”
  钱小蕾点了点头,道:“好罢。一会儿不够我再来炒。”
  我和钱小蕾出来后,她脱去围裙,拿出一瓶红酒来给我倒满。这次我没有拒绝,只是道:“小蕾,你大病初愈,就少喝一点罢!”
  钱小蕾微微一笑,道:“医生也让我不要喝酒,不过今晚可以破例,我陪你喝一杯好了。”说着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端起来道:“唐迁,这次我死里逃生,多亏了有你和许舒的帮助。没有你们,慧慧就成了一个没有母亲,父亲也不管的孤儿了。大恩不言谢,这一杯酒,代表我的心意,你一定要接受。来,我们干了!”
  我只好也举起了酒杯,道:“这是我和许舒应该做的,你能痊愈归来,我们都很高兴。这一杯酒,祝你身体永远健康,再也不受病魔的折磨了。”
  我和钱小蕾轻轻碰杯,一饮而尽。钱小蕾一杯酒入肚,小脸顿时微微泛红。她放下酒杯,怔怔地看着我,过了半天,忽然轻声道:“唐迁,我可以吻你吗?”
  我一楞,考虑了一会儿,点头道:“可以!”
  钱小蕾立刻侧过了上身,一只手轻勾我的脑后,小嘴儿一凑,就吻了过来。她的嘴巴小小,舌头也是小小。刚吻在一起,小舌头便滑了过来。
  这不是我第一次与她接吻了,我的心情很复杂,但没有回避她。缠绕了一阵后,她终于放开了我。只见她一脸满足的笑意,收回身体,指着桌面道:“谢谢你!我们吃菜罢!”
  我拿起了筷子,道:“好罢,你也吃!”
  过了一会儿,我停住吃喝,开始切入正题了,道:“小蕾,昨天我和你说的话,你考虑过没有?”
  钱小蕾一口菜咀嚼了半天,才微微一笑,道:“其实。我早就回答你了,不是吗?”
  我一呆,道:“你什么时候回答我过了?我不记得了呀?”
  钱小蕾笑着,轻轻地道:“在我送进手术室的时候。我曾和你说过一句话,你忘记吗?”
  我顿时想了起来,在英国她接受手术前,要我吻她一下。吻完后,她流着泪对我说:“唐迁,你从来都没犯过错误。那天晚上你没有强奸过我,是我说谎骗你的。许大明星真是一个好人,她答应我让我成为你的女人。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只有她才值得你去爱。不管手术成不成功,以后我不会再纠缠你了。回国去罢,过两天我弟弟会从德国赶来照硕我。还有,谢谢你的吻,就算我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难道,这就是她对我的回答吗?我道:“小蕾,你考虑清楚了吗?现在我的想法,和那时不一样了。我并不是想占有你。只是想照顾你们母女。以后你有了男人,我会放手不管的。”
  钱小蕾轻叹一声,道:“你以为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吗?在英国治病期间,我只有拼命的思念你和慧慧,才有勇气坚持了下来。你都不知道和病魔做斗争,那种痛苦真不是人可以忍受的。有时侯。我真巴不得早点死掉,也落得个安宁。但我有慧慧,我不能忍心让她以后过着没有母亲的日子,我才咬牙挺了过来。唐迁,我虽然爱你。但我更爱我的女儿。我知道我不可能成为你的妻子,所以我不能让我的女儿长大后发现她母亲原来是别人的情人。她会因此恨我的!况且,我和解琴是那么好的朋支。我实在没面目和她说我也喜欢你,求她让我和她一起分享你!唐迁,我做不出来。上次我逼你,是因为我快要死了。只是想在临死前满足自己的私欲。但现在我死不了,我就不能那么疯狂自私了。唐迁,谢谢你还在为我考虑。但我知道你只是可怜我,并不是真心喜欢我的,不是吗?我回来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设法忘记你。可如果你还在照顾我,对我好,只会让我越陷越深的。我说这些,你能理解吗?”
  我听了只能默默无语,过了半天,我叹息一声,道:“小蕾,我尊重你的选择,也理解你的想法。那这件事,以后我不提了。不过我还是要衷心的祝福你能幸福,有需要我的地方,也别客气,我会尽量帮助你的。”
  钱小蕾一笑,忽然握住了我的手,道:“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需要你的帮助!”
  我一呆,道:“没问题,你说罢,需要我帮你什么?”
  钱小蕾渐渐脸红了,眼神也有了改变,变得好妩媚。我心中一动,心想难到她是要我……那个?
  果然钱小蕾羞涩了半天,才轻轻地道:“唐迁,我虽然下决心要放弃你。可是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也许这个遗憾,会让我一直耿耿于怀,以至于没法能忘记你。都说得不到的东西总是最美好的,我想对每一个人来说,应该都是一样地罢?唐迁,我不求你别的,也不奢望你照顾我。我只想做一次……你的女人。这是我多年来的梦想,如果实现不了,我会很难过的。唐迁,就一次,在今晚,可以吗?”
  虽然我早已猜到了她要我干什么,可听她亲口说出来,我还是半天不会响。钱小蕾见我犹豫,忙又道:“我要是想跟着你,刚才答应你就是了,何必要拒绝你呢?唐迁,我真有没有别的意思,只想拥有你一次而已。我保证,从明天开始,我就会去努力忘了你。并且找一个安全可靠又不花心,能给我和慧慧带来幸福的男人嫁了。从此做一个安安份份的贤妻良母,再也不去想其他东西了。但今晚,让我放纵一次,让我满足自己的私欲一次,好吗?”
  我长叹一声,终于道:“这样,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钱小蕾的脸上十分坚定,点头道:“绝不后悔!相反,没有这一次,我才会后悔终生的!”
  我思虑了半天,心想钱小蕾难得想开了不再纠缠我,也省得我收了她后以后别扭。
  如果我这一次不满足她,真不知容易走极端的她失望之下。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罢了罢了,反正我本来无奈之下也要收她做我的女人。如果就这么一次就能让她满意收心,我何乐而不为呢?
  当下我点了点头,道:“只要能帮得上你。怎么样都可以!”
  这下钱小蕾高兴坏了,一张小脸兴奋得神采飞扬。她乐呵呵地不断给我夹菜,开心地道:“吃菜吃菜,多吃点,啊?”
  我只好苦笑着又吃了起来,钱小蕾自己不吃,却趴在桌子上,笑盈盈地看着我。
  我吃了几口。忍不住道:“你怎么不吃啊?”
  钱小蕾嘻嘻笑道:“我只想吃你!”
  我汗了一个,只好低头吃菜。过了一会儿,又听她轻声道:“唐迁,其实如果你没有其他女人,你真是一个理想的好丈夫,我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你的。可惜,我认识你虽早,爱上你却太晚了。”
  我笑道:“对了,我至今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时侯爱上我的,为什么会爱上我,你能告诉我吗?”
  钱小蕾笑道:“不告诉你,这个秘密,就让我带到坟墓里去罢!你只需晓得,曾经有一个傻女人。因为你伤害过她的好朋友而十分恨你,恨着恨着,却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你了。”
  我苦笑道:“那时候,你真的有那么恨我吗?”
  “是呀!那时侯我恨不得一口吃了你,就没见过来你一样绝情的男人!”
  我叹了口气。心中实在是不懂她的心思。不过她不肯说,我也没办法。吃着吃着,我觉得差不多饱了,可钱小蕾仍是痴痴呆呆地看我而不动筷子。我忍不住道:“你不吃饭,肚子不会饿吗?今天晚上,能有精力做一次我的女人吗?”
  钱小蕾很媚地笑着。道:“我早饿坏了,只等你一吃饱,我就扑过来吃你!”
  我汗!这钱小蕾弱弱小小的样子,怎么看上去来一头盯上猎物的母豹?
  我放下筷子,心想早死早超生,既然钱小蕾一心一意的就想吃我一次,那就来罢!
  我转了个身,笑道:“我吃饱了,现在让你吃罢!”
  钱小蕾嗤地一笑,道:“真吃饱了?你还没吃饭呢!”
  我慢慢伸出双手,道:“被你这么盯着,我吃得不自在。小蕾,如你所愿,让我好好疼你一次罢!”
  钱小蕾双目放光,正欲作势扑来。却在这时,门铃叮咚叮咚被人摁响。钱小蕾的屁股才刚刚离开椅子,听到声音不得不又坐了回去,恼火地叫道:“谁呀?这么讨厌!”
  门外传来了一个令我们尴尬异常地声音:“是我,开门罢!”
  这是邱解琴的声音,我倒还没怎么样,钱小蕾却顿时吓得小脸煞白。只见她全身一颤,目光绝望地看着我,发抖着声音道:“解琴……怎么来了?这下……这下怎么办?”
  刚开始我还吓了一跳,可随既就冷静了下来,道:“开门让她进来呗,还能怎么办?”说着我站起,转身要去开门。谁知钱小蕾立刻气急败坏的扯住了我,低声着急地道:“不行!你怎么解释在我这里呀?解琴看到会怀疑的!绝对……不能让她看到你!”
  我笑道:“可我确实在这里呀,刚才解琴听到了你的声音,你还能假装不在家?”
  这时外面邱解琴又叫道:“小蕾你干嘛呢?快开门呀!”
  钱小蕾急得都快哭了,她只好高声叫道:“我在厕所里,你等一下!”说着她急急拉着我向厕所走去,低声道:“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解琴看到你,你得躲起来,把门锁死了,她不走你不许出来!”
  可是我却并不想这么做,用力把她拉了回来,我轻声道:“小蕾,我们是同学加同事,而且你刚病愈回来。我来看看你有什么奇怪的?实在不行,我们大不了实话实说好了。解琴是我的女人,又是你最好的朋友,她不会不理解我们的。况且我们只是吃个饭,又没做别的事,你别紧张好不好?”
  钱小蕾只是急得跳脚,道:“就是我是她最好的朋友才着急呀!唐迁我求你了,千万不能让解琴知道我喜欢你呀,不然我只好跳江自尽了。唐迁,求你躲一下罢!只要过了这一关,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我叹了一口气,道:“你这样,只会把事情越弄越糟,要是她进来以后发现了我怎么办?到时候你怎么解释?”
  钱小蕾没了办法,只好扑通给我跪了下来,求道:“唐迁,我不要你给我一次了,只求你躲一下罢。现在你不躲都不行了,我这么半天都没去开门,如果她看到你在这里,不更让她起疑吗?我求你了,躲起来罢,我真的不想失去解琴这个朋友啊!”
  看到钱小蕾绝望的样子,我只好长叹一声,伸手扶了她起来。门外邱解琴又在催了:“小蕾你好了没有?快一点嘛!”
  钱小蕾一边叫着“来了来了!”一边求肯地注视着我。我无奈只有点头,转身走向了卫生间。
  刚关上门,便听到外面钱小蕾放了邱解琴进来。只听邱解琴道:“小蕾你真是的,上个厕所怎么要那么长的时间?”
  “呵呵,肠胃不好嘛,呵呵!”
  “一看就知道是贼笑,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你?”
  “呵呵,哪有?对了,你今晚怎么有空过来?你那位不陪你了吗?”
  “哼!唐迁今晚不知道去陪哪个相好了,我一个人无聊,过来找你聊天不可以?”
  “可以!当然可以!你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用了,就你一个人在家吗?慧慧呢?”
  “慧慧我把她放外婆家了,今晚就我一个人,正好我们可以出去走走,要不……”
  “哼哼!桌上两副碗筷,两只酒杯,看来你有客人哦。人呢?你把他藏哪儿了?”
  “啊?这……这……哦,一个同事,来看望了我一下,吃过了饭早走了。你看,我上了个厕所,都没来得及收拾呢,呵呵!”
  “是吗?一个同事啊?男的女的?”
  “女……女的,怎么啦?你……你别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我啊,真……真的是个女同事啦!”
  “你干嘛脸那么红啊?”
  “有……有吗?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罢!”
  “唉!小蕾,咱们是多年的死党了,你有没有说谎,我一眼就看得出来。趁我没发火,老实交待罢!”
  “交……交待什么呀?你这人……真好笑,莫名其妙的,说些什么我一点都不懂。”
  “解琴……你的眼神……好可怕……”
  “你死都不说是罢?那好罢,你不说我说,唐迁的车就停在你们家楼下,他人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