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九十二 有这样的良民吗?
( 本章字数:3943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九十二有这样的良民吗?
  注明:92----95章节取自《长征》,这几段话,我觉得特别有代表性,因此稍微修改直接收入本书,特此注明,非为抄袭之作!95后半章之后皆为本人原创!
  求票票啊!求票票啊!求票票啊!求票票啊!求票票啊!求票票啊!求票票啊!求票票啊!
  。。。。。。。。。。。。。
  陈煌早已经堂而皇之的来到倭国首都东京。他是独自一人乘飞机悠闲地来到倭国的。虽然仙人了,好歹能省点仙力嘛,再说偶尔的体验一下凡人生活,对于修炼一道可是大有裨益的。
  陈煌和谢依依正手牵手的漫步东京街头,不开口的话,华夏人和倭国几乎没有区别,除非仔细的看,还是有细微的区别。
  比如女人的小腿和及男人的个子。倭国近些年来虽然大力提高人口体质,但是天生基因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所以当身高一米八的陈煌和身高在一米六八的谢依依走在一起时候,就只看见东京街上都是人头滚滚。
  东京,远东最繁华的都市之一,漫步在东京的大街小巷,处处都可以领略到那种纸醉金迷的奢华,为了证实以前看过的报道,陈煌和谢依依从下榻的旅馆出来后特意没有搭乘出租车而是挤了一次地铁。
  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但是地铁里面仍然挤满了人,多数人都是满脸疲惫着装整齐,有很多人就站在那里耷拉着头打盹,反正里面挤的跟罐头似的根本不用拉扶手也不会摔倒。
  从这些人的着装来看应该都是刚刚下班的上班族了,看来以前看过的关于倭国人干活拼命的报道是真的了。
  而且最近一个月来,倭国经济似乎出了问题,这一点几乎所有的倭人都感觉到了,为了避免裁员,只好更加努力工作,可惜他们不知道他们无论努力,都是水中花月罢了。
  看着来去匆忙的凡人,陈煌忽然感慨,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谢依依毕竟是女性,心地柔软,看看四周来往的凡人,他们还在努力为幸福生活努力打拼,突然幽幽说道:“我们这次来,是对还是错?”
  陈煌沉默,良久才叹口气说道:“抗战时期死亡的那三千万华夏人是对还是错?”
  谢依依无语,只是将手更加握紧。
  倭人的命运彻底被注定了。
  放出神念,当然在陈煌的神识观察下,同样也“看”到了一些诸如偷窃之类的不良行为,而且几站下来终于让陈煌发现了一例闻名已久、臭名昭著的电车色狼事件,不过这例也只是一般的亵猥。
  当然也有电车男想对娇艳如花的谢依依动手,还不等行动,就被陈煌放出仙力无声无息的陷入无神状态,当人群散开后,就直挺挺倒在地上,警察才过来将其抬走。这些在人潮汹涌之中,浪花都算不上,自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直让陈煌在心中暗叹,倭国人果然可以称得上世界上最矛盾的民族了,谦让、敬业、亵猥、狂妄等等品质居然都能够集中到他们的大多数人身上,但是也许正是因为了这种品格的错位才导致了倭国民族的危害性吧。
  随着拥挤而不凌乱的人群出了地铁站,陈煌找到了一个地图牌分辩了一下方向,然后往一条并不喧哗的街道走去。
  虽然在感情上对倭国人厌恶甚至仇视,但是在进入倭国境内后看到的东西撇开民族感情来说还是有很多让陈煌感叹的地方。
  夜晚的这条街道比起其它街道来说安静多了,因为不是商业街只有几家不大的便利店还在营业,经过的车辆也不多。
  突然前面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里传来的声音引起了陈煌和谢依依的注意,似乎是争吵的声音,略微集中了一下精神,二十米外小巷里面发生的事情就清晰的处于陈煌的神念观察之下。
  原来那条小巷子里面开着几家不大的酒吧,争吵声就来自其中的一家酒吧的门口。看清了之后陈煌才发现不是争吵,而是打斗,不过说打斗似乎也不正确,因为只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殴打。
  被打者是一个年纪在三十来岁的男子,而围着他拳打脚踢的则是三名大汉一边打还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来是一起私殴,陈煌收回神识继续和谢依依漫步走着,走过那个巷口时殴打还在继续,几个零散的日语单词随着夜风飘了过来被陈煌捕捉到了,陈煌的脚步停了下来,因为里面有个词引起了他的注意,就是“支那猪”这个词。难道被打的人是个华夏人?虽然不想多事,但是既然遇到了这种事情,陈煌还是想管一管。
  对于日语,陈煌和谢依依学习的很快,毕竟是仙人,随便找个土生土长的倭人,将其语言记忆融合后,就可以了。当然也少不了将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回忆剔除掉。
  转身往事发现场走去,陈煌的神识牢牢的锁住了殴打的双方,看来打人者是很有经验的,打得虽然狠不过却并没有往要害上招呼,这样一来就不会马上出人命了,相对而言被打者的挨打经验就非常欠缺,除了护住了头部在翻滚中露出了不少的要害。
  奇怪的是围观的十几个人没有一个站出来阻止的,但是又不是惧怕的样子,反而有人是不是的鼓励一下打人者。等陈煌走到围观人群外面时根据听到的资料可以确定被打者就是一个华夏人,而且好象是在这个酒吧里面做小工的,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打他的三个人,而围观者看来多是附近酒吧里面的客人了,至于具体情况却还是不知道,不过想来应该不是因为被打者干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否则应该已经有警察过来了,不会象现在只有一些过往者偶尔停下来加入围观。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制止一下殴打,想到这里陈煌用纯正的东京腔日语喊了一声:“住手”。
  没有想到的是在围观人群的另一边居然此时也有一个人与陈煌不分先后的喊了一声“住手”。陈煌好奇的往那边看去,发现是一个不到四十岁的男子,西装革履还提了个公文包,看来是一个下班经过这里的人,看他白净文弱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样子似乎是一个文员,而在陈煌打量此人的时候此人也正顺着声音往这边看来,在看清了陈煌的容貌之后略微的愣了一下,虽然隔着眼镜陈煌仍然可以看到其眼中一闪既逝的精光。
  打人者以及围观者被两人的喝声惊动了,殴打暂时停了下来,三名大汉眼露精光在人群里搜索喊住手的人。看到陈煌似乎不想出面的样子,对面的眼镜男子略微的苦笑了一下分开人群站了出来,神情严肃冷厉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打人的三名大汉疑惑的看了看他,其中一人说道:“你是什么人,敢管我们的事情!你知道我们是谁!”
  眼镜往他们身上看了一下,恍然冷笑道:“原来你们是藤田组的人啊,怎么,你们还想对我怎么样啊,就是你们的组长藤田信义见了我也要谦让三分,你们还想怎么样,哼哼!”
  三人一时不知道对方的来路,不由得语气恭敬了许多:“这个,不知道先生是?”
  “石川光夫,这个名字藤田应该提到过吧。”
  “哦,是石川大律师啊,当然当然,我们组长经常提起您的大名,冒犯冒犯,我们是有眼无珠。”三人恭敬的说道,陈煌心里比较好奇,怎么一个看来是黑社会的组织会对一个律师这么恭敬呢?
  “好了,你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石川光夫不耐烦的说道。
  “是这样的,刚才我们在酒吧里面喝酒,电视里面播放到支那人这一年里面在倭国干了不少抢劫杀人的事情,针对的多是平民百姓,我们都非常气愤,刚好这里有一个支那人在打工,所以我们要求他下跪道歉,哪知道这个小子不但不道歉还骂骂咧咧的,因此我们才想教训教训他。大律师,你说对这种支那猪不教训一下怎么行呢。”周围围观人群里也有不少人附和着。
  陈煌心里又惊又怒,怒的是这些人对华夏人的言辞侮辱,惊的是这些年经常看到报道说华夏人在倭国干这种杀人抢劫的事情,如果是劫富济贫那倒也是英雄,可是令人失望的是象那个倭国黑社会流氓说的那样多数杀的是平民百姓,所以才导致围观的倭国人居然会附和这些黑社会的流氓。
  看来在倭国平民心目中华夏人的形象是很差的了,再加上国际形势和有心人的挑拨,怪不得近几年倭国国内的右翼势力急剧的扩张起来了,而同时华夏国内的极端主义思想也相应的受到了刺激,使得两国的平民逐渐的产生了誓不两立的局面,这样下去两国间你死我活的战争迟早要全面的爆发。
  不过陈煌却是微微冷笑一下,不会让这个情况出现的,因为陈煌离开之时,倭国将是一片废墟了。
  看官或许惊讶,灭国之祸,如此大的杀孽就没有业力降下。其实在踏上倭国国土之后,陈煌已经和虎王他们取得联系,对倭国的黑社会展开打击,杀了不少人,不见丝毫业力降下。
  又拿了几十个普通凡人,一般的上班族下手,也发现没有业力降下,这等怪异确实让陈煌暗惊不已,不过却让陈煌放心下来了。
  当然在陈煌不久之后才悟到,之所以杀了倭国人没有业力,是因为他们当年对华夏,对整个人间界造成无边杀孽,就那样,在战争结束以后,居然国运昌隆,国力蒸蒸日上,却是怪了?
  不过陈煌在不久之后又找到了答案,倭国从华夏唐代时候就开始入侵,为的是抢夺华夏镇压国运的宝物---九鼎。
  可惜唐代时候华夏国力强盛,白村江一役将倭国打怕了,从此有了遣唐使这个说法。
  到了宋、明时候倭国就开始又打华夏的主意,直到七十年前的大举入侵,长达千年的战争中,终于夺去了华夏九鼎中的四个,以其镇压国运。
  所以在七十年前的最后一次入侵失败后,虽然是败了,而且杀孽也是天大的,但是举华夏四鼎镇压,终于躲过杀孽。
  直到陈煌将四鼎全部归还华夏后,千年来的杀孽终于降临,整个倭国从此就是水深火热了,直到沦为妖族的奴隶。
  陈煌现在当然还不知道了,只觉得来的倭国后,杀了不下数百普通人了,却不见业力。
  直到他将四鼎运回华夏,九鼎齐聚,天降功德后才明白过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