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一一二 都很忙之又见钓鱼
( 本章字数:5551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一一二都很忙之又见钓鱼
  且说谢依依离了江城城隍府,径直开车去了海上市,她虽然是城隍王妃,但毕竟不是正式官职。就如同人间界一样,官员的夫人自然可以呼风唤雨,但是明面里可是不能直接令到下面的属员。
  现在虽然人族开发的厉害,不过也有好处,起码交通是方便了许多,只几个小时的时间,就由高速公路到了海上市。
  她踏入海上市地界后,入住了宾馆,于是默念召见本地城隍的真言,不多时候,一名身着县城隍官服的中年人就来到了谢依依面前。
  谢依依一看,却是她认识的,之前由陈煌从缅甸接回的华夏远征军战魂,一名少将,名字叫做萧无(读友龙套!)。
  海上市虽然是中央直辖的大都市,可是按照天界的划分,还是属于一个县城级别的,因此哪怕萧无管辖的地方虽然大,职位上却还只是县城隍而已。
  萧无身为阴神后,一身鬼气尽除,固然身穿县城隍官服,但是依然掩盖不住那眉目之间的英气逼人。他正在奇怪呢,谁敢念动召唤城隍的法术?
  要知道城隍、土地神、山神一类的在修真界完全是被大门派当做奴役使唤的,只是现在出的了一个陈煌后,现在倒也没有谁敢无缘无故的召唤城隍,就算有召唤的,也是恭恭敬敬的咨询事宜。
  萧无按照地府礼节,拜了一拜,口称道:“海上市城隍萧无,拜见王妃!”
  谢依依笑盈盈的说道:“萧无城隍不必多礼,我今日来只是有点事情麻烦问下!”
  萧无哦了一声,忙道:“请王妃垂询!”
  谢依依这才说道:“前几天我手下有个凡人开车到海上市购买苗木,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失去消息,打他手机虽然是通的,可无人接听,你去帮忙打探一下。”
  萧无闻言,放心下来,他还以为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呢!还劳烦都城隍王妃亲自来海上市。当下就将手一招,他的背后出现阵阵阴魂衙役,皆是他上任之后收拢来的。
  他把谢依依的话吩咐下去后,鬼神衙役自然有他们的办法去打探了,只到傍晚时分,就打探出来了。
  原来司机小刘被关押在海上市市运政处,说是涉嫌非法运输,车被扣了,人也被关了。
  谢依依大奇,这司机小刘不是贪图小便宜的人啊,怎么会做这等事情呢?就欲待去看看,不过现在已经傍晚了,运政处的也下班了,只好作罢,等第二天在去看看。
  第二日,谢依依一身天蓝色连体群,将曼妙修长的身材一显无疑,随着修炼天宫的类似美容性质的功法,如今出落的娇美如玫瑰,明艳不可方物。开了私家车就去了海上市的运政处。
  停好车后,迈步进去,谢依依的绝世美貌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但是还有人没有看她,在停车场和身穿运政制服的人在那里吵架。
  谢依依放慢脚步,侧耳听了一会儿,顿时心里冷笑起来,原来如此了。
  吵架的一个白领摸样的女子说道:“你们凭什么说我做非法运营啊!知不知道我每月工资上万啊?我还去图这点钱?”
  制服男回道:“不是非法运营,你让那人上车做什么?”
  白领摸样的女子气的粉脸通红,说奥:“他说他肚子疼,要去医院,打不到车,所以我看他可怜才让他上车的,又没有收他的钱,你们怎么能这样?”
  制服男笑眯眯的说道:“我们怎样?他肚子疼,关你什么事?”
  听到这里的时候,谢依依就知道了,她也曾经被“他胃疼,关你什么事”给闹心过,没有想到居然在海上市这种手法越发的猖狂了。
  后面虽然白领女子继续吵着,最后还是无奈的签字,交钱后,才开车离开,眼泪气的直掉。
  看着制服男笑嘻嘻的带着那女子交钱后的笑容,又见到他拿出大概千元钱递给一个看起来忠厚老实的中年男人,两人嘀咕一阵后就散了。
  虽然是悄声的嘀咕,又怎么能拖得了谢依依的耳朵,只听见制服男悄声说道:“她交钱了,这是给你的,下午再去寻一个车主来。老规矩!”
  看起来敦厚老实的中年男人拿过钱,数完后,乐呵呵的说道:“俺们办事,你放心!还是老规矩啊!”
  见两人散去后,谢依依心里连连冷笑,看来真是利益熏心啊,华夏大地何时道德沦丧到这种地步了?
  为了钱,利用人的善良心,长期下去,其结果就是人人冷漠,这摧毁的就是华夏千百年来的传统,在物欲横流的现代,仅剩那一丝助人为乐的善心,被这帮人摧毁的干干净净。
  就像一个青年作家说的那样:“他们的任务就是在茫茫车海里,将那些善良车主找出来,然后罚款!”大意如此了。
  稍后在谢依依的灵力注视下,谢依依看见天上两道黑色业力落在他们身上,两人虽然笑容满面,但是身上已经有死气了,看来离死不远了,只是地府里的刑罚,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消受的起。
  谢依依来到接待室,说明是来看她的公司司机小刘的,接待的人面目猥亵,色迷迷的直盯着谢依依的胸看,目光又流连在她曼妙身材上,谢依依皱皱眉毛,轻轻咳嗽一声。
  那老男人才回过神来,打着官腔说道:“啊~你的司机涉嫌在海上市非法运营,被我们人赃俱获,他又不承认,所以暂时不能离开,什么时候解决了,什么时候就放人放车!”
  谢依依也不说什么,只轻飘飘的说道:“我要见见小刘!”
  猥亵老男人笑眯眯的说道:“行啊!你还是劝说他一下,早点承认呢,就早点离开!我看你们也是不差钱的样子啊!”
  谢依依没有理会,站起身子,往后院去了,老男人跟随在后面,眼睛发光似的盯着谢依依的臀部看。谢依依的神念早就扫到了,心里却是厌恶,暗想:“等下再给你好看!”
  见到司机小刘后,见他鼻青脸肿的,看样子是吃亏了,他在那里嚷嚷:“我没有做运营,你们害我!”
  其他几个穿运政制服的人在那里笑哈哈的打牌,谁也没有理会他,只听见他吵的声音大了,就抬腿一脚,喝道:“吵毛啊!是皮痒了还是皮紧了?”
  小刘吼道:“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的!”
  几个人继续打牌,不再看他。
  谢依依忽然开口喊道:“小刘,怎么回事情?”
  司机小刘才十八岁,刚刚**,那里见过这种委屈,何况他进谢依依的公司时候,公司文化就明白的告诉他:“日行一善”,谁知道被钓鱼了。
  他扭头看见是谢依依,满腹的委屈化作泪水,脸上眼泪连连,带着哭腔说道:“谢总,您来了!”
  谢依依眉毛一皱,悄悄一丝灵力射落到他头顶,小刘心神一震,立马如同寒冬里一桶冰水淋头,顿时心神清明过来。见谢依依问他情况,这才一一说出。
  三天前,他开车金杯面包车到海上市准备拉回谢依依订购的苗木,到了海上市边界时候,忽然路边一个中年男子手捂着肚子在路边招手。他停车后,闻得他说肚子疼,一时间打不到车,请他带一脚去医院。
  谢依依的公司文化里说的很清楚,要求员工日行一善,加上司机小刘才十八岁,脑子里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会是个圈套,当下就带了他上车。
  等开到一个路口时候,那人说要下车,他就停车了,忽然那人伸手抢拔掉车钥匙,然后踩死刹车,就在他目瞪口呆之际,路口边上突然冲出一群人,拿了本本一晃,就把他强行拖下车,口口声声说他非法运营,要处罚。
  他年轻气盛,就争论了几句,反抗了一下,谁知道涌出十来个壮汉,将他一顿暴打,收缴了手机,最后带到了这里,要求他签字交钱。
  司机小刘自认没有做错事情,就算想交钱,他哪里有钱交呢?他的工资每月都寄回去给了家人。
  说到这里时候,司机小刘看着面沉如水的谢依依,抽泣道:“谢总,我真的没有为赚钱而带人啊!”
  谢依依神念扫过整个运政处大院,这类情景见的多了,当然知道司机小刘是被冤枉的了,于是轻轻嗯了一声。
  司机小刘性情刚烈,他会错了意,见谢依依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以为谢依依不相信他,于是气血上心,当下掏出一把水果刀,眼神决裂的看着谢依依,喊道:“谢总,我真没有啊!”说完刀光一闪,一根小手指被切了下来,落到地上,手指处,鲜血喷涌而出。
  司机小刘疼的面目肌肉扭曲,满头大汗,还在那里解释道:“谢总,你相信我!”
  谢依依没有想到他居然切手指证明清白,顿时快步到他身边,捂住手指断口,又将地上手指拾起来。
  几个打牌的人见了,一愣,其中一个开口骂道:“要死到一边死去,切手指有什么用,有种的切腹,让哥们见见切腹是什么场面。”
  谢依依闻言心里大怒,脸色不动声色说道:“我现在带他去医院,可以吧!”
  为首摸样的看看,将手一摆,说道:“去吧!去吧!记得明天来交钱取车啊!”
  谢依依心里冷笑着,带着司机小刘去了医院。在医院里恰好遇见几个记者在哪里采访医闹,忽然看见这样的新闻,顿时拍照采访。
  第二天全国各大论坛及新闻就出了:“小伙助人为乐反遭钓鱼,切手指抗议!”一时间,议论纷纷。
  过了几天后,海上市政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说没有钓鱼这会事情,更加激起激愤一片。
  本来人间界的事情是尽量由人间界政府处置的,城隍府只是个地府在人间界的辅助机构,不能成为主流的。
  但是现在的处置结果,让谢依依恼怒不已,她也没有去交什么钱,只是深夜唤来海上市城隍萧无,以都城隍王妃的身份,令他们将海上市运政处及涉及钓鱼的人生魂尽数抓来。
  城隍萧无见有王妃发话,他也不用担心什么了,一下就将近万人生魂全部抓来。一夜工夫,其城隍判决就下了。
  运政处凡科长级别的上官员,尽数处死,罚去地狱受千年苦刑,因为他们的行为是直接摧毁的华夏传统,造成的后果对人族大兴简直是灾难性的后果。
  参与钓鱼的凡人虽然亏损阴德,但也是因为生活逼迫,所以夺其福运,增加其业力,说穿了,他们这些人日后做什么都不顺利,只能贫苦到死。
  海上市一夜之间就死亡了百名官员,按说这样的事情会惊动中央的,谁知道中央居然装聋作哑,只是照例发下行文,责令海上市公安局侦探。
  而海上市运政处却又是换了一套班子,直接由外地抽调来的,他们上任后,首先将历年来的罚款收入尽数公开,然后按照罚款留下的地址,将被钓鱼的钱全部返还,惹得一片感激之声,政府的公信力又略有上升了。
  (作者按:美好的梦想罢了!)
  。。。。。。。。。。
  京城,中南海。
  威严的老人忽然喜笑颜开,对着温老说道:“海上市的水太深了,我们老早就想拿下的,苦于没有机会,如今这个城隍王妃看来也不是简单人物啊!”、
  然后又说道:“看来这次海上市的张家损失不小哟!”
  温老也是笑呵呵的说道:“还是您看的远,这样确实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借机将海上市整顿一翻,任下面谁也无话可说了!”
  威严老人又忽然说道:“前几天华夏北地的一场及时雨来的好啊!倒是辛苦温老去江城一次了!”
  温老笑道:“说来也是怪了!”当下将那个梦境说出,然后又掏出几株香烛来,只有寸许长,细若圆珠笔芯一样。
  威严老人把玩一阵,仰天看了半响,说道:“看来鬼神一事,倒也不是虚无缥缈了!既然这样的话,最近我们有一艘海轮出了点麻烦,你看看是不是试探一番?”
  温老含笑点头,说道:“嗯,我稍后试试看吧!毕竟那是外海,不是华夏的长江啊!”
  威严老人忽然一阵惆怅,叹道:“若是华夏修真界的人都这般古道热肠的话,我们又可以少多少事啊!”
  温老却笑着说道:“你想错了,他们修真者讲究的是不涉足凡尘,一心成仙的!”
  威严老人嘿了一声,说道:“不涉及凡尘?那还在都市里开什么公司?那还和那些世家勾搭在一起做什么?就不怕天道报应?”
  温老沉默一会,展颜说道:“或许他们有他们的行事规则吧!”
  威严老人不可置否,说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罢了,就先这样吧!”
  两人又好像说到什么开心事情,威严老人又是一阵大笑,门外的警卫感觉到奇怪,今天是什么事情让他们这样高兴,好久没有听见他们的开怀大笑了。
  。。。。。。。。
  啪地一声,一个高脚玻璃杯被摔到地上,一个五十岁摸样的男人阴森森的说道:“小张,海上市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他们在,我们张家一年可以获得利润至少五千万,现在倒好,全部死光了,你们却没有准确的消息!”
  小张看着就欲暴怒的张家家主,擦擦汗水,轻声回道:“我们也安排人去查了,而且还动了龙族内线,他们龙组居然破天荒的没有出动,完全忽视了死了百来名官员的情景。我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内幕?”
  张家是华夏海上市的一个世家,历来海上市的官员大多数出自他们派系,这次海上市运政处忽然死亡了众多人手,加上中央对海上市政府一阵整顿,他们的实力可是被消减了不小。
  他按住怒气,沉声问道:“查明白了吗?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小张想了想回道:“我们组织了最好的法医,检查的结果就是做梦死!”
  听到这里,张家主再也忍不住了,顾不得斯文,怒吼道:“放屁!做梦死?那么多人一起做梦死?”
  小张心跳一阵剧跳,待他怒气稍平后,才说道:“回家主,法医检查结果确实如此!”
  张家主闻言后,毕竟是一家之主,顿时冷静下来,思量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先出去吧!”
  小张这才退出,出了门后,才发现汗水已经湿透了后背。
  待了会儿,张家主忽然开口对着空气说道:“你让轩儿去看看尸体,或者这和修真界有关系!”
  一个人影慢慢地在他面前显示出来,跪地回道:“是,我马上陪同少主去看看!”
  张家主嗯了一声,摆手示意他尽快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