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130 长江边,哭声震天!
( 本章字数:5711 更新时间:2010-6-8 17:12:00 )


  130长江边,哭声震天!
  话说在伦敦陈煌为解救沦为血奴的华夏孩童,和血族开战,江城城隍府内却是连连出了些事。
  陈煌等人离开后,城隍府内主事的就是判官唐德了,他资历最老,跟随陈煌最早,所以一应事务均是他在处理。
  赵婷婷没有了陈煌的管教,加上进入了青春叛逆期,除了修炼之外,逐渐的晚上不再回城隍府内休息,只和她的同学朋友外面游玩。
  她母亲因为出身低微,有时候又不知道如何管教,倒是让赵婷婷这段时间如鱼得水般。判官唐德是阴神职位,对于这位大小姐哪里敢说上半句呢?
  赵婷婷所在的学校周边有些小混混,专门有那些小白脸一类的去学校引诱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或者引诱到特区卖身,或是引诱她们卖处。
  现在的华夏社会,有钱人越来越多,也开始追求新奇来,找夜店小姐不能满足,找高端应招女也不满意,竟然逐渐发展到专门寻找那些正是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甚至更加幼小的小女孩。
  而且富豪之间也以互相赠送这等女生为荣耀,又有些官员道德沦丧,堕落到和黑社会份子勾结一起,专门让手下小弟们去寻些美貌的十四五岁女孩,让他们采补,竟然互相传说做这等事,可以长寿。
  却浑然不知,如此禽兽行为,只会增加业力,业力增加后福运减少,不短寿就算万幸了,又岂能长寿呢?不过这等道理却是知道的不多。
  赵婷婷现在已经一十四岁,女孩发育是极快的,从当初的骨材棒子,到现在精致小巧,脸上一对酒窝,身材初现曼妙。因为修炼的圣洁气质,加上她出身鬼魅,如今出落的明艳万分,无时不刻的散发着魅魔之力。
  就此引起了总是在学校周边鬼混的那些小混混注意,悄悄的拍了照片,又将照片送到上面,最后辗转落到了一个高官手里。
  这位高官年近六十,因为地位高,和修真界有所联系,不过都是些小门派罢了,真正名门大派就连华夏最高当局都不一定见的到,何论他只是个省级官员呢?
  他眼看年老,这手握重权的人更是怕死,不然怎么会有华夏历史上那么多的帝皇想长生不老呢?
  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一个采阴补阳的法门,说到采补幼女可以长寿,所谓上有好,下属必然满足。
  黑社会的几个老大们得知后,为了获得保护,早就指示下面的小弟们,专门在各中学寻觅些美貌女生,使得各种手段逼迫她们,以满足这个官员的兽欲。这些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女生落入魔掌,惨遭蹂躏。
  而现在赵婷婷的照片被摆到这个高官,陈书记的案桌上后,顿时他就被赵婷婷的明眸皓齿,娇美可爱给吸引住了,不过为官多年,脸上只是喜色一现,转眼就镇定了下来,似乎很是随意。
  紧靠在他旁边的李秘书压根就没有看照片,只是双眼紧紧的盯着陈书记眼睛,发现陈书记的脸上喜色一现,就知道中意了。
  陈书记轻轻的将照片收起,往老板椅后一靠,叹道:“年轻真是好啊!”
  李秘书马上站到他背后,拿捏起肩膀来,赞道:“书记哪里老撒?我看您走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三十来岁呢!”|
  陈书记闭目享受着,说道:“小李啊,你就会说话啊!”
  当天晚上,李秘书就直接找到了提供照片上来的张老大。
  秘书就是领导的肚里蛔虫,需要揣摩上意,如果什么事情都要上级吩咐后再去做,那还要你这个秘书做什么呢?
  张老大算的是城隍府附近的一霸,靠着手下一帮子小弟带着小姐们套生活,说起来混黑社会的人顶顶瞧不起这等吃软饭的。
  不过他近些年来以手下小姐为纽带,倒也攀上不少职能官员,日子过的很是滋润。每当有严打,别人有事情,就他没事情。
  君不见现在满大街的十元休闲店,那暧昧的粉红灯光,警察们就真的不知道么?如果说真的不知道,那就是渎职了,连路人甲都知道事情,就他们不知道?
  如果说知道,那么还每天晚上就开始放出诱惑人的暧昧来,这不说明什么内幕吗?
  李秘书将赵婷婷的照片给了张老大时候,他就知道有戏了。慌忙给李秘书说起来。
  要知道赵婷婷的母亲赵芬之前可是个小姐,正是张老大手下的小弟带的,只是后来赵芬不再做这行业,进了城隍府内,不过做小姐的之间总是有联系的。
  赵芬不是忘本的人,在城隍府内钱有多的,就救济一下以往关系的朋友,所以当赵婷婷的照片发下时候,很快张老大就知道了赵婷婷的详细消息。
  张老大盯着赵婷婷的照片看了半响,心里暗暗叹道:“那狗东西又有福气了。”当然他绝对不知道这次却是天大的灾祸。
  于是就把赵芬和(web用户请登陆"佗剩?сΝ下载TXT格式小说,手机用户登陆wàp.1⑥K.Сn)赵婷婷的详细情况给李秘书说了一下,李秘书沉吟片刻后,呵呵笑道:“好!陈老很中意这个,这事情你就去办理吧!三天后陈老会去下面一个温泉泡澡,希望在那里可以见到这个女孩!”
  张老大早就是探得了赵芬底细,当然对于陈煌,他可就不知道了。只是知道赵芬目前在城隍府内上班。
  至于说赵婷婷么?三天时间,靠手下小弟去引诱,估计是来不及了,看来只有用强的,反正在他看来,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大本事,怎么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当下一连声的答应保证办到。
  。。。。。。。。。。。。。。。
  是夜,判官唐德将城隍府内的积压公事处理完毕后,想起今夜是大巡游时间。
  城隍巡游分为大小,小巡视则是在直辖的江城地界巡视;大巡则是将整个江城管辖的地界都要巡游到。
  至于说年巡视么,就是将华夏全国都巡游到,最是辛苦的差事了。
  虽然陈煌不在府内,可判官唐德不敢大意耽误,点起鬼神衙役,分四面八方大巡去了。判官唐德自己就带了一队衙役往江城西边巡视过去,一路无事,逐渐地就到了沙市地界。
  沙市靠近长江,每年长江里淹死的冤魂不计其数,所以沙市城隍最是辛苦万分的。若不把枉死的魂魄移送去地府,这些冤魂就就在长江江底下再次诱惑人下水,只有将诱惑下来的人淹死后,他才可去转生。
  所以水边水鬼自古就有替死鬼一说。
  判官唐德巡游到沙市城隍府内后,发现此时府内正吵的热闹非凡,判官唐德大奇,不等外面的小鬼禀报,就自行进去了。
  沙市城隍抬头看见江城城隍王府判官唐德到了,慌忙迎接。
  判官唐德笑道:“不想你这县城城隍居然也这般热闹啊!”
  沙市城隍却是一个新鬼,死于中华几十年前的批斗,死前是一个学武的,参加过抗日,死的太冤,昧了心智,仅一丝执念,喜吃业力缠身之鬼魂,功德深厚,因为无法自行去转世,故此游荡天地之间。
  直到陈煌任了江城城隍后,大巡之时发现了他,问其姓名,他却是忘记了,于是陈煌大笑着给他干脆起名叫王廖,意为忘了。
  陈煌手下他后,消除了他本来业力,开启了他的心智,他自愿不转生,所以被陈煌分封到沙市做了个县城城隍老爷。
  沙市县城隍王廖苦脸回道:“判官哪里话来、我这里忙的不行了,你看下面这三个冤魂不肯转生,怨气太大了,我消除不了,正准备禀报陈煌老爷去呢,你来了正好!免得我移送过去。”
  判官唐德惊讶一声,说道:“哦!还有这等事情?我且看看!”
  沙市城隍府,虽然不大,不过是郊区野外的小庙罢了,但是也算不错的办公场地。沙市县城隍王廖坐在中间,判官唐德靠旁边。
  城隍办事,可是讲究的,王廖才是正牌的沙市城隍,所以坐中间,判官唐德虽然等级高他一级,处理政事的时候也只能靠边站着。
  就像人间界的大领导身边的秘书一般,平时日,一个中央办的秘书可是比一个县城的县长牛逼,不过上了台面,正式办事,那还是得县长在前的。
  沙市县城隍王廖开口劝导,对着下面的三个冤魂说道:“虽然我知道你们死的冤枉,不过这命里注定,我也无可奈何啊!还是消了怨气,再次投胎转世吧!”
  判官唐德定眼看去,案几下面三个冤魂,都是器宇轩昂,年轻极了,不到二十岁样子,不过一脸的怨气却是写的分明。于是暗想到:“难怪怨气深重呢?不到二十就死了,这人生大好年华刚刚开始啊!就这么枉死了,任谁不怨啊!”
  不过也是大奇,这冤死之人哪年不多?实在消除不了,可以强行移送去的么?为什么沙市县城隍王廖不这般做呢?
  沙市县城隍王廖显然看出判官唐德的疑惑,又是苦笑一声,说道:“这三位都是为救人而死的,他们落水本是命中劫难,也不会致死,本来也有一线生机的,不过奇就奇在他们还是死了。”
  判官唐德呵呵一笑,低声说道:“既然死了,消除了怨气,送去轮回就罢了,如果功德足够的话,给找个好人家转世,不就结了吗??”
  沙市县城隍王廖也低声回道:“判官大人,请看他们!”
  判官唐德抬头向下望去,忽然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三个冤魂年轻也就罢了,但是个个魂魄中蕴含的功德却是不少。可见他们生前都是行善之人,而且此次枉死还是因为救助他人的。
  佛门说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在道家里,城隍府中,这救助人一命,虽然谈不上七级浮屠,但是功德也不会少的。
  救人也不是那么可以随便就得功德的,如果是救的恶人,那么恶人行恶后,其业力就少不得救助者一份。
  因为恶人遭难,那是因为业力深重,天道惩罚之;而天道之下却不绝人活路,总有一线生机的,他的一线生机如果被你救了,那么恭喜你,日后他的恶事业力就自然算上你一份了。
  如果救助的是善人,那么就中奖了,日后他行善获得功德,也少不了你一份。
  看到这里,读者就心慌了,这救助人之事,我怎么去分辨他是恶人还善人呢?呵呵,这就是各自的缘法了。
  但是无论救助的恶人也好,善人也罢,终究在救起的那瞬间还是会有功德可拿的。至于日后么,那就是各自缘分了。
  下面三个冤魂死的憋屈,其中一个高声叫道:“老爷,不是我们不肯去转世,奈何我们死的太过憋屈,我们为救人而死,旁边本有一线生机的,但是他们却给我们断了,所以我们不服气,不罚他们,不去转世!”
  说完,另外两个冤魂也跟着叫屈起来。判官唐德更是满头问号了,连忙问到沙市县城隍王廖:“这是怎么回事?”
  沙市县城隍王廖也不答话,只将手心一摊,法力运转,就显出了他们死亡前的情景来。
  他们原本是长江大学的学生,因为班级郊游,到了长江边上,忽然闻得有小孩呼救之声,连忙过去看了看,却是两个顽皮小孩玩水,掉进长江里了。
  这段长江水面看起来平静,内里实则是暗流汹涌,两个小孩掉了进水,一时间上不了岸,就在那呼救。
  此段江面本来渔船也多,可是那些渔船主各个不动,静看小孩在江水中呼号。这些学生又不会水,但是平日里也是善良之人,此时无奈,只得出动十多个人,互相手牵手的,拉起人墙链子,向前探去。
  等小孩上来了,江水汹涌,水流急速,人墙中一个学生手一松,于是一个个掉进水里。顿时慌忙一团,水里学生奋力往岸边游,岸边上女生已经急的哭出声来。
  而不远处的几个渔船依然在哪里看热闹,却不动,连个救生圈都不丢去,任凭那落水的学生在哪里挣扎,逐渐力气耗尽,慢慢沉落江底。
  岸边同班女生急了,连忙对着那几个渔船主跪倒在地,眼中泪水滑落,呜咽着请求他们给予救助。
  不想那渔船中走出一人,笑眯眯的说道:“长江里哪年不死几个人,不死人,我们怎么发财?我们只捞尸体,不救活人。”
  说完了,就坐在船头看那学生挣扎在水里,眼看就没有气息了,顿时就在心里盘算着可以开多少价钱来。
  此时北风呼号,天地黯淡,落水的三个男生终于没有了动静,而赶来的海事部门和消防队,到了江边只轻描淡写的看看,丢下一句:“我们没有打捞设备!”然后就施施然走了,只留下长江边上一阵凄凉。
  终于等到学校领导闻讯赶到后,数数人员,却是有三个男生沉落在江底了,顿时带队领导心急如焚,连忙请求那渔船主帮忙打捞尸体。
  其中一渔船主跳到岸边,开口说道:“白天一万二一具尸体,晚上一万八,交钱就捞!”说完就等着数钱。
  因为事发匆忙,学校领导那里有带那么多现金,无论怎么苦苦哀求,都是不理会,只认钱,不认人。
  好不容易凑齐了几千元钱,这些渔船主终于开始打捞,忙活一阵后捞起一具尸体,然后他们并不把尸体交给岸边众人,只是拿绳子系住手腕,然后将尸体吊在船舷上,又上来人开始和学校领导要钱,钱不交全,不给尸体。
  此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天空阴云密布,似乎也不忍看这凄凉之事,尸体在江水中飘动,任长江岸边哭声震天,这些船主心硬如铁,不见钱不行动。
  后来又挨了一段时间,终于凑齐了三万六千元钱,才把尸体抬上岸边来。这时候,死亡的三个学生同学开始哭泣起来,长江岸边愁云密布。
  那些渔船主收了钱,各自笑嘻嘻的划船离开了,岸边上却是哀愁遍野。
  看到这里,判官唐德不由得怒发冲冠,猛然一拍桌子,气道:“真是无天理之极了!怎么华夏道德已经沦丧到这等地步,简直是天理不容~”
  沙市县城隍王廖这才小心回到:“判官大人,就是因为这样,这三名冤魂,不肯去转世,我又不能用强。这才吵的热闹啊!”
  判官唐德看这沙市县城隍王廖,怒斥道:“这等天理不容之事,你为何不速速处理?还等什么?”
  沙市县城隍王廖呆了呆,回道:“那几名渔船主都是当地有点背景之人,我只怕处理不了!”
  判官唐德嗯了一声,冷笑道:“这才叫好笑了!你身为沙市城隍,怎地有什么背景连你都被吓住了?”
  沙市县城隍王廖低头回道:“他们是这里的一霸,而且和这里的修行之人有些联系,他们负责捞尸体,有时候那些修炼之人还故意驱使水鬼去拉人到水里,淹死后好用来炼制法器。我法力低微,正准备上报的,您就来了!”
  判官唐德这才平息怒气,哼了声:“既然涉及到修真门派,很好,暂且将涉案的生魂尽数拘禁来,等候王爷回来后处置。”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