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151 到城隍府收版权费
( 本章字数:4628 更新时间:2010-6-8 17:12:00 )


  煌不紧不慢的往江城城隍府飞回,半空里边琢磨着扶桑树为先天混沌灵根,吸收灵气已经无数年,本体被锤炼的坚韧无比,不过也是因为本体太过强悍,导致它无法化形。
  对于这样的先天灵根,若是只炼制成无意识的法宝,那就叫王八吃大麦,糟蹋了。对于这样的宝贝,最理想的做法是作为镇教法宝,注入大量的功德,成就功德圣器。
  功德圣器的好处就是杀人不粘因果,说穿了,被功德圣器打死了,死了就是白死,天道不会计较的。
  但是功德圣器也不是那么好炼制的,人教老子的金刚镯,用的人教功德炼制,截教的青萍剑也算是一种。
  所以陈煌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就是大量的功德。作为城隍老爷想获得功德的话,无非是赏善罚恶,还有种方式比较奇特,就是夺取恶人转世带来的功德。
  赏善的话,虽然有功德拿,但是不稳定,原因就在于,如果被奖赏的人日后行恶的话,其业力就得算城隍一份了,功德越高,气运越足,在人间界的地位权势就越高,若是忽然作恶起来,那业力可不是一点半点的。
  罚恶的话,来的比较快。尤其是杀贪官污吏,杀一个贪官,造福一方,所获的功德可就不少,问题是陈煌总不能跑到官场乱杀啊!因为城理事,须得人间界凡人祈愿祷告后,他才能出手地,不可主动介入人间界的生活里去。
  想了一会,陈煌忽然呵呵笑起来,因为他想到了天涯论坛的杂谈版面,那里面多是凡人在喊冤,有人戏称天涯论坛已经成了网络信访办了。若是派几个新死的鬼衙役入住天涯论坛,发现喊冤冤屈的,就直接出手,那么功德岂不是像流水般来呢?
  刚刚想到信访办,陈煌忽然又想到一个主意,到信访办上诉的凡人莫不是有冤屈的,若是再派几个鬼衙役守在大门口的话,那不是更妙?
  陈煌细细推算了一下,按照功德数值划分的话,想炼制出功德圣器来,估计着怎么也需要万亿的功德吧!就算将华夏凡人地冤屈全部了结后,那都还差的远。看来还得再想路子。
  至于说走捷径地话。就有点邪恶了。那就是夺取功德。
  每个人转世时候。身上都带有前世地功德或者是业力。若是其他修真者法力修为再牛逼。也是夺取不了地。但是城隍因为代替地府审判人间界。故此有天道认可地法门。能够将凡人地功德夺取掉。
  等把头绪理清楚后。陈煌也就到了江城城隍府。下面判官唐德一众阴神前来迎接。说说笑笑地往里面走。等走到城隍府内地城隍神像面前时候。陈煌呆住了。停住脚步。仔细看了片刻。忽然大笑起来。
  判官唐德凑趣地问道:“老爷为何发笑?”
  陈煌喜道:“你们真不错。办事很好!”
  夸地判官唐德等一众阴神面面相觑。这演地哪门子戏啊?
  原来陈煌发现他的神像上如今功德光芒环绕,细细一数,居然有数十万之多。却是他不在城府衙时候,判官唐德等阴神审判鬼魂,又移送孤魂野鬼去地府报道,天道下的奖励。
  天道奖励了判官唐德等人,陈煌作为上司有分成可拿,都尽数附在城神像上了,等待陈煌自行来收取。
  陈煌默默运起城收取功德法术,只见缠绕在城隍神像上的功德光如同流水一般旋转起来,最后形成一道粗壮的流光,往陈煌身前飘来。
  唤出体内地扶桑木杖,将木杖一抛,扶桑木杖顿时明白了陈煌心意,火红色光大盛,和玄黄色的功德光融合在一起,逐渐的红黄两色交替变幻起来,照耀的城府衙异彩纷呈。
  最后玄黄色功德光完全融进了扶桑木杖里,陈煌再看时候,木杖的前端出现一点玄黄之色来。陈煌知道了,等这木杖完全变成玄黄之色后,功德圣器就完全炼制完成了。
  扶桑木杖有三尺长短,以近五十万的功德炼制进去后,也才只是那么一个斑点而已,判官唐德不知道城隍老爷在玩什么花样,陈煌却在心里暗暗哀道:“我靠!五十万功德啊,就只那么一个斑点,早知道我就拿来练人皇金丹了。”
  收取完了神像上面的功德后,陈煌步入后院会客室内,见一个县城城在哪里静静等待他到来。
  陈煌一看,原来是他分封下去的南云省沙甸县城隍张玉华。
  下属县城城隍前来拜见上级城隍,须得全副官服,县城城隍的官府乃是正宗华夏衣冠。
  沙甸县城隍张玉华身着深衣,深衣象征天人合一,恢宏大度,公平正直,包容万物的东方美德。
  袖口宽深衣大,象征天道圆融;领口直角相交,象征地道方正;背后一条直缝贯通上下,象征人道正直;腰系大带,象征权衡;分上衣、下裳两部分,象征两仪;上衣用布四幅,象征一年四季。下裳用布十二幅,象征一年十二月。
  身穿深衣,自然能体现天道之圆融,怀抱地道之方正,身合人间之正道,行动进退合权衡规矩,生活起居顺应四时之序。
  他见得陈煌进来,起身恭迎道:“南云省沙甸县城城隍张玉华参见王爷!”
  陈煌呵呵笑道:“免礼!你本为三世孝子,有莫大功德在身,无须如此礼节!”
  沙甸县城隍张玉华微笑道:“遵令!”
  两人坐定后,陈煌问道:“究竟是何事,你无权处置?还需要我来定夺!”
  沙甸县城张玉华将手心摊开,体内法力一动,便在手掌心里幻化出他管辖范围内地那一幕幕情景。
  一群群的白帽子在深夜冲进非顺从者的家里,说是很有礼貌的敲门,但是那些人开门一看,威势逼迫,哪里敢不开门的?放任进去后,就开始翻箱倒柜地搜查起来。
  遇见脾气暴躁的就和他们吵闹起来,也有打起来地,但是作为维护治安的警察却不理不睬,假装没有看见,只是加紧催促那群白帽子赶快搜查。
  当那群人扬长而去后,家里一地狼藉,妇女孩子均是哭泣起来,妇女呼天抢地地哭喊道:“老天爷呀,这沙
  是不是华夏大地!究竟是执行地真主教教法规定,华夏法律呢?”
  张玉华的城隍府衙本来也是不错的,但是那群白帽子冲去后,将神像捣毁丢弃到野外,还骂骂咧咧的:“该死的非顺从者,信奉伪神,都该下火狱去。”至于摆放在案桌上地供品猪头等物,更是踩的稀烂。
  也有些真主教教众,平日善良守法,觉得这样做不妥当,便站出制止道:“都是神仙神像,何必捣毁他人的信奉呢?”
  就招来一阵责骂,甚至殴打,无奈之下也只有闭嘴。
  看完这些情景后,陈煌仰天大笑:“好!好!好!他们的经文里不是充满了杀戮么?老爷我就成全他们!”
  沙甸县城张玉华拱手道:“王爷,皆此事涉及到真主教以及我道家之分,小神不敢轻易处置,还请王爷定夺。”
  陈煌沉吟片刻后,说道:“你暂且回去,我猜想他们背后肯定有教派势力插手,你暗地里搜集一翻资料,我择日就过去看看!”
  沙甸县城隍张玉华应命道:“是!”
  沙甸县城隍张玉华离开,转回沙甸后。陈煌安坐在江城城隍府衙内,思考起来。
  真主教算是大教派了,在华夏落地生根也有些年头,本来和境外教派没有什么瓜葛,但是近些年来,真主教势力大盛的地方,靠着石油发财,财大气粗之下,就到处扶持华夏的真主教势力。
  君不见,华夏西北的新疆闹独立,背后就有真主教的痕迹,甚至连内地天津,河南等地都有真主教众闹事的先例。
  华夏政府为了防止国际社会说叨,一般对这样纠纷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不曾想这样地行为,落在真主教众的眼里,就是懦弱无能,越发的猖狂起来。
  南云省的沙甸地区,竟然整个政府官员都被渗透收买了,堂皇的以行政手段强力推行真主教法起来。
  神的归神的,俗世的归俗世的。陈煌身为华夏城隍王,也不敢轻易的主动涉及到人间界政府官员里去,他真主教胆子就这么大?
  陈煌寻思片刻,真主教究竟是谁地道统呢?排算了半天,也没有头绪。现在天地间就六个半圣人。
  西方双圣建立佛门,乃是师出道祖鸿钧,算是三千道的一个分支;还有截教,阐教,人教,为三清圣人道统,为盘古正宗。
  女娲没有立教,后土化身轮回,连幽冥界都出不来,更不用说立教了。
  陈煌想了半天,可以肯定立下真主教的高人,最多也就是个准圣级别的人物,想必现在在天界下不来吧!
  道祖鸿钧说过,大道三千,真主教也应该算是一个分支,但看它的经文教义,哪里能够推动人族大兴呢?
  陈煌寻来一本真主教地经文,揣摩了一天。
  一般教派的经文无不是劝人向善,真主教地倒好,一部不多的经文里,光是杀字就有几百个,动不动就是杀戮不信奉地人。
  经文教规还规定,女子不得抛头露面,不得接受教育,不得公开工作,身体皮肤都要厚厚的笼罩起来,不能让男人看见。还一夫多妻制度,甚至鼓励教徒为圣教献身,诱惑他们道:“为圣教献身地教徒可以上天堂,将安排七十二的处之女子伺候。”
  人族女子孕育着人族大兴的希望,若是整个人族被这等教义占领了的话,人族想大兴?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了。
  经文最后一篇居然是一部修炼法诀,名为《圣战玉碎诀》。顾名思义,就是一部自残的法术。解释明白的话就是大家都熟悉的《天魔解体大法》。以自杀自爆来攻击敌人的。
  不过万事也不绝对,真主教进入华夏后,本来都是抛弃了那些邪恶思想的,但是随着其他地方真主教得势后,就开始逐渐渗透改变华夏真主教了。
  鼓动分裂,就是其罪一,须知天道欲使得华夏人族正宗大兴,分裂只会减少其华夏气运,阻拦大兴之路,他们这么做,完全就是和天道作对了。
  想到这里,陈煌放心了,但凡和天道作对的,他去杀之,那就是替天行道,只有功德,毫无业力的。
  现在他缺的就是功德,好来炼制功德圣器,真是想睡觉,就递过来一个枕头。陈煌忽然间非常感谢那个创立真主教的教主了。
  陈煌拿定了主意,只需将那些鼓动分裂的教徒杀了,而同时将那些妄图渗透人间界政府的教徒也杀掉,那么天道是不会怪罪的。
  为何阻止渗透人间界的呢?因为人族最终是需要独立的,不依靠鬼神。目前陈煌也只是做个保姆的工作,也不能大肆参合进去,只要时机一到的话,连陈煌这个阴神也得在人族凡人视线里消失掉。
  正准备唤来判官唐德时候,他倒自己进来了,禀报到:“老爷,小妖来报,外面有四个凡人要见府衙的主持。”
  陈煌诧异道:“见我?”
  判官唐德点头。
  陈煌呵呵笑道:“那请进来吧!看看何事!”
  不多时候,小妖前面带路,进来四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各个手持一个黑色牛皮公务包。
  坐定后,陈煌问其来意。
  为首一人从包里拿出一张纸,说道:“接上级通知,但凡在公共场所播放音乐的,均需要交纳版权使用费。根据你们这里的广场大小,规定是每天须缴纳二十元。”
  陈煌大为惊诧,问道:“你们是什么单位的?连我这里播放音乐也要收钱?”
  为首那人微微一笑,拿出一个工作证,陈煌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华夏音乐版权协会。简称音协。陈煌突然有点想笑,音协,音协,这不就是阴邪的谐音吗?这是那个高人起的名字啊!
  陈煌还给他工作证后,笑道:“自古以来,就没有听说这样的做法,你们莫不是想钱想疯了吧?”
  为首那人楞了一下,起身冷笑道:“不交钱是不行的,不然我们就法院见!”
  陈煌一呆,也起身,冷冷道:“送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Comq,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