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都市邪修》->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彪悍的女人
( 本章字数:4738 更新时间:2008-10-12 7:07:00 )


  晃悠悠的,萧翌终于是在牡丹的扶持下站了起来,雄赳赳的下身已经失去了那股飞扬跋扈的嚣张和异彩,身体像是抽空了一般的他却连连催促牡丹将他拉月莲身边。
  此刻的月莲面色惨然,没有了一丝生气,萧翌越看越伤心,将自己的衣服罩在她身上,用力地咬破舌尖,亲吻住了月莲,眼见那丝丝畅流带着丝金色的血液涌进了月莲的嘴唇里,渐渐的,她的脸上浮出一丝血色。
  “小翌别喂你太多的血,你身体也禁受不住这样的消耗!”徐雪儿心疼地叫道,可是萧翌却直到舌尖创口不再涌血,这才作罢,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他在牡丹的帮忙下将月莲的身体抱在怀中,唇角轻轻的磨蹭着女人粉腻的脸庞,愧疚的心理让他无比悔恨,真不知道月莲醒来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傻事来。好在只是摸了大腿,如果做了其他的事,后悔都没用了。
  “给我一把剑!”
  萧翌接过迟疑的牡丹递过来的剑,放下怀里的月莲,此刻他已经感觉到月莲其实已经醒了过来,只是因为那巨大的耻辱让无法见人,内心下意识的将自己禁闭起来,因为他能感觉到,这妮子在颤抖,她的手抓住自己的身体,传递着一个讯号,萧翌知道她在想什么。
  有点哆嗦地站起身,萧翌走到宝树和尚面前,一剑挥下,砍下了他的双手。还没完全妖化的宝树和尚痛苦地挣扎起来,闪烁着点点青光的眼睛狰狞的怒视萧翌。
  “小子,你想干什么?”玉厚真人怒吼一声。盘坐在草坪上的他调息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也已经慢慢化解了软骨妖气的腐蚀,手脚已经能够动弹。
  萧翌冷漠的又是一剑斩下了宝树和尚的头颅,汩汩血水顺着长剑滴下,淡淡地道:“他竟然敢摸我女人的大腿,下场只有一个死字!”
  “放肆!他是被妲己色诱才会变得如此不堪,你为何要将罪孽强加于他!而且他只是摸了一下腿而已,罪不至死吧!!”玉厚真人恼羞成怒,猴子一般的毛毛脸上涌起狂躁不安的情绪。奋力想要挣扎起来。
  萧翌根本就不理他,走到另一个被妖化了的魔族小子面前,正要挥剑斩落。
  “小子!干得好,杀,杀了这些摸过我女儿的狗杂种,不管是谁,你都给我杀了他们!下手吧!杀完这些杂种,我就同意我女儿成为你的女人,不要管这些道貌岸然的牛鼻子,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罩你!”
  上皓真人牛气冲天,煞气冉冉的咆哮着。
  萧翌手起剑落,将这个魔族砍成了两截,猛然一转身,走到了一旁的清离子身边。滴着血水的宝剑指着这个男人的鼻子,冷森地道:“看了我女人,眼珠子也该被刺穿!”
  “小翌!不要再杀无辜的人了,你这样容易入魔的!”徐雪儿心疼的尖叫着,她不想看到发生这样的事。别人的死她无所谓,可是杀掉了清离子,那就势必引来所有三清教的疯狂阻杀。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月莲小姐的身体我看到了,可是我却没有产生任何旖念。我对她只有同情和对妖精的憎恨,即使她是魔族人。宝相大师只是摸了她的大腿而已。心里并没有真正亵渎她的意思,再说,月莲小姐也没真正受到伤害,只是你们入了色相而已,打斗中都有肢体接触,修真儿女又怎么能太在意这些,你已经为她杀了两人,这样的报复足够了,即使你能杀光这里所有的人,也改变不了事实了。”
  萧翌的剑尖颤抖了一下,他不怕得罪任何门派,可是却不想像清离子说的那样,即使能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如果月莲自己想不开,自己还是一样帮忙不了她。
  清离子眼睛清澈一片,刺眼寒光锋利无比的剑尖就指在他眉间,只要对方的手一颤,一对招子就完蛋了。可是他却没有一丝惧色,没有一丝恐惧。
  时间似乎凝固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面色冷森的萧翌,男人的脸色很狰狞,凶狠,很吓人,花妖们在牡丹的帮忙下已经一个个的站了起来,而场地上少数几个还坐在地上的人就是那些曾经飞扬跋扈,修为高深的绝顶高手,可是此刻却只能等待着萧翌的判决,没人知道这一剑斩下后,他会如何收场,可是没人怀疑这个男人会动手。
  “小翌——,你不听姐姐的话了吗?”徐雪儿悲痛的哀号一声,自己最爱最疼的人啊,你为什么不听姐姐的话,要是你杀了他,今后姐姐怎么救你。
  “小翌!”
  月莲忽然颤抖的抽泣一声,萧翌的手一颤,剑尖在清离子鼻子前差之毫厘的划过,宝剑当啷一声落地,猛然转过身冲到了月莲的身边,将宝贝妮子抱在了怀里。
  “呜……小翌!”月莲如黄莺鸣血一般可怜的哭泣起来,萧翌听到心都碎了,紧紧地抱着她,连连安慰着:“不哭了,小月不哭,哥把他们全杀了!”
  “不要你杀!我不想看到有人死。”月莲抱住萧翌的脖子,身体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了他的怀里,萧翌赶紧将她抱紧。
  “我就想哭!”月莲抽泣一口咬在萧翌的肩膀上,颤抖的身体冰冷冷,娇气道:“小翌……刚才……刚才发生过了什么事?人家好像都忘记了!只知道有人欺负我,你生气了,杀了好多人,月莲不要你杀人!”
  “你不知道?”萧翌的心落下了一半。
  “我知道,有个和尚摸了人家的大腿,后面的事人家就不知道了。是不……是不是……啊!我想去死!”月莲用力地咬着萧翌地肩膀。眼泪哗哗的流出。
  “没有,没有,他就只是摸了你的腿,就被妲己一脚踢飞了!”说到这里,萧翌心里还有点发絮,如果那妖精当时真做些什么无法挽救的事,那一切就完了。
  “月莲姐姐!那秃驴只摸过你的腿,没动过你其他的方的!”龙芽耳尖。大声地叫唤起。
  “呜……真的吗?小翌,你们是不是骗我”月莲委屈地抹着眼泪,嘟着小嘴问道。
  “月丫头,那狗杂种的和尚摸过你的大腿,就是侮辱了你!我的好女婿把他给斩死了,够豪气!”上皓真人得意的大笑起来,魔族就是魔族。
  “真的?”月莲挤在萧翌怀里,羞涩地问道。
  “真的!”萧翌肯定的回答。
  “切!”月莲忽然站了起来,用力的勒紧了衣服,虽然脸上还是羞涩无比。可是心里地魔障却在瞬间解除。
  “老娘还以为被这***光头给办了呢!吓得我都想去死了,原来只是摸了我的大腿!不过摸了我的大腿,你也得付出代价。”月莲拣起宝剑,走到和尚的尸体上,一阵猛砍。将那手都剁成了肉泥,这才吐出一口唾液到可怜的宝相身上,一脚将老和尚的尸体踢飞。
  “还有其他和尚吗?老娘现在开始,最恨光头,见一个杀一个!!”月莲挥舞着宝剑。咬牙切齿的怒吼着。
  几乎同时,所有人的脖子感觉到一冷,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心想好在这次就宝相上人是和尚,否则这魔女肯定会乱杀一气地。看来那妖精真选中了人,这样粗鲁的心灵。恐怕心魔想发作都难啊。
  萧翌目瞪口呆地望着旧态复发的月莲,这妮子。太剽悍了,果然出乎常人意料啊!
  “还有谁看过老娘!”月莲剑一舞,咆哮着尖叫道。下意识的,所有在场修真者都如老僧坐定,死死的闭上了眼睛。
  月莲咆哮着仰天长啸:“我给你们五秒发誓,谁要是今后敢回忆起老娘的身体。全都肠穿肚烂JJ歪,眼睛长刺,屁股生疮,飞天被雷劈,炼丹招心魔!”
  颤抖一下,面对如此恶毒的诅咒,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将这段记忆从脑海里抹去,还在上面加了一个警告锁,永远不在触碰。
  “虎子!我听见你在笑我没胸部,是不是?”月莲走到石虎面前,揪着他的耳朵咆哮着。
  石虎想哭:“姑奶奶,我什么都没看到啊,万相着色,知道你是妖精附身,哥只是一心想救你,哪里还会去想你的咪咪啊!老子被你打得头晕眼花,看谁都是双影,那和尚死得不冤啊,至少还摸了你的腿,老子不过是看了几眼,JJ都差点被你踢爆,小月,你放过我吧,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啊!”
  “啪!”月莲在这贱人头上狠拍了一下,瞪着眼道:“忘记了,如果以后你有半点想起老娘的裸体,你就等着JJ被爆吧!!!!”
  “我哪敢……!”石虎被这妮子一顿暴骂,哭都哭出来了,真是的,自己怎么遇上这样一个野蛮丫头,不过心里却舒服了很多,月莲没有因为这样而难受,自己当时也想一刀捅死那和尚,***,老子想了那么多年都没摸到她的大腿,竟然被一个六根清净的死和尚先摸了,该死的。
  “哼!谅你不敢!走了走了,你们把我老爹扶起来,免得等下他们又乱打一通。”月莲转过身,叫过牡丹等一群花妖扶起上皓真人,在花妖们的呵护下,异常剽悍的走了,留下一群哭笑不得的高手。
  “师傅!”徐雪儿站了起来,萧翌输完真气后,她已经能够走动了,走到玉厚真人身边,将一块仙石放到了他手里。
  “您在这里功力最深,想必肯定会第一个恢复,弟子无能,只是为了我这鲁莽的弟弟,映雪只能做出这样有犯门规的事了,等我弟弟安全了,映雪肯定会回去任您处罚。今天只能委屈您了!这仙石本有两块,一块被那妖精拿走,一块在我这里,现在我把他给您老人家,就当是我对师门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徐雪儿说完,徐徐起身,拉开丝裙跪在玉厚真人身下,用力地磕了九个响头,然后站起身,释然一礼,叫过萧翌,在他的搀扶下,两人渐渐离去。
  “姐……你怎么说那仙石在那妖精身上!”萧翌好奇地问道,却被徐雪儿拍了一下,娇嗔他一眼,忽然醒悟的哦了一声,赶紧想走,却见到徐雪儿的分身神情落寞胆怯地望着这边。
  “随她去吧!以后……总要是她照顾你的!”徐雪儿淡然的笑道,拉住萧翌的手,紧紧地贴在他胸膛上,萧翌叹息一声,望着似乎感应到什么喜悦一样的徐雪儿分身飘然离去,心里却惆怅无比。
  许久,玉厚真人收功调息起身,几丝青幽的泥泞从他指尖溢出,起身拿起仙石,望着几个也缓缓收功的同道都将目光看向了自己手里的仙石,知道这一次被心爱的弟子玩了一次偷梁换柱。
  “大家都看到了,那小子今天够恨,妖妇被他的精血法器打落了一魂两魄妲己至少三年内翻不起什么大风浪,虽然他杀了宝相上人,可是毕竟宝相也已经被妖奴化了,迟早也会被我们所灭,所以我们也不该将此次事件归过于他,尤其是我们被那妖妇所困,靠一个小子救下,别人知道还不笑得大牙,所以为了避免这样尴尬的事,我想大家是不是应该都把心事烂在肚子里,免得传出去,贻笑大方。”
  几个老头都各怀心事的点点头,心里都有了一个计策,只是谁也不想点破而已,想着萧翌即有玄天宝笺,又有炼妖壶这样的法器,小小的修为自己还不好搞定他吗?只不过大家都不想提醒对方,下意识的承认了这样一个局面。清离子却道:“那么晚辈有一言不知该不该说!”
  “不该!”玉厚真人冷森地道:“这仙石说好了谁拿到就是谁的,现在在我手里,休想让我吐出来,谁想和我抢,就是我们灵宝派的敌人!”
  几个老头一听就急了,可是看到这老杀货把杏黄旗都掏了出来,一个个都恨瞪着他,不敢开口,只是心里直骂娘!玉厚真人却悠然自得的继续道。
  “还有,你们已经听到了,那映雪已经不是我们灵宝派的人,所以她做的这些事和我们灵宝派没干系,不要把她的事怪罪到我们头上……不过,师门的叛逆自然由我们来处理,谁要是逾越我们,自己动手对付他,可别怪老道我不讲情面!”
  “无耻……!”几个人同时暗骂一声,心想这货比那小子差不到什么地方,厚颜无耻的竟然就将这东西独吞了。这话的意思还不清楚,谁要是找她的麻烦,极为护短的灵宝派就会倾巢而出来对付自己,修真门派中最为无耻下三滥的门派就是灵宝派,尤其是这个掌门,简直无耻到了极点,可是又偏偏那他们没办法。
  “玄虎!我们走!”得了便宜,玉厚真人自然赶紧派屁股走人,叫上石虎,两人收拾和派中弟子的尸体,立刻就闪了,只留下几个吹胡子瞪眼的老家伙犹豫一下,都不约而同的将眸子看向了萧翌等人消失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