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一一四 都很忙之虹化
( 本章字数:11192 更新时间:2010-6-8 17:11:00 )


  一一四都很忙之虹化
  本段小故事,直接抄改阴晴大大《长征》的里面的情节,特此说明,并向阴晴大大致敬,可惜他TJ了,希望他能够完本,但是几年过去了,估计不大可能了,那么就让我们温习一下阴晴大大的精彩段落吧!
  -----------------------
  两天后陈煌连同玄真派紫依来到了拉萨,虽然与嘉锡木措神交已久,但陈煌这还是第一次来到拉萨,也是第一次深入西藏地区。一路上都是紫依和桑格带着路,在天亮前来到了拉萨市外。之后才用略快于普通人的行走速度前往位于拉萨西郊的哲蚌寺。
  接近中午时分,我他们才慢慢的踱到了哲蚌寺,一路上有不少人对身着薄棉道袍的玄真派紫依行注目礼,因为她那身道士的打扮在西藏实在是太引人注意了,搞的他们为了不引起更大的轰动只有慢慢的行走了。
  在寺门口陈煌并没有买门票,而是请了守门的喇嘛进去通报。毕竟这次来这里是应了他们的邀请而来的。
  所以那几名守门的喇嘛都惊奇的打量着陈煌还有衣着怪异的玄真派紫依,也没有通报就选了一名喇嘛直接将陈煌两人带往嘉锡木措日常修行的强巴殿。
  嘉锡木措似乎看起来很苍老,陈煌立刻感应到他整个人周身似乎都充满了按捺不住的能量,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充满了活力而显得年轻了许多。
  他跟嘉锡木措这还是第一次真人见面,当下免不了激动兴奋了一番,然后才按宾主落座。
  谈话中陈煌才了解到嘉锡木措这一年多来因为结合了紫依所谈的道门元神修炼方法,故此灵体修炼得到了极大的进展,却因为密宗心法无法象道门心法那样内敛浓缩能量,所以增强后的灵体能量逐渐的就溢散到肉体之中了。
  而这种情况到达一定的程度后就会出现肉体被强大的能量摧毁的现象,而临终前有意识的用能量将肉体汽化的过程就是密宗所谓的“虹化”了,这个与瑶池宫等古代道门所谓的“羽化”有异曲同工之效。
  预知到自己即将无法承受越来越强的灵体能量外泄的嘉锡木措已经做好了虹化的准备了,他对于这天的来临不仅没有任何的伤心,反而非常感激紫依在道法上给自己的帮助,使得他最终可以完达到“虹化”这个圆满境界。
  同时她还带来了这位传说里中土2老爷,他只佛念一转,就发现陈煌功德高深,功力依然仙人境界了。
  嘉锡木措经过预算就在明天晚上自己就可能要虹化了,为了保证虹化过程的顺利,他从一个月前那次通知玄真派紫依,请她邀请陈煌后,就没有再将灵体分离出肉体以积蓄能量。
  因为嘉锡木措虹化之事只有哲蚌寺的几个大喇嘛知道,其它各大寺庙的活佛甚至布达拉宫的现世**也没有告知,所以参与护法观礼的外人就只有陈煌和玄真派紫依两人了。
  下午嘉锡木措特意将各个主管的大喇嘛请了来,并将自己邀请两人参与护法观礼的事情说明了一下。各位大喇嘛对于这个场面倒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对于多出两个外人来就稍有微词了,不过既然当事人亲自邀请的,所以大家最后也就默许了。
  本来一般来说藏传密宗里面宁玛派也就是所谓的红教比较多记载“大德”喇嘛临终时虹化的事迹的,虹化甚至被视为宁玛派最上乘法门“大圆满心髓”的最后验证,不过也并不是只有宁玛派才有所谓的虹化的,在格鲁派也就是黄教也同样存在虹化的事迹。
  只是似乎喇嘛们过于执着于虹化而完全没有了解到虹化只是人体能量到达极限后出现的自然现象,反而研究出如何激发催生能量导致虹化的法门,这其实就落了下乘了,即使是可以成功虹化但是却仍然会遗留下一些毛发指甲或者残骨,而这些却又被世人当作无上的佛骨进行供奉。
  其实陈煌修炼到仙人境界后,只是稍微一了解他们的修炼功法,就认为虹化不虹化并不是修炼的目的,如果把这个当作大圆满的验证的话,反而有哗众取宠的嫌疑。
  反正这种依靠一些所谓的神通来诱导世人的方法是印度佛教徒的惯用伎俩,比如东晋末期的佛图澄、鸠摩罗什等人就是以神异而受宠于帝王,并借助帝王之力大力宣扬其教义,而这些所谓的神异与当时被明令禁止的方士巫术等根本就是神同形不似,但是也许中国所谓的精英份子自古就有这种崇洋媚外的奴性吧,居然在大力打击本土方术的同时却将佛教徒的神异行径奉为神趾,正是应了“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句话了,而其中尤其为现代世俗所熟悉的莫过于印度游方僧人达摩了。
  想来藏传佛教密宗为什么那么看重虹化,并把虹化当作大圆满的验证,似乎真的有点过于着相了,所以对于嘉锡木措此次并没有请其它寺庙喇嘛观礼陈煌还是比较赞同的,毕竟虹化不虹化也只是个人的事情而已。
  嘉锡木措这次虹化有可能是近几十年来唯一一次可信的虹化,如果加于利用的话是可以坚定更多的人信奉藏传佛教的。
  西藏历史上其实一直就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地方政府,而且在五十几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实行奴隶制的社会,其最大的教派教主达赖喇嘛其实就是最大的奴隶主。
  虽然历代达赖并不一定直接奴役奴隶,但是直接奴役农奴的土司及其部下却是其政教合一政府的走狗。而当初的宗教完全就是为了蒙骗农奴使其心甘情愿的忍受非人的生活,所以喇嘛在旧西藏比一般的小土司还要享福,因为他们只要躲在跟农奴甚至普通藏民住所有着天壤之别的那些金壁辉煌的寺庙里念念经就可以了,他们所有的日用消耗不是土司搜刮来的就是“愚昧”的农奴、平民心甘情愿供奉的。
  喇嘛们其实比之中土后世佛教的和尚们幸福多了,因为中土和尚们只有靠施主施舍,而且多数小寺庙还要和尚们自己种田养活自己。
  而穷的一家只能穿一条裤子的农奴们为什么心甘情愿的将自己舍不得用舍不得吃的东西奉献给喇嘛们呢,就是因为希望所谓的活佛保佑自己今生无病无灾、来世投个好胎。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具有“神通”的喇嘛如果不是活佛还能是什么呢?
  即使是在新中国虽然取缔了农奴制,但是因为西藏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以及全国大局势的关系,使得很多藏民的生活仍然比不上其它一些省份的百姓生活水平,于是藏民仍然信奉着佛教认为活佛会给他们带来富足安康,并会将自己最好的东西奉献给寺庙。
  可以说为什么有些藏民会支持达赖流亡政府的所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千年来已经刻在他们根子里的那种狂热的宗教崇拜,他们甚至根本就不考虑或者有意忘记达赖统治下的西藏有多少生活在皮鞭之下的农奴。
  所以如果嘉锡木措的这次“虹化”一旦公布于大众,肯定会掀起一次新的宗教狂潮,而藏独份子则会借此机会大行风浪。
  嘉锡木措就是因为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就连哲蚌寺里绝大多数喇嘛都不知道其即将虹化之事,毕竟这些年来社会主义政府为了百姓造了不少福趾,而且多数喇嘛的日常用品也是政府负责的,按照造福苍生的教义来说或许政府更象是活佛,前些年的拉萨暴乱更让嘉锡木措等年事已高的大喇嘛心痛,并认识到自己的一些话可能会形成误导甚至被人利用,所以这些年嘉锡木措都只是静心修炼或者教授教义。
  之所以提到这些话题却是跟嘉锡木措要拜托陈煌的事情有关了。他是想请陈煌见证了自己虹化转世的过程后,好方便他去外国接回达赖的转世真灵。算是给陈煌一个实践的机会。
  因为从明天一大早开始到明天晚上,嘉锡木措都将在强巴殿里闭关念颂经书,然后就是净身,最后进行了一系列的仪式时,才能邀请陈煌两人进入强巴殿里面进行护法、观礼。所以晚上嘉锡木措就单独将陈煌请到自己房中,然后拜托了陈煌一件事情。
  陈煌当初在拉萨搜寻藏传佛教的资料时就知道哲蚌寺与黄教的关系,历代达赖喇嘛多数都曾经在这里静修过佛法,而且哲蚌寺的铁棒大喇嘛甚至在达赖喇嘛不在时可以代行其职权。
  不过陈煌不知道的是,嘉锡木措居然就是最后一任的铁棒大喇嘛,只比现世达赖喇嘛小几岁的嘉锡木措还甚得当初达赖的青睐,他与达赖的弟弟丹增曲加当初就象兄弟一样,后来达赖被美国情报局特工唆使准备搞独立被中央发觉,达赖逃亡时嘉锡木措与丹增曲加相约一人留在达赖身边照顾,另外一人就留守拉萨。
  后来嘉锡木措也多次暗中与达赖派遣的人进行接触提供荫庇和情报,只是随着年事渐高佛法精进,同时再客观的对比了一下几十年西藏的变化,嘉锡木措逐渐的在思想上与达赖开始分道扬镳了,只是仍然保持一些秘密联系而已。
  近年来从达赖秘密派遣的亲信口中嘉锡木措知道了同样年事已高的达赖也多次暗中表达过想要回到故土的想法,尤其这半年来达赖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差了,可能无法再拖多久了。
  而根据格鲁派的传统,达赖、般禅必须在死后转世在藏民的信徒家庭,布达拉宫的传法大喇嘛会以他们死前的各种异象为依据寻找转世灵童,最后奉立新的达赖或者**。
  但是身处印度达兰萨拉地区的达赖根本无法在死后转世到西藏来,而且嘉锡木措知道这么多年奔忙于政治的达赖可能连转生的能力都没有了。
  为了完成达赖死后转世于国内的愿望,嘉锡木措想到了一个“封灵转生”的办法,但是要实行它护法是至关重要的,本来以嘉锡木措自己目前的能力可以勉强做到,但是一则以他的身份根本无法自由出入国境,而且他自己也马上就要虹化了,因此考虑了许久嘉锡木措只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那就是陈煌,
  因为陈煌一面世,他虽然在西藏,但是也照样知道了,而且通过秘密观察,这个陈煌确实是道教里的城隍爷。
  城隍爷有专司阴魂移送的法术,可以确保万无一失的让达赖转世回国,只是他和陈煌不熟悉,恰好紫依游历到了西藏,于是刻意相交一番后,就请紫依代为邀请了,以陈煌的本事要进入印度比自己这些喇嘛简单多了。
  第二天晚上,陈煌和玄真派紫依被请到了强巴通真佛殿。而此时前殿也已经聚集了大批的喇嘛按照预先通知的在进行大型法事,法号法螺等不断的呜呜吹响。
  嘉锡木措已经早早的净身完毕,现在正身披一身亮黄色法衣带领其他几个大喇嘛以及哲蚌寺里面地位比较高的一些喇嘛进行一个小型的法事仪式。
  一个多小时过去,强巴殿里面的小型法事算是完成了,外面的大法事则要持续到嘉锡木措虹化后才结束。嘉锡木措站起身虔诚的在佛像前奉献了哈达,祷告之后法事完成。
  之后嘉锡木措再次在佛像前行了叩拜大礼,然后双手珍重的将供奉在佛像前的那个右旋法螺取了下来。
  佛殿里面的众喇嘛都惊呼了起来,嘉锡木措这个举动完全出乎了众人的意外。其中一名协熬大喇嘛不由站了起来问道:“嘉西大喇嘛,请问你为什么要请动佛祖法螺呢?”
  嘉锡木措道:“因为有一件事情必须请动佛祖法螺才能圆满完成。”
  “是什么事情?难道与大喇嘛的虹化有关吗?”
  嘉锡木措摇了摇头道:“与我的虹化无关,但是却比我的虹化重要的多。至于是什么事情现在我还无法告诉你们,今后会由陈煌给你们详细说明的。”
  “什么?!”众喇嘛都大惊失色,纷纷站了起来。另外一名协熬喇嘛不敢置信的问道:“大喇嘛的意思难道是说要将佛祖法螺交给陈煌吗?!”
  “不错,这件事情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只有陈煌有资格有能力完成。”
  众喇嘛顿时象炸了锅一样,开头问话的协熬喇嘛激动的叫了起来:“不行,大喇嘛你不能这样做。陈煌他既不是我们教派的信徒,而且还是个汉人,我们尊贵无比的佛祖法螺怎么能够交给一个汉族的俗人呢!这么说他们这次来是心存不轨了,大喇嘛你是糊涂了还是被他们威胁了,怎么会将佛祖法螺交给他们啊!”
  听了他的话,所有的喇嘛都恶狠狠的盯着陈煌和玄真派紫依两人,似乎要将两人给碎尸万段。
  陈煌不动声色的看着众人,心里直笑:“一个法螺还值得这般宝贵,我体内的混沌至宝你们没有见过吧!”
  嘉锡木措大喝一声震动了众喇嘛,然后严厉的训斥道:“你们这是想干什么,难道你们平时修持的佛法就是这样的吗?嗯~!此次我特意请两位贵客来一则是为了虹化前能够见到两位挚友,另外就是想拜托陈煌这件事的。你们不用多说了,我意已决,现在不是告诉你们真相的时机,到时候你们自然就会明白的。”
  “但是,再怎么说要请动佛祖法螺的事情也不能由陈煌这样一个外人来进行啊,还请大喇嘛三思。我们哲蚌寺要找一个办事情的人还找不到吗,真要找不到也可以到其它寺庙去找,总之交由一个汉族俗人是违背教义的。”
  另外的那名协熬喇嘛看出嘉锡木措是认真的,于是就改变了策略,只要嘉锡木措不将法螺交给陈煌就可以了。
  这段话立刻得到了所有喇嘛的一致同意,不少喇嘛还纷纷请命要求派自己去办那件事情,即使是粉身碎骨也要把它完成。
  “陈煌怎么能说是一个外人呢,不错,他是一个汉人,但是我们的教义也没有排斥汉人啊,现在不是有很多的汉人也是密宗弟子吗?”
  嘉锡木措皱起眉头严厉的说道:“而且这次的事情需要极大的法力,就连我自己都无法保证圆满完成,你们之中还有谁能完成呢?平时不好好的修持佛法,到头来还要求助于非本寺弟子,你们应该感到羞愧才对。如果你们有人具有大法力的话,我又怎么会将这件事情拜托陈煌来完成呢。”
  嘉锡木措趁众喇嘛一时陷入尴尬的缄默之中,转向了站在客座位置旁冷静的观看众喇嘛闹剧的陈煌两人,欠身致歉道:“还让两位远来的朋友见笑了。道友,您不会在意他们的无礼吧。”
  两人合十回礼,连道不敢。陈煌微笑道:“当然不会在意了,各位大喇嘛也是出于对佛祖法螺以及教义的关心才会如此激动嘛。如果这个我也在意的话,昨晚就不会答应大喇嘛的托付了。”
  “好,有道友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嘉锡木措赞道,接着语气略带沉重道:“我总感觉此事不会一帆风顺的,道友肯大义协助真是我格鲁派的幸事,同样也是我藏传佛法的幸事。”
  “大喇嘛客气了,这主要是大喇嘛您具有无畏的佛心,才敢于抛除既往的成见。我相信大喇嘛定会名垂青史,只要大喇嘛才是真活佛啊。”陈煌真诚的说道。
  众喇嘛听两人话里的玄机都暗自心惊,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一件什么大事居然让嘉锡木措给予如此崇高的评价,不过这样一来他们也不敢再阻拦嘉锡木措将法螺交给陈煌了,否则真的象嘉锡木措说的那样,那么阻拦的人岂不有罪于格鲁派了吗。
  嘉锡木措见众人都沉思起来,没有人再提出反对了,这才放下心来,对陈煌道:“那么就请道友上前承接佛祖法螺吧。”
  陈煌上前两步,双手高举过头接过了放置法螺的托盘,这才回到客座上。
  嘉锡木措事情已了,心情愉快起来,算算时间也到了,于是跌坐在佛像前道:“陈煌最迟会在一个月后将佛祖法螺交回我寺,到时候大家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好了,我的时间也要到了,还请大家给我进行护法吧。”
  最开头质问的协熬喇嘛还有疑问:“按大喇嘛说的,佛祖法螺在新年前一个多月就会回到本寺了,不过如果其间有人要来朝拜佛祖法螺的话又怎么办呢?”
  “既然我是在这里虹化的,你们就以此为托词吧,这总不用我教吧。”说完,嘉锡木措就闭上眼睛,再不理会众喇嘛了。
  众喇嘛一看只有如此了,赶忙各自跌坐,嘴里不住的念咏起大光明咒,一时间佛殿里面就形成了一个由法咒形成的护法场了。
  陈煌用传心术跟玄真派紫依说道:“大喇嘛昨天说过准备在虹化后进行转世,我要直接元神出窍给大喇嘛护法。免得那些喇嘛到时候又疑神疑鬼的。”
  “好的,你自己要小心了。还有记住只能在旁护法,不要干预其过程。”玄真派紫依回道。
  说着两人分别坐下,陈煌立时将元神出窍了。而玄真派紫依则暗布元神观察整个大殿里面的法力变化,同时也观察着虹化的过程,对于他们这个级数的高人来说,死亡往往并不是令人伤心的事情。
  所以嘉锡木措才能如此坦然的在临终前安排一切事宜,而玄真派紫依虽然有点怅然,不过也并没有生离死别的感觉。
  在元神的观察下,整个佛殿都笼罩在一片平和的奶白色的灵力场之中,玄真派紫依虽然并没有特别的运功但是全身也笼罩在一片浓密的金光之中,陈煌不由得暗自赞叹。
  而嘉锡木措却又不同,从他身上发出的是七彩的彩光,而且彩光越来越强,各种色彩轮流变幻着,最后居然在他的四周形成了一个外紫内赤的七彩光晕,并且按照彩虹的那种赤橙黄绿青蓝紫循序排列着。
  嘉锡木措的身体完全笼罩在红光之中,这个红光的强烈甚至达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在整个佛殿里面的所有人都看见了由嘉锡木措身上出现的逐渐强烈起来的红光,逐渐的红光盖过了灯光,整个佛殿都笼罩在强烈的红光之中。透过门窗在黑夜里整个哲蚌寺的人都看见了从强巴佛殿方向那里散发出来的红光,这时嘉锡木措今晚要虹化的消息已经通过主事喇嘛传播了出来,所有的喇嘛除了再前殿进行法事的外都念咏起了大光明咒。
  就如同普通可见光一样,红光总是伴随着热能的出现,故此在嘉锡木措身体不断发出红光的同时,陈煌的元神已经敏锐的感知到了其身体内强烈的热能活动。
  不过因为能量场红光是位于最里面的,而其外的各色能量光就起到了压抑禁锢嘉锡木措身体热能散发出来的作用,所以虽然红光很甚,但是那些喇嘛并没有感觉到这种情况,只有玄真派紫依感觉到了异常,在与陈煌的元神进行传心术交流后玄真派紫依得到了证实,按照陈煌的分析就是在嘉锡木措体内的热能积蓄达到一定的强度后就会将肉体汽化,这就是虹化的奥秘了。
  虽然体内的热能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人能够耐受的程度了,不过此时的嘉锡木措已经没有了肉体知觉,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将元神完全沉入了灵体之中,体内热能强化只是他在进入灵体状态前运用心法将身体里面积蓄的其它多余能量完全释放的结果,只要到一定程度这些热能就可以达到迅速完全燃烧肉体的作用,同时在极高温之下达到汽化肉体的效果。
  终于,嘉锡木措体内的热能积蓄到了一个极高的浓度,嘉锡木措的灵体告知到了这点,知道最后将灵体分离的时刻到了,按捺下些许的兴奋与期待,嘉锡木措将灵体脱出了肉体,没有灵体控制的肉体里的热能顿时就象是燃烧弹一样的爆发了。
  在众喇嘛的眼睛里面只看见嘉锡木措身体突然红光大作,然后就看见红光一闪而灭,嘉锡木措的身体就这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闪着七彩虹光的光团。就在大家惊讶之时,那团虹光就冲出了佛殿,原地上只留下了几块没有完全汽化的小块残骨。
  而整个哲蚌寺的喇嘛都看到了由强巴殿方向发出了一道强烈的七彩虹光冲向了天空,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消散了,众喇嘛都拜伏在地,一时大光明咒响彻了整个哲蚌寺。
  之前嘉锡木措就曾经预示过自己即将转生的方向,这可能是嘉锡木措感应到那个方向有吸引他的东西吧。不过此时嘉锡木措的灵体果然是朝向他预示的东南方向快速的飘去。
  可能是因为肉体被汽化的关系,此时嘉锡木措的灵体有点相当于无主灵体和有主元神灵体之间的情况,也就是对于某些特定的意识还能够保存,并且这些意识还能指挥灵体进行相应的运动甚至规避危险,但是却不能再与外界进行有效的交流了。
  因此对于陈煌的元神在自己四周护法的情形此时嘉锡木措的灵体已经不知道了,它剩下的意识就是要赶在灵体意识消散前找到转生的宿主胎儿并进入其识海中沉睡。而能不能在今后恢复前生的记忆、能够恢复多少记忆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因为已经没有宿主了,故此在不久的将来,嘉锡木措的灵体就会完全失去意识而变成一个无主无意识的灵体,并逐渐的被自然能量同化、消散,而中间的这段时间就是转生的关键。
  正因为有了这个时间的关键,所以嘉锡木措才会托付陈煌前往印度的达兰萨拉地区去找到达赖喇嘛并帮助他完成转生的最后愿望。
  即使是以嘉锡木措的能力也只能维持自己的灵体在自己死后保持不到半天时间内还有部分的意识可以控制灵体完成转生的目的,否则就是从此消亡。
  而据嘉锡木措了解到的达赖喇嘛目前的修为来说是远远比不上自己的,不要说虹化了,就连圆寂时能不能将灵、体分离都不一定呢,而且即使达赖可以做到灵、体分离,他的灵体也无法支持一个小时的意识残留。
  试想一个小时达赖的灵体怎么能够找到适合转生的胎儿呢。所以嘉锡木措经过长期的思考后才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可以完整封存灵体的佛祖法螺暂时收留达赖的灵体,并带回西藏找到相应的位置进行转生,虽然这个方法比之自行转生失败的可能性大的多,但是总比没有办法好了。
  当然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那就是达赖回到西藏来,但是这点达赖已经明确告诉嘉锡木措是不可能了。为了增加这个办法的成功率就必须找一个法力超强的人执行,而除了陈煌之外嘉锡木措也想不到还有什么人更合适的了。
  陈煌昨晚听了嘉锡木措的托付后,老实说内心里面是有点不大愿意的,因为如果不是达赖在境外搞分裂活动的话,目前中国的现状肯定还要好些,至少西藏也会更稳定的发展起来。
  不过对于一个即将死亡的老人的意愿,陈煌也无法做到无情的拒绝。而既然决定帮忙了,陈煌就决意使之成功,或许一个新的达赖喇嘛会给藏民信徒们带来新的生活吧。
  或者这也是中土城隍进军西藏的一个契机,所以陈煌没有拒绝这次来自西藏的祈愿。
  为了更多的了解转生的情况,陈煌这才决定亲自旁观嘉锡木措转生的整个过程。
  也许是因为失去了宿主的关系,嘉锡木措的灵体已经不能再象生前那样明确迅速的行动了,再加上自然界各种各样的灵力的干扰,使得灵体的行进时快时慢,时而还原地打圈。
  以陈煌的旁观分析,应该是有一种特殊的感应指引着嘉锡木措的灵体,只是因为肉体消亡导致其感应力下降,所以才会在自然的干扰下找不准方位。
  既然有了这个推测,陈煌就好奇的用元神强大的分析能力在这些杂乱无章的能量里面寻求一个共通的能量信息,只要找到了这个能量信息陈煌就可以比较的明了转生的关键。
  过了足足两个多小时,陈煌终于在围绕灵体周围纷乱的能量信息里面挑选出几个微弱的能量信息,这几个能量信息都来自嘉锡木措灵体前往的东南方而且只要灵体一接触到这些信息就会明确的快速前进,一旦失去了接触就在原地打转。
  陈煌深信在这几个能量信息里面一定有那个指引嘉锡木措灵体的信息,随着继续的前进,一个又一个的能量信息被排除了,最后只剩下一个逐渐加强的能量信息一直指引着灵体的前进。
  就是它了,陈煌心里想道,不管已经开始稳健前进的灵体,陈煌将元神的速度提高了数倍,沿着那个能量信息转眼间就来到了离此地一百多公里的地方。能量信息就是从下面那个小村落里面的一个泥砖房子里传出来的,看来源头就是这里了,陈煌的元神一头扎了下去。
  这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藏民的家庭,一切都是那么的简朴。那个能量信息的源头就来自一位熟睡着的妇女身上,陈煌奇怪的观察了一会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原来这个妇女正是一名孕妇,看其“丰满”程度应该有6、7个月的身孕了吧,
  也许是劳作了一天的缘故,孕妇和身旁的丈夫在睡梦中都露出了质朴而满足的笑容,这点陈煌也能够从他们发出的脑电波波动的平和宁静看得出来。奥秘就出在孕妇的肚子里,准确的说应该是出在孕妇充满羊水的子宫里面,一个熟悉的能量场就从那里面散发出来。
  来到了源头,陈煌终于发现这个微弱之极的能量有点熟悉的感觉,从胎儿那里发出的微弱的生物场能量波动非常的类似嘉锡木措生前肉体的生物场波动形态。
  发现了这点,陈煌终于明悟到了转生的关键,就是失去了肉体宿主的半无主灵体会自然的寻找散发在天地间各种微弱的能量信息里面与原来宿主生物场类似的生物场,并以此为指引一路寻找过来,并最后寄宿在拥有这个相似生物场的生物体内,当然这个生物肯定是人类了,而且因为胎儿更相似于进入功境的修炼者并且一无杂念,所以寄宿的对象必然是一个拥有了完整生物场却没有自主意识的胎儿。
  就在陈煌分析转生的关键之时,元神感应到了嘉锡木措的灵体已经接近了这里,果然不一会嘉锡木措的灵体就来到了房间里面。就这三个多小时的“转生之路”消耗了灵体近三分之一的能量,本来七彩流光的灵体色泽明显黯淡了下来。
  灵体在房间里面盘旋了一会,然后就落在了孕妇的肚子上空,在外面试探了几下后,灵体突然光芒四射往里面一钻就进入了孕妇的肚子里面,就在灵体进入子宫的一萨那间,灵体的七彩能量与孕妇本身的生物场冲突交错之下突然在房间里面异光狂发,七彩虹光一闪既逝,灵体只剩下本质的部分意识元神融入了胎儿的脑海之中,今后这个沉睡在脑海深处的记忆能不能萌发出来就看胎儿的机缘了。
  而就在灵体突破孕妇的生物场融入胎儿时,孕妇大叫一声惊醒了过来。旁边熟睡的丈夫被孕妇的惊叫声给惊醒了,他忙起身拉亮了昏黄的电灯,看着坐在那里发呆的孕妇担忧的用藏语问道:“丹珠,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孕妇丹珠这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道:“拉措,我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刚才做了一个怪梦,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是吗,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事情呢。我就说呢,我们家有木西活佛亲自作过法的唐卡保佑,还有毛主席的画像保佑,怎么也不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吧。好了,睡吧,我看是白天晒草料累着了。”壮汉拉措说道把灯关了,两人重新钻进了毛毡里面。
  丹珠想着怪梦怎么也睡不着,她轻轻的推了一下要入睡的丈夫:“拉措,我总觉得这个梦奇怪呢,你说明天要不要去木西活佛那里问问啊。”
  拉措嘟囔道:“是什么怪梦啊,明天还要翻晒草料呢,州气象站不是说了嘛,过些日子可能会有大雪呢,我们还不多准备草料的话,到时候万一雪灾的话,几头牦牛就白养了。再说了木西活佛那里还要走一天的路呢,一去一回时间就耽误了。咱们可不能象往年那样老是吃政府的救济啊,那多丢人啊。”
  丹珠嗯了一声:“说的也是,就三年前那场雪灾啊,我现在想起来就怕呢,咱们村子被大雪足足封了十多天啊,所有的牦牛都冻死饿死了,要不是政府的人和亲人解放军冒险开车送东西来啊,说不定连人都要冻死饿死呢。这次我们一定要听政府的警告早早的做好准备,要不然还象那次那样吃救济那就真是丢脸了。好,明天我就不去着木西活佛了。”
  翻来覆去的仍然睡不着,丹珠又推了下丈夫:“喂,你睡了吗?”
  “唔,你怎么了,快睡吧,真困死了,嗳~”拉措打了哈欠。
  “我跟你说啊,这个梦真的好奇怪呢。”
  “是吗?你嗳~,你就说来听听吧。”
  “是真的,我跟你说啊,刚才啊,我突然梦到了有一团七彩的光从西北方向飞到我们家上面来呢,我看的真真的,那团光里面有一个和蔼的老活佛对着我微笑呢,那微笑让人感觉真是舒服啊。然后呀,那团光就冲进了我的肚子呢,当时我们房子里面就全是七彩的光,真是象是仙境一样呢。”
  “哦,是吗?你真的做了这样的梦啊?”拉措惊道:“哎唷,丹珠啊,你说你这是不是梦到那个活佛转世投胎到我们家吧,以前我听人家说活佛转生投胎就有些特别奇怪的事情发生呢。”
  “去,你别做梦了,咱们虽然拜佛虔诚,但是活佛转生怎么会到咱们这样一个普通人家来呢。再说了,我这也只是一个梦,又不是真的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我看等明年开春生产前去问问木西活佛就知道了。”
  “你说的也是,不过说不定真是活佛转生呢?那就太好了,呵呵。”拉措想入非非的说道。
  “睡你的大头觉吧你。”
  本来查看完嘉锡木措转生胎儿情况后陈煌就准备回到哲蚌寺去的,不过却呆了一会,在拉措丹珠夫妇的精彩对话之后,才心中大笑着往哲蚌寺扬长而去。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