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都市邪修》->第二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十章 刺不破的内衣
( 本章字数:3104 更新时间:2008-10-12 7:07:00 )


  棺材里躺着一个身穿着华丽贵族礼服的青年,安详地躺在棺材里,两人见到这个青年男子的第一反应就是美,对于易来说,从来就不觉得一个男人可以用美来形容,可是今天,他是发自内心的感受到了原来男人也能这样完美无瑕的。
  这个男子有着阳光一般金黄色的柔顺长发,有着一张俊美帅朗的迷人脸蛋,安详的他紧闭着双眸,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薄厚适中的嘴唇微微地翘起,好似在矜持优雅的微笑,似乎外面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手掌平平的叠在自己的胸口上,那把插穿手掌,扎进自己心脏的金色手杖似乎并没有让他痛苦,仿佛扎入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一样,他沉睡着,做着甜美香怡的好梦,静静的散发出他那高贵典雅的气质。
  “主人……!”将目光从这个迷人男子的脸蛋上奋力的移开,喘过一口气的媚奴有点窒息地道:“他……他就是圣主吗?好美啊!”
  易却似乎没听到女人的惊叹,手摸着骷髅手里这根金光闪闪的手杖,感受着那浑厚的纯阳气息,一颗心都在颤抖,这样至纯至刚的纯阳仙器,是克制一切妖魔的圣物,这里面蕴涵的力量,让自己感到自身的渺小,感受到那庞大神力所带来的震撼威慑,甚至让他有股跪下鼎礼膜拜的冲动,仿佛自己就是那迷途的羔羊,在圣人的感召下,在他宅心仁厚的感化下,忏悔着自己的罪恶,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为上帝服务……。
  为上帝服务……?
  “嗷!”易忽然用力地朝后使劲一推。握在手中的金色手杖被他猛然一拽,在他摔到的瞬间,那具禁受不住这般猛力的骷髅架子哗然倒塌,白扑扑的骨粉飞溅而起,而这手杖也被易拔出了男子的胸口,一缕淡淡的黑气从男子手掌地伤口处溢出,龙眼大的伤口竟然渐渐自行愈合。
  “该死的家伙!”易怒骂一声。没想到这看起来神圣无比的手杖竟然比***天魔气还要来得邪恶,抓在手里一下,差点让自己变成一个虔诚的教徒,该死的东西,想到这里,易毫不客气的将这手杖放进了戒指里,这才在急急扑来扶住他的媚奴搀扶中起来。
  “看起来,这个男子就应该是圣主,也就是老精所说地第三代吸血鬼了。本来以为越老的家伙就越应该是青面獠牙的怪物,没想到会***是一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见***鬼了!”
  易嘟哝几句走到棺材边,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男人,越看越邪,心里竟然有种如果他是女人,不知道会迷死多少男人地念头,好在这念头跑得快。不过这也吓出了他一身冷汗,又不免好笑一下,难怪杰茜卡说,真正的吸血鬼贵族,是比天使还要来得优雅潇洒的绅士,现在看来,如果这小白脸醒来。不用他怎么做,光凭这一张脸,就能拥有无数疯狂的追星族愿意成为他的后裔,更别说他那金仙一样的实力了。
  不过自己来可不是来欣赏一个帅哥的。还是原血要紧,易搓搓手,想要扳开这个男子盖在心脏上的手掌,可是怎么用力拉都拉不了。窄小的棺材又不好让他从其他方位下手。索性将棺材一翻,把这个男人倒到了满是骨灰的地板上,在媚奴不忍的尖叫中,手竖成刀,狠狠的扎向他的心脏。
  入手剧痛,仿佛扎在了坚硬的钢板上,易地脸部肌肉一搐,倒吸几口冷气。望着虎口震破的手掌,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个依然保持着矜持微笑的俊美男子。他依旧保持着和棺材里同样的姿势,双手盖在心脏上,那被手杖扎穿的洞口已经愈合,这不由让易的心里一寒,还有自愈能力,那就说明这吸血鬼并没有死,而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只是沉睡。
  “干!”易狠骂了一声,既然从前面扎不进心脏,那老子不会从背肋里下手吗?
  说干就干,易将这个曾经高高在上地吸血鬼圣主象死猪一般的翻过身,又是一记手刀扎向他心脏,可是同样地,可以劈石断金的手,竟然无法刺穿这个家伙的身体,反而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手指一疼,几丝鲜血流出,竟然是反被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伤到了。
  易是越想越不明白,难道他还是石头做的?老子就不信拿不走原血。这一次,粗鲁的易毫不留情地撕烂了吸血鬼的上衣,这才发现,原来他穿着一件金黄色的薄内衣,正确的说,应该是一块金色的贴身丝布,布上一个结口处沾染着血丝,用手一弹,竟然坚硬无比,薄薄的丝布,竟如锋利的刀片一般,难怪能划破自己的手。
  易皱了皱眉,让媚奴拿过一把锋利的宝剑,在这丝布上用力一划,一阵金石交锐的尖耳声音响起,这丝布没有任何一点痕迹。犹豫一下,易又取出手杖,将那尖锐锋利的刺角用力地朝着这家伙的身体上一扎,当啷一声响,易只觉得自己手臂发麻,一眼望去,竟然依旧是没有任何损伤。
  只是这一次,这个被易连续几下猛烈击打的吸血鬼男子,那早已停顿的心脏非常轻微的弹动一下。
  不信邪的易顺手将手杖在这个吸血鬼身体的其他部位一阵乱扎,均是刀刀入肉,爽利无比,只是有着丝布包裹的部位,依旧完好无损,这就让易觉得奇怪了,难道是自己不敢使用先天真元的原因,否则这手杖之前怎么能被那骷髅刺进他的心脏。虽然想看个究竟,是不是这手杖先前的确是扎进过男子的心脏,还是只扎进他的手掌。
  “妈的,好像是在扎木头一样,怎么一点血液都没有,我怎么搞原血!”易只觉得自己心情烦躁,一股嗜血杀戮的冲动越来越强烈,那丝丝的血腥气息让他的丹田里的真元絮乱无比,总想将满腔的杀戮之意发泄出来。
  一缕幽香却在这关键时刻飘到了他的鼻腔里,媚奴那喷香绵软的身体抱住了他,小手里捏住一抹香艳丝巾捂住了他的嘴鼻。依偎在他耳边的女人善解人意,体贴入微地轻声道:“主人,这里的气息很容易让人产生杀戮的魔性,静下心来,调息一下!”
  闻言一愣,易赶紧盘膝坐下,运转丹田调息起来,温柔体贴的媚奴则用手帕轻轻地擦拭着他额上的汗珠,春水媚眼里荡漾着无尽柔情。
  终于是将心里那股狂暴的杀意压抑住,易松了一口气,好在身边有一个不会被魔气侵蚀的女人在,否则自己很有可能就被这无所不在的魔气弄得走火入魔了。
  “主人,看来这里所谓的机关陷阱就是这些魔气了,除非是我们这些魔修者,丹田可以自行化解魔气侵蚀,否则外人走进这座大殿,很快就会被魔气迷失心智,产生杀意,最终死于非命!”
  易后怕的点点头,看起来这世界上的便宜不是那么好拣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抱憾终生。不过入宝山绝不空手而归,这是易的原则,眼见这宝贝就在身前,却搞不到手,很是让他郁闷,犹豫了一下,易终于是放弃了,这个吸血鬼身上的丝布就像是他自身的薄膜一样,根本割不下来。正在沮丧中,媚奴却惊呼一声:“主人,你看,他身上的丝布好像碰着血会变软和耶?”
  “哦?”易立刻来了精神,赶紧从地上坐起,随意拣了块破布染上血涂抹在圣主的身体上,冷冰冰的金属一般的丝布在血液的融合下,竟然真的慢慢变软了,可是只是软和了一点,很快那血液就干涸,丝布又一次变得坚硬如铁。
  不解开这层丝布,就无法取出原血,正焦急中,外面忽然涌入喧嚣的声音,夹杂着怒吼与咆哮让易知道,那些被困在洞穴里的吸血鬼终于是出来,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冲进来,到时候,自己只有一死。
  “小子,快走!”
  炼妖壶忽然飘进殿堂里,急切的吆喝起来,易却不甘心就这样放着眼前的圣血不要,使劲的一咬牙,划破了自己的手腕,将鲜血滴在这丝布上。
  “妈的!小子,命最重要!快,来不及了!别***贪这些东西!”轩辕燕显得很着急,强行启动法力,将易和媚奴二手吸入了壶嘴里,电光火石间,易用力的一拽那已经被他解开了活结的丝布,化为青烟灌进了壶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炼妖壶滚进一具尸体下的瞬间,殿堂的大门被巨力一震,砰的一声炸响,大门被震得粉碎,百余名灰头土脸的人影冲进了大厅。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