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一零八 城隍判案,直指本心!
( 本章字数:6142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不等时间了,直接放出!!
  .............
  一零八城隍判案,直指本心!
  特派员说完来意后,陈煌心里大怒,暗自咒骂着,但是脸上依然平静不动声色。
  特派员是个中年男子,国字脸,身材魁梧,但是还算属于大众性的,他的眼神凌厉的看着陈煌,等待回答,而他身边的四个散仙眼光死盯着陈煌,似乎就等待什么命令一般。
  陈煌忽然哈哈笑道:“萧先生开玩笑吧!我虽是修真之人,但是一直闲云野鹤一只,只怕政府的法令让我很难拘束啊!此事我看就算了吧!”
  萧先生眼神更加凌厉起来,似乎精光闪动,一抹杀机被陈煌很快的捕捉到了,他慢悠悠的说道:“你算是闲云野鹤?那么倭国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然后又说道:“切莫将政府当白痴,你的资料我们都有!”
  说完丢出一张纸来,上面简短而详细的记录着陈煌从面世来的种种行为,包括第一次接谢依依的事情,以及曼德勒寺的屠杀,到寒山寺的灭门,再到最后的倭国事情。
  陈煌轻笑一下,这些并不是什么秘密,以政府的能力有心探测一个人的底细,那实在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他们千算万算就忽视了一点,陈煌的身份。他是正宗的地府阴神。
  现在人间界的华夏政府虽然知道有修真界的存在,不过公开场面却从来就是掩饰的。至于是不是有仙界和地府的存在,他们依然抱着怀疑态度。
  这其实很好理解,如果他们确定有地府的存在,只怕行事就得仔细思量了,但是纵观近年来的他们的表现,哪里谈得上敬畏天地呢?
  为了发展经济,拼命的破坏环境,完全不惜一切,丝毫没有考虑到后代子孙的生计。这哪里对天有稍微敬畏呢?甚至喊出:“和天斗,其乐无穷!”的话来。
  天,真的是那么好斗的吗?
  对天,对自然的无休止索取,必然招来报复。
  对待自己国民呢?又哪里有对地府的害怕之意?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做不出来?甚至连幼女儿童,民族的未来都不放过。这分明是在扼杀华夏人种的未来啊!
  陈煌想到这里,然后反问道:“萧先生你也是修道之人,那么想必师门有交代吧!知道我的身份么?”说完,城隍威严顿时放出,一股官威油然而生,其人不怒自威。
  萧先生愕然,怔了怔,然后说道:“你不就是隐居门派,灵教的么?好像你是新一代的教主吧!”
  陈煌呵呵笑道:“说的不错,但是你们似乎漏掉了一点!”
  萧先生哦了一声,看了看身后的龙组负责人江城的王组长,眼神不见威严,却让王组长额头汗水微微沁出。
  陈煌接着说道:“我本是地府阴神,在人间界的城隍之王,想必众位不知道吧?”
  当下来人中,几个人都呆住了,难道这人间界还真有阴神存在?这实在太恐怖可怕了?要知道,他们也没有少干亏心事,对于城隍的传说,他们或多或少是知道些的。
  萧先生忽然笑了笑,问道:“有何凭证?”
  陈煌嘿嘿一笑,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然后说道:“既然你们今天代表着政府最高机构来的,那么我也就让你们知道天地的敬畏之处!”
  说完,站起身,说道:“你们且随我来!”
  然后就自顾自的往城隍法堂走去,萧先生看看四个散仙人,他们默想一下,点点头,于是众人就随着陈煌的方向进入到另外一间大的屋子里。
  城隍法堂,整个面积近一千平米,非常宽敞,虽然已经是早晨八九点时间,但是依然显得阴森森的,没办法,城隍属于地府直辖阴神,就只得以地府样式来了,天道之下,容不得他胡乱来。把个城隍法堂装饰成迪吧嗨厅摸样,那像什么话?
  法堂首段有一高高的案几,上面摆放着笔墨纸张,凡人看来平淡无奇,但是落入到那四个散仙人眼里,顿时心里一惊,那笔分明就是法宝,纸张也不是人间界之物。
  尤其是案几上放着一个笔筒摸样的,里面却是装着几只令牌样的物事,也透出阴森森的阴气,煞气凌厉无比。
  萧先生抬头一看,首段两边分别有字。一边写着“城隍判案”,另外一边写着“直指本心!”中间挂着一个牌匾,上书四个大字:“天道无私”。
  再看端坐在上方的陈煌,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装扮,只见他头戴一履冲天冠,冠上垂下九道丝线,上面串着各自九颗明珠,散发着柔和光芒,将陈煌本来面目照耀的隐约可见。
  身上穿的却是一件赭黄袍子,绣有花鸟鱼虫,却都是上古奇兽,任凭那四个散仙见多识广,也认不出来。陈煌身居王位,早已经从地府领到了相应的王袍,哪里是他们见过的?
  腰间一道白玉带子,时不时的闪烁着光华,显然也是宝物一件,却正是城隍储物腰带了。
  至于穿的什么鞋子,因为有案几挡着,他们的视线却看望不见了。
  接着就异象顿生,法堂中间升起阵阵黑雾,雾气中人影闪动,四大判官分别领着四个文曹,显示出来。然后就是八大鬼王分别担任的捉鬼班头,率了手下各自一百鬼衙役列在两边。
  陈煌扬手一抛,城隍镇魂碑从储物腰带里抛出,立在了他的背后,镇魂碑一阵黑光闪烁起来,城隍府头号大将冉闵天王已经起了朱龙马,手持一矛一戟,在那里隐隐约约的。
  四个判官及众多衙役一起喝道:“恭请城隍老爷升堂!”
  “威武~~~~~~~~~~~~”小鬼们合道。
  萧先生虽然也是修真界的人,修为已到元婴中期境界,见过的不知道多少奇异之事,但是今日城隍升堂办案,他却是第一次,身边的四个散仙个个暗骇,尤其是那个王组长,只知道陈煌修为为仙人,但是这等场景,闻所未闻。
  当下众人都是面带惊奇的看着,然后开始各自暗思什么。
  城隍升堂理事的话,一般都是在深夜,阴气正浓时刻。但是现在陈煌修为已经到了仙人境界,那点阴气对他说,可有可无了。他手下的鬼神衙役们这些年来,兢兢业业,获得功德无数,有功德护体,对于阳光什么的也不再害怕。
  所以对这个城隍老爷今日安排在早上升堂,也没有什么觉得稀奇的,于是按照老样子站立好。唯独多了个冉闵天王,正是为了威慑萧先生等人了。
  冉闵天王身怀龙气,身亡后,帝王之位消失,但是借着龙气的相助,一身修为直逼邙山鬼王,甚至有超出之势。
  陈煌严厉的喝道:“左文曹,近日来可有什么冤屈来报的?”
  下面的左文曹闪出班子,行礼道:“启禀老爷,鄂西北巴县(大家明白就好了!)有人通过网络伸冤,”
  陈煌笑道:“哦~速速报来!”
  接着左文曹就一一道来。
  前些日子,鄂西北巴县招商办有一官员,名叫贵大的主任,招待几个朋友,当下几人酒足饭饱之后,就寻思着找乐子去,到了雄风宾馆梦幻城,与女员工邓娇发生争执。邓娇用刀将对方两人刺伤,其中一人被刺中喉部,不治身亡。
  之后邓娇被警方关押,再然后邓娇有一朋友经常上网,知道自己的朋友冤屈了,于是就在城隍网络上留下祈愿,望城隍爷助其伸冤。
  陈煌一见,略微思量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下冷笑几声,对着萧先生朗声说道:“萧先生,这事情你知道吗?”
  这事情华夏大地,闹的那么大,他自然知道的,于是点点头说到:“知道!”
  陈煌又是笑问:“未知政府如何处置的呢?”
  萧先生寻思一下,说道:“自然依法办事了!”
  陈煌仰天哈哈大笑,然后停住,厉声说道:“依法办事?好,且看看你们是什么办的?”
  说完左文曹念道:“邓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予处罚。”至于其他案中人等就没有事情了,贵大么,也就那么死了。
  陈煌看看萧先生及那几名散仙,然后笑道:“这事不公之极,且看城隍老爷我如何处置!”
  说完,伸手从笔筒里抓出一只城隍拘魂令来,丢掷在判官唐德脚下,令道:“你速速持本令,去鄂西北将那贵大的魂魄拘来!”
  因为此案发生不多日,贵大魂魄还未转生,还可以在家乡逗留些时日,再才可以去转生,所以判官持了城隍拘魂令去拘禁来,却也不会误事。
  判官唐德士气城隍拘魂令,应了声是,就和一个鬼王带了十个小鬼,原地旋风一转,消失不见了。
  然后又对着另外一个判官令道:“你再去将涉案的活人生魂也拘禁了来!”说完又是丢掷下一根城隍拘魂令来。
  当下判官也照样拾起令牌,领命而去。
  算算时间,他们怎么也需要那么几分钟,于是陈煌对着萧先生说道:“今日,你们难得见到老爷我判案了,且让你们知道天道之下,地府之可畏处。”
  萧先生来的时候,接到的命令,是将陈煌收归政府管辖的,如果陈煌明言拒绝,按说应该立刻拿下,但是顾忌到是白天,又是在凡人众多的城市,也不好肆意下手,就暂时看看这个陈煌搞什么幺蛾子。
  政府的算盘打的精明,却完全不知道陈煌怎么可能接受呢?天道规则之下,阳界,也就是人间界自有政府统管,而阴界,也就是地府由王阎罗王管辖,双方是不能互相干涉的。
  唯独城隍是地府在人间界的辅助机构,他有权对人间界的人等审判,此是天道法则,是为了担心人间界怨气过重后,引起阴阳失衡。
  近些年来,人间界胡乱搞,怨气深重,阴阳失衡了,加上阴神离开,怨气无人处置,其结果就是阴气越来越重,导致雪灾,水灾不断,又有西南地区地震频频发生,死伤无数。
  或者就有人质疑了,怎么阴阳失衡了,地震就震死些无辜之人呢?事实上,就算阴阳失衡后,就算有地震,万物均也有一线生机的。地震前的种种异象,以及各种预警动态,都是那一线生机的预示。
  奈何地震前几个小时,华夏一名地震专家发布完最后一道预警,却依然没有引起重视,结果地震如期来临,死伤累累,这些业力少不得有哪些隐瞒人等的一份了。(注:西南地震时候,有个钟姓专家接连抱了N道预警,但是可惜没有被重视!这是事实,有心人可以百度到!恨啊~~)
  又有人质疑了,那西南凡人有什么业障,就要受到这等惩罚呢?前文说了,西南近年来滥伐滥垦,水土流失的厉害,又在长江上建立大坝,将会引起地震发生,这些也有黄万里先生很早就警示了。但是某些人依然肆意妄为,最后天道惩罚,这些凡人也是受了无辜之殃,
  可怜了那些无辜生灵了!
  就在胡思乱想之间,两名判官已经分别将涉案魂魄带回了,分别是已经死亡的贵大亡魂,及陪同而去的生魂。
  贵大死了有些日子,做了亡魂后,就知道天地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一见到高坐在上面的陈煌,又见到那些悬挂的字,顿时瘫软在地,连连哀号饶命!
  其余三个生魂,吓的瑟瑟发抖。
  萧先生和四个散仙见他们须臾间就抓回了魂魄来,顿时大惊,以他们的法力,将亡魂拘禁或者把生魂拘出,也不是办不到的,但是那样的话就会有业力降下。
  可他们刚刚看的分明,魂魄是抓来了,但是陈煌身上半点业力也没有降下。
  陈煌断案,直指本心,天道之下,可是容不得狡辩的,无他,城隍有件宝贝,叫做城隍照魂镜。
  判官唐德持了陈煌抛下的城隍照魂镜走到贵大的亡魂面前,口中念念有词,城隍照魂镜闪出一道流光,照到贵大亡魂身上,顿时城隍照魂镜里显出贵大的生平善恶之事来!
  只见他读书完毕,**之后,通过送礼行贿获得了官员身份,然后进了招商办做了主任,接着就是他们几人喝酒,去那宾馆桑拿城。
  城隍照魂镜显得的明白,贵大要求邓娇陪睡,邓娇不从,他和身边三人就强行将邓娇推倒在沙发上,欲行不轨,三番五次之后,邓娇手起一把小刀,向他刺去,正中要害部位,然后就身亡了。
  照魂镜再照到陪同的生魂身上后,他们的善恶也是一一闪现出来,其中一名被邓娇刺伤的男子,就是他最为用力的将邓娇按在沙发上,好方便死鬼贵大图谋不轨。
  萧先生看完,倒抽一口冷气,居然还有这等法宝?于是开始盘算,如果这等法宝流传出去后,那岂不是大乱了?
  任何人的善恶事迹想赖都赖不掉啊!万一陈煌将高层官员弄来,再这样一照,然后发布出去,那人间界肯定大乱的。当下更加坚定了城隍必须控制在政府手里的念头。
  陈煌此时是不知道的,不然肯定哭笑不得,他请他们看城隍断案,其实就是要他们死心了,因为城隍和人间界政府不是一个系统的,是不能互相交集在一起的。
  主要涉及的行事规则不一样,人间界多是人治社会,人情大过法律,而城隍纯是按照地府法令,天道规则来办事。不得胡乱来,不然轻则业力降下,重则灰灰了。
  若是陈煌入了人间界政府部门,那么以后的祈愿中涉及到高官的话,那么他究竟怎么来办?
  官位再高,平民再平,在天道规则面前,都是一样的,天道可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呢!如果陈煌敢徇私的话,他的下场可就凄惨了。
  陈煌见得案情明了,当下喝道:“文曹何在?按照地府法则,如何惩处?”
  文曹于是便一一判下词来,死鬼贵大,徇私枉法,仗势欺人,死有余辜不说,还得受地府惩处,罚百世在第四层地狱受苦,方可转世。
  一世为百年,就是说贵大须到地狱受苦万年,才可以转世。
  萧先生对地府规则不清楚,但是见到动不动就罚万年徒刑,心中大骇。
  那几名散仙却是无视,万年时间对于修真者来说,转眼即逝,却也不想想,一个没有修炼过的鬼魂到地狱里呆上万年,那是什么样的苦楚?
  协同犯案生魂,也被判决出,为虎作伥,分别减其阳寿二十年。
  判词被陈煌肯定后,顿时案几上飞起一物,正是那江城城隍印,印中分别射出一道灰色光线,落到贵大亡魂上,他惨叫一声,就被押送去了地府,受那万年苦刑去了。
  又有三道黑色死气,落入三人身上,再收回来的时候,生魂已经萎靡不振,陈煌喝令鬼衙役送回阳世本身上。
  最后城隍官印啪地一声盖在判词上,判词立马化成一道黑烟,缭绕着消失虚空。若是众人可以看见地府重宝---生死簿的话,那么就可以见到。这三人的阳寿年上,数字一闪,分别少了二十年。
  陈煌看着萧先生目瞪口呆的摸样,又说道:“贵客们见了惩恶,那么赏善也见识一番吧!”
  说完,抓起判官笔,运起法力,在案几上写了几行字来,再用城隍官印一盖,判决完成,丢给文曹。
  文曹拿起念道:“烈女邓娇,不畏强势,护得自身清白,弘扬正气,赏:增其寿命三十年,增其福运一道,余生衣食无忧,无病无灾善终.”(唉!一个美好的祝愿罢了!可叹~~)
  念完后,判决词也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了,却正是被天道规则认可的凭证。
  之后,陈煌就笑眯眯的看着萧先生他们,说道:“众人以为如何?”
  四个散仙默默无语,他们度过天劫的人,现在自然是明白了,眼前这个陈煌乃是真正的地府阴神,堂堂江城城隍老爷了,和他作对,那不是嫌命长了吗?
  来时候的昂扬之态,化作现在的沉默无语。
  萧先生却是冷笑着说道:“任你如何说来,你既然在华夏之地,就须得接受华夏法令!接受政府领导!”
  陈煌闻言,呆了一下,忽然狂笑道:“笑死我了,那好,你待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