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都市邪修》->第三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十六章 仙界淫魔(一)
( 本章字数:6058 更新时间:2008-10-12 7:08:00 )


  仙御花园内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各种奇花异草散发着诱人幽香,艳丽的颜色让人有种心花怒放的飘逸感。
  可是走在这样一条充满了浪漫情趣的花园中,玉皇大帝却视若无睹,眉头深蹙,早有没有了心思来欣赏这些自己亲手栽下的宝贝花朵,甚至一脚踩在那簇他最为喜爱的金边牡丹花上也浑然不觉,身后一群伺候的小仙无不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透一下,所有的人都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平时修养极佳的玉皇大帝也到了爆发的边缘,没人愿意去做这样一根注定倒霉的导火索。
  自从玉皇大帝携美游玩,从瑶池归来之后就发现向来对他的事无动于衷的西王母娘娘一去不知返,没人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甚至就连一个口信都没有,玉皇有点自责和羞怒,不管怎麾样,她都是自己名义的妻子,母仪天下的娘娘,掌握着皇宫内部一切的权威,一声不吭就留下这样一个烂摊子给自己,难道真的是因为吃醋的原因,可是几万年都这样过来了,自己与她之间又是只是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都一把年纪了,还玩失踪的游戏,莫名其妙啊。
  不过这些都不是玉皇烦恼的原因,他牵挂西王母的去向,最重要的是因为归属玉帝管辖的天界出现了通天黑洞,而且有情况表明有人趁机下界后又返回了天庭,这可是大事,三尊有明确规定,因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为避免引发灾祸,任何仙人都不允许下界,违者杀之,而所属天界管理者地界出事,三尊也同样会给予惩罚。
  当然,黑洞不是什么人都能开启的。除了三尊四帝外,其余神仙妖魔都没本事打开黑洞下界,通天黑洞不但有着三尊所布灭魂结界,而且也不是随便一个地方就能打开的,每一个可以开启黑洞的地界,都把守着天界神兵天将,一般的仙魔根本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现在看起来。
  除了拥有与自己同等身份的西王母之外,实在是想不通还能有什么人如此大胆开启黑洞,私自下界。
  想来现在其余三帝肯定是开始对自己打起了主意,要知道四帝之间的关系并不想外面地仙魔想象的那样坚如磐石,水泼不进,内部争斗照样厉害,谁不想自己独大,现在黑洞开启,那就等于给了其他帝王一个打压自己的机会,甚至还有可能会被他们找出来的代言人取而代之。
  唉。西王母啊西王母,你是想害死我吗?你开启黑洞到底是何居心?
  “你们下去吧,我要一个人走走!”
  玉帝极为不耐的挥挥手。几个诚惶诚恐的小厮赶紧低头退下。
  “唉!刚刚解决了一个心头大患,本以为从此天庭至少能太平几百年,现在看来麻烦的事还在后面,内忧外患,现在自己可真是头大如斗,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西王母身上,可是自己又怎么去找到她呢?”
  玉帝恍惚着行走在御花园里,不知不觉地走向了花园深处的神让,边,这里有一条天河,流水仿佛点点星光一般闪烁不定。氤氲密布的银河对岸就是紫微北极大帝的地界,野心勃勃的他早已觊觎自己四帝御王第一的宝座,此刻恐怕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一边狂笑,一手也开始准备对付自己的阴谋了吧!
  坐在一块玉石上,玉帝愁眉苦脸的凝想着,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他地指令,就连飞鸟爬虫都不敢发出哪怕是一丝声响。可是就在他最懊恼地时候,对面的星河处外来了一个声音,打扰了他。
  “过去!”
  严厉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地威慑,隐约还有一丝得意的嘲讽,这很是令玉帝不满。可是一想那边银河毕竟是中北大帝的,也按耐焦躁不予理会。
  “你***听到没有?滚过去!”似乎根本就没考虑到他老人家,暴躁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声狠狠的皮鞭抽打声。
  “大胆!本帝在此,何人如此猖狂无礼!”
  皮鞭声哑然而止,显然是被自己的威严所镇,玉帝内心刚得到了一丝小小的满足,一声不屑的冷笑顿时刺伤了玉帝那份不容侵犯的尊严,猛然一下站起怒吼一声:“什么人,给本帝滚出来!”
  几秒钟后,金属在地面摩擦地声音响起,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从银河对岸的小树林里出来,玉帝神识一震,目光瞬间呆涩了半秒,一个上身赤裸的女人象狗一般慢慢的从树林中爬了进来。
  她的脸蛋被散乱的长发遮住了一半,像是一只真正的四足动物似的在地上爬着,手脚都拴着铁镣,胸前雪白滚圆地双乳同样倒垂下来,给人一种刺激的鼓胀肉感,雪白高跷的香臀更是被一种让男人无比亢奋的古怪布料编织的裹裤所掩盖,玉帝不认识这种被人类成为蕾丝裤袜的性感情趣内衣,可是同样的,这样的装扮很是给男人一种巨大的视觉冲击。直接刺激了玉帝心里那一丝暴戾的征服欲望。
  “大胆妖孽,竟敢如此荒淫,你究竟何人?”
  玉帝镇定住心神怒喝一声吼道。女人的脸蛋垂得更低,不安的忸怩着性感诱人的肥臀,却没有听从玉帝的呵斥,只是更加尴尬的匍匐下地,就在这瞬间,一根皮鞭仿佛长了眼睛一般飞出,狠狠的鞭打在女人娇嫩雪白的肌肤上,撕裂一般的痛苦让女人禁不住猛然一下抬起头,高昂的痛呼一声。
  耳熟的声音让玉帝的眉头更加深皱。心里多出了一丝不安和疑惑,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母狗,你也会害臊吗?难道你忘记了以前在这个男人身下呻吟的美妙吗?我,或许对于你来说,玉帝这匹老狗那地方早就没用了,又怎么能满足你呢?”
  皮鞭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重重的刷在了女人吹弹可破的冰肌玉肤上,一声哀怜的悲呼,女人那掩盖住容颜上的秀发仿佛流云一般飞舞,那绝美的脸蛋、熟悉的容颜瞬间出现在玉皇大帝地眼前。
  “嫦娥……你是嫦娥仙子!”
  玉皇大帝无比的震惊的尖叫什么,他如何能不惊心呢?冰清玉洁的嫦娥竟然赤身裸体的以母狗形状出现在自己眼前。这甚至比三清尊神露出笑容更来的让他震惊。一时之间,整个人竟然呆住了。
  “呜——”
  嫦娥哀怨的嘶鸣一声,脸蛋红的仿佛一块染血红布,两胯下加紧地那根魔具顿时传来一阵阵让她羞愧欲死,却摆脱不了那销魂的麻痒和欲望的冲动。
  “哈哈,就这样的矜持吗?连地上那些妓女还不堪入目啊,贱人,你是不是想要了?当着玉帝的面。当着一个万神敬仰的天帝被人操,让你更加冲动了吧?是不是有了高潮的欲望,是不是想立刻扒开双腿,接受我的蹂躏?”
  树林中走出一个翩翩男子,俊朗的外表下却有着妖异的神色,尤其是那双深邃地眼睛望向玉帝地时候,充满了仇恨的怨毒和冷漠的讥讽。
  “是你!玉面淫魔?!”
  “正是在下,萧翌拜见玉帝,愿玉帝绿帽长青,魂消神灭!以敬玉帝往日对萧翌焚神灭性地大恩大德。”
  萧翌拱拱手。煞有其事的肃穆敬声。神色一松,有些玩世不恭的讥笑道。
  “好啊,天庭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萧翌,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受死吧!”
  见到萧翌,玉帝只愣了半秒,立刻就起了杀心,右手一掏,玉龙绞魂链在手,祭起真元力就要诛杀萧翌,可是萧翌却不慌不忙的冷笑一下。任凭玉帝隔岸击来的一链。不躲不闪,直挺挺的站在原地。
  眼看玉链呼啸而上,萧魔头就要魂飞魄散之际,嘴角露出冷笑的玉帝却猛然一眯眼,硬生生的收回了玉链,回荡起来地真力狠狠的撞在了银河边的白色氤氲上。
  “轰!”
  一声不大不小的轰鸣顿时让玉帝皱起了眉头,冷萧萧的看了萧翌一眼:“果然是阴魂不散,本该魂飞魄散的你,怎么还能站在这里?”
  “或许这就叫做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吧!我还没找你们算账,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死去,七世被你们玩弄,我至少也要捞回点利息吧?不过我现在对打打杀杀的没什么兴趣,就喜欢玩玩你们的女人,干干天庭这些被人敬仰地仙女,然后再一个个的和你们算账,不过看起来,最近玉帝很不得意啊,从你这里的天界破了一个黑洞,你就触犯了三清尊神颁布的天条,找不到谁是开启黑洞的人……嘿嘿,那黑锅你就背定了,更何况你……”
  萧翌的话被玉帝粗鲁的打断,一声不屑的冷哼,玉帝带着一丝狰狞恨声道:“不用说,看来黑洞的开启是与你有关了,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那未免太幼稚了,更别想依靠这样就分化四帝联盟,萧翌,今天你的目的究竟何在?”
  “哦,没什么,想让玉帝你看一出好戏而已!”
  萧嘲弄的舔了舔嘴唇,左手搂住嫦娥纤细的腰肢,将她拉向自己,右手摸到了她修长光滑的美腿上。
  “不……不要这样,你这魔鬼!”
  嫦娥双眉竖起,下意识的想要挣扎推拒,可是浑身都软绵绵的不听使唤,连动弹一下都很吃力。
  “淫魔,你干什么?放开她,否则我让你好看!”玉帝吃惊了一下,对于萧翌的荒淫他早有体会,可是没想到这一次见面,他竟然如此大胆横蛮。
  “嘿嘿,好看的在后面,玉帝,据说嫦娥和你也有过一腿的吧?如果没有,那就恭喜你了,你能看到天庭里这个月宫仙子最诱人的一面!”
  萧翌看在眼里,又发出了得意的淫笑声,手掌慢慢移到了嫦娥的大腿内侧,指尖钻进了那用皮绳交叉连接着的两片薄薄布料里。
  “难道玉帝就不好奇吗?这样窄小的布片竟然能将如此完美的勾勒出嫦娥仙子的身体,你就不想看看她神圣不可侵犯的外表下面是有多么的淫荡吗?”
  淫笑声中,萧翌的手掌长驱直入,滑进了只能包裹住三分之二臀肉的布片。
  “住手!否则我就咬断舌根!”
  嫦娥面色一凛,冷冰冰地声音传来,雪白浑圆的大腿夹紧了,不让那只手继续深入。
  萧翌不由愣了一下。嫦娥一反常态的表现,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先前干她的时候。这个风骚的女人可是禁不起哪怕是一点的挑逗的,可是当他地目光看向了一边有些迟疑的玉帝之后,什么都明白了,而嫦娥的态度改变,也让他产生了一种很新鲜的感觉,同时占有的欲望也更加强烈了。
  ““哼”了一声,随手抽出了一柄锋利的小刀,拇指一按。锐利的刀锋压在了嫦娥吹弹可破的脸蛋上。
  “我的仙女,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如果给划花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在这仙界立足呢?不要以为我这把下了魔气地刀刃是你能够抵抗地,它的魔性会让你永远都成为一个被人唾弃的丑老婆子,难道你以为除了脸蛋,你在天庭上还有什么地位吗?就连那猪八戒恐怕对毁容了地你也会退避三舍吧?”
  刀尖在嫦娥的脸上比划来比划去,阴森森的语气充满杀机,听了令人不寒而栗。
  嫦娥全身一颤,睁大的眼睛里闪过恐惧,两条腿慢慢的松开了。
  萧翌满意的收起刀。手掌完全探入了女人双腿中的禁区。指尖在三角地带摸到了一小块贴体的丝绸。
  “喔,还是有凡间的布料好……真是性感啊,如果人家知道嫦娥此刻穿的是一条性感地透明蕾丝情趣内裤。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你如果下届做AV女郎,销售成绩绝对第一啊。你看,就连玉帝也看呆了不是?”
  顺着萧翌所指,嫦娥的脸猛然一下通红,全身发痒不安的骚动起来,玉帝那双清澈的大眼此刻充满了欲望和饥渴,原因全在自己所穿的那条小内裤衩上。这条羞死人的内衣裤,是恶魔萧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招来的,淫贼就是淫贼。就连逼人家穿的衣裤都是那样的令人无法接受。
  原来嫦娥穿地是一件极其窄小的丁字裤,只能覆盖住前面一小块三角地带,后面只剩下一条丝带夹在股沟里,整个臀部基本上是光溜溜的,难怪就连玉帝这样稳重的仙人也都禁不住被吸引,甚至有些浮想联翩。
  萧翌咯咯怪笑,伸手揉捏着嫦娥赤裸的大屁股,丰腴肥嫩的臀肉充满了弹性,肌肤十分光滑。
  嫦娥咬着嘴唇。一声不响的任他肆意的抚摸,高耸的胸脯开始急促的起伏。
  “真不愧是仙界第一美人啊,屁股又圆又结实!不知道玉帝您老可曾有享受过这样的美肉,不过想必你现在最想的应该不是这个女人。”
  阿威故意羞辱着嫦娥,一把就将她的丁字裤扯了下来,手指随即接触到了一片柔软蜷曲的茸毛,然后又碰到了那道狭长的温暖裂缝……
  “啊——玉帝救我!”
  嫦娥突然怒骂着跳起,猛地一头撞在萧翌的下巴上,这出其不意的一击令他猝不及防,脑袋向后一晃,嘴里多出了舌尖被牙齿磕破的血腥味。
  “救命啊,救命……”
  嫦娥成功摆脱了萧翌的控制,全身的力气似乎都回来了,一边惊惶的高声呼救,一边跌跌撞撞的冲向对岸的玉皇大帝。
  “你救了她,难道就不想知道你那有名无实的妻子,西王母娘娘吧?她的死活总比一个神女重要吧?”
  已经取出玉链套象对岸的嫦娥的玉皇大帝被萧翌的这一句话,让他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玉链也啪的一下掉落银河,炸起无数火光,也使得急欲跳过这不宽河流的嫦娥望而却步。
  “你知道娘娘的下落?”玉皇大帝无比震惊,西王母失踪的事,只有他最清楚,联想到天界黑洞的打开,他一下就冷静了下来,选择了放弃解救嫦娥的行动。
  “该死的臭婊子!”
  萧翌不理会玉帝的质问,跃起身大踏步的赶了上去。绝望的嫦娥吓得大叫,心慌意乱中猛然一下跳向银河,被男人劈手揪住了早已散乱的头发。
  “啊--”
  长长的惨叫响起,几百根乌黑的发丝被硬生生的扯了下来,嫦娥只感到眼前金星直冒,同时屁股上一凉,两片由皮绳连接的布料已经在嗤啦声中被扯脱。
  萧翌“呸”的一声,一口含着血丝的唾沫狠狠的吐到了她的脸上,跟着把她整个人像抓小鸡似的拎起,毫不留情的扔了出去。
  嫦娥重重的摔在地板上,这次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了,痛得流出了眼泪,好一阵都爬不起来。
  “贱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要让你吃尽皮肉之苦,才能改掉你那自以为是的臭脾气!”
  “想知道西王母的下落,就好好的看完这场戏吧!”换过头,萧翌对着束手无策的玉帝冷笑一声。拇指粗细的皮鞭,狞笑着猛然挥了出去。
  “啪啦!”皮鞭发出尖锐的呼啸声,沉重的落在了嫦娥光裸的背上。
  “啊!”
  嫦娥发出凄厉的哀嚎,背部传来火辣辣的痛感,倒在地上的身体痛苦的蜷曲了起来。
  “母狗!你的惨叫声很好听嘛……你继续跑啊,叫啊……我看谁敢来救你,玉帝不行,西王母更加不会来救你,能救你的就只有看老子喜欢不喜欢了!“萧翌龇牙咧嘴的咆哮着,手里的皮鞭劈头盖脸的抽出,发出响亮的噼里啪啦声。“啊……别打了……啊啊……快停手……”
  嫦娥痛得大声哭叫,在地上来回翻滚着企图躲开皮鞭的抽打,但是根本无济于事,不管她连滚带爬的躲到哪里,皮鞭都极其准确的落在她身上。
  “啪嗒”一响,背部仅有的两根系带应声断裂,金黄色的贴身小可爱离体跌落,丰满的胸脯立刻一丝不挂的裸露了出来。
  嫦娥羞耻的惊惶尖叫,两个雪白硕大的赤裸乳房在胸前颤巍巍的晃动,左乳下缘纹着一小朵鲜艳的月牙刺青,在白皙的乳肉上看来十分醒目,平添了一种奇异的媚惑力。
  “玉帝,你不是想知道西王母的下落吗?我告诉你,她的下场和这个无耻卑鄙的女人一样!哈哈,出来吧,我美丽的王母娘娘,让你的男人看看你的丑态,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