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都市邪修》->第二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五十六章 无耻的正当理由
( 本章字数:4566 更新时间:2008-10-12 7:07:00 )


  为了节省时间保住性命,布路米亲王更加卖力的冲刺,比预定的时间快出了五分钟赶到了位于伦敦东郊一座大山谷里,依照大司祭给出的路线,很快的找到了亡灵深渊大门所在。
  一处毁弃的老矿井入口却有着一扇与之极不协调的铁门,阴风阵阵,鬼气殷殷,无形的死灵气息压迫着布路米亲王的神经和心理防线,颤抖的手将黑色的凶匙掏出,大汗淋漓的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珠,自己已经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流过汗了,因为吸血鬼见不得阳光,浑身总是冰冷异常,哪有机会出汗,可是就在这几天里,他已经熟悉了冷汗迭流的感觉,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与痛苦结合而来的产物。
  布路米亲王,这个曾经高高在上藐视一切生灵的高贵,矜持的贵族绅士,早已低下了骄傲的头颅,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尤其是他们这些似乎与时间永恒长存的吸血鬼,他喜欢看见别人痛苦的死去,可是却没有幻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一天生活在恐惧和阴影下。是的,的确是这样,此刻的自己在那些强大的生物面前,已经失去了一个贵族,一个高贵血统的血族应该拥有的自尊和自信,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能够在冰冷阴森的一块干燥的土地上,喝上一小杯玫瑰花露酒,如果再来两小片香肠就足够了,他喜欢这样的感觉,真的,其实不需要那样隆重庄严的侍卫陪护,也不需要在别人颤抖的身躯前显露自己的威风。
  他现在最需要的只是一份宁静安详就心满意足了。
  大司祭的安排和给予自己的圣器,还是让昔日高贵的亲王阁下心里略微安稳一点,自己其实要做的不多,真的不多,相比自己犯下的罪孽来说,冒点险来将过失弥补,那是再应该不过的了。大司祭给了自己只要这次任务完成,那么自己还将是一个掌握实权的亲王。而不是应该被投入万恶羞耻的黑暗宗人院里了却残生,他也很清楚因为自己的贪婪挖掘了圣主导致太多的同胞死亡,很多实权派吸血鬼都惨死在了卡卡手里,黑暗议会的根基已经动摇,就连一贯残忍嗜杀的大司祭竟然也对自己松了口。或许这还是次机会,只要干掉了卡卡。或许已经失去了四个长老的黑暗议会需要自己这样的新鲜血液地加入。
  好吧,布路米决定最后一搏了,不过他首先不是将凶匙插进亡灵深渊的大门钥匙孔里,正如大司祭计算的那样,先将幻镜取出。然后割破自己的手腕,将鲜血淋在了镜面上后,紧紧将幻镜把手捏住。这才将钥匙插进了孔里,过于紧张的他没有发现,自己的手已经随着鲜血地渗透。渐渐的与幻镜把手融为一体了。
  “该死地,竟然生锈了。这不是要我命吗?”布路米亲王扭曲着脸,努力的将钥匙往孔里钻,锈涩紧凑的感觉让他焦急万分,发狠的使劲朝里面狠狠一捅。
  “呜——!”
  一声夹带着痛苦的呻吟响起,易感觉到那双夹在自己腰上的大腿猛然一紧,本能的朝前用力压下喷射出自己灼热的,身下那具性感曼妙的雪白肉体颤抖几下后,彻底软瘫成了一团粉腻肉堆。
  易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大手在女人滑腻肥硕的乳房上不舍地掏弄了两把。这才将沾染着血丝的狰狞之物从那紧凑滑腻的穴洞里拔出,刚一拔出。一双性感的粉唇就迫不及待的将依旧滚烫刚硬的物体含入小口.贪婪的舔拭噬吸起来。
  “哦!”易倒吸一口冷气,大手伸入这个性感尤物的悬吊晃荡的两团粉球上搓揉几下,眼见着媚眼如丝春情荡漾的媚奴眯着眼,吐出自己的巨物,嘴角残留着一根淫秽晶莹的黏液时,刚刚熄灭的欲火差点又被这妩媚的女人挑起,不过他可不想在搞上一次。
  “主人!奴也想要!”腻腻的,水蛇一般缠到了易身上的媚奴鼻腔里喷射着灼热的情欲火焰,雪白的翘臀轻轻摇晃,闪烁着淫秽香艳的肉色涟漪。被这永远喂不饱的小骚女撩得心痒痒,可是易却只在她的肥臀上狠拍了一巴掌,这才在女人幽怨的眼神中从床上爬下,尽管媚奴在帮自己穿衣服的时候又用她那迷人的身体引诱过他几次,可是易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因为今天自己已经吃得够饱了,身下这名晕红着眼昏迷不醒的小女孩,已经是第七个倒在自己肉枪下的祭品,七个国色天香,有着异国风情的处女全都将她们纯洁的身体奉献给了这个神的仆人,得到的却是比她们梦想中还要来得神奇的力量。
  几个年纪稍大的修女走进了房间,对着穿上衣服后显得异常神圣的红衣大主教恭恭敬敬的鞠躬敬礼后,这才将床上这名女子包裹在了丝布里,几人合着抬了下去。
  “尊敬的大主教,梅布斯主教让我转告您,您要的那名女妖已经运到了,您随时可以召见她!”出门前,一个老修女说道。
  “好吧!告诉梅布斯,竞选暂时告一段落,这次的侍女选拔就到此为止,你让他尽快将那个女人带过来!”
  “主人,您真慷慨,可是你不能这样,精血可宝贵了,给了这些女人,那您的身体可怎么办?”见到修女们走出房间,披上一件修女袍的媚奴带着一丝醋意,撅着小嘴抱住了自己的主子,丰满的胸脯磨蹭着男人宽厚结实的后背,腻腻地说道。
  “给你找几个好姐妹啊!”易拍着她的翘臀,色迷迷的笑了起来。
  梅布斯送来的七个修女,果然都是上佳的炉鼎,与她们结合后,易已经感觉到了体内的真气大涨,隐隐有突破出窍期的势头,只不过再淫荡再邪恶的邪修心法,也无法这样快让他突破自身修为的局限,只能是锦上添花之举,不过对于这些得到了纯阳精血的修女们来说,却无疑是一次火箭升空一样的突飞猛进。只不过这些需要一个过程而已。
  本来以为拥有教廷光明魔法属性的女人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可是看起来,却没有达到想像中的效果。易摇了摇头,难道非得是中土妖精才能让自己的修为突破。再想到最近这一连串倒霉的事件,他就笑不起来。
  “大主教阁下,那名妖精我给您带来了!”
  大门轻轻地推开。一脸媚笑的梅布斯走了进来,他的手里牵着一架推车,车上放着一个一米左右高的铁笼子,铁笼子盖着布,看不清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两名乖巧的修女绯红着脸推着车跟在他后面走了进来,停下车后,并没有走出去的意思。反而那两双惹人怜惜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易。
  “阁下,女妖就在这笼子里。”梅布斯恭敬地说道,然后眯着眼望着易。犹豫了一下,舔舔嘴唇道:“阁下。您不是要十名修女吗?这后面两位也是我们法国教廷的修女,您看怎么样?”
  “你怎么敢把她关在笼子里!你***想死吗?”易一听自己的女人竟然被这个老家伙关在了笼子里,当即火冒三丈,怒声吼道。
  “阁下……!”梅布斯显然没想到易会发这样大的脾气,吓得赶紧解释:“她太狡猾了,好几次都差点跑脱,这次从巴黎运来伦敦,一路上她就两次险些逃走,我实在是办法才这样做的!”
  “滚!滚!”易扭曲着脸大声咆哮。吓得梅布斯赶紧带着两个血色全无地修女仓皇离去。
  媚奴赶紧掀开了笼子上的黑布,靠在铁笼子左下角地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易的眼前。看到这个女人面貌的瞬间。易的一颗心猛然一下就提到了顶点,激动万分的扑到了笼子前,双手紧紧地握着铁杆子,目光死死地盯住了显得惊慌失措,面色苍白的这个女人,宛若仙女一般柔媚怡人的脸蛋,那一丝慌乱的目光,都让男人的心犹如刀割一样心痛。
  “快,放她出来!快!”易激动地咆哮着,媚奴赶紧打开铁锁,伸进手想要将里面的女人拉出,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这个软弱无力的女子在媚奴打开铁门的瞬间爆弹而去,人如飞箭,眨眼飚出了铁笼。
  媚奴下意识的伸手阻拦,洁白的手掌在空中劈出一道冰冷刺骨的寒风,动作更为凌厉,瞬间扣住了这个女人的肩膀,顺势朝下一拉,眼看就要制服她,一边的易无比心疼的吼到一声:“不要伤她!”
  媚奴赶紧卸功,可是狡猾的女子却似乎察觉到了一边的易才是主子,趁着这个法力高深莫测的女子收功的刹那幻做一夺娇艳玫瑰,花影闪烁,几条长满利刺的藤条瞬间缠住了易。
  “住手!不然我杀了你主子!”狡猾的女子现出了原形,捏着一根锋利的尖刺顶在了易的喉咙上。从她先前听到的对话来看,自己这一次很可能擒住了一个可以让自己逃生机会的人质。
  情势瞬间变化,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女子却见着那眼前的女人并没出现紧张的神色,下意识的感觉到不妙,刚想将刺扎进人质的喉咙里,却发觉坚硬如钢的藤条不知何时已经枯萎干竭,软巴巴的凋谢。
  还没等她回过神,小蛮腰被她身后的那名神甫一搂,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犹如炸雷一般顿时扰乱了她的心。
  “你……叫伊人?你认识我吗?认识我吗?”
  女子浑身一颤,回过头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却有着陌生表情的男子,芳心顿时一凄,不可思议地望着了他。
  “你……你是萧大……道长?”
  男子的脸顿时浮现出一种无法压抑的激动,竟然用力一把抱住了她:“对,对,燕子说过,我以前的名字叫萧翌了伊人,是我,我是萧翌啊!”
  伊人的脸上闪烁着阴霾不定的神色望着这个穿着一身神甫服装的男人,也终于是看清了他的脸貌。
  是的,还是那张让女人着迷的英俊面孔,和那个大坏蛋没有任何区别,可是被关押在教廷半年之久的自己知道,他穿的这身衣服是这个西方门派里高级人员的,刚才那对话更是告诉自己,这个男人在教廷里有着无比尊贵的地位,又怎么会是他呢?他刚才说什么,什么叫他以前的女人,他怎么了?
  一时间,伊人根本就无法适应眼前的一切,愣在了当场,她只知道,这个男人眼睛里闪烁着泪花,莫名的心疼让她没由来的心酸。
  “你……真是萧大哥?”
  “是的是的!伊人,你叫伊人对吧!我真是你萧大哥,萧翌。”激动的易将女人放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朝自己脸上摸去,喜形于色激动万分地道:“摸摸,你看看是不是我?快摸摸!”
  伊人迟疑的动了动手指触到了男人的脸上,指尖触碰的瞬间,那委屈了半年的泪水终于是悄然滑落,那种以为再也见不到亲人和朋友的苦涩和重逢的激动,让她抽泣起来,忽然号啕痛哭一声,双手用力地搂住了易的脖子嗷嗷大哭起来。
  “萧大哥,真是您,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呜……!”
  过于激动的伊人放情痛哭,似乎要将那满腔的委屈苦涩一下就全部倒出,她太激动了,那种重见天日,绝处逢生的感觉让她抛弃了一切情感,就只要抱着这个男人好好地哭一场,将所有的阴影全都倾泻出来。
  “啊,我终于是找到你了!”男人亢奋的抱着她,用亲昵地抚摩代表了自己内心的激动。
  这让本来还十分激动的伊人感觉很别扭,这个男人似乎比她自己更激动,自己甚至能感觉到他内心那种无法形容的激动和开心,不由得停下了哭泣,奇怪的想到,什么时候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这样重要了,找到自己竟然能让他如此激动,而且显得这样亲热……等等,这事古怪啊!
  “萧大哥,您干吗?这样不好吧!”伊人推开了把自己抱在怀里抽搐的男人,脸色有些难看,想起了萧翌的本性,这个贱人是不是趁机占自己便宜,抱就抱吧,嘴巴还胡乱亲着自己,色手趁机大吃豆腐,屁股都被他捏痛了。
  “啊,伊人,这有什么不好,你不是我以前的女人吗?……哦,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失忆了!所以要摸摸来找回当初亲热的感觉,这样不对吗?”
  “失忆?”伊人一愣,脸上顿时布满了一条条的黑线……果然是他,没错,占人便宜的理由都是这样的无耻下贱……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