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150 是我的,就是我的!
( 本章字数:5853 更新时间:2010-6-8 17:12:00 )


  王敖天转回阵势后,发动起来,一股股星力全速涌金蝉子还是有见识,在外面看了半天,忽然呆住了,这居然是洪荒时期的周天星斗大阵,看到这里时候,再看陈煌的眼光就有点不一样了。
  阵势开始缓缓运转起来,富士山下面的灵气蓦然间开始向外涌出,一股五彩斑斓的异彩大放。
  阵势外面的修真者几乎个个惊呼道:“有宝贝出世了!”
  天地灵宝出世,多半是有异象的,最明显的就是灵气四溢,外加异彩大放。四溢的灵气越是充沛,则说明宝物品质越发的好。
  只须臾间,整个富士山都被乳白色灵气笼罩起来,甚至山脚下的灵气都逐渐的液化起来。
  陈煌一凛,也知道时候到了,也再蘑菇,丢下一句话,就转回了大阵内,他说道:“想必各位也知道我们的身份,也有门派弟子曾经在长江龙宫里拜见过龙王。今日若是退出夺宝,日后必有厚报。”
  此话一出后,大阵外面的一些道人就开始起心思了,看这动静,出世的宝物只怕是不错的,但是自己能拿到吗?各人自问道,寻思一会儿后,道德宗掌教高声叫道:“城隍老爷,我道德宗退出夺宝。”
  他倒是想的很明白,反正道德宗弟子一起上,也不一定斗得过陈煌,何况还有其他人虎视眈眈呢?就算拿到了宝物,都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宗门弟子需要地呢!
  飞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啊!
  他表态后,其他几个小门派就跟着说退出,他们的主意也是一样的,反正自己是得不到,干脆爽快点,日后到江城去,找龙王敖天,开口要几件法宝,难倒还不卖面子吗?
  金蝉子见得一行人都喊退出。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眼光转向蜀山剑派地掌教千叶真人。开口说道:“千叶真人有礼了。蜀山剑派向来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如今妖孽肆虐。还请真人定夺。”
  千叶真人冷笑一声。心中暗想:“拿我做冤大头么?我们蜀山剑派要是能拿下他。还需要你开口?何况祖师爷传下话来。不得招惹这个城爷呢!”
  于是沉稳说道:“蜀山剑派除妖是不假。但是得看是什么妖?他虽然是猫妖。但是身为天宫正神。我蜀山剑派却招惹不起。还请金大师出手。”这就摆明了。只是看热闹了。
  金子苦笑一下。想了片刻。对着跟随来地一众和尚说道:“如今妖孽肆虐。我佛门慈悲。不忍见之。各位佛子。速速摆金刚伏魔阵。降服此妖。”
  他地话在佛门里还是有一定威信地。于是那群和尚纷纷取出法器来。有降魔杵。有宝。有印符等等。金刚伏魔阵乃是佛门里几乎个个都会地阵法。只是威力就得看组阵人地修为高低了。
  金子放出脑后地一圈功德佛光。信步走入大阵内。身后跟随着百来个结阵而行地和尚们。
  刚刚步入大阵内,众人眼睛一花,再仔细一看,已经陷入大阵威势内了。处于虚空之中,天空上星光点点,脚下去虚无。金蝉子一声佛号,如同晨钟暮鼓,惊醒了迷茫中的众人。
  他低沉的说道:“这是大阵幻象,各位紧跟我,只需找到阵眼,将那猫妖降服,大阵可破。”
  陈煌隐匿在大阵深处,阵势内的情景历历在目,听的金大师说话,点头一笑,对着龙王敖天赞道:“这和尚倒有几把刷子。不可小看了!”
  龙王敖天哼了一声,说道:“虚伪地很。”
  巫幽兰忽然开口道:“要不我先去试试。”
  对于她的近战本事,陈煌是知晓的,想了一下,点头道:“也好,你先去试试,不过可别胡乱下杀手,不然还真有点麻烦。”
  巫幽兰点点头。
  周天星斗大阵奇妙无比,大阵一成后,阵势内仿佛就是另外一个空间了,在外面看来,是灰蒙蒙的一片,而大阵内,空间似乎无限,一片虚空,四处是星力结成地洪荒星球。
  当然大阵内的空间还是很组阵之人地修为有关系,修为高,大阵的空间就异常宽阔的。
  巫幽兰疾步踏出,显出祖巫真身,身高百来丈,穿着一件土黄色祖巫战甲,却是后土娘娘当年的战衣,战甲上各种玄妙的符号闪动着玄黄色彩。她如今还不算真正的祖巫,毕竟没有到那境界,但也融合地差不多了,已经修到大巫初期,假以时日,肯定是能够成为新一代的祖巫。
  巫族地修炼毕竟奇特,初期进步极快的,但是到了后期想再进一步地话,血统传承就是显示出来的,对于血统要求异常严格。
  哪怕是现在人间界有遗留地巫族后裔,血脉里的巫族血统觉醒了,但也只是有各种异能罢了,想进一步的修炼,却是千难万难。如今人间界有些异能人士,其实就是凡人体内的巫族血脉苏醒罢了。
  巫幽兰从虚空里踏出,出现那那群和尚面前,嫣然一笑,猛然挥拳而出,一拳击出,顿时体内巫力和大阵内的星力结合一起,幻化出硕大无比的巨拳,对着那群和尚冲击去。
  金子面带微笑,后面的结阵的和尚们喧声佛号,纷纷将法宝祭起,连成一片,以阻挡攻势。
  啪几声闷响,法宝,幻化的拳头已经撞击在一起了,炸响,却是有几件法宝破碎了,法宝乃是心神炼制的,法宝被毁,顿时几个和尚面如金纸,哇哇吐出几口鲜血,然后就萎靡不振。
  金子一皱眉,连连挥动几下手臂,佛门法术使出,那几个和尚消失不见,已经被他送出大阵外。
  陈煌惊讶一声,没想到他还有这本事,难怪踏进大阵呢,原来是有依仗地。难道大阵有缺陷不成?陈煌神念扫过大阵,看了半刻,才哑然失笑,原来是组阵的妖族们,修为太低了。
  若是换了洪荒时期,东皇太一亲自主阵,又有十大妖圣组阵的话,那威力可不是吹的。
  巫幽兰咯咯娇笑几声,体内巫力全速运转起来,土黄色战甲爆出耀眼的光芒,双手一握,噼啪作响。这群和尚里,除了金大师外,其他地她也惧怕。
  何况巫族之人,对于战斗向来就只有热血的,再说又是在自己大阵内,担心什么,大喝一声后,就迅速靠近。
  金刚伏魔阵针对妖族或者鬼魂有着克制作用,但是对于没有元神的巫族,一点用也没有,阵势放出的佛光威力,丝毫没有阻挡住巫幽兰,就被轻易撞进了阵内。
  金子也是惊讶一下,运转佛眼看了片刻后,连忙传音道:“此人是巫族,没有元神,金刚伏魔阵对她没有克制作用,众人小心她靠近近战。”
  有十八个和尚去少室山出身的,年轻气盛,闻言后,高声道:“来来来!近战就近战。”他们从小修炼的乃是佛门金刚法门。
  说穿了,就是佛门的职业打手,金刚不坏之身是必修法门,又有各种近战法术。听的金大师提醒,顿时激起了争斗一翻的心思。
  十八个人身体一阵佛光大盛,身躯暴涨到几十丈,业然使出了金刚法门了,不过修为低了些,只能身躯暴涨几十丈,若是修炼到极致,万丈金刚之身都可以幻出。
  这十八人自小在少室山修行,认识金大师后,又传授了些佛门金刚法诀,短短几年内,修为大进,对于金大师却是膜拜的五体投地了。
  金子在灵山,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啊!见得多了后,随便传授几手,就足够他们修炼地了。
  十八金刚法身一现,其他寺庙的和尚跟着经文诵咏声起,却是大赞佛法无边了。
  巫幽兰笑道:“呵呵!这有点意思了!”说完一个虎步猛扑过去,顿时和十八金刚法身斗成一团。
  大巫之身不惧伤害,而且越是战斗的激烈,她体内的祖巫精血越是融合吸收地快。
  而佛门的金刚法身本来就取自当年地巫族战技,所以斗了一会儿,个个暗地惊呼,怎么对方的招式和自己的那么像,却细微处不同。
  巫幽兰记得陈煌说的,不要下杀手,可巫族的战技那招不是杀手?斗了一阵后,心中气闷,顿时也不管了,招式开始狠辣起来,都向金刚法身的要害处攻去。
  十九个人以快打快,拳脚翻滚,看地众人目定口呆,蓦然巫幽兰娇喝一声,影子一晃,发现了一个和尚法身略慢了些,晃到他背后,一拳击出,正中背心。
  巫力疯狂涌入,如同沸水泼雪一般,从背心开始,全身逐渐消融起来,等巫幽兰身形再次晃开时候,这人哇哦一声惨叫,顿时全部法身被消融干净,只留下虚空里一个魂魄在那里四顾看。
  金子道声:“阿弥陀佛!”手掌一摊开,那魂魄就入了他手掌,膜拜一下,融进了金蝉子脑后的功德佛光里,做了西方一个佛子。
  剩余地十七人悲鸣一声,为首的打起精神说道:“杀了妖女!”
  巫幽兰娇笑道:“你们能行么?”大巫真身急速连连晃动起来,一时间,就见十七个巫幽兰围绕着十七个金刚法身攻击起来。
  佛门金刚法门取自巫族,毕竟还没有巫族地正宗,所以巫幽兰看出他们的破绽后,还客气什么,杀了一个是杀,杀一群也是杀。
  反正巫族只敬父神盘古地,于是招招毒辣,下手处全是要害。
  盗版的就是盗版,遇见了巫幽兰正宗巫族,就显出差距了,不消多时,十七人都纷纷到金蝉子脑后功德光里做了一佛子。
  巫幽兰过足手瘾后,大笑几声,身形一转,就消失在众人面前,金蝉子面色难看之极。
  他转世后,虽然功德带来了,可佛门地种种攻击法术却是没有修炼起来,见得手下得力的十八金刚被灭了,一阵难过。
  呆了片刻后,转头看见其他寺庙的和尚个个脸色难看,惊骇无比。就知道今日是斗不了了,于是叹气道:“罢了!妖孽凶悍,我们暂退,他日再收拾吧!”
  那群和尚听后,心里大喜,他们只见一个巫幽兰就如此厉害,后面还有陈煌和龙王敖天没有出动呢,早就萌生退意了。
  金子也不和陈煌说话,只是默念经文,一阵佛光闪动后,阵势内的众人全部出现到大阵外面,场面话也不留一句,直接走了。
  其他道人见了,眼巴巴的看着陈煌,夺宝地心思是没有了。只有蜀山剑派的些人还在冷眼旁观,似乎有想法
  陈煌也不理会,吩咐龙王敖天继续主阵,而他自己就沉入富士山内。
  刚刚进入到最下面,忽然眼睛一花,陈煌感觉到自己到了另外一个空间。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他身上有千万信仰之力,那是信奉他的人随时有感应的。当他沉入山里后,居然失去了感应。
  等定过神来,顿时呆若木鸡一般,眼前一颗巨大的树木,高耸不知道几万丈,树冠方圆百里,树叶繁茂,闪烁着点点红光。
  这就是扶桑树,这么大?陈煌想到,现出身形后,迅速的围绕扶桑树转了一圈。
  扶桑木,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山海经海外东经》载扶桑神木长有数千丈,一千余围。是太阳起落的地方。这扶桑树。
  世间只有这么一株,树上只有十根树枝,树枝上长些形状如芥的小叶子。每只树枝上栖息着一只金乌鸟,这十只金乌轮流驮着太阳,循环往复,日复一日飞行。从最高枝起飞,经过一个叫咸池的地方,下去洗个澡,然后重新起飞,一天一个周期,从西方一个叫昧谷地地方降下去,回到扶桑树上。
  每只金乌轮流工作,绝无止歇地道理。传说后的射日弓便是这扶桑树所造。
  对于这等先天灵根,肯定有自己的意识,于是陈煌最后落到扶桑树下面,沉吟片刻后,朗声说道:“亿万年未见,道友可好!”
  话语刚落,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树干里传出:“陛下居然追杀到这里了?真是我地命数如此了!”
  陈煌哈哈大笑,说道:“道友无须担心,东皇太一早已身陨了,你和太一的当年恩仇,和我可没有关系,如今我就是我!”
  扶桑树无风自动,晃动几下后,一股古怪地神念扫过陈煌体内,不久,那苍老的声音响起:“哦来如此!”
  当年妖族太子被杀,东皇太一认为扶桑树护卫不力,欲将其斩杀,他感受到杀机后,就悄悄溜走,躲避到这里,刚刚陈煌进来的时候,感觉到了东皇太一气息,顿时惊慌起来,以为追杀来了。
  等扫过陈煌体内后,才知道自己想差了。
  这也间接说明东皇太一当年是何等威风凛凛,亿万年来积威还在。
  沉寂半响后,陈煌开口诚恳地说道:“道友,如今魔界要出了,诸界大劫将来,你就算躲避在这里只怕依然逃不过某些有心人吧!不如你跟了我去,将来还有生机。”
  扶桑树半天没有回话,陈煌静静等候。他敢肯定扶桑树会跟他走的,一来扶桑树算是妖族,陈煌立的灵教就是给妖族的生机;二来陈煌以人魂修炼人皇诀,大成之日,便是一代人皇,两者叠加起来,若是跟随他都没有生机地话,那么还能有谁?
  为了给扶桑树加把火,陈煌心神一动,头顶忽然异彩纷呈,却是道祖玉牌显示出来,道祖威势阵阵发出,扶桑树颤动几下后,迅速缩小,最后竟然变成一颗人来高的树苗。
  然后开口道:“道友,你地意思是?”后面声音拉的老长。
  扶桑树沉默一会儿后,那苍老地声音说道:“跟你去也可,但是我有条件!”
  陈煌大喜,说道:“请讲!”
  扶桑树道:“大劫完结后,你须得放我自由!”
  陈煌不加思考地回道:“可!”
  扶桑树又道:“如此我就跟随你去!”
  它不担心陈煌撒谎,因为有天道看着在呢!万一陈煌反悔,天道誓言就会反噬。
  然后一阵轰鸣声中,扶桑树开始变幻起来,最后落入陈煌手心里。
  只见一根火红色拐杖握在手中,约有三尺长短,十根枝丫做了支点,正好做了一个把柄。周身火红,晶莹剔透,仿佛是极品的红玉一样,闪烁了红色毫光,宝色莹莹。
  陈煌神念探入,顿时知道了御使法门,赞道:“果然是灵根啊!”
  他倒没有想过炼制扶桑树,毕竟功力不到,而且不炼制也有不炼制地好处,起码对敌时候,无须自己去亲自指挥。
  不过这样来的话,扶桑树也有随时抛开的可能性,但是陈煌丝毫不担心,它能往那里跑?
  刚刚神念探入,已经留下印记,何况变幻成手杖后,两人一交,天道之下的天意就纷纷明了。
  扶桑树日后须得跟随陈煌,助其了结劫难。使命此,胆敢逃跑的话,天道紫宵神雷就要伺候扶桑树了。
  见得再无事,陈煌身影一闪,就到了富士山顶,龙王敖天还在那里戒备着,忽然见陈煌走出来,手持一根火红色手杖,就知道搞定了。
  刚刚准备庆祝,陈煌体内的城隍官印忽然放出两个信息来,陈煌一看,顿时面色难看起来。冷哼一声,说道:“老龙,我先回江城一下,倭国的妖族,你暂时代管一下。”
  龙王敖天除了是龙王身份外,还带有灵教副教主的身份,所以点头道:“好!”也不问陈煌的有什么事,反正那是城隍公务,和他龙王没有关系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