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144 桐红县内无好人
( 本章字数:4994 更新时间:2010-6-8 17:12:00 )


  .gif紫萱看着他们跌跌撞撞的逃开,嘴巴瘪瘪,暗哼一声了吗?”心神一动,手诀打出,顿时体内法力化出几个白色巨手将他们一一拉回。
  拉回后,只是笑嘻嘻的不说话。那几人忽然发现自己又回到原地,头晕脑胀的以为自己跑错了方向,顿时又发足就跑。
  陈紫萱在后面呵呵轻笑,却是猫族本性流露了,猫族最喜欢玩的是什么吗?猫抓到老鼠后,不是一下就吃的,须百般折磨死,而且还不一定就吃掉的。猫是猫科动物里唯一是为了玩耍而故意捕捉老鼠的。
  如此这般戏耍了一阵后,忽然觉得没有什么趣味了,神念扫到方圆十里处,一副副惨厉的画面传入大脑深处。
  一个个面黄肌瘦的民工正佝偻着身子拉着一车车的砖石在挪动,时不时被打手们用皮鞭抽打着,劳作的场地四周还有数条巨大的狼狗虎视眈眈的盯着民工们。
  一个民工身体到处是腐烂的深洞,窑主正狞笑着把他丢进正在运转着搅拌机内,无声无息的一个人就被搅拌成肉酱,参进泥土中烧作了建筑用的砖石。
  当下怒意一生,就欲下杀手,蓦然一个声音如同炸雷般在耳边响起:“妖孽,快快住手!”
  听见这个声音响起,胡宝几人好像溺水之人抓到一根稻草一般,慌忙跪倒在地,哭喊道:“阿宏,您老快救我们啊!”
  陈紫萱此时反而不急了,停下手来,看看来人捣什么鬼。
  陈煌也在江城城隍府一脸微笑地看着当地县城城隍以城隍法术传递过来的场面。陈煌明里是放任弟妹四人出去游历,增长见识,以琢磨心境,其实暗地里早就吩咐沿途各地城隍悄悄将他们监视起来。
  一来防止他们乱杀无辜。二来有什么劫难。也可以即时援手。像上次。赵婷婷差点被侮辱了。如果不是赵婷婷自己本身地异变。陈煌简直无法想象后果。
  陈紫萱妙目看去。来人身体纤瘦。就像个竹竿子一般。一双鹰眼在看清陈紫萱地相貌后。顿时色迷迷起来。让陈紫萱感觉极不舒服。而来人整个给她地感觉十分阴冷。
  他还带了几个随从。个个头顶一个白色圆帽子。穿着月白色地长袍。陈紫萱退后几步。不动声色地运起法力望去。发现他们也是修炼之人。只是境界不高。而且各个都是修炼地单一火属性。
  人族里地每个人身体都有各自属性。相对来说。如果属性越是单一。修炼起专门地功法来。进步就越快。
  而如果是五行俱全地话。修炼地速度极慢。不过如果五行都全地人修炼到同等境界后。其实力却比单一属性地要强大地多。
  让陈紫萱莫名其妙地是。来地几个人修炼地都是清一色火属性功法。可是除了那个叫阿宏地人来。其他几个人却是斑驳杂乱地属性。以杂乱地属性修炼单一地功法。简直是好笑了。
  就像陈紫萱自己一样,她是单一的水属性,如果修炼水属性功法的话,进步是很快的,如果要她来修炼火属性地功法,到死也没有多大建树的。
  陈紫萱见他们走进后,胡宝几人迈动疲软的腿脚,躲到那人背后,手指着陈紫萱,心有余悸的说道:“阿宏,这是个妖女,刚刚想杀我们!”
  那人点点头,头也回,阴沉沉的说道:“小小猫妖,也敢到我们真主教盘上撒野。还不束手就擒,倒可以饶你一命。”
  陈紫萱咯咯娇笑:“那你得拿出实力来啊?”随后又讥讽道:“我观你业力深重,想必也修为高深不到哪里去。”
  。。。。
  。。
  陈煌通过传信,听见那人自称是真主教的人,于是在江城城隍府内,只使得一个城隍土遁,就到了桐红县城城隍府里。
  唤过桐红县城城隍封水,他本是退伍军人,在部队里立下不少军功,获得不少的护国功德,在退伍路途上,遭遇车匪,一翻搏斗后身亡。死后魂魄被转送到陈煌那里。
  见他为人正义,又有护国功德在身,加上他自己也不愿意再次转生为人,就被陈煌招募过来,分封在桐红县,做了个县城城隍老爷。
  事实上,当地黑砖窑遍地开花,拐卖人口做奴隶是泛滥成灾,背后又有真主教撑腰,封水城隍多次想拿下他们,可是法力不够,他手下的鬼衙役实力不足抗衡他们,也就只好报到陈煌那里去。
  恰好陈煌那段时间不在江城,留下了阴差公文没有处置。今天陈紫萱逢上此时,陈煌就想干脆一次了结。
  封水城隍见完礼后,解释道:“这阿宏,并不是他的名字,是他们真主教的一个地位称呼。”
  陈煌哦了一声,一边神念分出,关注着陈紫萱和那几名阿宏地争斗,一边静听封水城隍的解释。
  他接着说道:“真主教修炼的都是一部功法,名叫《可兰功》,皆是火属性法门。入教之人无论属性如何,都只修炼这一部法门。其教派内,在各地地教堂,主持之人被称呼为阿宏。”
  陈煌嗯了一声,点头,示意他继续。
  封水县城继续回到:“其阿宏分为七等,分别为掌教阿宏、开学阿宏、三道阿宏、住学阿宏、小学阿宏、二阿宏、散班阿宏。分头在各地堂里主事。”然后手指阴神衙役传递回来的场景说道:“这阿宏,是本县教堂里地二阿宏,随从五人则是散班阿宏。”
  陈煌忽然问道:“这真主教在这里伤天害理,此地的阳世政府不管么?”
  封水城隍苦涩一笑,说道:“一来他们皆是少数民族,所谓避免民族矛盾,对于他们地作奸犯科,都是罪减一等,若是没有命案发生的话,根本不处置。二来他们这些场主背后又有真主教阿宏撑腰,为了不发生所谓的打压宗教,就更加不顾了。”
  封水城隍继续解释:“本来很多人并不信奉真主教的,但是见得有众多好处,都是趋之若骛,个个加入进去了。”
  陈煌闻言,猛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笑什么?须知道,一教派能够长久,气运是极其重要的,若是教派里地弟子均行善事,福缘绵长,则教派气运增加了,若是门中弟子行恶,业力消除气运,做恶的人一多起来,教派气运就很快衰败,如果教派没有先天灵宝镇压气运的话,则更加快速的灭亡。
  洪荒时代,通天教主的截教,号称万仙来朝,又有诛仙剑镇压气运,但是因为收录的弟子斑驳不堪,败坏了气运,一次封神战,就基本上灭的干干净净了。
  陈煌再转头看陈紫萱和那阿宏的争斗。
  陈紫萱虽然修炼了东皇剑诀的入门攻击招数,但
  打斗的经验,那名阿宏境界是低下些,五名随从也但是六人围绕起来,轮流出手,或者法力汇聚一点击出,加上陈紫萱修炼地是水属性,先天上被火带着克制。
  一时间斗的手忙脚乱,险象环生,不过也只是小惊险罢了,还伤不了她。一把湛蓝色仙剑使出后,虽然剑光闪闪,剑气纵横,可是那六人均是游斗的经验丰富,应付起来也不觉得吃力。
  妖族化形后,类似人族的金丹初成,而那几名阿宏的修为,在陈煌看来,也大概就在旋照后期,连辟谷期都没有到达。六人结成六出火阳阵势,手里使得的却是一本经书。
  经文放出样的文字,那些文字又幻化成火焰,借阵势威力组合成一条火龙在陈紫萱身边绕来绕去,不时的尾巴一卷,或者龙头一撞。
  陈紫萱只得打起精神,凝神灌注的把法力注入仙剑里,只有火龙来就将仙剑斩杀去,以消解火力。
  胡宝几人看地目瞪口结,他们以为阿宏法力高强,现在却拿不下这个年轻女子,几个人互望几眼后,悄悄的往车上溜去,发动了车子,就准备逃跑。
  陈煌暗哼一声,带着封水等几个衙役,一个瞬间移动,就出现在打斗的场地里。
  陈煌眼神逼视过去,封水手下的鬼衙役对付那几个凡人,还不是手到擒来,迷魂放倒后,就将发动的车子倒拖过来。
  陈紫萱余光看见大哥陈煌,惊叫一声:“大哥!”
  陈煌不理会她,只是看着。陈紫萱就顿时明白了,这是要她自己完结此事。有大哥压阵,陈紫萱没有了后顾之忧,放开了手脚,体内乳白色妖丹猛转,法力尽数运转到仙剑上。
  得了法力后,仙剑光芒大盛,放出乳白色光华,剑气顿时加重几分,陈紫萱静心下来,东皇剑诀在脑海里流淌过,逐渐的使得纯熟起来,说起来也可笑,一个化形的妖族,被几个旋照期的凡人斗成平手。
  陈煌也不指点,只在一边观战。
  那六人见得她来了帮手,猛然发力,将手中的经书抛到头顶,经书封面开始散发出红色火焰来,体内不多的灵力拼命地注入进去,经书封面忽然红光一冒,一股粗到十米的火柱向陈紫萱卷来。
  陈紫萱打起精神,唤回仙剑,斜斜地斩过去,火柱的灵力和陈紫萱地水灵之力,顿时撞击在一起,噼啪作响,方圆一百米内升起阵阵白色雾气。
  陈煌大喝一声:“想跑么?”
  陈紫萱心里一惊,暗自责怪自己:“看来经验不足呀!”
  也跟着娇喝一声,纵身到半空里,看见六个人影急速的往县城方向逃去,陈紫萱快速追上去,一对一地话,那完全没有什么悬念,仙剑闪动五次,就将五名散班阿宏给斩杀成两截,魂魄惊叫一声,陈煌在不远处,手一招,那五个魂魄顿时被拉了过来。
  封水城手下的衙役涌了上去,以捆魂绳将他们绑了起来,丢在一边。
  陈煌没有兴趣继续蘑菇,手诀打出,连连挥动两下,为首地二阿宏就被无形大手给抓到面前来了。
  二阿宏还妄图反抗,陈煌一瞪眼,二阿宏的胸口仿佛被重锤击打,喉咙里甜味翻上来,张嘴就一口鲜血吐出,然后精神不振,萎靡在地。
  陈煌之所以动手,是因为刚刚以城隍法门看出这些人魂魄上,业力都是不小,所以都是带回了桐红县城城隍府衙内,开始审理起来。
  城隍法堂森然,鬼衙役排列两边,陈煌上首坐了,桐红县城隍封水陪坐在一边,他手下地判官、文曹皆是准备接令。
  桐红县城封水拿出城隍照魂镜来,对被抓获的十来人开始照了起来。
  本来陈煌只是看出他们业力深重的,因为城隍的法术里有个小法门,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业力和功德分别是多少,但是看不出这人究竟行过什么善和做过什么恶来。
  只能以城隍照魂镜来察看,胡宝身为砖窑场主,收买官员,又安排手下人去火车上专门拐卖来男女,男的做奴隶苦力,女的就是自己泄欲一番后,根据姿色卖给当地光棍们。
  却是犯下了大罪,看完后,陈煌冷笑几声,手指点出,胡宝等人顿时丧失了生命气息,魂魄由体内腾出,伫立在城隍法堂上。
  桐红县城隍封水手下文曹记录判决:拐卖人口,发落第九层地狱。
  现在陈煌落了心眼,知道每层地狱的时间是不同的,所以只判决十年酷刑。但是这十年到了第九层,依次翻九个二十倍出来,至于何年能够出狱,陈煌就懒得去计算了。
  稍后,陈煌神念扫过整个桐红县境内,黑砖窑遍地开花,无数奴隶在那里干活,旁边还有打手,监工,还有黑狼狗看护着。
  一名家长寻到了自己孩子,哭诉着请警察帮忙解救,谁知道派出所内,竟然把这当做用工纠纷,让他自己去解决。他人生地不熟的,又去哪里喊冤?被砖窑厂的打手一阵猛打后,丢了火车站去。
  还有窑厂主宴请主管官员在酒楼里胡吃海塞,身边搂着的秀美女子还是被拐卖来的,在哪里强作欢颜,几双大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只能忍了泪水,在那里陪酒。
  整个桐红县境内,遍野冤魂,怨气冲天而起,弥漫在大地上,枉死魂魄不得回乡,在野外呼号。
  陈煌大怒,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帮畜生!”
  令到:“桐红县城隍封水,速速带了衙役将有业力桐红县境内的,但凡有业力的人等尽数拘禁来。”
  桐红县城隍封水闻言后,一阵哑然,陈煌喝道:“还不速去?”
  桐红县城隍封水低头回道:“王爷,现在是中午时分啊!若是衙役大举出动的话,恐怕凡人惊慌。”
  陈煌怒道:“整个桐红县内,没有几个善人了,还担心什么?不说窑厂主罪大恶极,那些村内的凡人呢?眼睁睁看着这么多奴隶?整个县内,几乎完全烂了。”
  桐红县城隍封水又回到:“桐红县内有成年人有几十万人啊!”
  陈煌冷哼一声:“尽数抓来,天道震怒,老爷我来承担!”
  于是桐红县城隍封水领命而去。
  稍后,陈煌又开始审理起那几个阿宏来,照魂镜看完后,陈煌就在哀叹:“老爷我就是天生劳碌的命,看来华夏西北的天山一带得去一次了。”
  然后又狠狠想到:“这帮子僵毒阴魂不散,等这里处置完毕后,好好收拾他们一番去!也出出我的恶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