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134 陆鸣被擒,还有同道人!
( 本章字数:5267 更新时间:2010-6-8 17:12:00 )


  134陆鸣被擒,还有同道人!
  等赵婷婷带着母亲赵芬回到城隍府时候,她后面紧跟的一个人刚刚进入城隍府时候,忽然似乎被无形的墙壁给弹开去,同时身上发出丝丝烟气,漆黑如墨。
  赵婷婷回首一看,扑哧一笑,原来是陈煌设置的护山法阵起了作用,将他弹出去了。因为这个漆黑人形怪物没有相应的气息,就像没有钥匙一般,无法进入城隍府的后院。
  那怪物被弹开后,疼的哇哇怪叫,此时已经惊动了城隍府内的判官唐德,他出来一看,见是赵婷婷几人,赵婷婷笑道:“唐爷爷,将门打开吧!”
  判官唐德闻言,一边停止法阵的一处运转,一边左手乱摆,说道:“大小姐,给你说了多少次,别这样叫我,我担当不起啊!”
  这也是的,判官唐德是陈煌的下属,而赵婷婷又是陈煌的徒弟,如果赵婷婷称呼他为爷爷辈的,那么陈煌又怎么处呢?不过是赵婷婷是敬重他年龄足够老,称呼什么都不方便,最后还是陈煌交代,各自称呼各自的,不互相交集就是了。
  赵婷婷进了府内,心情落寞,而脸上的那股愤怒还有没有消失,判官唐德忐忑不安,又不好问,只得回去继续处理公务。
  将赵芬安置好后,天色已经大亮,她正在思量着怎么报仇雪恨,外面忽然走进一个人来,定眼一看,正是陈煌的记名弟子麋鹿妖陆鸣。
  只见他气鼓鼓的一屁股做在大厅上,伸手接过一个小妖递过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长长的出了口气,就在那里喃喃道:“总是嫌弃我没用,难道我真的没用吗?”
  刚刚念叨完,转头看见赵婷婷出来,蓦然间似乎觉得赵婷婷哪里不对劲,感觉上好像有什么变化,却一时间说不上来,又见她身后跟着一个人形怪物,仔细打量起来,不是巫族,不是妖族,更加不是人族,顿时狐疑起来。
  又见赵婷婷脸色难看,慌忙起身问道:“师姐,怎么了?”
  赵婷婷见他回来,也正是奇怪呢!不是和老师陈煌去了欧洲吗?于是也反问到:“陆鸣师弟,你怎么回来了?”
  陆鸣这才将陈煌的担心说出,赵婷婷暗自衡量一下,那不正是她身体发生异变的时候吗?
  陆鸣见她身后跟着一个没见过的种族,连忙问赵婷婷:“师姐,这是???”
  赵婷婷扫了一眼身后的漆黑怪物,淡淡说道:“他是我的护卫!”
  陆鸣大奇,说道:“师姐,这护卫是什么种族啊,我从未见过呢?”然后心里一阵酸溜溜,继续说道:“难道你也嫌弃我修为低下,不能保护你吗?”
  赵婷婷连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这样。”
  两人还在互相解释着,那怪物却不耐烦了,暴喝一声:“哼!就凭你来保护尊主?等你赶来时候,只怕尊主就已经受难了。”
  陆鸣大惊,又是好奇,那怪物继续说道:“昨天夜里。。。。。”然后就将那事说一遍。
  陆鸣一听,怒火无名而起,直冲头顶,面容扭曲着,冲到那怪物面前,喝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不等那怪物回答,赵婷婷凄然说道:“是的,昨夜我差点受辱。”
  陆鸣呆了一呆,赵婷婷现在虽然年纪幼小,但是他早已经对赵婷婷情愫暗生,只是碍于年龄,不敢说出罢了。
  现在闻得赵婷婷受此大辱,哪里还安奈得住,猛然一跺脚,就向外面去,远远传来声讯:“师姐,我这就帮你寻那人去。”
  等赵婷婷赶出门来时候,陆鸣已经消失不见了,她总不才十四岁不到,哪里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情呢?思量许久,才银牙一咬,回头对那怪物说道:“破卷魔王,你先回十万大山静修吧!你在这人间界却是不适合。”
  破卷魔王大惊,慌忙跪地拜倒:“尊主,你可是嫌我护卫不力么?”
  赵婷婷伸手扶起他,轻声说道:“这倒不是,目前你不适合出现这里,日后有事情我自然会传令给你的,放心吧!”
  怔了一会,见赵婷婷神色坚决,只好低头回道:“既然如此,那我先回去修炼,请尊主放心,那侮辱尊主之人无论逃到天涯海角,就算是九幽地府,我也势必将其挫骨扬灰。”
  赵婷婷黯然说道:“我知道你最关心我了!你先回去吧!
  破卷魔王犹豫了一下,然后化作一阵黑气,原地消失了。赵婷婷魔念追上他,见他果然回了华夏十万大山出身之处,这才安心。
  破卷魔王乃是魔界出时候的应运魔王,是专门护卫掌管封魔榜之人的魔王。赵婷婷既然唤醒了体内魔气,正式修炼了太古魔录的魔功,那么破卷魔王也就提前出世了。
  破卷魔王只是十八魔王中的一个,这十八魔王日后均是赵婷婷的护卫,只是目前赵婷婷魔力不够,也只能召唤来破卷魔王一个罢了。
  。。。。。。
  话说陆鸣冲出城隍府,怒火中烧,在江城天空中隐匿起身形,放眼望去,定准了江城省府大楼,就欲飞去。
  刚刚展开身形,被高空的冷风一吹,忽然冷静下来,寻思道:“那人现在未必就还在省府大楼内,既然是被救走的,想必和龙组脱不了干系。”
  于是转了方(web用户请登陆"佗剩?сΝ下载TXT格式小说,手机用户登陆wàp.1⑥K.Сn)向,就对着江城龙组驻地飞去,他跟随陈煌日久,和江城龙组可打了不少交道,在凡人面前神秘非凡的江城龙组驻地,在他的眼里哪里有什么秘密可言。
  几个呼吸间,就到了江城龙组驻地,门口有两个武警哨兵。陆鸣冷哼一声,就大步踏入警戒线内。
  那两个哨兵大喝道:“请退出警戒线外!”
  陆鸣脸色难看之极,面上鸡肉扭曲,心里的怒火正无处发泄,见哨兵问话,虽然有火,也还知道哨兵也是例行公事罢了。
  于是站住身子,暴喝一声:“给老子把老王喊出来!”
  这两个哨兵能够警卫在江城龙组驻地,不知道见过多少奇人,听见陆鸣说话无理,也不恼怒,一个转身进到小房间。
  透过玻璃窗户,陆鸣看见他拿起一部红色电话,神念探出,只听他急促的汇报到:“门口有人捣乱!”说完就放下红色电话,再出来时候眼睛只望内院看。
  陆鸣微微冷笑几声,内院里飞快地出来一群人,打扮各异,精气神十足,陆鸣知道这些都是为龙组办事的修真人士。他浑然不惧,只等他们到了门口时候。
  为首的王组长笑道:“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我说谁敢到我们驻地捣乱呢,原来是你啊!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啊?”
  陆鸣嘿嘿笑道:“王组长,你少给我打官腔,那个什么姓陈的书记是不是躲在你们这里?”
  听到陆鸣问话,王组长忽然心里一沉,就知道不妙了。
  昨天后半夜,保护着省部级高官的修真道人,有两个忽然架着赤身露体的陈书记跑到驻地,好像是见了鬼一般。
  他开始以为陈书记是惹了什么呢?也没有在意,只是按照他的级别安排了护卫人手。现在陆鸣跑到这里口口声声要陈书记,看来他是惹了城隍府人员了。
  王组长在心里暗笑:“嘿!你们陈家牛逼,现在惹了城隍府,只怕不好使了,不知道我们上面早就悄悄有话传下么?遇见城隍府的事务,一律不得乱来!这就有点玩味了啊!”
  陆鸣话语刚刚落下,王组长心里飞速的转动念头,已经明了。但是此时陈书记在他们驻地里,怎么可能就这样交出去?那以后龙组的人还混不混了?
  于是满脸堆笑说道:“哦!原来找陈老啊?他倒是在这里休养,不知道你。。。”
  话还未说完,陆鸣勃然大怒,脸色一正,喝道:“在这里就好,将那老畜生给我交出来,我不将他千刀万剐,不甘心。”
  王组长闻言暗暗叫苦,暗叫一声,糟糕!不过这么多人看着,气势上不能输,何况没有得到上级命令,他怎么会交人呢?
  于是也脸色一沉,收敛笑容,冷冷说道:“你当我们这里是菜场么?”
  陆鸣一愣,心念一动,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嘴角,挪揄道:“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王组长旁边一个长眉道人,猛然接口说道:“好大的胆子,一个小小麋鹿妖也敢到这里撒野,拿下了!”
  说完,不等王组长阻止,他身边的六个道人迅速围拢过去,就将陆鸣包围起来,陆鸣脸色稍变,也是不惧,迅速发动九品妖圣诀,妖力运转,左手一伸,已经化出一把金黄色大刀。
  却是妖力组成的,那道人呵呵笑道:“想不到果然是有几把刷子啊!”然后喝道:“拿下了!”
  七名道人飞快的脚踏七星步,发动阵势,正是七星杀阵。阵势一发动起来,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其煞气就弥漫了龙组驻地的大院。
  一股股煞气开始盘旋起来,最后交集成网状,向5罩来。陆鸣暴喝一声,全力催动妖力,那柄金黄大刀猛烈砍出,只听见一声闷响,刀光和灵力网撞击到一块。
  这七名道人都是金丹后期,眼看着化元婴不远了,汇合七人的法力,又有阵势助威,陆鸣哪里抗衡得了,刀光顿时被那网给罩住了,纠缠一起。
  陆鸣脱不了身,又不能丢弃,因为那是他以体内庚金之气凝结出的,若是丢弃了,势必受伤,只得强行催发妖力,一个妖丹急速转动,将一股股妖力凝成刀光,在网内东砍西杀。
  王组长已经退让到一边,他知道陆鸣得罪不得,不是他厉害,是他背后的那个师傅牛逼了,但是这七名道人又是刚刚从南海外请来的散修。海外散修本来就是荀傲之人,如果喝止他们的话,只怕立马就走人了。
  于是无奈之下,就向那为首的道人传音道:“道长,此人杀不得,千万手下留情,擒住他便是了。”
  那道人虽然是海外散修,荀傲之人,不过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啊,只看见一个麋鹿妖就敢独自跑到龙组驻地来闹事,如果不是本身法力高强,就背后靠山强大。刚刚一交手,发现陆鸣虽然妖力高深,但是也感觉不过如此,这样看来其背后靠山牛了。
  于是颌首点头回应道:“贫道晓得,只拿下交给你处置了!”
  他刚刚加入龙组不久,此时正欲借机会展示本事,也好试试中土妖人的能力,于是八人就在大院内斗了起来。
  这七名海外散修多年来一起修炼,早就心意相合,结成阵势后斗起陆鸣来,简直像是戏耍他一般,论起实力,只要一名就可以和陆鸣平手,两人就可以拿下。
  现在七人斗陆鸣一个,哪里有什么悬念,除了觉得陆鸣的法诀奇异外,倒没有别的感觉了。
  又斗了一会,发现陆鸣翻来覆去的就那几招,几个人相视一笑,突然发力收网,他们借以成名的七星杀阵,就以七股煞气纠缠一起,将陆鸣捆的结结实实的,丢在地上,任陆鸣在哪里破口大骂,只是微笑不理。
  王组长呵呵笑道:“果然高人,道长辛苦了!请去后面休息,此人交给我处置吧!”
  为首道人傲然说道:“嘿!中土修炼妖族,不过如此,和海外相比,确实是差了一份。”
  王组长只当没有听见,见他们向后院去了,连忙招呼来几个武警,将瘫软在地的陆鸣抬起来,往拘留室去了。
  龙组的拘留室可不是一般的,专门以精铁打造,又有各种符咒印法,镇压闹事的修炼之人。
  陆鸣此时身子虚软无力,只得任他们将他抬起一个拘留室内,丢了进去。等大门咣当一声关上时候,他骂了一会儿,见无人理会,也觉得无趣,闭嘴后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定神看了看,忽然呵呵笑起来,说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那人斜靠在墙壁上,懒洋洋的说道:“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然后扑哧一声笑道:“哈哈~你蛮拽的啊!看见龙组的人不仅不躲,还敢跑大门口闹事!牛逼!”说完伸出大拇指一翘。
  接着好奇的问道:“你师傅呢?怎么你一个人跑这里来闹?”又自顾自的嘿嘿笑道:“如果你师傅来了,估计就不是在这里了,肯定是座上客啊!”
  之后拍手大笑:“哈哈~座上客和阶下囚,这待遇可不一样啊!”
  陆鸣被他打趣,也不恼怒,现在身子酥软,接着有点酸疼,于是说道:“林大师兄,你就别笑话我了,快点!给我个镇痛符,妈的,这几个老家伙,不知道什么招数,现在身上酸疼的厉害!”
  这人正是前面提起过的,靠一部符咒功法修炼的林海进。听完陆鸣的话,他微微一笑,手指虚空画出几个玄妙的手势和符号,凭空中出现一个图案,逐渐散发着乳白色光芒。
  等图案逐渐的清晰,那光芒就越加盛了,陆鸣一见,面带羡慕之色,赞道:“林师兄,你修炼的好快!几年时间就可以凭空画符了啊!”
  林海进轻笑一声,手往陆鸣那一指,这凭空画出的灵符顿时急速的贴到陆鸣身上,顿时一股清凉就在陆鸣身上游走起来,清凉游走到哪里,哪里的酸痛就消失了。
  过了会后,全身酥软感觉消失,陆鸣才站起身子,默默一运妖力,却发现妖丹被七股黑气给锁着,无法运转。
  林海进看出他的心思,往后一靠,说道:“别费力了,我不是修炼金丹的,所以他们无法禁锢我的法力,只能把我关起来,你是修炼妖丹的妖族,肯定是妖丹被禁锢了撒!”
  陆鸣恼怒一下,待了会后问道:“林师兄,你怎么也被关在这里了啊?”
  林海进两手一摊,悻悻说道:“老子倒霉撒~不过是为了生活,卖几个符咒出去,被人拿去干了恶事,最后追查到我头上,这不,就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