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一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四九 再见神秘少女
( 本章字数:6026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四九再见神秘少女
  阳春四月,草长莺飞时节,谢依依带领着一群妖族终于把荒废的荒山给全部种植上了速成树木,只要日常管理一下,就等日后成材了。
  全部工程结束后,位于江城的陈煌忽然收到脑内的智能芯片凌凌漆的警报声:“不明能量入侵,戒备!”
  然而陈煌元婴上的混沌钟任由凌凌漆指挥着战斗程序,却纹丝不动。陈煌抬头看看天,忽然哈哈大笑。
  九天之上,射落下来的哪里是什么不明能量入侵啊,分明就是一丝功德金光。不过陈煌也纳闷,我这段时间没有做什么啊?怎么会有功德呢?
  陈煌强行解除凌凌漆的戒备后,功德一入体内,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谢依依已经带领着江城妖族把那一片荒山全部植树造林完毕,兼之陈煌的教导妖族,完成了立教誓言的一部分,天道奖励。
  妖族一直就是杀戮人类,现在忽然在陈煌的教导,居然植树造林,为人族居住环境改善而行事,因此也有功德。
  伫立在荒山上的虎王现在头晕目眩,目瞪口呆,功德啊!人类修真者个个都想要却很那要到的东西,他居然只是带着手下小妖种树,就可以获得,我靠!那以后就种树得了。
  功德的作用就不再一一细说,大家都明白的。
  谢依依也分得一丝,虽然在荒山野地做事,身形清减,秀丽的容貌却没有被晒黑,因为功德的滋润,更加妩媚,仿佛清水芙蓉一般。
  。。。。。。。。
  功德入了陈煌体内,他却有点困惑了。东方人都有个特点,不习惯数字化,都是模糊的。
  比如这功德吧,有时候降的多,有时候又少,多的时候如水桶粗细,少的时候如头发丝大小,让陈煌很不好清楚自己的功德究竟有多少。
  想了一下,于是分出第一次接任城隍职位时候,天道嘉奖的那一丝功德,以此为标数,当做单位一,作为参照标准。
  之后就交给凌凌漆负责将功德平均分开,以单位一的功德为参照物,进行累加,统计,也方便日后计算功德多少,也好日后万一也遇见有功德之人,如果需要争斗的话,就可以以功德数来衡量一下是不是合算。
  等凌凌漆全部分析统计完毕后,以陈煌接任江城城隍时候的功德为单位一,作为参照物,现在陈煌的身上功德数高达一万五千三百五十五了。
  神念扫到江城边缘的长江龙王敖天身上,他的功德也有三千多,被抓来当苦力的妖盟虎王身上功德是十,其余小妖是一到八不等,谢依依的功德数也达到了一千数值,个别的小妖居然为负的,那就是业力。
  陈煌以自己接任江城城隍的那一丝功德为参照数,划分了业力和功德。少于参照数的为负数功德,也就是业力。
  业力和功德可以互相抵消的,每个人来到世上,身上均携带着业力和功德。相互抵消后,如果功德多,那么此生就福运连连,心想事成;如果业力多,那么一生坎坷。
  看官或是觉得不公,为什么我今生要为上辈子的事情负责呢?此话有理却也无理。
  转世之后,业力重,可以通过行善,抵消业力,如果在今生就将业力抵消完毕了,那么后半生都是有福之人,君不见有些老人在青年时候坎坷多难,老年却是享福,这是为什么?
  那是他青年时代做的事情获得的功德抵消了转世时候携带的业力,不仅是老来享福,而且还可以带到下辈子。
  当然如果他下辈子又作恶的话,增加了业力,将功德给消除了,那么就开始了受苦受罪。
  故此,前世之因,今生之果;轮流循环,天道报应,屡试不爽。
  陈煌细心的将业力和功德的坐标参照数给划分完毕,就傻眼了,九天之上,呼啦一下子又来了一道功德光芒,按照他的参照数计算来,居然高到三万之多。
  等这数值达三万的功德入体后,他才明白了。
  自从天地开辟,天道形成以来,压根没有那个神仙将功德和业力进行详细的度量衡进行对比的。
  那些神仙也不想其中的关系,都是模糊的以功德光粗细来衡量。
  天地有尺寸,星辰有数值,唯独这天道功德却无度量衡。(无论那本修仙文里都好像没有这个度量衡吧,都是模糊学,呵呵,本书就开天辟地给予度量衡吧!见笑,见笑!)
  他是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将功德和业力进行数字化对比,给与详细的度量衡,陈煌的行为对以后的天道发展有着莫大的功劳。故此天道再次给予功德进行嘉奖。
  陈煌之前那么辛苦的东奔西走也才获得一万多功德,现在只划分一下度量衡,他自己认为是非常简单的划分坐标和度量衡,就获得了三万功德的奖励。
  乐开怀地收完全部功德后,半亩大的功德金光没有扩大,颜色越发的深厚浓郁了。
  。。。。。。。
  身边的手机忽然响起,陈煌接通电话,却是欧阳侠和血狼盗墓回来了。抱着好奇的心思,就出门径直往欧阳侠的诊所前去。
  在欧阳侠的诊所里,陈煌却发现有三个人,除了认识的欧阳侠和血狼外,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神秘少女。一眼扫去,陈煌的修神之心顿时猛烈跳动。一股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神秘少女的打扮依然如往,白色的纱巾包裹着头和脸,仅仅露出一泓秋水般的眼睛,点漆样的眼珠偶尔电射出睿智光芒,猛然一见,给人感觉不像是个年轻少女,似乎是修炼多年的老人。但是紧绷着的牛仔裤显然她的皮肤绝对不是老妇人摸样。
  陈煌上下打量着神秘少女,她已经发现陈煌,不自然的心里也有种奇特的感觉,似乎两人认识很久了,但是两人都可以肯定此前只见过匆匆的一次。
  两个人不说话,只是静静对视,欧阳侠心里暗道:“奶奶的,难道陈煌这小子有艳福不成。”
  静,
  非常安静。
  良久,欧阳侠打破沉默难得正经地对神秘少女问道:“你还是来求整容的么?”
  神秘少女的眼光从陈煌身上移开,望着欧阳侠点点头,黄鹂般的声音开口道:“是的!你说的钱,我已经想办法弄到了!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欧阳侠苦笑道:“上次开个玩笑而已,今天哪怕你没钱,我也一样给你整容的!”
  神秘少女讥讽的笑道:“我已经问过人了,修真界里的欧阳侠可是见钱眼开的人,怎么现在还有免费治疗的哟?”
  欧阳侠默默不语,丢下神秘少女不管,转到内屋去,几分钟后手捧着瓷瓶出来,神秘少女一见惊呼道:“千年尸花?”不管欧阳侠的反映,凑上前去,仔细打量。
  千年尸花在透明的瓷(web用户请登陆"佗剩?сΝ下载TXT格式小说,手机用户登陆wàp.1⑥K.Сn)瓶里绽放的艳丽,一朵白色的花瓣正在依次不停的散发七彩光线。神秘少女显然是个识货的主,惊讶地说道:“七彩千年尸花?起码得要二千年到三千年吧?”
  陈煌在上一任的记事秘录里见过,也知道这是个好东西,难怪无论什么人都喜欢盗墓呢,原来真的有好东西,于是接口道:“恩!不错!”
  神秘少女一双妙目闻语转到陈煌脸上,固然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却能感觉到她内心地疑惑。
  一张包裹的紧紧的头仰望着天花板,双手十指不停地掐算着什么。陈煌微微一笑,说道:“还需要掐算么?”
  欧阳侠好像没听见两个人的对话,医生的特有细腻使他双眼盯着十指掐动的神秘少女,神秘少女的掐算方法十分怪异,和一般修道之人八卦之技明显不同。内心的奇怪已经在脸上显示。
  陈煌倒是认出了少女的掐算法诀,却是巫族的法术。洪荒以来,巫妖两族打的你死我活,巫族的手段,身为妖族首领的东皇太一怎么能不清楚呢?
  陈煌融合了太一真灵后,自然也就知道了,不慌不忙的笑笑,说道:“别想了,这是上古巫族手段,你肯定不知道。也没见过的。”
  发现这个神秘少女是巫人,陈煌这才释然,难怪神念扫出,只觉得少女精神力强大,却无元神也没有修炼道法的痕迹呢。
  陈煌自得了太一真灵的记忆后,可是一部记载详细的修真历史书啊!上古巫族及妖修道可是说的十分详细的。
  那些上古秘闻,陈煌要说自己知道的只能算第二,目前当今的修真界恐怕还没有那个敢说自己是第一。
  神秘少女一听,顿时紧张起来,尖叫道:“你怎么知道巫族?”虽然她的头和脸被纱巾包裹着,但是紧张之下,脸上的肌肉蠕动已经出卖了她的紧张。看她的戒备样子,好像陈煌一个回答不上来,她就要出手了。
  陈煌愕然道:“我怎么知道巫族?啊~我就是知道嘛!”
  看着神秘少女紧张神情,陈煌觉得她有点小题大做了,知道巫族很希奇么?这倒不是怪陈煌没有修真常识,自从巫妖大战之后,巫族绝迹人间,时间的流失使得许多人渐渐淡忘了巫族。
  慢慢地巫族化做了一段远古神话流传下来,巫术只是传说中的存在。即使现代社会提及巫术也会被斥责成封建迷信。
  巫族遗留之人虽然不再生事,奈何人间界的修道之人不乏正义性高的没边的人,这些修道者百年一大扫荡,十年一小扫荡,弄的残留在人间界的巫族之人苦不堪言,
  争斗吧!实力不及。躲避吧!已经到了现代社会了,没地躲啊?不像远古或者几百年,西南蛮荒之地,随便往那个山洞里一钻,自己不出来,外人还真不好找。
  时间一长,巫族之人警惕性越来越高,巫术传说也越来越神秘。神秘少女在出山时候,巫族长老叮咛再三,在外面一定不能露出口风,不能说出自己是巫族的人,不然后果难料。
  这几年在红尘中游历,神秘少女一直很隐秘,从不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也没有修真之人认出她是巫族之人,谁知道刚刚一个小小掐算就被陈煌看出她是巫族的人,想起巫族长老的话,自然紧张异常了。
  陈煌现在的经验虽然不说很丰富,起码也能看出神秘少女现在很紧张,联想一下,顿时明白过来,和蔼的说道:“我不管你们和修真界的冲突,我也和你们没有什么冲突,所以你也别那么警惕我!”
  陈煌当然明白了巫族现在和妖族一样的,在修真界是人人喊打,巫族为了隐蔽自己的行踪,杀人灭口很是正常。
  固然不怕和巫族争斗,但是巫族能千万年生存下来,自然有他的独特之处,无缘无故地惹上巫族,陈煌绝对是不愿意的。
  神秘少女却不领情,双手悄悄动作着,口里却冷冷问道:“我问你怎么知道巫族的?”
  陈煌眼见神秘少女的动作,虽然不明白她在恰动着什么,但是也晓得那不是什么好事情,于是老实地回道:“我也是偶然的机会里知道巫族的巫术。说实在话,巫族之中的修炼之法的确了不起。特别是对天地异能的应用真叫人大开眼界啊!”
  这话倒不是拍马屁,想想巫族十二祖巫纵横洪荒之时,那是何等的威风。若是巫族修炼之法不厉害的话,那巫族怎么能在上古时期曾经打的妖族毫无还手之力,连上古仙人都不敢轻试锋芒呢?
  欧阳侠见得气氛不对头,连忙转移话题对着神秘少女说道:“你看这朵千年尸花,可花费我不少气力才弄的,拿来给你用,最是合适不过了。”
  神秘少女到底是少女心态,一听千年尸花的功用,只是狠狠盯了陈煌一眼,嘴巴努努,单手在脖子边做了刀砍动作。
  陈煌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叫他小心,不然就会咔嚓一声的。陈煌才不会管那些闲事呢!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弄好,自己的修炼还没有个头绪,那里有心情去管这些闲事。
  虽然说洪荒时期,巫妖不两立,打生打死的,而现在除非是他脑袋进水了,才会和这个神秘少女争斗。
  陈煌笑了笑,不语。
  欧阳侠打铁趁热,赶紧说道:“这千年尸花我收你的钱,你也知道,现在这个就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神秘少女冷哼一声,说道:“那你要什么呢?”
  欧阳侠嘿嘿一笑,说:“既然你是巫族之后,那么我也就不收钱了,当我是还了师傅的一个心愿罢了。”
  神秘少女的掐算之法奇妙丝毫不低欧阳侠,巫族秘术悄悄使出,暗暗一算,却是一片茫然没有头绪,好像和自己有关系,但好像又没有关系,定神想去,却是混沌一片。
  想想长老说的话,一切随缘,于是也就淡然了。
  三个人彼此看了看对方,决定第二天开始手术。
  第二天,神秘少女本来是要求陈煌不在现场的,但是欧阳侠却知道陈煌的本事远在自己之上,医术没有自己高,但是实力却高出自己不知道多大一节呢!
  何况自己的师门和巫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怎么敢怠慢呢?只是对神秘少女解释说陈煌是他的朋友,所以要在一边帮忙。神秘少女这才接受了。
  “天医门”的医术果然奇妙,镇门之宝乃是一把银色手术刀,却是上好陨铁炼制,分明就是带有一点先天铁精,用来战斗足够,镇压气运却是差的远远,不过夜算是不错的了。
  手术室里那些希奇古怪的工具就看的陈煌目不暇接,又那里知道他们的用处,欧阳侠无奈,只好要求陈煌一晚上功夫强行记下来,反正到时候要用什么就传个音。万一灵力不够,还得陈煌帮忙补充一下。
  手术室中。
  神秘少女已经把纱巾全部去掉,露出了脸部,虽然听欧阳侠提起过,但是任何人第一次猛然看去,绝对会吓一大跳的。
  顿时想起欧阳侠当初形容神秘少女的话来,(:“在应该是鼻骨之处,根本没有鼻骨,于是,她的鼻子是软垂着的,鼻孔在一团软垂的肉上,可是又不是根本没有鼻骨,鼻骨却到了左颊上,于是她左头颊隆起的,而右颊骨又变了形,所以右颊凹陷着,面上的肌肉,由于头骨的畸形,变得......我真是难以形容的恐怖,她没有下唇,上唇又是分裂的,眉毛以上,全是各种不规则的凸起,那双眼睛,在这种恐怖的一张脸上,成了令人心惊肉跳的讽刺!”)
  幸好陈煌的心不说秋水无波,好歹也见过不少古怪了,但是这张脸真叫人不敢细看。
  欧阳侠估计陈煌多半会顶不住的,谁知道这次他却错了。陈煌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之外,现在却是没有一丝意外的脸色。
  欧阳侠恶毒地想道:“难道陈煌小子有怪癖不成?”
  原来这少女天生精神力强大无比,但是容貌却丑陋无敌,自从体内隐含的巫族血脉苏醒后,修炼巫族秘诀更是一日千里。
  但是当她长大**后,不喜欢自己的容貌,几次哀求后,巫族长老才特许她到红尘之中寻找办法。
  巫族之中法术固然高深,可没有整容的法术。巫族修炼也不存在什么元婴之说,也就谈不上元婴之后的再次固体了。
  所以她在红尘中游历了几年后,偶然的机会知道了欧阳侠,于是上门求医,就有了那次和陈煌的相遇了。
  欧阳侠一身医术果然非凡,有了上好材料,加上有陈煌在一边协助,小小的整容手术怎么会难得住他?三个小时后,手术全部完毕。
  从手术室出来后,陈煌再次打量她,刚刚已经得知她的名字---巫幽兰。
  恢复了容貌的她果然不愧深谷幽兰,只见巫幽兰轻盈地一转声,细细的腰肢,水嫩肌肤,明亮的眼睛,配上巫族的神秘气质,岂是美少女三个字可以形容的。
  好了,过度章节结束,下文开始新的故事情节!精彩就在后面!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