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临时城隍爷》->第二卷 正式城隍爷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165 九世善人
( 本章字数:3989 更新时间:2010-6-8 17:12:00 )


  这是一个处于蜀中边陲小镇,论起规模来,算是不大不小,勉强够得上中等城市了。
  如今最高当局提倡城市化建设,其结果就是农村人口不停的往城市里涌入,土地资源日益紧张,物价更是飞涨,奈何农村实在太苦太穷,所以新生一代的人宁愿在城市里受累,也不愿留在农村里种地。
  加上中央鼓吹一切为了鸡的P,种地的收入显然是不够地方官员的政绩了,所以上行下效,城市里的流动人口多了,自然事情也就多了。
  待得陈煌等人走到哭声凄厉的地方后,哪里已经围住了一圈人,一个个拉长了脖子在看,外圈看不见的人还踮起脚尖来,真是仿佛鲁迅先生描写过的看客鸭子。
  华夏人族里有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看热闹,哪怕是两个人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那围观的人也是人山人海的,也不晓得这点小事有什么好看的。
  陈煌身边似乎有无形的大.手在推开人群一般,走过之处,人群不由自主的分开,脾气暴躁的就想破口大骂,但是一抬眼看见陆鸣彪悍的外貌,又收住口,只是嘴巴里小声骂骂咧咧而已。以陈煌的耳力自然是听的分明,但是他怎么可能和这些凡人见识,暗暗一笑,径直走进去。
  哭声是从镇边出租屋里传出的,.一个中年妇女,约莫四十来岁,丝毫不顾及风度,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我苦命的娃子哟,你究竟是啷个搞的嘛!”
  陈煌等人仔细看去,却是一个诡异非常的场景。
  一个年岁约十五六的小女孩.爬在地上,似乎发育不良一般,蹒跚学步,偶尔还坐在地上,将脏兮兮的手指伸进嘴巴里,狁吸几口后,一抬头,奶声奶气,含糊不清的说道:“妈妈,我饿!”
  陈煌大奇,那女孩旁边还放了不少水和馒头等食.物,那女孩似乎看见了,又爬过去,狼吞虎咽的就将十来个馒头全部吃完,又咕噜咕噜的喝完一大盆子水,呆滞的眼神略微有了点神采,不过转眼间又是哇哇大哭起来,依然喊饿。
  陈煌可是没有见过这等事情,见身边站着一个老.人,和蔼可亲,于是连忙低声询问道:“老人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人家看看陈煌,不觉得眼前的年轻人是如此.可以信任,点点头,又摇摇头,叹气道:“唉,她们母女也是命苦,前些日子搬迁到我们这里,租了个屋子后,住了没几天,这女娃子就发病了,整天的喊饿不说,这脑子也跟着坏掉了。唉!造孽啊!”
  陈煌哦了一声,.暗道一声,可怜,于是悄悄运转法力对着女孩看去,一望之下,顿时楞住了。
  法眼之下,他管辖范围内的凡人魂魄是无所遁形的,这一看去,那个在地上满地打滚喊饿的女孩,体内居然有两个魂魄。
  定下心神,再细细探去,女孩脑海里,一个魂魄萎靡不振地躲避在识海深处,双臂环抱一起,正吓得瑟瑟发抖。而主导身躯的魂魄却是另外一个魂魄。
  这种现象其实就是凡人称之为“鬼上身”,对于鬼上身,陈煌只需略使得法力,便可驱除开,但是当陈煌暗暗掐好法诀,却又傻住了。
  一般来说,鬼上身的鬼魂皆是有业力缠绕的,可眼前占据在女孩体内的那个魂魄,纯净无比,魂魄上功德金光闪闪发亮,别说业力了,也丝毫作恶的迹象都是欠无。
  对于这样的魂魄肯定不能强行驱除的,万一将功德魂魄给弄散了,那天道惩罚顷刻之间就会降下。陈煌好不容易弄回点功德来,怎么能轻易再次被扣除掉?
  收起法诀,想了想,此事只怕另有隐情,却是不能急躁的。于是拿定主意,准备先找地方安息下来,待会再去探查。
  这小镇已经处于昆仑山的边缘了,天宫为了表示对原始圣人的敬重,此地并未安排土地,城隍,山神等阴神职位,陈煌便是想通过这等途径,也是无法了。
  正待离去时候,又有四个人过来,抬眼一看,却是一个道人,一个和尚,还有两名警察,两前两后的走来。
  道人和和尚也是步行,速度看起来慢悠悠的,其实已经使出陆地法术,一步踏出,就有好几米远。
  而那两个警察,正在发力狂奔,一胖一瘦,气喘吁吁的。陈煌习惯性的放出法力在双眼,只见胖警察,腆着肚子,一身肥肉颤悠悠的,而魂魄上,漆黑的业力已经深重,陈煌暗暗哼了一声,看来,这家伙平日里恶事做的不少。
  瘦的警察魂魄上,业力谈不上深重,但是也不少,看来日常行事还是有点顾忌的。
  胖警察挥舞警棍,喝呼道:“散了,都散了,有什么好围观的,不就是一个神经病吗?害的老子还来出警。”
  刚才给陈煌回话的那个老人家摇摇头,小声说道:“作孽!若不是你胡闹,这女娃怎么可能发神经哟!”
  声音虽然小,奈何陈煌是何等人物,已经捕捉到了声音,心念一动,就在那老人的身上放了一道寻人法术,等人群散后,再去寻他问个明白。
  两个警察到场后,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两人例行公事的看看后,便匆忙离开了。
  陈煌等四人远远地看那道人和和尚过来,法诀打出,已经罩住了陆鸣等人。他现在倒不是怕,主要是陆鸣毕竟还是妖族,李强也勉强算得妖族,大弟子赵婷婷完全不是人类,万一被那道人和和尚看见了,如果他们是个热心肠之人,岂不是又要闹出麻烦来?
  万一哭着喊着要来降妖除魔的话,毕竟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城隍法术,隐匿身形后,除非天宫正神来,一般凡人修真界的法术是看不见他们的。
  那道人,身披八卦道袍,雪白的拂尘倒cha背后,腰间还悬挂着一把百年桃木剑。
  和尚看起来慈眉善目,光秃秃的头顶上九个戒点,陈煌仔细看了看,似乎觉得面熟,寻思一会后,哑然失笑,这不是那个自号金大师的和尚么?法力不高,但是那一身的功德深厚无比,却是个奇怪人物了。
  陈煌哪里知晓,这个金大师乃是金蝉子转世而来的呢。金蝉子成佛后,法力确实不怎么样,因为他是以功德成佛的,转世来人间界,因为人间界灵气匮乏,他法力修炼不起来,不过那一身功德确实是无人比的了。
  金大师到了出租屋门前,双目有神,默默在手上打出各种法诀,稍后悄悄点点头。
  道人在后面跟上,见金大师点头,哈哈一笑,稽首道:“金大师,看来你找到了?”
  金大师不动声色,回到:“雾澜真人道术无双,不也找来了吗?”
  雾澜真人嘿嘿一笑,面如冠玉的他也是脸色不变,施施然上前敲门。金大师一见,也连忙上前叩门。
  两双手同时敲在门上,对望一眼,又是各自一哼。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哭的双目赤红的妇人打开门,却看见一个道人一个和尚在门前,顿时愣住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疑惑的看着他们。
  金大师笑意盎然,说道:“施主不要怕,贫僧知道你家出了点问题,特意来帮你排难的。”
  雾澜真人被金大师抢了先声,此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站在门前,笑嘻嘻的。
  妇人显然没有经历这等阵仗,又是疑惑,又是满怀期待,于是说道:“大师请进。”
  陈煌在远处放出一股神念悄悄探进屋内,倒想看看他们闹什么幺蛾子。
  金大师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很容易让凡人信任,故此,妇人对着金大师说起女孩的病情来。
  听完后,金大师一点头,叹道:“善哉!善哉!此事贫僧为你排除吧!”
  雾澜真人双手背后,沿着屋里走了一圈,也不管金大师如何动作,只是在一边冷眼看,悄声说道:“九世善人岂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何况她这一世还是枉死的,嘿嘿,我倒看看你如何收场。”
  “九世善人?”陈煌闻言大吃一惊,这人间界还有九世善人么?
  须知道,天道至公,对于人族里的不能修炼的凡人也给了补偿,那便是九世善人,行善九世后,前往地府,直登仙界,成就仙位,位列仙班,如果运气再好点,便可以分封一个悠闲的职位,天地同寿。
  但是九世善人又极其苛刻的,每一世皆行不得一点恶事,说要求苛刻,苛刻到什么程度呢?
  每一世为人时候,从出身,到死亡,都不能做半点恶事,而且每一世都是坎坷崎岖,不是做乞丐,就是贫困人家,总之为人在世时候,没有一点好事可言,还得承受百般苦楚,一颗道心始终不能沉迷。
  承受的九世苦楚,又行善九世后,才云开雾释,方直接成就仙位。这过程的艰苦不是千言万语能够说清楚的。
  如今人间界人心不古,那里还能寻到什么九世善人?
  金大师斜眼看看雾澜真人后,也不搭理他,只是将手中一串佛珠抛上头顶,妇女瞪大了眼睛,那佛珠没有想象中的掉到地上,而且在金大师的头顶盘旋开来,放出道道金光,玄黄色的光芒逐渐形成一道光幕,慢慢地罩向地上牙牙学语的女孩。
  功德金光安神定心,所以女孩没有抗拒那光幕,慢慢地不再行动,而是盘坐起来,金大师精神一振,随后念起佛经来,却是劝人向善经文,一道道檀音仿佛有形一般围绕女孩四周。
  女孩脸色平静起来,也跟着金大师的声音,念起经文来,金大师见了大喜,连忙加快了速度。
  雾澜真人只是微微冷笑,摇头不语,那妇女的心神也逐渐被功德金光安慰,绷紧的很久心神安定下来,慢慢地沉沉睡去。
  经文念到高处时候,金大师大喝一声:“咄!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声音刚刚落下,盘坐在地上的女孩双眼一睁,两道精光射出,却不带善意,雾澜真人道心一颤,暗道:“好强横的恨意!”
  女孩开口说话了,声音飘渺不定,忽远忽近,但是那一字一句里的包含恨意却是清清楚楚,她说道:“我恨!我九世修行,未想到,这一世如此枉死!我恨!”
  接着大吼一声,围绕她身边的檀音全部被驱散,全身发出无形气势,就连金大师佛珠放出的功德金光也缩回佛珠里。
  陈煌心里暗暗大吃一惊,正在狐疑间,半空里一道乌云飘来,罩在那屋子上空,接着一阵桀桀怪笑,似乎切割金属般的刺耳声音传下:“好!好!好!就是要恨!就是要恨!”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